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女子私密会所

【授权代贴】《某平窝案》(13-15)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时间:2016-12-25 20:45:28  来源:  作者:
                某平窝案


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2013/08/31发表于:留园书屋

  13,

  第二天一早小薇醒来时,只见床上一片狼藉,自己赤条条的,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那还有半分的淑女的样子;就连新婚小媳妇都算不上。还好,身边已经不见了那个陌生的男人,不然能把人恶心死。

  “难道是一场梦?”

  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小薇突然一阵心惊,难道自己竟然和一个陌生男人在这里过夜了?!好像不是梦,乳房上留着一块块的吻痕;阴部红肿鼓胀,阴道里还在不断流出乳白色的液体;身体中却激情四射,充满了活力。可以看出,不但发生了淫秽的场面,而且称得上是一场恶战。

  床沿还留有昨天夜里陌生男人沐浴后扔到床上的浴巾。第二、三次性交之间,小薇被迫和陌生男人搂搂抱抱的一起冲了凉。出了浴室小薇才擦了一半,男人又迫不及待的把她按倒在床上,浴巾便丢在那里再没动它。

  但是那个陌生男人现在在哪里呢?会不会正在浴室里?

  为了不让男人偷看自己洗澡,小薇洗澡时已经将浴室与卧室间的隔断,玻璃幕墙的挂帘合上了。所以尽管只隔有一道透明玻璃,现在却害得自己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小薇披上浴巾,用浴巾一角挡住了自己的乳房。浴巾不够大,剩下的只能用手解决。她用一只手捂住自己的阴埠,哈着腰,蹑手蹑脚的走到浴室门口,贼头贼脑的探头向里面看去。

  空的。

  ‘他走了。’小薇长松了一口气。

  她立刻打开水龙头冲起淋浴来。小薇闭目沉浸在温柔的水幕里。现在要把身上陌生男人的气味全部冲洗掉。不然回家后让老公嗅出来可就麻烦了!

  小薇在壁橱里找手机的时候,看见手袋里面多了一千元钱。而老公亲手买的那条胸罩却不见了。“他会不会拍照了?”一个恶念闪现在小薇的大脑中。但是她很快便顾不上这些了。

  小薇打开手机,看见了老公昨晚无数次的打来的电话,其中还有数条留言:“老婆,我赶回来了。你在哪里?”

  小薇吃了一惊。这是她才意识到一个自己开始并没有注意到,现在才发现的更严重的问题:乳房上的吻痕。

  小尾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乳房上被陌生男人吸嘬出来的,暗紫色的大片痕迹。她突然完全清醒了。这些决不能让老公看到。毫无疑问,现在她只剩下回单位这一条路了。

  小薇没有与老公通话,匆忙穿好衣服来到大堂。她想问问开房的是谁?结账了没有?又担心大堂的监视探头。犹豫了一下还是迅速离开了。

  几分钟以后,不敢回家,连警服都没换的小薇偷偷打了一辆出租车直接赶往工作的城市。

  小薇明白:为了利用工作岗位避开老公,用这段时间把乳房上的吻痕养下去,她必须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这样,她只能无条件的接受领导提出的所有要求了。

  “我恨死你了。在碰到你非咬下你一块肉来不可。”坐在车里的时候小薇心中暗暗发狠。只是不知道被发狠的对象是谁?老公?领导?陌生男人?还是协警?


  14,

  琼薇重新出现让领导非常高兴,“想通了?”他半信半疑的问到。这幸福来得也太突然了!

  他原来估计琼薇回家后必将无所事事,心焦气盛。这样小两口很快便会发生冲突。最多两个星期,这个小女人便会因为与她男人吵架而回到局里。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女孩。出了学校便来到这里。不像琼崖。她没有什么社会经验,容易相信人。那时自己稍微使些手段,便可以取得她的服从。当然,那时候还不能马上动手。还要继续同情她,关怀她,不时的敲敲锣边,直到水到渠成的那一天,她会主动投怀送抱。

  这之间女人的丈夫也许会追过来,要求女人回去。但是两个人之间的矛盾不可能立即得到解决;因为工作原因女人也不会跟丈夫走。当琼薇的丈夫不得不单独离开后,女人的性饥渴会达到一个高潮,心中的诉求也需要一个人来发泄,这时自己的机会才真正来到了。那是一块多么靓丽可口的嫩肉啊!

  领导眼前甚至出现了小薇趴在自己怀里哭哭啼啼的样子。后面便没有悬念了。自己同情的抚摸着她的后背、臀部,甚至乳房而不会遭到任何反抗。而且这时必须要摸到她的敏感部位,逼她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她愿意接受这一切。此时摸到了,以后再有过分的要求便不会有太大的阻碍,即使上床也可以;此时摸不到,以后还要花费更大的力气。

  现在的局面完全出了领导的意料,大大的领先于他的预期。兴奋使得领导忘乎所以。他放下手中正在处理一件大案,起身迎接琼薇。这之间领导甚至还忙里偷闲的暗中偷偷的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很痛。醒着呢!

  “你过来。”领导对琼薇招招手。让小薇绕过写字台,来到自己的一侧,站在自己椅子的旁边。

  “看看这份文件。”他点着桌面的机密文件说。这是一箭双雕的举动:因为着急,来不及拿别的文件;另外呢,让她看到‘机密’两个字用以显示对她的信任,和她不可限量的未来。

  当琼薇真的走到领导身旁,贴住领导的椅子的时候,领导故意摊开文件让小薇去看。当小薇抻长了脖子仔细观看时,领导在桌子下面用毛茸茸的手背轻轻的碰了碰她的小腿。这样即便突然一个冒失鬼闯进办公室来也不会发现任何破绽。

  女人正在全神贯注的观看文件,没有躲避。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领导知道女人不可能没有感觉,之所以没有反应是因为她已经接受了自己。或者说不得不接受自己。所以他大胆的继续向上摸去,一直到了女人的大腿,大腿根。

  女人的大腿根处热热的,潮潮的,柔柔的,软软的,毛毛的,肉肉的。

  真个是上品货色,好于其他四朵金花。领导抬头看了看,琼薇还在用心阅读,没有半点羞涩、或是拒绝的意思。“不用摸逼了,看来真的被驯服了。摸了女人逼后必须接着干掉她。不然臭手。开车容易出事,打麻将都不糊。”

  如果他的手再向上一点,他便可以发现女人裙子里面并没有穿内裤!掀起她的裙子,还可以看到女人阴部的红肿还没有完全消退。小孩嘴一样的阴道口处还在排出用于清理自己身体内部的体液。

  机会,便这样悄悄的溜掉了。

  “会不会是个套?”领导多疑。见女人来得过于容易,又产生了新的担心。害怕两天不见,琼薇已经被什么人收买,成了当地纪检的卧底探子。

  担心令领导突然停了手,停止继续骚扰琼薇。直到琼薇把她的手放到她自己的两腿之间,轻轻的试图推开男人的大毛手时。领导才决定再继续试一试。

  他顾不得臭手不胡牌的禁忌,再次把手伸进了琼薇的裙子里。轻车熟路,领导的手这次直接指向女孩阴蒂的位置。但是他中途再次停下了,“我们现在去开房怎么样?”他一边上下摸着女人的大腿,一边改用语言试探琼薇说。他没有说身后的大卫生间,说 ‘开房’更明确,女孩子更好懂。而且这时他也不希望让这个女孩知道得太多。

  领导这样做是有目的的。他认为琼薇离开仅仅一天便回来了。假若琼薇真的在一天之内被纪委说服。那她回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取证证明自己的生活腐化。她只要拿到自己与其他同事发生不正常性关系,或设有小金库的证据便可以交差了。不需要也不可能为工作奉献出她自己的身体。

  所以只要问一问她肯不肯上床便一目了然。要是可能,还要事先加上一句性交过程中不许戴套。

  根据以往的经验,凡是卧底的女人,抓两把、摸几下都没有问题,那时她们色的很,好像就是一个放荡的女子,为情而献身。但是她们的底线是不能上床。一旦上了床,失了身;她们家属不能容忍不说,取得的证据也都失效了。达不到目的还毁了正派女子的家庭。如果讲明不戴套,这种年轻女孩又不可能已经戴了环。她们马上便会寻找机会极力推脱,从而暴露自己。

  这种想法看似简单,实际却反映出很多党的高官干部不但不再是国家的领导力量,统治集团的代表;反倒为了某种私利,从心理上站到了国家、民族利益的对立面。但是国家却仍然把他们养着,让他们继续欺压老百姓。坑害国家财产。

  “我们不戴套。好吧?”领导说。

  琼薇还是没有任何表示。既不同意,也不反对。

  领导明白:这种状况不好掌握,看起来女人已经默许,大多数情况下确实也已经默许;但是仍有极少数的情况是当你接触到她的关键部位时,她会突然反抗。功亏一篑不说,还有危险。而领导的原则是‘不能有任何风险’。

  当然这也不是说‘不行’。根据以往的经验,女人不可能开口直接表示同意。那种女人居然开口说什么“快来操我呀。”“我的小逼痒痒死了!”的情景,只能在劣质色情小说里看到。连正统情色小说,如《天南警校》都不会这样写。女人,即便是小姐,如果不是被操得太舒服了;或是离开男人太久,产生了强烈的性饥渴,是不会轻易说出这种话的。

  当然,人家《天南警校》还有别的好的地方,书中反复提到的国际间大规模的网络信息战,随着一年后斯诺登的出现才被证实。它提到过的外企雇佣中国官二代作高薪代理在中国捞取非法利益的行径也会很快被证实。

  一个意外的收获是:随着《天南警校》的出现,很多其他小说都开始使用‘天南’市这个地名。而这个城市是实际不存在的。

  不扯没用的了,现在需要的是进一步的试探。

  看到琼薇不吭声。领导心里开始有些踏实。“你先回办公室去吧。什么时候开房过一会我会通知你。”领导故意把‘开房’两个字说得更重了。看看对方的反应。

  “你同意我留在办公室了?”琼薇无精打采的眼睛里突然冒出了两道精光。

  “噢。暂时这样。还要看你今后的表现。”领导反映得很快,马上明白了女孩的真实意图。立即允许了。

  女孩刚才的表情是装不出来的,领导完全放心了。之所以领导说,‘还要看她今后的表现。’那完全是为了防备她事后反悔,将来上床还要讲条件。

  对于刚才自己那段话,刹那间领导自己曾经设计出了女人可能出现的几种反应。例如不回答便向外走;或是小声的问“在哪里?”“什么时候?”唯独没有想到她兴奋了。而兴奋点不是‘上床’而是‘上班’,在‘办公室上班’。

  “不过还要给她上难度。争取一步到位。”领导想。

  “你和陈某华晚上都到我这里来。”琼薇出去后领导立即打电话给韩某平说。

  琼薇迅速离开了领导办公室。她没有直接回宿舍,而是又买了一个手机和一个新手机卡,给老公打了一个电话“我的手机丢了。这是我的新号码。你把它记下来,,”“不许用‘亲’,也不许用‘老婆’。。嗯,那还差不多。。我在哪?回单位了。有紧急国防工程。你也知道了?那你还问我。。好了不多说了。还要开会。。”

  琼薇又赶快给琼崖打了一个电话,“琼崖姐?对,我回来了。刚才去局里了。。见了。。我身体有点不舒服,先回宿舍了。你帮我请个假好吗?”

  领导本来准备过一会去办公室看看琼薇,安排一下工作。谁想到正在这时有市政法委领导来访,领导这才想起手头的重要工作。

  “请坐。”他招呼着客人,“琼州,你送三杯茶过来。等一下,,”领导一边打电话一边转身问客人,“喝什么?”

  “花茶便可以了。”因为都是领导,喝茶上要见真功夫。

  官场上功夫茶很少喝,喝也是给快退休的领导准备的,人家有工夫;龙井、毛尖是基层干部的,喝前必须说明,这茶是我专门从原产地买的,意为重视、没假;况且中南海紫光阁每年产茶的季节都要专门派人到产地特购60斤的龙井茶,几十年从不变化。你是什么职位?待遇还能超过中南海吗?

  还有花茶,价钱最低,却是要高升的标志,常常用来招待不太熟识的,或重要客人。因为所有喝茶的人都知道花茶的产地只有一个,养成喝花茶习惯的人并不一般。而且这时后关键是解释:‘北京的包装真不怎么样啊!咱们的都是铁盒真空包装;看他们特马的还是纸袋,纸绳。你看:’这样好像不介意的便让客人看到这茶真的是从北京买回来的!除了北京,当今的中国人这么势力,谁还好意思送人家纸袋包装的茶叶啊!

  “你把咱们最好的花茶沏三杯送过来。”“,,”“对对,就是上次大首长来检查工作时送的那包中南海特供。别那么抠抠索索的,一包都拿来。”领导对着电话说。

  短短一句话,这里面的信息量可太大了。首先,人家平时对别人都是‘抠抠索索’的,今天却分外开恩;2,一包都拿来,当着你的面放,表示真诚,无假,还要让你看到真正的北京包装。

  这时听的人心里肯定会特别舒服。这面子太大了,大首长撑死了也就送二两茶叶,怂头日脑的肯定没那个福气。听到电话的人心里应该明白:虽然表面上风平浪静,清茶一杯,人家可是最高级的接待了。

  “我们开门见山。”客人一边接过茶,不断摆动着脑袋吸嗅着,品味着,一边说到,“这两位是部队和咱们刑警队的同志,昨天早上他们跟踪的一个疑犯摆脱了我们的监控。一天半了始终找不到新的线索。这个人非常重要,必须要尽快找到。”

  政法委的同志继续说,“这是嫌疑人最后一次出宾馆时的监控截频。这辆黑色的车就是载疑犯走的车。也是我们可以得到的,他最后的踪迹。可惜画面太模糊,什么都看不清楚。你们能不能根据照片做个初步估计,哪怕只是猜测。判断一下是什么车型?知道了车型,刑警便可以在监控中寻找它的行踪。这样便有可能判断他的车号和行驶轨迹了。”

  “哪用那么费事!你们还要不要更多的信息?”领导几乎是在卖关子般的说。

  “那当然更好了。”部队的同志喜出望外。

  “你们先喝茶,等我十分钟。我去一下监控室。”领导说着离开了办公室。

  十分钟不到,领导回来了。车型,车号,几个人,都去了哪里,下一个停车地点,巴啦巴啦全都抖了出来。

  “这怎么可能?”来访的客人都不相信。他们十几个专家对着这张照片仔仔细细研究了一天半也没有看出任何结果,人家一个人几分钟便全部解决了!走马观花都没这么快!我们这么细心的工作还有什么用?

  细心观察是刑警破案的重要手段。某市曾经发生过一个火车手提包抛尸案。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办案的民警坐在那里两天纹丝不动,一毫米一毫米的检查那个抛尸用的包包。最终找到一行几乎看不出来的电话号码。找到了电话案子至少破了一半,随后几乎立刻把案子破了。

  看到交警如此快的给出了答案,来访的人全都不相信。‘他起码应该仔细看几分钟那张截图啊?哪怕几十秒呢!’

  “是不是这个人吧?”领导接过刚从外面急急赶来的琼崖递过的一张照片,转手交给了来人。

  “就是他!”部队的同志说。

  “你们也注意到这个人了?”市里的同志惊讶的说,“盯了多长时间了?”在他的心里,这才是这么快便有了结果的唯一原因。

  “盯了十分钟了。你们来了以后我们才知道这个人的。”领导不无得意的说。

  “那你怎么这么快就查到了?!”客人不明白。

  “注意到没有,你们的截图里后面还有另一辆车的一部分。你看一下。”

  “可那辆车只有一个模糊的车头?没有任何标识和特征。我们研究了很长时间,看不出任何信息。”

  “从车漆观察已经可以看出是出租车了。”领导轻描淡写的说。

  “全市有几千辆出租车呢!”客人不明白。

  “咱们市所有的出租车都按我们局的要求安装了北斗跟踪系统,总监室有全部的档案,可以对任何一辆进行实时跟踪。这本来是为防劫持而准备的。没想到帮了你们。”

  领导接着说,“有了这套程序,查一下谁的车当时在那个宾馆扒活就知道照片上的是哪辆车了。出租车上还有车载360度监视器。和司机的手机号是捆绑在一起的。找到车以后,打电话让出租车司机把监视器的内容用手机发送到监控中心便可以了。车的照片,人的照片都是司机传过来的。”领导指着琼崖送过来的照片说。“原来可以将出租车的监视器直接上网,考虑到个人隐私问题这项功能没有使用。”

  领导这里没有说实话,因为当是因为司机们的坚决反对,这项措施才没有得以实施。

  “另外,我们的监控中心还有盯车功能。”领导接着说到,“确定车以后,沿途监视器可以自动跟踪该车辆。所以我们已经发现他的现在的停车地点。目前那里还有三辆出租经过,视频很快就传过来。”

  “会不会引起对方的注意?”

  “你们的目标只有咱们知道,连出租司机也只知道我们调视频,并不知道目的是什么。你们的目标就更不知道了。”

  “你们这套搞得不错!花了多少钱?”

  “告诉你,可不能到外面说去啊,,”

  “那当然。”

  “监控的硬件还是原来的;车载设备由出租车公司承担;我们只是花了几百万升级了软件。”

  尽管已经已经很低的价格了,里面还是打了埋伏。实际情况是:出租车安装车载设备局里不但一分钱不花,还有回扣;而软件升级几百万是组建中心控制室时便与一家国内大型软件公司谈好的,钱一次付清,以后免费升级一次。所以领导说的几百万早已付清了,这次是免费。

  “你们这个经验好!”刑警的同志也非常兴奋,“我们回去取些资料,一会能不能到你们这里办公?”

  “这个,,”领导面带难色。因为监控中心是要害部门,按照纪律不得有生人进入。曾经有一个上海法官嫖娼案,就是因为有人买通了保安,进入旅馆的中央监控室,调取、拷贝了官方监控资料,才取得了关键证据。以后于公于私,这事都非常小心。

  “老黄,”政法委的领导把局领导叫到一边悄悄的说,“这几位是国安的同志。正在处理和你们同一个国防工程。你看能不能配合一下?”

  “我们全力配合没有关系。但是你必须正式发文。”领导说。

  “好,那就这样定了。我们马上回去补办手续。”

  送走了市里的同志后,韩某华他们也到了。“今天谁陪呀?”

  “我说干什么了吗?”领导故意问。

  “还有别的事?”

  “国防工程的事情想和你们商量一下。”

  “是啊,到底是什么工程?这么神神秘秘的。”

  “告你们,你们不许乱说啊。”领导说,“海军准备在整个南海海底布线,线上挂音频发生器,主、被动声纳设备和光电讯号传感器。将来还可能由此供氧。因此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工程项目。海军、中央都非常重视。因为上万公里的线路造成了设备体积庞大,所以要求我们保证运输绝对不能出事。特别是不能让人家把咱们设备的工作数据弄了去!”

  “真的没有别的事情?”陈某华的鼻子比狗还灵。

  “晚上吃顿饭。”领导轻描淡写的说。

  “我说嘛!谁主陪?”

  “新来的琼薇。”领导面带喜色的说。

  “回来了?”

  领导莞尔一笑算是同意。

  “这么快便搞定了?”韩某平听到以后果然大吃一惊,“前天还摆着一幅死人脸呢。好像每个人都欠她八百吊钱似的。今天就通了?会不会是个套?”

  “不会。”

  “上过床了?”

  “现在还没有。应该不难了。”

  “还是的!上过床之后你再拍胸脯,打保票不迟。”

  “操,你也太小看你大哥了。我正是要好好训训这个小女子。让她明白她那是假清高。男人的鸡巴来了她必须扒光裤子等着挨操。以后有机会你们也有份。大哥我从来不吃独食!今晚你们也来吧。”

  “你有了新媳妇了。我们怎么办?”韩某平有些愤愤不平。

  “你不是有琼州吗!不然自己想办法。不过老规矩,旅馆的那些小姐一根逼毛都不能碰。”

  “琼崖行不行?”

  “我没意见。看你们的本事了。”领导双手向外一摊。

  “靠。天上下刀子也要去啊。”

  “来,咱们再策划策划。我看今天晚上咱们应该这样,, ”陈某华说到

  “琼崖?”领导当着韩某平打电话,“你和琼薇一起到我办公室来一下,,什么??她病了?!怎么回事???”


  15,

  还是那家餐厅,还是那个房间,还是那伙人,还是那个座序。大家又都重新坐到了一起。不同的是这次所有人都着便装。另一处不同是,今晚说开场白的不是领导,而是韩某平。

  “今天我们大家重新来到这里,不为别的。今天咱们为老大和琼薇举行,,,这个不算婚礼。只能算开鲍典礼。”

  下面有人“哧哧哧”的会心的笑了起来。琼薇则面红耳赤的恨不得找个耗子洞钻进去,藏起自己来。

  早在聚会之前,就再见了领导的当天,陈某华和韩某平一起买了鲜花、水果、点心,一起去宿舍找到了琼薇。“病了?”他们关心的问。

  “没事了。”琼薇本来没病,但是回到宿舍又觉得还真有点头晕。

  “跟你说个事,”刚一见到琼薇两个人不免有点生疏,有些话不敢太直白。

  “什么事情?”琼薇也不明白。

  “晚上一起吃个饭。”陈某华说。

  “还和上次一样?”琼薇说。

  “也一样,也不一样。”“一样呢,还是那些人;不一样呢,吃完饭这回轮到你和领导到房间去。可以吗?”男人不害臊的,甚至下流的说。

  “我说不可以有用吗?”琼薇低头卷着衣角喃喃的说。

  “明白便好。”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陈某华和韩某平惊讶得合不拢嘴。甚至忘了笑了。老韩还特意莫勒琼薇软软的小屁股一下。女人没有反抗。

  后面的工作便是找琼崖,这才是两个人的真正目的。

  “领导和你说过没有?”韩某平见到琼崖后开门见山的说。

  “说过什么?”琼崖立刻明白了他指的是什么,脸也一下红了起来,但是她不得不装作很无辜的样子。

  “去欧洲旅游的事。”

  “我不去。”琼崖说。虽然岁数相仿,她可比琼薇难对付多了。

  “你不是去问过欧洲六国游的价钱吗?”

  “我和我男朋友去好不好?”琼崖气的手直哆嗦。没想到这些人连这个都打听到了。

  “男朋友?你现在没结婚,你是自由的。今天晚上我们亲热一下怎么样?”韩某平他们与琼崖平时比较熟悉,说话也比较随便。但是今天的话确实非常出圈了。如果放到别的地方已经可以报警了。如果琼崖能机智的录音的话。

  “不行!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女人非常坚决。

  “那就算了。”韩某平知道牛不饮水强按头只能使事情变坏。他们又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不管今后日子的强迫症,这事只好作罢。没想到的是,机会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正在这时琼崖的男友打来电话,他和老板出去办事。老板开车严重违章被扣了。警察要‘严肃处理’,老板的本子和车都被扣了,十二分全扣,行政拘留十五天。交警这时正在逼着交罚款。

  “不是你们故意捣的鬼吧?”琼崖听到男友的陈述后,捂住手机麦,严厉的问韩某平说

  老韩挤眼纵鼻使劲摇头,五官都挤到一起了;陈某平则咧着嘴,竖起一根食指不断的晃动着。

  琼崖看了两人一眼,无奈的重新把手机放到耳朵边上,“你在哪呢?”

  “,,”

  “你在那站着别动。先别交钱呢。”然后她回过头对陈某华说,“在你那呢。中山公园正门,白色山猫。我找局长跟你们说,还是你们这就去办?”其实琼崖并没有很大的把握,市里正在搞运动,局里规定这段时间不许说情、捞车。

  “一个电话的事。”陈某平说。然后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事情显然不像老陈说得那么简单。现在市里正在搞不徇私情的运动。好在老陈神通广大,又是当地交警的顶头上司,折腾了半天终于把问题解决了。尽管如此,他在手机中也是几番周折,找了这个找那个。琼崖和老韩在一旁默默的等着,直到问题解决。

  老陈抹了一把满头的大汗,“这段时间真的不好办。要是有人往上捅,够我们哥几个喝上一壶的。”

  这时男友打来电话告诉琼崖,问题解决了。‘没扣车,没罚款,没扣分,记录消除。人家还一个劲的说对不起。这事是在老板眼前发生的,太有面了!老板说了,要专门请咱们,一起吃饭呢!’男朋友一激动,话都说不好了。

  于是惊奇的一幕出现了。琼崖和韩某平、陈某华双方互相看了几秒钟,谁也没有说话,连个谢字都没有。然后各自转身离开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授权代贴】《某平窝案》(16-17)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