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言情

《暮霭凝香》(1)作者:snow_xefd

时间:2016-12-31 12:08:19  来源:  作者:
               暮霭凝香


作者:snow_xefd
 

             第一章:碧姑娘的剑

  断霞峰下,一条小道蜿蜒曲折。

  时逢晚春,一片碧海缀着万点花色,不论远眺亦或闲游,皆是醉人美景。

  只不过,白阿四却没什么心思欣赏。

  倒不是因为他在这山脚下开酒肆多年看得厌了,而是他实在腾不出空。

  这小小的酒肆之中,几年也难得一次的热闹,加了备用的木桌木凳,仍有七
八个挑夫不得不坐在门外担子上。

  生意如此之好,白阿四却高兴不起来。

  酒肆内这密密麻麻二三十人,倒有一大半带着兵器,让他这种寻常百姓脊背
发麻。若是熟客倒也罢了,偏偏这些武林中人,他没一个认得。

  平素里挤不出半点笑容的老板娘白嫂,此刻活动着僵硬的面皮,挑起唇角往
来招待。

  到不是怕了这些客人,这胖胖的村妇,一向便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能叫
她耐下性子轻声慢语出面招待,只不过是因为,这班人都是断霞峰上暮剑阁的客
人。

  蜀州江湖势力繁杂,名声最响的三个,峨嵋据南,唐门霸东,而暮剑阁,则
领袖蜀北。

  两日之后,便是暮剑阁阁主嫡长子白若云大婚,将入门的新妇,又是峨嵋掌
门清心道长的关门弟子孙秀怡。如此南北联姻,自然不会仅仅惊动蜀州武林而已。

  能遣人来贺的,绝不会少了礼数,无暇抽身的,也都托镖行送上贺礼吉言。
足足半月之间,白阿四的酒肆之中,就未曾有半日断了生意。

  幸而暮剑阁与峨嵋派交好之辈尽是正道中人,婚礼不会邀请什么凶神恶煞之
徒。就算有许多包藏祸心与冷眼旁观的,总不会屈尊到白阿四的酒肆里生事。

  “赵兄,你说这次婚礼,唐门究竟会不会来?”

  “依在下拙见,唐门应来,如不亲眼衡量,岂不是对这场联姻一无所知?”

  “哎,老哥这话说的不对,就是俺这样的粗人,闭着眼睛也知道,白家娶了
峨嵋的婆娘,总不会就为了生几个身强体壮的胖娃娃吧。俺要是唐门的门主,才
不来白费功夫看人讨老婆合谋对付俺。”

  白阿四听着这种在店中不知重复了多少次的类似对话,满脸堆笑的放下酒菜。
趁着屋中酒菜大多上齐,他连忙扭了扭腰,往门口走去准备透一口气。

  这近二十天中,他只盼莫要有人在他的酒肆中大动干戈,就谢天谢地谢祖宗
了。

  才到门边,扑面一阵香风入鼻,白阿四抬头一望,登时便知道,那千万遍念
诵于心头的祈愿,怕是要在今天落空了。

  白家的宾客自然也不乏江湖女子,只不过很少有女人愿意挤进这臭烘烘的酒
肆,大多只在门口买一碗清水淡茶,解解渴乏,便接着上路。酒肆之中,除了白
嫂,便是男人的天下。

  男人好斗,江湖中的男人更甚,为钱财、为面子、甚至为一句话,往往便会
刀剑相向,血溅五步。一群男人中丢进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好看的女人,大都
会如推石入湖,激起一片风浪。

  而此刻在白阿四眼前走入酒肆的,正是一个好看的女人。

  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红红的小嘴,若是笑起来,一定十分可爱,十分
动人。可她非但没有笑,秀美的脸上竟连一点表情也没有,好似有一层无形的面
具,正密合在她嫩如春花的粉颊之外。

  她的身量不高,但自上而下非常匀称,显得苗条修长,颈上戴着一串碧玉珠
链,左腕挂着一个碧玉手镯,上身穿着件葱绿夹褂,鹅黄束腰之下,是一条碧绿
色的罗裙。

  她整个人,就像是一条碧绿色的影子。

  如果不是她背后背着一个长包裹,一看便是什么兵器,怕是所有人都会当她
是个走错了路的小家碧玉。

  “客、客官,里面没……”白阿四结巴了一下,正要说话,就被旁边一人打
断。

  “哎,有位置,兄弟们让一让,总能给姑娘腾出个座来。”一个劲装汉子嘿
嘿笑道,向着桌上他人使了个眼色,立刻便有人站起让出一个木凳,端着酒碗走
了出去。

  “喂喂,明明是两个座位好不好?”随着清亮悦耳的一声提醒,一个看样貌
不过十三、四岁但身量颇高的少年小厮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我得贴身伺候着,
劳驾哪位行行好也给让个座呗。”

  这小厮看起来比那姑娘小上一些,模样颇为讨喜,一张娃娃脸上挂着亲切的
微笑,乌溜溜的眼珠灵活的左顾右盼,一副没见过世面的神情。

  屋里都不是什么恶人,这小厮又笑的叫人心喜,加上是这美貌姑娘的伴儿,
马上旁边那人便端着茶杯起身笑道:“娃娃来坐,我去透透风。”

  “老板,要壶清水,不要装过茶水的壶,多谢。”那小厮颇为伶俐,一边把
行李包袱放在地上,一边摸出一块碎银,递到白阿四手上,“方才让座那二位的
帐,也一并算了,余下的,算是打赏。”说罢,掏出一块白巾,仔仔细细铺在凳
上。

  那姑娘也不开口,径自坐下,将背后布包解下放在膝上,黑亮双眸便只是盯
着桌上放着的左手。

  旁人已经忍不住在猜测她的身份,有几个想到了什么,惊疑不定的偷偷瞄她,
有几个全无头绪,只是间或看来一眼,剩下的到都在仔细打量她,一来秀色可餐,
谁不爱看,二来也都好奇这到底是哪家的女侠,行走江湖穿得如此不便不算,还
带着一个帮忙打点的小厮。

  一时间想到好几个出身名门的女子,却大多和眼前这人对不上号。有人忍不
住向见识较广的人低声询问,得了答复,目光却是一惊,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
似乎不太相信。

  那姑娘也不理会这些目光,似是早已见得惯了,清水上来之后,便静静地倒
了一杯,凑到唇边,浅浅抿了一口,润湿红唇。

  那小厮抹了把汗,咕咚咕咚仰头喝了三杯,哈的一声出了口气,笑道:“果
然走的久了,清水都变得好喝起来。”

  出声叫人让座的劲装汉子也听了旁人耳语,双目狐疑的在对桌主仆身上一扫,
放下酒碗,抱拳道:“萍水相逢也是缘分,在下刘振川,江湖兄弟抬爱,送了个
别号叫做断水神锤,大家同来参加白大公子喜宴,可否交个朋友?不知姑娘怎么
称呼?”

  江湖人不拘小节,自然也不忌惮是否该问女子闺名。倒是旁人听了他的名头,
忍不住瞄了一眼放在一边的八角紫金锤,心中暗暗道一句,原来是他。

  那姑娘眉心微微动了一动,垂首喝了口水,并不答话。

  反倒是那小厮嘻嘻笑道:“刘大哥,我家姑娘不爱说话,也不爱交朋友,您
做您的断水神锤,莫要打断我们喝水就好。”

  这回话颇为无礼,刘振川面上不禁一红,露出几分尴尬之色。

  “若是称呼,我家姑娘姓崔,大家叫声崔姑娘,在这地方,总不会叫岔了人。”
那小厮看了一圈,接着说道。

  这崔姑娘果真不爱说话,只是静静坐着。但她越是如此,屋内几人的眼中狐
疑之色越是浓重,仿佛这特征更符合他们心中所想的那个人,只不过他们也不知
道那人是不是姓崔。

  白阿四察觉气氛不对,拎着铜壶出了门口,摸了摸胸,长出口气,心里盼着
这班人千万别动起手来。

  谨言慎行虽是大多数江湖人应该牢记的原则之一,但若是人人都能如此,江
湖又怎会有这许多事端?

  刘振川左手位上恰是完全猜不到这女子来路的人之一,他与刘振川颇谈得来,
见新交的朋友撞了这么一遭尴尬,登时面带怒色,哼了一声讥刺道:“崔姑娘好
大的架子,行走江湖还要带个累赘,万一遇上事端,岂不是平白搭条性命。还是
说,姑娘功夫俊的很,碰上什么对手,也保得住这半大娃娃?”

  言下之意,你若是承认自己功夫不错,那他当下就要讨教讨教。

  刘振川连忙伸手拽了一下,笑道:“冯兄弟,坐下喝酒,喝酒。”明里劝他,
暗中却警告似的捏了他一下。

  那姓冯的汉子却是个直楞性子,一翻双目道:“你捏我作甚?这姑娘进来连
句话也不肯说,只叫个小厮答话,难不成咱们一屋子江湖好汉,只配和她手下的
龟儿子叨叨吗?”

  崔姑娘双目微抬,一双黑眸深不见底,她仍不说话,只是缓缓将膝上包袱放
在了桌面上。

  冯姓汉子酒性上头,讥笑道:“嗬,这么标致的姑娘,莫非是个哑巴?”

  那崔姓少女轻轻叹了口气,似是非常不愿的抬起右手,青葱嫩指钩住包袱布
结,轻轻一扯,缓缓将包袱皮向一边扯开。

  屋内众人,顿时伸长了脖子看了过来,紧接着,又纷纷响亮的倒抽了一口凉
气。

  露出来的,是一把长剑。

  浅碧色的剑鞘,缀着数颗翡翠,剑柄拖着两条天青剑穗。一眼望去,便知道
价值不菲,单是护手上那一颗拇指大小的碧玉珠,怕是就会引来贼人无数,难怪
要用包袱裹好。

  众人抽气吃惊,自然不是因为这剑的价钱,那冯姓汉子面上酒意瞬间去了大
半,面颊几乎没了血色,连声音也有些发颤,“这……这剑上……莫非、莫非有
一道碧绿印子,擦……也擦不掉?”

  那小厮笑嘻嘻的说道:“咦,冯大哥难道偷偷看过我家姑娘的宝剑?”

  冯姓汉子脸上的肌肉都变得有些扭曲,似乎想努力做出一个微笑,却不得其
法。他缓缓坐下,抬手擦了擦额上冷汗,语气骤然变得十分恭敬,“在下……在
下有眼无珠,没想到、没想到碧姑娘也会来参加白家婚礼,多有得罪……还、还
请碧姑娘海涵。”

  旁边已有人忍不住在窃窃私语。

  “真的是她,没想到竟这么年轻。”

  “白家怎么会向她下帖?”

  “你怎知道她有请帖?谁知道是不是前来生事寻衅的?”

  “兄弟说的是,万一赢了暮剑阁白家,她的名头又要响亮几分了。”

  刘振川比身边那人倒是镇定许多,他举起酒碗,朗声道:“久仰碧姑娘大名,
今日得见,实感荣幸。方才如有冒犯,还请恕罪,刘某自干一碗,权作赔礼。”

  旁边那冯姓汉子低声喃喃道:“血玉钗摇足踏云,一剑夺命碧罗裙,碧姑娘
既然到了,莫……莫非血钗雍素锦也要来不成?”

  江湖上的女人,名头响亮的,不是绝色倾国,就是武功超凡。貌若天仙却甘
愿行走江湖的,多半会仰仗每隔一段时间便重新评判流传的江湖四绝色的称号扬
名天下,而武功过人的,则往往不屑于艳名,更愿单靠一身功夫闯出名号。

  血钗、碧姑娘这两个名号,对见闻广博的人来说,可是响亮的很。

  血钗雍素锦,鬓上一根血玉银钗便是兵器,绣鞋之中从不穿袜,喜好赤着一
双雪嫩秀足,传言其杀人后好以对手鲜血涂就足趾丹蔻,为人喜怒无常,只为被
轻薄一笑,追魂索命四十七天,逐越七州,将雪山八杰之一宗恒当着其七位结拜
兄弟面前毙于闹市街头,一战成名。

  碧姑娘与这样一个女子齐名并称,自然不是什么泛泛之辈。不仅那一身极有
特点的穿戴在江湖口耳相传,她手上一剑穿喉的宝剑碧痕,近三年更是名震东南。
传言其寡言少语,性格冷漠,极少与寻常江湖人士动手,却不知为何曾在东南三
州遍杀七十一家青楼主人,背下一身血案,后被公门高手围捕,凭一把碧痕在手,
逃出生天,留下腕脉被断的十余个废人,名动八方。

  这两女俱非大奸大恶之徒,但行事乖张狠辣,也称不上正道中人,更何况碧
姑娘一向在东南三州活动,按常理,暮剑阁的喜事,应该不会有帖子千里迢迢送
去给这样一个行踪不定的诡秘女子。

  看来八成是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

  偷偷瞄了碧姑娘几眼,已有与白家交情不错的人开始担忧这场喜宴会多生事
端。

  他们担忧的的确有些多余。

  事端,根本不必等到喜宴上。

  这样一个秀美可人的女子,又是颇有名气的剑客,本身就足以带来没完没了
的麻烦。

  这边冯、刘二人才刚消停,另一角却有两个青年剑客齐齐站了起来,视线只
在这位崔姑娘面上一扫,便盯住了横在桌上的那柄碧痕。

  那两人穿着打扮极为相似,都是黄衫褐裤,软底布靴,腰间长剑也是一模一
样,除了一个阔口方面,一个下巴颇尖之外,其余都如照镜子一样相似。

  一看他们起来,酒肆内的诸人便想到了蜀州武林小有名气的一对兄弟。

  果然,那二人马上便开口印证了他们的猜测。

  “在下陈德。”

  “在下陈荣”

  “我兄弟二人苦练剑法。”

  “蒙江湖兄弟抬爱。”

  “赐了个西川双剑的名号。”

  “我们兄弟生平最喜剑法。”

  “久仰碧姑娘大名。”

  “还望能不吝赐教,随手指点一二。”

  “选随便我们哪个都可以,另一个绝不帮忙。”

  “只是切磋技艺,不伤和气,点到为止,还请诸位做个见证。”

  这兄弟两个一人一句,说的却既有默契,若不是方脸陈德看起来略微年长,
形貌与陈荣也颇有几分差异,还真容易被当作一胎孪生。

  这种恼人的切磋讨教,在诺大的江湖中每日不知要发生多少,偏偏若不出手,
往往便会被当作自愧不如,认了下风。尤其这些急着闯出名号的青年男女,更是
将挑战视作扬名立万的捷径。

  刚才冯姓汉子还能算是气话,崔姑娘忽略也就罢了,这种正经八百的邀战,
才真叫难办。

  二十多颗脑袋一起转了过来,都想看看她要如何应付。

  崔姑娘浅浅抿了口水,那水有些太热,她稍稍撤后一些,拢起樱唇轻轻吹起
气来,竟好似没有听到一般。

  陈家兄弟的脸色登时变得有些难看,陈荣将面带怒色的大哥轻轻一扯,朗声
道:“崔姑娘,我兄弟二人堂堂正正向你讨教,你就算不敢应战,也总要有个回
话吧?”

  邀战不成,便是挑衅,如果崔姑娘仍不出手,至少在这班江湖汉子眼中,就
已和露怯无异。偏偏崔姑娘仍是八风不动,只是将吹温了得开水送入唇畔,缓缓
喝了起来。

  那小厮在一旁也不慌张,仍是笑嘻嘻的来回打量周遭各色人等,像是见惯了
这种场面,早就不以为意。

  “既然如此,那在下得罪了!”陈德性子更燥,抬手将陈荣拨开,侧手一抄,
已将剑柄紧握掌中。

  崔姑娘此时却才将手中水杯放回桌上,瓷底木面一碰,发出哒的轻轻一声。

  这一声中,陈德的手已扬起。

  可所有人都没听到本该出现的那一声龙吟,也没看到本该出现的那一道寒光。

  随着他的手一道抬起的,竟只是一个剑柄而已。

  那寒光闪闪的三尺青锋,竟齐根断在了剑鞘之中。

  崔姑娘放稳水杯,回手搭上剑鞘,水眸一侧,淡淡瞥了小厮一眼,似是在责
怪他为何不快喝水,方便快些上路。

  那小厮嘿嘿一笑,端起水杯咕咚咕咚吞了两口,一抹嘴巴,道:“成成,小
的马上就好。”

  这主仆二人,竟好似谁也没把那两兄弟放在眼里。

  屋内这二十多人,此刻倒已都知道,这看似娇怯怯弱不禁风的秀美少女,确
实有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的资格。

  陈德捏着手中剑柄,脸上一阵青白交错,手背青筋暴起,却不敢移动分毫。

  这四十多只眼睛,没有一只看到这位崔姑娘是如何出手,更不要说那足以无
声无息击断精钢长剑的凌空虚劲是多么惊世骇俗。

  即便先前还有几人存有挑战之心,此刻也随着冷汗流得干干净净,陈荣僵在
兄长背后,更是连颤动不已的手掌都偷偷从剑柄上拿开,握出紧缠的白绢,露出
一片湿痕。

  崔姑娘轻轻呼了口气,提起桌上包袱缓缓包好,跟着缓缓站起,向门外走去。

  众人望着她苗条倩影,裙下莲足堪堪一握,纤腰如柳盈盈欲折,挺背削肩,
楚楚可怜,哪里像个转瞬之间便能断人兵刃的一流高手?

  随之而来的,便是混杂着浓厚好奇的担忧。

  这样一个女子,赶来参加暮剑阁的喜宴,所为何事?

  酒肆内的诸人纷纷没了胃口兴致,崔姑娘才走出去,便一个个结账起身,跟
在后面,也再没有人多看一眼陈氏兄弟。

  一场转眼分出胜负的甚至称不上切磋的交手,仿佛已将西川双剑这个名号从
酒肆中就此抹去。

  不出数月,也许便是整个江湖。

  白阿四抬起手抹了把汗,扭头望了一眼屋内,仅剩下的两个身影,已有一个
沮丧万分的跪在了地上。

  他轻轻叹了口气,掩上了木门,决定晚些再进去收拾。

  回转身子,那一主一仆走的着实不快,一眼望去仍未到山道弯折之处,颇难
为一众江湖豪杰慢着性子亦步亦趋。

  想来今日不会再有什么波折,白阿四抽了一张板凳坐下,可还没歇口气,搭
手一望,远远低处一顶红花小轿,由两个壮士汉子扛在肩上,大步流星走了过来。

  轿子左右,跟着四名妙龄少女,四个虽都背着宝剑,其中一个却穿着水红裙
裤,合欢小褂,挽着双心环髻,手里还提着一只扎口母鸡,眉心点了一粒朱砂,
粉黛覆面,精心妆点,竟像是临时充作了伴嫁傧相。

  另外三名女子则是一般的黄衫青裙,素面朝天,形貌虽略有高低,但也都称
得上秀美可人,比起方才惊起一番波澜的碧绿姑娘,也不逊色太多,只是倒有两
个开面束发,一望便知已然名花有主。

  傧相伴嫁在旁,轿中自然便是大礼之前不可见人的新嫁娘了。

  白阿四登时跳起,招呼来白嫂准备茶水,迎宾多日,唯有这一拨,决计不可
怠慢半分。

  峨嵋此代俗家女弟子中,年纪最轻的五人素来交好,情同手足,人称灵秀五
娥,此次白若云大婚的对象,便是其中五妹。

  另外四人,大姐钟灵音,三姐齐秀清都已婚配,田灵筠与宋秀涟这一大一小
则待字闺中,反落到了小师妹的后头。

  白阿四连日里听那些江湖豪客信口闲聊,早已知道这次送亲,峨嵋掌门清心
道长并未随行,而是另有要务提前出发,护着孙秀怡北上成亲的,自然便是灵秀
五娥中的其余四个。

  两相印证,这红花小轿中载的是谁简直一目了然。

  嫁妆行李都随着清心道长先行一步,这小轿一路跋涉,倒也安稳低调,不致
多生事端,至于今日挂了红花上了妆容,也是因为已经进到暮剑阁的地头,不需
再额外谨慎。

  “几位女侠,在小的这儿歇歇腿脚,喝口热茶再赶路吧。前面就是山路,还
是养养精神的好。”白阿四一边招呼,一边将一张较为平整的木桌从屋内搬了出
来,挑了最干净的杯子摆放整齐,“白家老爷特地打过招呼,可不能叫新娘子受
了屈。”

  “既然是亲家的款待,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体态较为丰腴的那个年轻
少妇温婉一笑,摆手让轿夫将小轿稳稳落下,绵声道,“来,大家喝口茶水,坐
上会儿吧。”

  另一个少妇打扮的女子点了点头,从腰间摸出几枚铜钱,轻轻放在桌上,道
:“店家,五杯清水,两碗热茶。劳驾。”

  白嫂连忙将铜钱拿起塞回,连声道:“不能不能,我们这小铺全仗着白家庇
佑,怎么能收新少奶奶的钱。大家只管喝,我再去弄两个小菜,之后才有力气爬
山嘛。”

  那伴嫁打扮的少女抿了抿唇,先端了杯水,撩开轿帘钻了进去。此地习俗,
直至花轿抬过门槛之前,新妇都不可叫伴嫁傧相之外的人看见,江湖女子虽大多
不拘小节,但暮剑阁毕竟是由一方豪门大户转入武林,总比寻常门派计较多些。

  剩下那圆脸少女咯咯娇笑两声,扭腰便坐在桌边长凳上,脆声道:“托小妹
的福,从昨个进了阳梁镇,吃住就都不要银子咯。也不知道回去时没了新娘子跟
着,他们还给不给咱白吃白住。”

  崔姑娘主仆走的颇慢,跟在后面的众人回头发现了酒肆前的峨嵋一行,交头
接耳一番后,倒有十几人折返回来。

  比起一个来路不明的碧姑娘,新娘子才是大婚的主角。纵使见不到人,与随
行的峨嵋女侠搭搭话聊聊天也是好的。毕竟此番联姻之后,峨嵋与暮剑阁保不准
便会称雄蜀州,多探些风声,攀攀关系,百益无害。

  此时到访暮剑阁的人,九成九都是为了这场婚礼,可崔姑娘却对身后诸事置
若罔闻,只有那小厮扭头远远看了花轿两眼,微微低头在主子耳边说了两句什么,
便又继续赶路。

  山道曲折陡峭,虽离半山腰暮剑阁的别庄并不太远,走起来却十分费力。崔
姑娘脚下颇慢,也看不出轻身功夫如何,倒是那小厮脚下初时极为轻快,走出三
五里便拖沓沉重起来,惹来身后跟随那几人一番暗自讥诮,心道这碧姑娘果然艺
高人胆大,竟带了这么个楞头小子行走江湖。

  一路相安无事,只是走的着实不快,看到别庄门庭之时,天色已渐渐转暗,
回头下望,那顶花轿也在众人簇拥中赶了上来。

  这别庄本是暮剑阁外姓门徒食宿学艺之处,为了此次大婚,特地腾出作为宴
客场所,也叫远道而来的贵客得以下榻,不致在阳梁镇中寻找地方落脚。

  暮剑阁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大都已下到别庄迎客,峰顶居所并不招待外人。
而此等江湖大事,不请自来的客人绝不会少,为了以防万一,单是门墙外迎客之
处,就有十余名佩剑弟子彼此呼应散开护在管家白祥周遭。

  跟在崔姑娘身后的那些人到了这里不好再磨磨蹭蹭,便快步抢到前头,按彼
此大致江湖地位,默默分出了先后。

  白祥虽年过五旬,但毕竟是习武之人,手脚依旧十分利索,他打理白家多年,
眼力自然不差,一边恭恭敬敬的迎接着这些江湖豪客,一边横目扫去,盯住了那
正款款走来,犹如碧绿影子一样的少女。

  如此不便行动的衣裙,背后的狭长包袱,身边的半大小厮,这种场合任谁看
上一眼,也会不觉留意。

  “姑娘不辞劳苦赶来贺喜,白府上下感激不尽。敢问姑娘如何称呼?是单单
道贺还是留下观礼?”白祥不敢怠慢,将余人托于手下仆佣,亲自迎上几步,恭
敬问道。

  崔姑娘依旧不言不语,只是向着那小厮轻轻瞥了瞥头,那小厮颇为伶俐,立
刻便满面堆笑,从怀中摸出一个扁方锦盒,躬身颔首双掌托起,道:“我家姑娘
姓崔,远道而来只为观礼,还望行个方便,这是区区薄礼,敬请笑纳。”

  白祥微微一怔,心里转了几个名字,却唯有一人与面前这姑娘形貌举止相似,
他不敢断定,躬身接过锦盒,陪笑道:“你家主人背后的包袱,包的可是一柄华
贵宝剑?剑上是否有道青绿痕迹?”

  那小厮立刻笑道:“您既然知道,又何必再问呢。我家姑娘寡言少语,您想
必也是知道的。”

  白祥极力克制,仍忍不住皱了皱眉,唤过持着礼簿的下仆,轻轻揭开盒盖。

  盒中装着的,竟是一串翠绿色的随珠手链,颗颗都是一般大小,即便这几日
已见多了贺礼中的珠宝玉器,白祥仍禁不住眼前一亮,忙将锦盒关好小心收入怀
中,侧头道:“小心记下,崔碧春姑娘,上品夜明珠一串。”

  名门大派消息来源自然要比江湖上的闲散豪客广博的多,酒肆中的众人只是
知道外号,白祥却知道碧姑娘的名字。

  远来是客,即使心中忐忑,他也不敢怠慢,忙一伸手,道:“崔姑娘,里面
请。”

  毕竟这少女声名较为特殊,白祥本想自己亲自安置,可没想到远远抬来的那
顶轿子,却恰是新嫁娘所乘。他只得将崔姑娘主仆交给一个信得过的下属,自己
迎向峨嵋一行。

  暮剑阁的别庄原是白府富甲一方时的别业,庭院楼台依顺山势,山间溪泉穿
行其中,占地极广,容纳百余人食宿仍绰绰有余。

  来访的女客并不太多,且有大半是武林群豪的家眷,所安排的便是极靠内里
的院落,足足上了数列石阶,折绕多时,才算到达。

  这院子本就不是弟子寝室,而是招待贵客的客房,分着内外双园,环境清幽
雅致。除了留给孙秀怡随行姐妹的三间,还空着七间待住,其余六间倒是早早便
住上了人。

  崔姑娘一路无言,那仆人猜测应是喜静之人,便将她送到内园最角落的房间
安置。

  园中既然都是女客,那小厮身高体壮,除了面貌稚嫩,其余都已颇具男子气
概,不能留下伺候,自然安置到了下仆通铺大房。不过这园中本就有三名丫鬟专
供使唤,怎么也不会怠慢。

  崔姑娘依着窗边,静静坐下,背后包袱随手搁在窗台,黑幽幽的眸子一路凝
视着那小厮被带出园门,才转到园中走来走去忙活的三名丫鬟身上。

  行大礼之前,自然不会摆下流水大席,晚上的餐饭,喜好热闹的可以去练武
场拼酒吃菜,不愿如此的,自有丫鬟仆役送上家常小菜。白府毕竟曾是大户人家,
这一套规矩繁而不乱,入夜灯悬,便已将众多来客招待的心满意足。

  只是那新娘子,依旧不得一见。

  花轿抬入峰顶暮剑阁本家,过了门槛才可见人,除了伴嫁傧相田灵筠外,其
余人等就算在那小筑院门外挤破了头,也只能看到窗内摇曳的红烛之光而已。

  崔姑娘本不算什么贵客,但那样一串手链送上,任什么客也都成了贵客,光
是一顿晚餐,就有两个被白祥派来的丫鬟前后照应,伺候的如同中京官家的千金
小姐,反倒让这满面波澜不惊的少女略略显出几分尴尬神色。

  月上梢头,崔姑娘依旧静静坐在窗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园外的豪客仍在高谈阔论,园内的女眷女客却都早早休息,熄了灯火。

  那三个丫鬟看夜色渐深,检查了一遍园中情形,离去闭了园门。

  园门闭上的那一刻,崔姑娘长身而起,一把抓起窗台上的裹剑包袱,匆匆背
在背上,也不开房门,挥掌一拂灭了灯烛,抬起窗棂轻身一跃,无声无息的落在
了房外回廊。

  她蹲在暗处左顾右盼,静静观望了片刻,才略显紧张的猫腰沿墙而行。

  园门紧闭,她从内轻轻一扯,外头传来锁头晃荡之声,想来是怕有粗人酒后
失德惊扰了这班女子。

  略显失望的轻叹口气,崔姑娘摸到另一边屋角,纵身一跃扒稳屋檐,身子往
上一探看往隔壁院子,确认无人走动之后,灵猫般一窜,擦着院墙钻了过去。

  似乎来路上特意留意了庄内格局,崔姑娘仰仗园景遮蔽,不多时便到了护院
起居之处,库房便在这间院中。

  看着两名护院小心翼翼的把几件贺礼放入库中锁好,她脸上竟浮现起一丝得
意的微笑,跟着撒手落下,仍藏身在院墙这边,静静等着。

  哪知道她才缩进一蓬长草中蹲好,正要侧耳倾听隔壁护院们的动静,一声略
带笑意的呼唤,就从她身后近在咫尺的地方传了过来。

  “崔姑娘,大半夜不去睡觉,来这里看风景么?”

  声音不大,却不啻晴天霹雳,轰的她细腻无暇的光洁额头,登时便渗出一片
细密汗珠。

  她懊恼的皱了皱眉,跟着气呼呼的鼓了鼓脸颊,站起身来扁了扁嘴,这转眼
之间的神态变换,竟比她一路上来的表情多了不知多少倍。

  秀目一扬,这崔姑娘扭身便道:“明明是你毁约在先,说好了给我的那串珠
子,怎么就成了贺礼?整天憋的像个泥雕菩萨,连句话都不敢说,你当容易么?
笑笑笑,你还好意思笑!”

  不知何时无声无息在她身后站定,此刻正笑嘻嘻望着她的,正是那模样颇为
讨喜的小厮。

  “你偷我的剑,被我捉住,莫非还有理了么?”他慢条斯理的说道,手往怀
中一探,竟又拿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锦盒,“再说了,我几时告诉过你,那珠子
只有一串了?你这飞贼,怎么就不偷点脑子补补呢?”

               (待 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暮霭凝香 第九十章 陡峭阴风 下一篇:暮霭凝香 第九十一章 珠联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