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修真

【隋家的风情艳史】(27- 28)

时间:2016-12-31 13:51:57  来源:  作者:
【隋家的风情艳史】(27- 28)

作者:139461
2015/04/02发表于第一会所或SIS001
字数:6484

                                  27

翰武也听到了外边的动静,又被玉梅这么一叫,也一骨碌爬了起来。把被子往床上一扔,人也跟着就窜到了床上!

两人赶紧忙着脱衣服!

翰武两下就把上身脱光了,又抬起腿,把裤子连同裤衩一起脱了下来,扔到了床边!

玉梅把外边的罩衣脱了,里面是一件圆领的无袖汗衫。接着又把裤子脱掉,只剩下一件花点土布大裤衩!

两人摸黑忙活完了,便躺到了一个被窝里!

玉梅侧起身,趴在翰武的耳边说:我的左大腿根,有一个淡红色的痦子,右边屁股上有一小块青色的胎记!

翰武听了一愣,一时没明白过来!

玉梅赶紧补充说:我们现在是夫妻,懂了吗?

翰武忙回答道:懂了,懂了!

两人刚安稳地躺下,就听到了急促的砸门声!

翰武赶紧回应道:来了,来了!

撩开被子,就下地把门打开!

门一开,就呼地冲进几个人来,把翰武撞的一个趔趄,向后退了两步!

一个尖利的声音也传了出来:都不准动,举起手来!

随着啪地一声响,灯也被打开了!

第一个冲进来的人见翰武举着手,全身光腚地站在自己面前。就推了一下他的肩膀,喝道:靠墙站着去!

翰武乖乖地后退了两步,背靠着墙站在了那里!

这时,玉梅也坐在了床上。手也举了起来,腰部一下围着被子!

灯一打开的同时,她也吓了一跳!

不光是因为害怕,还因为她看到翰武居然光着屁股!两个结实的屁股蛋子,就明晃晃地对着她!

她心想:这个家伙倒是听话,说脱衣服,就脱得光光的,连个裤衩也不剩!

等翰武一侧身,她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她看到了翰武胯下那一根不停晃荡着的鸡巴!虽然完全疲软着,但也垂下来好长!

冲进来的几个人,都没有穿制服。玉梅也不知道他们是伪警局的,还是特高课的!但看几个人的表情和动作,她觉得十有八九是日本人!

其中一个人端着枪,紧盯着玉梅!另外两个在屋里翻动物品!还有一个女的,表情严肃地看着屋里的一切!她也看到了翰武那垂下来的鸡巴,不禁皱了皱眉!

两个人翻了一会儿后,朝持枪的人摇了摇头!

那人就用枪指着玉梅,往旁边晃了晃。玉梅故作惊恐地停了一下,就拿开被子,下床站到了翰武的旁边!

那两个人立刻跳上床,仔细地搜索了一番!查了一会儿,什么也没发现,就又跳了下来!

这时,举枪的人才发话:你们的,哪里人?什么关系?来做什么?

翰武和玉梅都听出来了,这个人应该是个日本人!他的中国话有点生硬,语调也明显不一样!

翰武赶紧点头答道:黑……黑泥崴!来这儿的,卖粮食!

又指了指玉梅,说:她是我婆娘!

证件!那个人又大声说道。

翰武立刻身子前倾,满脸谄媚地笑着,指了指炕上的衣服。

那个人又用枪往炕上挥了挥。

翰武赶紧光着屁股,爬上了炕。从自己的小褂里,摸出了良民证。又向前爬了两步,拿起玉梅的上衣,捏了捏,从兜里把她的证件也拿了出来。

玉梅低着头,斜眼看着翰武的举动,生怕他出什么差错!

不经意间,又看到了翰武耷拉在下面的鸡巴。翰武跪趴在那儿,鸡巴垂直地指向炕面,像钟摆一样摇摆着。阴囊也被里面的睾丸坠的下坠,软塌塌地晃悠着。

玉梅此刻没有心思关注翰武的鸡巴,她在回想从鬼子进来到目前所发生的过程,看看有没有疏漏的地方!

翰武拿了证件,从炕上退了下来!还顺手把自己的小褂围在了腰间,用一只手在后面捏住。他也觉得自己光不出溜的样子有点磕碜!他把证件递给了那个看似头头的人,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个人仍然面无表情,只是把证件仔细地看了一遍,又还给了翰武。

翰武以为检查应该结束了,心里也踏实了许多。

没想到那个人朝后面招了招手,那个女的便走上前来。她把玉梅扯到了屋子中间,突然掀起了她的汗衫!玉梅一对馒头大小的乳房,就暴露在了众人眼前!

她啊……地叫了一声,刚想挣扎,立刻就被一个特务死死地扭住了胳膊!

翰武一看,就怒了,蹬着眼睛就向前冲去!

可刚迈出一步,腹部就被重重地击了一下,一阵剧痛立刻从腹部传来,他不由得弯下了腰!刚要挣扎着站起来,一只膝盖又狠命地抬起,击到了他的胸部,把他掀翻在地!

翰武仰面躺在地上,觉得胸腔里像着了火一样的难受,憋闷的喘不上气!眼前也是晕晕乎乎的,看不太清东西!

迷糊间听见了玉梅的哭泣声和呼喊声:小武!小武!

他努力地睁大了眼睛,向玉梅瞧去!朦胧间,看见那个女的又把玉梅的裤衩扒到阴部下面,观察了一下。然后又把玉梅转了个身,看了看她的屁股。这才站起身,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后面的特务也松开了玉梅的双手,从翰武身上跨了过去。

玉梅赶紧弯腰提起裤衩,然后扑过去抱住了翰武!

那个头头瞅着翰武,说了一句:你地,还算个男人!

说完一挥手,几个人便出了屋!

翰武愤怒地看着他们的背影,又要起来!可被玉梅紧紧地搂在怀里,动弹不得!

玉梅赶紧起身,把门插好后,又坐到地上,把翰武的头放到了自己的大腿上!

她一边哭泣,一边用手来回捋着翰武结实的胸膛,让他呼吸顺畅些!

过了一会儿,翰武感觉神智清醒了些,努力地要坐起来。

玉梅按住了他,一边抽泣,一边轻声说道:别急!再顺顺气儿!要是於住了血,会落下毛病的!

翰武也就没有再挣扎,老老实实地躺下了。

还安慰她说:别哭了,我没事儿!

又不解地问:他们为啥要那样对你?

玉梅小声说道:他们是想看看我身上有没有枪伤或刀伤之类的伤疤!还有……还有……就是看看女人那个地方有没有藏着什么东西!

翰武随口说道:那他们为什么不检查我呢?

说完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才发现自己是光腚躺在了地上,下身毛乎乎的一片。一条软软的鸡巴,无力地歪在一边!他知道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不好意思地傻笑起来。又赶紧去够自己的小褂,想遮盖一下。

还没等他够到,玉梅就一把抓起来,扔到了他的下身上!

嘴里嘟囔着说:现在知道难看了!当初为什么脱得那么彻底啊!

翰武又嘿嘿地咧嘴笑着说:我不在家脱习惯了吗!再说了,你光说脱衣服,也没说要留着裤衩啊!

玉梅看他那样子,娇羞地骂了一句:流氓!

翰武也就呵呵一乐,没还嘴!他也知道,流氓在这个场合下,不是个坏词儿!

他感觉身体不那么难受了,屁嗑也就多了。

很认真地问玉梅:在床上你告诉我什么痦子、胎记的,到底是啥意思啊?

玉梅知道他是明知故问,有些气恼。

她点了一下翰武的鼻子说:你就故意装糊涂吧!

翰武咧着嘴,笑了笑说:你就说说嘛,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儿,我也知道该咋办啊!

玉梅没好眼地瞪了他一下。但为了让他能老实地躺会儿,还是和他讲了讲。

她慢慢地说道:那还是在长春的时候,有两个假扮夫妻的地下党,在旅馆遇到了搜查。敌人什么问题也没查出来,可又不死心。于是把两人分开,脱光了他们的衣服。他们让那个男的说出女地下党肚子上有什么特征?


那个男的从来没见过她的身体,只知道她曾经生育过孩子,就说她的肚子上有几道妊娠纹。其实,女的肚子上什么明显的特征都没有!

就这样,他们暴露了!

我怕他们也来这一手,所以才提前告诉你的!我还担心你别把左右给弄混了呢!

翰武这回没有还嘴。他听了玉梅讲的事儿,也猜到了那对地下党最后的结局,他知道这不是什么好笑的事情!

玉梅又接着说:小武哥,其实你……你不用真的冲上去,装装样子就行!我那样喊叫,一方面是出于女人的本能,谁也不愿意把身体给别人看!尤其还是当着几个鬼子的面儿!另一方面,是早有心理准备的!干我们这一行,什么都得放得开!否则,一疏忽就会出问题的!

翰武点点头,愤愤地说道:我就是看不了他们那样糟践女人!

我就知道咱小武哥英明神武,侠肝义胆,豪气冲天!真乃大丈夫也!玉梅说着,还竖起了大拇指!

翰武知道她说的都是好词儿!可听她的语气,有明显夸大的意思!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还有点儿不好意思地傻笑了几声!

又躺了一会儿,他觉得应该没什么事儿了!

小腹已经不痛了,呼吸也顺畅了!使劲吸了几口气儿,觉得胸里只是有点丝丝拉拉的疼,没刚才那么剧烈了!

玉梅看他这个样子,就说:要不你起来活动一下,看看哪儿还不舒服?

翰武抓着小褂起了身儿,原地扭了扭腰,又做了几个蹲起动作。

他光顾着遮挡前面了,后面半拉屁股还露着呢!尤其是下蹲的时候,那个悠荡着的鸡巴,被玉梅看得一清二楚!

看得玉梅满脸潮红,想不看,眼睛却一直没挪开!

翰武转过身,笑呵呵地说:没事儿了!就他们那两下子,干不倒我!

玉梅撅着小嘴说:呦……呦!那您刚才一直站着了的?别逞能了!要不是你身体好,三天都未必下得了炕!要是身体单薄点儿的,立刻就没命了!

翰武不服气地说:他们出黑手!要是明面儿来,我保准儿能摔死他们!

玉梅赶紧接茬奉承道:能!肯定能!

翰武也听出了玉梅的语气,解嘲道:妈的,老罗原先教我的那几招,一着急,都没用上!

又想了想说:这些人出手也真够快的,他们是什么来路啊?

应该是特高课的,是日本的间谍组织。那里的人都经过了严格的训练,出手都是又狠又准!

停了一下,又呡着嘴说:不过……不过……咱这次是没准备,下次一定能摔死那帮王八羔子!

翰武也装作很认真的样子,点点头说:嗯,下次别让大爷我碰到,碰到了,把苦胆给他们摔出来!

说完,两人对视到了一块儿!

可谁都没甭住,一起笑出声来!

笑完了,玉梅便抬起头。媚眼一瞟,拉着长声,娇滴滴地说:大爷!适才让您受惊了!此时天色已晚!就让奴家伺候您上床歇息吧!

翰武刚想再对付几句,可看见玉梅这副娇媚的神态,一时竟愣在了那里!他直勾勾地盯着玉梅,嘴里喘着粗气,喉结也在不停地上下窜动!

经过这大半天的接触,他知道自己已经深深地喜欢上了这个女人!

具体喜欢她什么地方,他也说不明白!但有一点他清楚,他喜欢的不纯粹是玉梅的身体!玉梅的乳房没有倪静的丰满漂亮,屁股也没有倪静的肥硕厚实!

她不是那种一眼就能让男人激发出性欲的女人,而是那种让男人不知不觉地陷入其中,却又无法自拔的女人!至少,翰武就是这种感觉!

翰武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被一个女人所吸引,甚至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也说不清楚!
                                   28

玉梅也看到了翰武的眼神,她知道这眼神里所包含的内容!而且,她也看到翰武围在腰间的小褂里,有个东西在一跳一跳地不断抬起头来!

她羞涩地低下头,伸出一只手,示意翰武拉她一把,她想站起来。

翰武伸手把她拽了起来!可还没等玉梅站稳,他就一手托腰,一手扳腿,把玉梅抱了起来!吓得玉梅啊……地叫了一声!

翰武近距离地看着她的脸儿,粗声粗气地说:还是让大爷我……好好伺候伺候娘子吧!

说完,就走了两步,把玉梅扔到了床上,自己也随即压了上去!

见翰武这样,玉梅也没扭捏,更没有挣扎。她在和翰武喝酒聊天的时候,就预感到他们今晚可能会发生点什么!

她已经失去了父母,又失去了丈夫,还把初恋的情人送上了不归路!

今晚,她不光经历了脱衣的羞辱,还和翰武一起在悬崖边上走了一遭儿!

所有的这一切,都抗在一个瘦弱的女人肩上,压得她实在难受!她也想找一个人替她分担一下,至少能给她一些安慰!

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肉体上,翰武都是唯一的,也是最佳的人选!

翰武一趴上去,就撸起了玉梅的汗衫。把两个不大的乳房握在手里,不断地挤压揉捏。大嘴也在她白皙的肚皮上,到处亲咬舔舐!

玉梅久旷的身体突然被一个男人抚摸、揉搓,让她的全身都酥软起来!

她也担心翰武的身体,毕竟他刚刚才遭受过重击。

于是,她柔声地对翰武说:小武哥,别急!你先躺好了!

翰武听话地翻身下来,平躺到了床上。

玉梅坐起来,把汗衫脱了,又把裤衩也脱了!

也清楚地看到了翰武挺起的粗大鸡巴,不禁惊讶的咧了咧嘴角!

当第一眼看到翰武那疲软着的鸡巴时,玉梅就不自觉地联想到了它膨胀后的尺寸。可此时亲眼看到现货时,还是让她吃惊不小!

刚才翰武趴在自己身上,她就被鸡巴杵了几下,她知道了它的硬度和力度。再看这长度,她真不知道自己将要品尝的,是快乐,还是痛苦?

玉梅用纤细的小手握了握翰武的鸡巴,她的手指竟不能合拢!

她虽然接受过两年的大学教育,对性的认识也比普通妇女要开放些。但到目前为止,她也只见过三个男人的鸡巴!

第一个是初恋男友小程的!

她和小程虽是男女朋友,但他们并没有实质性地发生过性行为。由于工作性质的限制,他们一直不敢公开恋人关系,更不能随便到外边去开房。他们每天的行动都要听从上级安排,自己是不能私自外出的!

玉梅一直是和她的“姑妈”住在一起,她的姑妈也是她的上级。

每次约会,小程都是趁姑妈出去买东西,悄悄地溜进她家。两人也只是拥抱、接吻、抚摸一阵,便匆匆分开。

直到一次,小程摸完了玉梅乳房,又摸了她的的阴部。情欲上来了,胆子也大了,哀求玉梅让他插进去一次!玉梅看他可怜,但时间又不允许,就答应用嘴帮他吸出来!
小程一听也很高兴,就解开裤子把鸡巴掏了出来!

他的鸡巴和本人一样,也是白白嫩嫩的,连血管都看得清清楚楚。

玉梅是第一次看见成年人的鸡巴,也分不出个粗细长短。只是觉得这么大的玩意儿插进阴道里,一定会很疼的!

她把小程的鸡巴含进了嘴里,裹了几口,就本能地来回吞吐起来!

可小程却是呲牙咧嘴,很难受的样子!原来玉梅的牙齿把他的鸡巴刮得生疼!玉梅这才知道,干这个活,还是需要点技术的。

即使是这样,小程也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玉梅还没吸几下,小程就射了出来!射的玉梅满嘴都是精液,一紧张,都咽到了肚子里!

还没等他们真正地交合在一起,玉梅就被迫嫁给了那个师长丈夫。

她看到的第二个鸡巴,就是她丈夫的!

那个鸡巴比小程的要短点,但却粗的多,也黑得多!玉梅知道她肯定不是他的第一个女人,而他却是玉梅的第一个男人!

新婚之夜,玉梅感受到的只有疼痛,没有一点快感!

那种阴道被撕裂般的滋味,让她好长时间都对性事产生了恐惧感!

她的丈夫不苟言笑,更不会调情。每次自己想要了,就扒下玉梅的裤子,也不管阴道里面是否湿润,就强行地插进去!

几年时间里,玉梅也只有过屈指可数的几次高潮!

所以当她听到倪静那舒服的淫叫声时,她是又羡慕,又向往,又有那么一点点的嫉妒!

翰武的鸡巴,是她见过的第三根!也是最粗,最长的!她都不知道自己的阴道是否能容得下它!

翰武看着玉梅犹豫不决的样子,有些疑惑。这和她的性格反差很大,也跟先前和自己斗嘴时的样子大不相同。

他不知道玉梅的性经验其实很少!他也不多想,觉得这事儿还得男人主动些!

就一下子坐了起来,装作很心疼的样子,看着自己的鸡巴,说道:别撸了!再撸真的要磨出茧子了!

说的玉梅不好意思地打了他一下!

翰武直接下了床,握住玉梅的两条小腿,把她拽到了床边!

没等玉梅反应过来,两条腿又被翰武向上提起,向前压了过去!

这下整个阴部就展现在翰武的眼前了,玉梅羞得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脸。

玉梅的阴毛不多,也不是很长。只是分布在大阴唇上,肛门附近都是干干净净的!

她的两片小阴唇差不多都藏在了大阴唇的里面,只是颜色有点发黑,否则还真看不出她已经生过了孩子!

翰武又把她的的大腿向两边分开了一些,惊得玉梅一声低叫!

两片小阴唇彻底暴露出来了,一条细长的屄缝也也微微地张开了口,还能看到淫水的光泽!

翰武伸出舌头就舔了舔,故意咂摸了两下,然后说:咋这么骚呢!你多少天没洗了?

这一舔,让玉梅是又刺激,又舒服!

可听翰武这么一说,立刻奋力蹬起腿,气呼呼地说:滚犊子!老娘那里骚不骚,跟你有什么关系!

哎,读书人也说粗话,还老想给人家当娘!翰武似自言自语地说道。

玉梅立刻接话说:我可没见过你这样的儿子,连自己娘的……那地方也舔!

她差一点把屄字说出口!

玉梅是整个第五军里文化水平最高的,本来是不会说粗话的!

可到了山上,每天都会听到类似“妈了个屄的”“日他娘的”“算个屌啊”之类的粗俗话!

就是在妇女团,那些女兵也时常把这些话挂在嘴边!

她们打起仗来像男人,说起下流话也像男人!

尤其是那些结过婚的老兵,只要周围没有小姑娘,那唠起嗑就没把门的了,什么都敢说!坐在一起,讲的大都是些田间炕头的山野性事。说兴奋了,连动作都会比划出来。

这里的女兵大都来自农村,都没什么文化,也自然不会说出什么高雅的词儿!

最重要的一点,这也是情绪发泄的一种手段!

部队里几乎每天都有人受伤,甚至牺牲。骂几句脏话,也能让自己心里松快松快!否则,整天被悲伤压抑所笼罩,人会憋出毛病的!

玉梅一开始会脸红,到后来就习以为常了,再到后来也就主动地掺和进去了。

她也觉得有时骂几句粗话是挺过瘾的!尤其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粗话,大伙都爱听。一个苗条漂亮的文化人,嘴里说着鸡巴了屌的下流嗑,那味道相当的与众不同!没事儿,大家就故意逗她说。她也不做作,反正也没人笑话她,还能给大伙儿带来欢乐,就当是娱乐节目了!

翰武当然也愿意听!尽管玉梅没有把那个屄字说出口,他也觉得很是刺激了!

他又自言自语地说道:我找找那个痦子在哪儿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隋家的风情艳史】(49- 50)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