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姨的诱惑

【難知如陰】56-57 作者:漂泊旅人

时间:2016-11-22 10:08:33  来源:  作者:
【難知如陰】56-57 作者:漂泊旅人                第五十六章   聽到周鯤的聲音,魏鵬忍不住激動起來。這一個多月來,魏鵬感覺到筋疲力 盡!家裡的事,事務所的事讓魏鵬徹底感受到了孤軍奮戰般的感覺!現在周鯤終 於回來了……至少事務所那邊,魏鵬能騰出手了。   「你等著,馬上就過來……」魏鵬幾乎忘記了身邊的王瑤,跳下床便開始穿 衣服。當把襯衣套上了身,魏鵬才意識到襯衣的鈕子已經被人扯掉了,而罪魁禍 首則正坐在床上詫異的望著自己……   「楞著幹嘛?穿衣服!陪我去接我兄弟。」魏鵬此刻產生了某種衝動,他決 定帶著王瑤去見周鯤。至於讓王瑤以何種身份同周鯤見面,魏鵬並不在意。在男 女關係這方面,他和周鯤之間幾無秘密可言。   見到王瑤驚訝的表情,魏鵬一巴掌就拍到了王瑤的屁股上!   「死婆娘,你要你老公說幾次,他媽的立刻穿衣服,跟我走人。」   王瑤就是再傻,此刻也明白了。魏鵬已經認可了自己和她的「情人」關係, 兩人之間不再是交易的男女關係,而是在這一關係之上更進了一層,而這更進一 步的關係則是建立在感情的基礎之上了。   王瑤連忙慌慌張張的也爬了起來,三下兩下穿好了衣服。見到魏鵬把沒了扣 子的襯衣和外套都套在了身上,連忙又蹲下身子拉開床頭櫃的抽屜尋找著什麼。   「找什麼呢?趕緊走了……」魏鵬並未意識到自己此刻穿著的不妥,只是對 王瑤的拖拉感覺到了不滿。不過當王瑤從抽屜裡拿出小針線盒的時候,魏鵬才意 識到對方要做什麼,再低頭看了一眼身上沒有鈕子的襯衣和外套,魏鵬忽然產生 了一絲溫馨的感覺。   「剛才你鈕子都繃掉了,趕緊把衣服脫了,我現在給你縫上了……」王瑤此 刻滿臉通紅,顯然想起剛才自己瘋狂的舉動有些不好意思了。   魏鵬饒有興趣的望著眼前的女人,他曾經以為這個女人對男女之事絲毫沒有 任何的顧忌,現在看來,這個女人同其他女人一樣,也是懂得害羞和矜持的。只 不過她和普通的女人是相反的,普通女人是在陌生男性面前會有所顧忌,而王瑤 ,卻相反,她只在她心愛的男人面前才會展露出她羞澀的一面。   「鈕子拿上,上車給我縫了……不能讓那傢伙在機場一直等著……」魏鵬說 完,推開了房門。此刻他只想盡快和周鯤匯合。至於王瑤的種種,既然已經是自 己的女人了,他之後有的是時間慢慢去瞭解。   客廳和其他房間內空蕩無人。母親徐梅是聰明人,當魏鵬和王瑤進入房間後, 她便預計到了自己兒子和王瑤之間會發生什麼樣的情況。既然事不關己,所以外 出離開了住所,免得當了兒子和王瑤之間的電燈泡。   在玄關穿好了皮鞋,魏鵬忽然想起了王毅。轉頭詢問跟在身後的王瑤道。「 對了,你都還沒告訴我小毅怎麼不在呢?」   「因為要和你談事情,他在家裡不方便,我給了他一些錢,打發他去網吧上 網了。」王瑤此刻方才告之魏鵬王毅的所在。   「接了人,我還要帶兄弟去吃飯,你不在,他不會有事吧?要不要把他也接 上一塊去吃飯?」魏鵬心裡既然已經接受了王瑤,不管願不願意,都必須接受王 瑤有王毅這樣一個兒子的現實。所以此刻魏鵬也需要考慮到這個孩子的情況。   「不用了,小毅很會照顧自己的。我給他的錢足夠他上網還有吃晚飯的費用 了。」王瑤一邊搖頭,一邊向魏鵬解釋著。   「那行,找個機會再和你還有他單獨一起吃飯了!」魏鵬此刻也不想節外生 枝,隨即帶著王瑤便下樓上了自己的車。   上了車,魏鵬跟著便將衣服都扔給了坐在副駕駛的王瑤。光著膀子打燃了發 動機,隨即開車朝機場趕去。   路上王瑤的表現倒是讓魏鵬很有些吃驚。魏鵬原以為這個女人除了做愛之外, 其他方面必然有所欠缺,卻不想至少做針線活這點,王瑤卻顯得輕車熟路。車一 路開,即使魏鵬的車技不錯,道路也極平整,但顛簸卻是必然的。而王瑤居然就 真的在車上拿著針線先把襯衣的鈕子以及鈕子位置被撕扯開的裂口都縫補好了, 接著又是外衣……等見到機場候機樓的時候,魏鵬已經徹底的穿戴整齊了。   魏鵬又想到之前和王瑤、劉月兩人吃的那餐飯,雖然是兩個女人聯手一起張 羅的,但其中王瑤獨自炒的幾個菜味道卻頗合魏鵬的口味。如此看來,王瑤倒真 的具備成為賢妻良母的基本能力。   又想到莊惠,做家務倒是很勤快,不過更多的原因則來源於莊惠對於家庭整 潔的某種偏執。而廚藝方面,莊惠真有些比不過王瑤了,所以平日裡魏鵬一家有 事沒事就喜歡跑岳父母那邊去蹭飯。對於魏鵬而言,找機會和岳母崔瑩接觸是主 要的,但其中又何嘗沒有趁機打打牙祭的念頭。   在國內到達的大門外,魏鵬看見了周鯤,見到的瞬間,魏鵬幾乎以為自己認 錯了人。此時的周鯤,頭髮蓬亂、一臉的鬍子。哪裡還有半分以往「帥哥大律師」 的影子。要知道周鯤在事務所可是公認的「把妹天王」,而且專勾二十歲上下的 年輕妹子!要泡這個年齡段的妹子,光靠金錢和知識面可是不夠的,這個年齡段 的妹子尤其是二十歲以下的那些,很多都還不明白金錢的魔力也不懂得欣賞男性 的氣質魅力。   更多的都是一幫外貌黨,而且還對所謂純潔的愛情充滿著憧憬,所以,要是 長的醜,十有八九是沒指望的。周鯤先天優勢,容貌五官極為周正,和現在頗為 有名的日本演員金城武很有幾分相似,再加上富裕的經濟條件以及豐富的知識層 面,所以把妹可謂無往不利。   如今去了一趟紅都,卻是如此一副尊容,這著實讓魏鵬很吃了一驚。   周鯤認識魏鵬的車,所以當魏鵬將車停在他的面前,他見到副駕駛有人,也 不說話,拉開了後門,抓著提包一趟就鑽進了後座。一上車,周鯤望後座上一躺。 「快他媽餓死了……趕緊的,找地方覓食!」說完,將提包墊在腦後,充當枕頭, 居然就這樣躺在後座上閉目養神了。   相交十多年,魏鵬對周鯤早已心知肚明,知道周鯤此刻是真的乏了。也不說 話,拉著人便朝蘭庭飯店駛去。一邊駕駛,一邊先打了個電話預定包間和菜色。 打完了電話,魏鵬也不回頭,伸手朝後面遞了根香煙。   周魏兩人心有靈犀,魏鵬伸手,周鯤閉著眼睛便接了過去,放到了嘴上,正 準備摸索身上的打火機,卻感覺到有人已經將打火機湊到了自己的嘴邊,周鯤睜 開眼,也不拒絕的順勢將香煙點燃。吸了一口後才發現是坐在魏鵬副駕駛的女人 所為。   女人圓臉,一雙杏仁眼,鼻子小巧俏皮,嘴不大,但嘴唇頗為紅潤,笑起來 只有單邊的酒窩。五官令人爽心,看容貌不過二十來歲……周鯤閱女無數,從女 人的眉宇間便判斷出女人的實際年齡只怕早已超過了三十,而且眼前的女人恐怕 和自己一樣,也是閱男無數,單從眼角透出的那一絲風情,便流露出有意無意間 對異性的誘惑。   周鯤點了點頭,表示了對女人替自己點煙的感激。接著又見到女人主動湊到 魏鵬身邊提魏鵬也把嘴上的香煙點燃,便立刻明白了女人和魏鵬之間的關係。   「成啊……大鵬!我在紅都歷經磨難……你小子倒是走了桃花運!這才一個 多月,居然就上手如此貼心的一個妹子。居然還直接帶我面前來顯擺……你他媽 的想把我給氣死啊?」   聽到周鯤說自己「貼心」,王瑤的臉刷的就紅了。跟著立刻在副駕駛的位置 上坐正了姿勢,低著頭不知道該說什麼。   聽到周鯤的調侃,魏鵬大笑起來。「氣死沒?氣死了的話,我立刻掉頭火葬 場,直接把你丫扔過去燒了!正好省我一頓飯錢……她叫王瑤了!明給你說,是 我的女人。你趁早斷了念想。王瑤,這是我兄弟周鯤,你呢……喊他聲鯤哥就成 了。」   聽到魏鵬說自己是他的女人,王瑤的臉紅的更嚴重了。但心裡卻彷彿吃了蜜 糖般甜蜜。又見到魏鵬正式為兩人做了介紹,王瑤連忙回過頭向周鯤正式道了聲 「鯤哥好」的見面禮。   「得了,咱倆兒喜歡的就不是一個類型的。你喜歡熟女,我喜歡少女。妹子, 別聽這傢伙胡扯……說的我多好色,看見漂亮女人就想上似得……」周鯤吐了口 煙圈,懶洋洋的對魏鵬的介紹給與了回應。   蘭庭飯店的位置正好在市區通往機場路的邊上,所以進了市區沒兩分鐘就到 了。魏鵬讓王瑤直接先去總台詢問包間和定餐的情況。跟著鎖好車和周鯤一起, 在王瑤的指引下進入了包間。   正餐還沒上,周鯤便扯著服務員要了米飯,就著正餐前的冷盤居然囫圇吞般 的便吃下了兩碗。   「我操……紅都那幫傢伙難道連飯都不讓你丫的吃飽?整的跟個餓死鬼投胎 似的!」魏鵬皺著眉,望著周鯤此刻的樣子很是吃驚。   兩碗米飯下肚,周鯤彷彿才緩過了勁來。靠在椅子上仰著頭長嘆一聲。「大 鵬啊……這次去紅都,我才算見識了什麼叫權力!你知道不?紅都的警察在我看 來,就跟王佔軍那傢伙私人養的狗一般!叫他們咬誰,就咬誰!叫他媽咬幾口就 他媽咬幾口!你和我這輩子,算走錯了路……要早知道碰到老楊這檔子事!你和 我就該去走仕途,去當官才對!現在我才算明白了……在天朝,當官才是唯一的 出路。其他的行當,全都是朝不保夕。只要當官的一句話,就能讓你家破人亡…… 只要手裡有權力,便可以為所欲為!什麼法律、什麼公正……全他媽的是在放屁!」   作為一貫的「政治異見者」,魏鵬對於周鯤此刻的話語倒也司空見慣了。搖 搖頭,笑了笑。「看來你這次受刺激不小……怎麼著。是不是有什麼打算了?」   「你說對了,原來我都還猶猶豫豫的!可這次回來,我算是鐵了心了!移民 ,老子一定要移民!逝將去汝,適彼樂土!我惹不起,我還躲不起麼……」   「移民,朝哪裡移?」魏鵬忍不住嗤笑起來。   「還能往哪?當然是萬惡的美帝國主義了!我他媽算看透了……天朝這地方, 老百姓怕官,官怕更大的官,而大官他怕什麼?就他媽的怕洋人!洋人中間誰最 厲害,那就是美帝國主義了!我既然要移民,當洋人,要當就當他們最怕的洋人 !哼哼……」說到這裡,周鯤自己都笑了起來。   「成啊……不過就你那英文水平,去了美國,估計就是一啞巴。寸步難行哦 。」魏鵬對於周鯤是否有能力移民美國並不懷疑。以周鯤的經濟能力,完全可以 選擇投資移民的方式先獲得美國綠卡,然後再在美國居留超過法定年限再通過母 語考試獲得美國國籍。「而且就算你現在行動,也至少要五年時間才能獲得國籍 吧?」   「誰說要五年,我不會主動申請政治避難?」周鯤此刻填飽了肚子,總算有 了精力和魏鵬抬槓了。   「得,你厲害!申請了政治避難可就斷了回來的後路了。你還真敢說。不過 你想過你去了美國能幹什麼啊?咱們學的法律可和美國的法律是兩回事兒,你別 告訴我,以你那英文水平能在美國和克林頓兩口子那樣的律師搶飯吃。」   「誰告訴你,我要去美國當律師了?我還繼續就在天朝這裡呆著!我的美帝 身份就是護身符,賺錢和生活繼續在天朝!我氣死那幫子王八蛋官老爺……你看 著吧,到時候再出老楊這樣的事情。我再去,王佔軍那雜種絕對向供佛爺一樣把 老子給供著,為啥,因為我是洋人啊!他要向這次一樣對我人身控制,監視!那 就是國際外交糾紛……給他十個膽子他也沒那膽量……」   「得、得、得……你就得色吧!你都申請政治避難了,還想繼續呆在國內? 你他媽能不能順利入境都是問題呢。」聽著周鯤漫無邊際的扯淡,魏鵬也忍不住 大笑起來。   周鯤對於魏鵬的嘲笑毫不在乎,兩人原本就是無話不談的交情,彼此嘲弄早 已是家常便飯,絲毫不會影響兩者間的友誼。「你知道不?我在紅都被那幫雜種 盯的沒脾氣,我當時就想跑解放碑哪裡,然後點一燈籠,一路走到朝天門碼頭去 ……」   「別、別……你要在紅都玩出『白日點燈』的把戲來,那可就是政治事件了, 到時候就算賈主席出面,恐怕都保不住你了!對了,你這次是怎麼回來的,怎麼 就你一個人,事先也沒給我個消息?老斯他們呢?」魏鵬此刻開始詢問周鯤脫困 的過程了。   「老斯他們直接飛上海了,這邊就我一個了。這次還好你把我們這邊的事情 給賈主席那邊通了風聲,賈主席自己當然沒出面,但安排了個秘書和王會長聯繫 上了,王會長帶著那個秘書跑了一趟紅都。我們這幫子囚犯才算有了人身自由。 昨天下午,盯梢的那幫警犬才停止了對我們的監控。我是受不了了,所以早上立 刻買了機票,逃回來了。老斯那邊還沒放棄,打算一塊先回上海再聯絡其他的律 師繼續想辦法了。」周鯤嘆了一口氣,似乎對紅都的遭遇依舊心有餘悸。   「能安全回來就好,我岳父讓我給你帶個信。回來了,就別再攙和老楊的事 情了。他老人家說這裡面的水太深,咱們玩不起……」魏鵬想起了岳父之前的囑 托,跟著便告訴了周鯤。   「莊老爺子發話了?得,我告訴你,就算他沒說這話,我也不打算再涉及這 事情了。老斯他們不信邪,就讓他們自己去搞吧!我跟你說,除非王佔軍和那個 不厚倒台,否則誰也救不出老楊,而且我估計老楊就算出來了,這輩子也完蛋了, 還想繼續幹律師!我看懸……」   說到這裡,服務員開始上菜了,周鯤一點也不客氣,指著自己的面前的空位 ,強行要求服務員將他喜歡的菜色一股腦都擺在了他的面前。跟著也不管在場的 魏鵬和王瑤兩人,自顧自的大快朵頤起來,完全不像剛剛才吃了兩碗米飯的傢伙。   對於周鯤的行徑,魏鵬早已司空見慣。見到王瑤在一旁傻傻的看著兩人,意 識到兩人的對話王瑤根本就插不上嘴,只能連忙招呼著王瑤一同開吃起來。   魏鵬、王瑤兩人下午春風一度,此刻也感覺到了飢餓。魏鵬吃的固然是毫無 風度,王瑤原本還打算保留一些女性的矜持的,但看見兩個男人大肆饕餮的形狀, 或者受了感染,終於也放肆的吃喝了起來。   包間內的清醒讓門口的服務人員看的直皺眉,要知道魏鵬和周鯤也算蘭庭的 常客了。包間的服務人員多少對兩人有些印象,知道兩人是律師,但眼前兩個大 律師的形象同往日大相逕庭,徹底顛覆了該服務員對律師這一職業的認知。   吃完了飯,周鯤打著飽嗝邁著八字步搖搖晃晃的溜躂出了包間。配上此刻的 髮型和一臉鬍子,活脫脫一進城的暴發戶形象。看的王瑤忍不住偷笑。或者在王 瑤近距離接觸的異性當中,還是第一次碰上週鯤這樣的活寶。   魏鵬耷拉著眉毛,對於周鯤此刻的狀態早已有所察覺。果然,再次上了車, 周鯤立刻來了一句。「飽暖思淫慾啊……古人誠不欺我!現在我是吃飽了,這也 挺暖和的。大鵬,趕緊去青樓走一遭了。」   「青樓你個頭了……選擇題,趕緊的!是送你回家見老婆呢?還是送你去你 那漂亮妹子的外宅?」魏鵬此刻也不客氣,當著王瑤的面便揭了對方的老底。   周鯤一年前在迪斯科舞廳勾搭上了一個浦江大學的大二女生。著迷的不得了, 跟著就在江東區租了一套高檔住宅,把人給安排了進去。這事,周鯤的老婆孩子 是不知道的,而魏鵬卻心中瞭然。因為連租房合同都是魏鵬代替周鯤簽署的。這 種背黑鍋的差事,周、魏兩人是相互的。一旦穿幫,彼此互為掩護……   好在周鯤的夫人江楠同莊惠兩人似乎天生犯沖,除非周魏兩人俱在,否則兩 個女人從來也不照面。即使見面也僅僅是禮貌的相互招呼,至今未有深交。至於 原因很可能是因為江楠是理工科出身,是少有的女性建築設計師;而莊惠則是標 準的小資文藝女青年,性格、愛好彼此之間相差太大所致。不過這對於周、魏兩 人未嘗不是好事,雙方的夫人不相往來,倒讓這兩個傢伙有了充足的隱私空間。   「就兩個選項啊?能不能再添加一個啥的?我這一個多月可真的憋壞了,一 個女人不夠的,起碼兩三個……」周鯤嬉皮笑臉的和魏鵬談起了條件。   不過還沒等魏鵬回應,王瑤居然接過了話頭。「鯤哥要的話,我馬上幫你聯 繫幾個妹妹了,價格絕對公道,就是怕長相方面鯤哥你看不上,不過絕對不醜的 ……」   聽到王瑤如此說,周鯤瞪大了眼睛驚恐的望著王瑤。王瑤意識到自己職業習 慣發作,說錯了話,當即在副駕駛上坐正了身子,頭埋了下去。   周鯤再看魏鵬,魏鵬苦笑著說道:「王瑤是干這個的……」一邊說,一邊向 周鯤做了個拉皮條的動作。   周鯤方才恍然大悟,但跟著立刻向王瑤套起了近乎。「妹子手上資源不少啊 !看來哥以後的性福就靠妹子介紹了……別理大鵬這傻逼,一旦有了新鮮貨,千 萬第一時間給你鯤哥介紹了。少不了你的中介費的。」   「你拉到吧……這可是我的妹子,她的資源就是我的!你給我一邊涼快去吧 。」魏鵬大笑著打燃了汽車的發動機,也不給周鯤繼續談判的機會,直接就朝周 鯤的家駛去。   一邊開車,一邊魏鵬便開始和周鯤商量事務所的事情了。「回去了,和阿楠 好好親熱親熱,洗個澡,明天事務所那邊我還先盯著,你好好休整一天,陪陪老 婆孩子啥的,至少也把頭髮給拾掇了,這髮型回事務所,小玉那些人還不被嚇死。」   「 啥,就給我一天時間休息?大鵬,事務所最近很忙,你撐不住了?」周鯤 是聰明人,從魏鵬給他的休息時間內便得出了自己的判斷。   「事務所那邊小玉在還能順利運作了,不過我這邊碰到了些事情,需要騰出 手來專門調查和處理了。」魏鵬在周鯤面前實話實說了。   「喔?什麼案子,還需要你自己去跑證據?」周鯤一邊不客氣的伸手從魏鵬 口袋裡掏香煙,一邊詢問著。   「十六年前的我們市裡的高中女生失蹤案,就是叫劉倩的那個女孩的案子。 你聽說過沒有?」   「劉倩失蹤案?有點印象……不,我說你神經病啊!這案子我記得已經是懸 案了啊!」與魏鵬不同,周鯤在大學時代便對社會學有所偏好,因此比較關心社 會新聞和民生。所以對十六年前的劉倩失蹤案多少有些瞭解。此刻的周鯤,一邊 接過王瑤遞來的打火機點燃香煙,一邊接著說道。「怎麼著,這個劉倩被找著了 ?還是案件有了新的線索?不過就算人出現了或者有了新線索,也該公安那邊去 查。不到訴訟階段,關你屁事啊?」   「找沒找著,我現在還不好說。不過我打算獨自調查這個案子了。公安那邊 根本就不知道我在調查。至於調查費用和人員什麼的,不需要事務所承擔,我這 邊找到了資助人,資助人幫我安排了兩個幫手……」魏鵬說道這裡,頓了頓,考 慮著該如何向周鯤解釋才合適了。   「得了,別說了,你這業餘偵探想幹嘛幹嘛去了!別給事務所惹麻煩就成了 。」周鯤一邊說,一邊摸了摸此刻已經滿是鬍子的下巴。「不過就算惹了麻煩也 沒什麼關係了!律師事務所是干嘛的?不就是解決麻煩的麼!咱哥倆闖蕩到現在 ……真的怕過什麼事了?放手去搞了!大不了,我周鯤陪著你一塊倒霉就是了!」   聽到周鯤如此說,魏鵬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而王瑤坐在副駕駛上,也露出了若有所思的模樣。                第五十七章   把周鯤送到家,魏鵬也沒打算和周鯤一起上樓去拜會一下周鯤的妻女。一則 因為王瑤跟著,見了面不免尷尬,又不可能把王瑤一個人丟在車上等著。二則, 魏鵬觸景生情,也不知道莊惠的燒是否徹底退了,便又想著需要前往岳父家探望 一下。因此把周鯤扔下了車,魏鵬轉身便載著王瑤朝母親那邊趕。   到了地方,王瑤很自覺的下了車。這女人心裡有數,魏鵬既然將她帶著與朋 友見面,便是從實際在自己的人際圈內承認了自己和她的情人或者說包養關係。 這對於她而言,已經是極大的滿足了,短時間內,若再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便容 易招來魏鵬的反感了。所以見到魏鵬將自己送回來,便立刻乖巧的上樓回家,只 是臨走前摟著魏鵬親了個嘴。   見到王瑤離去,魏鵬不禁對王瑤更多了幾分好感。「這個女人畢竟閱人無數, 知道進退,比起莊惠的大小姐脾氣來,好了不止一點了。」想歸想,但魏鵬很清 楚,無論王瑤在自己面前表現的如何出色如何貼心善解人意。自己都絕無可能將 王瑤娶回家中當老婆的。   倒並不是魏鵬看不起王瑤,而是知道了王瑤的來歷後,自己的父親和兩個姐 妹必然是堅決的反對。母親徐梅或者能接受王瑤,但母親原本就是這個家庭的邊 緣人,根本沒有話語權。若不能與家庭的其他成員和睦相處,婚姻的最終結果便 是破裂。假如自己只是將王瑤如舊世的「妾」一般對待,則不會招來家中人太多 的反對。這年頭,包養二奶之類的行為早已司空見慣,甚至從某種意義上講還是 男性事業有成的某種象徵了。   魏鵬來到岳父家時,家中正準備吃晚飯。莊惠舉止還有些虛浮,但顯然已經 恢復了自我的行動能力。見到魏鵬過來,莊惠一改近日的冷淡,主動挽著魏鵬的 手坐上了餐桌。   一坐下,魏鵬便笑著對家人說道:「大鯤回來了,我下午去機場接的人,接 了人就直接帶他在蘭庭吃了飯。所以現在是真吃不下了……」   「哦,周鯤回來了?嗯,魏鵬啊,你明天安排下,就說我想請他吃飯了。」 莊父聽到這個消息眼睛一亮,便給魏鵬佈置下了任務。   而崔瑩和莊惠對周鯤歸來倒是沒有太多的感覺。   「爸,你請他吃飯幹嘛?要請,也是他請您了,您是長輩啊……」魏鵬對於 莊父此時的要求有些不解。   「一則,這次他逃脫大難,我做長輩的請他吃頓飯,壓壓驚。二則,我想聽 他聊聊紅都那邊的見聞。聽說勃某人在那邊搞了不少事端,我沒去紅都,只是耳 聞。而周鯤則親眼目睹了紅都的林林總總,老夫感興趣的很哪。」   莊父雖然早已退休賦閒多年,但始終關注著國內的各種新聞時事。不時的還 在諸如《求實》、《東風》等黨內內部參考刊物上發表文章點評時政,對中央政 策多少有些影響。此刻提出要和周凱面談,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既然知道了岳父的意圖,魏鵬跟著便答應了。接著拿著電話便給周鯤掛了過 去。周鯤對於莊父的邀請自然是一口答應。如此一來,第二天的晚飯便被提前預 定了下來。   吃過了晚飯,魏鵬陪著家人聊天,看了會電視。便準備回家睡覺了。正準備 走,莊惠卻突然開了口。「小雯,小宇,你們今天就跟爸爸一塊回家住了。媽媽 在這邊再陪外公外婆住一晚上,明天回家。好麼?」   魏宇平靜的答應了,魏雯則格外的高興。小丫頭開心是可以理解的。岳父母 這邊每天就是寫作業,看電視,無聊之極。家裡有電腦、平板、遊戲機等電子娛 樂設備。而且莊惠不回家,魏鵬對於子女玩遊戲這方面看的很開,自不會管她。   聽到莊惠的安排,魏鵬愣了楞,覺得似乎也沒什麼不妥之處,便又轉頭看了 看岳父、母。崔瑩對此也無異議。「你爸身體不好,阿惠今天恢復了些,不過還 需要照料,再加兩個小的,我可忙不過來了。孩子們在這邊也住了挺長時間了, 跟你提前一天回去也可以了。」   崔瑩如此說,魏鵬並不奇怪,崔瑩只要莊惠和魏宇不在一起就是好的。其他 方面考慮的不是太多。岳父也知道兩個外孫在自己這裡住著無聊,便也同意了莊 惠的安排。   魏鵬見到岳父母兩人沒有意見,便帶著兩個孩子回了家。   兩個孩子年紀也不小了,生活方面倒不用魏鵬過多操心什麼。魏宇到家後, 自行回房間玩電腦,小雯則扯著魏鵬玩了個把小時的電視遊戲。晚上十點前後, 在魏鵬的催促下,兩個孩子洗漱後上床睡覺。   魏鵬則在書房整理了一下事務所相關的一些電子文檔後,拿起了自己的筆記 本,翻閱著之前關於別墅中發現屍骨的文字分析記錄,同時在腦海中不斷的思索 著。   思考了一陣,魏鵬感覺有些疲乏,便也上床睡覺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魏鵬不經意的便從睡夢中清醒了過來。看了看時間,才凌 晨三點多,魏鵬想到自己這段時間有些神經衰弱,所以很容易在夜間驚醒,意識 到這一點後,便準備翻身換個睡姿繼續。但隨即聽到了臥室外傳來了一些細微的 聲響……   「小偷?」魏鵬猛的警覺起來,跟著立刻無聲無息的從床上爬了起來,隨後 在同主臥室相連的衛生間內拿了一根拖把桿悄悄的走了出來。此刻魏鵬最擔心的 是兩個孩子,因此魏鵬決定,假如盜賊只是圖財,不妨便由其搜刮一番悄悄離開, 自己只裝作不知就是了。但若是驚動了孩子,自己則必須要出手和盜賊對抗了……   出了房門,魏鵬立刻意識到自己錯了。魏宇房間的門打開著,此外自己的書 房內也亮起了燈光。魏鵬看了看魏宇的房間內沒人,便悄悄接近了書房……   書房內,魏宇一邊拿著手機和人小聲的交談著,一邊正坐在書桌前翻閱著魏 鵬放置在桌面上的筆記本……   「死者盆骨寬大,確認為女性,死亡原因為頭部遭鈍器擊打致死……死者年 齡無法確定……就這些了,後面的的記錄都是關於死亡時間的推測以及屍體腐爛 程度的推測說明……」魏宇對著電話,幾乎是完全在照著筆記本上的記錄再念。   魏鵬躲在黑暗中密切的注視著魏宇的行動,同時仔細的聆聽著對方的對話。   「其他的沒有了……媽,你半夜把我叫起來偷偷查看這些東西做什麼啊?這 些東西都是爸工作用的東西了,和你沒有關係吧?」魏宇對著電話疑惑的詢問著。   「爸的手提電腦有密碼的,我短時間內肯定猜不出來的,所以哪裡面的東西 我查不到了。」「其他的就是兩份案件卷宗了,一件名字寫的是林樹彬強姦殺人 案,還有一件是5。23公交縱火案……嗯,沒有其他的了……就只有桌子上的 筆記本裡記錄了幾頁的驗屍結論!其他的,比如屍骨如何發現,什麼時候發現在 什麼地方發現的這些筆記本裡都沒寫……」   「嗯、嗯……我知道了。」   見到魏宇合上筆記本,同時掛斷電話,魏鵬立刻悄無聲息的返回了自己的臥 室。躺上床沒幾秒種,便聽到了魏宇房間那邊傳來的關門聲……   魏鵬望著黑暗中的天花板,嘴裡小聲嘀咕著。「讓她知道一些,或者更好了 。我說她怎麼突然把兩個孩子支回家呢?原來是打算讓魏宇查看我的工作資料啊 ……」   第二天清晨,魏鵬起了個早,畢竟,孩子們在家的情況下,他必須要承擔做 父親的義務了。帶著兩個孩子在路邊早餐鋪吃了早餐,魏鵬將兩個孩子分別送到 了各自的學校。接著來到了事務所,第一時間告訴了姜小玉周鯤回來的消息。小 玉知道後,立刻興奮的整理著資料和卷宗,然後毫不客氣的將如小山般的文件堆 積到了周鯤的辦公桌上……   魏鵬看著心裡發毛……此刻他甚至懷疑,事務所裡他和周鯤並非老闆,真正 的老闆是眼前這個勤奮的工作女狂人……同時暗暗的在內心深處向周鯤表示了同 情。   進了辦公室,魏鵬剛剛泡好茶,姜小玉又風風火火的衝了進來。「電話那邊 有你的委託,對方指名道姓,一定要你當他的委託律師!」   「哪裡的電話?誰?什麼案子?」魏鵬表情淡然。如果不出意外,他已經猜 測到了委托者以及委託的事項了。   「看電話號碼應該是市公安局治安支隊那邊打來的。委託人自己說是美術學 院的教授,叫劉釗。具體什麼情況我沒問,不過對方似乎很著急的樣子。」小玉 皺著眉頭說道。   終於來了,魏鵬心中一陣冷笑。「告訴他,我接受他的委託了。小玉,你看 看誰現在有空,和我一起到治安支隊那邊走一趟了。」魏鵬回答的很乾脆,但並 沒有任何急切的表情。   「鵬哥,你認識這個人?」姜小玉有些驚訝的望著魏鵬。   要知道魏鵬現在的身份,普通的治安案件已經很難勞動他的大駕了。這些年 ,若非指定的司法援助案件外,魏鵬只經手那些案情重大或者在社會上造成較大 社會影響的惡性案件,而現在魏鵬連案件細節都沒有過問的情況下便直接接手委 託,那就只能說明案件的涉案人員是魏鵬的熟人了。   「美術學院的,是阿惠的同事了……賣她面子,我也得接下不是!」魏鵬刻 意露出了苦笑的表情,至少在姜小玉看來,完全是無可奈何的態度了。   「也是啊……」姜小玉想通了關節,隨即立刻離開了魏鵬的辦公室,安排人 員和魏鵬一起前往市公安局。   市公安局對於魏鵬而言,也是常來常往的地方了。所以一路進來不時的能碰 上認識的警官與其招呼問候。   辦理了手續後,魏鵬見到了劉釗。此時的劉釗絲毫沒有了大學教授的風度和 氣質,只剩下一臉的憔悴和恐懼。   魏鵬此刻的臉色鐵青,這倒不是他有意偽裝,而是眼前的劉釗本身就讓他厭 惡和仇視。「廢話少說了。你我還是有啥說啥吧!你怎麼會進來的?究竟出了什 麼事?」   劉釗壓低了聲音道:「週日俱樂部組織了次活動,不知道怎麼就走漏了消息 。結果讓警察一窩端了……」   魏鵬皺了皺眉頭道。「究竟如何被抓的,還有警察訊問你都怎麼回答的?」   劉釗覺得魏鵬是此刻自己最大的希望和依仗了,哪裡敢隱瞞什麼,隨即向魏 鵬進行了陳述。聽完了劉釗的陳述,魏鵬坐在劉釗的面前陷入了思考當中……   到現在為止,一切都在魏鵬的計劃和預料當中。這次活動的參與人員並不多, 加上劉釗這個組織者總共也只有十五個人參與了這次的群交聚會。聚會的場所是 張家果園農家樂內一片被圍牆圍起的果樹林內。男性有九人,女性六人。   此次聚會是劉釗為了籌集給魏鵬的所謂補償金而臨時決定組織的,相比俱樂 部以往的活動,條件差了很多。劉釗為此甚至在果樹林內搭建了三頂臨時的野營 帳篷方便參與者「運動」但或者又因為這樣的安排前所未有,參與的人員感覺到 了些許的新奇,因此對於劉釗的組織頗為滿意。   正當參與者或在帳篷內,或在果樹下嘗試著各種不同「花樣」的時候,果樹 林圍牆的大門被警察撞開,包括劉釗在內的十五名參與者被一網打盡。穿好衣服 後,十五人被集體帶到了市局內的臨時滯訊室內關押。   總算劉釗因此長期組織這類群交活動,平日裡也多少留意了一下關於「聚眾 淫亂」的法律知識。所以當警察訊問的時候,劉釗一口咬定參與人員都是第一次 參加這樣的活動,而他作為組織者也是第一次組織這樣的「聚眾淫亂」 ……   魏鵬靠在椅子上,手指頭敲打著桌面。「很好,你回答的很正確。聚眾淫亂 這樣的罪,說大也不大,一般情況下,只有首要分子和多次參與者才有可能立案。 你是組織者,算首要分子,但你只要一口咬定你是第一次組織,這樣的話,我這 邊應該有充足的輾轉餘地的。如果順利的話,就是交點罰款和接受教育之類的處 罰而已。」   說道這裡,魏鵬把頭湊到了劉釗的面前,壓低了聲音道。「劉教授,你應該 知道我平時都是辦理怎樣的案件的。你這種案子,我要不是看在你我之間的帳還 沒瞭解之前,我根本就不會管的!」   「那是,那是……」劉釗抹了抹額頭的汗珠,明白魏鵬這次應該是會接手他 的委託了。事實上,當被警察抓獲的時候,劉釗便下定了心思一定要讓魏鵬擔任 自己的委託律師。畢竟迄今為止,作為本市最有名的刑案律師,魏鵬的勝訴率在 本市律師界中幾乎排名第一,只要魏鵬接手案件,便意味著自己脫罪的幾率大增。   而魏鵬是否會坑自己,劉釗是否定的,在劉釗看來,自己答應魏鵬的補償金 尚未全部償還,為了錢,魏鵬也會盡力拉自己一把的。當然,劉釗根本就不知道 ,自己這次被捕原本就是魏鵬向警察匿名透露的消息,而這僅僅是魏鵬報復自己 計劃中的一個環節而已。   「我不妨給你吃個定心丸,弄你出來,我有十足的把握!但我醜化說在前面, 一碼事歸一碼事!你答應我剩下的錢,必須一分不少的給我上賬,而且你現在顯 然已經超過了還款的期限了,所以你必須再加十萬!這是利息……此外,這次的 委託費用另算,你既然敢找我做你的委託律師,想必對我的委託費用應該是瞭解 的。所以,這方面的事,我也不需要對你過多的說明了吧?」   「是、是……只要你能把我弄出去,錢什麼的,都好說了。」劉釗面對魏鵬 的壓榨,也只能咬牙承受了。但魏鵬越是如此,劉釗的心卻越安定……魏鵬只要 要錢,便意味著他越安全,越有機會逃離牢獄之災……   「很好,既然你都明白,那事情就好辦了!聽我說,你之前的口供對你有利, 所以無論之後警察如何追問你,甚至於對你刑訊逼供,你都必須一口咬定這最初 的證詞!」魏鵬望著劉釗的眼睛森然道。   「刑、刑訊逼供?鵬哥,你、你不會是在嚇我吧。現在的警察還會刑訊逼供 ?昨天他們給我做筆錄的時候,我覺得他們的態度還可以啊。」劉釗睜大了眼睛, 驚恐的望著魏鵬道。   「你懂個屁?你知道抓你的人是誰麼?是肖海芬!」   當聽到魏鵬提到的名字後,劉釗呆住了。「肖、肖海芬,我們市裡的那個第 一女神探?」   「狗屁女神探?那個女人的名聲都是他媽的吹出來的!我幹這行這麼多年, 那個娘們兒的本事我還不清楚?篡改筆錄,刑訊逼供!這就是她最大的本事!普 通人落到她手上,沒罪的,她都能變成有罪……」魏鵬並不介意在劉釗面前揭穿 肖海芬的真實面目。因為事實也是如此……   肖海芬,本市治安支隊副支隊長。多次獲得市級和省級的表彰和獎勵,甚至 獲得過國家級的「三八紅旗手」稱號,被稱為市內,乃至於省內的第一女神探。 可謂名聲在外!不過作為淫侵法律界多年的魏鵬而言,對於這位女神探的老底可 謂瞭如指掌!   肖海芬出名的關鍵不在於肖海芬本人有多能,而在於市公安局內宣傳科某宣 傳幹事的「生花妙筆」該幹事默默無聞,但卻著實一副好文采。進十年來,為了 樹典型,擴宣傳不遺餘力的對肖海芬進行著吹捧。日積月累的,肖海芬便是一頭 豬,也被宣傳部門吹噓成了所謂的「女神探」!   公安部下來核實情況,肖海芬拿不出可以證明自己的事蹟可不行,如此一來 ,在市局領導和整個市公安系統的默許與配合下,肖海芬為了提高自己的破案率 以證明自己「女神探」的名頭,在辦理案件中便開始了大規模的弄虛作假和刑訊 逼供。這些東西,市內公檢法各部門其實心裡有數,但好不容易樹立起來的一面 旗幟又如何能讓她輕易的倒掉?如此一來,肖海芬篡改筆錄、證據以及對犯罪嫌 疑人刑訊逼供便成了被領導默許的行為。   數年前一起治安案件,魏鵬據理力爭,最終為委託人洗清了肖海芬加諸的莫 須有的罪名。徹底得罪了這位女神探,女神探數年間一直在找機會想給魏鵬一個 顏色瞧瞧,但魏鵬卻從此小心謹慎,沒有再次經手過肖海芬處理的任何案件……   同劉釗面談完畢後,魏鵬隨即來到了市治安支隊的辦公室。   在辦公室內,魏鵬再一次站在了治安支隊副隊長肖海芬的面前。   肖海芬對於魏鵬的出現有些意外,但出於起碼的禮節禮貌,肖副支隊長還是 和顏悅色的請魏鵬坐在了會客的沙發上。對於此時的魏鵬,肖海芬還是有幾分忌 諱的。當年默默無名的小律師如今已經成為了名聲在外的知名律師。雖然當年肖 海芬確實曾經揚言要找機會收拾魏鵬,但此一時,畢一時;如今的魏鵬已經不是 她這個治安支隊副支隊長能夠輕易拿捏的角色了。   不僅僅因為魏鵬名聲在外,更因為肖海芬已經瞭解了魏鵬的家事來歷等等, 當弄清了魏鵬是莊家的女婿後,肖海芬甚至有些後悔當初自己放出的狂言,畢竟 莊氏家族的能量和背景,不是輕易就可以得罪的。不過總算魏鵬比她想像的還要 精明,這數年來,兩人之間再無工作間的接觸,所以總算相安無事……   魏鵬微笑著坐在了肖海芬的面前,同時客氣的接過了肖海芬遞過來的茶水。 禮貌的抿了一口後開口說道:「肖隊長工作繁忙,我現在跑來打擾你實在有些不 好意思啊!」   見到魏鵬如此客氣,肖海芬心裡頗為愉快,畢竟,她討厭魏鵬在市政法系統 內因為當初的揚言可謂是人盡皆知。此刻魏鵬的態度展示出了某種和解的善意, 她不介意利用這次見面的機會緩和兩者之間的關係。因此,肖海芬也隨即客套了 兩句。   客套話說完,魏鵬笑著進入了正題。「難得有機會和肖隊長這樣見上一面, 我就開門見山的直說了吧。我這次來市局是接受了一樁委託。而委託人的事情呢 ,是你經辦的!所以我這次特意過來拜訪你,說白了是希望你對我的委託人能夠 高抬貴手了……」   聽到魏鵬如此說,肖海芬楞了一愣,隨即詢問道:「不知道魏律師接受了誰 的委託?又是什麼案子呢?」也不怪肖海芬如此反應,作為市治安支隊的副支隊 長,肖海芬一年下來經辦的案件數以百計,要是魏鵬不直接說明,她還真不知道 魏鵬為了那件案件的那個嫌疑人來找自己了。   「就是昨天你親自帶隊抓的那幫人了。裡面那個叫劉釗的,是我的委託人了。」 魏鵬的臉上維持著職業的笑容。   「劉釗?你是說的昨天白天在張家果園農家樂聚眾淫亂的事情?」肖海芬的 臉上露出了詫異的表情。畢竟是在昨天才經手的案件,肖海芬自然是清楚的。   「是啊……聚眾淫亂也不是什麼大罪了。而且我的委託人明確告訴我,這也 是他第一次參與組織這樣的事情了。所以,能不能看在我魏鵬的薄面上,免於立 案!罰些款,批評教育一下就這樣算了?」一邊說,魏鵬的雙眼內露出了狡猾的 眼神。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难知如阴】(32、33、34) 下一篇:【难知如阴】(29、30、31) 作者:漂泊旅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