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都市

神罚之城 卷一 荣子·终章:末日之梦

时间:2016-12-31 11:25:38  来源:  作者:
  在荣子的强烈要求下,坂本带好了手枪,开车带她去了蔷薇宫殿的街区。

  距离蔷薇宫殿的瓦解,已经过去了三天。没人说得清楚,那天晚上究竟发生
了什么,也没人知道,那些被掠夺走的女人此刻身在何方。

  这是荣子自被猎人袭击之后,第二次切身感觉到人类引以为傲的社会结构正
在迅速的崩塌。

  上次来到这个街区的时候,还是比外界更加繁华的景象,而此刻,破败的岗
亭边零落着女警制服的碎片,里面的街区更是如同发生过暴乱一样,找不到一扇
完好的门。就在大街的中央,四处掉落着女式衣裤。

  一处稍微宽阔些的广场上,散落着差不多几十条内裤,地面上还能隐约看到
点点滴滴干涸的血迹。也不知道那一晚,到底有多少发作的男人在这里化为了野
兽,将被彻底制服的女人们围绕着侵犯,羞辱,折磨,蹂躏。

  “啊——”车子拐进上次来时那个大厦坐落的路口,荣子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抬起手捂住了惊叫出声的嘴巴。

  坂本也惊慌的踩下了刹车,要不是安全带,额头一定会撞上前方的方向盘。

  大厦的门口,花坛里的植物全部被扒出来扔到了一边,原本是用来挂起蔷薇
宫殿旗帜的细长竹竿深深地插在了泥土中,另一头,被人用刀削尖,变成了一根
简陋的竹矛。

  这样的竹矛,约莫有十七八根,乱七八糟的插在地上。而每一根竹矛上,都
挂着一具尸体。

  那是赤身裸体的女尸,脸上全是血污,看不清样貌和年龄,竹矛从她们血肉
模糊的私处——那里已经被割开到肛门连成一个血洞——插入,从她们的口中穿
出,烤青蛙一样张开的双腿中心,臀部的下方,被缠绕在竹竿上的粗麻绳托住,
维持着尸体悬在半空的状态。

  可以轻易地看出她们是为何被这群男人虐杀,每一具尸体的一边乳房上,都
用匕首插着她们的制服帽子。

  蔷薇宫殿里那些天真的女人,傻呼呼的相信了,靠这样一些稍微不那么柔弱
的女性,就可以阻止那些越来越多的禽兽,才会导致最后彻底成为俘虏和猎物的
下场。

  荣子神情复杂的看着那些尸体,最后摇了摇头,擦去了眼角的泪水,对坂本
说:“走,咱们回去吧。”

  坂本叹了口气,调转了车头,“你……不打算记录下来吗?”

  荣子想了很久,才叹息一样的说道:“我……尽力而为吧。”

  回家的路上,街道已经几乎看不到什么活动的人。而每一个阴暗的拐角和窗
口之中,仿佛都有一双冒着寒光的眼睛,穿透了车窗的玻璃,死死的锁在荣子的
身上。

  经过市中心那家已经关门歇业的超市时,荣子看到了更加令她吃惊的景象。

  一个穿着孕妇装挺着大肚子的孕妇,正为难的拎着口袋站在那超市的门口,
身边没有男人,也没有见到有人尾随她。

  荣子摇下车窗,不明所以的看着那个孕妇,问:“那个……太太,你……你
这样出门,不会很危险吗?”

  那个孕妇楞了一下,然后腼腆的笑着摇了摇头,“不会,真有人袭击我的话,
危险的反而是他们。啊……你们有车,太好了,我知道有家商店还没歇业,你们
能带我一程过去吗?拜托了。”

  荣子看了坂本一眼,点头摁下了后座的锁,“上来吧。”

  汽车开动后,荣子立刻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太太,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不会有男人袭击你?现在……整座城市对女人来说都很危险吧?”

  那个孕妇摇了摇头,微笑着说:“不,唯一安全的,就是孕妇哦。”她有些
害羞的红了红脸,抚摸着滚圆的肚子,“不是没有人试图袭击过我,只可惜,他
们很快就发现,孕妇是没有办法帮他们解开诅咒的。我丈夫诅咒发作的时候如果
不是我堂妹恰好在家里避难,他也就死了呢。”

  “你的意思是……”

  “就是没办法停止倒数啊。”那孕妇笑的很开心,仿佛那些男人因此而死对
她来说是件很有趣的事情,“有四个男人在我上街买东西的时候试图强暴我了。
呵呵呵,他们都死了呢。尤其是第三个,一副不甘心也不相信的样子,就那么在
我里面捣阿捣的,最后硬邦邦的插在我下面死了。”

  荣子从后视镜看着那个孕妇的笑容,那笑容此刻看起来,竟显得疯狂而怪异。

  这里……就快要没有正常人了吗?

  “消息应该是传开了吧。我和在育儿班认识的同伴经常一起出来玩,几乎没
有被男人注意过,我还真是有点遗憾呐。”

  “你们……”荣子想要说什么指责的话,可张开口,又觉得自己的指责毫无
道理,顿时觉得心中无比的苦闷。

  “真羡慕芳子妹妹啊,怀孕才四个月,身材又控制的好,光靠看根本看不出
是不是孕妇,她老公死在她肚皮上之后,她就满世界勾引那些猎人,我才害死了
四个,她的话,零头就有我的十倍了吧。”那孕妇玩着自己修饰精美的指甲,笑
容依旧维持在脸上。

  坂本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直在颤抖,而荣子的脸色,也苍白得近乎透明。

  他们都意识到了同一件事。

  这诅咒,根本无解。

  女人如果避孕或是无法生育,就一定会死。而男人如果不能进行让女体受孕
的行为,也一定会死。现在加上了孕妇无法让诅咒的倒计时停止的准则后,最终
的结果完全可以预料的到。

  怀孕的女性势必越来越多,男人为了生存,必须不停地抢夺未受孕的女人,
而未受孕的女性也会很快怀孕,在这种不将种子播下就会死的可怕诅咒下,男性
的数量势必会越来越少,而如果这个诅咒最终扩散到全世界,又没有彻底解决的
方法的话,最终的结果,必然是这一代男性的灭亡……

  “不会是这样的……明明……明明只是个惩罚而已,不会这么……这么过分
的。”那孕妇下车后,荣子接近崩溃的抱住了头,靠在车窗上颤抖着说。

  坂本连说话的声音都在发颤,“也许……也许事情还会有变化。你也看到了,
这个不知所谓的神明,非常喜怒无常啊。说不定……说不定有一天一高兴,这诅
咒就噗的一下没了。”

  荣子也只能姑且这样安慰自己,但不知道为何,她看着远处渐渐靠近的雨云,
心底涌上的,是更加浓烈的不安。

  正像坂本说的,事情,确实还会有变化。

  两周后,一切都改变了。

  只不过,唯一没变的,就是诅咒。

  Z市的周围,终于不再有看守的士兵,网络和电话的讯号,也终于不再需要
限制。只不过,对荣子来说,和外界的联系,也已经不再有意义。

  48小时的时间里,降临在Z市人民身上的那个噩梦,随着黑夜围绕着地球
的速度,顺次出现了全世界所有人的睡眠中。

  不分国家,不分地区,不分肤色,不分语言。不管是出生率连年走低的欧美,
还是人口不断爆炸增长的南亚。

  这一刻,人类空前的平等。

  Z市的资料在内阁的授意下公开给了世界,之后,恐慌席卷了这个已经千疮
百孔的星球。

  这时,荣子才明白过来,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

  神根本不是在惩罚人类对原欲的背弃,它惩罚的,是背弃了整个自然的人类
种群。

  她猜不到她们这些女人最后会生下什么,她却可以猜到,她们这些女人也会
在失去生育能力之后迅速的死去。

  不需要洪水,不需要地震,不需要什么冰川和陨石,只是这样一个诅咒……
统治地球的人类,就将彻底的更新到未知的新一代。

  她回头看着坂本,已经预料到同样结果的他对她露出了温柔的微笑,“荣子,
不要想那么多了。即使是末日,有你陪在我身边,我也不会难过的。”

  “其实……还未到绝望的时候。”荣子给自己鼓了鼓劲,“你不是也说,这
个神明有些喜怒无常吗?咱们只要坚持下去,一定能等到一切都过去的那一天。”

  她压抑着心中的酸楚,小声说:“英一郎,你手上有枪,趁着……趁着我还
没有怀孕,赶紧……赶紧去再抓一个女人来吧。”

  坂本皱起眉,双手扶住她的肩,注视着她说:“荣子,你是认真的吗?”

  荣子点了点头,眼里的水雾无法再靠眨眼消解,终于还是变成了眼泪流了下
来,“我……不想你死。即使会对不起谁也好,你能活着,陪我一起活着,才是
最重要的事。”

  坂本沉默了很久,才用低沉坚定地声音回答:“荣子,我不想那么做。”

  荣子抬起脸,望着他,“可是……会死的……”

  坂本低下头,用手掌托着额头,“是,我很怕死,我还有很多事没做,很多
书没读,我不想就这么离开世界,失去自己所有的意识。可是……荣子,我真的
已经绝望了。我能感觉得到,这些天,我的身体一直在变化,诅咒发作得越来越
频繁,现在和你做爱的时候,要很专心才能让自己不那么粗暴。我很认真的想了
想,这样下去,我还是我吗?到最后,可能……会变成一个神罚的道具而已。既
然最后的结果是那样,那,能在你身边死去,又有什么不可接受的呢。”

  荣子哽咽着握住了他的手,“可……可那样的话,我要怎么办?”

  坂本抬起手,替她擦着眼底流下的泪水,“你一直都是个坚强的女人,我最
后悔、又最感到庆幸的,就是用谎言让你来到我身边。从我死的那一刻,你就是
安全的了。也许……到生下那个孩子的时候,你就会没事了。”

  荣子双手捂住小腹,不甘心的摇着头:“不会的,这是末日,女人只是更新
下一代生命的工具而已。”

  “你想太多了,事情也许不是那么悲观。”坂本搂住她的头,抱在自己的胸
前,抚摸着她的长发,温柔的说着。只不过,就连他自己的眼神,也透着浓重的
悲哀。

  “我……想把知道的一切,都公开到大家面前。”荣子抽泣了片刻之后,小
声这样说道。

  “嗯?”

  荣子拿定了主意,擦干了眼泪,推开了坂本,拿起自己的包,掏出了至今为
止所有的记录,“趁着世界的秩序还没有崩溃,我……要把这里发生的一切都说
出来。这世上有七十多亿人,我不相信,他们都会走上Z 市这样的路。”

  坂本看着她在键盘上飞快移动的双手,苦涩的微笑着,走到了她的身边,
“好吧,英语和阿拉伯语的部分,就由我来翻译吧。”

  “嗯,英一郎,拜托了。”

  用很长篇幅的文字,荣子竭尽全力的描述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包括Z 市的
变化,自己心理的变化,坂本生理的变化,和那最重要的,没有被Z 市的机构公
开过的,和孕妇有关的规则。

  她没有写上自己的猜测,并不是害怕被那些人说她是妄想的疯子,而是害怕,
所有的人都认同她的猜想,最终失去生存的勇气。

  她知道,如同她做过的很多报道一样,会有人不信,会有人反驳质疑,只不
过,这一次,她不再关心这些反馈。

  作为她最后的工作,这些记录,已经足够。

  晚上,荣子蜷缩在坂本的怀里,放下了所有的心事和负担,对他敞开了柔润
光滑的肉体,寻求着并非诅咒所致的温存。

  坂本温柔的回应着她,抚摸她全身每一处肌肤,亲吻她每一处敏感,轻轻啃
咬着饱满的臀丘,用舌尖戏弄着湿润的花瓣。

  荣子也亲吻着他的嘴唇,鬓角,耳根,脖颈,肩头,胸口,用滑嫩的舌头挑
逗他的肚脐,用牙齿拉扯着他乱蓬蓬的耻毛,含着他仍然软绵绵的阴茎,轻柔的
吸吮。

  就像正常的互相爱恋的男女,两人的肢体反复的纠缠,只不过,男性的一方,
还需要等待分身的雄起。

  也许是神眷顾了荣子最后的心愿,在她扭动呻吟着彻底湿润的时候,她口中
的男根迅速的膨胀起来。

  她喜悦的舔吻着巨大的龟头,用口水擦试着每一处紧绷的皮肤,然后翻转身
体,用柔顺的姿态趴伏在被褥上,高高翘起弥漫着雌性芬芳的美臀。

  坂本从背后握住她丰挺的双峰,耐心而有力的占有了她,他并不平坦的小腹
紧紧的依附在她的臀后,随着前后耸动的动作,传达着他身体的热度。

  荣子畅快的呻吟,摇晃着柔韧细滑的腰肢,不再在意所谓的羞耻,毫无顾忌
的淫叫着,用红肿的蜜穴紧紧包裹着坂本的分身,连变换姿势的时候,都不舍得
让它滑脱出来。

  为了延长这情爱放纵的时间,荣子主动拉开了雪白的臀肉,用后庭吞入了将
要射精的肉棒,张缩的括约肌仿佛在一口一口的咽下那些白浊的浆液。;一直到
所有的思维都在快感中凝固,所有的绝望都在欢愉中麻木,荣子在接二连三的高
潮中攀上了前所未有的顶峰,她嘶哑的尖叫,章鱼一样紧紧的缠住坂本的身体,
柔软的秘处剧烈的收缩。

  精液不知第几次喷射在子宫深处,荣子翻着眼睛,脑海一片空白,身体仿佛
失去了重量,轻飘飘的,升向闪耀着白色光芒的天堂……

  午夜,荣子做了一个无比逼真的梦。

  梦里,她站在一片柔软的草地上,草叶铺成了碧绿色的海洋,蔓延在无止境
的大地上,一群健壮的青年男女正在清理着残破的水泥废墟,他们没有穿任何衣
服,赤裸着健康美丽的肉体,他们有棕黑的头发,浅麦色的肌肤,深邃的眼窝和
乌黑的眼睛,他们偶尔停下来擦汗,快乐的大笑起来。

  累了的人笑着坐到一边,男人坐在女人的身旁,很自然的把手放在坚挺上翘
的乳房上,红着脸的女人也扶摸着男人腿间软垂的分身。很快,嫣红的乳头和浅
褐的男根一起硬翘起来,他们笑着拥抱在一起,凸起进入了凹陷,柔软包容了坚
硬。

  其余的人并没有太过惊奇,只是偶尔微笑着看他们一眼,然后在异性间交换
着温和而湿润的眼波。

  碧海的所及,是仿佛无边无际的森林,透蓝如巨大宝石的天空下,一座高大、
破败的大厦轰然倒下。

  一个少年赶着一群羊走过这里,他看到了正在迎合着男人动作扭动的赤裸女
体,呼哨着跑了过来,笑嘻嘻的蹲下来摸着女人的胸部。

  接着,他凑到女人的身边,把还带着稚气的肉棒放进了张开的红唇中。

  那群羊也没有散开,而是安静的低头吃草。

  荣子迷茫的看着,一阵阵清冽凉爽的风吹在她的脸上,让她觉得要融化在这
画面里一样的迷醉。

  她的手好象握住了一个柔软的细小手掌,她扭过头,身边站着一个可爱的幼
童,赤裸着他娇嫩的身体,用水晶一样清澈的眼睛看着她,一字一字的叫了出来。

  “妈、妈!”

  随着那童稚的声音,眼前的世界扭曲、旋转,接着化作胶片一样的连续图案,
飞快的在她眼前闪动。

  布满弹坑的街道上,一群双眼通红的士兵冲向了一个挤满了女人的教堂,他
们的身后,是一具具还在抽搐的尸体……

  残破的大楼内部,十几个强壮的男人挥舞着武器厮杀,他们的身边,是一圈
面无表情的孕妇,和一个掩面哭泣的少女……

  被血染红的河流边,一些面颊丰润的女性在挺着肚子的孕妇帮助下,将一具
又一具的尸体抛进河中,因污染而变异的怪鱼疯狂的撕咬起来……

  穿着黑衣的女人们麻木的看着一排排的墓碑,抚摸着自己的鼓胀到透出青筋
的肚皮,墓碑的间隙中,几十个赤身裸体的男孩女孩在大笑着跑来跑去……

  最后的画面,依然是开始时的那个孩子,蹲在她的眼前,一字一字的叫:
“妈、妈!”

  眼前的一切旋转着缩小,像被无底的漩涡卷入,一霎那边被彻底吸了进去。

  而在吸入一切的位置,荣子看到了自己。

  她赤裸裸的躺在那里,安静的睡着,而所有的画面,就都消失在她平坦的小
腹上……

  不是被吓醒,也不是自然的醒转,荣子睁开了眼,就像被未知的力量从梦乡
唤回。

  窗户外的天空还是乌云密布的黑夜,她拧开床头的灯,侧身看着身边的坂本,
伸出手指,放在他的鼻孔下方。

  没有气息,坂本安静的躺在床上,身体冰凉。他的拳头紧紧地攥着身下的床
单,下唇被咬破,耳鼻中的鲜血,也已经凝固。不知道忍耐了多大的痛苦,他才
在这样的死亡中,没有发出会惊醒她的声音。

  荣子低下头,双肩起伏,无声的哭泣起来。

  她双手抱住小腹,感受着一股无形的悸动在子宫中蔓延。她躺了下来,像婴
儿一样的蜷缩成一团,呜咽着靠在坂本的尸体上,用额头磨蹭着他冰冷的肌肤。

  她知道,一切都将结束。

  一切,都将重新开始。

               (卷一终)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第九章:“呜!呜啊啊啊啊——!” 下一篇:神罚之城 卷一 第十一章:进化之罚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