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言情

【暮霭凝香】第七章:好朋友

时间:2016-12-31 12:07:41  来源:  作者:
【暮霭凝香】第七章:好朋友

作者:snow_xefd
2014/12/07发表

***********************************
  本文首发于文行天下、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及第一会所。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第七章:好朋友

  “你想起来了么?”小星看着白若兰如梦初醒的神情,心头一阵热流淌过,
连微笑也暖了几分。

  白若兰点了点头,歪着脑袋打量着他,小声道:“模样我还对不上,不过这
伤疤,除了我家人,应该就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才对。你是小星,小星星亮晶晶的
那个小星,对吧?”

  小星走近她两步,颔首道:“没错,就是那个晚上和你一起在山里冻得打哆
嗦,被你骂没用的傻小子。”

  白若兰踮起脚尖比划了一下,道:“你头发长了,个头也高了好多。那时明
明才到我眉头这里哎。”

  “男人长得晚。”小星依旧望着她的左臂,柔声道,“你还没告诉我,那伤
疤,如今怎么样了?”

  白若兰脸上微微一红,左右看了一眼,确认四下并无旁人,飞快的挽起衣袖,
露出一段雪玉莹白的臂膀,往小星眼前一横,嗔道:“诺,就是这副样子咯。生
平第一遭行侠仗义,就长了这么个教训,估计要跟我一辈子,提醒我有狼扑过来
的时候要用剑,而不是伸胳膊给它咬。”

  手肘之下外侧那一块,留着一片褐红色的伤疤,即便已过去多年,仍能想象
出当时被撕去一块皮肉的惨状,如今伤口早已新生,这片狰狞却只是小了少许,
再不能恢复如初。

  这伤口在小星梦中出现过不知多少次,每一次都惨烈如新,每一次都会将他
带回到那个莽撞懵懂的年纪,重温他本就绝不会忘却的记忆。

  那时他们两个年纪都还不大,一个是学了几招剑法便自以为可以行侠仗义一
有机会就溜下断霞峰跑上一整天的野丫头,一个是从懂事起就被药草武功内力之
类的东西围绕不休逼得快要发疯的傻小子。

  傻小子被母亲带着去找当时在蔽日山中落脚的剑客,也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冲
动,趁着母亲不留心,跑了,脑子冷下来的时候,人已在主峰山腰。

  蔽日山的主峰,便是断霞峰。

  而那天野丫头恰好新得了把剑,虽没开刃,但好歹也是沉甸甸的铁家伙,总
不再是木头,练了不几趟,就忍不住跳过院墙,沿着山野兽径一溜烟没了影。

  若是在两人遇上的地方折返,野丫头怎么也找的回自己的家,傻小子无非就
是在暮剑阁耽搁几日,等母亲将他拎回家中好好教训一番。

  偏偏那时侯,傻小子满心都是对武功的厌恶,只觉天下最可憎的事物,莫过
于那一本本的秘籍和一盆盆的药汤。

  所以看到野丫头舞着剑兴高采烈走过来的时候,傻小子第一个念头,就是跑。

  这本没什么,可野丫头当时第一个念头,却是追。

  一个追,一个跑,追得虽然学了点身法皮毛脚下如风,跑的却被泡了一身使
不完的劲儿,不一会儿,就变成了孩子间的较劲,跑跑追追,早把当初的由头丢
进了山风之中。

  蔽日山绵延极广,单是有名有号的山头峰顶便有八座,两个孩子一通猛跑,
跑到傻小子失足扭伤,青青紫紫滚了一身摔进沟里的时候,住在这山里的野丫头
也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一个害怕,一个委屈,又都满肚子气,于是两人的第一次交流,便是一顿极
尽孩童之能事的破口大骂。

  吵累了,骂够了,气喘吁吁的罢休了。傻小子终究胆子大些,只是汗流了满
脸,野丫头毕竟是丫头,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

  见不得女人掉泪这种性子,傻小子也是自娘胎里带出来的,着了慌,只得认
错低头,道歉赔礼。野丫头收下之后,两个只比长草窝子高出一点的孩子,便搀
扶着踏上了自救之路。

  其实傻小子那时已经有了不错的武功底子,脚上那种扭伤,运运功隔日就可
无恙,可惜正在赌气,闹着别扭偏偏不用。野丫头学了两年功夫,比寻常女娃壮
实的多,只当同伴是寻常农家儿子,头上一热起了侠义心肠,只是搀着都觉不够,
恨不得背在背上爬山涉水。

  时逢深秋,山中不缺果腹之物,如此天公眷顾,总算让两人平安无事的晃了
五天。

  五日五夜,傻小子总算不再需要人扶,野丫头也没了初两日的精神,深山老
林能轻易地夺去一个人的方向,替之以绝望。

  幸好两人还都是孩子,孩子的希望,总比大人要长。

  看不到终点的旅程在第六天突兀的结束。

  傻小子的母亲找到了他们。

  但一场血淋淋的事故,也就在这一刻发生。

  在这诺大的山中找人,本就需要些非常手段,傻小子的母亲,为此去向附近
的一位好友借了一匹狼。

  那匹狼自幼与人一起长大,颇有灵性,比寻常的家犬还要能干几分。

  只是,狼毕竟是狼。

  狼奔向傻小子的时候,被吓坏了的野丫头用力丢出了一块石头,然后打着哆
嗦把傻小子拽到了自己的身后。

  接下来的事,恍如火苗将熄的走马灯,在傻小子的眼前缓慢却不可阻止的发
生。

  狼冲来,扑起,张口,咬下。

  灰黑的皮毛,惨白的利齿,血红的舌头,那一刻的野丫头大哭出声,双腿打
颤。

  但她没有躲开,而是举起了自己细小的胳膊。

  如果不是傻小子的母亲赶到,在最后关头喝住了那匹狼,野丫头的一条胳膊,
就已永远留在那片山林。

  后来发生的事傻小子自己也记得并不太清,好像是哭,一直在哭,哭的一点
也没了男孩该有的样子。

  这期间傻小子唯一记住的,是野丫头昏倒前说的一句话。

  “你是笨蛋么?我会武功,你不会,当然是我护着你呀。”

  多年过去,说那句话的人,总算又站在了他的眼前。

  “现在,还会疼么?”小星情不自禁的抬起了手,想要摸一摸那块伤疤,旋
即醒觉有些逾矩,忙又垂了下去。

  白若兰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也跟着放下了衣袖,微笑道:“你娘给的药
厉害得很,最后都结痂发痒了,也没再疼过。我娘现在还留着半瓶不舍得用,只
等有个万一拿来救命。反正也没伤到筋骨,你不用总惦记着了。对了,你呢,后
来听我的好好学武功了么?”

  她话问出口,自己又哦了一声,接着道:“肯定是学了,起码刚才你的眼力
就很厉害,我都不成。呐,明天咱们找个地方切磋一下怎么样?我还没和外人动
过手呢。”

  她的情绪变化到快,三两句间,愁眉尽展,小星不敢贸然接下话头,只道:
“不不不,我这人眼高手低,还是算了。”

  白若兰略显失望,抱怨道:“你不肯好好习武,再出什么岔子,还指望遇上
个我么?”

  “人笨,没办法。”小星只是笑道,陪着她往大门走去,“很晚了,我送你
上山回去吧。”

  白若兰点了点头,跟着莞尔一笑,道:“这回你可不用怕,来回的路上没狼。”

  小星东拉西扯的问了一些白若兰的近况,她倒真是没什么遮掩,连不想着嫁
人巴不得那帮青年才俊都去妹妹那边排队这种事都随口抱怨出来,恍惚间仿佛又
回到了那冷冽山风之中,搂成一团嘀嘀咕咕聊到睡着的陈旧时光。

  如今小星到还想搂成一团,只是另一位多半不会答应。

  “哎,你光问来问去,我还没顾上问你呢。你怎么成了碧姑娘的跟班了?你
娘那么厉害,怎么会让你给人当小厮?”走到灯笼照映之处,白若兰侧目看到小
星身上的粗布衣裳,忍不住断了话头,开口问道。

  听她语气中的那丝不悦,似乎要是碧姑娘做了什么逼迫之事,她这就要折回
去为他出头。

  小星赶忙摇头,压低声音笑道:“你可千万别叫旁人知道,其实……我这小
厮是冒充的。”

  “啊?”白若兰满面不解,扭头望着他道,“一个小厮,有什么好冒充的?”

  “碧姑娘根本不想来,想来的是我。你也知道,我在江湖上默默无闻,不求
人帮忙带着,恐怕来送贺礼你们家也不肯收。你十五岁生辰眼看就要到了,我本
就想来见见你,就求她帮忙咯。”

  “这你都记得。”白若兰轻轻一笑,道,“我都想不起跟你说过生辰了。那
碧姑娘真看不出是这么热心的人呢。果然人不可貌相。”

  小星笑道:“我这么聪明伶俐,她让我做小厮,总不算太亏。”

  见她心绪转好,加上不愿让话头一直绕在自己身上,小星旁敲侧击几句,哄
着白若兰往他希冀的路子上想去,她身为阁主千金,若能如愿,帮起忙来可会方
便的多。

  这着实不难,崔冰在江湖中就绝谈不上精明,而白若兰的心机摞上十叠,也
够不到崔冰的边。

  白天武不肯放这位女儿下山历练,实在是情有可原,换做小星有这样一个女
儿,也一定会效仿母鸡把她死死护在翅膀下头。

  拢共十来句话功夫,小星在心里打得腹稿用了不过一成,白若兰已正色道:
“小星,你脑筋这么活络,不如……不如给我帮个忙吧。”

  “但说无妨。”

  白若兰咬了咬牙,原本可能和家事有关不便让外人干预,但小星也算是她的
旧识又有过那么一段经历谈不上有什么心防,略一犹豫,便道:“我去跟碧姑娘
好好说说,这几天,先把你借来,咱们好好查查,看看到底是谁劫走了新娘,抢
走了贺礼。”

  “这……”小星故意露出踌躇之色,不急着一口应承。

  果然,白若兰立刻便道,“旁人你不用担心,爹爹哥哥那边我会去说,明日
我给你找个客房,你是我朋友,不是什么下人。”她上下扫了一遍,面上微微一
红,扭开头道,“到时再给你换身衣服,看你这身量,穿起来肯定不太难看。”

  “对了,你一直都不肯说你姓什么,”她皱了皱眉,道,“咱们之间倒是无
妨,我带你去帮忙的时候总要介绍给爹爹叔叔伯伯他们,难不成说你姓小么?”

  小星略一犹豫,笑道:“好吧,我不愿提,一是心中对我父亲存有芥蒂,心
结未解,二是怕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但随口乱编一个,倒显得我藏头露尾没
有诚意,我姓南宫,叫南宫星。”

  如他所料,白若兰登时便追问道:“南宫世家的那个南宫?”

  四大世家虽早已败落,但余脉犹存,南宫又不是什么大姓,武林之中携此姓
氏冒头,必定会有此一问。

  南宫星摇了摇头,笑道:“这便是不必要的误会。所以兰姑娘你也不必向太
多人提起,该知道的人知道,也就够了。”

  旁枝末节已经解决,他直接道:“既然要我帮忙,总该叫我大体了解一下目
前的情形吧。”

  白若兰点了点头,道:“其实比大家都知道的事也不多多少。不然也不会把
我急成这样。”

  她没什么心机,人却并不蠢笨,讲述起来条理分明详略得当,顷刻便把现状
说的清清楚楚。

  白家人的确没有得到什么进展,田灵筠指认的那个光头根本没人听说过,整
个别庄被翻了个底朝天,就连峰顶本家住处也找了一圈,依然没有孙秀怡的半点
踪迹,只好封了那间小筑所在的院落,等帮手到了再做打算。

  他们在等的帮手是白天英的朋友,因为是官府中人,便刚好让今日上山贺喜
的官差带话过去求助。

  那人叫冯破,在西南四州也算是一号人物,曾在天下第一女神捕玉若嫣手下
当过两年副手,积功升迁,如今已是正六品下三等紫衣卫,比老上司差了不足半
级,蜀州江湖门派众多,冯破因此并未调至中京,而是兼了个六郡总捕头的虚职
负责蜀州重案。

  白天英托这么个人来帮忙,显然也在担心此后的事态变化。

  新娘子没找到,唐门的贺礼也一样没有着落,而且比起一个活色生香的美人,
要藏起阴阳透骨钉和大搜魂针这样的东西实在是易如反掌。

  无从下手的白家五老,不得不将方向转入分析一途。

  白若兰对纯粹嘴皮子上的功夫不以为意,便没再多待,之后情形如何,她也
一概不知。

  “你要是觉得有用,明天我去问问。反正他们议论出什么事,也不至于瞒着
我。”她仍不觉得只是坐在屋子里空想就能找到凶手,但南宫星想知道,她也只
能帮忙。

  毕竟家里其余人都不愿她掺和进来,她想做点什么,能作帮手的爬也只有他
了。

  其实南宫星和白若兰的家人倒是一般的想法,只不过按他的判断,白若兰完
全置身事外,并不代表着就会平安无事,反倒是这样积极投身进来,让他有机会
陪护在身边更加安全。

  他心里笃定的很,那血字所说的“你们”,指的不可能是别庄中所有活人,
只可能是白家上下这大几十口。

  而凶手若真是白家内部的人,最可能牵涉到的,便是阁主一职的交替,白天
武与其子女,自然就是最有可能的目标。

  心念所至,他略一斟酌,问道:“我有件事不知问的是否冒昧。兰姑娘,你
哥哥这次大婚之后,暮剑阁下一任阁主,是不是就非他莫属了?”

  一提起哥哥,白若兰的双眸便颇为骄傲的抬起,微笑道:“就算叔伯爹爹他
们没打算宣告天下,难不成还会有别人可选么?我那些堂兄弟里,松哥太过老实,
大伯早早就说了他性子不合,不必考虑,竹弟人虽不错,但年纪太小,剑法也还
差得远,四叔提都不敢提。至于其他的,不是我说,连给我哥哥擦剑鞘都不配。
五叔都想着把他那几个儿子送回商号去了。”

  不敢提到自己已经偷偷看到白若麟的事,南宫星故意问道:“说起来,你二
伯就没有后人在这边么?”

  “那疯……”白若兰张口就道,说了俩字,硬生生咬回了后半截,颇为生硬
的转道,“风平浪静的好年头,二伯的孩子都去读书,将来要考状元,可看不上
我们这帮打打杀杀的疯子。”

  说到疯子时,她颇有些心虚的扭开了头,不敢看他。

  毕竟是家丑,她不愿提也属正常,南宫星沉吟片刻,本想问问思梅是谁,又
怕引起她不必要的戒心,索性将话题引入他另一件不得不问的事上,“那你哥哥
还真是大好前程,按说,早该有不少人家的姑娘托人说媒了吧,怎么拖到这时才
跟峨嵋结亲?万花丛中,看迷了眼么?”

  “我哥哥才不是那么风流的人,”白若兰似嗔非嗔的瞪他一眼,道,“他此
前也有个喜欢的姑娘,可……可身份实在不合,若是这场婚事顺顺利利,将来嫂
子度量也不小的话,兴许家里还能给她留个地方。说起来……我好像有阵子没见
着她了,难不成惦记着想要明媒正娶,伤心远走了么?”她说到最后,倒像是喃
喃自语一样,语气中好像还略有些愧疚。

  “你也认识那姑娘?”

  “嗯,”她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索之中,随口答道,“她本来就是替我们家女
眷浆洗衣服的短工,亏我以前还对她不错……哎呀,不说她了,她一个孤女半点
功夫不会,你难不成想说是她跑回来破坏我哥的婚事给自己出气么?”

  南宫星笑道:“我都不知道你说的是谁,怎么会有此猜测。”

  白若兰也发觉自己的气来的好没道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跟着神色一黯,
小声道:“她叫李秀儿,人其实很好很好,比起峨嵋来的生人,我到宁愿她做我
嫂子。说不定,还引不出这么多祸事。”

  “哈哈,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好侄女,担心这么多可不像你的作风。”
伴着笑声,白天英大步从旁走来,胖胖的身躯后,跟着九个在此住下的贺客,看
他们神色,一个个怒气冲冲倒像是刚吵完了一架,他打量了一眼小星,问道,
“这位是碧姑娘的那个……同伴?”

  白若兰立刻道:“这是我朋友,你叫他小星就是。大伯,你这是做什么去?
晚上不是你和二伯值守么?”

  白天英扭头看了看身后,苦笑道:“要不是该我值守,也不会如此麻烦。”

  原来晚上用过饭后,这九人便不约而同找到白天英,吵嚷着自身清白,非要
下山离去,白天英无计可施,只得先往白天武那边去了一趟,搜查了一遍之后,
九人身上并没带着什么可疑之物,白天武不好勉强留人,再三劝告后,只得让白
天英送他们出庄。

  “二弟这会儿恐怕正在门口那边,见了他,少不了又是一串麻烦。”白天英
摇头叹了口气,走到白若兰身边,笑道,“将来你哥哥做了阁主,你可要多劝劝
他,莫要成了二弟那副脾气,整日脸上板的能掰下冰渣子来,家里有一个这副样
子的,就已够我头痛的咯。”

  “我哥对人温柔的很,堂堂一个剑客,难道整天嬉皮笑脸么?”看样子白若
兰和他大伯没大没小惯了,随口就道,“像大伯似的,不管喜不喜欢见谁都笑,
明显更适合去做生意嘛。”

  “嘿,还是侄女有眼光,”白天英笑着拍了拍她肩膀,道,“我老子看的有
你这么准,我现在早睡在银子堆里了。松儿要不是缺心眼儿只能练练武功,我连
他也不留下。”

  “松哥是老实,就你老说他缺心眼。小心大伯母生气,晚上不给你开门。金
针铁剑,看你怕不怕。”

  “怕,怕的我赶忙再去娶个小老婆回来。”

  这伯侄二人斗上了嘴,乐滋滋说个不停,多了旁人,南宫星不好再问,便只
是静静跟着,肚里暗笑。

  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青蛙找蛤蟆。白天英这样的人,要不是身在
武林,只怕不会去娶金针铁剑周三娘这样的老婆,而白若云这样的翩翩公子,自
然也不必尽等个素未谋面的孙秀怡过门。

  舞刀弄剑的姑娘再怎么柔情似水,能尽心做成贤妻良母的终究不多。洗手作
羹汤,拈针绣鸳鸯,扶簪坐厅堂,坦香诱红帐,令男人心满意足,本就不是比练
出一身好武功容易多少的事。

  也许,别庄中那片藏娇金屋,将来总会住进一个李秀儿。

  走到大门附近,守在那边的却不仅是白天雄,白若云和白若竹也都在旁。

  如不是站在白若云身畔,白若竹也称得上俊秀,那稚气未脱的少年和他堂兄
一样站得笔直,衣饰姿态,都像是刻意模仿一样,不知情的人看去,他们倒像是
一对儿亲兄弟。

  “哥!”一见白若云,白若兰立刻便丢下大伯不理,径直跑去哥哥身边,笑
得灿若桃花,连平时一刻不忘装出的利落英气,也霎那间甩得干干净净,“你等
我呢?”

  白若云点了点头,道:“今夜咱们都在这边住下,不回山上去。爹在等你,
咱们这就过去。”

  “诶?住在这边?”白若兰这时倒显得极为听话,随口反问了一句,便乖乖
跟着迈开了步子,百忙之中到还不忘过来跟南宫星告了个别,约定明日再见。

  看她走出很远,扭身指着自己对哥哥说着什么,让白若云转身看了过来,南
宫星只得微笑抱拳,遥遥拱了拱手,权作寒暄。

  另一边白天英交代的十分利索,南宫星才往回走出几步,就听到沉重的大门
吱呀打开,回头看去,白天雄和白若竹左右站定,目送那九人依次出门。

  浓重的夜色,转眼就将那一串身影吞入腹中。

  南宫星走出不远,背后白天英就大步追了过来,并肩而行,笑道:“小兄弟,
你是我侄女的好朋友?”

  他略一犹豫,点了点头。

  “难得难得,我那侄女最多也就在山下附近野一野,平时几乎没听她说过有
什么朋友,更何况还是个样子不错的少年。”

  听出话里有话,南宫星只得停下步子,微笑道:“白前辈,你有什么话,直
说就是。我默默无闻一介草民,你没什么需要顾虑。”

  白天英这才敛起笑容,正色道:“小兄弟,我那侄女与外人打交道不多,不
太懂人情世故,人虽不傻,却也并不难骗。你是她好朋友,特地赶来贺喜,白家
上下都领你的情,必定好生招待。但你要是有什么别的图谋,我这做大伯的,便
第一个不会放过你!你和你那位碧姑娘,一并留心这点。”

  “是,晚辈谨记。”南宫星淡淡回道,躬身一揖。

  “如此最好。天色不早,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白天英重又挂起笑容,负
手而去。

  南宫星不愿跟他走得太近,便同路跟在后面。

  看方向,白天英去的地方到真不难猜,正是那些小妾居所。

  金针铁剑,果然还是敌不过软玉温香。

  即使有白天武白若云两人护着,南宫星依旧不太放心,在仆役房里兜了一圈,
连床也没上,便又溜了出来。

  白天武他们并不难找,就在白若萍住处一墙之隔,南宫星在屋后树上运功歇
了不到一个时辰,白若兰便被白若云送了出来。

  他远远望着那兄妹在房门前分开,微微一笑,寻了个枝繁叶茂的地方,凝神
打坐,静静的守在这里,不再走开。

  这地方也算是别庄内部卧房区域的中心地带,树干长得极高,除了暗地保护
白若兰,庄内有什么大动静的话,他必定能及时发觉。如此行功入定,半睡半醒
的法子他已修习许久,虽是第一次实际用上,但也轻车熟路,不觉半点疲倦。

  按他猜测,那个夺去贺礼的人很可能今夜就会动手,毕竟机会难得,有这样
的凶器在手,恰逢人多事杂,许多破绽都可以轻易掩盖,若能按捺下来,才是怪
事。

  如此想法的人不止他一个,到了后半夜,白天雄巡视这边的次数也大大增多,
不过身边带的人倒是越来越少,天色将明之时,就只剩白若竹还在陪同。

  可偏偏一夜风平浪静,连个水花也未曾漾起,不觉雄鸡啼晓,金光破空,南
宫星看着仆役丫鬟纷纷起身,不敢再在树上久留,收功伸了个懒腰,瞅准无人留
意的空当,一压树梢,反向一弹,好似一只张翼喜鹊,轻飘飘落在墙外。

  知道今天白若兰还要找他,他匆匆在仆役房中洗了把脸,便赶去崔冰住处。

  白家的女弟子依旧守在那里,只是换了新面孔,并不认得。而守在田灵筠门
外的,也换成了丰美少妇钟灵音。

  他敲开房门,端着水盆进去,崔冰显然睡得不好,眼中尽是血丝,举手投足
也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南宫星不愿她涉险,干脆叫她留在房中休息。

  与白若兰之间的事情,他大致向崔冰讲了一番,不过只说是旧相识,崔冰早
有猜测,倒没什么太大反应,而一听他打算直接介入白家那边帮忙,便显得有些
着恼。换成白若兰派来的丫头在身边待着,崔冰就得整日装成碧姑娘的样子,即
便不谈其他,这也让她颇为不愿,至少占了一半缘由。

  不过两人已有了更进一步交易的情形下,她那更似撒娇的抱怨也着实没什么
意义,不用南宫星多费唇舌,她捶过来几记粉拳,便算是撒了气,自己收了恼火,
叮嘱他自己小心,也就不再多言。

  “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万一遇上什么事端不出手就要被看破身份,那你就
拔剑。记得,只是拔剑,不要和人动手。”到最后,南宫星颇为慎重的叮嘱了她
几句。

  崔冰一头雾水,看着他道:“可那把剑根本拔不出来啊。”

  他笑嘻嘻的拍了拍那个包袱,道:“这是留给你的锦囊,不到最后关头,你
打不开的。”

  “呸呸,又在哄我。”她当即解开包袱伸手拽了拽,果然还是纹丝不动。

  南宫星哈哈一笑,不再多说,端起她梳洗罢的水,出门离去。

  如他所料,回到住处那边,白若兰已经颇不耐烦的等在门口,身边站着个丫
鬟,还恰好是那晚对着南宫星抱怨良久的熟面孔。

  一见他回来,手上还端着木盆,白若兰顿时皱了皱眉,上前抢过,随手递给
旁边那个丫鬟,道:“不是跟你说了,我帮你派个丫头去贴身伺候,你就不用再
做下人了。碧姑娘要是不答应,我去跟她说。她话虽不多,看着倒不像不讲理的
人。”

  那正牌的碧姑娘,还当真就是个不讲理的人,南宫星在肚里暗暗笑了一声,
忙道:“不必,我已经和她说清楚了。此后我与她只算同伴,不分主仆。多亏兰
姑娘上心了。”

  白若兰道:“那最好不过。屋里头我给你放了身衣服,你去换上,新住处晚
上我送你过去,白天还要人去收拾收拾。难得我来个朋友,你可不许急着下山。”

  看来她竟有些担心自己学昨晚那九人避祸逃命去,南宫星微微一笑,点头道
:“放心,到了这儿,别人赶也赶不走我。”

  学武的人眼力通常不差,白若兰给他备下的衣服除了腰身略宽,大体都很合
适,难得她想到细处,连内里的亵衣亵裤都准备周全,不过这种寻常内衬暗袋太
少,不方便他转移身上东西,便只换了外衣,怕她多事,索性将那套好料塞进大
铺褥底,只当换过。

  箭袖青袍,月白绸裤,黑革短靴,这么一身换上,即使头顶依旧是粗布束发
颇为不衬,也让一个小厮转眼便成了翩翩公子。只不过圆脸白面,无髭无须,还
是带着几分娃娃气。

  再出门时,那丫鬟已经不在,多半是被指使去了崔冰那边。

  白若兰盯着他前后左右打量一番,颇为满意的笑道:“嗯,这才像个样子。
要是再有点胡子,下山就得有媒婆找你提亲。”

  “那可再好不过。”南宫星笑道,“既然准备停当,咱们该办正事了吧?兰
姑娘,你打算从哪儿查起?”

  白若兰摆了摆手,道:“那是后话,你先跟我去见我爹。嗯……不成,去之
前你跟我拐一趟,我去找个发冠,替了你那头巾。可不能让我爹觉得我的朋友太
过寒碜。”

  客随主便,南宫星不好多说,也就由她去了。

  这些妾室所住之处,必定会留着家里夫君更换的衣饰,白若兰带着他直奔那
片小院,嘴里喊着姨娘,转眼就从屋里拿出一个发冠,带着木簪给他换上。

  他匆匆一瞥,白天武这个小妾果然也是个娇弱妇人,一看便全无武功,送白
若兰出门,也只是好奇而已,看他一眼,便匆匆躲回了屋里。

  南宫星也没想到会这么早就拜见暮剑阁阁主,不过既然见了,也未尝不可。

  出了这些祸事,白天武的脸色自然谈不上好看,但看到南宫星跟着白若兰进
来,面上仍泛起一丝微笑,神情也变得颇为亲切。

  “见过阁主。”南宫星上前一礼,余光扫出,屋内并无他人,连白若云也未
在侧。

  “坐。”白天武将手一伸,道,“我此刻没太多闲暇,小星兄弟,有什么话,
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

  南宫星依言坐在下首,道:“请讲。”

  白天武从怀中摸出一个黑色瓷瓶放在桌上,问道,“当年令堂留下这瓶灵药,
我多方问询,才知道原来是叫做枯木生花的旷世珍品。亏得它,兰儿的左臂筋络
才得以保全,白某为此感激不尽。但我还是冒昧问上一句,你与赎魂玉手华沐贞,
是什么关系?”

  白若兰似乎没想到父亲会有此一问,登时显得有些疑惑。

  南宫星倒是心知肚明,自杏林盟中的名医遭逢大劫死的七七八八之后,江湖
中的回春妙手便成了凤毛麟角,而如今已行踪成谜的赎魂玉手,当年除了在江湖
四绝色中占据一席,医道更是登峰造极,不会半点武功,依旧名动武林。

  “谈不上什么关系,家母与华夫人相识,曾有过些牵扯,才受赠灵药。不过
之后因为一些事端,两人已不相往来多年。前辈若是要找华夫人,恕晚辈无能为
力。”南宫星略一沉吟,小心答道。

  “原来如此,那小女的气运倒当真不错。”白天武淡淡说道,“当年令堂便
蒙着面纱,想必有什么苦衷,你特地澄清南宫世家与你无关,我就不再多问令尊
令堂究竟是何许人也。只是不知,你是否方便告知在下师承来历,还是说,你至
今仍未习武?”

  南宫星踌躇片刻,微笑道:“不满阁主,晚辈师承……”

  他的话只说到这儿。

  猛力打开的房门发出了巨大的声响,中断了他们的对话,带进了一个面色铁
青的白天雄。

  “三弟,昨晚下山的那九人,全都死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暮霭凝香》 第二十七章 陆阳城外的老板娘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