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绝品邪少

珍珠海岸·双日壹

时间:2016-11-22 09:43:10  来源:  作者:

                双日壹




  七寸厚度的船板之外永远涌动着海浪沉重宽广的流淌声音。七寸厚的船板以
内,是永远前仰后合地轮回着的,男人女人精赤条条的健壮身体。

  成群的男人和女人,筋肉绽露的臂膀收拢而后伸展,行动整齐划一,坚定而
且流畅,他们步调一致的深长呼吸像一种吹过山谷的阵风。在这个低矮昏暗,头
尾十二丈长的直通舱室中,从头到底层层叠叠地拥塞着赤裸的身体,弥漫着浓烈
的汗热和人臭,但是高昂的鼓声能够穿透它们。在皮面上滚过的鼓槌像一个大雨
前由远而近的雷鸣,最后一个高音戛然而止。每一双握持住原木把柄的手背上,
指骨的关节突然锐利地耸动,每一支弯曲的手臂都在发力伸直。板壁以内,四十
支一丈长的木柄倾斜向前,而在板壁外侧,整齐如同雁阵的两排四十支宽阔的桨
叶,深深地犁入了汹涌的海水。

  从琼州到槟城。整个夜晚巨大的楼船在海峡中兼程南下,群岛之中的风向变
幻无常,倏起忽逝。水手们在甲板表面忙碌地调整三座布帆的受风角度。而在甲
板以下的舱室中,一百八十个划桨奴隶分成两边,各自倚靠住一侧的船舷。每排
一侧三人,三个人一组合力操作一支巨大的木浆。他们分成三班轮换,保证每一
时刻都有一百二十双手臂同心协力,连续不断地推拉四十支桨扇划动海水。人力
和风力并用使巨轮在整段航程中一直能够保持足够的航速,这是琼州官府的珍珠
海岸号桨帆船,正在执行从王朝本土前往南洋殖民地的月度航班。

  大周在立国三百年后进入大治的盛世。王朝赢得了从西北的漠野直到广阔南
海的统一霸权。南洋出产的贵重木材和珍珠珊瑚,可以满足富裕阶层的奢华享乐,
王国的军队,商人,冒险家和流浪者们既勾心斗角又携手合作,在南洋的岛屿上
建立起了一座又一座殖民城市。大陆与群岛之间需要舰队压制敌对势力,也需要
船舶运送往来的旅客和货物。这个传统的大陆王朝正面临着由岸入海的最新挑战。

  入海就要划船。划船是永远的苦役。从内陆征召的劳工也不适应海上的湿热
气候。伴随着对于南海的征服,大周把俘获的敌军战士和当地居民充做奴隶,那
些不幸成为船奴的男人女人们一旦出海,就被铁链束缚在黑暗的大船舱底,拼力
推拉巨桨直到精疲力竭。在与前后同伴相隔两尺三寸的狭窄空间里,赤裸的男女
肉体并肩挤坐在一道简陋的板条上,后仰身体揽桨入怀,而后伏低腰肢全力前推
……这样钟摆一样的机械运动,命中注定地将是他们整后半个人生的全部。桨奴
们拥有一个无穷无尽的路途,但是却永远羁留在原地。舱底的时空并不是为了人
生而存在的,这一百八十条肉体共同组成的共生群体,仅仅只能被看做纯粹的动
力产出,或者至多……再加上海运成本。衣服可以不是成本,所以这些肉体永远
精赤条条地一丝不挂。毫无疑问,除了操桨之外的任何行动都是多余,所以每一
对肌腱筋骨组成的手臂,都被局促的铁链连成一体,每个人的右脚脚腕都被锁定
在舱底安装的铁环当中。另外还要加上脚镣。船奴偶尔的还是会有离座行动的机
会,在海船这样几步路之外就可以是无边水面的窄小空间里,对双脚粗而短的沉
重制约是维持秩序的适当安排。

  最后会是皮鞭。每一个不能合上鼓点节奏的肉体必将遭到皮鞭。无论青壮老
幼,健康还是病患,他们被锁在这个底舱中的唯一意义就是动力生产。每一次划
行,每一具赤裸裸的筋肉机器都必须为航船前进付出一百二十分之一的贡献。如
果它不能做到,就用疼痛强迫它做到。不管它是虬髯大汉,还是窈窕少女,哪怕
它是一个鬓发斑白的老妇,甚至是一个怀孕十月,即将临产的未来母亲。

  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女人。每一次出航,那些被铁链深锁在珍珠海岸号的舱
底,周而复始地摇桨击水的船奴总是男女混杂。虽然女人的爆发力远远弱于男性,
需要极速冲击撞毁敌舰的战船只能使用男性桨手。但是妇女被认为拥有更优良的
耐性。她们均衡的节奏和绵长的出力能够使长途航行更加平稳。对于运载旅客和
货物的民船,妇女船奴可以占到全部桨手四分之一的比例。男女奴隶的不同身价
还会涉及到成本问题,而南海女奴在体力劳动上的物美价廉已经可以算是众所周
知。

  宽脸厚唇的南洋女人身材低矮,肤色黝黑。她们肯定不是杭州西湖里泛水的
画舫愿意出高价收购的女人,但是她们并不瘦弱。热带女人的肩臂强壮,腰腹坚
韧,她们传统上就是当地日常生活中的主要劳动力。她们的来源也很充足。王朝
的军队和风投商人组织的武装民团在南海岛屿的热带丛林中四处搜寻,把捕捉原
住民当做一种狩猎游戏。从槟城返回的珍珠海岸号像装载货物一样为他们带回猎
获。整个的腊月里这些急于回家过年的进口商在琼州城里抛售他们的商品,造成
了市场物价持续下跌。官府在城边专门划出了南洋奴隶交易地带。用木栅栏围成
的广场中到处站立坐卧着脖颈和手脚系带铁链,眼神空洞,表情麻木的男人、女
人和儿童。他们大多赤身露体,偶尔见到的半裸女人也只是在腰间围住一条窄小
的麻布短裙。这些光裸的棕色身体成群结队的聚集在一起,非常像是一大片放牧
归来,已经收拢入圈的羊群。

  琼州船务管制所受命于官,操办一切南洋船务。在这时逢低吸纳,大批入货。
所里管辖的船奴营地里装满了熙熙攘攘的几百号人口。进营以后不论男女,去除
所有剩余衣物,手脚砸镣,再给额头刺上一个黑色船锚,胸脯中间刺流水数目。
有时候战事完毕,军队送进来一群俘获的敌军士兵,这些降卒左右脸颊还要加印
一个虏字,对他们用的可就是烙铁了,以后管理上跟平民也有个区分。每逢执行
出海运务,提早一天从前往后报那一串顺序号码,有缺的就是死了,再多报几个
下去添补完整。

  政府的采购行为资金充裕,而且利益驱动,最后难免会变成徇私舞弊的福利。
船务管制所采买南洋奴隶变成了一项外快的资源。大船深入远海,航速是没人能
够保证的,桨手的能力高低,和船务运作的好坏没法建立必然联系。每一回出海
去要死多少船奴也不可预测。船务所批量购进的船奴渐渐变得品质参差,既有青
壮也有老幼。反正一旦下去舱底,他们的日子屈指可数。甚至可以合情合理地猜
测,船务所从采办到水手是串通好了,出到海上有意无意的多弄死几条性命,多
死多买,自然又增加了可以克扣的过手钱款。

  班船珍珠海岸两月一次往返琼州和南洋。六十个昼夜里有一多半是在海上航
行。路过的港口稍作几天停留,就是回到了琼州,修缮上货也只是十天上下的功
夫。和短期出海的单次船运不同,分配下到了珍珠海岸桨舱里的奴隶们,到死以
前就再也不会换船。实际上珍珠海湾另有自己的编号传统。下船以后被安排坐到
第一百五十三号位置的那个桨手,原有刺青从此作废,从胸脯往肚子竖直下去,
用烙铁加印「珍壹佰伍拾叁」六个汉字。以后每次回船站在甲板上就排好了次序,
下舱以后珍字和座号一一对应上锁,十分的简明直接。她以后活在珍珠海岸上的
日子,当然也就一直被叫做壹佰伍拾叁了。

  年近三十的南海女人壹佰伍拾叁坐在她的桨位上,默默地注视着从顶板舱口
伸入进来,试探着寻找木梯横档的两只光脚。她们的腕子上牵连着铁链。明天就
是起航的日期,原船的奴隶们已经都在各自的位置落座上锁。离开槟城的时候舱
里还是满员,回程用掉二十天,坐板上也就又留出来十几处空挡。出航前添米添
水,填堵上船板渗水的裂缝,当然更少不了要忙着补足划桨的人口。

  已经下到舱底的先是几个中年男人,后来有一个更年轻些。壹佰伍拾叁想,
这些人也许能够多活过几个航班。最新的那对光脚瘦骨嶙峋,她小腿肚子和膝盖
也是一样。那是一个肯定已经超过了四十岁的老女人。她被水手们抓握住臂膀和
斑白的头发才在舱板上保持住了平衡。「还有哪个座号没人的?她该打上多少号
子来着?」

  新人下船的第一件事就是定座打印。头几个数字烙下去女人惨叫了两声。那
时候桨舱里人肉焦灼的气味已经有些弥漫开来。在一百八十个桨奴视线所及之处,
差不多是桨舱最顶头的地方,女人被水手们紧紧按在一根立柱上。很多时候更多
繁冗的杂务都是打发奴隶们去做完的。桨奴之外另有十个同样是终日赤裸身体,
手足系带铁链的南洋女人,她们有足够的运气被挑选了出来,协助水手的管理事
务。比方说在通舱中间的过道上来回巡视,抽打那些没有跟上节奏的桨手。现在
她们也负责点燃一个小铜的火盆,烧红铁字,最后把它们在人身的皮肉上印制成
型。

  一个空闲的水手挥手抽了老女人一个耳光。「叫什么叫!都他妈老成柴棒子
了没学会怎么当奴才?」

  反手回来再抽一个:「又不是没挨过火烧,你以为你处女啊,头一回给男人
干爽了要叫床啊?」

  通红的铁字再按上去的时候她变成了吱吱唔唔的呻吟。她赤裸的肋骨在暗黑
的皮肤包裹下剧烈地起伏抖动,一根一根清晰可数。

  有人笑了。好啊,能忍。没白活这么些岁数。他紧掐住女人松软起折的老奶,
提起来差不多是一个空布口袋的样子。营里管事的那些王八羔子,结结实实耐打
耐操的好女人都留起来自己玩了,给船上就送这种烂货。他妈的就这口东西,她
能叫个奶子吗?

  咱们再试试啊,他回脸过去对老女人呲牙咧嘴地笑。咱们今天就烧你这老瓜
的蒂头当乐子了。一点一点的把她们全都烧平整了,咱们再来看看你是能忍住了
光哼哼呢,还是到底也有忍不住的时候,再来上一回鬼哭狼嚎。

  另外一双系着铁链子的女人的手伸进来帮助他,从下往上握紧那只干瘪的奶
房。另外一个赤身的女人在火盆边上翻找着,找到那支烧红了的珍字。桨舱里经
常用这个铁字烙人的。每个人都挨过。

  他们不喜欢她。壹佰伍拾叁想。没几天他们就会把她弄死了。可不知道的就
是……等到明天出海以后,她是死在我的前边呢,还是死在我的后边?

  珍珠海岸号操桨大舱里的法律规则是在航行途中每逢双日杀一个人。两天当
作一个评选单元,干活最坏的,捆到船舱顶头的立柱底下当众施刑。这是一场末
位淘汰的生存竞赛,剥皮,割肉,挂在小火炉子上慢慢烤熟……牺牲者要死到痛
苦万状惨不忍睹才有激励意义。船奴本来就是一种几近绝望的生活,死掉倒可能
会是一件好的解脱了。可要是那个死法会从午夜一直死到第二天天色大亮,也许
他们就要再拼上一把,指望自己能够再拖上几天。

  值班的三五个水手守住船舱两头,整一天下来基本没怎么劳动腿脚。运作那
么一条大船的动力体系,当然不是靠着几个人的亲力亲为,他们需要的品质重点
在于领导。大船起锚动桨以后,手提皮鞭往来巡梭,抽打桨手拼死出力的监工都
是一样的船奴,而且按照规矩,舱里的监工用的全是女船奴。她们的右脚可没有
拴死在船板上,她们在船舱里必须是行动自由。女人的性子驯服,体力也偏弱,
万一真出来一个要捣乱的,总是比男人更容易对付。

  道理相同,另外一件女人干的活儿是鼓手。大桨出水轻快,入水沉重,一个
起落要走过一伸手的距离,不能任由各人发挥搞成了七上八下,三长两短。一旦
动桨,鼓点自始至终的就从不停歇。轻的点子是一起出水,鼓槌越扫越重是那四
十支木桨一起破空前伸,这时候手腕已经在身前朝下绕回一个半圆。倒数第二下,
桨扇倾斜着劈进水面。最后最响的那一声是绝对命令,全船一百二十双手统一发
动,奋力前推。哪一支桨是落在后边没有排进平行阵列的,监工的鞭梢已经甩飞
到了半空。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或者是因为端正一些的长相得到水手长官的格外照顾,
或者是极其坚忍地熬过长久的划桨岁月,积攒起了特别丰富的航行经验。这十来
个终于能够脱离了桨手木板座位的女人,得到的是珍珠海岸号上非常少有的,可
能逃出死亡宿命的机会。她们时刻处在水手们监视的目光之下,她们不得不非常
努力地表现自己。打鼓是一门技术,被挑中了要努力学习,三天还没学出来的拴
回船舷边上继续去划桨。监工的女奴必须敏捷准确地从密集的人肉堆垛中找出那
个体力下降,拖累了三人小组速率的肇事原因。这里需要反应和经验,接下去凶
狠的鞭打,考验的还有一个女人的准确技巧和体能。她要持续不断的抽打下去,
一直打到那台机器赶上进度。当然他也可以因为衰竭而昏迷,那他基本就是前边
杀人柱子上的菜了。

  问题一经解决,训练有素的监工女奴垂鞭,抬头。她第一要平视舱前,第二
要响亮报数:壹佰伍拾叁号!五鞭!标准的报告句式清楚简单。立柱一侧的舱壁
上有一块小黑板的,值班水手会往那块地方写上,壹佰伍拾叁,五。

  这样过完一天的时候结果同样是清楚简单。累计挨到了最多鞭数的那个人,
就是在一天里没有胜任工作的人。不管那是个他还是她,那个人会被按到身前的
木浆把手上,烙铁烧背,这既是个惩罚更是警告,他可没有第二天了。第二天就
是双号。每个船奴都可以一边奋力挥桨,一边飞快地瞥上一眼舱前板壁的公示数
字。各个号码之后的皮鞭累计竞相增长,使他们体会到死亡正在越逼越近的恐惧
感受。

  女桨奴壹佰伍拾叁号坐在木板条凳上默默等待最后一次的出海航行。她对于
正在越逼越近的死亡确信不疑。壹佰伍拾叁号被两边的男人紧挤在中间,但是尽
力向两边分张开浮肿的大腿,在她双腿中间高耸起来一个鼓一样饱满的大肚子。
壹佰伍拾叁是一个即将临产的怀孕女人。她的肚子每天每天的逐日长大,她也一
直在日夜的交替轮回中拼力推拉大桨,而且竟然还能赶上了其他人的速度。她相
信自己大着肚子又划过了来回五趟槟城,所以现在应该已经是第十个月份。实际
上她已经感觉到腰部以下肿胀泛酸,全身掠过一阵一阵的抽搐的疼痛。而她的下
身几天以前就在断续的流淌出来浅红色的粘液了。

  壹佰伍拾叁号的左右面颊上各自打有一个凹陷入肉的虏字烙印。她在十七岁
以前是一个海岛王国的战士,而后来发生的战争持续时间并不太长。养育她的族
群孤悬在广阔南洋上的一个小岛,她们没有可能抵御大周这样的庞然巨物所发动
的灭国之战。她们只是努力尽到了自己的责任。而后她和所有的战俘都被送进了
琼州官府的船奴营地。

  琼崖州府的成文规定是列入官籍的船务奴隶,十年以内禁止卖出。反过来说
就是船奴们在经过十年的苦役之后,才有指望被允许离开船桨,得到一次改变人
生的机遇。这道仅有的希望之光无比的遥远暗淡。珍珠海岸出海一次两个月,一
百八十个桨手里要被末位淘汰掉二十多人。按照这样的比例,分上了船的桨奴平
均寿命只有一年六个月。三年之后下到桨舱里一眼望去,能看到的差不多就全是
新一茬的陌生面孔。

  如果不是得到水手长官的青睐提拔,能够当上监工或者鼓手,其余几乎所有
女奴的结局只能是力竭之后的惨酷死亡。也许曾经有过特别健壮的男人真的坚持
活过了十年。在船奴营地里确实如同神话一样,流传着若干个十年期满以后,被
高官或者富商买出营地,最终做到轿夫或者马弁这样绝处逢生的奇迹故事。但是
对于壹佰伍拾叁这样的战争俘虏,船奴却是一场更无宽恕的缓期死刑。所有战俘
们之间的唯一区别,只不过是在死以前忍受的痛苦到底是短短几天,还是要拖延
到更加长久。虏字桨奴出海以后唯一能做的仅仅只是划桨,他们必须被铁链束缚
在确定的位置上,这是琼州船务严格的管制规则。而且船奴营地的战俘禁止买卖。
从进到营中的那一天开始,即使是在理论上,他们也都没有活着离开的机会。

  从前额的铁锚印记往下,在那一幅被烧红的烙铁炙印出「珍壹佰伍拾叁」字
样的赤裸胸脯上,两座饱满的乳房耸立摇曳,一对乳头虽然被打出肉洞,悬挂下
去两个铁环,但是仍然勃勃丰盈,熟腻如同樱莓。一百五十三号是一个强壮的女
人,她的家族是传统的王室守护者,所有男女都是仅仅为了战斗而生,她的身体
比南海的平民女人更加高大,她也继承了一个贵族血统所特有的,更挺直的鼻梁
和更浅淡一些的棕色皮肤。所有这些令族裔骄傲的特征,现在都只是造成一个女
奴的生活更加悲惨的原因。祖国沦亡在大周纪年的三百六十六年她是铭记不忘的,
而现在七十八年的元月刚过。她其实已经超越了传奇,坚韧地度过了一十二年的
船奴生活。女人的整个肩背上鞭痕烙印,纵横斑驳,根本不能找出一指宽度的平
整肉皮。如果不是这样的身强体壮,她应该早已经死在最开始的头一两年里。虽
然结局已经确定无疑,客观地说,她和每一个桨手完全一样,每天拼尽全力的狂
乱挣扎,仅仅只是为了努力逃避即时现下的疼痛。牛皮的鞭稍重击在肩胛骨头上,
皮肉表面像是滚过去一团火球,而心肺更像是正被刺穿撕裂……人不拼命这样的
疼就不会停。

  一个终生只剩下不断重复唯一一个划桨动作的奴隶,很快就会变得本能和机
械。她觉得自己每一次的肢体屈伸,已经完全变成了神经和肌肉的自主冲动。她
的思想远远落在行动之后,或者她到底还有没有思想都不太确定。和所有的同伴
一样,不论他们的前生是农夫,渔民,还是一个贵族战士,在阴暗拥挤的船舱里,
赤身裸体地推拉过一百天沉重的粗大木浆之后,最终都会堕落成为一条针对刺激,
本能反应的蠕虫。她意识到一个女人的骄傲,勇气,和意志都是如此的空虚荒谬,
轻如鸿羽。人生是属于另外那个世界的品质,船奴所拥有的仅仅只是本能。她只
是怕疼。

  每天不分昼夜的六次轮回。两个时辰操桨,两个时辰喘息。所有的人体需要,
吃饭睡觉和性交,都是在这样的周期里完成。桨奴们跟随自己的肉体反应随波逐
流,而她强壮的肉体背叛了她,在她需要死亡的时候,却为她源源不断地提供没
有尽头的生命。这为她增加了十倍的苦役,鞭笞,烙铁炙烫,还有男人们轮流强
暴的伤害和耻辱。

  一动船桨,舱里是只管出力大小不论男女区分的。并肩倚靠在一起的男女船
奴,挨到的抽打也是一样的凶狠沉重。只是出力再大的女人,胸脯前边两团肉球
上下窜跳,两腿中间草密沟深,等到船停下来男人有了闲心要找乐子,她就还是
一个能让男人找到乐子的女人。

  直到战败被俘的那天壹佰伍拾叁号还是处女。军队纪律严格,在那之前她只
跟姐妹们脱光了搂在一起睡过觉。大周军队里的一个小伍长让她第一次尝到了做
女人的味道,紧跟着一整晚上就是那个伍长领着的士兵了。以后的各种军人水手,
船务官吏就没法再一一计数,变成俘虏以后,她和姐妹们是被拴成一串,一个一
个军营,一条一条帆船轮着领过去的。等到进了船奴营地男女混住,男多女少,
哪个晚上没被人搞到二十回已经要算安稳的日子。

  这时候好看点的姑娘,就会知道自己挺拔的鼻子,浅黑的皮肤,外加上丰胸
宽臀是一场什么样的灾难。船泊进港口定好了明早卸货,那这个晚上干点什么呢?」
来来来,去把壹佰伍拾叁号那个姐姐的锁给打开!这整整一条大船底下,也就她
那屄还能让弟兄们硬上一硬了……」

  珍珠海岸号三层甲板,一座船楼,除掉桨手以外还有八十个船员,另加一支
两百人的军队警备海盗。普通百姓一出海就闻不到女人腥味,他们的船上可是一
直拴着几十个女人。桨舱底下严禁乱入,不过总有通融的办法。舱里的奴隶遇到
轮空的那两个时辰,每天都会有一次领到甲板上去放风的机会,透透空气活动下
腿脚少生疾病。光屁股的女人拖着铁链在中间打转,外边一圈水手士兵快乐围观。
看上哪个了拖出人群,找到船舷桅杆松木甲板随便什么方便的地方,按住腰腹扒
开来大腿一阵抽插。两百八十个汉子摊到四十多条屄,光看比例不算过分紧张,
就是船奴这种事情一般不讲脸面眉眼,还有老弱病残没几天日子,本来送到船上
就是给她们找归宿的。去掉这些以后,当兵的爷爷们也还得找个模样看得过去的
吧?

  那个……你,就是你了,脸上带虏字的这个小母猴子,来来来,转过来给哥
哥看看你紧绷绷的小胸脯上边……嗯,一百五十三号……你还当过兵了?

  十八岁的女桨奴壹佰伍拾叁号下到珍珠海岸里没过两天就被大家惦记着。年
轻,长的好看不说吧,人家还是女兵呢,人家杀过咱们兄弟呢。我说啊你个小母
猴崽子,大黑丫头,你杀过多少咱们大周的人那?

  杀了也就杀了呗。当兵的就得是那么杀来杀去的。咱们大周皇帝厚道嘛,免
了妹子的死罪,不过今天既然落到了对头的手里,那……多遭点活罪也是应该
……妹子你就包涵点,多忍忍啊。

  话是带着笑的意思说完的,说完以后这个兵抬手抽她一个大嘴巴。跪下!先
给你大周的爷爷们连磕三个响头,看到船边上站着的一圈兵爷爷了?一个一个的
爬着过去,脑袋撞地都得咚咚带响的,听清楚没?!

  抬起腿来再加一脚。这一脚踹在女人的小肚子上,踢的她翻倒在地下连打两
个滚。她疼的一身筋肉还在抽缩着,已经被人原地按紧,那匹直愣愣,肉滚滚的
小头畜生正在底下横冲直撞,扭头摆尾的,一心想要找准她软弱的命门,想要往
她的人肉场子里再掩杀进来一回,再杀她一次丢盔卸甲。

  女人那地方的肉是裂着缝子的,她顶不住它。她也无心无力去顶。十七岁被
这伙灭国灭家的强盗硬开了苞,那第一次的暴虐,恐怖,丑恶和耻辱完全不能去
想。从那以后直到下船前的一年中间,她是给军队当做妓女使用,用到现在也就
再没什么好想。她早就没有心气再去护住自己绵软的唇片,嫩生生的芯子了。

  精赤条条的身子,拖着铿铿锵锵的链条,爬在木头船板上挨个的磕头,挨个
的被操。壹佰伍拾叁号刚下珍珠海岸的头两年里,她被揍的真算够狠,被操的也
狠。猫在桨舱里挨的皮条不算,上到船面上不是放风透气,是给饿狼们送肉。一
堆男人都硬憋着光等她上来,想出各种办法玩完了她再想出各种办法打她。她一
边是个脱光了的妹子没有错,另一边是个杀咱们兄弟不眨眼睛的妖精狐媚,随便
怎么糟践折磨都不会愧对良心。

  壹佰伍拾叁号的奇迹不光是她在船上活过了十年,她还在船上十月怀胎,生
下了一个婴儿,婴儿当然是没有留下,可是女人也没死在分娩上。按照管理船奴
的严酷制度,她能撑过这样的关口,在整个琼州府的南洋船队里可能都要算绝无
仅有。那时候她是真的年轻,身体年轻,像竹子一样的清灵水滑,怎么弯怎么拧
都不会折断的。随便人怎么打,怎么操弄,她都撑了下来。也就是因为身体年轻,
她在上船的第二年里竟然怀上了身孕。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武林状元之冰魄夫人 下一篇:珍珠海岸·双日贰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