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都市

神罚之城 卷一 第三章:耻辱的失序

时间:2016-12-31 11:25:34  来源:  作者:
  最先发作的,是最开始抓住丽香肩膀的那个保安,他恐惧的叫了一声,“1
20!天哪……数字……数字在减少!果然是真的!”

  大概是因为恐惧,他抓着丽香的手不自觉地松开,另一个同伴也被他吓到,
给了丽香可趁之机,这个倔强的女人毫不犹豫的挣脱了胳膊上的钳制,一脚踢在
身边发呆的保安脸上,飞快的跳下桌子,向门外跑去。

  已经开始倒数的保安愣了一下,立刻毫不犹豫的追了过去,掏出腰间的硬胶
棍,猛地一下砸在了刚握住门把的丽香后脑上。

  丽香痛苦的叫了一声,向后倒在地上。另一个保安也反应过来事态严重,迅
速的跑过去,两人把痛苦蜷缩着的女体硬拖回到长桌前面。

  “87!来不及了,别往上抬了!就在地上吧!”那个保安恐惧的叫喊着,
飞快的解开了皮带,把裤子内裤一起脱了下去,随手扔在一边,接着趴了下去。

  长桌挡住了还在忠实记录一切的摄像机的角度,只能看到站在一边的另外五
个男人都惊恐的看着桌子后面的下方。

  大约十几秒后,后面传出一声愤怒的吼叫:“我就要死了你这混蛋!贱人!”
接着,是连摄像机都能录进去的耳光声响起,啪、啪、啪。桌面上方,还能看到
男人愤怒挥舞的手臂偶尔闪现出来。

  耳光的声音停止了,接着响起的,是丽香撕心裂肺的惨叫。那凄厉的号叫,
就像是有一把生锈的钝刀,正在一寸一寸的割开她柔嫩敏感的性器一样。那是没
有任何润滑的娇嫩花蕊,被失去理智的男性强行贯穿而造成的尖锐痛楚才可能激
发的哀鸣。

  这时,第二个倒计时开始了,那个保安惊慌的问:“我……我要怎么办?”
接着,他自然而然的把目光转向了还被按在桌边的泽子,“可恶……也只能这样
了。”

  他飞快的跑到泽子身后,一把把碍事的中年男人推开,双手插入泽子的裙腰,
用力把套裙丝袜连同内裤一口气剥了下去,镜头中可以清楚的看到泽子苍白瘦削
的下体就那么直接迅速的裸露出来。

  “你们都疯了!这是犯罪!你们会坐牢的!放开我!”泽子用力的摇晃着身
体,但两个中年男人的压制让她的上身根本无法抬起。

  保安慌乱的用手帮忙,想要对准那个救命的小穴,他向前挺腰,一次,两次,
“混帐!怎么会这么干!你这家伙到底是不是女人!”他慌乱的用手接了口水抹
在泽子的股间,又一次尝试插入。

  这次,粗暴的分身顺利的侵入到泽子的体内,她崩溃的摇动着手腕,锤打着
桌面,还是无法阻止就这样在无数观众面前被这样的男人强暴的事实,“混蛋!
你们这些混蛋!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

  “我……我也开始了!”一个中年男人惊恐的看着自己的裤裆,大概这些男
人们都是人生第一次意识到勃起竟然可以变得如此可怕,“我……我要怎么办?”

  那两个粗壮的保安正在专心的干着这两个女人,事关他们的性命,他们绝不
会让开的,旁边的同伴颤着声音提醒,“用……用别的地方试试。性交也不是只
有那一种形式的。”

  他慌张的解开裤子,掏出肉棒用手套了几下,发现不行后,又抓过了泽子的
手握住自己的下体,结果还是不行,他只好把目光投向了泽子的嘴巴。但那里的
话,对方只要咬下去,就和杀了他也没什么分别了。

  “求求你,松田女士,我……我一直以来都很照顾你,你就看在过往的交情
上,救救我吧……我真的不想死。”他跪在泽子的头两侧,让赤裸的屁股正对着
摄像机的方向,却不敢把肉棒压向泽子的嘴,只是出声哀求着。

  “别开玩笑了!嗯……嗯啊……你们根本就是疯了!对我做出这么可恨的事
情,要我原谅都是不可能的!啊啊……混帐,呃!”体内摇动的肉具让她的声音
全然没有了平时的冷静,而是充满了憎恨和愤怒,掺杂着被插入时难过的呻吟。

  “不……不行了,我顾不了那么多了!”男人终于失去了冷静,他垂下手,
用力的捏着泽子的下巴,扳着她的牙齿拼命地打开她的嘴巴,然后把屁股向下压
去。

  “呜呜!咿呜呜——!”泽子愤怒的吼叫变成了混合着口水的含糊抗议。与
之相反的,男人终于松了一口气,也不敢动作,就那么维持着压在泽子嘴巴上的
姿势说:“呼……总算是停止了。34,好险。”

  “傻瓜,不记得了吗?梦里可是说了不能停下超过十秒,否则计时会再开的。”
旁边的同伴焦躁的提醒他,同时也在紧张的考虑自己的出路。

  幸好,最糟糕的情况并没有出现,一个不知情的女秘书恰好在这时把备好的
热茶端了进来,她刚一打开门,就惊讶的发现原本的直播竟然变成这样可怕的轮
暴,她还没来得及逃走,就被剩下的三人中的两个抓住,成为了第三个牺牲者。

  荣子并没看到那个女秘书究竟遭遇了什么,那两个中年男人似乎想起了摄像
机还在工作,搂着那个女秘书去了门外。不过他们显然也没有时间走远,出门的
时候,他们的裤裆就已经隆起,门才关上,外面就传来了那个年轻女秘书哭泣着
的哀求。十几秒后,化为一声屈辱的哭喊。

  荣子完全被震惊住,连手指尖都在克制不住地颤抖,“这……为什么……没
有人来救她们?”

  坂本有些无奈的看着她,沉重的说:“因为没有人有办法来救她们。就在她
们被轮奸的同时,全城有将近四分之一的男性诅咒同时发作。有这样活生生的例
子在眼前,你应该明白会发生什么。”坂本痛苦的揉着眉心,“我保证,你绝想
象不到,那是怎样一个混乱无序的下午……所谓的罪恶之城,终于在人间真正的
出现了。”

  不愿再听泽子和丽香痛苦的呻吟,荣子果断的关掉了视频,无力的靠在了椅
背上,“我想,我还是不要想象出来的好。”

  “那一下午过去后,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从对外公布的数字来
看,当天共有一万七千多个男性遇难。尸体有选择的进行了解剖,没有病毒,没
有感染,甚至没有任何可以找到的死因,从死者的神情来看,只能知道他们死前
一定极为痛苦。市政府在当晚召开了紧急会议,不过所有的女性议员都借故没有
出席。那一夜,大概是这个城市创建以来最有行动力的时候。”坂本看了一眼窗
外,接着说道,“第二天早晨,大家发现,所有对外的通路都被切断了,网络和
电话都只剩下城市内部范围的通畅,因为第一天下午的直播讯号本身就仅针对Z
市当地,整座城市受到诅咒的消息,竟然被很好地封锁了下来。接着,广播开始
动员所有家庭将不满十四岁的女孩都送离本地,但在离去之前,必须签署相关的
保密协议。同时他们也向高层进行了秘密求援。结果如何我并不清楚,我只能猜
测并不乐观,因为至今为止,也没有见到外界有什么像样的援助进来。”

  他咂了咂嘴,修正了一下说法,“呃……也不是完全没有,从三天前开始,
就陆续有从事性服务行业的年轻女孩被成批成批的送进市内。据说是在隐瞒事实
加付出高额代价的情况下换来的帮助。”

  荣子双手捂住脸,低下了头,“天哪……这太疯狂了。怎么会有这种事。”

  “为了遏制死亡人数,缺乏女伴而又有办法找来救星的男人,会被允许在监
督下联系外界。我本来没想过会有需要那样做的时候,可是……可是我太太……
竟然不见了。夏目,对不起……真的很抱歉。”

  荣子内心根本无法平静下来,但她也知道这个时候怎样指责老师也是无济于
事,她只好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安慰他说:“老师,我知道您有事求我帮忙的
时候,真的很开心。其实……我一直都很仰慕老师您,还曾经想过要不要试着勾
引您一下。只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您叫来,我也不知道到是因为我的魅力还是死亡
的威胁更重要了。”

  坂本感激的看着她,双手握住了她的手,“夏目,真的谢谢你。我就知道,
除了你,再也没有谁能帮我了。谢谢你……”他感激的几乎流下泪来,用脸颊靠
着她的手背,显而易见的表露出死里逃生的兴奋。

  荣子不安的挪动了一下膝盖,小声问:“松田女士他们,后来怎么样了?”

  坂本抬起头,带着恐惧的神情说:“他们并没有都活下来。其中一个男人两
次射精都射在了松田的口中,没能解开诅咒,最后体力不支,中断太久导致倒计
时结束,就那么骑在松田的脸上,死了。”

  “另一个男人在强迫丽香为他口交的过程中被咬断了阴茎,在失血过程中因
为诅咒提前身亡。”他用平淡的语调铺垫完荣子并不关心的消息,然后缓缓说,
“至于三名女性受害者,那个女秘书的情况我不清楚。松田和她的助手,则是在
事发的第二天,从公司的顶楼牵手跳了下来。我想,这是她们两人对这些只顾自
己的男性最后的控诉吧。”

  荣子费力的消化着大脑中的讯息,低声问:“那……现在Z 市中是什么情况?
从我路上看到的情形,好像并不是太糟。”

  坂本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从四天前就不再出门了。那时候整个城市都
游走在疯狂的边缘,我根本没胆子进入人群之中。只有从可用的网络和市内的收
音广播里听到一些消息。这座城市应该还勉强维持着运转,最大的变化也只是物
价骤然升高而已。不过我在公务机关工作的朋友告诉我,有两个组织的结成是对
公众隐瞒下来的。”

  “组织?”荣子皱了皱眉,猜测着说,“其中一个应该是单身女性们的联合
吧?”

  坂本赞许的点了点头,“嗯,她们主张应该在自愿的大前提下对受诅咒的男
性进行人道援助,强烈抗议各机关对强暴和绑架的放纵,指责犯下暴力罪行的男
性是以诅咒为借口满足自身的淫欲。她们集合在一起,要求政府严查近期的针对
女性的暴力事件,并申明在一切得到解决前,所有的组织成员不会接受任何男性
提出的施救申请。”

  荣子的眉头皱得更紧,“她们……是不是有些偏激了。”

  坂本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应该知道,极端的环境下,人的思考本身就容易
发展到偏激的地步。更何况……最初的几天,很多男人做出的事情也确实的让绝
大多数单身女性感到了危机。”他扶了扶眼镜,小声说,“再加上,猎人的出现。”

  “猎人?”荣子想了想,很快猜出了这个名称的含义。面临死亡的威胁时,
道德和法律往往会变得不堪一击。

  “嗯,那些没有渠道自救的男人,在心中的兽性被释放出来之后,化身成了
游走在城市边缘的猎人,我想……我太太应该就是被猎人捕获了。他们虽说是一
个组织,却远不如那群单身女性团结,大多数都是以小团体的模式行动。广播里
没有特意的提到他们,只是叮嘱让女性们外出的时候小心。”

  他看了一眼窗帘的缝隙,外面的光线只透进来了一点,就想这个城市一样,
靠着最后的光源维持着没有完全堕入黑暗。

  “刑警对此完全没有表示吗?”荣子有些绝望的看着坂本,但从震惊中逐渐
恢复过来的她,也随着记者的本能产生了想要记录这城市的一切的冲动。

  “我不知道。”坂本摇了摇头,从高度的紧绷中松懈下来的神经让他显得有
些疲惫,“很多机关都在渐渐失去作用,大部分勉强维持运转的机构都不得不为
所有的男性下属配备必要的女性助手。或者,选择女性作为主干。”

  他叹了口气,“这……好像是神在惩罚我们这些男人一样。”

  荣子只能安慰他说:“没事的,老师,有我在,您不会有事的。”这话中的
意味让她稍微的脸红了一下,“这个诅咒,没有任何解除的方法吗?”

  坂本想了一会儿,很小幅度的摇了摇头,“也许有,不过,没人知道。已经
有不少男人受不了这种压力,自杀了。也有不少男人疯了,既不是猎人,也不去
安分的寻求一个性伴侣,而是变成了野兽,潜伏在女性附近,一旦发作就直接袭
击陌生女性的野兽。”

  荣子拿起速记本,还是把整理出来的讯息记录了下来,不仅是因为职业习惯,
也因为突如其来的安静在这种情况下多少让她有些不安。

  她幻想过很多次与老师单独共处在私密环境下的情景,却没有一种是现在的
这种情况。而且,要等到什么时候呢?这种发作不定的诅咒,难道要让她一直保
持着随时可以献身的状态吗?

  “老师,那个……我想问一下,这个诅咒的发作有什么规律可寻吗?”

  坂本有些不自在的摸了摸脸颊,“基本上是没有的。硬要说的话,根据我个
人的经验,在人比较亢奋的情况下,会比较容易引发诅咒的发作。”

  “那,两次诅咒之间有没有不应期之类的时间段存在啊?”荣子有些发愁的
问,她并不想整天陪在老师身边来预防那个诅咒,可能的话,她还是想要靠相机
摄影机等设备记录下这座城市发生的一切。

  坂本摇了摇头,“我也想到过这个问题,按我的经验,诅咒没有严格意义上
的间隔。最短的时候,我第一诅咒的解除到第二次诅咒的发作只间隔了十五分钟。
那一次,我险些就没命了。”

  荣子打量着老师的身体,毕竟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无论如何也谈不上健壮,
诅咒发作后那样连续的进行激烈运动,必然会感到吃不消。坂本夫人也不是健美
型的女性,而是典型的丰满圆润型的中年妇人,可以想象得到,夫妇二人是怎样
竭尽全力才配合着消除了那一次的诅咒。

  “如果这样的话……还真是很不方便呐。”荣子有些郁结的盯着电脑屏幕上
罂粟花田的背景,“我还想有机会的话出去把这城市的事情记录一下呢。不过话
说回来,这样完全不方便出门的情况,日常的生活不是也变得很麻烦?”

  坂本吐了口气,荣子在身边让他彻底放松了下来,“麻烦肯定是有一些的。
不过现在外卖很方便,很多东西快递员都可以送上门来。这一阵最赚钱的恐怕就
是快递公司了。而且,我也不是完全不可以出门,夏目你想要出门的话,我和你
开车出发,不去太过偏僻的街道,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终于不得不接受了要在这里与坂本老师度过一段非正常生活的命运,荣子微
笑着站了起来,过去主动在坂本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微笑着说:“老师,最为对
我的报答,也请您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坂本看着她,有些不知所措的回答:“呃……当然,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出来,我一定尽力满足你。”

  “请不要再叫我夏目了。”她抚摸着老师的脸颊,把嫣红的嘴唇凑近他的面
前,“叫我荣子。”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第十二章:“不行,我……我得杀了她。” 下一篇:第二章:“我……我的歌迷?”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