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言情

暮霭凝香 第九十章 陡峭阴风

时间:2016-12-31 12:03:21  来源:  作者:
本章可能引起蛋疼菊紧等局部反应。

预感不妙可自行跳过。

嗯……某些方面我还是比较平权的。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雍素锦面色微变,登时长身而起,也顾不得露了形迹,单足猛点,咔嚓一声
劈碎一块檐瓦,如雨前春燕低低掠过屋脊。

  她这一下反应已是极快,倩影抹过,下面才传出假董植幸一声惊慌怒喝。

  可没想到那出声女子动作竟也不慢,弹指之间,这边墙外就没了影子。

  那女子虽然刻意逼哑了嗓子,但雍素锦生平逐杀目标几十人,跨越千百里,
又有祖传的本事傍身,一听就分辨出那是李嫦的声音。

  只无奈李嫦一来武功不弱,二来对白家格局了如指掌,硬要追去,真未必能
讨了便宜。

  而且她转眼听到动静,只得缩身回去隐好身形,躲开檐下假董植幸出门一望。

  也不知白天雄从哪儿请来两个酒囊饭袋,雍素锦听下面废物提着裤子叫骂两
句还不敢大声,心底暗笑,轻轻摸回那边,顺着原路无声无息滑了下去。

  还没落地,已听到屋中白夫人咬牙问道:“那人说的……是真是假?”

  假白天武比自己同伴还要蠢些,竟一时哑了话,连戳在屁眼里的鸡巴都跟着
愣住,心虚的声音都发颤,道:“你……你他娘的乖乖伺候老子就是,问个卵!”
说着,还壮声势似的狠捣了两下,将那肛洞撑得裂伤开口,垂落一点红泪。

  这话只要不是傻子就能听出隐含的答案。

  白夫人当然不是傻子。

  但她却并不希望得到这个答案。

  她勉力扭动裸躯,双目呆滞的看向气冲冲走回来的假董植幸,颤声道:“我
夫君……是不是真的已死?”

  假董植幸冷哼一声,径自走到她臀后,一把把假白天武推到一边,道:“滚
开,让老子也尝尝这婆娘的屁眼。”

  “呜——”更粗一些的阳具狠狠挤入本就裂痛的肛肉,白夫人眼前一阵发黑,
扔强撑道,“告诉我……天武他……是不是已经死了……”

  假白天武嘿嘿淫笑道:“随便一个不知哪儿来的丫鬟喊一嗓子,你怎么就当
真了呢。我们还指望拿他逼你发骚发浪呢,怎么舍得杀他,你不信,你把我老二
舔干净,我晚上带你去看看他,这总行了吧?”

  假董植幸隐约觉得有些不安,大概是为了保险,他祭出了自以为有效的手段
:“你最好给老子老实点,不然我这就去绑来你闺女,告诉你,人质这东西,老
子一抓一大把!”

  白夫人雪莹莹的玉体猛然一颤,跟着直愣愣盯住面前假白天武那根还粘着些
腥臭秽物的上翘阳物,捏着桌边的双手突然松开,跟着,马上又紧紧攥住。

  雍素锦暗叫一声不好,连忙抬手扶在外窗台上,随时准备纵身进屋。

  假白天武色欲熏心,尚不知大难临头,仍笑眯眯挺着腰杆把那不文之物往白
夫人嘴唇上磨来蹭去。

  白夫人抬眼看着他,缓缓张开了口。

  整整齐齐的牙齿,仿佛化作了张开的铡刀。

  假董植幸皱了皱眉,张嘴正要警告,假白天武却已经迫不及待把大半根肉柱
都送了进去。

  本就只担心白夫人拖后腿不好同时制服两人的雍素锦毫不犹豫飞身而起,她
判断得出,这就是最好的机会。

  更何况,还免了不知白天武身在何处的那层顾忌。

  就在她迅速钻过窗棂之时,白夫人那被百般淫辱的小口,带着浓重的杀气狠
狠闭上。

  那一条阳具的大半,就这么消失在白森森的牙齿里面。

  鲜血喷溅在白夫人脸上,假白天武瞪圆了眼,不敢相信一样迟滞了一霎,才
猛然张开大嘴,惊愕万分的大抽了口气进去。

  雍素锦当然不愿让这两个废物惹出太大动静招来旁人,不等那声惨叫冲出口
去,她抬脚勾起地上肚兜,玉掌一抄塞进假白天武口中,同时抬手横刺,指间锋
锐发钗无声无息从他脖颈对穿而过。

  她马上一拔,一股猩红顿时伴着赫赫气音从血洞中喷了出来。

  假董植幸反应并不算慢,他马上从一直未脱的上衣中摸出一柄匕首,俯身就
去抓白夫人的脑后乌发。

  雍素锦侧身横上桌面,屈膝一顶将白夫人拱下桌去,顺势弓腰挺身,沾血发
钗直取假董植幸左目。

  假董植幸撤招后逃,无奈身后那堵墙连扇窗户也没,只得屈膝一蹬,向内室
屋门抢去。

  雍素锦早已料到,娇叱一声:“要命的就站住!”话音中钗在人前旋身纵出,
凌空虚点将他逼退半步,拧腰展臂,眨眼间连刺四招,尽数擦着他颈侧刺过,留
下四道血痕。

  看他双唇发颤似乎也忍不住要叫出声来,雍素锦腾身而起,屈身勾下脚上一
只绣鞋,狠狠塞进他的嘴中,跟着发钗一指抵住他紧绷喉头,冷冷道:“不许出
声,你若是放屁,我就缝了你的屁眼,打喷嚏,我就挖了你的鼻子,不让你说话
的时候说话,我就让你尝尝油炸舌头的香味。懂了?”

  假董植幸满面冷汗涔涔而下,双手垂在身边抖如筛糠,若不是嘴里塞着一只
绣鞋,只怕已克制不住牙关打架。

  那边地上假白天武倒是还有喀喀作响的动静,只不过气息只出不进,也就剩
下抽搐片刻的命在而已。

  逼着假董植幸坐到床边,雍素锦抬脚踢了一下直愣愣坐在地上牙关依旧紧咬
的白夫人,蹙眉道:“好了,发傻你以后有的是空暇,赶紧把那臭肉吐了,想知
道什么,我替你问问。”

  白夫人颤抖着张了张嘴,最后硬是抬手自己掰开下巴,才把那大半根血乎乎
的老二吐在地上,她扶着桌子站直,旋即弯腰张嘴,剧烈地呕吐。

  没有多少的晚饭,吃进肚里的秽液,连着脏腑酸水,呜哇哇吐了一地。

  她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过了片刻,才一擦双眼,缓缓坐到旁边椅上,轻声道
:“我要听他亲口告诉我实话,天武……到底还活着没有。”

  雍素锦讥诮一笑,道:“你倒真不死心。”说罢,她也懒得费事去找绳索,
将假董植幸口中绣鞋狠狠一拧塞至抵喉,掌中发钗旋即狠狠刺穿他左右肩头,断
去双筋。

  看他再也抬不起手,雍素锦冷笑道:“你也听见她要问的了,我准你开口,
你就答,多余的话千万不要说,也别弄出太大的动静,白家人顾忌多,可我不是
他们家的,你这样的,我杀上几千几万也不会有半点手软。懂了?”

  假董植幸鼻翼抽动,迟疑片刻,才缓缓点了点头。可谁知口中鞋子一被抽出,
他就恶狠狠道:“你折磨死我,自己也逃不了。实话告诉你,现在这暮剑阁上上
下……啊!啊啊——呜唔……”

  那第二个下字还没出口,就已被雍素锦抬手一鞋堵了回去,她手中发钗绕指
一转,猛地刺入他大腿之中,一边拌汤似的搅动,一边微笑道:“啧啧啧,白夫
人刚才问的话,你难道没听清么?你只需要说个活,或者说个死。别的话污我耳
朵,我没兴趣听。”

  嘴里绣鞋缓缓拉出,他看夜叉般盯着雍素锦,喘息片刻,才缓缓道:“死…
…死了。”

  白夫人浑身一震,如遭雷击,她悲愤起身,凄然道:“是谁下的手?为什么?
是不是二哥他……他拿的主意?”

  假董植幸目光闪烁,唇角的肌肉略显扭曲,咬牙道:“找人来把白天武换出
去后,就没人再给他送过药,那些药都叫冒牌货喝了,正主……当然就毒发,一
命呜呼了不是。白老二……他没问起过,我们也没告诉他。山腰那帮子人,还都
不知道呢。刚才那个小娘们怎么查出来的,我也闹不清。”

  “他……他的尸骨呢?”白夫人已是泪流满面,话音绝望至极。

  假董植幸瞄了雍素锦一眼,道:“我架到院墙外,找了个崖边没人去的荒草
窝子,连夜埋了。”

  白夫人几欲晕厥,喃喃道:“我……我一直心惊肉跳,食不知味,夜不能寐,
果然……那一线希冀,不过是我自欺欺人罢了。我还想今夜说什么也要求你们带
我去看他一眼,哪怕为此受再多羞辱折磨,之后也死而无怨,可……可他原来早
就先走一步……”

  看白夫人面上灰气渐显,雍素锦暗暗一惊,心知这妇人本就连遭淫辱阴元大
损,如今牵念骤断哀戚至极,心神剧创,若不唤起一丝生欲,连自尽都不必等,
只怕当即便要油尽灯枯。

  “白夫人,你就不打算问问别的么?你一双儿女,可都要投白天雄的罗网了。
白若云当不当阁主姑且不讲,白若兰可是正在人生最幸福的当口,一心想着嫁入
南宫家,做个快快乐乐的新妇,你这么撒手一去,双孝加身,她少说要被耽搁三
年吧?”雍素锦语气一转,嘲弄道,“不过也好,这位正主守在这边服丧,没了
这天上掉的大房,我兴许也能强强南宫家的主母之位。只可怜白若兰,生米成了
熟饭,无奈盛不进碗,便宜了我们这些狐媚子咯。”

  这一番乱七八糟没头没脑的言语,到总算把白夫人心里对儿女的牵绊挖了出
来,她拾起一件破衣,随意披在身上,闭目思忖片刻,道:“这位姑娘,看你武
功,想必也并非真的侍婢下人,我一个妇道人家,久疏世事,此刻心乱如麻,你
该问什么,就自顾问吧,我只听着,你不必理会。”

  看白夫人面上死气稍减,雍素锦暗暗宽下新来,心中咒了句崔碧春来的怎么
如此磨蹭,口中道:“我这人不擅问话,干脆,你痛快点,把你知道的都交代交
代,我听着要还满意,就给你留条狗命,你保着这条狗鞭,还能去窑子快活。如
何?”

  假董植幸身上伤处刚刚不那么痛,他喘息几口,恨恨道:“我能知道什么…
…老子不过是个被叫来卖命的打手,刀口舔血,为的不就是银钱女人,白老二平
时瞧不起我们,这次叫来,当然不肯跟我们多说。”

  “你们这样的亡命徒啊,被人收罗专干脏活,用起来省心,灭口也方便,交
给自家手下大侠惩奸除恶,还能搏个好名声。”雍素锦将发钗放回唇边舔了下上
面血痕,讥诮道,“换我来管天道,多半也要这么干。可惜啊,原来只是个小喽
啰,什么也不知道。那我还留你做甚?”

  假董植幸圆瞪双目,怒骂:“老子早知道你这婊子不会放条生路出来,要杀
就杀,就算知道老子也不说!等我做了鬼,就天天跟着你,看你哪天栽到男人手
里,活活把你操死!”

  “游魂怨鬼,多你一个不多。”雍素锦甜甜一笑,抬手又把鞋子塞入他嘴里,
道,“不过我杀你这样的男人,最喜欢慢慢地杀,算你运气,你要是想说了,还
有机会后悔。”

  假董植幸咬着绣鞋,额上青筋暴跳,挺身就要站起。

  雍素锦那只雪嫩赤足当即踢出,一脚踢封他胸前气脉,将他踩在床边,跟着
举起那只发钗,笑道:“如意楼的本事不小,丢了的趁手兵器都能给我弄来差不
多的,可惜只剩机关,没了毒,还不够狠。”

  随着她指尖一拧,那细长发钗周围,竟骤然冒出一圈短短细针,若是被人一
掌握住,确能扎得血肉模糊。

  假董植幸看她又是一捏将绒毛般的细针收回,不明所以,仍只是怒瞪着她。

  雍素锦微微一笑,道:“你若是肯说,就把左眼眨上三次。我最后弄瞎那只
眼前,你都来得及改主意。”

  假董植幸气性上涌,反把两只眼睛瞪如铜铃,恶狠狠盯住了她。

  “不错,挺硬气。”她朱唇微翘,玉掌轻击,啪啪拍了两下,娇声道,“硬
气的男人,我一般都是要先赏一赏的。”

  随着她软语呢喃,那只原本踩在胸前的赤脚足尖一绷,在假董植幸乳头上弹
了一下,跟着提膝平挪,若即若离地滑过他紧绷小腹,指尖将裙摆一拎,露出一
段莹白温润、纤细笔直的小腿。

  假董植幸一头雾水,喉头禁不住上下滚动,这女煞星容貌就已堪称上品,这
亮出的腿脚更是细嫩无暇,光是看着就让他口干舌燥腹下发紧,性命攸关之际,
仍不由自主的起了色欲。

  还当雍素锦终归是怕了天道,他心中稍宽,眼底也亮起了淫光,忍疼缩了缩
腰,想把软绵绵的那条肉虫往她雪足蹭上一下。

  哪知道不等他悄悄凑过去,雍素锦足跟一沉,已毫不避讳的踩在他耻骨之上,
踏着那盘卷错乱的黑毛一转脚掌,竟主动踏在他柔软阳物上面。

  本以为这是要狠狠踩他一脚,他吓的人都哆嗦了一下,不曾想细嫩足心只是
抚摸般贴了上来,沿着他的老二来回滑弄。

  白夫人听到假董植幸鼻后发出一声难耐轻哼,扭头一看,大惑不解,道:
“你……你这是做什么?”

  雍素锦却不理会,看脚下那根东西微微发涨,显然淫血已在周遭只待汇聚,
娇哼一声将裙摆提到更高,甚至露出小半光滑紧凑的浑圆大腿,同时足趾一曲,
握住那根肉棒,随便拿出点金莲谱上的本事,便搓得他哼声不绝,一条软虫顷刻
便高高竖起,化为擎天一柱。

  看那阳物已充分勃起,雍素锦一声轻笑,纤长脚趾一张,滑落根部将他紧紧
夹住,用力一勒,满腔热血尽数困在肉茎脉络之中,让它又再胀大几分。

  看着这样一只脚掌盘踞在自己阳具旁侧,假董植幸大感满足,被塞满的嘴巴
都禁不住漾出一丝淫笑,口中这只绣鞋,仿佛都多了一丝调戏的味道。

  但马上,他就看到面前这笑盈盈的美人,又举起了手中的发钗。

  银光一晃,雍素锦甩手刺落,平时被她当作兵器的长股钗尖准确无比的狠狠
插入到龟头顶端微微开裂的马眼之中,送入大半,连短股那边都扎入菇肉一截,
口中笑道:“平日喜欢往女人身子里头进,这回也常常被进的滋味,如何?”

  那紫涨龟头何其敏感,尿眼中虽然酸胀裂痛,却远及不上短股钗身刺出的那
个血洞,当真疼得他五内俱裂双眼翻白,一口险些将绣鞋咬断,闷哼凄厉,宛如
鬼啼。

  他本以为这就是痛不欲生的极致,可不曾想,这才只是个开始而已。

  即便痛楚早已压过了淫欲,可雍素锦力透脚趾在根部死死卡住,龟头伤口也
有短股钗尖堵着,血渗颇慢一时倒也软不下来。

  她弯腰凑近,一张笑颜娇美动人,道:“你说,我这会儿把刚才的机关打开,
会怎样?”

  假董植幸浑身一凉,一时间什么都被抛到脑后,自以为的生死无惧顷刻碎为
齑粉,他忙不迭去眨左眼,那惊慌求饶的话恨不得从眼珠里迸发出来。

  可他才不过眨了一下,就看到那只白生生的、很小很秀气的手掌,在钗头轻
轻拧了一下。

  那无数绒毛小刺,瞬间在他的尿管中刺猬一样冒出了尖。

  马眼与钗身之间的紧密缝隙,旋即喷出一片血雾。

  “呜呃——呃嗯嗯嗯!嗯嗯!嗯唔唔唔——呜呜呜呜!”

  像条被提出水来活着刮鳞的鱼,假董植幸的身躯剧烈的弹动起来,结实的床
板被砸的咣咣作响,如此挺了几下,他头颈一歪,活活被疼昏过去。

  白夫人口唇微颤,满面不忍,但她看了一眼雍素锦的冷冽眼神,心中一凛,
咬了咬牙,索性别开了头,自顾自捡起衣服,慢慢穿戴。

  “这就昏了?原来也没那么硬气啊。”雍素锦吃吃笑道,抬手拔下头上另一
根木簪,足尖一歪让他已有些发软但因为发钗插在里面依然高高竖起的阳具倒向
一边,皓腕一沉,簪子狠狠戳在紧缩春袋中那两颗肉丸之间,也不刺破,就那么
把真力稍稍灌入,转手搅动。

  “唔……呜呜呜!”假董植幸昏厥之中又被活活疼醒,下体最为要害之处好
似钝锯切割,这会儿若能让他马上死去,他只怕肯跪下大叫恩人。

  逞强的心思消失得一干二净,他趁着神智尚存,赶忙将左眼连眨三下,彻底
告饶。

  雍素锦把簪子拿起,嫌恶地丢到一边,冷笑道:“同是天道,你比方群黎的
骨头可软了太多,他这地方被我弄到狗看了都不肯咬,也没求过一个字的饶。喽
啰和管事的,果然不能相提并论。”

  修鞋一从嘴里抽出,假董植幸立刻哀求道:“我说……我什么都说,姑娘饶
我……姑娘饶我……哪怕要命,只求姑娘一刀把我杀了,给个痛快也好……”

  “哟,这位爷们看来总算知道被插得痛是什么滋味了。好,你既然说,我就
放你一马。”雍素锦一声轻笑,抬手又把他嘴巴塞住,道,“那我就拔了,你忍
着些。”

  她手臂一抬,那根发钗应势而起,只不过,却没收回上面的机关。

  假董植幸长声惨哼,脚趾一撤,股间血喷如泉,又叫他晕死过去。

  雍素锦拿过水壶,将发钗发簪连脚冲净,冷眼看他喷了会儿血,才拔了几根
头发随意一拧,过去勒在他老二根上,暂且止了血。

  连泼了五杯凉水,假董植幸才悠悠醒转,他也不敢去看自己惨不忍睹的胯下
之物,望着雍素锦,颤声道:“我说……我真的……知道什么说什么……求姑娘
听完之后……赏小的个痛快吧……”

  雍素锦抄起地上掉落的匕首,笑道:“可以,我杀人要快也快的紧,只要你
说的让我还算满意,送你利索点下去也不是不行。”

  假董植幸颇为羡慕的侧目看了一眼已经没气的假白天武,喃喃开口,当真是
事无巨细,从被谁招揽加入天道,平时听谁指挥,家中亲族何时成了人质,到这
次密令如何到手,自己如何上山,怎么动了淫念逼奸白夫人,全都说了一遍。

  白夫人在旁听着,那反复被提到的天道二字越听越是惊心,到最后听出自己
夫君几乎必定会有一死,忍不住抬手捂住嘴巴,垂首饮泣。

  听他讲完,雍素锦点了点头记在心里,问白夫人道:“你记清了么?回头见
了儿女,可还说得明白?”

  白夫人一愣,颔首道:“大致都记清了。”

  “那就好,我风评不佳,你我二人互证,免得再生枝节。”雍素锦手臂一甩,
匕首直直钉入假董植幸喉头,微笑道,“白夫人,从即刻起,你什么都没经历过,
也什么都不必承认。知道秘密的除我之外都是你的亲人。至于我,只是个不会多
嘴的侍婢而已。等崔碧春上来,你就和我们一起下去,住到白若兰那边吧。这诺
大的庄子,恐怕也只有你未来女婿能保你平安。”

  白夫人盯着满屋狼籍,无力道:“那之后呢……”

  “之后该怎么办,是南宫星他们该想的事。”雍素锦淡淡道,“我只会杀人,
不会费那种脑筋。”

  她借了白夫人一双绣鞋,开窗上到屋顶,又等了足足将近两刻,一个修长影
子才从远处沿墙而来,飞身落到她身边,略带歉意道:“这庄子太大,我迷了片
刻。怎么样了?”

  雍素锦简单说了两句,带崔碧春下到白夫人房中。白夫人已经穿戴整齐,还
收拾出一个小包袱挽在手上,轻声道:“我随时可以动身了。只是……这里会不
会打草惊蛇?”

  雍素锦笑道:“不打紧,让崔姑娘把尸体处理了,明天他们一看也猜不出什
么。现在你们家满院子都是蛇,还担心惊不惊的作甚。”

  崔碧春一怔,但雍素锦转身就已带着白夫人穿窗而出,她只得轻叹一声,环
顾一圈,蹙眉挽起衣袖,将两具尸体拎起先从后窗扔了出去。

  雍素锦当然不会等她,带着白夫人直接跳出院墙,不再从庄内前进,绕了一
圈,下到山道之上。

  白夫人武功差劲,但终归底子还在,在雍素锦提携下倒也勉强算是健步如飞。

  等到了山腰暮剑阁,才算是遇上了一点麻烦。

  夜里巡哨的比平时多了几倍,也不知是在防谁。雍素锦自己悄悄进去轻而易
举,带着白夫人却有点难办。

  不得已,只得等到崔碧春下来,简单商量之后,雍素锦仗着逃匿功夫过人,
先后引开几队巡视弟子,保着崔碧春带人回去。

  等她摆脱追兵绕个大圈进到房中,崔家姐妹和南宫星都坐在堂屋,内室屋门
紧闭,里头隐约能听到白家母女二人痛哭之声。

  见雍素锦进来,南宫星忙问了一下情形。雍素锦一五一十讲了一遍,顺便把
假董植幸的供词也复述出来,最后道:“那废物不过是个喽罗,所知有限,我看
有用的也就是让我了解了一下天道收纳底层打手的手段,哦……还有那句白家要
被放弃的推测。”

  “明明多了这么多人,看上去不像是要收手的样子。”南宫星眉心紧锁,沉
吟道,“除非……”

  “除非他们的放弃并不是指收手。”雍素锦冷笑道,“别忘了,白家商号已
经被掏走了几万两银子,这里的七把神兵古剑,只怕也已经没了影踪吧?”

  南宫星双目微眯,道:“白家没什么珍贵秘笈,钱财之外,倒真只有那七把
古剑还值得下手。”

  崔冰忽道:“剩下六把我不知道,起码谢家当年留下那把还在,我和姐姐见
白天雄拿出来过。我打听了,号令四大剑奴主要就靠那把天下第一剑,阁主也不
过是代剑施令而已。”

  雍素锦坐下喝了口水,看南宫星又在苦思冥想,笑道:“你不是去打探隔壁
院子了么,怎么这么早就回了?”

  南宫星苦笑道:“我本以为宋秀涟和白若麟是在暮剑阁里幽会,结果……其
实是宋秀涟偷偷溜出去找人。我本来悄悄跟着,结果跟出不远,竟多了几个人。
那几个盯梢的本事不行,还挤了我的位置,我衡量了一下,干脆掉头回来了。”

  “就算那几个打草惊蛇,说不定也能引出白若麟啊,你怎么就回来了?”雍
素锦略感不解,问道。

  南宫星微微摇头,“不必。这边的事对暮剑阁更重要,我要确认的事,不过
是对我比较重要罢了。”

  他接着沉吟道:“从你所说来看,暮剑阁的事情肯定还有暗流涌动。李嫦故
意坏事,肯定并非白天雄所愿,这两个主使,若是并不一心,可就十分有趣了。”

  可惜,身边三女对白家的事都只知道皮毛,无人打话,也没人能帮他分析猜
测,他只得尽数装进心里,起身道:“兰儿今夜恐怕休息不好,你们多担待些。
我在隔壁,你们大可安心。素锦,你和碧春轮流留意着宋秀涟那边,看她何时回
来,有没有什么异样。”

  躺倒自己房间床上,周围少了嘈杂,南宫星才静下心来,细细想了一遍。

  假董植幸若是没有撒谎,杀白天武就的确并非白天雄的授意,淫辱白夫人的
事,更是他们两个擅自行动,还几次差点临时起意去强暴总来捣乱的白天雄爱妻。

  这至少说明了一件事,暮剑阁此刻多出的那些生人,对白天雄并不是那么言
听计从。李嫦在湖林就已被裘贯方群黎踢出天道,更不可能号令得动。也就是说,
若是暮剑阁里没有另一个天道主事者,那此时的情形,就远不似看起来那么稳定。

  新来的生人中没有什么高手,大都和假董植幸一样,不过是身负武艺的江湖
亡命之徒。以这些人为棋子,绝不会是在下什么复杂的局。

  他只推测出一个可能。

  天道真的已经放弃了暮剑阁。

  但白天雄不想。

  这次白家兄妹归来,就是天道给白天雄的最后机会。

  那么白天雄会怎么做?

  强行格杀白若云力保自身阁主之位?可必定不能服众,到时候和新创门户只
怕也没什么分别。

  还是说,白若麟康复的消息他早已知道,又动了让白若麟继任阁主的心思?

  不论如何,在罪名洗脱的情况下,白天雄想要稳住自身的阁主之位,白若云
就非死不可。而且最好还是死于横祸。那么按照顺位,继承人就会变成白若松,
那位大哥忠厚老实,接纳白若麟回到门派就容易得多。

  看来从四大剑奴送白若云回来的那一刻起,就一定得把他牢牢护住。只要白
若云不死,一切就都有随机应变的空间。

  深思熟虑之后,南宫星冥想入眠。

  次日一早,他写好封信,叫来崔冰,让雍素锦送她下山,快马送往如意楼分
舵,不要再返回来。

  虽然有些不舍,但她也知道大局为重,便与姐姐告别,匆匆离去。

  随后,他试探着求见了一下白天雄,却被以身体抱恙婉拒。负责着大小事务
的白若松也颇为讶异,但近些时日家中的暗潮汹涌他可能多少也感觉到一些,虽
然疑惑不解,却还是稍带愁容的振作精神,转去督促师弟们练武。

  南宫星在暮剑阁中信步兜了几圈,的确没有发现什么威胁很大的高手,新来
门人和原本弟子比起来人数反而少些,当真正面冲突起来,白天雄赢面并不算大。

  如此看来,他特地将那把天下第一剑取出拿上,应该是准备将四大剑奴作为
最后的本钱。

  四大剑奴只要受命,白若云的生机就顿时降低一截。那源自夺命十三式的合
力一击,神乎其技深不可测,就是南宫星自己也要百般小心才能勉强应付,白若
云岂能挡下。

  绕来绕去,却又回到白天雄会不会公开痛下杀手的问题。

  莫非……昨夜那些盯着宋秀涟的,和宋秀涟说起过的那些还在追捕白若麟的,
其实都是为了让白若麟尽快回到暮剑阁么?

  豁出一切,舍身为儿子换来一个可能执掌门派的机会,会不会是白天雄此刻
的打算?

  若真被天道放弃,李嫦也不再同心,白天雄如此铤而走险,就并非绝无可能。

  南宫星在白天雄住处外绕了几绕,周遭暗桩并不算少,看来白天雄应该也在
担心他出手直接釜底抽薪。

  他不是没有考虑过。毕竟白嫂死于大搜魂针,那对阴阳透骨钉,保不准就在
白天雄手中,原本那瓶解药被下了毒,等同无物。

  虽然唐昕临走前给白若兰又留下两颗,但大搜魂针即使吃了解药也要受上好
一段时间的活罪,由他来对付才是最合适的结果。

  按照计划,白夫人被藏匿在里间,不叫外人知道。大半个早晨过去,白家却
并没有什么反应,恐怕要到白若萍上山送药才能激起浪花。

  不如到那时再看看白天雄的反应好了。

  心里记挂着突然失怙的白若兰,他叹了口气,暂且折返回去。

  一路上仆役丫鬟都是谨小慎微的样子,护院弟子也大都面色紧绷,笼罩在白
家头上的阴云,想必已经浓厚到无法忽略不觉的地步。

  那些神情悠闲甚至还有心思调笑标致丫鬟的,倒成了新来门人的标志,好分
辨得很。

  把白家弄成这么一副烂摊子,真的是你想看到的吗?南宫星遥遥对白天雄心
中一问,拐入院中。

  打开屋门一眼看去,到让他着实吃了一惊。

  不仅宋秀涟正坐在白若兰身边一副亲亲热热的样子,屋中还多了一位年轻女
子。

  虽然换了丫鬟打扮和此前宫装秀容差距颇大,单看白若兰的神情,似乎这才
是她在白家最被人熟悉的样子——那个作为李秀儿生活了几年的样子。

  凝珠,到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暮霭凝香 第八十章 官府 下一篇:《暮霭凝香》(1-28)作者:snow_xefd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