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都市

神罚之城 卷一 第九章:血色罅隙

时间:2016-12-31 11:25:41  来源:  作者:
  “嗯……要准备开始了,我的小宝贝,你的屁股很漂亮,我会好好爱惜它的。”
揉着小腹突起的肌肉,男人慢慢地站起,走到沙发另一边拿了一瓶水,将瓶口对
准了荣子的肛穴,用力压了进去。

  “呜——!”荣子痛苦的哼了一声,身体本能的向前逃去,整个上身贴在了
桌面上,把肥圆的乳房压成了扁扁的两团,连桌子都被带着向前移动了一些。

  男人捏着瓶身,让冰凉的水咕噜咕噜的灌进直肠之中。

  强烈的便意很快充斥了整个肠道,荣子摇着头,终于求饶说:“别……不要
这样,好难过,饶了我吧……”

  “不洗洗干净,对你我都很麻烦。忍耐点吧,马上就让你上厕所。”

  整整一瓶水都灌进荣子体内后,他搂着她的腰,把她打横夹在腋下,连拖带
抱的拉去角落一个脏兮兮的卫生间,“快点,我时间不多了,赶紧拉完,还要再
洗洗才能用。”

  从没在男人面前做过这种事情,荣子羞愤的摇着头,“不行……我做不到。
至少……至少请关上门。”

  “别逗了小羊,拉不出来,我可以帮你。”他揪住她的头发,毫不犹豫猛地
一拳打在她的小腹上。

  随着荣子痛苦的呻吟,紧缩的屁眼被这一击敲开了门户,先是一阵滴滴答答
的水流,接着混合着难堪的放屁声,大量的液体哗啦啦的泄了出来,从清澈变得
浓稠,最后噗噜噜的拉出一大堆棕褐色的稀软粪便。

  “啊!啊啊啊……不要看……不要看啊……”强烈的羞耻让荣子大声的哭泣
起来,这种精神的摧残远比肉体的折磨更叫她这样的女性难以承受。

  随着这好像母狗一样连便溺都彻底暴露在男人眼前,所谓的自尊独立,所自
傲的理性和镇定全部被散发着臭气的水流碾碎,变得一钱不值。

  “把屁股转过来。”把失去了力气的荣子从卫生间里拎了出来,男人提来了
一桶水,把她的身体压在一个破旧的木箱上,哗啦泼了上去。

  撅起的屁股被水流冲刷干净,带着水润光泽,恢复了充满诱惑力和弹性的模
样。

  “这种美妙的时候,离开摄像机可不行。那可是我狩猎成功的记录。”男人
喘着气又一次抱起了荣子,快步走回到沙发旁边,调整了一下摄像机的角度,这
次让她面朝上躺在了矮桌上,铐起来的手垫在背后,双腿高高抬起,一直被举到
肉缝对准了天花板,屁眼的高度变得适合插入为止。

  “宝贝,不要着急,马上,我就让你知道屁眼可以有多么美妙的感受。”他
蹲下来,把脸凑近打开的美臀,鼻尖抽动了两下,微微张开了嘴巴,压在了她湿
漉漉的肛穴外。

  滑溜溜的舌头扫过括约肌的时候,荣子喉咙里发出窒息一样的声音,双腿不
自觉地挥动着,想要挣扎躲开,而当柔软的舌尖突然的钻进屁眼中的时候,她的
双腿一下子失去了力气,奇妙的瘙痒感从被侵犯的肠腔入口扩散,那种微酸的甘
美快感确实与前面的愉悦完全不同,令人既有些害怕,又感到背德般的违心期待。

  “啊,这样的润滑应该足够了。”把肛门内外仔细的涂抹上口水,男人站了
起来,手指揉动着肉棒的根部,等待着诅咒发作。

  荣子睁大双眼,迷茫的看着面前的裸体,心中意外的平静。也不知道是这扭
曲的环境让她处变不惊,还是不知不觉中,她也成为了受诅咒影响的人,认同了
这种弱肉强食的原始模式。

  “砰!”

  巨大的声响回荡在空旷的仓库中,荣子惊讶的睁大眼睛,一大滩混合着黄白
浆液的血热乎乎的喷在了她赤裸的身体上。刚才还志得意满的男人摇晃了两下,
倒了下去。

  他倒下的很快,但也足够让荣子看清,他被掀飞了小半个头盖骨后,露出的
恐怖模样。

  “呀啊啊啊啊啊啊——!”尽管采访生涯中也近距离的接触过尸体,但那和
赤裸裸的活人就这样鲜血四溅的死在面前完全不是可以相提并论的事,本就已经
十分脆弱的荣子放声的尖叫起来,仿佛压抑的委屈、耻辱和恐惧都在这一刻得到
了释放。

  直到耳边传来了坂本惊慌但依然努力柔和下来的声音:“荣子!振作点!是
我!是我啊!别怕,没有别人!是我!没事了,已经没事了。”

  荣子抽泣着抬起身体,一头扎进了坂本的怀里,“英一郎……是你,是你杀
了他?你……你怎么醒过来的?”

  坂本把手上的手枪丢到一边,显然,他也在害怕,连手都在发抖,“我……
我偷偷摸摸溜进来,看他带着你在厕所那边,就拿起他的枪,躲在了沙发后面。
我……我本来只是想打他的胳膊。”

  荣子有些眩晕的看着身上泼溅的大片血迹,好像穿了一件猩红色的外套,上
面缀着黄白色的花纹,“你找找钥匙,我的手被铐住了。”这种时候,考虑杀人
后果之类的事情并不明智,荣子尽力让自己不去看地上的尸体,让坂本去找手铐
的钥匙。

  坂本并没有动,他苦恼的挠了挠头,竟然在这时候脱下了裤子。

  “荣子,你不是问我怎么醒的吗?”他撤下沙发的布罩,匆匆忙忙的擦着荣
子身上的血浆,“因为诅咒前的腹痛,我才醒过来的。马上,就到时间了。”

  荣子有些不知所措的望着他有些充血的双眼,从开枪之后,他的神情就有了
明显的异样,“那、那也不要在这里。我……我会害怕。”她坐在桌上,脚只要
一动,就能碰到那具尸体,这样的情况下,不是非常厉害的变态女恐怕都不会有
兴致做那种事。

  “来不及了。”坂本喘着粗气说道,扯下了自己的内裤放在荣子的身边,搂
着她的裸体又将她压倒回桌上。

  “怎……怎么会来不及……啊啊!”疑惑抱怨的同时,荣子的腿已经被强硬
的分开,坚硬巨大的阴茎迅速的插入体内,比起之前交欢的时候,来势更加凶猛。

  “别……别这样压着我,我的手在背后,好痛。”荣子的声音变得不自觉地
软弱,扭动的裸体试图换到一个更加舒服些的姿势。

  坂本呃呃的叫着往深处顶了两下,抽了出来,拉着她让她翻过身去,又变成
了面朝下撅起屁股的姿势,因为手还是铐在背后,荣子依旧不得不用上身支撑着
部分体重,双腿向后伸时,还不小心蹬到了那个男人的尸体。

  双手扒开荣子的臀肉,坂本盯着她敞开的娇嫩菊蕾咽了一口口水,那里还残
留着男人的唾液,滑溜溜的,因为手指的挖掘而有些泛红。

  “荣子……我、我想要你的后面。”坂本突然这样说着,荣子还没有反应过
来,就感觉到比蜜壶更加靠后的那个紧致小孔中,猛然传来了撑满到像要裂开一
样的胀痛。

  “呀啊啊——英一郎,你!你这是干什么!”本以为危机已经过去,荣子完
全没想到屁眼竟然会在这时被强行侵入,紧缩的括约肌被龟头的前端用力的撑开,
最粗的部位几乎是一口气突入到直肠内部,“不要……不要这样……呜,好涨,
要裂开了……”

  “荣子,放松点。放松点,适应了,就会舒服了。”坂本的声音听起来格外
狂热,肉棒在屁眼里卖力的搅动。初次体验肛交的荣子本能的收紧了盆腔的肌群,
蠕动着做出排便动作的肠壁此刻反而成了让男性更加快活的道具。

  “英一郎,你到底怎么了……呃,嗯啊——不要,不要进那么深……屁股里
面,好奇怪。”荣子快速的呼吸着,呻吟逐渐掺杂了微妙的疑惑。

  她的屁股随着坂本的玩弄被一层发亮的汗水染的更加迷人,男人松开抱着她
的臀部的双手,转而拉起她背后腕上的手铐,变成骑马一样的放荡姿势,开始做
最大幅度的抽插。

  “啊!啊!啊!”每次抽拉到极限,那种肠壁好像要被翻转出来的强烈感觉
让荣子忍不住大声的尖叫,这节律的淫叫令坂本的动作也跟着加快,变成彼此激
励的奇怪局面。

  让荣子不甘心的是,明明是在违背意愿的情况下被屈辱的占有了肛门的处女,
她的蜜壶却还是不争气的湿润了起来,每次龟头的棱沟狠狠的穿过夹紧的屁眼时,
她都会感到子宫口外的嫩肉被震颤一样的一阵抽搐。

  “英一郎……诅咒!诅咒!别……别射在这边……”察觉到屁眼里的肉棒膨
胀到她难以忍受的地步,她慌张的提醒着,开口喊道。

  坂本好像大梦初醒一样突然停住了动作,他低下头亲吻着荣子的肩膀,缓缓
从已经肿起的肛穴里退了出来,小心的插入到前面的湿润花园中,“对、对不起,
我刚才……也不知是怎么了。突然,就想要占有你身上的每一个地方,让你的每
一处都只属于我。”他的语气变得不像五十多岁的男人,而像是一个热血的青年,
“不管是谁敢来抢,我……我都一定会杀死他!”

  说出杀死这个词的同时,精液在荣子的体内喷射了出来,她软瘫在坂本的身
下,丰美的肉体最娇嫩的深处细微的痉挛起来,把男性的精华一点点吸吮进去。

  大概是连续发作的缘故,这次只射了一回,坂本就回复了正常。

  虽然露出了懊恼的神色,但坂本并没再说任何后悔杀人的话,刚才的那一枪,
仿佛惊醒了他体内的某个部分,让他的眼神不时地流露出男性特有的凶狠。

  两人把那个警察的尸体抬到了仓库后,埋进了地里。和他提过的那个女人一
起,成了杂草的肥料。

  依照现在Z 市的情况,也许永远都不会有人注意到这里的尸体。

  把仓库里的一切都收拾好后,两人回到了车上,坂本带走了手铐和手枪,连
同从电视下面找到的十几盒子弹。

  直到汽车驶离到下一个街口,即使转身也看不到那间废弃工厂的地方,坂本
才越来越剧烈的喘息着,把车停到了路边,最终趴在方向盘上,低沉的哭泣起来。

  荣子无言的望着他起伏的肩膀,心底感到了又一种不安。屁股还在隐隐作痛,
肛门的附近应该是擦伤了少许,她将手放进臀下,隔着裙子轻轻的抚摸着,没有
内裤覆盖的臀沟中央清晰地传来令她不悦的刺痛。

  如果,这种狂暴的想要占有某个女人的念头也会随着诅咒而从男人的心底苏
醒,最终陆续穿越灵魂深处关闭着黑暗的罅隙之时,她此前那些乐观的设想,就
统统化为了泡影。

  最后的结局,只会是这城市彻底化为钢筋水泥构筑的蛮荒丛林,女人要么成
为猎物,要么成为敌人,男人要么强大起来,要么在诅咒中死去。

  这也是优胜劣汰,却和她之前猜想的程度完全不同。

  神……原来打算清洗掉这么多的人类吗?荣子忐忑的望向车窗外碧蓝如洗的
天空,陷入了茫然的境地。

  回到家后,平静了一个晚上,坂本总算是表面上回复了正常。不过受这次袭
击的影响,坂本不再对荣子的采访区域不加限制。他结合着各种情报,把Z市有
可能有危险的地方全部排除在了列表之外。

  荣子虽然并不认同他这次的专断,但在这个时期,她也确实不想再冒任何风
险。那种胆怯,真的需要莫大的勇气才能克服。她曾经以为自己可以成为一个出
色的战地记者,现在她才清楚,自己的韧性和胆色还远不够格。

  那少了半边头颅的可怕面孔,成为了她无数个夜晚的梦魇。

  幸好,之后的一周里,她都没有再遇到猎人。而为此做出的妥协,让她一回
想起来,就会感到脸颊发热。

  不敢去太过偏僻地方的结果,就是一旦坂本的诅咒在不该来的时候来了,她
就得摆出不要脸的架势,去适应各种以前的性经验里从没有过的地方。

  一次是在吃饭的中华料理店,店家很好心的提供给客人用木制屏风隔出的空
间,而屏风的外面,就是正在用餐的宾客。荣子几乎把下唇咬出了血,才在连续
不断的愉悦快感中忍住了已经溢出喉咙的淫叫。

  另一次是在写字楼的楼梯上,原本是想去厕所的厕格解决,结果全都有人占
着,其余的房间要么打不开要么有人在。通往楼顶的门锁着,于是已经来不及再
找其他地方的坂本就在通往楼顶的那截楼梯上脱下了荣子的内裤。扶着栏杆撅着
屁股被坂本从后面插入的荣子只要稍微往前探头,就能看到下面的楼梯上不时经
过的员工。

  而这一周里的最后一次,则是在没有多少乘客的电车上。而这,也是荣子感
到最羞耻的一次,让她无比后悔没有开车出行。她坐在坂本的身上,想用裙子罩
住两人交合的部位,可惜裙子太短,从侧面还是很能清楚地看到她光裸的屁股正
套弄着一根黝黑的肉棒。而她也确实被看到了。尽管新上车经过他们身边的那对
男女露出了理解的神情,荣子还是羞耻的恨不得马上死掉。而更让她沮丧的是,
在被看到的那种强烈耻辱感中,她的下体开始了密集的抽搐,达到了一次令她眩
晕的甜美高潮。

  时间终于缓慢的跨进了神无月。天气开始变得凉爽,但荣子的心情却没有半
点好转。

  采访和记录的工作倒是十分顺利,不顺利的反倒是她的身体。原本计划的访
问地点不得不推迟,原因是她根本无法正常工作,只有抱着暖水袋缩在被褥中蜷
成一团,才能稍微缓解脸上的苍白。

  每隔二十多天,她就要面对一次这种难熬的日子。而这次更加糟糕,痛经毕
竟不会要她的命,但例假期间坂本的诅咒就成了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在经期做那种事情,无论如何心理上也无法接受。

  荣子搂着热腾腾的暖水袋,甚至有了让坂本出去先找个女人应付过这几天的
念头。可看到坂本忙碌的替她按摩,换热水,笨拙的做着料理还割破了手指的样
子,她就怎么也不说不出口,甚至不愿意想象坂本搂着另外一具裸体的情形。

  暗暗骂了自己一顿没用,荣子沮丧的缩在棉被里,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曾经她还觉得就算万一和某人结了婚,也一定要保持自由豁达的心境,才能好好
地维持住平等的地位,这样一旦男方出轨,她也能很快稳定情绪,转而去找愉悦
自身的渠道。

  可现在,她还不过是一个不受法律保护的情妇而已,就已经难以忍受坂本靠
别的女人来解开事关性命的诅咒了。

  到了傍晚,坂本还是主动提起了这个话题,问她:“你的身体要不要紧?我
……今晚还是在别处过夜吧,现在市里的情况似乎好了不少,虽然贵了些,不过
只要肯花钱,还是能找到帮忙的人的。不过……我怕你自己在家会危险。”

  “唔……”荣子含糊的回应着,一到经期,她的情绪就会很差,连皮肤也会
粗糙一些,可已经是这个年纪的女人,想要任性的撒娇,又觉得很怪异。

  “那个……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明天还是带一个女人回来好了。她也能帮
忙照顾你一下,我……也不避勉强这样的你。”

  坂本的陈述很正常,可在荣子听来,就成了想要借机品尝新鲜女人的意味,
莫名的怒气涌了上来,她像是跟自己赌气一样,从被子下露出睁大的双眼,“不
许出去。”

  “诶?”坂本楞了一下,“可是……可是……诅咒的事情。”

  “有我。”荣子咬了咬嘴唇,认真的说,“我没问题。只要英一郎不嫌弃我
脏,那就可以。反正不就是最后一定要射进去吗,我先……先用嘴巴帮你就是了。
快要射的时候,我把棉条临时抽出来一下,让你进去不就好了。”

  “呃……”坂本露出为难的神情,看着她说,“这样倒也不是不行,只是…
…感觉荣子你会很辛苦啊,明明已经这么难受了。”

  她摇着头,一把抓住了坂本的胳膊,拉着他倒在自己的身边,然后像抱暖水
袋一样紧紧地抱住了他,“我不管……难受也不要紧,你哪里也不许去。只有我
可以救你……别人都不行。”

  坂本沉默了一会儿,笑了起来,抬起手搂住她的头,抚摸着她乌黑的长发,
柔声答应着:“好,我哪里也不去。我的命,就只交给你一个人。”

  不幸中的万幸,痛经最厉害的第一天,坂本的诅咒并没有发作。腹中好似有
无数把钢刀在乱砍一通的荣子睡着前第一感激的向上天道谢。毕竟这种情况下要
是坂本发作,她可能连口交也做不好。最后的结果,恐怕就是要让坂本一边帮她
按摩小腹,一边挺着屁股浴血奋战。

  想想就觉得可怕极了。

  第二天上午,荣子的精神刚刚好了一点,该来的就还是来了。

  坂本按照荣子的指示,一边紧张的把家里翻出来的旧毛毯铺在被褥上面,一
边备好了纸巾湿巾外带替换的卫生棉条。

  荣子跪坐在毛毯上,身上就穿了一件弄脏也没关系的旧浴衣,脸上是一幅要
上战场的紧张表情,歪着头看着面前坂本的裸体。

  在她的注视下,诅咒发作的肉棒迅速膨胀起来,从坂本张开的双腿间仿佛快
镜头播放一样的竖直。

  她揉了揉还在绞痛的小腹,弯腰趴了下去,抚着他的根部,将巨大的龟头含
进了口中。

  一边舔着底部的系带,荣子一边忧虑的想,希望,这次不需要让他射上好几
次。以他现在的耐力,那一定会让她下巴和脖颈累到抽筋……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第七章:“嘶——嘶噜——” 下一篇:第六章:“你!你要干什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