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女子私密会所

【授权代贴】《某平窝案》(38)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时间:2016-12-25 20:45:15  来源:  作者:
                某平窝案


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2014/02/12首发于:留园书屋


                (38)

  “什么东西?”当琼崖错过阿陈向宿舍走去的时候,阿陈一边和琼崖对话,一边眼睛却向男孩那边盯着。

  “就是一个小黄本。你不知道。”琼崖说着与阿陈擦身而过。

  “你有一天放我那里一个小黄本。是不是那个?”阿陈想起了什么。

  琼崖这才想起本子并不在宿舍,“你现在有吗?”“看着我!”她突然大声喝斥阿陈说。因为这时阿陈虽然在何琼崖说话,但是他的贼眼却不时的向男孩的跑车方向瞟去,惹得琼崖大怒。

  男人在看车;女人却认为他在看人,并由此产生了很多不好的联想。

  “在家呢。过几天我给你送来。”阿陈的眼睛仍然不时的瞟向车子。不入流的造型,烤漆异常饱满,发动机即便处于怠速仍然发出低沉的‘轰轰’的怒吼。如果稍微给点油尾气管便开始向外喷火

  大男孩发现有人向自己这边紧盯,不屑的望着天。这种眼神他见得多了,如此羡慕的眼神正是开这种车的人所追求的,甚至是他们开这样车的唯一的目的。

  琼崖只好走回到跑车站在男孩的后面说,“没在这。怎么办?”一边说一边心里打鼓。阿陈非常在意自己和其他男人打交道,这时还在死死的盯着男孩看。哪怕那只是个孩子,吃醋恐怕在所难免。

  “你说怎么办?”男孩仍然看着天,甚至不屑正眼看一下琼崖。他说话的时候仍在低头玩弄着自己的指甲,好像旁边的不过是他家正在干活的佣人,连个正脸都不给琼崖。

  “不就一个小破本子吗?丢了。找不到了。又不是我朝你要的。是你硬塞给我得好不好!”琼崖的小宇宙一下爆发了。开这么好的车的人为个小破本子唧唧歪歪真让人受不了。

  正在这时奇迹出现了。用一个耍把戏,变戏法的人的话说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候到了!’何叔与阿陈一起出现在琼崖的身后,阿陈把琼崖拉到跑车的另一侧,一边走一边假装不经意的贴在琼崖的耳朵边上说,“你先跟他走。我们去拿了本子追你们。”

  ‘势利眼。’琼崖心想。

  见到琼崖过来,已经提前绕到车子另一侧的何叔恭恭敬敬的拉开了车门,很绅士的让琼崖坐了进去。“你们先找个地方等一下,”何叔一边关门一边说,“我和阿陈去取那个小黄本。取到了给你打电话。”借车认人,显然他已经知道了男孩的身份,认为这是巴结地方实权领导,当个红顶商人的好机会。

  “你让我去哪里?”琼崖对何叔的话还没出口,车子已经动了。车门‘啪’的一声自动锁了起来。巨大的推力将琼崖紧紧压到了座椅的靠背上。琼崖下意识的戴上了安全带,只是脸仍然朝着男孩。

  这个事情因琼崖而起,但是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人征求过琼崖哪怕一点意见。琼崖气得花了眼,心里恨恨的说,‘阿陈竟然也跟着起哄,回去再说。’

  跑车启动的很快,琼崖话还没出口,车子已经上了路了。于是口里的话变成了“你要带我去哪?”“你这么快开车违反交通规则!你知道不知道?”

  男孩没有说话,只是把右手放到了琼崖的大腿上,假装成很大人的样子,轻浮的在女人的大腿上拍了两下。然后按在琼崖的大腿上,抓住女人的大腿内侧的肉不放。

  琼崖的大腿与琼浆的截然不同,很长很细,上下一般粗。虽然手感不一定很好,但是因为细所以很容易抓,很容易得手。

  “我说你怎么回事?”琼崖使劲将男孩的手推开,转过身子,把双腿挪到了离男孩较远的方向。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身上的安全带。“你停车。让我下去。不然我叫110了。我是警察,他们必须出警。”

  “到了,到了。我的车他们敢拦吗!”男孩不耐烦的说。他的一切,语气、动作,都在模仿成年人,模仿那种十分霸道的成年人。但是学得并不像。车子仍然在飞奔。男孩用的正是刚才琼崖打算用,却没有用出来的拖延战术。

  琼崖不出外勤,但是对市里哪些特种牌号的车不能管还是知道一些的。便由大声争吵变成了小声嘟囔。“你开车不戴安全带,当然可以拦。”

  穿过最后一个立交桥,车子已经上了盘山道。似曾相识的地方。和上次琼崖来时一样,又是刚刚下过雨的天气,地面湿漉漉的反射着林荫中散漏下的夕阳。空气格外的清新。就空气而言,平日即便在郊区也难免阴霾的影响,可是一场细雨微风改变了郊区的空气质量。

  “到这里来干什么?”琼崖不是生气,而是发怒了。自从认出了这个地方,她的两条腿之间便开始发紧。她很害怕这个男孩知道她与约翰在公共场所做爱的事实。

  “要一个签名就行。”

  “你让我下车!我不想见他!”琼崖摘下了安全带,打开了车门锁。她痛恨那个曾经强奸过自己的白种男人。

  如果再不停车,琼崖肯定要跳车了。男孩无奈的将车停在路旁。他们这时已经过了俱乐部的大门入口,停在一块绿色的网球场旁边。离建筑已经没有多远了。巧的是,约翰正在网球场打网球。他也看到了琼崖。

  “你马上送我出去。”琼崖强压怒火低声说。就像一只母狮在咆哮。她故意不往约翰那边看。

  男孩恶狠狠的看着琼崖,意思好像是小孩子打架时说,‘找打呢?你不帮来签名就甭想离开。’

  琼崖那里怕他这套,同样恶狠狠的瞪了回去。

  约翰打开高高的拦网上的小门向琼崖他们走了过来。“需要帮助吗?”他问,讲的还是那种蹩脚的中文。

  “他要你一个签名。”琼崖躲不开,便把男孩拉了出来。

  “他是谁?”约翰问。

  琼崖这才发现自己连男孩的名字都不知道。好在这时琼崖的手机响了。琼崖借机一边接电话一边拍了拍男孩的肩膀,又用同一只手向约翰指了指。意思是‘你自己跟他说。’

  电话是阿陈打来的,“你们在哪?”他问。

  “在国际海员俱乐部。你不用来了。我自己回去。”琼崖已经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

  男孩向约翰要签名却没有地方写,便掀起自己的上衣让写在衣服的前襟,这才发现连笔都没有,没有办法,两个人只好一起去找笔。琼崖利用这个机会赶快向大门走去。

  “出门证。”看门的警卫拦住了琼崖。这里竟然有三四个穿制服的警卫同时值班。

  “警察。办案的。”琼崖说着一摸上衣口袋,发现没有带警官证。不由得有点慌。警官证在局里更衣柜里锁着,别人没有钥匙。

  “这里外国人刚丢过东西。没有出门证一律不许出去。”一个好象是头,刚刚接完电话的警卫走过来说

  原来还可以找琼薇来领人。可是自从琼薇到基层以后遇到了案件,很忙。两个人联系少多了,现在只能试试。

  琼薇不能来。

  琼崖不想麻烦别人,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回过头去再去找那个小兔崽子。她不想与约翰再有什么瓜葛;但是男孩还是个孩子,还是市领导的家属应该没有问题。况且自己还帮他刚刚得到了他想要的签名。他没有理由拒绝。

  琼崖再次进了那个富丽堂皇的大厅,却不知道男孩在哪里。‘这个小兔崽子,有了签名就不要我了。’她心里不由得有了些失落感。女人就是这种奇怪的动物,你亲近她不行,不亲近她也不行。

  “你,过来。”一个稚嫩的声音在叫喊。

  琼崖一看,竟然是那天在看3D电影时遇到的那个女学生。现在看年龄更小,口气却很大,一点都没有礼貌。

  琼崖不由得想起那天两人在电影厅里四目相遇的那一刻脸上一红,身上不住的冒冷汗。‘她怎么也在这?’她想。

  回忆起当时她们两个赤条条的女人因为都不能动,互相毫无目的的盯着对方。一个躺着向上看,一个从上面俯身向下看。身体里都塞着男人的那个一动一动的东西。四目相对避都避不开。最要命的是当时两个人都到了高潮爆发的关键时刻,全都龇牙咧嘴的非常难看,现在想起来那付德性都恨不得自杀。

  琼崖假装没有听到。不理她。

  “出不去了吧?”女孩好像看穿了琼崖的心思。她几个快步赶到了琼崖的跟前。

  “你送我出去。”琼崖将计就计突然找到了好办法。

  “我不是会员。”

  “那你想出去的时候怎么办?”

  “找他要出门证。”这个‘他’显然是指那个男孩,还是没能摆脱。

  “那你带我去办一个出门证。”有这个女孩在旁边相当于多了一道保险。琼崖更加放心了。说着她和女孩一起过了瀑布区,到了一个草篱竹扉的优雅的场所,进了一间台球室。

  琼崖先探头向房间里看了看。黑暗中看不清人,但是肯定只有一个人。

  与台球桌同等尺寸的吊灯直上直下的照在蒙着暗绿色绒布的台球桌上,而台球桌之外的所有东西都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中。

  女孩在后面关上了厚厚的,包着皮革和海绵的木门。外面的声音立刻被关到了门外面。这时外面即使开炮里面很可能也听不见。

  又走近了点,琼崖看清台球室内只有男孩一个人,没有约翰。松了一口气。只要约翰不在,怎么都好说。“你得到了签字,我们之间互不相欠,没有任何关系了。现在你让我走。”

  “一起看一场电影怎么样?就我们两个人。不是每天都有的。”男孩背靠着沉重的台球桌,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的小腿上,说。这里的台球桌的丝绒台面下面是厚厚的一块大理石,非常沉重,万分牢靠。

  “你马上让我走!”琼崖说。

  “你那天看得不是挺好的吗?”

  “你别胡说。我根本就没有看过那种下流的电影。”琼崖心里一凉,‘那个女孩已经告诉他了。’她想。当时男孩脸朝下干那女孩干得正欢。即便偶然回了一下头也不可能记住上面探头人的面貌。

  “要不我们一起去问问约翰?”

  “我不认识什么约翰。”琼崖心想,‘这个小兔崽子怎么这么难缠?’

  “那天你和约翰在电影厅里干什么了?探出来的半个身子一根布条都没有。还在那一个劲的浪叫。你以为我没听见?下面屄屄屄里面都流成河了吧?”男孩还在不紧不慢的调戏着琼崖。

  琼崖快速的回忆了一下。认为那天男孩始终处于脸朝下的姿势,不可能看到自己。知道他在诈自己。不过面对男孩如此放肆,琼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你马上给我出门条。不然我告你去。”

  “那你告去。找我干什么。”

  “你把我带进来的。不找你找谁?”

  “想出去也行。先让爷高兴高兴。”男孩根本没把琼崖放在眼里,反而逼近了琼崖,互相感觉得到对方的鼻息。面对面的站到一起后他还没有琼崖高。这时男孩勾着食指从下面托了托琼崖的一只乳房。

  琼崖的乳房不像琼浆,不大,但是是自己在那挺着,没有下垂。男孩触碰后也不动,一点变化都没有。

  面对的只是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而且还有一个是女孩;琼崖并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但是职业习惯让她还是向后看了一眼,看准了退路后说到,“别耍流氓啊。”同时她一把打掉了小孩子的手。向后退了一步。

  不想这退后的一步正好踩在自己身后的小女孩的脚上。只好又向前走了一步,回到了男孩面前。从而打乱了自己的计划,失掉了自己跳脱的机会。

  刚才琼崖回头的时候明明看到了女孩就在自己的身后,但是她仍然没能躲开。正像我们平时看了一眼表,知道了时间;可是这时候如果突然问你“几点了?”你仍然回答不出来一样。“啊?几点了?我再看一下。”人们常常这样回答。

  男孩伸出一只手并拢四指插到琼崖两腿之间的裆下向上一兜,把琼崖的整个外阴捂到了自己的手心。同时用中指指尖挠动着琼崖的会阴部位。

  琼崖连忙挣扎,但是为时已晚。两个孩子虽然不大,但是毕竟有四只手。而且琼崖没有防备。原以为女孩即便不去制约男孩,起码应该袖手旁观才对。

  不知道什么环节出了问题,琼崖竟然在瞬间被对方两个小毛孩子用一种尼龙搭扣把两只手缚到了背后。

  这种尼龙镣扣是国外劁猪、剪羊毛的时候专门用来捆牲口的,也常被用于非警务人员控制违法分子。

  劁猪是将猪的内生殖器劁掉,劁猪后得到的不公不母的猪不调皮捣蛋不说,还长得快。因为劁猪算是个小手术了,劁的时候猪会挣扎,所以要把猪腿捆好;

  剪羊毛的高手一般也可以不捆羊,直接剪。但是现在对剪羊毛的要求很高,必须一剪到位,如果留下的茬很高,不得不再剪一刀的话,羊毛变成两截,很短,不符合要求,便作废了。所以一般也要捆一下,防止牲口挣扎后留茬太高。

  这种搭扣一般是一根40公分长,细细的,非常结实的尼龙平带,一头公,一头母。公的一侧有倒刺,插到母扣里便拔不出来。拉一下紧一扣;越拉越紧。羊只一旦被捆上后便无法逃脱。尼龙带非常结实,人力无法挣开,只能剪断;或在身后找一个硬物磨断。作用和手铐一样,却不是手铐。

  琼崖的双手被铐住之后几乎失去了抵抗能力。她本能的靠在台球桌上,防止腹背受敌。面对逼过来的男孩,琼崖用脚使劲一踢,男孩没有踢到,自己反倒失去了平衡,被两个孩子借劲仰面推倒在台球桌上了。

  琼崖挣扎着想坐起来,六块小腹肌绷得紧紧的。但是刚起了不到30度角,女孩从后面用手轻轻拉了一下琼崖的上衣领子,便把她拉得重新躺到在台球桌上。

  “你们这样可犯法了。我喊人了!”琼崖躺在台球桌上甚至看不到对手,但是她仍然宠着天花板恶狠狠的威胁到。样子十分滑稽。

  “这是隔音的。外面听不到。”

  这时琼崖千万不能说什么“我出去以后要报警”之类的话,否则会刺激罪犯杀人灭口。

  “着火拉!”琼崖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不像能传出去的样子。

  琼崖喊‘着火了’是有她的目的的。如果你喊“救命”,当时的人已经让一个南京的二货法官弄得十分胆小怕事,不愿意多管闲事;周围的人还有可能都是男孩的同党。男孩肯定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了,那些同党有经验,听到了也不会过来。但是你如果喊‘着火了’便不同了。水火无情,关系到每个人的性命,所以听到的人一定要出来看个究竟。

  两个熊孩子连捂住琼崖的嘴的动作都懒得作,任她喊。

  琼崖扯破嗓子又喊了两声,还是没有动静。你听不到外面的情况;外面便不可能听到你的声音。这时琼崖不敢再喊了,再喊和说‘我出去以后要报警’的效果一样了。

  琼崖躺在台球桌上,小胸脯一起一伏的激烈的喘息着。

  两个孩子这时已经拉掉了琼崖的裤子。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授权代贴】《某平窝案》(29)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