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修真

【隋家的风情艳史】(25- 26)

时间:2016-12-31 13:51:56  来源:  作者:
         【隋家的风情艳史】(25-26)

  作者:1394612015/ 04/ 02
    发表于:第一会所或SIS001
    字数:5359

                25

  自从认了义国做干儿子后,玉梅还真担负起了一部分当妈妈的职责!

  每天没事儿就逗他玩,逗得小家伙嘎嘎地乐,那声音和神态都很像翰武!

  小义国对玉梅也很亲近,有时玩累了,就在玉梅的房里就睡着了。他睡觉也
省事儿,躺下就着,一觉就能睡到天亮。

  一天晚上,倪静看义国还没有回屋,就去玉梅房里探头看了一眼,果然他已
经在炕上睡着了!

  玉梅看见倪静,就指了指义国,小声说:嫂子,还抱过去吗?

  倪静笑咪咪地摆摆手,转身哼着小曲就回去了。

  过了一会儿,玉梅看小义国的确睡实了,就拿着盆去厨房,她要打点温水,
洗洗下身。她原本就是就是一个爱干净的人,从小到大都是。只是后来参加了抗
联,由于条件限制,才弄得脏兮兮的。现在条件好了,她又恢复了以往的习惯。

  路过倪静和翰武的房门时,她听到里面传出了异样的动静。她不自觉地停了
下来,听了听。一听,脸就红了起来!她知道那声音是倪静的叫床声和肉体碰撞
的啪啪声。动静虽然不大,但在这寂静的夜晚也足够清晰了!

  倪静叫的很放浪,甚至还有点淫荡!

  模模糊糊地,玉梅还听到了叨叨咕咕的声音:好儿子,轻点肏!妈的屄…
…受不了了……啊……!

  听得玉梅的心,蹦蹦直跳!

  她没想到平日温柔贤淑的嫂子,在床上竟然如此地放得开!还扮演起了母子
角色!玉梅接受过高等教育,对性的态度也持开放态度。她知道夫妻行房时,会
有各种各样的称呼。别说叫儿子了,就是叫爸爸,叫爷爷的都有!

  可这声音出自倪静的嘴里,还是让她吃了一惊!

  她知道不应该听人家夫妻的房事,就赶紧去厨房倒了些热水,蹑手蹑脚地回
了自己屋!

  路过他们的房门时,她刻意地不去听。她怕万一再听到什么刺激性的声音,
自己反应过度,再弄出什么动静来,那就尴尬了!

  玉梅进了屋,轻轻地把盆放在了地上,又轻轻地关好了门。

  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手在抖,腿也在颤!

  来这儿已经三个多月了,她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虽然体重还是轻了点,但身
体机能已经正常了!

  俗话说,保暖思淫欲!女人也一样!

  她以为早已把这事儿淡忘了!

  在山上时,连命都顾不上了,哪有时间想这男女之事!

  虽然和丈夫也有过性爱交欢,但由于时间和地点的限制,那种交合只有性,
没有爱!只是让他在自己身体里发泄出来而已,自己根本没有体验出欢愉的味道!
况且,她也不喜欢他的丈夫!要不是组织上的强行要求,她无论如何,也不会嫁
给他的!

  可现在不一样了!当她听到房事中那撩人的声音时,不只是脸发热,连下面
也在发热!热得里面痒痒的,仿佛有蚂蚁在爬!

  玉梅稍微冷静了一下,努力地使自己不想这些事情!她到炕上看了看义山,
给他盖了盖被子。之后,才跨立在水盆上,把裤子和裤衩一起褪到了膝盖处,蹲
了下去。

  手一探到水里,就马上缩了回来。水太热了!刚才一紧张,她忘了兑凉水。
她只好蹲在那儿,一点一点地轻撩着盆里的水,好让它尽快冷却下来。

  这个机械的动作,又让她走了神儿,耳边又响起了倪静那销魂的叫声!脑子
里一会儿想象着倪静披头散发,被翰武插得嗷嗷叫的场景。一会儿,又回想起丈
夫在帐篷里,在地窨子里,把她的大腿抗在肩上,鸡巴快速进出阴道的情景。一
会儿,又是初恋情人抚摸她的乳房和阴部的影像!

  想着想着,手就摸到了阴部。大小阴唇被热乎乎的手包裹的舒服感觉,不禁
让她喔……的轻呼了一口气!

  玉梅开始上下抚摸起来,每当手掌掠过阴蒂时,刺激的她都会一激灵!

  摸了一会儿,她又试了一下水温。虽然还有点热,但应该可以承受的了!

  于是,她开始用手撩起水来冲洗下面。那热乎乎的水流不断冲刷着阴部,尤
其是冲击阴蒂的感觉,令她感到无比的舒爽!她想把腿张开得大一些,但裤子很
是碍事。她下意识地看了看炕上的义山,可立刻觉得自己太谨慎了!他还那么小,
就是看见了,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她站起来,把裤子裤衩都褪了下来。停了一下,把上身也脱光了!然后把油
灯也熄灭了,又蹲回到了盆子上,这回轻松自如了很多!

  她用三根手指夹着两片小阴唇,上下撸动起来。一种麻麻的,痒痒的感觉袭
上心头,舒服的她禁不住轻声呻吟起来!

  就这样弄了几分钟,她觉得阴道里已经痒得难受了!于是,借着淫水的润滑,
两根手指很顺利地就进入了阴道里面。

  这种快感让她几乎把持不住,屁股差点坐到了水盆里!

  毕竟身体刚刚恢复,腿部的支撑力不足,感觉有点酸麻!

  她想痛痛快快地让自己舒服一下,已经好久没有彻底地发泄一次了!

  没有犹豫,她就爬到了炕上。躺下后,分开双腿,摆好了姿势。

  两根手指擦过阴蒂,又插到了阴道里。在里面来回搅动几下,又抽了出来。
由此反复,循环不止!

  伴随着咕叽咕叽的响声,她也啊……啊……呻吟起来!

  她觉得插在阴道里的,不是自己的手指,而是一根又粗又大的鸡巴!它的主
人时而是自己的丈夫,时而是自己当年的男友!最后翰武笑呵呵的影子也浮现出
来!

  她也分不清到底是哪一根插在了里面,是谁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感受到了那
种久违了的阵阵快感!

  也不知插了多长时间,她只觉得手都有点酸了。女人自己用手达到的高潮,
要比男人用鸡巴插入,来的还要迅速!但她没有!她想多折磨自己一会,想尽情
体验那种汗毛孔都张开的舒畅感觉!

  现在觉得累了,是时候让自己飞了!

  她加大了插入的力度和频率,呱唧呱唧的淫水声接连不断!随着手指的加速
抽动,她的腰身也直了起来!拱起的屁股,抬起又落下,不断地击打着炕面!

  最后,终于在双腿夹紧,全身抽搐中,达到了顶峰!

  又经过一个多月的调养,玉梅基本恢复了她原来的靓丽容颜。身形也丰满起
来,胸部也有了明显的曲线。加上她一米六五的个头,看上去是亭亭玉立,苗条
动人!黑泥崴的人们也逐渐知道了隋家住着一个漂亮的亲戚!

  身体康复了,去留又成了一个问题!

  按规定,伤员痊愈了,就要回到原来的部队。可她也不知道所在的部队在哪
里?甚至原来的部队有没有了,都是个未知数!这一切,也只能等老罗来了,才
能知道!

  老罗没来,乡里却来人了!要求所有15岁以上的人,都要办理身份证明书,
也就是良民证!玉梅自然也要办理一张,这就相当于把户口落在了黑泥崴!

  老罗来时,已是六月中旬了!

  他带给了玉梅一个坏消息,她的丈夫牺牲了!不是死在鬼子手里,而是被叛
徒杀害了!他不愿意下山投降敌人,因此被部下从背后打了黑枪!

  玉梅听到后,悲戚地哭了出来!这种悲痛,不仅是因为失去了丈夫,更多的
是那种战友情谊!

  她的丈夫原是一名土匪头目,后来被抗联收编,当了师长。一次偶然的机会,
他看到了玉梅,便喜欢上了她。玉梅是死活不同意,因为她有了自己的意中人。
那个人是她在中共吉林省委工作时的同事,大家都叫他小程。但组织上为了稳定
抗日大局,给玉梅下了死命令,不嫁不行!玉梅万般无奈,才迫不得已同意了!

  虽然她不喜欢后来的丈夫,但也欣赏他的勇敢作战精神和坚定的意志!即使
在最艰苦的日子里,他也没像有的土匪那样屈膝变节,而是一直坚定地跟着抗联
打鬼子!

  所以当她听到丈夫牺牲的消息后,也会不由得落下泪来!

  老罗还带给了玉梅一项重要的任务!听了这个任务,更使她肝肠寸断!

  原来就在两天前,中共吉林地下党的一名工作人员叛变了,那个人正是小程!

  小程眼见着心爱的人被抢走了,从此就像身体被抽了筋一样,打不起精神来!
后来虽然也结了婚,但过得并不如意。有几次喝多后,在不适合的场合讲了一些
牢骚话。因此受到了组织上的处分,并被调离了原来的位置。婚姻、工作都遭遇
到了挫折,使他的信念发生了改变!

  再加上关内的抗战形式正处在胶着状态,还远远看不到胜利的曙光。这边的
形式更加严峻,大部分抗联已经撤到了中苏边境附近,东北全境都几乎被日本人
所控制了。

  这些都使他感到了绝望,于是转身投靠了刚刚成立的汪伪政权,他觉得这样
还能勉强给自己找个说辞!

  老罗看到玉梅的神情,便走上前说:我们也是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才让
你来做这件事的!事情很紧急,虽然大部分同志都得到了通知,但还是有两个特
委的领导无法通知到!他们应该在路上,最多两三天,就会先后到达那里!县中
心有个集市,那里是我们交换情报的地方。敌人就在那里守株待兔,等着他们上
门呢!这两个人,我们不认识,但小程都认识!所以我们必须在他们到达前,除
掉小程!

  玉梅想了想,点了点头。

  又说道:那要我怎么做?

  你只要把他指认出来就行,其他的我们处理!老罗回答道。

  玉梅又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老罗说:越快越好,明天天一亮,我们就出发!

  玉梅又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26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翰武、老罗和玉梅就赶着车出发了,车上还放了几袋
粮食!

  到达县里时,已是下午了!

  三个人也顾不得休息,直奔集市而去。

  翰武在前面牵着马,故意左瞅瞅,右看看的,好像要买什么东西似的!坐在
车上的玉梅,头发乱糟糟的,脸上还灰突突的,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农妇的样子。
她倚靠在粮袋旁,抱着膀,脑袋低垂着,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只有那半闭着的
眼睛,紧张地扫视着周围的一切!

  老罗慢悠悠地跟在后面,时刻观察着玉梅的表情。

  眼看着大半个市场就要过去了,玉梅还是没有什么动作!老罗的脸上也露出
焦急的神色!

  在路过一个茶摊时,玉梅突然用脚敲了敲车板。翰武也没回头,只是速度慢
了下来!

  玉梅又向右边瞄了几眼,然后抬起左手,翘起中指,挠了挠脑袋!

  老罗立刻斜眼朝她的右边看去!

  只见在茶摊上坐着三个人,中间的那个,穿着长衫,戴着礼帽,一副商人打
扮!他的帽沿拉的很低,但眼睛一直紧盯着街面!旁边两个人穿着短衫马裤,都
是随从模样。

  老罗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玉梅又敲了敲车板,翰武赶紧牵着马,加快了脚
步!

  刚走出集市,翰武就听到后面乱糟糟的,有大声争吵的声音!

  没过一会儿,就传来了急促的枪声!

  翰武忍不住向后瞅了一眼,只见惊恐的人群像苍蝇一样喊叫着,奔跑着,乱
作一团!

  但最令他吃惊的是玉梅的样子,她还是把头埋在了抱拢的胳膊里,就像后面
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

  翰武不知道她为啥这样,也不好问。就赶紧按照老罗的嘱咐,赶着车,直奔
车店而去!他也知道,这边枪一响,那边就得关卡子。现在急着出城,反倒会引
起怀疑!

  到了车店,翰武才发现玉梅默默地哭过。眼睛还红着,脸上还有泪水的痕迹!
旁边的人都以为两口子闹别扭了,都朝着翰武偷笑。翰武也装出不好意思的样子,
拉着玉梅赶紧进到店里面去了。

  两个人要了一个单间。玉梅进去后就一头扎到床上,又哭了起来!

  翰武莫名其妙地看着她,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就把毛巾解了下来,放到
水盆里,好好洗了洗,递给了玉梅。

  玉梅把毛巾接过来,把脸擦了擦。

  然后对翰武说道:小武哥,我先睡一会儿!昨晚没睡好!

  翰武知道她的意思,就说:那你睡吧,我去下面溜达溜达,你把门插上吧!
晚饭给你端上来,咱在屋里吃!

  说完就出了屋。

  翰武来到了大厅,买了一把瓜子,坐在那儿,嗑了起来!

  大厅里,好些人都在议论集市上发生的事儿。说什么的都有,五花八门。反
正是有人被打死了,至于死的是谁,各有各的说法。

  一会儿,店老板过来了。示意大家不要再议论了,省得招惹麻烦。这样,众
人才唠起了闲嗑。大都是乡野趣闻,最多的就是男女之间的风流韵事。翰武恍惚
回到了自家的大车店一样,津津有味地听起来。

  现在的他,可不是当年的他了!这些人说的那些话,不管是明说的,还是隐
含的,他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了!脸上也没有了当年略带羞涩的模样,俨然是一个
大老爷们的做派!

  嗑完瓜子,又出去转了转,顺便看了看马车。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才又回到
店里。要了一个炒菜,一盘花生米,二两烧酒和三个大饼子。然后吩咐店小二做
好了送到屋里去,自己就先回房了!

  敲了敲门,不大功夫,玉梅把门打开了。

  翰武一看,就知道她梳洗过了。样子也没有原先那么憔悴了,还冲翰武笑了
笑。翰武也咧嘴傻笑了一下,自己都觉得笑得太勉强。

  一会儿,店小二就把饭菜送上来了。两人就坐在一起,开始吃饭。

  翰武最怕的就是和文化人在一起,不知该说些啥。就自顾自地把酒倒上,自
己先喝了起来。他在家是不敢和他爹坐在一个桌子上对饮的!所以每次有机会出
来,都要喝点儿。一是解解乏,睡觉也舒服。二是觉得喝点酒,才像老爷们的样
子。

  刚喝了一口,酒盅就让玉梅拿了过去。她自己倒上了酒,一仰脖,就见了底
儿!

  然后说:那么小气,喝酒也不让让我!

  翰武吓了一跳,他没想到玉梅会要酒喝!

  就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哪想,你会喝……喝酒啊!

  玉梅笑了,说:我怎么就不能喝酒了!

  翰武也笑着对她说:能!能!别喝多了,耍酒疯就行!

  玉梅嗔怪道:我是那样的人吗?

  翰武咧了咧嘴,自语道:说不准!

  然后自己倒了一盅酒,喝了下去。又倒上一盅,递给了玉梅。

  就这样,三钱的小盅,在二人之间传递起来。二人边喝边聊,没一会儿,二
两酒就喝光了!

  翰武自打玉梅到他家,也没和她说过几句话。他觉得两人有差距,说不到一
块儿。而且看见玉梅,总让他想起晓寒,想起那段不愉快的经历。所以,他总是
有意躲着她!

  今天和玉梅一聊天,他才发现原来文化人也不都一样,也有能说到一块儿的!

  玉梅也是想借着酒劲,忘掉那些让她烦恼的事儿!她毕竟受过高等教育,想
得开。知道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怎么想也没有用了!还不如忘掉它,毕竟生活还
得继续!

  尽管他们都为老罗担心,但他们都没有谈起今天的事儿!

  玉梅是因为这些年,看到了太多的生死,已经有些麻木了!

  翰武是没敢提,他怕玉梅又想起什么,到时候不好收场!

  两人没喝好,但都吃饱了!

  又聊了一会儿,就到了睡觉的点儿!

  翰武很自觉,主动把被子往地上一铺,就躺了上去!六月的天儿,屋里闷热,
也不需要盖东西!

  玉梅关了灯,也躺到了床上。

  两人还没睡着,就听到走廊里有很大的嘈杂声。里面还夹杂着训斥声,以及
女人的喊叫声!

  玉梅浑身一激灵,扑楞一下坐了起来!

  低声喊道:快!上床上来!赶紧脱衣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隋家的风情艳史】(47- 48)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