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言情

暮霭凝香 第九十一章 珠联

时间:2016-12-31 12:03:22  来源:  作者:
武肉皆无,纯文戏。

而且不少事此前都已能猜出,对大段对白不太感兴趣的可跳过直接等下周……

正式进入尾声阶段,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南宫星大步走入屋内,反手带上房门,问道:“凝珠姑娘,你没寻到若云兄
么?”

  凝珠柳眉微挑,轻笑道:“我上路便是特地追他而去,若没追到,哪还有心
思在这里陪着小姑妯娌说笑。”

  南宫星立刻追问道:“那若云兄呢?他在何处?”

  凝珠抚着白若兰手背,轻声道:“自然还在路上,他们五个共乘一辆马车,
慢得要命,我和他见了一面,说了些话,度了一宿,就先往家里来了,免得公婆
心里记挂,吃也吃不香,睡也不睡不好,可就成了若云不孝咯。”

  她斜斜瞥了南宫星一眼,道:“不过算算路程,若云最迟今晚就能上山。这
暮剑阁,他终究还是要回来的。”

  南宫星隐隐觉得凝珠的心绪似乎有变,但又察觉不到恶意,只好先扯过一张
凳子坐下,貌似随口问道:“那你是几时到的?”

  凝珠不疾不徐道:“其实昨个就上山了,但大家也知道,这阵子家里乱得很,
我就没和不相干的人打招呼,只找了个当初相识的好姐妹,悄悄溜进来了。”

  南宫星哦了一声,推算李嫦应该来的更早,口中笑道:“你们几位姑娘,倒
是难得凑了一堆。是有什么要紧事么?”

  宋秀涟似笑非笑的将腿一翘,足尖微晃略带讥诮道:“我们三个虽还没穿过
凤冠霞披,可都已是私定终身一整个全交出去的人了,哪儿还算姑娘。”

  白若兰脸上一红,低下头去,凝珠倒是大大方方道:“终归还没明媒正娶,
也都没开面挽髻,姑娘就姑娘吧。其实不是什么要紧事,这次回来,若云定死了
心,我没爹没娘,先拜会一下婆婆,问问礼数流程,免得丢了若云的脸。”

  南宫星狐疑的瞄了一眼白若兰,她与母亲经历剧变,一双秀目犹显红肿,方
才羞怯一闪而过,此刻脸上又浮现出难掩哀戚,可除此之外,竟还有些惊讶困惑,
仿佛刚刚才听了什么极为不可思议的消息似的。

  南宫星暗暗皱眉,试探问道:“那你们谈得如何?”

  凝珠轻叹口气,道:“婆婆遭了变故,心里难受,我知道时候不巧,无奈该
说的总归要说。兰儿一直在旁,可能也有些吓到。”

  宋秀涟拨了一下杯盖,脆生生道:“不过是个名儿,就算牵扯了些往事,既
然你都决定此后仍用凝珠,还有什么可念叨的。正像你说,不管李秀儿还是穆紫
袖,都已是过去,过去了就过去了,人生在世,还是得多看看今后。”

  白若兰忍不住瞪她一眼,道:“你又不知道,当然不觉得有什么。”

  “不知道?”宋秀涟笑道,“我这好弟妹比你先出来,原原本本对我也说了,
还托我转告别人呢,我怎会不知道。她可不像这家的旁人,她起码知道家里还有
位大哥,你这小姑知道了的,我这嫂嫂也该知道。”

  凝珠淡淡道:“那是自然,若麟大哥受了这么多年苦楚,本就是咱们全家欠
了他的,别人如何我管不着,若云的心思,我总还代表得了。即便原本的椅子若
麟大哥不好再坐,在旁边给他再放一把,又有何妨?”

  宋秀涟唇角微翘,道:“我还真是选对了人家,听说做妯娌的,就怕遇上小
肚鸡肠斤斤计较的妇人,凝珠温柔贴心,通情达理,要我说啊,比有些亲生父母
都要强些。”

  凝珠轻笑道:“没有的事,可怜天下父母心,想必是有什么为难之处吧。”

  南宫星看他们话头暂断,总算插进话去,道:“凝珠,你……全都说出来了?”

  凝珠一拉白若兰手掌,也不看他,只用手指往他那边点了一点,道:“看,
我就说他早已猜出来了吧,这人一肚子心思可真憋得住。”

  白若兰抬头颤声道:“小星,那……那穆紫裳穆师姐就是凝珠姐姐的事,你
也知道么?”

  “我的确已经猜到,只是没有实证,也不好直接去问凝珠,就暂且没讲。”
南宫星一边回答,心中一边飞快算计,凝珠这突然坦白究竟意欲何为,从她方才
和宋秀涟的一唱一和来看,这两人似乎已代各自的夫君交换了什么承诺。

  “不怪他不吱声,”凝珠淡淡道,“毕竟我姐姐惹出这么多祸事,他总要想
着怎么给白家一个交代,万一从我这儿确认了我们当真就是姐妹,他欠我的那桩
事,可就办不成了。”

  南宫星忙道:“我倒没有假作不知的打算,只是这千头万绪,总要好好理出
个章法。”

  “不打紧,我帮你理就是。”凝珠突道,“你猜的不错,春妮、李嫦和被若
麟大哥误认为白思梅的,都是我姐姐,穆紫裳。她改头换面隐姓埋名潜回白家,
一来是帮天道伏下暗桩,二来,就是借此机会等着报仇雪恨。”

  白若兰和宋秀涟显然此前就已听过,宋秀涟面不改色,白若兰倒是忍不住捏
紧了凝珠的秀气手掌,咬牙道:“穆师姐她……唉……”

  南宫星问道:“你姐姐的经历,都对你讲了?”

  凝珠微微颔首,道:“不错,她已没什么事情需要再瞒着我。其实若麟大哥
既然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当年的惨事,你们也该已大致清楚。”

  南宫星道:“是,托宋姑娘的福,你四叔舍出白思梅一个女儿,闹出那一场
惨剧的事,总算是真相大白。不过之后的事,就都只是推测而已。”

  “不急,我既然特地等你回来,也开了口,那自然是要原原本本说出来的。
这心结不除,若麟大哥和若云之间也难免会有疙瘩,对家里终究不是好事。”凝
珠缓缓道,“那我就从你们无法证实的地方讲起好了。”

  “我姐姐羞愤离开暮剑阁后,的确动了要将此事宣扬到江湖皆知的心思,当
晚,白天英也的确追了过去。但他并没替白家求情,更不是什么杀人灭口。他从
去的时候,心里就满是愤恨。”说到这里,凝珠顿了一顿,似乎有些感慨,“他
这人别的没什么长处,就是对喜欢的妻妾极为爱怜,被若麟大哥淫辱的小妾正当
专宠之时,所以他原本就起了杀心。”

  “可在他决定动手之前,却让他无意中查出,他那爱妾,并非不堪受辱悬梁
自尽。而是被白思梅勒死吊了起来,为的就是激怒他出手杀掉白若麟。而之前白
思梅特地算计我姐姐,也是因为她看出我姐姐和白天雄之间有暗潮涌动,早不是
亲密师徒那么简单,把我姐姐拖下水,白天雄盛怒之下,对若麟大哥的庇护也会
大打折扣。”

  “什么?”白若兰早已惊得说不出话,南宫星听到这里,也忍不住问了出来,
“你说你姐姐和白天雄?”

  凝珠点了点头,道:“不过当时他们还只在心中暗生情愫,并未当真做过什
么。白天英追上我姐姐之后,将此事一讲,我姐姐也是怒不可遏,当夜,他们两
个就一起回了暮剑阁。”

  “白天英叫来白思梅,对这亲侄女,多少还有些宽恕之意。可惜……白思梅
并不知道我姐姐就在旁边衣柜藏着,虽对白天英不停解释,却把我姐姐毫不留情
的羞辱一通。”凝珠轻轻拍了拍白若兰越攥越紧的手掌,继续道,“白天英知道
她已无药可救,便出手将她制住。之后,我姐姐从衣柜里出来,就那么把白思梅
活活炮制成了最后悬梁尸身的模样。那一晚,她和白天英,就已成了共犯。所以
再次回到白家之后,她第一个找上的,就还是白天英。”

  “那时白天英对阁主的位子已经不很惦念,我姐姐费了好一番功夫,才让他
动了心思,准备为儿子白若松搏上一搏。只是他不知道,我姐姐在说服他之前,
就已成功笼络了白天雄加入天道,他从一开始,就不过是一颗随时可以丢弃的棋
子。”凝珠深深吸了口气,道,“从公公手中夺下暮剑阁乃至整个白家的计划,
自我姐姐回来后不过一年多,就已经大体筹谋完毕,只待合适的时机。”

  “那为何迟迟没有动手?”南宫星微微皱眉,问道。

  “因为我到了白家。”凝珠凄然一笑,道,“我和姐姐本在约定的时间见面,
连着几次失约,我就已经托人上暮剑阁打听,无奈白家人都对那事守口如瓶,半
点端倪也没能问出。我心里担忧姐姐安危多年,恰好养父母病故,我本也再无依
靠,索性改名李秀儿,编了一段身世来历,偷偷进了白家,每日收衣洗衣,勉力
打探。”

  “我已认不出姐姐,姐姐却还认得我。她知道天道手段阴狠,不敢与我相认,
也不愿让我再在白家驻留,就挑唆其他下人逼我离开。”凝珠望了一眼白若兰,
“可惜弄巧成拙,既让我觉得白家心里有鬼才非要赶我走人,又让我认识了打抱
不平的若云兄妹。之后姐姐还动了一些手段,仍想赶我离开,甚至不惜放出她爱
慕若云已久的消息,让和她关系较近的朋友主动帮她出头。就是后来被白天雄察
觉到了异样之处,我姐姐担心我,才终于罢手。”

  她举杯喝了口茶,面上浮现一丝隐隐红晕,“我与若云之间进展很快,起初
我还存着勾引了他这少阁主,打探起来也更加方便的私心,可还没过一个月,就
……就被他引偏了心意,一门心思想着就算姐姐真的在白家受了什么天大的灾祸,
若云也一定会为姐姐讨个说法。我不管不顾的投身进去,姐姐束手无策,几经斟
酌,只好决定把一线希望暂且挂在若云身上,若他能真心待我,她就设法让天道
的谋划付诸东流。”

  “计划本就大半由我姐姐制定,她想出手拖延,自然是容易得紧。白天英本
来就不太坚定,又看若云与若松大哥关系日益亲密,将来就算若云执掌门户,若
松大哥的实权也绝不会小,便顺水推舟不催不促,转回此前的悠闲度日。”凝珠
的视线转向宋秀涟,语速渐渐放缓,“可是,我姐姐那时并不知道,白天雄一直
在暗中留意,最后,竟叫他瞧出了关键所在。他派出几个天道安插进来的弟子,
去我养父母的家乡做了一番调查,确认穆紫袖早已下落不明后,便把主意打到了
我的身上。他知道我姐姐一念之仁,全是为了让我这唯一的亲人能有个好归宿,
不惜为此压下满腹仇怨。于是,便悄悄联络了天道在峨嵋的暗桩,出手推动峨嵋
派与白家的联姻。”

  凝珠闭上双眼,长长叹了一声,道:“其实我从一开始心里就已打好了给若
云做妾的准备,他好歹一个武林名门的主事,岂能娶个来路不明的洗衣婢。可我
姐姐并不这么想,她竟在暗中策划,想要经白天英之手给我谋个新身份,堂堂正
正嫁入白家,做若云的正室夫人。所以,当她得知若云决定要娶孙秀怡,与峨嵋
联姻的那天,先是去找了一趟白天雄,被他搪塞过去后,大醉一场,在房中饮泣
整夜,反倒坐实了此前暗恋白家公子的传言。”

  “白天雄本以为这次我姐姐定能再起杀机,可没想到,白若竹年纪太小口风
不紧,向一个陪寝侍婢透露了我那时已有身孕的消息。我姐姐辗转反侧,思量再
三,终究不忍孩子出生就没有父亲,为了顾念我,百般周旋再次顶下了天道的压
力。”凝珠停下话头,双手不自觉抚上如今已平平坦坦的纤细柳腰,黯然片刻,
才继续道,“白天雄见姐姐一门心思都在我身上,终于下了狠心,设计布局,先
逼我没了胎儿绝望离去,再买通杀手追杀以绝后患。之后一边借若竹之口将此事
还放给我姐姐知道,一边做出些证物,备下女尸,将买凶杀人的罪名,嫁祸给了
公公。”

  白若兰双手紧紧握着凝珠手指,微微颤抖不休,她从没想到,此前风平浪静
的白家,其下竟隐藏着如此汹涌残酷的暗流,那对待小辈一贯面严心慈的二伯,
竟能做下这种事来。

  宋秀涟大致了解过白家事端的前后经过,虽说事不关己难以感同身受,但听
到没了胎儿四字,还是禁不住抬手在腹部一抹,目光顿时添了几分哀怜。

  屋中静默片刻,南宫星才沉声道:“于是,穆紫裳终于下定了决心,对么?”

  凝珠点了点头,继续讲道:“天道的计划虽被拖延,但各方的人手却都早已
安置完毕,峨嵋那边恰好还有另一条线的尊主下了密令,需要暮剑阁这边的帮助。
我姐姐也就不再顾虑什么,将计划一番大修,定在若云大婚前夜正式动手。再之
后,就是白家那一连串事端了。”

  “这些事的详情,穆紫裳没跟你讲么?”南宫星皱了皱眉,追问道。

  “只大略说了说,”凝珠缓缓道,“她说你多半已经猜得差不多,也就算不
得什么秘密了。她的确是用了连环计,故意做出一些手段冒充了穆紫裳的身份,
让你们剥去一层后,在白天英白天雄的引导下坚定那就是白思梅的想法。这一来
是为了混淆视听,二来,先前白天雄见我姐姐迟迟不动手,提前做了另外的打算,
弄来了一枚写有白思梅名字的银芙蓉,恰好可以用来嫁祸如意楼。白天英不知上
有天道,还当天道也和如意楼一样是我姐姐引开注意的手段,还夸赞我姐姐做下
的信物简直可以以假乱真。他却不知,这期间用上的两方信物印记,本就都是真
货,并没一件作假。”

  南宫星长叹一声,道:“难怪我怎样也看不出那朵银芙蓉的破绽,没想到,
天道的暗桩,真的已能在银芙蓉上作假。”

  “其实倒也不易。”凝珠不知是否安慰,柔声道,“我姐姐特地提到,这朵
银芙蓉也是机缘巧合得了机会做出来的,即使请天道另外线上的尊主再帮一样的
忙,也未必就能成功。再说那人的身份在天道也是绝密,寻常不敢打扰。”

  想到一些异常之处,南宫星谨慎问道:“穆紫裳和白天雄之后的合作,也并
非一直同心协力吧?否则有些事情,实在是难以解释。”

  “嗯。我姐姐那时已经杀意过盛,目标早不仅仅放在帮人夺权上,白家老四
老五白天英已经承诺会亲自动手,所以她第一个打算趁机杀掉的,就是若麟大哥。
她知道白天雄绝不忍心,所以安排白天雄满白家故布疑阵的时候,就趁机带着阴
阳透骨钉去找若麟大哥。没想到白天雄早做下了准备,若麟大哥大难不死,逃出
生天。”

  “白天雄担心穆紫裳追杀白若麟,就那么穿着喜服赶了过去,顺手给了春红
一掌,算准力道留一口气,当作人证,对么?”南宫星语调一沉,声音中隐隐透
出一股杀气。

  凝珠微微颔首,道:“不错。我姐姐当时追了一圈,把若麟大哥追了回来,
叫他恰好撞见,他当时疯病未愈,眼见春红被父亲打了一掌,受了刺激,连父亲
也不敢再信,径直逃入了深山之中。那晚我姐姐和白天雄大吵一架,阴阳透骨钉
也只得暂且交给白天英,找了个借口让他帮忙担下此事。南宫公子插手之后,计
划连连生变,我姐姐疲于应付,险些连自己也被牵扯出来,最后只得挑唆白天英
铤而走险孤注一掷,成则成,不成,也可看看能否有机会让白天雄上位。最后的
结果,你们也看到了,白天英虽然身死,但事态总归还是落在了白天雄的控制之
中。我姐姐那时还坚信我是死于公公的暗中设计,对若云也起了杀机。直到……”

  “直到她在湖林城外发现你还活着。对么?”南宫星早就猜测那一次白若云
等人逃过一劫就和凝珠有关,只是却猜不到,这背后还藏着穆紫裳为了妹妹与白
天雄之间的一场勾心斗角。

  “不错,我既然还活着,还不计前嫌的陪在若云身边,那此前的事情必定有
诈。”凝珠咬了咬唇,道,“我姐姐本就是聪明人,马上猜到会在此事上动手脚
的,除了白天雄还会有谁。她心里恼火至极,不仅不再推动天道计划实施,还在
暗处从中作梗。方群黎武功虽好,这种谋划布局却不擅长,强拿着我姐姐的计策
修正使用,结果也是连连受挫。后来,我姐姐终于定下决心,要为我再拼一次,
那晚客栈地窖之中,她先匆匆与我相认,之后离开湖林,我们结伴同行几日,直
到她带我找到若云,才先行一步离开。这些事情,她在那时对我说的清清楚楚,
我见了若云之后,也都已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

  旧事已明,但新局还是一片雾水,南宫星忙问道:“你上山之后,还见过她
么?”

  “昨夜见了一面。”凝珠轻声道,“她说山上有了大变故,叫我今天一早过
来找兰儿碰头,让她带我去见婆婆,将要紧事定下。这些前因后果,等你到了之
后,一次都讲出来便是。”

  白若兰含泪摇了摇头,道:“你说的事情的确要紧,我……我也知道那是穆
师姐为求心安,她不信任我家,这要求理所当然。只是……只是这三年服丧守孝,
如何能……”

  “能。”凝珠抬手为她抹去眼角垂落的泪花,柔声道,“没什么服丧,也没
什么守孝。你能嫁,若云也能娶。”

  南宫星心中一颤,忙道:“凝珠,这话……可不能乱讲。”

  “我既说了,自然就不是乱讲。”凝珠看了一眼内室屋门,道,“婆婆心神
虚弱,我不愿她起伏过巨,刚才才没有明说。其实你们也不想想,若真是这般该
当节哀之际,我又哪来的心思上门拜见。”

  她拉过白若兰的手,抬眼四目相对,一字字道:“公公没有死。昨晚我姐姐
那一声喊,是为了救人才出的下策。婆婆若无鱼死网破的心思,当时那种情形实
在不好救人。不过最后也没轮到我姐姐出手,她只躲在暗处看着雍姑娘将人带走,
就赶来找我了。”

  “我……我爹……没有死?”白若兰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身子一晃竟有些不
稳,不过五个字也问得结结巴巴,牙关不住打架。

  凝珠颔首道:“没有死,千真万确。我来之前,还特地去拜见了公公,兹事
体大,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拿来说笑。”

  “可……可我娘明明说……说上面那恶人亲口……”

  凝珠摇了摇头,道:“那人倒也没有撒谎。公公被交到他们手上之后,的确
没再喝过半口汤药,余毒渐渐发作,叫公公僵死如尸,没了气息不说,心脉也微
弱到难以察觉。那两个蠢材懂些什么,心里一慌,便悄悄将公公埋在院墙后面。
我姐姐到此当夜就查出了上面的祸事,她本是想找出尸首,也算……给婆婆一个
交代,哪知道挖出之后发觉心脉有异,才知道人其实还没断气,便匆匆搬去了藏
身之处。她给大搜魂针解药下毒的时候藏了几颗,硬给公公灌了一颗下去后,总
算是救了回来。只是二度用药生效极缓,至今还周身僵直,进食也只能强灌些粥
汤下去,如今山上到处都是白天雄的人手,实在不便挪他来此,还请兰儿和婆婆
不要见怪。”

  “不怪……不怪……怎么会怪呢……爹他没死,这就是天大的幸事了,他还
在就好……还活着就好……”白若兰转眼就已是满面珠泪,她咬牙擦了擦眼,颤
声道,“我一定会好生照看着娘,等她吃些东西好好休息过来,再慢慢让她知道。
凝珠……嫂嫂,穆师姐的大恩,我们一家上下都没齿难忘!”

  这几句话的功夫,南宫星已冷静下来,他略一沉吟,道:“凝珠,穆紫裳叫
你过来,应该还有别的事吧?”

  凝珠瞥了一眼宋秀涟,道:“当然,若不是有事相商,我本该藏在安全地方
等若云回来才对。先前那件我已和嫂嫂讲了,她说她能替若麟大哥拿主意,我恰
好也能替若云拿主意,那事便算是成了。”

  宋秀涟咯咯娇笑道:“凝珠妹子一片好心,我岂有拒绝的道理。你大可放心,
我最迟午后,就叫若麟知道这消息。”她眼中笑意忽地转淡,缓缓接道,“但我
声明在先,此事仅涉争斗,无关生死,你也知道,那毕竟是他父亲,真到紧要关
头,他未必能按捺得住。”

  凝珠莞尔一笑,转头看向南宫星道:“无妨,这恰好是我要跟南宫公子商议
的事。南宫公子,先前那朵银芙蓉,你答应我的事,不算帮我做到了吧?”

  南宫星苦笑道:“不算,穆紫裳的事,我几无寸功,不过你当初对我也隐瞒
了不少,是我小看你了。”

  “那时我惊魂未定,怎么敢随意信人。南宫公子,今后你也算是我的妹夫,
这桩欠下的事,你就给我换个其他的如何?”

  南宫星双目微眯,谨慎道:“换也不是不可,但要先看看是什么事。”

  “我要保一个人,你答应我,绝不叫他死在你手上就好。”凝珠目光闪动,
端详着他面上神情道。

  南宫星心里一动,隐约猜到是谁,但嘴上还是假作不知,故意道:“按说你
姐姐惹出这么大的祸事,还挑唆天道与如意楼连番恶斗,死伤甚众,作为元凶首
恶,即便我放过她,恐怕也难逃……”

  凝珠打断道:“你知道我说的并非我姐姐,我姐姐心高气傲,才不会求人放
她一马。”

  南宫星笑道:“可你这要求,不也是穆紫裳授意的么?”

  “那不一样,求你饶过别人,和求你饶自己一命的差别,我这不走江湖的也
清楚得紧。”

  南宫星肃容道:“不错,此刻这山上兴许只有我能杀他,可江湖之大,难不
成他落败远遁之后,还能有容身之处么?接下来穆紫裳还要如何?求其他人再对
他网开一面么?”

  “那倒不必。”凝珠淡淡道,“我姐姐只是一来念及旧情,不愿让他死在自
己面前。二来要帮若麟大哥一把,宋嫂嫂要是也被服丧守孝的事情绊住,可就糟
糕得很。我姐姐从知道你悄悄托人给赵敬送去一朵银芙蓉的时候,就知道此事结
局已定,特地托我来与你商议,不过是延后些时日罢了。”

  南宫星沉默片刻,突然一笑,道:“凝珠姑娘,不瞒你说,我对穆紫裳……
不,对你们姐妹二人,此刻还真多了几分敬佩。如今时局显然对我们更加不利,
白天雄布下天罗地网,还早早取了天下第一剑在侧,四大剑奴助阵,胜算绝不算
小。怎么让你一番话说下来,我倒觉得我们这边胜券在握,白天雄只剩下引颈就
戮的份了?”

  “他虽不至于到那种地步,可也相去不远。”凝珠并无几分同情,道,“方
群黎接替我姐姐之后,陆阳湖林连番失手,天道对白家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据
说蜀州他们另有大事要办,白天雄所得到的援助已经少得可怜,尽是些不入流的
寻常莽夫,即使加上受他蛊惑的白家弟子,真正压得住阵的,也不过寥寥几人而
已。我姐姐不眠不休费尽了手段心机,先让白天雄心生忌惮杀人灭口,除去了白
嫂这个高手,又提前布置妥当,去掉了四大剑奴这几位助力,那你说,他的胜算
还剩下几分?”

  南宫星心中顿时一宽,微笑道:“穆紫裳这一番谋划倒真是尽心尽力,她所
为的,就单单是你这妹妹此后的半生幸福么?”

  “她该报的仇其实都已报了。若麟大哥的错情有可原,我劝了她很久,她虽
然还不能完全释然,但也知道白家想要重振门楣,一个健健康康的若麟大哥绝对
可以起到极大作用。哪个门派,对若麟大哥这样天赋奇才的镇派之宝也必定是求
之不得,若云资历不深武功不足,即便做了阁主,哥哥弟弟这些臂膀,也该多多
益善。上一辈的恩怨纠葛,还是到此为止的好。”凝珠微笑道,“再说,我姐姐
本也是白家弟子,受了多年养育之情教导之恩,如今心中释怀,自然也不舍得大
好门楣被天道拆的七零八落。”

  “白天雄应该已经察觉到什么了吧。”南宫星略一思忖,道,“白家商号前
些天的异动,想必也和你姐姐的背叛有关。”

  “我姐姐猜测,那并非白天雄的意思。他苦心筹划良久,最后还是为了暮剑
阁能在他手上发扬光大,他对我公公的中庸处事和若云的平平资质都极为不满,
要说他会亲手毁掉暮剑阁,连我也不信。对这里失去信心的,应该是天道。”凝
珠叹了口气,道,“白家商号的万千银两,暮剑阁收藏的其他神兵古剑,应该都
已落入天道手中。白天雄最后若能搏下阁主之位,这些东西送回倒也方便,若是
一败涂地,天道拿了这么些好处,损兵折将才算亏得不太厉害。”

  南宫星自嘲般笑道:“我先前还在苦思冥想该如何才能把暮剑阁的事端妥善
解决,不想竟有人已把功夫做到了前面。我这一心想做白家女婿的,反不如那本
是回来报仇的……”

  “她心底其实还是把这里当作了家,少了一层仇恨蒙在眼上,她自然就明白
了该做什么。”凝珠面色却并不显得有多开心,眼神反透着隐隐担忧。

  南宫星察言观色,谨慎问道:“穆紫裳所提及的种种安排布置,其中有没有
涉及她此后的打算?”

  凝珠默默看向也是一脸关切的白若兰,宋秀涟听到此刻,也对穆紫裳颇为神
往,凝珠闭上双眼长长吁了口气,轻声道:“不,她半个字也没有提到过。和她
在一起的时候,她一直不停在说不停在说,生怕我学的不够多记得不够深,生怕
我这不争气的妹妹没了她的庇佑便要吃亏倒霉。我想带她去见若云,她都不肯,
只说装丫鬟的时候天天盯着,早看腻了。那时我就感觉得出,她心中为我谋划的
那个将来,里面并未留下她自己的位子。天道对叛徒一贯不留情面,她多半担心
若是留在我身边,即使有如意楼做靠山,一样会惹来麻烦,不如一走了之,给我
留个清静。”

  她看了一眼南宫星,略显黯然道:“而且,她特地让我转告你一声,虽说春
红的死与她无关,但茗香陨命她却难辞其咎,陆阳城的惨案有她一份心力在内,
裘贯那霹雳震天雷的用法,也是脱胎自她先前的计划。如意楼若是打算找她,此
间事了,她随时恭候。只盼你莫要迁怒于我。”

  “除了是她妹妹,你与这些事情并无关系。我如意楼又不是酷吏办案,还兴
株连那套。”南宫星笑道,“再说我迟早要叫你一声嫂嫂,岂敢迁怒。”

  他话锋一转,试探道:“穆紫裳这前后所为,的确算是情有可原。可一切都
还只是她一面之词,我能否见她一面,将个中疑点细细讨教一番?”

  凝珠摇了摇头,淡淡道:“我没办法,姐姐和我最后这次分别,已说了叫我
不必找她。该露面的时候她自会露面,该消失的时候……她也自会消失。”

  白若兰颤声道:“凝珠,你……你就没有不舍得她么?你们姐妹,好不容易
才重逢不是么?”

  宋秀涟叹了口气,道:“她这也是心疼妹妹,她害死白家这么多人,即便妹
夫不管,妹夫的兄弟们也不吭声,可白家还有其他人啊,还有长辈亲戚,还有那
诺大一个商号啊,背着这么多烂事,之后的暮剑阁只会步履维艰,齐心协力的这
几个兄弟之间,可不能有半点芥蒂。若麟有我劝导,可白若松呢?白若竹呢?他
们的爹,都可说是葬送在凝珠姐姐手上。她如此爱护妹妹,必定不会留下这种隐
患。”

  凝珠眼中虽有水光,唇角却漾起一丝微笑,道:“以前小的时候,我在别处,
她在这山上,我们都知道彼此活的很好,偶尔见上一面,说些话儿,我送她个小
物件,她教我两招站桩法,便都满足得紧。我只盼一切平息之后,换做我在这山
上,她在别处,还能如从前一样就好。”

  白若兰听出凝珠语气中其实已不抱任何期望,心中一阵酸楚上涌,紧紧握住
她的手掌,正想开口说一定要让穆师姐留下,房门却在这时吱呀一声打开。

  崔碧春闪身进到屋内,道:“事发了,白若松正组织人手,准备搜山寻找白
天武夫妇。白若萍正往这边过来,估计是要通知兰姑娘。”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暮霭凝香》(1-28)作者:snow_xefd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