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言情

暮霭凝香 第八十九章 失怙

时间:2016-12-31 12:03:29  来源:  作者:
抱歉这次实在没挤出时间补更。

最近会尽量把菟丝完结,勉强当作弥补吧。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雍素锦微微一笑,立刻便知道自己来对了时候。

  她可不是什么养在深闺未经人事的纯情少女,那噼噼啪啪节律分明的声音,
她光在自己身上就听过不止一遍,有时南宫星完事,她臀尖都热辣辣的有些发麻。

  不过单听里面的动静,那男人倒是没有用上巴掌。

  她略一沉吟,缓缓直起身子,抽出发钗正要去拨窗缝,就听旁边屋子后窗突
然吱嘎一响,从里打开。

  她赶忙提气倒翻,悄无声息落在房檐,屏息一听,应是那自称董植幸的男人
从窗子爬了出来,在这边窗户上敲了敲,没好气说:“日你娘的,给老子开开,
就这一会儿你倒先自己快活上了!”

  里面冒充白天武的汉子呼哧呼哧喘了几口,依依不舍过来开了窗户,低声骂
道:“老子整日躺在那儿装死人,你他娘的想什么时候日就什么时候日,操的这
婆娘都尿了床,也不想想老子听了是什么滋味!算上这会儿老子也才轮上三次,
你个龟儿子别他娘嚷嚷。”

  “装你娘的卵,”假董植幸骂骂咧咧从窗子跳了进去,“你是操穴眼子操了
三回,哪天晚上你也没少让这婆娘嘬鸡巴,昨儿一早我跳窗过来那婆娘正叼着你
鸡巴头睡呢。”

  “还不是白老二的老婆瞎他娘找事,有事没事来给弟妹问个安,明摆着想护
人。日他奶奶的,肯定是白老二说走嘴了。院子里多个人,操婆娘都得偷偷摸摸
的。”假白天武返身走回屋中,生怕新来的抢了地头一样,一边说话一边把东西
塞了回去,捅的白夫人一声哽咽,低声饮泣起来。

  “她再找麻烦,干脆连她一块日了。”假董植幸淫笑道,“那婆娘以前是青
楼里的头牌,模样周正下面肯定也骚,操起来准比这婆娘来劲。”

  假白天武嘿嘿一笑,心痒道:“你别说,我也一看那婆娘,心里头就痒丝丝,
看她露在外头的腕子都那么白,剥了衣裳还不知道得多嫩,肯定能掐出水来。不
过……”他语调一转,悻悻道,“白老二的真功夫可比以前咱们知道的厉害太多,
而且他惯他老婆是出了名的不像话,咱们真要下了手,怕是第二天就要被剥皮抽
筋。”

  雍素锦听着他们谈话,缓缓顺着墙壁滑了下来,略微观察了一下周遭光线,
小心翼翼的挪到对面角落。

  那假董植幸应该是怕遇到情况来不及撤回自己屋子,窗户特地顶了木撑,雍
素锦从角落稍一探头,屋内情况便尽皆入眼。

  让她颇为意外的,屋中三人,竟没一个在床上。

  白夫人珠圆玉润的身子被扒的一丝不挂,赤条条趴在屋中圆桌上头,滑腻脊
背布了一层细汗,油津津映着烛光。虽说她是习武出身,但毕竟久疏练习,养尊
处优,早已长成了一身腴嫩香软,不见半分硬实,柔不见骨。

  生养了一子一女,体态又是如此丰腴,一双润浆似的奶子自然是分量十足,
压在桌上好似两块絮多了棉花的圆白垫子,让她乳房下沿那处与桌面之间,硬是
离开了足以塞入一手的缝隙。

  假白天武与真货的身量当然大致相仿,而白夫人则更偏娇小,颇为符合白家
这些男人的审美,此刻趴在桌边,踮高了脚尖几乎与小腿绷直,那高高撅起的浑
圆雪臀还是低了一些。偏偏身后男人不肯屈膝分腿将就操入,反而捏着她软绵绵
的屁股将她提了起来,悬在半空啪啪猛插。

  白夫人足不点地仅靠双手扒着桌边稳住身子,当然是被奸的前摇后晃,压得
一对奶子不住变形,淫媚万分。

  看她脸上,眉蹙欲交泪水涟涟,满面羞愤怨恨死死咬着手掌哽咽不休,显然
是并非情愿正被非礼强暴。可看她双股,却分明垂流下一道道晶亮水痕,雍素锦
皱眉看去,心下暗道,好能流的女人,随便哪一道刮下来,都比她小洞里一场欢
娱出的阴津加起来还多。

  这上下两张嘴,当然是对不上口径。

  白天武侍妾不少,一年下来和白夫人也就有那么三五场应尽的周公之礼,她
再怎么捧着大妇端庄不放,那尝过闺中乐趣的身子却不会骗人。假董植幸将她胁
迫在屋中,抵在墙角掀起裙子从后面直抵花心之前,她那张红艳艳的蛤口已有三
个月不曾尝过肉味,因此即使明知是失贞是被强暴,她却还是在苦苦哀求泪流满
面中被他干的死去活来,当晚两个冒牌货轮番上阵,一直把她淫弄到便溺失禁,
淅沥沥尿了满床,羞愤欲绝。

  要不是二嫂听到风声搬到院中时常过来探问,她只怕要从早到晚都插着鸡巴
过活。

  再怎么难堪,再怎么不甘不愿,那湿漉漉的花蕊不会骗人,一次次的嘲笑之
后,她连反驳的话都已不敢再说,只有咬着牙,忍着心中的负罪感,承受着一次
次的奸淫,一波波的泄身。

  她已经知道,暮剑阁发生的一切和白天雄必定脱不开干系,可她也知道,她
那位二嫂,是真心实意上来想要帮她。

  所以一听他们两个把主意打到二嫂身上,她立刻禁不住道:“你们……你们
逼迫我一个还不够么?我二嫂……她虽然是出身低贱,可……可一直守身如玉,
对……对她夫君忠贞不二,你们……你们休要坏她清白……”

  “哟,白老二都让我们把老二弄到你里面了,你还为他老婆说话?”假董植
幸哈哈一笑,站在桌边摸捏着她的乳肉,道,“难道不该是你对他们夫妇恨之入
骨,鼓动我们去强奸了那婆娘为你出气才对么?”

  假白天武用力往她花心上捅了几下,淫笑着逗弄她道:“对啊,你要是求我
们,那我们就冒着被白老二弄死的风险替你出这口气,把你二嫂保证操的跟你一
样尿一床。”

  白夫人咬牙忍住花心传来的彻骨酥麻,把叫声憋回肚中,喘息道:“你……
你当我是什么无耻之辈……下作到迁怒无辜妇人?”

  听出她夹枪带棒的刺了两人一句,假董植幸嘿嘿一笑,扯住她奶头用力一拧,
听着她痛楚呜咽,俯身道:“你可别搞错了,我们两个和你男人往日无冤近日无
仇,纯粹是上来帮忙的。至于日你的骚逼眼子,也不是什么迁怒,就是放着你这
么嫩出水的娘们在嘴边不吃进去,肯定后悔的鸡巴疼,哈哈哈。”

  假白天武双手一松,斜伸大腿,光用下体把她身子托住,猛耸两下顶的她头
晕目眩呜唔闷哼连声,笑道:“倒有一点你说对了,我们就是无耻。为了几两银
子,亲妹子我都卖了,你还指望我跟你谈仁义道德吗?你还是乖乖夹紧屁股,伺
候爽老子才是正事,娘的,越日越松。”

  白夫人突然显得十分惊慌,颤声道:“那……那你们答应好的……”

  假董植幸双眼半眯,立刻道:“放心,白老二想要的是位子,又不是你男人
的命,准我们随便处置你,好像也是为了陈年旧事出气,也没说让我们刨个坑把
你埋了。你好好忍过这几天,有你们夫妻团圆的时候。”

  假白天武淫笑着趴在她背上故意猛插几下,琴弦之内谷实之外一通大力磨碾,
就是寻常少女也得插出两声娇哼,更别说她一个淫水长流的妇人。听她终于禁不
住哀叫出口,假白天武心满意足的舔了舔她耸突肩胛,道:“反正你们娘们最擅
长装模作样,我俩不说,你不说,你二嫂不说,到时候又有谁知道你曾在这地方
快活到尿了炕?夹紧了腿端端正正搁那儿一坐,你还是堂堂正正的白家三夫人。”

  “堂……堂堂正正……”白夫人羞愤难当,一双屁股不住颤抖,也不知到底
是气的,还是戳在里头那根黑棍子搅得,“我忍着你们作践……就是想……想换
我夫君平安……至于之后,我……哪还有颜面苟活于世……”

  “哟,你这肉缝里的水都快够熬药了,屁眼缩得这么狠,保不准又要泄了,
怎么还一副三贞九烈的臭德性。”假白天武的鸡巴被那肥厚穴肉裹在中间,虽说
吸力不比青春少女,但胜在饱满腴嫩湿滑满腔,龟头就像被张抹满油膏的小嘴松
松含住,舌尖一样的花心躲在里头,一压进去,便往马眼上轻轻舔过一口,他嘶
嘶抽了口气,啪的一巴掌扇在她丰满臀肉,打出一片晕红,道,“你要真不想活,
不如跟我下山去,我找个好去处给你,包你天天欲仙欲死,还能给老子多赚些银
子。”

  假董植幸狞笑道:“是,那些土窑子要是能来个你这样的上等货色,干苦力
的爷们准能排到城外头去,到时候你连屁眼都歇不下来,说不定就爽利得不想死
了。”

  “你们……”白夫人一声悲愤疾呼才说出口,臀后那根粗大老二恰好猛往她
花心一钻,钻的那颗软包儿几乎凹进数寸,当即把后面的话音捅成了婉转悲鸣。

  假董植幸看着她白里透红的丰润娇躯在桌上扭动摇摆,欲火如炽按捺不住,
一揪发髻把她上身扯到自己这边,淫笑道:“我们就是说说,白老二不会真那么
绝情。毕竟你们是他弟弟弟妹嘛。你乖乖伺候好老子,老子给你男人喂饭也好多
加口肉不是。”

  看着眼前褪去裤子露出的黝黑肉棒,白夫人一阵目眩,认命般咬了咬唇,轻
启小口,迎向那翘起龟头。

  不料假董植幸将身一扭,竟转了过去,双手一分扒开了长满黑毛的屁股,向
后一撅几乎坐在她脸上,“你这吹箫的技术差的太远,还是给老子舔舔屁眼吧。”

  “这……这怎么……”白夫人大惊失色,立刻便要后撤。

  可她刚一开口,还没来得及说完抗议言辞,背后假白天武已经一把按住她的
头,将她大半张脸压进假董植幸臭哄哄的腚沟子里,哈哈笑道,“让你舔就舔,
废什么话。”

  “呜呜……嗯呜呜呜——”白夫人一串闷声哭号,双手推着假董植幸的屁股
连连使力,当真挣扎起来。

  假白天武沉声骂了一句,掰开她丰白臀肉,阴恻恻道:“好,你不给他钻钻,
那我们就给你钻钻。”说着,粗大拇指毫不留情往她紧缩屁眼里就是一挖,狠狠
一戳,没至虎口。

  “呜——嗯嗯……嗯啊啊——”白夫人出江湖不久就嫁为人妇,恪守礼数服
侍白天武至今,连夫君那根阳具也没往嘴里含过几次,卧榻之上一贯相敬如宾,
虽偶尔也有被情热冲昏头的时候,之后也会战战兢兢反复自省,唯恐过于浪荡,
这样一个和江湖风尘其实没有多少关系的妇人,哪里知道脏兮兮的谷道,竟也会
被男人瞄上,当即连推身前的假董植幸也顾不得,反手就去捂胀痛欲裂的腚沟。

  “你好好舔他,老子就只用根手指意思意思,也不找你男人的麻烦。否则…
…”假白天武哼了一声,拇指一转,钩住她尾骨上提,又把她拎到足不点地,大
半娇躯,全靠在屁眼里的手指和牝穴中的老二上。

  “你他娘的快点,不然老子拉泡新鲜的,让你们夫妻两个一人一半吃了。”
假董植幸不耐烦道,“你要不肯,就都喂了你男人,反正他现在半死不活,喂什
么吃什么。”

  “你们……你们好毒的心肠……”白夫人气得浑身发颤,血脉逆流上涌,几
乎冲破头去。

  可她偏偏无可奈何,心如死灰之下,她终于还是闭上双眼,乖乖地伸出了柔
嫩红润的舌尖,凑近面前散发着阵阵恶臭的臀沟。

  “无毒不丈夫。我们这种亡命徒,一辈子也没几次机会这么玩上一遭。名门
正派的当家夫人趴在桌上一边被日的叫唤,一边撅着腚舔男人屁股,这么快活一
次,他娘的死也值了。哈哈哈。”假白天武看她羞得连脊梁都红了一片,脖颈上
青筋凸起不住跳动,显然已愤怒至极,他大笑着猛插两下,顶着花心狠狠一磨,
道,“你要是真难过的很,这骚穴别突然夹那么紧啊,不声不响给老子嘬住,想
再要个胖娃娃了是吧?”

  屁眼发胀,下身当然会本能动作,那一松一紧,本就是便溺时的正常反应。
牵动牝户收缩,伺候得男人嘶嘶抽气,当然非她所愿,可此时舌头贴在臭哄哄的
屁眼上辛苦扭动,满口苦涩烦闷欲呕,哪里还有余暇分辩。

  再说,即便驳斥也只不过是换来更多的言语羞辱罢了,谁叫她不争气的身子
在这种当口竟然还被钻磨得酥软酸麻,花心一抖一抖,转眼竟又要泄了。

  假白天武察觉到她的变化,淫笑着抽出拇指,并拢食中二指捏成剑诀一般,
轻轻蘸好黏滑蜜液,先是深浅交替把她推到情峰山巅,跟着双眼一亮,乘着最后
几下猛送之势,将指剑咕唧一声轻响,尽根塞入微微张开的后窍之中。

  白夫人呜咽一声昂起头来,这一下泄得百感交集,无论如何也压不住心头苦
楚哀鸣,可正要放声大叫,却被假白天武一把按回假董植幸臀中,变成了闷声哭
号。

  体内一根粗硬棒儿连连跳动,每一跳便有一股热流涌入胞宫,熨得她悲上心
头,泪如泉涌。

  幸好她心志已定不必担心珠胎暗结,否则……怕是连娃娃要姓什么都说不清
楚。

  听到身后假白天武一阵亢奋粗喘,知道已经完事,假董植幸迫不及待转过身
来,绕到白夫人身后,贪婪的捏住绵软臀肉,笑道:“还好你完事的快,这娘们
的舌头又长又滑,刚才钻进去了个尖儿,快活得老子魂儿都快上了天,你再不让,
老子鸡巴都要胀破了。”

  白夫人犹在余韵之中,丰厚牝唇一吮一吮的吸着假白天武那根棒儿,他往外
一抽,阴门牵扯,还噗的轻响一声。

  假董植幸迫不及待扶正阳具,狠狠往里一捅,那湿透了的甬道先前进了些气,
他这根老二又粗不能握,长如儿臂,内里一下填满,满是粘液的红肿蛤口顿时噗
噜噜一串连响,他嘿嘿笑道:“好骚的娘们,又被操出了阴屁。”

  女子阴户情动之后本就外紧内松,白夫人又生过孩子,高潮之际花心附近自
然膨如穹窿,先前那根这种时候抽了出去,气流逆涌本就是常事,后来这根一插
一挤,膣口自然会有吹气之声。

  但白夫人哪里懂得这些,几日下来真当成是淫妇发骚的象征,眼前一阵发黑,
心道又被奸淫到这个地步,攥紧的那只手掌,不禁生生将指甲掐入到皮肉之中。

  这种痛楚却早已掩不住被日开了花的穴芯儿传来的刺骨酥麻,她当真是欲悲
不得,连戳几下就被干的呻吟出声,急得她一头撞在桌面,砰的一响。

  “老子才不是快。这几天你他娘的少说玩了她二三十次,当然挺得久,老子
躺在床上只能偷摸吃一口,还整天装着样子一口一口灌补药,能他娘憋得住吗。”
假白天武骂骂咧咧走到桌前,仿佛连自己出精略快也怪罪到白夫人头上,捏着她
下巴把她小口抬起,道,“别他娘一边满穴眼子流油一边装贞烈了,给老子好好
嘬嘬,一会儿回了气,保准再戳漏你几次。”

  白夫人已只盼着早日应付完今晚的分量,垂着眼帘向前一伸螓首,把沾满秽
液的肉虫含了进去,乖乖转动舌头勾含吮舔。

  她这次吸得还格外卖力一些,毕竟担心身前男人也效法身后那个,让她一样
转着舌头去钻粪口,比起那样,她宁愿多做做这此前只嫌下流的吹箫之法。

  “嘁,老子第一天就把这娘们操上了天,之前可足足憋了快两个月没尝过肉
味,不行就是不行,少找借口。看老子大展神威,再把她干出尿来给你看看。”
假董植幸看着年纪不小,身躯却劲瘦有力,腹下一条条肌肉鼓鼓突起,他也不用
什么风月手法,更不讲什么深浅旋磨,就只似一头下山猛虎般抱定了肥白屁股,
骑在烈马上一样大起大落,带的媚肉翻飞淫水四溅,既没有快慢变化,也不改进
出幅度,次次犹如尺量,撤便只留龟头,攻便紧根而入,寻常男子到快射出时才
会有的狂猛,他竟从一开始就是如此。

  这种干法配着小棒槌似的鸡巴,铁蛋一样的硕大菇头,任哪个被冷落的寂寞
妇人也难逃一劫。

  无数匕首抹媚药,千百利锥涂淫毒。利刃割在心窝,刀刀酥断筋,锐尖刺进
丹田,阵阵麻彻骨。销魂不欲生,蚀骨几如死。

  上次泄身的余兴都还未消,烂软花心哪里还禁得住这番狂风暴雨,白夫人含
着肉棒连连闷叫,一双泪眼喷涌如泉,不多时,便抬手搂紧了假白天武的屁股,
死死嘬着腥臭鸡巴狂泄出来。

  很快,又一次汹涌而至,一次次泄身之间,相隔也越来越短。

  淫水在桌下流了一滩,垂在桌边的大腿内侧肌肉都已抽搐不休,她早含不住
嘴里阳物,哀哀叫喊,无奈假白天武看到她痴狂淫态,棒儿一翘硬了起来,干脆
按住她脑袋自己往喉咙里干了起来,噎得她只剩下呜呜嗯嗯的本事。

  泄到不知道第几回上,白夫人察觉到热流徘徊在要紧地方,连忙抬起手连连
摇摆求饶。

  可假董植幸等这就是此时,岂肯罢手。

  终于,喉中龟头跳动出精同时,她双腿之间猛地一酸,头脑一片煞白,耳中
似有钟鸣鼓震,早已湿了大半的双腿淌下一片热流,呜咽着尿了出来。

  假董植幸早早向后退开下身,得意地淫笑着扒开她紧夹屁股,看着她红艳艳
的牝穴旁边,一个小小孔洞正展圆了口,涌出一股股淡黄水流。

  像是连带反应似的,那不住张缩的阴门中也跟着喷出几道黏乎乎的透明浆子,
与尿和在一起流了下去。

  除了刻意欣赏白夫人屈辱至极羞得满身透红的媚态之外,假董植幸也是为了
自己享受,她每次失禁前后,会阴周遭的肌肉都会为了憋尿拼了命的夹缩,对这
种上了年纪的妇人,怕是也只有这时最是紧嫩。

  他不肯错过,等不及白夫人尿净,就提枪上马重回战阵,挺矛一刺,依旧是
一样的快慢一样的深浅,分毫不错接上了茬。

  淫穴肉壁夹紧其实不光是快活了男人,女子感觉也会变得强烈不少,不光被
磨得更加清晰畅快,花心也会因为用力微微前移,撞不到的此刻就撞得到,撞得
到的,此刻就几乎能戳穿过去,刺入阴关把守的孕宫之中。

  而假董植幸的长短,先前就已快要将她花心顶透,这会儿内穹充血,蕊芯前
挪,即便有丰腴臀肉帮忙挡着一些,仍被顶得叫苦连天,雪股乱颤,一边钝痛难
忍,一边泄得一塌糊涂,连神智都快错乱。

  假白天武出了两次,精神稍疲,搬来椅子坐在旁边,张开胳膊一手玩着白花
花的奶子,一手抠着紧绷绷的屁眼,羡慕地看着假董植幸一条黑柱在桃花源中兴
风作浪,笑道:“兄弟你这么久才喷一次,自己不少了几分快活么?”

  “你懂个卵子,到我这年岁就知道,光是呼哧呼哧灌一腔子白汤有什么意思,
就要看这些虚模假样端着收着的娘们被干的发骚发浪,亲哥亲爹亲老公什么都肯
喊出嘴来,让嘬鸡巴嘬鸡巴,让舔屁眼舔屁眼,才最是快活。”假董植幸喘着粗
气说道,“尤其这种有男人的婆娘,你能把寻死觅活给她硬操成死去活来,那才
是得意。看看这婆娘,头两天还一边被日一边哭求咱们说说她男人的情况,这两
天呢,是不是光剩下摇屁股扭腰吃鸡巴了?”

  白夫人听在耳中,虽仍羞愤难平,却只是心中情绪激荡,身上可怎么也拿不
出像样的架势,那被操软了的尾巴骨,的的确确正不归她管似的迎着后面那根老
二又撅又晃。

  若是真有根尾巴,怕是早摇得好似一条忠心母狗。

  我这会儿是不是……骚得就像个窑子里的烂婊子?她双眼一闭,大片泪水顿
时又湿了脸颊。

  雍素锦在窗外早就觉得倦懒无趣,坐到窗下不再窥探,只留意着里头动静,
看能否听出什么。只可惜这两个男人守着那么个珠圆玉润雪白粉嫩的妇人,淫兴
正炽句句不离脐下三寸,有用的话半点没说。

  她打算等等崔碧春,多些把握后直接杀进去救人。毕竟是白若兰的娘,她和
白若兰虽说没什么相投之处,但那丫头将来八九不离十是南宫家的内院掌事,卖
个大大的人情过去,对她总没坏处。

  至于白天武,按她推断,这会儿怕是都喝过孟婆汤投胎去了。

  真白天武要是活着,还真是里面男人所说那种连饭都需要人喂的半死样子,
又何必再找个会被看穿的假货过来躺着冒充?而且对这些下流好色之徒,当着她
夫君的面奸淫玩弄岂不是更加刺激过瘾?

  这夫妻二人对白天雄最大的用处,就是在翻脸之前稳住不一定会同时回来的
白家兄妹,和暮剑阁原本近百门人。

  活着的白夫人,对白天雄毫无威胁,既能稳住儿女,又能犒劳在这边做牢头
的帮手。可活着的白天武,却终归是个隐患。

  白夫人也就是江湖经验太少,终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容易糊弄,换她仅凭刚
才喂饭那一句,就能从假董植幸的表情看出,那句话里半个字也不能相信。

  就是不知道这已经被奸通透了的妇人真要知道夫君已死自己在这儿忍辱负重
不过是给人做了撒精夜壶,还顺便坑了自己儿女,会不会死鱼挣命好歹挺上一挺。

  想到这里,雍素锦侧了侧耳朵,听里面白夫人那乱拨弦似的呻吟,九成九是
又泄了。她撇了撇嘴,换个舒服的姿势坐稳,微微摇了摇头。

  被日成这样,多半是抽筋剔骨只剩一堆白肉咯……

  白夫人的确觉得自己就要变成一滩拎不起的肉泥。

  连着好几天寝食难安又被接连淫辱,她精神气力本就差的要命,若不是今日
见到女儿略略振奋一些,早就如昨日般昏死一遭。

  一想到昏死之后被他们用尿淋醒的难堪姿态,她又心中一颤,忙咬紧牙关,
硬撑忍耐。

  一炷香功夫过去,她牝穴已然泄得发木,被假白天武掐在手里的奶头肿如菩
提,屁眼也被抠的又涨又痛,突然背后一声低吟,假董植幸总算到了最后关头。

  这男人办事倒也古怪,出精之前仍不加速,就像腰上被人设了机关,只能定
着这一个节律摇摆一样。他最后挺了两下,贴着白夫人发红屁股猛地一停,两腿
一绷,满是黑毛的腚沟一夹,一泡子孙灌了她个满满当当。

  他长出口气,淫笑着趴在白夫人汗津津软绵绵的背上,往她修白后颈不轻不
重咬了一口,喘息道:“阴阳交泰受孕结胎,你怕不怕?”

  白夫人哽咽着点了点头,心知逞强也不过是换来更凶恶的羞辱,不如就这么
随波逐流好歹存些气力。

  “那我帮你洗洗。”假董植幸一声阴笑,沉声道。

  “嗯?嗯!你……你这是……”突然感觉一股更猛热流涌了进来,白夫人先
是一愣,跟着突然明白过来,脑中顿时一阵发懵,将头无力垂了下去。

  这一泡他憋得还不少,稀白带沫的精水淫液冲的喷涌而出,须臾转为淡黄骚
汤,从她气得不断颤抖的雪白玉腿上淅淅沥沥垂流下来。

  极乐之后突然小解,尿管里难免会像卡着什么一样颇为难受,假董植幸一抽
湿漉漉的鸡巴,绕到白夫人前面,拉起她的脑袋捏开嘴巴,就把骚臭难当的棒子
塞了进去,喃喃道:“在你骚穴里臭的,就在你嘴巴里洗洗,别碰到牙,给老子
好好舔舔。伺候的舒服了,今晚就到此为止放过你。”

  假白天武端过一盆凉水皱着眉哗啦浇在白夫人下身,冰的她一个激灵猛哆嗦
了两下,跟着他扒开肿成一线的肉缝往里一看,呸的一口浓痰吐了进去,道:
“日你奶奶,往这里头撒一泡,还让老子弄么?”

  假董植幸笑眯眯指了指那滑腻的屁股沟,使了个眼色道:“总弄那一处有什
么意思,换个地方玩玩咯,要是她男人没日过,你可也算开了苞呢。”

  白夫人先是一愣,跟着发觉又是两根手指挤进了屁眼之中,这次不光抠挖,
还一张一张向外撑了起来,她大觉不妙,忙回手去护。假董植幸不耐烦的把半软
不硬的老二往她舌根一塞噎她一下,双手一抄按住她双臂,道:“别他娘动弹,
给他采采后庭花怎么了?小书童的屁股都受得住,你这大白鹅一样的圆腚还能操
裂了不成?”

  “呜呜……呜呜呜!”白夫人泪水涟涟的不住摇头,后槽牙都碰在了男人龟
头上面。

  假董植幸火上心头,抽身而出抬起巴掌,噼啪正反给了两记耳光,怒道:
“给老子乖觉点!本就是怕你那闺女儿子不一起回来看出什么破绽坏了事,今儿
个可已经来过了那丫头,之后随便找几个借口也能对付两天,不怕你不能见人,
再不听话,老子就让你知道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假白天武正把口水乐滋滋往阳具周遭涂抹,淫笑道:“你放心,我没他那么
狠,你要不听话,我也不折腾你,我最多把你捆起来,让你看看我怎么日你闺女。”

  假董植幸双眼一亮,也忍不住道:“这话不错,你闺女腰细腿长,屁股圆翘,
模样也比你俊的多,就是看她样子,已经不是雏儿了,实在有点可惜。”

  “你们敢!”白夫人怒瞪双目一声低喝,周身突然腾起一股凶煞气势,竟吓
得假白天武扶着老二往后退了半步,“我已是这副样子,为了我夫君一条活路,
人你们折腾也就罢了。兰儿她才遇佳偶,你们要敢打她的主意,我就是豁出命不
要,也和你们拼了!”

  “拼?你拿什么拼?”假董植幸狞笑着扳住她下巴,挑衅一样把老二硬塞进
她口中,道,“我就是日了你闺女,害她嫁不成那姓南宫的小子,你又能如何?
难不成连你男人的命也要一并豁出去了?你闺女那么孝顺,叫她舍身救父,说不
定也母女一心,并排搁这儿撅起屁股求我们骑上去呢!”

  假白天武听得大感亢奋,跨回白夫人身后,拉开屁眼按着鸡巴往里一压,一
条黑棒当即陷入大半,把暗褐色的皱巴小眼硬是撑成了血红色的滚圆大洞。

  白夫人目眦尽裂,下颌微微颤动,双颊不住抽搐,满是血丝的眼里几乎流下
红泪,双手捏在桌边,竟把指甲生生压断,纤纤指尖顿时满是血污。

  假白天武不以为意,享受着远比丰熟阴户紧窄许多的肛肉勒夹,尽管深入一
些的地方略微松弛,但守着菊门里外抽插,一样颇为爽快。

  但他才动了不到十下,想着院中的无窗屋墙之外突然传来一句女子的讥讽话
音,让屋中的两个男人,同时勃然变色。

  “白天武被带走的第一夜就已被埋在后山,他烂成臭骨头,你骚成臭婊子,
倒真还是一对好夫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暮霭凝香 第九十九章 好事成三(下)(完)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