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都市

神罚之城 卷2 第六章:“你!你要干什么!”

时间:2016-12-31 11:25:41  来源:  作者:
  “唔……明子,不……不要那样亲啊。”酥麻的快感从明子嘴唇压迫的部位
向全身扩散,智美无力的吐出毫无说服力的抗拒话语,纤细的腰肢紧抵着明子的
额头,追逐着她的亲吻。

  “躺下吧,这样我有点透不过气。”明子拱着鼻尖,声音从智美的内裤附近
传来。

  “嗯……”智美乖巧的向后躺倒,用肩膀顶住了被褥,双腿依然架在明子肩
上,变成臀部高高抬起送上耻部的丢脸姿态。不过她知道这多半是明子喜欢的模
样,也就忍耐着接着用大腿夹住对方的头。

  口水从外部沾染,爱液从内部分泌,内裤的地步很快就变得透湿,被唇舌压
在阴唇外的布料已经近乎透明,可以清晰地看到智美娇小的花瓣突起在丰腴的秘
户中央。

  明子反复的用舌头压住竖直肉缝的底部,缓慢而用力的舔上去。随着这动作,
智美的脚趾会跟着越蜷越紧,最后整个身体都像上紧了发条一样,在舌头划过阴
核后短促的弹动一下,释放出一声泄气般的呻吟。

  令大脑都感觉麻痹的快感下,智美甚至开始觉得身上的内裤那么碍事,好想
脱掉,让明子的舌头直接压在充血的性器上。

  “终于有感觉了呢,小智美。”明子舔了舔嘴唇,向后挪开头,抬起手用食
指轻轻搔着湿淋淋的印痕顶端。

  肿胀起来的敏感颗粒就蜷伏在那里,同为女性,明子轻易地就用指尖将其捕
捉。

  隔着内裤,手指只能带来一般程度的刺激,既无法让智美的官能更进一步的
燃烧上来,也不至于让她就此冷却下去,而这样不上不下的悬吊感,对于爱欲刚
刚勃发的女体,无疑是产生焦躁心情的源泉。

  “呜……明子,不要……不要作弄人家。”智美开始扭动身体,将臀部迎凑
上去,想要更加清晰的感受指尖的压力,仿佛只有那压力变得更大,才能把积聚
在阴核中的酸痒释放出来。

  性器外露出的芽尖已经勃胀,埋在体内的根部也已经跟着膨大,智美迷蒙的
觉得,双腿间的整片区域好像都变大了几厘米,整个小腹的温度都集中在下面,
随着淫荡的爱液一点一滴的流出去,一直到连裹着屁股的布料也变得湿润。

  这时,明子把智美的双腿放下,站起来开始除掉身上剩下的衣物,低着头对
智美说:“你也脱吧。”

  智美喘着气,看着明子的裸体,抬起臀部,脱掉了最后那件,已经被爱液和
口水浸透的内裤。

  饱满圆润的臀部,纤细柔软的腰肢,修长笔直的大腿,这些都是少女充分发
育并且辛苦保养的成果,而和这些并不相称的,却是智美股间裸露出来的神秘花
园。

  尽管刚才舔吮的时候已经察觉到,到了亲眼看到这光溜溜的耻丘时,明子还
是觉得十分有趣,她侧躺下来,用手指抚摸着没有一根毛发的肥厚外唇,笑着对
智美说:“这才两三年没见你,怎么逆发育了?”

  智美红着脸夹紧了双腿,侧着身用双手捂住了婴儿一样的下体,“经常拍泳
装写真,总、总是剃毛感觉好麻烦,干脆就……就做了脱毛。讨厌,不许笑我…
…”

  “这样啊……”明子拖着长音,从背后搂住了智美,突出的胯骨顶住充满弹
力的屁股,暧昧的上下摩擦,“我还以为,是因为那些变态大叔更喜欢这副样子
的小穴呢。”

  “喂!明子,你……你再开这种玩笑,我就要生气了。”智美不安的用手肘
顶了一下背后的明子,表示抗议。

  明子说这种话的时候,口气让智美心里有点毛毛的感觉。象是直觉在预警着
什么逼近的危险。

  “好好好,不说了。这种时候还是该做比说话更重要的事才行啊……”明子
搂近了智美的脖子,湿热的吐息一口一口的吹在敏感的耳根后。

  修长有力的手指弹琴一样顺着智美凹陷的腰侧碰触下去,指尖盘旋在脱毛后
没有一丝粗糙感的三角地带,描绘着腹股沟的纹路。

  从渐渐浑浊的喘息察觉到明子的欲望,智美小心的挪动了一下身体,翻过来
也搂住了明子的腰肢。明子的腰和她的臀部一样,结实紧凑,抚摸在上面,就能
清楚地感觉到肌肉的弹力,而且,与男性的硬度不同,依然有着女体特有的柔软
触感。

  智美咽了口唾沫,手指玩弄着明子卷曲的耻毛,谨慎的向蜜穴的方向移动。
毕竟她还是第一次对女生做这种事,比起伺候男性来,确实称得上青涩。

  “你以前是怎么让自己快活的,就也帮我那样就可以了……”明子抬起腿压
在智美的腰上,把股间暴露在智美手前,自己的手掌转而开始玩弄智美酥软圆润
的乳房,捏搓着已经充血、呈现出艳丽玫瑰色泽的小巧乳头。

  在明子面前也没有否认自慰的必要,智美乖巧的点了点头,一边享受着乳房
被温柔把玩的愉悦,一边摸索着爱抚明子的耻丘。

  “唔……你找得真准。”明子低声说道,小腿用力勾住智美的臀部,下腹向
着智美的身体挺出,半张的唇间流出满意的轻哼。

  自己做的时候,通常也是从爱抚阴核的周围开始,除了方向有些变化不太适
应之外,智美还是很快的进入了状态,从阴丘的顶端准确的捕捉到敏感的红豆,
玩弄着细嫩的外皮,夹紧了两侧的手指,前后移动。

  “嗯嗯……嗯啊……”明子仰起头,轻轻的叫唤了一声,抬起的腿转而放到
了智美的股间,膝盖弯曲,紧绷的大腿压住智美的阴户,随着智美抚摸的节奏前
后摩擦着湿润的外唇。

  “呵……小智美真是太棒了,来,也让我帮你。”明子喘息着将手重新放回
智美的胯下,不过,并没有在膨胀的蓓蕾上盘旋,而是直接伸向了柔软的蜜唇中
间。

  黏滑的爱液有着蜜汁一样的触感,丝毫不理会狭小的蜜穴周围绷紧的肌肉,
明子毫不客气的将两根手指一并插入进去,一直深入到指根紧紧地贴住了耻骨。

  “呜……呜呃……”用大腿夹紧了明子的手腕,智美发出呜咽似的低哼,手
指更加用力的玩弄着明子的阴核。

  明子的手指修长有力,在智美的体内勾起时,好像从子宫颈的位置把耻丘握
住一样,潮湿的手掌正压在敏锐的阴核外,向上一提,就有一股浓稠的酸软快感
向外涌出。

  “啊、啊、啊啊……”智美皱着眉,随着明子手指的力量发出短促的叫唤。
不知不觉,她的肉欲已经被同性点燃到最高,娇嫩的蜜壶前所未有的湿润、收缩。

  “来吧,我亲爱的小智美。”明子将手指拔出来,放在了智美的嘴边,“尝
尝你自己的味道。”

  智美抿了抿嘴唇,顺从的向前伸出脖颈,把明子的手指含进了嘴里,仔细的,
仿佛连每一条指纹都不愿放过的,一点点舔吮过去。

  “你比学姐棒多了,要是第一次就是和你做,我恐怕会变成真的同性恋呢。”
明子笑眯眯的爬了起来,将身体调转,抱住智美的一只脚,打开双腿,将臀部向
智美的胯下凑过去。

  赤裸的臀部凑在了一起,湿润的花瓣压迫着彼此,一种别样的愉悦在紧密贴
合的性器间流窜。明子亲吻着智美的脚掌,转动着胯部,随着她的动作,两人的
爱液交融,充血的阴户摩擦着官能的火花,一种只属于女人的情潮,开始迅速的
蔓延。

  “啊……明子,我……我要……要来了……”经过漫长而持久的升温,缓慢
的磨动终于让智美接近了巅峰,她紧紧抱住明子的小腿,忘形的扭动着屁股,
“快……快点……”

  “呃——啊啊啊——啊哈……”久违的高潮降临的刹那,智美绷紧了浑身每
一块肌肉,修长的双腿死死的夹住了明子的身体,嫣红的乳头压在明子的腿上,
颤抖着来回磨蹭,一大片潮红泛起,让她白嫩的裸体变得好像一瓣初落的樱花。

  她甚至不知道,明子是不是也跟着去了。

  “小智美,你还真是比我想象的还要淫荡呢。”拉高被子躺回到智美身边,
明子带着调笑的意味搂着她的肩膀,说,“我下面的毛都被你弄得湿漉漉的。难
道这才是你剃光光的原因?”

  “讨厌!明子又取笑人家。”智美像依偎着恋人一样把头靠在明子胸前,因
为乳房的缘故,只能枕在靠近腋下的位置,终究,还是和男人不同。

  “都……都已经这样了,明子还没说帮不帮我呐。”怕事情再有什么变化,
才稍微冷却下来,智美就迫不及待的提起了之前的事。

  明子伸了个懒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懒洋洋的说:“放心,一切交给我就
是了。”

  “喂,真的没问题吗?据说Z市已经被军队包围了啊,凭咱们真的能逃出去
吗?”为了消解心中的不安,智美小声的追问起来。

  明子耸了耸肩,“应该吧。这么大的城市,他们总不可能把每一个地方都布
置上人,我明天带悠二一起去买点东西,做个准备,大不了,咱们从玉子丘后面
翻过去。”

  智美想了想,问了一句:“明子,你……打算带着悠二一起逃走吗?”她观
察着明子的表情,猜测悠二目前算是个什么样的角色。

  “当然不。”明子很干脆的回答,但智美还没来得及放心,她就接着说,
“我就没打算逃走。最多只是送你出去而已。”

  “诶?为什么?”虽然本来就有遇到什么危机就抛下明子的打算,也知道明
子很可能不愿意离开家乡,但听她亲口这么说出来,智美还是忍不住问出口来。

  “不为什么,逃出去又能怎么样。这种诅咒,怎么可能只集中在Z市这一个
地方,真的扩散到全世界的话,作为女人,逃到哪里不都是一样的吗?”明子显
露出悲观的一面,把手枕在头后说,“再说,和悠二在一起,我总算也有了点做
女人的乐趣,虽然这也是拜你所赐,但总算不是什么坏事。比起将来在不知名的
地方被不知名的男人抢夺去,当作救命的道具整天强奸,我宁愿像现在这样,跟
这个不那么有男子气概的家伙凑合着活下去。”

  “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我觉得只要能逃出去,总还是有希望的。”既然想
让对方全心全意帮自己,总要说几句为对方考虑的话才行,智美斟酌着又劝了一
句。

  明子笑了笑,“你这么期待我和你一起逃走,是怕万一再遇上这种事,没有
人可以当你的替死鬼吗?”

  没料到明子会这么回答,智美有些尴尬的勾了勾唇角,“明子,这个玩笑不
好笑。”

  “是吗?”明子挠了挠头,“你也知道,我不太擅长说笑。睡吧,养足精神,
明天才好办事。”

  智美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嗯,晚安。”

  很配合这边两人激情后的疲惫,田村那边一晚上也没有发作,让她们好好地
睡到了大上午。

  变故后的生活作息逐渐取代了以前的节奏,加上体力本来就不如明子那么优
秀,智美这一觉足足睡到了十点过半,才迷迷糊糊的被小便憋醒。

  “我去买东西,你在家准备午餐吧。——明子。”随手把纸条揉了揉丢尽垃
圾桶,智美打了个呵欠,走进了卫生间。

  外面乱成这副样子,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可以买到的东西。随便收拾了一下,
智美坐在书架边,随手拿了本漫画翻了翻。看到电脑的电源正幽幽的亮着,她犹
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屏幕。

  受限浏览的情况下,能看到的内容已经少得可怜,但不知道是不是由于无人
在意这种私人网站的原因,那个污浊之门的私人页面反倒还可以正常观看。

  暂时先关注了一下本地的新闻和警告通知,令她稍微感到欣喜的,是一个叫
作蔷薇宫殿的女性组织宣告成立。大致看了一遍那充满自信的宣言,智美决定如
果外逃失败,就想办法躲进蔷薇宫殿的势力范围去,既然有女警察带着武器守卫
在那边,总应该比躲在这种公寓里安全。

  其余的新闻实在没有什么可看性,还在工作的记者以女性居多,而其中记者
本人遭到袭击的事件被报道出来的就有十七八起,可以预见,很快这些敬业的媒
体人员就会消失在这种下流诅咒的围剿中。

  市政方面还在努力维持紧急状况下的基础秩序,从图片可以看到大量的警察
在配备女性助手的情况下出现在极缺人手的各个岗位上。智美嘲弄的笑了笑,她
一点也不相信治安的恶化有被遏制的可能,男人本就是兽性的动物,当诅咒给了
掠夺名正言顺的理由,这里就只会变成弱肉强食的丛林。

  很可能,现在,就已经有无数双眼发光的男人正躲藏在暗处,正等待着有无
知的女孩落入他们的捕猎范围之内。

  她打了个寒噤,关掉了所有的警告网页,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东西粉饰出的
太平景象反而让她更加不安。

  发了会儿呆,她把剩下那个唯一的页面重新点开到最大,盯着“欢迎来到污
浊之门”的大字看了几秒,挪动鼠标摁下了进入。

  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图片区,果然,这里已经是一片繁荣景象,右侧底部的计
数器,竟然已经越过了五位数。

  最新上传的一张是拍得十分糟糕的昏暗照片,焦点的选择和拍摄的角度也有
很大问题,不过认真看的话,还是能分辨出来那是一个少女的身体从胸部下方到
大腿上半截的那一段。

  当然没有任何遮挡,瓷器一样的莹白肌肤完全裸露着,让画面上少女股间那
一撮黑亮的耻毛显得格外引人注目,更惹眼的,是乌黑毛发上沾染的一片白浊精
液。

  很显然,照片的女主角刚刚经历过一场蹂躏,施暴者大概是还在极度的兴奋
中,才会拍下这么有失水准的镜头。

  照片的注释只有简单的一行字,“MAKO是我的了”和跟在后面的几十个
感叹号。

  看来……真纪子也没能逃脱啊,智美皱了皱眉,扫了一眼下面的留言,果然
是不甘心的拥趸在和上传者吵闹不休,只不过这次几乎再也见不到说要守护谁的
话,剩下的全是“为什么不是我”的鲜明嫉妒。

  一张张看下去,熟悉的名字一个个的出现,跳过她完全不关心的人物,她匆
匆寻找着和她关系较好的那几个同伴。

  第一个被她发现的,就是泉梨纱。

  作为比智美还要早逃出剧场的一个,梨纱的运气却并不太好。从放上来的照
片来看,她至少落入了三个男人组成的小团体之中,被浏览的最多的那张上,身
材娇小可爱的美少女被迫穿上了演出的服装,短裙被提高到腰上,上衣胸前剪开
了恰好露出乳房的圆洞,骑乘位坐在男人的身上,用嘴巴含着另一个男人的肉棒,
像充气娃娃一样哭泣着被玩弄,照相的男人大概是诅咒还没有发作,只是从照片
的侧面伸出了一只手,撩开了梨纱的头发,让她的侧脸可以拍摄的更加清晰。

  露脸的男人都戴着面具,大概是知道这网站的浏览者多半都是fans俱乐
部的成员,怕被熟人认出身份。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的梨纱!我要杀了你们!”

  “梨纱啊啊啊啊,混蛋你们做了什么!她都还没有谈过恋爱啊!”

  “蠢材,她下面的洞一碰就湿透了,松垮垮的根本不是什么处女,我们就是
因为愤怒才要惩罚这个骗子!”

  照片下方的争论里,一段这样的对话让智美忍不住从尾骨升起一阵凉意。

  有些癫狂的家伙甚至会为了自己喜欢的动漫角色是否还是处女的问题争执的
不可开交,更不要说她们这种有名的偶像组合。从没有谈过恋爱,本来就是她们
给这群男人编织梦想的基石之一。

  这一点,智美可有着明确的认知,最近的例子也不过才发生而已,如果……
如果悠二第一次发作的时候,智美的身份是个搞援助交际的高中女生,那不管怎
么想,悠二也应该会放弃会空手道的同班同学明子,转而强暴更加柔弱也更加可
爱的她。

  没有知江的消息出现,智美松了口气的同时,也觉得有点微妙的失望。

  知江确实没谈过恋爱,是个有点好心过头,让人觉得应该好好保护起来的女
孩,属于团体中绝无仅有的一位只需要表现真正的自我就可以的成员。

  在智美的了解范围内,连自慰经验也没有的纯洁同伴,还真的只有知江一个。

  不知道她要是被人抓到,会传上来怎样的照片和评价呐……

  看了一会儿,听到了门外钥匙串的声音,智美立刻关掉了窗口和屏幕,拿起
了漫画书,摆出一副安静的模样。

  “哟,小智美,猜猜我买了这一大包花了多少钱?”进门的明子十分兴奋,
提着手上的巨大包裹炫耀一样的晃着。

  Z市现在的物价早已经不能用常理来猜测,更何况智美都看不到包裹里面是
什么,她只好无奈的笑了笑,“你都不让我看是什么,我怎么猜的出花了多少钱。”

  明子把包裹丢在地上,得意的说:“连一个硬币也没花。我们找到了一家已
经荒废的店子,这些东西都是白拿的,还找到了不少好东西哦。”

  “有什么啊?”智美好奇的走了过去,蹲下去看那用土气的花布四角打结弄
成的包袱。

  “比如,这个。”让智美吓了一跳的,明子竟然掏出了一把手枪。

  “你……从哪里弄到枪的?”智美下意识的躲到远离枪口的一侧,害怕那要
命的东西走火。

  “一个死掉的警察,”明子满不在乎的拨动着保险,“我还研究了一下,白
浪费了两发子弹,啧,好可惜。”

  从短暂的惊吓中恢复,智美的眼睛跟着亮了起来,“有这个东西的话,我逃
出去是不是会更容易一些?”

  明子把枪别回腰间,又往腰后摸去,微笑着拉住了智美的手,柔声说:“说
起那件事,还有更棒的东西哦。”

  “是什么?”智美向前探出身子,兴奋的等待着明子口中的好消息。

  “咔嚓”一声,一件冰凉的金属器物迅速的扣在了智美纤细的手腕上,她惊
讶的低下头,看着纤细的手臂被锃亮的手铐锁住,“明子……这……这是……”

  明子的微笑,变得好像被附身的魔女一样邪恶而狰狞,她猛地拽过了智美另
一只手,同样锁在手铐里,接着,好像恶魔的耳语一样凑近了智美的耳朵,低喘
着说了一句话。

  “这么美妙的末日,我怎么会放你逃走呢,小智美……”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神罚之城 卷一 第九章:血色罅隙 下一篇:神罚之城 卷一 第八章:凶兽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