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修真

【隋家的风情艳史】(49- 50)

时间:2016-12-31 13:51:57  来源:  作者:
    49

  倪静闻听此言,更是惊得目瞪口呆!

  骆主任平静地说道:「我下身受过伤,那方面有点问题!」

  倪静很是不解地说道:「那……那怎么听说你……?」

  骆主任呵呵笑着说:「你是听说我在男女关系方面不检点,是吧!」

  倪静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骆主任下地点了一根烟,回来坐到床边,看着倪静说:「我说给你听听吧!
这事儿也实在是憋闷的我难受!」

  倪静点点头,没有说话。

  同时也发现骆主任衣着完好,而自己却一丝不挂,就赶紧把衣服都穿上了!

  骆主任吸了一口烟,然后说道:「那是1942年底,在一次和日军的战斗
中,一颗炮弹在我身边爆炸了,当即就把我炸昏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
了医院里,全身都缠着纱布。一开始,我没当回事儿,以前也负过伤,以为养一
段时间就好了。可后来才发现不对,一尿尿就疼得厉害。这才知道,命根子也受
了伤!」

  说完,起身去倒了一杯酒。

  然后,坐下来接着说道:「我知道后,就问大夫那玩意儿是不是废了?大夫
安慰我说没啥大问题,伤口愈合就好了!可出院后我才知道,当时忙于处置上身
的重要部位,又加上我们那里的大夫没有这方面治疗的经验,医疗条件也简陋,
所以,下面只是做了简单的缝合处理。」

  骆主任又吸了一口烟,说道:「等我病好后,才发现由于缝合的不好,疤痕
太大,那东西硬起时会向一侧大幅度地弯曲,根本就不可能同房!所以,这几年
一直没有再成家!」

  倪静现在才清楚骆主任为什么刚才是那个样子,他的命根子出了毛病,但欲
望还在。憋得久了,才会做出那类似发狂的举动!

  她在与骆主任喝酒时,就知道了他媳妇的事儿。他的婚事是父母给定的,媳
妇比他大两岁。一次上山圈养,赶上了大雨。她媳妇又是小脚,一不小心就滑下
了山崖,摔得很重,没几天就去世了!

  「那时我情绪十分低落,回到部队后,我就抱着必死的心态去打仗,每次都
越级冲在最前面!我的老领导看出了我的意图,就把我调回了延安,到社会部工
作。」

  「我虽然表面上还是大大咧咧的,但内心里却总觉得别人在嘲笑我,那滋味
比死还难受!」

  「那时正是延安整风期间,我设法保护了一些人,大部分都是青年学生和知
识分子,我知道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都是清白的。这些人中有两个女同志,一个
是从白区回来的地下党。另一个是『鲁艺』的老师,她的叔叔是一个汉奸。她们
两人都被定为『日特』兼『国特』。这是当时『肃奸』运动的重点审查对象,所
以后来都被判为死刑,即将秘密执行。」

  「在即将执行的前两天,我翻看了卷宗,觉得疑点很多,好些地方都经不住
推敲。所以,我就向『总学委』反映了情况,提出应该继续审查,不宜立即执行。
就这样,这个案子就拖了下来。后来,中央纠正了肃反扩大化的问题,毛主席还
在公众场合向广大干部、群众脱帽致歉。因此,那两个女同志也都洗清了不白之
冤。」

  「她们知道是我从中做了工作,就特意来感谢我。接触多了,就成了朋友!」

  说到这儿,骆主任笑着对倪静说:「你知道那天我为何请你跳舞吗?」

  倪静不解地摇了摇头。

  「她们俩一高一矮,那个个头稍矮的,不论外貌、身材,还是气质都很像你!
而且,我第一次跳舞就是和她跳的,算是我的老师!所以那天一看见你,就自然
而然地有了一种亲切感!」

  倪静「哦……」地一声瞪大了眼睛,然后又有点不高兴地说道:「我可没觉
得自己矮!」

  骆主任呵呵笑着说:「我说的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

  倪静好奇地问道:「后来呢?」

  「后来,就有人放出风说我和她们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还说那个高个的女
同志是因为我才离的婚!其实,她离婚时,我们还不认识呢!」

  「开始我还很愤怒,也知道是哪些人造的谣!可后来一想,既然是男女方面
有问题,那最起码说明我是个正常的男人!所以,我宁可背负这个骂名,也没有
特意澄清这个事儿!」

  骆主任叹了一口气,又说道:「这都是男人的自卑感和虚荣心在作怪啊!其
实,我的毛病只有几个领导和大夫知道,可自己却疑神疑鬼的,好像大家都知道
似的!」

  倪静也叹息道:「可那两个女同志不也跟着遭非议吗?」

  骆主任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是啊!后来我的老领导知道了,虽然他清楚
我的身体状况,不可能犯什么错误,可还是我调走了!后来哈尔滨缺人,其中的
一个也到这儿工作了!」

  「在哈尔滨!」倪静不禁重复了一句!

  骆主任点头道:「是,就在市委工作!」

  「延安、鲁艺、高个、离婚、市委?」倪静在心里默念着。

  「她叫张……薇……?」倪静试探着问道。

  「你怎么知道?你们认识?!」骆主任惊讶地看着倪静。

  倪静点点头,兴奋地说道:「我们住在一个院,我们俩关系很好的!」

  骆主任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我还真不知道她住哪儿!只知道她
和她姑姑住在一起!其实也不是她姑姑,是原来她家里的一个佣人!」

  倪静点点头,张薇后来跟她说了她家的情况。

  张薇出生于北平一个富有的家庭,她妈妈是她富商爸爸的三姨太。因为长相
漂亮而受到宠爱,但却遭到了她爸爸的大老婆及几个姨太太的嫉妒和刁难,在张
薇20岁那年不幸抑郁而终。

  张薇也在那一年和大学男友去了延安,后在那里结婚生子。但在延安肃反期
间两人离婚,具体原因张薇并没有细说。知道张薇在哈尔滨工作后,她爸爸就买
下了现在的二楼作为补偿赠送给了她。

  「都在一个市,你怎么不打听一下她的情况呢?」倪静有点不解。

  骆主任笑了笑说:「我……其实是故意躲着她!」

  看倪静疑惑的神情,又说道:「她是一个敢爱敢恨,性格执拗的女人。当年
认可去死,她都没有昧心地写一封悔过书!在感情上也一样,她觉得我救了她的
命,就想报答我,还说要嫁给我!可我这身体……!」

  倪静知道这是张薇的性格,她一直没有找人,可能就是在等骆主任。

  「她……要是不在乎呢!」

  「可我在乎啊!你知道那对一个男人意味着什么吗?那不光是愧疚,是一种
莫大的折磨,甚至是羞辱!」骆主任有些激动。

  倪静理解他的心理,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便顺口说道:「那……就不能治
好了吗?」

  骆主任苦涩地说道:「我的老领导给我联系了一家苏联医院,说现在局势已
经好转了,过一段时间让我去看看。可我是不抱太大的希望,也已经习惯了这种
生活!」

  但说完后,又觉得不对。刚才的疯狂举动显然和自己的说法相违背!

  激情过了,酒也醒了,两人都陷入了尴尬状态!

  骆主任最初只是想和倪静像老朋友一样,聊聊天,喝喝酒,找回延安时的那
种感觉。可没想到,倪静的娇柔妩媚却突然激起了他沉寂多年的欲望!

  骆主任的为人和倪静原来想象的差距很大,她现在知道如果不是自己有些主
动引诱,他应该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她原本是把骆主任看成了街公所老毕那样的人,一旦得不到自己,暗生恼怒
的话,那么自己、自己的家人,甚至自己的孩子以及子孙后代都会掉入那无底的
深渊!

  (后来的事实证明倪静的判断是对的,家庭出身问题一直影响了中国人几十
年!)

  虽然知道自己原本可以避开这一步,但她仍然不感到后悔。让自己欣赏的男
人得到久违的快乐,也算是一种另类的报答!

  况且,这应该是两人最后的一次身体接触。至于算不算失身,倪静也不去多
想了!而且多多少少还是有那么一点心理暗示:这下和翰武扯平了!

  最后还是骆主任打破了僵局,他起身说道:「今天的事儿,我也不再解释了!
以后你要是把我看做朋友,有事还可以找我,至少可以给你出出主意,毕竟我经
历的事情要比你多!张薇那儿你也可以提我,但别告诉她我身体的情况!」

  倪静站起来,点了点头,说道:「我们以后是革命同志加朋友的关系!」

  骆主任笑着说:「好,好!」

  两人握了握手,算是对今晚的事情做了一个了结!

                50

  三天后,翰武回到了家里,看上去有点疲惫。

  倪静隐隐地觉得他有心事,猜想一定是他在四神庄的土改中遇到了什么烦心
事!

  翰武一进屋,就询问了倪静家里土改的情况。听倪静大致说了一遍后,才出
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翰武能如此上心地想着自己的娘家,让倪静的心里热乎乎的。看翰武心情不
大好,就想着晚上好好犒劳一下他,缓解一下他的情绪。

  吃完晚饭,倪静就督促两个儿子赶紧学习,然后把他们两个提早赶上了床。

  她要给翰武好好地洗洗澡,他在农村已经呆了10几天了,身上肯定脏的不
行。

  两人在卫生间一边嬉闹着,一边扒光了对方的衣服。这情景似曾相识,让他
们都想起了在黑泥崴的快乐时光!

  相互给对方打上肥皂,然后再用清水冲洗。当然重点部位都没有放过,翰武
扯着倪静的小阴唇,把那细小的褶皱都洗得干干净净。倪静一边呻吟着,一边任
他肆意蹂躏。觉得自己快忍不住了,才退后两步,撤出了身儿。

  她坐在板凳上,把翰武的阴茎、阴囊连同屁眼都仔细地清洗了一遍。直洗得
翰武的鸡巴暴怒高挺,威武雄壮。

  倪静洗完刚想站起来,却被翰武按住了头。看着翰武淫笑的表情,倪静娇媚
地朝他翻了翻眼睛。

  然后张开小嘴,把那大大的龟头含在了嘴里。

  倪静虽然是樱桃小口,可经过这么多年的不断摸索、实践,早已驾轻就熟,
应付自如。她用手撸动着,用小嘴吸吮着,用舌尖撩拨着,还时不时地用牙齿轻
咬几下。

  舒服的翰武闭着眼睛,粗气直喘。不禁腰部用力,鸡巴在倪静的嘴里慢慢地
抽插起来,兴奋时竟然插进去了大半根。

  翰武低头一看,倪静被插得唾沫都顺着嘴边流了出来。

  可令他奇怪的是,倪静没有像往常一样大呼小叫的,表示抗议。反而用一只
小手,轻柔地揉搓起他的两个蛋蛋来。

  他不知道倪静的心理,也没去琢磨,反正自己舒服了就行。

  就这样倪静投入地给他裹了10多分钟的鸡巴,自己也痒得屄缝张开,淫水
直流。

  看翰武还在享受着,并像个小孩子似的看着她坏笑。倪静决定就让他兴奋到
底吧!她淫荡地瞅了翰武一眼,然后把手放到了黑乎乎的裆部,摩擦了几下,慢
慢地把手指插进了自己的屄里。一边「嗯……嗯……」地呻吟着,一边来回抽动
着,很快「咕唧……咕唧……」的响声就传了出来。

  这回翰武如愿以偿了,终于看见了倪静自己手淫的场景。

  随口说道:「你个骚女人!」

  倪静听了,也没生气,只是用力咬了一下他的鸡巴!

  两人都想起了在黑泥崴时的一段往事!

  在黑泥崴时,两人曾谈论过结婚以前是怎么发泄欲望的。两人都发誓说谁也
不隐瞒,如实说!

  翰武首先开口说:「有时晚上精水会自动流出来,等射完了才知道。后来大
了,就会想着白天看到的,自己撸出来!」

  倪静就好奇地问:「那你看到什么了?」

  翰武嘿嘿一乐,也不回答。

  可越这样,倪静就越想知道,她就推搡着翰武让他说。

  翰武才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啊,就是老看到一个骚女人,她老用那种眼
神勾引我,两个大奶子还故意在我面前一颤一颤的!」

  倪静有点疑惑地说:「谁啊?什么时候啊?」

  翰武接话道:「就是在大车店时候呗!」

  倪静撇撇嘴道:「一定是经常来大车店卖身的那个窑姐!」

  翰武使劲地摇着头说道:「不是,不是!那些人太埋汰!」

  「你不是说是个骚女人嘛!」倪静辩解道。

  翰武叹口气,说道:「唉!怎么说你都不懂!再说明白点儿,有一次,她蹲
在那儿,假装洗东西,故意挤出两个大奶子让我看……!」

  没等说完,自己就心虚地他脑袋缩到了被子里!

  倪静这下明白了,翰武说的是自己!

  她抡起拳头「哐哐」地朝翰武砸去!

  嘴里还嚷道:「你个流氓,你才骚呢!」

  两人闹够了,轮到倪静说了。

  倪静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才在翰武的逼问下,吞吞吐吐地说:「要是觉得
难受了,就……就摸摸下面那个小疙瘩!」

  这下翰武又来了兴趣,哀求倪静说:「你让我看看,你是怎么摸的?」

  倪静就粗略的比划了两下,可任凭翰武怎么央求也没有在他面前手淫!

  今天看到倪静自己摸屄的骚浪劲儿,翰武兴奋的都有点控制不了了!

  倪静也知道翰武想到了什么,不想让他射在嘴里,想让他缓一缓。

  于是,站起来把翰武按在小板凳上。自己跨站在翰武的头上,把沾满淫水的
肥屄贴在翰武的嘴边。

  翰武一张嘴,就「吧唧……吧唧……」地舔了起来!

  可刚舔了几下,倪静就受不住了。她转过身去,趴在台子上,撅着大白屁股,
娇声说道:「小武,快,快来!」

  翰武呼地一下站起来,把着鸡巴,找到入口,一下子就插到了底儿!

  两人立时都舒服地闷哼了一声!

  翰武的鸡巴一进去,就控制不住节奏了,上去就是一阵急促的猛攻!

  倪静被她插的是振颤不停,嘴里也是低吟不止。

  翰武一边插着,一边用手玩弄着倪静圆圆的小屁眼。

  他玩的高兴,插得性起,嘴里叨咕道:「肏死你个骚屄娘们,我不在时,是
不是自己摸了?」

  倪静听到这话,恍惚又回到了黑泥崴的大炕上,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说这淫词
浪语了!

  于是也顺口答道:「我就骚!谁让你不在家呢!我天天自己摸!不光自己摸,
还让别人给我舔呢!」

  像很多夫妻一样,两人在肏屄时也经常说些污言秽语。尤其是在黑泥崴时,
说的更是毫无顾忌。进城后,反倒少了!住房变了,衣着变了,连肏屄都变得文
明了!倪静今天的放浪表现,是出自一种下意识的补偿心理!在大脑混沌之际,
说出的话也是无意识的半真半假!

  翰武也不示弱,他掐着倪静的屁股,挑衅地说道:「好啊!那以后我就去找
个大姑娘!」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隋家的风情艳史】(25- 26)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