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言情

【暮霭凝香】第十四章 春来冰河开

时间:2016-12-31 12:07:38  来源:  作者:
【暮霭凝香】第十四章 春来冰河开

作者:snow_xefd
2015/01/10发表

***********************************
  本文首发于文行天下、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及第一会所。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第十四章  春来冰河开

  南宫星闻言一惊,忙打开窗户先放崔冰进来,柔声问道:“怎么发现的?你
看到是什么人了么?”

  崔冰一脸惊魂未定的模样,一边心有余悸的瞄了一眼来路,一边调整着纷乱
气息道:“我本来都休息了,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突然听到门外有动静。我
从屏风后面探头看了一眼,哪知道……哪知道看到一双眼睛一下闪了过去。”

  “我吓了一跳,穿好衣服拿着剑摸到窗边,扒着缝往外一看,结果……结果
竟然还不止一个人在外面,”她紧紧抓着南宫星的胳膊,道,“光我看到,就有
两个人在动手,一个穿着一身黑,上身看着很壮,另一个高高瘦瘦,嘴巴里发出
的声音稀里糊涂的,但动静不大。他俩好像都怕惹来别人,越打声音越小,打着
打着,那穿黑衣服的就飞过墙头跑了,瘦高个也飞着追了过去。”

  “后来呢?”南宫星扶着崔冰坐下,倒了一杯热水让她捧在满是冷汗的掌心,
问道。

  “后来我心里越想越后怕,怎么也睡不着,心里气闷得慌,就把屏风拉开了
些,哪知道……哪知道月亮明晃晃照着窗户那里,有个影子忽的闪了过去,分明
就是已经偷偷看了我半天的样子。”崔冰越说声音越小,最后略带歉意的说道,
“我实在怕得不行,就……就冒险溜出来了,床上卷着被子,不进屋看应该看不
出来,我绕了好几圈才过来你这儿,应该……应该没被人盯梢吧。”

  南宫星略一思忖,道:“你只管安心在这儿休息,我去看看有没有人追着你
过来。”说罢,他从崔冰进来的窗口轻轻一跃钻了出去,足尖在窗台一点,身形
好似风卷柳絮倒飘而上,无声无息的落在房顶。

  到了无人之处,他的轻功更不再须收敛,身法一展,霎时间已将这件卧房方
圆数十丈内的隐秘暗处蹚了一边,人没发现一个,野猫倒是惊跑了两只。

  他不敢怠慢托大,索性提了一口长气,将搜索范围又扩了一圈,连白若兰住
处的房前屋后也顺势远远扫了一遍,的确没发现什么可疑身影,这才吁了口气,
原路返回。

  回到屋中关好门窗,崔冰手中那杯热水已经喝了大半下肚,人也安定了不少,
背后那不敢离身的包袱端端正正的摆在桌上,她满眼好奇的看向南宫星,问道:
“小星,你刚才那是什么功夫?怎么好象鬼一样的飘上去了?”

  南宫星勾了勾唇角,只道:“就是打小上房上的多了,手脚快些,你没看清
楚而已。好了,你大可以放心了,外面没人盯着你,知道你在这儿的,只有咱俩。”

  崔冰轻轻拍着胸口,道:“有你在这儿,有人盯着我也不那么怕了。反正你
是幕后主使,真有坏蛋想找麻烦,也不可能是冲着我来的。”

  南宫星笑道:“这会儿不怕有什么用,你总要回去的啊,我可不敢去你住的
地方给你壮胆,万一被峨嵋女侠发现,只怕当场就把我当成下流淫魔砍成一段一
段。”

  崔冰眼珠一转,将水杯往桌上一放,绕到床边打量了一下,满意道:“这床
看上去虽没我那边那张那么舒服,但睡几个晚上,也不算将就。等公鸡打鸣的时
候我再回去,不就安全的多了。”

  南宫星摸了摸下巴,道:“守着我这么个坏蛋,你还觉得安全的多么?”

  崔冰脸上一红,哼了一声道:“亲也被你亲了,摸也被你摸了,连屁股都被
你打过,我还有什么好怕。再说,你……你就算再下流,也……也不会强要欺负
我。世上的坏蛋要都如你一般,我不管睡在那儿也用不着害怕。”

  “停停停,高帽子可莫要再戴了,”南宫星笑嘻嘻的站起来,走到床边到,
“你再怎么把我往君子的方向推,我也不肯放着美人不抱去睡地板。你要真不想
走,就把衣扣腰带都绑结实点,靠里躺躺跟我挤挤,把被子千万裹紧些,免得我
把持不住兽性大发。那可就悔之晚矣。”

  崔冰抿唇一笑,抬脚脱掉靴子,将裹足紧了一紧,外衣长裙都不敢除去,就
这么坐在床上一转一滚,翻到靠墙内里躺下,足尖一勾一挑,将被子蒙得结结实
实,一副听话乖巧的模样,道:“你才要千万小心,要是一个把持不住把我的本
金贪了,我就此赖上你,你可要大大的亏本。”

  南宫星哈哈一笑,侧身一躺横在床边,足跟一勾屏风,将两人彻底挡住,道
:“能换你这么个伶俐可爱的姑娘跟在身边,出什么也谈不上亏本。”

  “我可一点都不伶俐,”崔冰侧头望着他,突道,“你看我苦思冥想到现在,
也没想明白,那把碧痕,我怎么就突然把它拔出来了呢?”

  南宫星笑道:“这把剑碧姑娘用了好些年,再怎么说,也不能是把拔不出来
的样子货吧?”

  “你就会跟我装傻,”崔冰哼了一声,从被窝里抽一条胳膊出来拍了他一巴
掌,道,“碧痕那机关普通人哪里知道,我被逼着拔剑的时候冷汗把衣服都溻透
了,你偏偏还一副胸有成竹的德性,好像我就一定能拔出来似的。我要是试不出
来那个机关,看你怎么收场。”

  南宫星笑嘻嘻的抓过她的手指亲了一口,道:“你和那把剑有缘啊,你不是
第一眼见到就看上它了么,还跟我说好像在哪儿见过,可见你和这把剑是心有灵
犀一点通,到了紧要关头,一定能拔出来的。”

  “胡说八道。”崔冰含嗔带怒的瞥了他一眼,道,“你肯定还有救场的法子,
就是整天神神秘秘的,什么也不肯跟人家说。”

  南宫星只是笑道:“在江湖上办事,武功越低,知道的就该越少,知道的事
情多了,可未必是件好事。”

  “老气横秋,”崔冰抿了抿嘴,道,“跟个三四十岁的大叔大爷一样,亏你
还长的那么小,说是我弟弟都有人信。”

  南宫星笑道:“要真是你弟弟,这年纪可不敢跟你这么躺在一起。”

  这床铺本就不大,一人躺下绰绰有余,两人共卧,能将脸面拉开半尺相隔已
是不易,纵使灯烛昏暗,开口说话便有气息轻抚过来,登时便平添三分暧昧。更
何况说这话时,他的口唇已不知不觉近在咫尺,仿佛随时都可能亲吻上来。

  被他的话略略提醒,崔冰这才发觉两人离得实在太近,小嘴一张忙往后仰头
躲开,她本就已经半贴在墙上,这一下退得急了,当的一声后脑撞在墙上,直撞
得她眼前发花,哎呀一声疼的险些流下泪来。

  南宫星忍住笑意,将她搂过怀中,掌心铺了一层内息,放在她脑后轻轻揉动,
道:“话说的好好的,我又没说要你今晚就付了本钱,干嘛急匆匆撞墙明志。”

  崔冰哎哟哎哟叫了两声,嗔道:“谁撞墙明志了,还不是你偷偷摸摸凑得这
么近,吓人家一跳。呜……撞得好疼。”

  南宫星忍不住笑道:“你大半夜自己跑来,自己跳上了床,我只不过离你近
些,你至于吓一跳么。我明明把丑话可都早早说在前头了的。”

  崔冰把头一顶埋进他怀里,闷声道:“不怪你。是我……我有时候控制不住。
别看我之前才说过怕你赖账,其实……到最后真有可能赖账的,反倒是我。”

  他扶着崔冰后脑以防她再突然后窜,柔声道:“真打算赖账,可不会提前给
对方打招呼。”

  崔冰咬了咬牙,犹豫片刻,还是道:“你不懂。我……我怕到了该付帐的时
候,我一样控制不住。”

  应该是想起了什么极不愉快的记忆,她的口气变得极为不安,“能贴着男人
胸膛这种事,以前我可是想也不敢想。我……我是很想托你帮忙,才把这唯一能
许的也许给了你,可……可你对我确实不错,我……我不想骗你。其实……”

  她的呼吸变得有些慌促,连话音也在微微发颤,“其实我只要想到男女间的
那回事,就……就吓的想吐。当真……到了最后关头,我、我一定会害怕的要死,
小星,我不想赖你的帐,我信你一定能帮我,要不……要不你去拿根绳子,现在
把我绑起来,就……就这么要了我吧。记得……堵上我的嘴,不然,一定会让人
听到惨叫的。”

  她越说脸色越差,到最后冷汗满额,连唇瓣都有些发白。

  崔冰自小被卖进火坑,即使千钧一发之际被人救走,必定也遭逢过不少噩梦
般的经历,看来她倒是早早就想着交易完成后的事,反倒把自己绕进了牛角尖里,
越想越觉得对不住他。

  “你在发什么傻,”南宫星微微皱眉,在她臀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掌,道,
“这种两情相悦的喜事,我怎么也不至于沦落到用绳子把你绑住才行的地步,而
且我就算要堵住你的嘴,也绝不能是为了惨叫。你在这不该犯蠢得地方,还真是
蠢得气人。”

  他抬手抚着她汗湿面颊,柔声道:“而且离我带你去如意楼的时候还早,你
不用这么急着清帐,偶尔给我点定金,我就满意得很了。”

  崔冰默然半晌,才道:“可……可我心里着急的很。”

  “你急什么?”

  “你武功好,人又聪明,江湖经验比我多得多,路子杂,人脉广,还……还
那么有钱,”崔冰委屈道,“等你在江湖随便走动一阵,不知多少美貌侠女要扒
着窗户往你房里跳,我……我本来就拿了你一堆东西,还要求你帮忙,除了装个
样子,什么也帮不到你,这……这交易怎么看,也是我赚了大便宜。我毛贼一个,
这身子……也不值几十两银子,还不如早早给了你,我……我也多少心安理得一
些。将来……你就算想不起我来,我也算是和你清了帐,不欠你什么。”

  没想到她肚里的肠子弯弯绕绕竟有这么多道,南宫星眉心紧锁,突然翻身坐
起,一把把她抱上膝盖,面朝下按住,抬手一巴掌甩下,啪的清脆一响,扇在她
翘起香臀之上。

  这一掌不带丝毫安抚真气,还是他头一次真真切切的纯粹在打屁股。

  崔冰被打得有些发懵,还没回神,转眼又是两巴掌下来,打得臀尖火辣辣一
阵刺痛,疼的她呜唔一声哼了出来,不解道:“你……你这是干什么!”

  南宫星也不回答,又是两掌打完,才道:“我早跟你说过,既然是我看上的
人,就不许如此轻贱自己。宝剑我给你,你想要的宝贝我也给你,你想找如意楼,
找碧姑娘,我都肯帮你,这么些功夫换来个你,怎么可能就值几十两银子?告诉
你,你这辈子已经是我的了,这是我捡了个大便宜,心里高兴得很,别人就算出
几万两银子来换,也休想换你一片衣角回去。这次打你五下,以儆效尤,如果再
随便将我的宝贝喊成几十两银子的便宜货,喊一次,便打你十下,你要不想练出
一身金臀罩铁屁股的功夫,就给我乖乖的记住,我家的冰儿,是天下无双的宝贝。”

  崔冰呆呆地一路听完,抽噎两声,突然抬手揪住他的衣领,一头埋进他怀里,
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她一直就是个水做的姑娘,南宫星从认识她到现在,着实见过几次她流泪哭
泣的模样,有假作出来骗人同情的表演,有无可奈何羞怒交加的委屈,毕竟是跟
着一个女贼师傅,她算是比较会用眼泪这门兵器的那一类女子,水汪汪的眼睛一
哭起来真是楚楚可怜梨花带雨,是个男人都要心软七分。

  可这一次,倒的确是不太一样。

  光是胸前转眼湿漉漉的那一片热气,就知道崔冰此刻可真是哭得全无形象可
言,仿佛她身陷青楼在先,颠沛流离在后的这些年来所受的委屈,全化成了眼泪
鼻涕,一股脑涌了出来。

  那憋在心中不知多久的阴沉郁结,总算得到了契机,化为流水,嚎啕而去。

  只是不知这契机,究竟是她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还是她万幸遇到的这副宽
厚胸膛,好像不管有多少眼泪,都能尽数吸纳的干干净净。

  闷声哭号半晌,才转为断断续续的抽噎。

  南宫星轻轻环着她的纤腰,柔声道:“好冰儿,是我不好,把你屁股打得痛
了。我给你赔个不是,咱们都下不为例,好不好?”

  崔冰抽了抽鼻子,闷声道:“才不是。不怪你。我知道了,以后绝不再说了。”

  他低下头,用鼻尖轻轻梳着她额前发丝,道:“我知道你以前受过不少委屈,
过的也很不容易,但既然你找到了我,我也找到了你,今后,有我护着你,再不
会有人欺负你了。”

  崔冰伸头拱了他一下,低声道:“我要是不去偷你那把碧痕呢?”

  南宫星柔声笑道:“我就天天带着那把剑在你附近转悠,我保证,你最后一
定会忍不住下手的。”

  “你……你算计我。”崔冰娇嗔道,“人家初出江湖,就中了你的圈套。”

  南宫星道:“计都已经中了,后悔可也晚咯。”

  崔冰捏着他衣襟擦了擦眼泪,红着双目露出一个泪眼盈盈的微笑,道:“我
只后悔一件事。”

  “什么?”

  “我怎么早没遇到你……”

  有些发凉的唇瓣,带着些泪水的咸味,轻轻的贴了上来。

  南宫星低头迎去,轻轻一吮,柔嫩樱唇便乖乖打开,任他长驱直入,恣意采
撷藏于贝齿之后的婉转丁香。

  细声嘤咛相就,崔冰紧紧攥着他的衣襟,身子软软向床上倒去。

  用绳子绑起来他没什么兴致,这种两情相悦的鱼水之欢他可决计不肯错过,
他顺势跟去,雄躯一横,已将她不着大力的覆在身下,口唇依旧相交,延续着几
乎喘不过气的绵绵长吻。

  到了他松口抬头之时,崔冰哭的苍白的小脸已被他弄得面红耳赤,小巧的红
唇更是被吸吮的娇艳欲滴,随着她的急促娇喘,好似风中花瓣一般微微颤动不停。

  “小星……你……你还是绑住我吧。”崔冰在饱满嫣红的下唇上用力咬了一
下,细声道,“我……我是真的想都给了你,实在不行,你……你光绑住我的手
脚也可以。”

  “不成,”南宫星低头在她上唇依样画葫芦似的咬了一口,跟着与她鼻尖相
碰,哑声笑道,“做买卖讲究的是心甘情愿,你哪怕有丁点儿的不乐意,我也不
肯和你清帐。”

  “我不是不乐意!”崔冰说罢才觉得这话说得好生丢人,不禁羞得把脸扭到
一边,轻轻道,“我……我就是真的想给你,才叫你把我绑住的。”

  “你既然愿意做我的人,就得听我的不是。”南宫星将口唇凑到她歪头露出
的那一截侧颈上,往雪白粉嫩的肌肤上嘶噜舔了一口,柔声道,“我要你以后所
有想做的事,都能自己亲手完成。做不到的,我来帮你。耗得久些也没关系,但
决不要强求。懂么?”

  看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双手仍死死攥着他的衣襟,连指节都好似有些僵
硬,他只好道:“来,过不了心里的坎也无妨,咱们一步一步慢慢来。”

  他捧起她的手臂,将衣袖向上轻轻拉高,露出小半条嫩白臂膀,低头在手肘
上吻了一口,他柔声道:“好冰儿,我知道你害怕,今晚我不收你的本钱,你再
给些定金就好。”

  崔冰被他亲的胳膊一缩,颤声道:“我……我就只剩这副身子了,哪……哪
还有定金给你。”

  南宫星微微一笑,趁她分心,将她双手轻轻扯脱,反手脱掉自己上衣,露出
精赤有力的胸膛,道:“定金本就有无数种,你对我也亲亲摸摸,就算是一种,
你脱了衣服让我看看,也可算是一种,要是肯让我不隔衣服亲亲摸摸,那简直是
付了个大头,只要你不害怕,这样我就高兴的很。”

  “嗯……”崔冰略一犹豫,低低应了一声,纤长的手指缓缓将衣扣一粒一粒
捏开,弓起腰肢将腰带一抽,身子一扭将外衣连着下裳一并脱掉。

  轮到素白中衣的扣子,她捏开两颗,却停了下来,红云满面的瞥了小星一眼,
道:“小星,你……你不能帮我解开么?”

  看她指尖不住颤抖,南宫星摇了摇头,道:“今后我可以次次代劳,但这头
一遭,非得你自己动手不可。你也不用勉强,今夜不行,就好好睡吧,我再怎么
贪色,说过的话也驷马难追,我决不再要你强求自己做任何事。包括跟我的那场
交易,你若是害怕的很,也随时可以取消。”

  他颇为大方的笑了笑,道:“至于我给你的定金,就算是我毁约在先,你也
不必还了。”

  “我、我没说取消!”崔冰慌张说道,手指一阵舞动,飞一样的将中衣解开,
口中道,“我……我只是心里慌的不行。”

  她捏着衣领抬了一抬,手臂立刻显得有些僵硬,她眉心紧蹙,咬了咬牙,突
然将翻到一旁的被子拽来盖在身上,人在被中动了起来。

  不多时,她停下动作,将被子轻轻掀起一条细缝,手掌一推,中衣连着衬裙
裹足被成团丢了出来,伴着一句几不可闻的声音,“我……脱好了,你、你自个
掀开看吧。”

  说罢,她紧紧闭上双目,咬唇缩肩蜷在被中,颇有些慷慨就义的味道。

  南宫星不由得暗自苦笑起来,他至今也算是有过不少红颜伴侣,但还是头一
遭遇上这么一副舍身取义的神情,让他真是有种自己正在胁迫良家妇女的错觉。

  他一早知道崔冰心中埋着些深可见骨的伤疤,如非必要,实在不想过早触碰,
但事已至此,他若突兀收手,对好不容易豁出去的崔冰也是不小的打击。

  略一犹豫,他还是俯身过去,将那被角轻轻抬了起来,缓缓掀开。

  即便穿着衣服,以南宫星的眼力,一眼扫去也能将女子身段体型估摸的七七
八八。崔冰与他所料一样,去了衣服遮掩之后,显得颇为瘦削,最先露在眼前的
肩头略微带着骨痕,并不那么浑圆粉润。

  昏暗的灯光下,她细嫩的肌肤显得有些苍白,锁骨勾勒出的那道阴影,一直
延伸到羞得有些发红的颈窝。

  她的右臂护在胸前,贴着水红色的肚兜揽住小巧如鸽的淑乳,而她的左臂却
高高抬起,死死的捏住自己的右边肩头,泛着青白色的指节将那里的肌肤都捏的
发红。

  他皱了皱眉,心下已有了答案,他将身子靠得近些,宽阔的胸膛将她整个人
护住,这才柔声道:“冰儿,不要紧的,来,叫我看看。松开你的左手,让我看
一眼。”

  崔冰紧闭的双眼中又留下两滴清泪,颤声道:“求你,看……别处吧。男人
都喜欢看的地方,你只管看就是了。只是这里……只是这里不成。”

  “我想看你身上的每一处地方,好看的,难看的,都不要紧。这是你要给我
的定金不是么,我照单全收,你可不要反悔。”

  “你、你才不要反悔才好……”崔冰微睁双目看了他一眼,好似自暴自弃一
样愤愤将身子一扭,左掌一扯,缩回到被中,亮出了仅剩下肚兜背带遮挡的大片
背脊。

  这一片雪白的脊梁温腻如玉,因瘦削所至,两边肩胛都撑出一线凹痕,绑着
的发辫甩落在旁,汗津津的颈窝旁侧,露出小半个暗褐色的伤痕。

  他伸手过去,拨开挡在上面的乌发,那一小半伤痕,终于完整的呈现在眼前。

  那是一块圆形的烙印,应该是烙上已久,随着肌肤生长而扩大了不少,让图
案都有些扭曲。

  但即使扭曲,也并不难认。

  因为圆圈的中央只是烙了一个字而已。

  娼。

  崔冰缩了缩身子,闷声道:“这是我被卖去妓院前烙上的,很丑,对么?”

  南宫星将头凑近,在烙印的旁边轻轻吻了一下,道:“是,很丑。”

  崔冰的话音已有些克制不住的颤抖,道:“你……你后悔,也还来得及。”

  南宫星笑着从背后将她紧紧搂在怀里,附耳道:“我不后悔,只是觉得有些
麻烦。”

  “麻烦?”

  南宫星柔声道:“你可莫要告诉别人,其实我有个姨娘,这种伤疤,她不出
半年就能帮你弄掉,好像从没有过一样。我虽不太愿意找她帮忙,但为你跑一趟,
总算值得。”

  不知这块烙印压在崔冰心头多久,她一听此言,竟激动地扭身翻转过来,直
愣愣看着他道:“你……你可不要骗我,这……真的可以消去?”

  “男人身上有些伤痕无妨,女孩家青葱水嫩的身子,怎么可以叫它一直留着。”
他低头托起她纤巧下巴,笑道,“而且若不去了这东西,今后你在我面前总是伸
手捂着,恰好挡着胸前,我得少掉多少眼福呐。”

  崔冰脸上腾的一下红如火烧,这才意识到方才扭身急了,被子直接开了半扇,
不光肚兜整个露在外面,大半条粉滑修美的玉腿也直接露在他眼前。她忙往回一
缩,将下身盖住,上身却并未去管,反而挪开了双手,背到背后,轻轻一拉,拽
开了肚兜的带子。

  “你不嫌弃,这……眼福,便算是下一笔定金好了。”她偏开头,双手紧紧
夹在腰侧,想必是羞得狠了,连胸前都泛起了一大片红霞,淡淡隐入肚兜之中。

  他抬手缓缓扯下肚兜,红绸滑落,两丘美玉登时落入眼底,这一对儿巧乳虽
不很大,却尖尖翘翘形状甚美,顶上两颗嫩苞嫣红如豆,扁扁缀在晕轮当中,看
似略微内凹,一裸在眼前,却颤巍巍立了起来,涨卜卜仿佛已有些发硬。

  故意凑到极近之处,南宫星一口口热气都呵在奶包顶上,轻声道:“冰儿,
你只肯给些眼福么?”

  崔冰闭着眼睛不敢看他,双手似乎用尽了力气才收在身边,踌躇半晌,才咬
牙道:“你……你想亲亲摸摸,也……随你。”

  他也颇想知道崔冰以此时的心境能忍耐到何种地步,好顺便估量一下,如何
循序渐进才能不必仰仗绳子帮忙。

  怕她失控,他先将手掌抚上肩头,一点一点摸了下去,跟着转到背后,又在
那已有些汗湿的肌肤上轻柔爱抚片刻,然后向怀中一搂,口唇便已凑上她纤细脖
颈,仔仔细细的顺着细腻肌肤一下一下亲吻起来。

  像受惊的小猫一般,崔冰的四肢死死绷紧,身子微微颤抖不休,夹在两侧的
手掌紧捏成拳,险些攥破了掌中的被面。

  “冰儿,我不会伤着你的,放松些,放松些。”他柔声说道,手掌小心翼翼
的从她反应较大的腰下撤回,缓缓抚摸着肋侧上下。

  毕竟已是豆蔻年华的少女,梢头半熟青果,仍足以品尝到那酥酥麻麻痒中带
酸的闺趣滋味,她鼻息促乱,只觉一双热腾腾的手掌明明比她洗澡时摸的还要轻
些,所经之处却一阵阵说不出的快意,烘的她身上一刻热过一刻,连那对奶儿都
隐隐有些胀痛。

  “唔唔……”她耐不住哼了两声,语调里的娇媚到把她自己吓了一跳,不知
不觉便睁大了双眼,迷惑不解的望着身上来回打转的宽厚手掌。

  来回兜了几个大圈,看她神情总算略微松弛,他这才微微一笑,双掌一滑,
托在玉锥般扣在胸前的乳房下头,虎口一挤,那奶儿便尖尖耸了出来,他啧的一
口亲上,正吮住一边涨硬乳蕾。

  “呀……唔……”崔冰低低惊呼一声,双手下意识抬了起来,却不愿将他推
开,僵在空中片刻,还是硬忍着夹回到身侧。

  本就存着靠激扬情潮冲开她心头旧创的念想,先前隔着衣服亲亲摸摸的时候
就已了解了十之八九,他掌中早已配好了真气,抚摸嫩滑玉体的时候还只是牛刀
小试,此刻口中含着花苞舌撩唇吮,手指也一刻不停地捏摸上来,全力施为的程
度,远超随手对付茗香之时。

  “哎……哎啊啊,你、你这……手,好……好痒……”崔冰再怎么耳濡目染,
亲自尝到快活毕竟还是初次,胸口憋闷的很,可偏偏毫不难受,乳尖被他舌头一
缠,腰眼就酸的发软,手指爬过的地方仿佛生了千万只小虫,偷偷摸摸就咬的她
肚子里头一股劲的发紧,不觉双腿中央就懊燥难当,情不自禁的在被中并紧,夹
着来回磨蹭。

  “呜……小星,我……我好热……该……该怎么办才好?”她迷茫问道,周
身酥麻不断,心尖痒丝丝竟都有些难过,夹着的双腿磨蹭了两下,竟好像磨漏了
尿,湿乎乎一片潮气。

  青涩处子毕竟不比成熟妇人,这种快活此前从未尝过,当然是满心的不知所
措,南宫星放开她的乳尖,挺身在她唇上吻了一口,依旧爱抚着俏生生的奶儿,
柔声道:“你心里想做什么,去做就好,男女之事,本就是兴之所至最为重要,
人人喜欢的都不一样,我可不好直接教你。”

  “我……我想怎样?”她迷离双眸雾蒙蒙的盯着南宫星健硕胸膛,心中一番
挣扎,还是忍不住一头钻进他的怀中,火烫的面颊贴在他胸前来回蹭了两下,旋
即一口亲上他的胸膛,好似只是这样在他身上左亲右吻,就能略略纾解周身流窜
的燥热。

  燥热渐渐在南宫星的掌下化为一团团的暖意,她拼命地贴着他的身体,仿佛
要把自己嵌入到那坚硬的胸膛里面,从奶尖儿上传来甜美到近乎麻痹的滋味,莫
名想要让他捏的更加用力,更加粗暴,就像那两颗花苞被捏扁后,就能流出令她
彻底解脱的畅快。

  南宫星略觉讶异的渐渐加重了抚摸的力道,照他早先的经验,寻常女子被他
亲吻爱抚如此长的时间,至少也该婉转呻吟着泄上一次,崔冰身子虽不太敏感,
但掌力所及,口唇所触,也都能察觉到喜悦的回应。可就是在最后关头,差了一
步攀不上去。

  幸亏有茗香在前帮他去过了火头,否则此刻被她这么在胸前乱亲乱拱,怕是
还当真按捺不住。

  手掌一抬,他只留二指捏住乳头,将成片的快活陡然聚于两点,指肚飞快的
来回搓弄,搓的那对儿花蕾硬是又涨了三分。

  她喉间一阵呜咽,喜悦的叫唤明明已到了嘴边,却被她硬生生吞了下去,被
子包着的双腿在床上蹬了几下,上气不接下气的喘了几口,又从峰顶的边儿上滑
了下去。

  她好似也觉得快要坚持不住,可怜兮兮的从他怀中抬起头,哽咽道:“不…
…不要了,我……我不是那样的女人,我……我不要了。”

  南宫星眉心一皱,恍然大悟,猛地将她搂紧,贴着她耳边道:“冰儿,这是
两情相悦的男欢女爱,你不需要如此介怀。”

  崔冰扭着身子想要躲开,抽泣道:“不是,这……这本来就是交易,我……
我卖给你……却还变得这么淫荡……我不要,你……你要了我不就好了,为什么
要让我变成这样……”

  他心下了然,一手搂着不叫她逃开,另一手将一边奶包整个握住,一边揉搓,
一边道:“就算是交易,我换的也不是你的身子。我喜欢你,自然也要换你喜欢
上我。”

  他狠狠在她唇上亲了一口,哑声道:“这些暂且不谈,你根本不必苦苦压着
心里的快活,这可不是什么淫娃荡妇才有的事,我能让你舒服,你能让我知道,
我只会开心的要命。”

  他望着崔冰的眼睛,缓缓道:“我喜欢看你没有任何压抑的样子,冰儿,只
让我看吧。”

  手掌的动作一直未停,崔冰的身子颤的越发厉害,她低下头,贴着他的胸膛
低声道:“小星……你……你若是嫌我,我……我可不能再活了……”

  看她不再挣动,他再次换成双手,疾揉快搓,舌尖轻轻舔过她汗润颈窝,轻
笑道:“我们家的家训,便是自己的女人一定要好好宠爱,我爱看你这副样子,
你只给我看,我就永远也不会嫌你。”

  崔冰唔得一声咬住了下唇,双腿将被子紧紧夹住,她纤细十指捏着南宫星的
腰侧,突的猛一用力,一串呻吟随之倾泻而出,“嗯……嗯啊啊啊……我……我
……不、不成了……小星,小星!有什么……出……出来了……啊啊啊……”

  一阵美妙的律动从她紧绷的臀部开始波及到全身,那憋得通红的小脸终于浮
现出迷醉的神情,被他握在掌中的鸽乳内,那急促的心跳清晰可闻。

  生平第一次泄身的滋味,终究还是满满的填塞在她既羞耻又喜悦的心房之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暮霭凝香】第四章:不翼而飞 下一篇:【暮霭凝香】 第二十四章 淫音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