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都市

神罚之城 卷2 第十三章:“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时间:2016-12-31 11:25:33  来源:  作者:
  “小智美,对别人来说,你的演技也许还算不错,可在我面前,你实在诚实
的像个孩子呢。”明子缓缓地说着让智美身体越来越冷的句子,伸手拿回了那把
手枪,熟练的卸下弹匣,把子弹一颗一颗的塞进去,然后轻轻一推,上膛。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头,智美双腿顿时软的连一点力气也提不起来,
死亡带来前所未有的恐惧,让她觉得以前在恐怖片中的演出简直稚嫩的可笑。

  明子站了起来,走到智美的眼前,低头看着她,眼中流动着异样的神采,像
是在审视一个即将与自己告别的心爱玩物。

  智美已经害怕的快要失禁,表情都因恐惧而僵硬的做不出任何变化,不停打
架的牙齿好不容易才让嘴里吐出了一个不那么含糊的词语,“原……原谅我……”

  明子拨弄着枪上的保险,突然笑了起来,“不用这么害怕。至少现在,我还
不舍得杀你。”

  说完,她高高举起枪柄,用力砸在智美的脑后。

  智美的眼前,顿时变成了死一样的黑暗……

  “欢迎回到被诅咒的世界,我的小智美。”

  头上被浇了一大杯凉水,智美的意识在刺激下渐渐恢复,她最先听到的,就
是明子讥诮的声音,虽然有些疲惫,但依然充满了兴奋感。

  “唔……呜呜……”她想要开口求饶,才发现自己的嘴里被塞上了口球,口
水已经顺着上面的洞眼垂落了不少在地上。

  口水落下的距离差不多有一米左右,因为她正被柔软的绳索悬吊在这样的高
度。这是她已经渐渐适应的后手缚的变形,密集的绳索不仅突出了胸前浑圆的乳
房,也很好的支撑了身体的重量,两根绕在颈后的绳子以极限的长短控制住她的
膝盖,逼迫她的双腿打开到足以让绳结完全陷入到阴唇内部的程度。

  被吊起的时间似乎已经不短,智美的手脚已经因为捆绑而感到麻木,阴道内
部被绳结压入的按摩棒也已经搅拌出丰沛的爱液,湿漉漉的流满了胯下。屁眼被
上了肛塞,有绳索从外勒住的情况下,光靠括约肌根本不可能挤出去,而肛塞堵
死了的直肠中,不知道被灌进了什么成分的大量液体,涨的她连小腹都隆起了一
些,肠壁还不断传来交织着刺痛与狠痒的难受感觉。

  乳头上夹了通过着微弱电流的铁夹子,咬进乳头中的夹齿不断电击着涨红发
紫的乳房,让智美才一醒来就痛苦的挺腰昂头,险些重新昏厥过去。

  明子满意的欣赏着费了一番功夫才完工的作品,笑眯眯的说:“好了,小智
美,一定要坚持住不要昏过去哦。今天可是有个重要的客人要来看你呢。不让她
看到你一边喷屎一边高潮的变态样子,她怎么有资格做你的好朋友呢。你说对不
对?”

  “呜呜!呜嗯!嗯嗯嗯!”智美拼命地摇着头,但喷出嘴巴的只有亮晶晶的
唾液,和含糊不清表达不出任何含义的闷哼。

  她猜的出要来的人是谁。毕竟在她们这个团体中,只要提到伊田智美的好朋
友,不管谁都会第一时间想起本多知江这个名字。而上次明子还特意提起过在外
面的偶遇。

  应该没事的吧……知江身边不是有一个挺帅气的警察伴侣吗,警察的话,能
对付明子的吧?智美努力的安慰着自己,不想让自己陷入到彻底绝望的境地。

  明子看着她慌乱的眼神,将手枪插到腰后,坐回到墙角靠住了墙壁,笑着说
:“真希望本多同学的男朋友身上能带着另一把枪呢,这把枪我都玩腻了。也是
换一下的时候了。”

  明子……你在说的其实不是枪吧?智美惊恐的睁大眼,尽全力做出哀求的可
怜表情,如果明子真的有把智美换成知江的念头,那此刻着羞耻的好像重口味成
人女星一样的可怕姿态,就是她人生中最后的模样。

  怎么……可以这样……眼泪由心底涌出眼眶,啪嗒啪嗒的落在地上,而不争
气的身体,却在此时被不断在蜜穴深处挖掘的按摩棒送上了高潮。

  她尽力夹紧痉挛的大腿,扭曲的快感几乎把她从中撕裂成两半。

  混沌的神智清醒于那声清脆的门铃。

  智美抬起头,看着明子露出得意的笑容,站起来扶着墙喘息了两下,背过手
调整好枪柄的位置。

  明子听着门外渐渐接近的脚步声,笑得更加愉悦,她走到智美身边,手指勾
开了臀沟中穿过的绳索,抓住粗大的橡胶塞子,波的一声拔了出来。

  血红色的洞穴迅速缩紧成皱巴巴的一团,紧紧夹住了里面几乎漏出来的液体,
菊芯的中央,娇嫩的肉壁都隆了起来,仿佛只要轻轻一碰,就会喷出四散飘落的
水花。

  明子笑眯眯的看着智美尽全力维持在极限状态的肛门,听着房间拉门拉开的
声音,突然一记下勾拳,打在智美好像怀孕一样鼓起的肚子上。

  “呜呜——呜嗯嗯……嗯嗯呃——!”打开的拉门外露出本多知江欣喜的的
笑脸,在她可爱的笑容前,伊田智美,曾经的人气偶像,在淫荡的绳索中剧烈的
扭动着白皙的赤裸肉体,一边高潮,一边喷出大量脏臭的泉水。

  智美迅速失去神采的双眼中,知江不知所措的捂住脸尖叫着坐在了地上,她
的身后,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大步冲了上来,惊讶的跑到智美的面前,抬手帮她
解开了口中的桎梏,急匆匆的问:“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在这里也被袭击了吗?”

  “不是……是……明子……她……”智美尽全力从崩溃的神智中捡起破碎的
句子,想要提醒身前的男人。

  但她只说到这儿,因为就在这时,她听到了很清脆、很响亮的一声“砰”。

  那张帅气的脸在她眼前一瞬间崩裂了一小半,血浆好像祭典中的烟花,随着
那声巨响绚丽的绽放,热乎乎,还带着点黏块,混合着似乎是脑浆一样东西的血
糊满了她的脸,连视线都好像被腥臭的红色遮蔽。

  子弹穿过了那个男人的太阳穴,掀飞了小半块头盖骨,噗通的声音跟着响起
了两次。

  一次,是男人的尸体倒下,一次,是知江失禁着晕了过去。

  屋里充斥着血的味道和屎尿的臊臭,智美的大脑割裂一样的疼了起来,她头
一次觉得,自己如今其实和死了也并没什么太大的分别。

  周围的一切,难道不就是真实的地狱吗?

  ……明子已经疯了。

  看着面前那张带着微笑的脸,智美再次确认了这个事实。

  明子抬手抹了把脸,跟着在衣服上擦了擦手,笑着看向智美,说:“怎么了,
小智美,看起来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呢。是因为我把你的房间弄得乱七八糟吗?
不要紧,等我休息一下,就帮你收拾干净。保证和平常一样,让屋子里只有你淫
荡爱液的味道。”

  智美流着泪低下了头,身体还在绳索中麻痹,口球也依然堵塞着她的声音。

  “啊……最近总是会感到疲惫的厉害,末日果然要来了吗?”明子长长地叹
了口气,坐下来靠住了墙,对着门口像是石化一样呆住的田村说,“悠二,你先
帮我收拾一下,臭死了。我身上没什么力气,好像又开始发烧了。嗯……你要是
累得话,把小智美放下来帮忙吧。她也该学着碰碰尸体,体验一下人生终点的滋
味了。”

  没人敢拒绝此刻明子的命令,手上有枪的她在这间房子中就是绝对的女王。

  田村战战兢兢的点了点头,把倒在地上的知江搬到一边,放下了智美,帮她
解开了身上的绳索。

  智美拼尽全力才让麻木的双腿颤抖着支撑起脏兮兮的身体,身体的每一条肌
肉都在激烈的要求罢工,但大脑不得不镇压下去所有的反对意见,指挥着四肢去
帮田村搬动屋中那一大团死掉的肉。

  是的,只是一团肉。

  没有了生命,再怎么优秀也只是一团肉而已。

  而且,还该死的沉得要命。

  打开门,尸体直接丢到了楼梯间里。

  也许有人会来收走,也许就那么腐烂发臭。

  有什么关系呢,谁还会在意这种事?

  智美放下尸体的时候,才想起身上还是完全赤裸着的,她擦了擦胸口糊上的
血迹,她的乳房似乎不知不觉变得更加饱满,突起了以前不曾有的妖艳曲线。

  不知为什么,她的眼前突然划过了饥渴的婴儿扑在这乳房上卖力吸吮的画面。

  她哆嗦了两下,跟在田村的后面快步走进了公寓的房门。

  一直到打扫结束,知江才迷茫的苏醒过来,也许是眼前没了心上人的尸体,
血迹什么的也被擦得还算干净,她错以为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噩梦,蠕动了一下发
白的嘴唇,好像想用她小巧可爱的嘴巴问些什么。

  “小美……”她只说出了智美的昵称,就惊讶的吞下了之后的话。

  因为她终于发现,自己被套上了一条项圈,拴在了桌腿上。而先前被绑着的
智美虽然身上没了绳子,却依旧没有穿任何东西,还分开双腿坐在桌子上,用一
根粗大到超出她想象的假阳具,拼命地戳弄着股间湿淋淋的蜜壶。

  大腿分开到极限,巨大的橡胶棒把娇嫩的粘膜也撑开到极限,因过度扩张而
变得很薄的膣口给知江一种仿佛用什么尖锐的东西一碰那里就会嘶拉一下裂开的
错觉。

  智美知道知江正在惊讶的看着她,但她不敢停,她想活下去,她不想像那个
警察一样,被掀飞一大块头盖骨,变成一团等着苍蝇分享的腐肉。

  只要明子肯放过她,她甚至愿意把自己的头都塞进小穴里。

  先前曾经冒出过的自杀念头在真正接触了死亡后变得如此可笑,她不要死,
她要活下去,她一定要活下去。

  她更加卖力的动着,伴随着电机的嗡嗡声,布满颗粒的胶棒在她体内疯狂的
搅动,那颗逼真的龟头碾压着她的子宫口,连内脏都被牵引而挪位,知江的视线
反而给了她一种奇异的刺激,本就高潮了几次的肉体变得更加亢奋,雪白的大腿
内侧都泄上了一层妩媚的樱红色。

  “啊、啊啊啊……去、又要……去……了——”酸麻的花芯颤动着喷出一股
爱液,智美晃动着嫩白的屁股,用空闲的手剧烈的揉捏着被绳痕圈住的乳房,又
一次攀上了顶峰。

  其实身体已经承受不住更多的快感,勃涨的阴蒂已经被甘美的感觉冲击到开
始觉得痛苦,可她只能咬牙忍着,因为明子手里的枪口,还在对着她。

  “明子……我……我已经泄到尿了两次了,还……还不行么?我……真的…
…没力气了。”瘫软在桌边,智美有气无力的哀求。

  明子手上的枪动了动,转向了刚醒过来的知江。

  新鲜感的确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尽管智美赤身裸体的在那边不停的自慰,
站在角落的悠二仍忍不住偷偷地瞄着知江白色的裙边下露出的那段更加白皙的小
腿,那上面还残留着一些之前她吓到失禁的尿液,衬着蕾丝花边的短袜,看上去
有种矛盾的淫荡感。

  “本多知江,嗯……这名字应该没有念错吧。”明子笑了笑,神情显得更加
疲惫,但嘴里说出的每一个字,到依然坚定而清晰,“你的好朋友已经高潮到没
有力气了呢,你要不要给她帮帮忙呢?不然,我可是要一枪打死了她咯。”

  知江浑身一抖,无助的双眼装满了恐惧,似乎是想起了之前爱侣被一声巨响
和一发子弹直接从这世界上抹杀的惨景,“帮……帮小美?怎、怎么帮?”

  明子笑了笑,白森森的牙齿好像看到了猎物的吸血鬼一样闪耀着光芒,“很
简单,要么,你接替她,脱光了坐到那里自慰,要么,你就去拿着那根玩具帮她
手淫。你们关系这么好,可别告诉我你不懂这些?”

  直到这次诅咒才第一次和男性有亲密接触的知江本来就不曾自慰过,即使成
年女人该有的知识她多少也懂些,但在实践领域,她直到此刻都还比不上很多玩
的开的国中女孩。

  就连背后位这种羞耻的姿势,她都是两天前才第一次尝试。

  所以她诚实的张开口,小声说:“可……可是我……真的不懂该怎么做。”

  明子的眼睛里闪动着异样的光芒,她强撑着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走到桌边,
笑着拔出了那根已经完全被爱液泡亮的按摩棒,垂下手,把枪管一下塞进了尚未
闭拢的阴门中,一边转着圈搅动,一边说:“小智美,这就是你如今的好朋友吗?
她连为了你自慰都做不出来呢。我可是为了你,被悠二这种人强暴,又为了你陪
他睡觉,忍受他自以为是的抽插,我还为了你杀人,想让你能在这末日来临的世
界多安全一些。可你却一直想逃走,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只要一离开这诅咒的城
市,你就不会再理睬我了,就像你从前一加入偶像团体就不再和我联系一样。不
过无所谓,我不让你离开就是了。小智美,你以为他们都爱你吗?那些整天对着
你的短裙意淫的男人,里面有哪个会在这诅咒下真的保护你吗?那边站着的那个
屋里挂满了你海报的男人,能一次次强奸你到体内射精后,还看过那些海报一眼
吗?”

  她的眼里又浮现起疯狂的情绪,语速越来越快,手里的枪管也随着说出的字
句越搅越快。

  枪管的坚硬外并没有包裹着橡胶或是男根那样的柔软,红肿的内壁很快被擦
伤,就像处女失身一样,被碾压的膣口混合着粘稠的淫汁,流下了一丝鲜红的血
痕。

  智美绝望的摇着头,哀求说:“明子,我、我知道了,你……才是我最好的
朋友。啊、不,是唯一的朋友,我以后一定会乖乖依靠你,绝对听你的话,求求
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明子突然低下头,发丝垂下挡住了她的脸,她剧烈的喘息着,手上的枪管也
停下了动作,“我为什么要杀你……传言如果是真的,那你迟早会和我永远在一
起的。”

  智美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只觉得背后莫名的爬升起一股恶寒,好像有条细长
的蜈蚣,顺着她的脊柱正努力的上行,“是……是什么传言?”

  “我觉得……我就快要验证它了。小智美,我的事你不是都很清楚么,我验
证之后,你这么聪明,一定很快就能想到的。不过不要紧,我大致也知道你一直
在过着怎样的生活,即使你想到,你也一定只能来陪我。呵呵……”明子喃喃的
说着,跟着,她突然抬起头,眼睛瞪大,眼白中开始浮现清晰的血丝,就像有双
无形的手突然勒紧了她的脖子。

  “竟……竟然……这么……这么突然吗?”明子挣扎着退开,连手枪也留在
了智美的胯下,她双手撕扯着自己胸前的衣服,开始发出强忍不住的痛苦呻吟。

  智美惊慌失措的看着明子,旋即醒悟过来一样连忙从胯下拿出了那把枪。枪
管被血黏在内壁上,抽出的时候痛得她浑身发抖。

  她握紧枪,颤抖着对准了明子,然后,她就看到明子痉挛着倒在了地上,发
青的唇角开始有细小的白沫溢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智美惊恐的跳下桌子,踉踉跄跄的跑过去,趴下抓住明
子的肩膀,大声喊道:“明子!这……这是怎么了!你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你
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啊!”

  但明子已经说不出话了,单从表情就能体会出有多么可怖得巨大痛苦正在撕
扯着她的意识,她颤抖的唇缝里只能流泻出垂死野兽一样的嘶哑呻吟。

  就像把一张纸揉成一团再拉扯着展开一样,明子的身体猛烈的蜷缩、舒展,
一直重复了七八次,才彻底松弛下来。

  然后,智美就看到了明子眼中放大的瞳孔。

  那双已经被死亡所占据的眼睛,竟好像带着一丝嘲讽,仍然盯着她的方向…
…

  “明子……她、她死了?”田村瞪着眼走了过来,脸上完全是不敢相信的表
情。

  智美满脑子都是混乱的念头,她可以确定明子最后说的那个传言一定和死亡
有关,而明子的死毫无疑问就是对这传言的直接验证,可为什么……为什么验证
后,她们两个就会永远在一起了呢?智美抱住头,脑海中完全理不出任何头绪,
她跟本不知道自己和明子这样中性化不可爱的粗鲁女人有什么共同点。

  她看了看明子抱住腹部的双手,猜测着。

  难道是肚子痛?肚子痛会死人的吗?现在看来,这诅咒显然并没有放过女性,
明子的死多半也是这诅咒的杰作。那智美就更要早些知道,诅咒的关键到底是什
么。

  男人不内射就会死,这是最简洁的描述。

  女人呢?

  明子究竟没做什么?究竟没做什么?

  她思考的太过专注,情绪也紧绷到了极限,当田村的脚出现在她下垂的视野
中后,她惊觉的向后跳了出去,抬起手用枪指住了他,积累的愤怒羞恼顿时化成
了充满攻击性的语言,“给我滚开!不许再靠近我!你这恶心的臭男人!你敢再
接近我一步,我就把你那充满色情幻想的臭脑袋打得稀巴烂!啊啊啊!给我倒最
远的地方!靠墙站好!”

  这歇斯底里的架势吓住了田村,他连忙摆动着双手后退到另一头的墙边,乖
乖的站好,连视线也不敢停留在智美赤裸的身体上。

  明子死了……真的死了,这明明是值得大笑出来的事情啊,可为什么……为
什么心里却如此害怕呢……

  智美扶着墙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在一边瑟瑟发抖不敢作声的知江,又看了一
眼地上的明子,最后看向自己手里的枪。

  这梦寐以求的东西现在就在她的手中,沉甸甸的,随时能夺走会伤害她的人
的性命。

  可如果要对她进行惩罚的是神呢?

  明子杀掉了那么多人,最后不还是死了,就这么躺在那儿,慢慢变成一滩腐
烂发臭的肉。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会被剥夺掉作为人的资格呢?

  她的头剧烈的疼了起来,比起最疯狂的时候连着用完了三盒紧急避孕药还要
浓厚的恶心感不停地在胃口附近盘旋。

  可恶,这该死的神,为什么只肯告诉男人该如何才能活下去,却对女人保守
秘密?

  她正在心中咒骂的时候,靠着墙的田村突然结结巴巴的开口说:“小……啊
不,那个……伊、伊田,我……我开始腹痛了,怎、怎么办?”

  智美楞了一下,跟着下意识的举枪对准了他,毕竟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懦
弱的家伙已经越来越像一头随时发情的野兽,攻击性绝不是当初可比。

  可如果他死了……会不会出现其他的麻烦?

  智美犹豫着走近田村,其实以她现在的状况,再和这男人性交实在不是什么
不得了的事情。

  只不过受伤的蜜穴还暂时不愿意承受另一波痛楚,而且,她也不想失去好不
容易拿到的主导权——以田村目前的能力,不费什么功夫就能让她在高潮中失神,
那这把枪的归属就很难说了。

  幸好,幸好,这屋子里除了死掉的明子,其实还有另一个女人不是。

  智美甜甜的笑了起来,她退开两步,向着知江的方向撇了撇嘴,说:“悠二,
我身体不舒服,你就让我休息一下吧。那边……不是还有个可爱的女孩吗。她是
个非常温柔亲切的好人,也是我的好朋友,去吧,她一定非常乐意救下你的命。”

  田村的眼睛立刻闪动起兴奋的光芒。他一边解开腰上的皮带,一边走向了缩
成一团的知江。

  智美靠着墙坐了下去,静静的看着。

  唇角,依然带着一丝扭曲的笑意。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神罚之城 卷一 第五章:神的惩罚 下一篇:第三章:“才没有男朋友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