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女子私密会所

【授权代贴】《某平窝案》(27)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时间:2016-12-25 20:45:17  来源:  作者:
                某平窝案


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2013/12/02首发于:留园书屋

                (27)

  正在与自己做爱的不是领导,而是那个猥琐的协警!发现这一恐怖事实的那一刻,羞也让琼薇羞死了。

  那是个曾经舔过自己脚趾的,不入流的,萎缩的,令人作呕的协警,竟然可以这么恣意的糟蹋自己!一个从没受过培训的协警,竟然可以如此随便的玩弄自己高贵的身体。

  ‘不行。必须制止这个畜牲。’琼薇此时还占有精神上的上风。

  但是猥琐男人紧紧的勾住了琼薇小腹和大腿之间的地方,使她一时无法摆脱,自然也不能将萎缩男人的那根肮脏的东西从自己的身体里拔出来。

  两个人连在一起争斗着,俗话叫做‘闷声发大财’。

  琼薇拼命的向下压男人的胳膊,试图挣开束缚,从自己的阴道里拔出男人的那个东西。但是哪里挣得开?那个大家伙就像狗的一样卡死在琼薇的阴道里。无论琼薇怎么扭动屁股,试图把它甩出来,最终都趋于无用。

  大惊失色使琼薇花容尽变。她的头垂得很低,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身体忍不住在轻轻的颤栗,怎么也不肯相信这是事实。她野兽般的低吼着,发出阵阵咆哮,“你不行。你滚!流氓!我要叫人了。”

  “你在外面背着老公乱搞,你才是流氓。对付你个女流氓我不行谁行?交给那个老头领导?”

  两个人的声音都不小。可是在隔壁震耳欲聋的迪厅噪音中,谁会听得见他们的声音?

  最为可气的是,即便是在琼位的拼命挣扎中,男人仍在一下一下,有板有眼的从后面肏着琼薇。男人一边抓住琼薇,他的阴茎一边仍在琼薇的身体里一出一进,循环往复的抽插着。两人时而贴得紧紧的;时而发生剧烈的碰撞。

  琼薇一直以为在身后调戏自己的是单位领导。没想到竟是这个龌龊,肮脏;现在又加上一条‘卑鄙’的东西。

  但是,无论你精神上如何高贵,现在正是这个龌龊、肮脏而且卑鄙的男人在奸污着琼薇纯洁的身体。而且肆意玩弄着她身体上最隐秘、最娇贵的地方。或许琼薇的身体已经算不上‘纯洁’,但是‘洁白’‘漂亮’还是有的。这也是男人们所希冀的地方。

  男人仍在不慌不忙的在琼薇的身体里运动着。

  琼薇继续挣扎,但是没有任何作用。

  突然,琼薇停止了一切挣扎。一股电流瞬间传遍全身。她的阴道急剧的脉动般收缩着,肉体在剧烈的震颤。琼薇自己根本控制不住这种令人作呕的现象的出现。

  她高潮了。

  男人明显感到了女人身体的异常,和她阴道的嘬弄。

  男人以前只有几次玩弄小姐和用身体换处罚的违规驾车女性的性经验。与那些女人发生关系时那些女人的感情及感觉都是装出来的。当那些小姐大呼小觉地喊什么“大哥快点,我,我要丢出来了。”的时候,其实她们身经百战的身体这时连一点感觉都还没有出来呢!

  那些用身体换扣分的女人就更没意思了,她们只会“快,快,快”的一个劲的催促,好像她家男人马上便要破门而入似的,其实她家很少有人光顾。她们什么钱都没花,便把该扣的积分捞了回去;身体上甚至一根阴毛都没少;可仍然好像她们吃了多大亏,协警赚了多大便宜一样。

  现在,玩弄着自己的猎物。自己这个比那些小姐、富商太太不知好多少倍的猎物,协警突然产生了一种自己从来没有经历过,但却令人激动的情绪。他自豪。

  当女性的高潮不经意的来临时,虽然还不明白女人突然变化的原因,但是凭天性协警便可以知道身下女人的这种不要脸的表现是自己肏出来的,装是装不出来的!于是一股冲动附身,疯狂突现。协警向后拉住琼薇用来摆脱自己的两条胳膊,用自己的前庭‘啪啪啪’的,疯狂的夯击着女人的屁股。水花四溅。

  他射精了。

  男人的阴茎软了下来,却没有变小,仍旧赖在女人的身体里苟延残喘,不肯离开。

  琼薇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虽然两条胳膊仍然被男人控制着,不过因为被抓住的地方是上臂,所以她还是挣扎着将胳膊弯了过去,捋了捋被汗水沾在一起的头发;擦了擦汗津津的额头。“你等着。”她不顾男人的命根还在自己的身体里,便开始恶狠狠的警告说。

  这种警告是相当不明智、不冷静、不适宜的。

  女人遭遇侮辱的时候,如果旁边无人救援,便千万不要去刺激对方,说什么“我记住你了,”“我知道你是谁。”“我知道你住哪里。”之类的傻话。否则罪犯为了自保会铤而走险,杀人灭口。

  这时受害人不但不能说这种胡话,最好还要尽量避免与罪犯目光的接触,使得罪犯误认为你在试图记住他的面容特征,痛下狠手。造成进一步不必要的伤害。

  琼薇不是不知道这个,她给中学生辅导的时候还给他们介绍过这方面的事情。她实在是被气昏了。

  “我等着?”协警一使劲把琼薇的胳膊拉得更紧了,直到她的上半身拉得竖了起来,“你和头这么无耻的在这里鬼混。你就不怕我去纪委告你们?”协警向琼薇的头俯了过去,贴着小薇的耳朵说。

  “你敢!”琼薇撇着嘴说。由于上半身后仰得太厉害,一头乌发竟然垂到了自己后腰的部位,在那里刷来刷去。

  她根本看不起身后这个猥琐的男人。“让你立刻就吃不上这碗饭。”琼薇这句话可不是瞎说的,上床不是一般的行贿。所以她现在有这个实力。

  “有什么不敢的?”协管员突然收起了平日的谨慎,竟然敢对小主凶神恶煞的板起脸来了,“老子本来就不在花名册上。今天你要不让老子再上一次,老子就去告你。”

  “你也配!”琼薇一边试图挣扎出魔掌一边轻蔑的说到,“你不就是上网帖些ps的艳照来讹诈吗!现在有辟谣平台!!你上网便给你删了。你上访便给你截了。你举报,让你听不到任何回音。你的帖子点击够了500次还要把你抓起来!”

  曾经有一段时间国内开展了大肆打击‘谣言’的运动。

  有些人为牟利制造出很多谣言,已经被公安机关侦破逮捕。但是,我们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很多人的报道并不是‘谣言’,只要对检查者不利,他们也会被波及。虽然没有公开的资料,但是我们可以清楚看到很多贪腐问题都是官方不报道但是被网络所揭发的。例如广东乌*村村官腐败案,放到500次,那个案子根本就没法发酵。你敢说就是造谣!点击够500次后便把你关起来。

  那么普通人面对这一情况能怎么办呢?只能缄口不言。你说了就是‘造谣’。白色恐怖,文化的沙漠又要重现。以冀*星的首都机场爆炸案为例:他在广东被无理迫害这种事情政府媒体肯定不报。你看见了这件事,发到了网上:“我看到他被城管打了。”好,你这是‘造谣’!点击够500次便把你抓了。点击不够500次,找个没事的人坐到网吧里,按十分钟回车,随随便便便给你凑够了。

  以后有个仇人什么的,想黑他可太容易了。

  再例如*华大学有个铊毒案。这个案子并不复杂。但是该嫌犯的亲属已经将该案的公检法的方方面面都打点好了,甚至通天了。上面已经有领导明确表态要压住这个案子了。政府不说,你还敢说?无论你说什么都是‘造谣’。因为你根本就不可能掌握和政府同样的‘证据’。而且因为政府中的关键人物已经被凶手家庭买通,把案子压了。所以逼得中国老百姓都到美国总统的网站上去告状了。

  ‘谣言’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是主流媒体不公正,不能提供公众需要的信息。不是抓人便可以解决的。当然中国人喜欢捕风捉影,说别人坏话的劣根性也起了很大作用。

  另外,关键还在于你依据什么来抓‘谣言’。老百姓们看到的是,网络警察找到‘造谣者’,刑警把她抓起来,严加审问。最后根据审问结果定个刑法里并不存在的罪名,拘留十几天。这是个什么性质?就是说侦破,判决,执行。原来必须由警察,法院,监狱共同处理的案子(而且允许聘请律师),并且受检察院监督的案子,现在全部由一家(警察)一锅烩了。既没有申辩的机会,也没有检查院抗诉的可能。警察说什么就是什么。毫无公正可言。

  历史告诉我们,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执行的人有多么公正,案子也不可能得到公正的处理。我们死了很多人才争取到的法制社会又向后大大的倒退了一步。

  比如表叔杨*材案。放到500次以后,表叔完全可以要求警察严查‘造谣’者。抓你几个拘禁起来,看你其他人谁他妈的还敢乱说话!

  从另一方面讲,‘造谣’看起来危害很大,实际上‘造谣’伤害的是个人的利益;抓‘造谣’伤害的却是国家的和全民族的根本利益。有人认为‘谣言’会损害党的威信。其实这是错误的;党的威信靠维护国家、民族的利益去增长的;而不是靠堵嘴来维持。造谣人人都不喜欢,但是如果决策人智商不够,只知道用手中掌握的权力去强行压制,以暴易暴,国家便在危难之中了。

  如果一定要打击谣言,受理的应该是法院,而不是警察。因噎废食不可取;更不能某个‘大首长’说‘抓’便抓了。抓‘谣言’,看似有用,一时间确实把所有的反对意见全部压制下去了。但是这是一个不合法的行为;以暴治暴的,好坏一把抓的错误做法。结果必然是封建思维复辟,官僚盛行,人的头脑僵化;普通人遇事担惊受怕,顾前畏后;快速发展的中国经济和社会受到阻滞。中国最少要倒退三十年,回到80年代去了。

  例如警察根据某公司的要求突然抓了某记者,引起了社会极大的反感。警察于是出来澄清说,“通过审问,该记者供认他是做的有偿报道,故意中伤。”意思是说,“我抓他是有道理的。”

  但是仔细一想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如果其他人也认为自己被中伤,跑到警察局报案,警察是否也会像对这家单位一样,不问青红皂白先把被告人抓起来,再审出他的口供定罪?

  而且高法的司法解释已经规定了:只有口供是不能定罪的。该公司和协助该公司的警察们的逻辑是:我们确定他有罪,在不逮捕便不能取得证据的情况下,依仗我们手中的权利和与上级的良好关系。我们可以先把他抓起来再找证据。

  所以这件事情的原委应该是这样的:该记者确实有偿报道,故意中伤了。但是证据很难抓到。在这种情况下,警察本来是不能抓人的。于是该公司依仗自己的势力和内部关系,交情令警察为他们出力。事情闹大后无法出示证据(因为证据都是抓人以后才搜查得到的),只能用记者的口供说事。

  事实上是企业违纪,警察徇情违法,又利用时局绑架了中央。

  “我不会做上网帖图这么低级的事情的。”协警故作神秘的说。“如果我不告诉纪检的;而是告诉你老公呢?我不给你留下任何把柄。只是把它交给你老公。他可是咱们内部的人,熟门熟路的他知道该怎么办!一旦你老公知道了,你自己倒霉不说,还要连累你们分局的所有人!”

  “想得美。”琼薇虽然仍然嘴硬,但是心里已经开始打鼓,腋下出虚汗,腿也开始发软。挣扎也不像开始那么活蹦乱跳,没有刚才那么起劲了。

  协警的这招果然厉害。不搞什么网上造谣的手段,抓住琼薇的弱点,正中要害。

  “你有种,咱们走着瞧。我告诉你,照片我都搞到了。”协管一见初有成效,而且松软的阴茎已经掉出女人的身体,再抓着她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便摆出一幅大义凛然,无所顾忌的样子,摊开四肢躺在沙发上。他的两条腿直挺挺的伸出好远,中间夹着一个小萝卜头一般,湿淋淋,粘糊糊,软骨奈汰的小鸡巴。

  男人索性放开了琼薇,让她走,由她去。看她能跑到哪去。

  琼薇果然不敢跑掉,甚至连衣服都不敢穿。只是转向协警,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在警校琼薇是学过辩论的。为了对付那些违反了交通规则,却不讲道理的胡搅蛮缠的人,教官甚至安排同学们分成两派围成一圈站在那里喊着辩论。为的就是应付以后可能出现的混乱局面。但是当琼薇遇到今天的情况时还是卡壳了。

  可是对方躺在沙发上,自己终不能老这么赤身裸体,低三下四的站在人家的面前吧?于是她用胳膊挡住了自己的要害部位。可是这样一来看起来琼薇的身体缩在一起,好像十分害怕对手的淫威一样。

  琼薇觉得自己这么一个知书达理,风华正茂的少妇如此阴乳毕露,战战兢兢,赤条条的站在一个半躺在沙发上,没个礼数,自以为是,地位低下,行为琐碎,举止肮脏的男人面前不成体统。便一屁股蹲到了男人的面前。用腿挡住了自己的身体。看起来好像体面点了。但仍处于下风。

  “要不,再让你搞一次?”琼薇想出了不得已的对策,故意摆出一幅轻松的样子说。但是不管她怎么故作轻松,经过这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现在她的优势尽失,成了一个极为下贱的角色。

  发现蹲着说话还是有些低三下四的样子。琼薇终于抛开面子,两只手掌心向上,托着自己两只乳房坐到协警的旁边。两人终于处在同一个水平了。琼薇用胳膊肘拱着协警的腰眼说。样子更加丢人、下贱。

  就这样,赤身裸体的琼薇紧紧的挤在同样一丝不挂的协警的身旁,皮蹭皮,肉挨肉的做起了交易。

  当然,如果有谁认为这时候琼薇已经投降那就大错特错了。琼薇心里的小算盘是先稳住协警。等她回去见到老板后立刻让他设法搞回协警的偷拍。只要自己一哭,老板肯定去办。但是现在必须先满足协警,不要让他狗急跳墙,提前把照片寄给老公。

  “要不小妹让你沾一回便宜?就这一次啊!下不为例。”琼薇以为这样故作天真的卖卖萌就可以打发了协警。

  “走开,,”协管一边歪着身子躲开琼薇,一边用一根手指将琼薇轻轻的向远处拨开。好像两个人的地位已经对调,变成了一个大义凛然的嫖客因为价钱不合,正在拨开一只正在他面前搔首弄耳,卖弄风骚的站街女郎。其实他既没有那么高尚;也不是因为有什么城府;而是因为鸡巴还没有硬起来呢。

  “这是你自己不要的。听见没有。”琼薇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气急败坏;‘都这样了他还不干!’尽管仍旧嘴硬,琼薇的心里却焦躁不安。她‘腾’的一下再一次站了起来,作出一幅马上要穿衣服离开的样子。

  琼薇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爹妈公婆甚至老公哪个敢这样跟她说话?但是她的脚却不受指挥,一步也挪不开。

  “你要是想毁了你家你就走。”协警说。

  “你又不要我,你又不让我走。你到底想要什么?”琼薇觉得十分冤枉,有些着急,说话的速度也快了起来。眼泪竟然也一个劲的在眼睛里打转。无论谁见了都会心疼她。

  她是一个端庄漂亮,冰雪聪明的女孩。突然想到如今受辱,以及以后可能来临的灾难全都源于一次完全没有必要的逞强。如果当时不是自己死气白赖的逼着协警舔自己的脚趾豆,便不会有今天的自己不得不主动掰逼让人家操的屈辱。

  年轻气盛,有时候是好事,有时候却成了灾难的根源。对一个警员是这样,对于领导、首长也是这样。

  琼薇的眼泪顺着面颊淌了下来。她是那种可以明辨是非的女孩。不但外表美丽,内心也十分聪慧。知道事到如今躲是躲不开了。最好的希望是今天把所有的事情做个了断。不要让这个坏蛋把自己当成今后的长期饭票,随叫随到的窑姐。

  在其他十七般武艺都不灵验后,琼薇的可怜劲终于起到了效果。

  “老子要你老老实实的在这挨我操。再打一炮,以后我把光盘给你,保证不再提起这件事。再见面咱们就当谁也不认识谁。”协警不懂这些春花秋月,梨花带雨的风情;却知道见好就收。开出了琼薇可以接受的条件。

  话虽然粗糙,但是条件还是可以接受,甚至正是琼薇所希望的。而且她可以采取拖延战术,让领导找机会把事情做个彻底了结,不留后遗症。既然你是这个单位的职工,你便不得不受这里的约束。“你下次把光盘带过来时再说。”

  “我现在就带着呢。”

  “其他的呢?”

  只要以后可以断绝关系,受辱一次还能忍受。于是琼薇不再争辩,一声不吭乖乖的坐回到协警的身旁,甚至主动的用自己洁白的胳膊挽住协警黢黑的小臂;把头靠到协警肩膀上。满头可以做洗发液广告的乌丝瀑布一样,爽滑的摊开成一道丝帘,盖住了她鼓胀的小胸脯。

  “别这么臊。老子又不是嫖小姐的。”协警说这将手掌再次访到了琼薇的小屁股上。“抬起点来。”他说。

  琼薇微微抬了抬屁股,让协警将手插到了自己的屁股底下。她瞥了一眼协警的外生殖器。那个刚才小萝卜头一样的东西已经再次膨胀起来,比老公和领导的都大。‘难道刚才就是这个大家伙插进了自己的身体?’

  “表在这里坐着了!”协警说,“知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琼薇头头的看了协警一眼,知道绝无逃脱的可能。‘早做早完。’她无可奈何的站了起来,走到协警的面前,背对着协警弯下腰去,仍旧是双手支撑在膝盖上的王牌姿势。撅着小屁股等着人家插入。

  琼薇的眼泪‘噼噼啪啪’的掉在地面上。

  协警没有起身,只是将魔掌扣在琼薇的屁股蛋上。分开一只拇指在琼薇的屁股缝里摩擦着。有时还忙里偷闲的抠抠琼薇的肛门。

  琼薇感到浑身不自在,特别是屁股缝里痒痒得厉害。但是她一动也不敢动。嘴里默默的念叨着,“来吧。快来吧!结束吧。赶快结束吧。”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授权代贴】《某平窝案》(28)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下一篇:【授权代贴】《某平窝案》(36)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