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女子私密会所

【授权代贴】《某平窝案》(36)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时间:2016-12-25 20:45:17  来源:  作者:
                某平窝案


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2014/01/08首发于:留园书屋


                (36)

  和领导两个人各自穿衣服的时候琼浆说,“首长问到过‘国防工程’。我该怎么说?”琼浆一边提起内裤一边说。女人穿衣服,有的喜欢先戴乳罩,有的则习惯于先穿内裤。

  琼浆将精巧细致的小内裤仙套上一条腿;站好后再套进另一条腿。中间拌了一下,身体幌了两晃。她连忙扶住领导的肩头才重新站稳。男人,无论什么时候都要能立刻保证女人的安全。

  站好后,琼浆将做工讲究的,色彩沉稳的,小小的内裤使劲向上提了提。因为勒得紧了,一下不小心,将内裤下面的提梁中间的部分勒进阴缝里了。

  琼浆穿的不是丁字裤,是前面盖阴毛,后面包屁股的那种正式内裤。内裤连接前后片的,中间的提梁有一定的宽度。因此虽然提梁中线陷进了两条大阴唇中间的缝隙里,但是提梁的两翼仍然包着琼浆尚未消肿的两条大阴唇。隔着内裤便可以看到她饱满的外阴的轮廓。让人想入非非。同时琼浆觉得阴户的部位有些不舒服。

  女人阴户的开口是不一样的。有的阴裂比较长,也就是说她的大阴唇比较长;有的则比较短。阴裂大的女子并不意味着她的个子也大;但是一般她们的性格都比较开朗。琼浆正是这样。

  顾不得男人正在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琼浆用一只手指勾住小小内裤的下裆提梁向下拉了拉,把它从阴裂里拉出来。刚才琼浆确实高潮了,所以大阴唇肿胀得十分厉害,到现在还没有消肿,显得两条大阴唇又红肿又肥硕,中间的缝隙很宽,所以内裤陷进去了。

  琼将低头将卷起来的内裤下裆的边边展平。再把它松开,让它包在鼓鼓的大阴唇的外面。最后,琼浆用一只手挟在两条大腿根的中间,手心从下向上扣在自己整个外阴,捂住整个外阴向上推了几下;又让手不动,屁股向下坐了几下。让内裤和大阴唇贴合得更加充分,合适。这才完成了全套动作。

  领导没有回答,只是呆呆的看着琼浆的动作。虽然前后不过几秒钟,可是以她丰满的身材,这个动作非常自然,实在是太诱人了。引出男人无限遐想。

  领导忍不住再次伸手用整个手掌抓了抓琼浆异常饱满的小屁股。琼浆感觉到领导的动作后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抬眼妩媚的笑了一笑。

  这一笑,几乎把领导的魂都勾走了。按道理讲男人射精后都有一个不应期,但是即便是在这个时间,琼浆对男人仍有无限的杀伤力。有时候,女人的魅力不见得要穿多好的衣服,多多的装饰物;好的女人一个眼神就足够了。琼浆正是那种眼睛都会说话的女人。

  领导暗暗的想到,琼浆的屁股和琼崖的有明显的不同。琼崖屁股上的肉很少,倒是琼薇的屁股和眼前的这个差不多。形状相似,尺寸有别。将来如果琼浆离开,能补她的位子的将是琼薇,而不是琼崖。

  有的男人喜欢看不同类型的女人的身体和身材;有的女人爱欣赏不同男人的健美和他们硕大的外生殖器;这本是人之常情,只是受到了封建礼教的严格的限制,人们不敢想。即便偷偷的想了也不敢表达出来。总有一种犯罪的感觉。

  领导顺手捏了捏琼浆尚未戴上乳罩的小乳头。他把乳头放在自己的掌心,用同一只手的拇指按在乳头的上面,下意识的前后搓动着。

  女人的乳头真的很小,甚至都让人怀疑小孩子是否叼得住。而作为细小乳头的后盾,两棵大梨沉甸甸的挂在女人的身体上。这时如果没有个丰满的屁股匹配就显得头重脚轻不平衡。而且琼浆身体其它部位的肉并不多;否则,因为她的身高并不高,太胖了也不协调。

  “给你才个谜语:‘一棵树,两个梨;小孩见了干着急。’你才是什么?”

  “什么?”琼浆一边继续穿衣服,一边抬着眼睛看着领导。她根本不想猜。等着人家直接告诉她答案。优秀的女人就是这样,当男人准备卖弄一番的时候,你就让他卖弄。给他机会。有的女人喜欢耍小聪明,尽管这样的女人也有男人喜欢,但是不多。

  “这个。”领导托着琼浆一直沉甸甸的乳房说。

  这个谜语算不上荤谜素猜的黄色谜语。比那些‘一头有毛,一头光;呼哧、呼哧冒白汤。(刷牙)’‘一把粗,一扎长;白天不用晚上忙。(手电)’等谜语好多了。但是告诉谜底的时候,能用手托着上等的实物,却是非常罕见。

  琼浆等到领导捏够了才开始继续穿衣。因为光顾着调情,这么半天了,除了内裤她还没有穿上其他衣服,身上除了盖不全屁股的那块布头外,便是脖子上一根三股绞的粉红色珍珠项链在那里晃来晃去。显得格外夺目。

  珍珠项链最大的特点是它的优雅,那奇异的光彩衬托得女人的颈部质若软玉。琼浆皮肤上没有哪怕任何一点瑕疵,丰腴而光滑。地就天成一般。如果配金项链便显得十分俗气,不适合琼浆这么雅典的身体,天赐的美人。

  年轻女人的皮肤必须十分油润才好看,才会手感好。丰润的皮肤一定要配珍珠,配玉石,配翡翠;甚至配塑料装饰品。这时她们细腻的脖颈上哪怕只有一条红丝线,上面挂个小小的玉像坠;也比庸俗不堪的金银色的链子养眼。金属项链要到她们上了岁数以后才适合佩戴。土豪金的大粗链子是最要不得的。

  欣赏女人归欣赏女人,对于刚才琼浆的问话领导绝对不敢疏忽。如果一般人,此时回答‘我们是交警,不了解情况。’便足以应付了。可是人与人的不同便在这里。

  我们都说‘人生要把握好机会。’这话谁都会说。但是怎么‘把握好’呢?领导在这方面无疑是个高手。他知道自己在这里说的话早晚是要传到首长耳朵里的;所以决定必须认真对待。哪怕提问题的不过是自己胯下没有穿衣服的下属,也必须向对亲祖宗的问题那样认真回答。如果这个时候还要讲什么‘自我’、‘个性’,活该你一辈子没有出头之日。

  “国安的这会也正在‘纳闷’呢。”他接着说,“敌人的监视船突然撤离一般意味着他们已经完成了任务。但是中国方面并没有发现对手的任何动作,怎么就完成了任务了呢?”

  “你赶快想好了。我到时候帮你说。”琼浆一边穿衣服一边妩媚的说。她的话初听没有什么。但是领导心里一热,知道人家是在真心帮自己。这是个知恩图报的女人。同时他估计,‘首长如果没有真东西给她,例如几十万的现金或一所房子。她大概也不会这么热心。’这时的中国人非常物质,有调查说是这种物质情结世界第一。这很不好。

  但是,琼浆的做法无可非议。她是那种高质量的女人。无论做什么都十分得体。一般人可以为她遐想,可是挑不出错来。

  就一个女人的质量来说也有硬件和软件之分。硬件当然是指相貌,身材,年龄等;而软件则是指她们的秉性、脾气、人待物的态度,甚至他们所受的教育,正在从事的工作,家庭情况等等。

  琼浆不但硬件完美,还是那种软件异常出色的女人。她经常保持着笑容,说话不紧不慢。她从不飞扬跋扈,却了解男人的心思,知道时时替男人着想。

  琼浆来到局里不几天,却成了人来熟。不光男人,就连那些女警也喜欢和她一起说话。都把她当成了最好的朋友,有了问题、麻烦,都喜欢征求一下她的意见。而琼浆呢,她的意见果然非常稳重,切题;听了她的建议(是建议!如果要求别人必须做什么什么的,那便不是琼浆了。)不但问题得到了解决,而且预后很好。

  而且,琼浆替男人着想决不是个面子工程,当着你的面才替你着想。例如刚才,她不单是替领导寻找讨好首长的机会;同时也是在为首长预先布置。她知道首长来的目的,虽然她不会干涉首长的工作,但是利用自己对当地的了解出点小力还是可以的。

  首长果然是为国防工程而来的。现在事情闹大了。因为不单中国人‘纳闷’。外国的情报机构也在‘纳闷’。中国光缆的新式涂层非常棘手。按照计划,他们设法将一种以前援助中国农村沼气建设时,从沼气泥沼中提纯的一种超级细菌用于这个项目。这是一种无色的粉末,可以附着在人体皮肤上,在海水中可以被激活。该国情报部门使用的实际上是这种细菌的孢子。人眼看不到。原汤化原食。用中国的细菌,攻击中国的涂层。

  这种生物有着一种奇特的获取能量的方式,它们喜欢啃噬有机高分子化合物,青睐那些橡胶塑料之类的东西。一旦接触到海水中的电缆外皮,它们的最佳生存状态便出现了。这种生物原来是为了快速分解废弃的塑料,合成纤维;加快它们的自然降解而研制的。没想到却在这里发挥了作用。

  南海水温高,非常适合这种细菌的繁殖。随着它们的生长,中国国防工程的几十万公里的海底光缆外皮必将在很短的时间内被它们啃噬殆尽,没有保护的电缆很快会被海水腐蚀,功能尽失。同时辐射也可以泄露出去。而他们相中的准备用来撒布细菌的中介竟然是琼崖。当然这点中方还没有人知道。

  “据我们得到的消息来看。外国情报部门并不准备搞到有关国防工程的情报。因为情况紧急,他们准备把我们的工程直接破坏掉。”当工作人员向首长汇报时说

  “当时敌人的计划是在我们施工过程中偷偷的将超级细菌的菌种涂抹到光缆上去。以后这种超级细菌会在光缆上自己繁殖,最终吃掉光缆的所有保护层。”

  “可问题的结症在于,敌人实施了他们的计划。却没有得到任何结果。光缆已经发挥出巨大的作用,而且仍然被完好的保护着。现在敌我双方都希望先于对方找到原因。因为在这个领域我们的差距不大,甚至已经开始领先。”

  “敌人为什么不到公海海域找到这种电缆,然后涂上这种细菌?”首长问。

  “他们找不到。这正是我们的高科技涂层的关键所在。在岸上对未安装的电缆下手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

  “姐姐,”有个奇怪的声音在正在值班的琼崖身后的叫了一声。

  琼崖回头一看,竟然是电影院里见到过的那个男孩子。那天极具挑逗性的电影;约翰又白又结实的身体;前排女孩刺激的叫声都纷纷呈现在眼前。就象刚刚发生的一样。琼崖的脸顿时红了起来。

  几天不见,男孩好像又高了不少。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男孩喉结已经长了出来,嗓音正在变化,所以听起来怪怪的。这时男孩正嬉皮笑脸的瞪着琼崖。

  “原来你在这里上班!”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琼崖大惊失色。她这时正在市局中央控制室带班。除了警察系统中的相关人员,其它人是不能随意进入这种要害部门的。

  “我和我爸爸一起来的。”大男孩明白琼崖的惊讶,向一旁怒了努嘴。

  琼崖顺着男孩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领导正点头哈腰的领着一帮气宇轩昂的参观者朝这边走来。局里网站的工作人员在旁边又是照相,又是纪录的忙个不停。

  “放心,”男孩趴在琼崖的耳朵上咬着他的耳朵说,“我不会把你和约翰那天在放映厅里的事情告诉我爸爸的。”

  “哪天?你说的不是我。”

  “我找个证人来怎么样?”

  “你敢!!”琼崖咬牙切齿的从嘴里向外挤字。眼睛却看着毫不相关的另外一个方向。

  男孩顺手在琼崖的屁股上摸了一把。“有监控!”琼崖使劲向后踢了一脚,却没有踢到任何东西,反倒把自己的脚碰痛了;她咬牙瞪眼的发着狠,却不敢发作;甚至连正眼看一下男孩都不敢。只能在心里自我安慰道‘摸一下就摸一下吧,反正他还是个孩子。’忍了。

  男孩没有过多的纠缠,轻蔑的笑了一下后回到参观的队伍中去了。

  ****************************

  “姐姐。”又是一声奇怪的声音。

  琼崖的心再次‘忽悠’了一下,都快从喉咙里跳出来了。‘介他妈谁家的倒霉孩子。’琼崖有苦说不出。

  下班后,换上便服的琼崖刚一出局办公楼便听到有人喊她。顺着声音看过去,竟然又是那个大男孩。只见他坐在一辆敞篷跑车的引擎盖上,两条腿前后晃荡着。男孩向琼崖招了招手便跳了下来。

  琼崖像做贼一样朝四周看了看。见没人注意连忙朝男孩走了过去。可是她知道,此时自己的身影已经监控屏幕上被人看到,所以想尽快结束与这个大男孩的接触。“你干什么你!我根本不认识你。”琼崖对男孩说,“求你了!别老缠着我好不好。你赶快离开。”

  谁知男孩不但不走,反而一把拉住了琼崖的手,把她拉进车里。

  琼崖怕被人看到只好随他坐到车里,希望以此让男孩赶快离开。琼崖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这个男孩纠缠了。除了在俱乐部那次,还有一次是在为国防工程送行之前。也是被这个大男孩拉住,非得让琼崖帮他得到约翰的签字不可。两个人手拉手的纠缠了半天。琼崖怕被别人看到,只得迁就。最后不得不答应了下来才得以脱身。

  可是琼崖去哪里找约翰的签字?她和那个外国男人只不过是萍水相逢,上哪再去找他!而且她最大的希望是两个人赶快互相忘掉,越快越好。

  天上飘起了小雨,男孩按了一个按钮合上了车棚。继续向前开去。

  “你放我下来。我不跟你走。”琼崖见已经离开了局大门口的监控探头的范围,立即要求下车。

  “签名呢?”大男孩一只手扶着方向盘,一直手伸向琼崖。

  “什么签名?我不知道。”琼崖只得装糊涂。

  “你不是答应了吗!你这不是耍流氓吗?”男孩对琼崖不讲理的表现非常气愤,弄得琼崖也认为自己很不够意思了

  “姐弄不来。要不把本子还你吧。”琼崖只好先认下这个‘姐姐’再用好话糊弄。

  “本子在哪呢?”男孩的手始终没有收回去。

  “在宿舍。明天给你带到局里来。明天你到我们局门口的传达室问执勤的武警要便可以了。”

  “我们现在去你宿舍取,然后到俱乐部找他签字。”男孩说。

  “现在宿舍里都是女的。你去不合适。”

  “没关系。我不进去。我在外面等着。再说了,你又不是没干过那种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明天给你。”琼崖说。听到男孩这么无理的话琼崖既生气又无可奈何。所以男孩越是想现在要,她便越不想马上给。必须拖几天,让他也难受难受。知难而退,不要再找麻烦。

  当然,东西最终还是要还的。把东西还给人家,这件事便有了个了断,省得被人家纠缠不休。自己根本不可能再去见那个什么约翰,更不要说要他的签名了。‘不过我不会告诉他我的宿舍的。’琼崖知道决不能让这种讨厌鬼知道自己的任何信息。否则他会纠缠不休。

  车居然停到了琼崖宿舍外不远的地方!男孩竟然知道琼崖的宿舍!而琼崖从来没有告诉过他自己住在哪里。

  “停这里干什么?你要上厕所啊。正好我下车走。明天你到交通局传达室取你的本子。”琼崖一边装糊涂,一边迅速开门下了车。“出租车。”她装模作样的走到车的后面,不停的向远处摆着手

  “哇!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快?幸亏听了何叔的早来了几分钟。”阿陈突然出现在琼崖的身边,把琼崖吓了一大跳。

  这之前阿陈与何叔正在宿舍门口等琼崖,警察的宿舍他们不能随便进去,只能在门口等着。看见琼崖回来立刻穿过公路走了过来。这条路不是干线又在郊区,中间没有隔离栏杆。

  琼崖看见表演穿了帮恨不得一头撞墙算了。如果这两个二货不出现,琼崖准备马上打辆出租离开,晚上打电话问问宿舍的其他人,如果傻小子还在这里,自己便找个别的地方过夜不回来了。

  不过现在琼崖变成了另外一种担忧了,‘亲侄子了!你可千万别把你那个二货的车棚打开!’她异常警觉的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车。只见那个二货侄子果然打开了车棚,把两支脚搭在车门上正在看着自己呢。

  “你们等一会,我进去拿个东西还给人家。”琼崖气哼哼的说着穿过街道,跺着脚向宿舍里面走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授权代贴】《某平窝案》(27)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