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修真

【隋家的风情艳史】(47- 48)

时间:2016-12-31 13:51:56  来源:  作者:
                 47

  听到说话声,隋老板夫妇也来到了客厅。一看倪静的神情不对,隋老板赶紧
把通知书拿了过来,看完也长出了一口气!隋太太没弄明白,把他拉到了一边,
两人小声地嘀咕了一阵儿。义洲和义国在楼上听到了动静,两人蹬蹬地跑了下来。
可一看家里人的脸色,相互一对眼,又赶紧跑了回去!

  隋太太拉着义国,眼圈都红了,差一点儿就哭出声来!这时翰武也急匆匆地
从外边走了进来。隋老板瞅着翰武说道:「你也知道了?」

  翰武点点头说:「义国给我打电话了!」

  然后,他拍着义国的肩膀,笑着说:「你小子还行,比老子强!都念上军校
了,毕业出来就是军官了!」

  话虽这么说,可心里却不是滋味。他是希望能有一个当兵的儿子,来完成他
的夙愿。可这个人偏偏是义山,是他最不希望的那个儿子。大家都清楚,东北战
事乃至全国战事才刚刚开始,国共两党必将会展开一场你死我活的拼杀。

  东北军政大学是一所地道的军事院校,在这非常时期,是不可能如期完成学
业的。一年半载后,学员就会奔赴战场,投入战斗!

  义山毕业后就是最基层的部队干部,在战场上是要冲在最前面的,危险性可
想而知!隋家有三个男孩,按理说支持革命,送儿子参军入伍,是责无旁贷的事
儿。可义山的情况特殊,万一在战场上出了事,他们可怎么向翰文说呢!

  正当大家沉默之时,义山却轻松地说道:「你们不是老说让我有个男子汉样
儿吗!参军入伍那就是最好的锻炼方式!再说了,等我毕了业,全国可能都解放
了呢!想上战场都没机会了!」

  大家都知道义国在故意说宽心话,其实他心里比谁都清楚。隋老板看着义国,
郑重地说道:「义国啊,上军校是好事,可你知道将来意味着什么吗?」

  「知道!毕业后就要上战场,去消灭国民党反动派,去解放全中国!让全中
国的老百姓都过上好日子!」

  隋老板点点头,说道:「咱们隋家祖上就是武将出身,曾经镇守过西北边疆!
可惜后来被佞臣诬陷,才不得不弃武经商。你也算得上是将门子孙,能从军报国,
也是我们隋家的荣耀!」

  说罢,撸起袖子,把自己的手表摘了下来,递给了义国。然后说道:「这块
表送给你,以后会用得上!」

  大家都知道这块瑞士表,是隋老板最心爱的物件,已经跟了他20多年了!可
也都知道他的脾气,谁都没有阻拦。义国接过手表,笑着说:「爷爷,我这只是
临时借用。等以后胜利了,我保证完璧归赵!」

  隋太太在后面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说:「归什么赵啊!咱家姓隋!」

  大伙一听,都呵呵地笑了!三天后的早晨,义国就告别了家人,去了东北军
政大学北满分校所在地—佳木斯。见倪静心情不好,翰武走上前想安慰她了几句。
可张张嘴又不知道说点什么好,就把手放在倪静的肩膀上拍了拍。

  倪静了解翰武,知道他的意思,也擦了擦眼泪,勉强地挤出了一丝笑容!晚
上倪静回到家,感觉心里空落落的。义国从未离开过她身边,可现在却要一个人
独立生活,将来还要投身到枪林弹雨之中。作为母亲她真正体味到了母子连心,
难舍难离的滋味。义山那俊秀的模样总是浮现在她的眼前,她的的心也仿佛跟着
飞到了几百公里外!

  翰武留在她心里的阴影还未完全消散,儿子又离她远去。倪静感受到了从未
有过的孤独与焦虑,不由得「呜呜」地哭了起来!哭了好一会儿,才觉得心里好
受了点!她去卫生间洗了洗脸,然后装作没事儿的样子去帮婆婆做了饭。饭后又
督促两个孩子学习、洗脸、睡觉。

  等忙活完了,已经9 点多了。可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总是出现
义国挥舞着手臂,带领战士向前冲锋的情景!就这样,在时睡时醒中,倪静渡过
了难熬的一晚!

  之后的日子隋家又恢复了以往平静的生活,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1947年的
3 月。这期间,翰武还是在粮库上班,每天仍是忙忙碌碌。因为大规模的匪特武
装已经被铲除,市内的主要工作是抓捕隐藏在深处的,分散的匪徒和国民党特务。
因此,玉梅被调到了市公安总局,担任特别行动处副处长。

  义国一直在军校读书,时常会给家里写信。他很适应军事化的生活,最大的
愿望就是将来做一个带兵打仗的将军。

  倪静的工作也是顺风顺水,不仅提了干,还入了党。她也原谅了翰武的不忠,
没过多长时间就让翰武又进入了她的身体!在床上,虽然还会被翰武弄得高潮迭
起,但头脑中却时不时地浮现出另一个陌生女人的身体。她知道自己内心里的那
个结,还没有彻底打开!

  整个东北的局势也已然发生了变化,虽然沈阳、长春等大城市还掌握在国民
党手中,但北满地区已经相对稳固下来。中国共产党在东北的工作重心就是发动
群众、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

  为了调动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变革农村生产关系,中共中央下达了「五四」
指示。要求各地组成土改工作组,再次深入农村,发动农民群众,开展清算分地
运动。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就拉开了大幕!

  3 月初的一天,倪静的弟弟倪军来到了隋家。倪静一看弟弟慌慌张张的样子,
就知道家里出了事儿!她仔细一问,才知道原来土改工作队已经到了他们村,正
在进行土地调查。

  倪静对这个并不感到意外,她之前就看到过下发的文件。哈尔滨周边郊县也
已经开展了土改运动,区里也抽调了一批干部,组成了土改工作队,深入到了各
个村屯。

  翰武也因为熟悉农村情况,还是党员干部,几天前就作为土改工作队的小队
长,去了郊区农村。于是,她对倪军说道:「土改是中央制定的政策,上面怎么
要求,我们怎么做就是了!」

  倪军急切地说:「不是那么简单,分了土地还要划分成份的!」

  倪静不解地问道:「这个我知道,咱家虽然有地,可人均数量并不太多。况
且,咱家是自耕农,没有雇工,也不算是剥削阶级。如果划分阶级成份,最多也
就算是上中农啊!」

  倪军满马上抢话道:「说是这么说!可做起来就不一样了!咱们村大多数都
和咱家情况差不多,没几家雇抗长活的。可定成份是有指标的,地主不够数,就
得从富农里选!那就是工作组和农会说了算!量地时尺子歪一点儿,那就能给你
定个富农!万一给定上个富农,那咱们全家人可就惨了!」

  说完,激动得差点哭出来!倪静边安慰他,边说:「你慢慢说,到底是什么
情况?」

  倪军定了定神,说道:「我去县附近的村子看过,每个村子都有地主被打死
的!那场面可瘆人了!富农也好不到哪儿去,斗地主时富农也要戴着高帽,脖子
上挂着石头,撅着屁股让人打,让人骂!他们说那叫陪榜!」

  这些情况倪静是知道的,但她没有太在意,觉得不会发生在自家人身上。

  倪军低着头,小声说道:「还有……还有那个民兵队长三斜眼,他……他一
直在打小芬的坏主意!前两天,还去咱家威胁过!说要是我们不识相,最低也得
给咱们定个富农!」

  小芬是倪军的媳妇儿,是从关里过来的,人长得还算标致。倪静一听,就奇
怪地问道:「三斜眼也进了农会!?」

  三斜眼是村里有名的无赖混混,从小就好吃懒做,偷鸡摸狗。没有一个姑娘
肯嫁给他,都三十好几了,还是光棍一条。后来憋得急眼了,把自己的亲嫂子都
给糟蹋了!

  倪军气愤地说:「他不愿出力,当然也就没有地了!这回倒好,捡了个大便
宜,是实实在在的贫农!」

  倪静听完,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但经过工作和生活的历练,现在遇到
什么事儿,她都能沉得住气了!她不露声色地对倪军说:「小军,你先回去,照
顾好家。这边我会想办法的,一定会安排好!」

  倪军颤声说道:「姐,咱家全靠你了!要不然……!」

  没说完,竟哭了起来!倪静心里也有些慌神,但还是镇定地安抚了弟弟一番。
送走弟弟,倪静在屋里转悠着,想着主意。她知道对她家来说,这是一件比天还
大的事!

  她研究过党史,早在1930年中央苏区土地改革时,毛主席就猛烈抨击过富农,
他说『富农的剥削比较地主更加残酷,这个阶级自始至终是反革命的』!

  就连像自己家这样不出租土地、也不雇工、自己耕种土地的富裕中农,也被
称作是「第三种」富农!

  上述观点没有被当时共产国际所认可,但现在的形势却不比当年了……!如
果被划成富农,那就成了被批判、被改造的对象,子孙后代都会受到牵连,甚至
永无翻身的机会!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宣传工作,也培养了她敏锐的政治洞察力!

  她预感到事情并没有她原先预想的那样简单,一场暴风雨可能即将来临!自
家的这条小船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现在能够掌舵的只有她一人了!她要想尽办
法来拯救自己和自己的家人!

  可这事儿还真有点棘手,关键的一点是倪静家是在合江省,而不是松江省!
所以即使找省里的人,也未必说得上话,更不要说张薇、韩啸伟等区市的领导了!

  况且张薇去了齐齐哈尔,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倪静想来想去,还是得找
那个人!那个人就是骆主任!骆主任在东北局工作,他虽不是权倾一方的头面人
物,但资历很深,也很有些实权!他如果肯出面,那就应该没什么问题!

  可倪静也在犹豫,毕竟自己和他只是跳过一次舞,万一他把自己忘得一干二
净,到时候岂不是自找难堪!但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让她苦恼,最让她心烦意
乱的是骆主任的个人嗜好。这还是和韩啸伟的一次聊天中,倪静隐约知道的!

  韩啸伟对骆主任评价很高,说他作战勇猛,且能身先士卒。曾经率领部队在
黄河边上阻击了日军三天三夜,直杀得浑身是血才被人抬下了火线。为人也豪爽
仗义,在中央社会部任职期间,曾帮助很多人洗清了冤案,其中就包括自己和自
己的爱人。

  但这人也有一个毛病,就是在私生活方面不太注意,有过不太好的传闻。当
时倪静并没有太在意此事,而且通过翰武的事儿,也感觉到这世上专一、不好色
的男人还真的少见!

  而且,一个生理功能正常的男性,必然会有那方面的要求。历史上那些所谓
的英明皇帝,不也一样都妻妾成群吗!女人也一样,武则天七八十岁的高龄,每
天不也要男宠伺候着吗!想是那么想,可落到了自己头上,还真迈不开那一步!
可骆主任又什么都不缺,唯一的敲门砖也只有自己的身体了!

  倪静对自己的模样、身材还是很自信的,也知道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何况
还是自己主动投怀送抱呢!

  自己对骆主任也是有好感的,女人对这种英雄式的人物都有着天生的崇拜心
理!但这毕竟是违背纲常伦理的,理由再么充分,做法也还是不光彩!倪静躺在
床上翻来覆去地想着,内心在激烈地斗争着!一面是父母衰老憔悴的容颜和家人
被批斗、被羞辱的场景!

  一面是道德的谴责与内心的愧疚!虽然翰武对不起自己在先,但这种事是不
能以牙还牙来报复的!思考了一夜,倪静最终决定即使付出身体的代价,也要保
护自己的家人!她还用另外一个理由说服了自己,那就是义国的去向问题。

  倪静明白开弓没有回头箭,已经做了决定,就不能再瞻前顾后,犹疑不决了!
第二天上午10点多钟,倪静就来到了东北局的办公大楼。经过了三道岗哨的检查,
她才来到接待处。一位工作人员询问了她的来由后,便拨打了一个电话。

  此时,倪静的心里也是忐忑不安,她不知道骆主任是否还记得她。如果拒绝
和她见面,她又该怎么办?接待人员在说出倪静的工作单位和姓名后,便点了点
头。然后微笑着对倪静说:「骆主任请您上去!」

  倪静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她按照工作人员的指引,顺利地进到了骆主
任的办公室。骆主任一见倪静,就热情地和她握手打着招呼!倪静坐下后,很是
惊诧地问道:「骆主任,您还记得我?」

  骆主任哈哈笑着说:「踩过我脚的人,我怎么能忘呢!」

  看倪静羞怯地低下了头,骆主任微笑着说:「我曾经在白区工作过,每一个
和我接触过的人,哪怕没说过话,我都会记得!何况咱们还在一起跳过舞呢!」

  倪静由衷地赞叹了一句:「那您可真厉害!」

  「那有什么厉害的,只不过是形势所迫而已!」骆主任很不以为然地说道。

  两人又聊了几句,骆主任就问道:「倪静同志来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倪静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我有点私事,想和骆主任说说!」

  骆主任点点头道:「什么事儿,尽管说吧!」

  于是倪静就把家里分地、定成份的事儿说了一遍。说完后,不禁涌出了点点
泪花。骆主任听后,表情严肃地说道:「哦,对这方面的工作我还真不太了解,
不过我会给你问问,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看倪静还是忐忑不安的样子,又笑着说道:「你放心,我正好后天要去佳木
斯开会,路过你们县,我会亲自和当地的县领导说说这件事!」

  「佳木斯!」倪静不禁脱口重复了一遍!

  骆主任看着她的表情,好奇地问道:「怎么了,佳木斯,你很熟吗?」

  倪静摆摆手,说道:「不是!不是!我儿子正在军政大学读书,所以一提到
佳木斯,我就想起了他!」

  说完,有点惆怅地呼了一口气!骆主任听完,笑着说:「真看不出来,你儿
子都那么大了!」

  然后看了一下手表,笑着说:「到吃饭的点了!走,跟我去食堂!」

  倪静刚想推辞,可看骆主任那不容商榷的语气,也只好跟了出去!坐在食堂
里,倪静局促不安地边吃着饭,边偷偷观察着食堂里的人。她看到了好几个只有
在报纸上才见得到的大人物!但他们的言谈举止却没有架子,还互相开着玩笑,
与平常人一样!吃过饭,倪静和骆主任告别后,就回到了单位。

  见过了大场面,倪静感觉自己的精神状态都不一样了!这种感觉很奇妙,现
在就是见到省委书记,她都不会感到紧张!走起路来,也自然地昂起了头,挺直
了腰,一副自信满满的神态!

  三天后,倪静就接到了当地县委书记的电话。县委书记在电话中向倪静解释,
以她家的情况,应该被定为下中农,而不可能是富农。还在电话中强调,贫下中
农是我们革命的主力和支撑,我们会保护好他们的一切,当然也包括他们的人身
和生命财产安全!说话的语气很是温和,还带着委婉的歉意!

  倪静对这个结果很满意,也客套地表达了自己的谢意!放下电话,她长舒了
一口气!总算是为家里办了一件关乎未来命运的大事!也第一次尝到了权利所带
来的愉悦,甚至是快感!想想骆主任应该还在外地,也只有过几天在向他表示感
谢了!又过了两天,倪静才给骆主任打了电话。在电话里诚恳地表达了自己由衷
的谢意!

  骆主任笑呵呵地应答着,好像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倪静最后说道:
「骆主任,我想请您吃顿饭,您看您什么时候有空啊?」

  骆主任在电话那边迟疑了一下,回答道:「那好吧!下班后我派车去接你,
你在区政府右边的拐角处等着就行了!」

  倪静赶紧说道:「那样太麻烦您了,告诉我地址,我自己去就行了!」

  「麻烦什么!现在天黑得早,你一个女同志我怕路上不安全!就这么定了!」
骆主任接话道。

  倪静一想也是,就说道:「那好吧,咱们见面聊!」

                 48

  她在中午时回了一趟家,告诉婆婆晚上要加班,可能要晚些回来。回到自己
的屋里,想了想,把乳罩和尼龙裤衩都换了下来。毕竟这些太过时髦的内衣会给
人以不好的联想。然后到卫生间把下身清洗了一遍,她要为不可预知的下一步做
好必要的准备!倪静是一个外表娇柔,内心坚定的女人。

  整个下午她都没有惶恐不安,仍是井然有序地做着自己的工作!下班后,天
早已全黑了,她走出区政府,向右一拐,果然看见了一辆吉普车。刚到跟前,一
名战士就走下了车。确定倪静的身份后,打开车门请她坐了进去。倪静知道这些
司机都有纪律要求,也就没有问要去哪里。

  车子行驶了没多久,就开进了一个大院里。倪静一看,不禁心中暗想:「该
来的还是来了!」她知道这里不是饭店,而是东北局的临时驻地,和东北局办公
楼只有几步之遥。

  倪静已经预感到了什么,但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或者说也没打算后退!车
子最终停到了一栋日式平房前,下车后倪静定定神,然后敲了敲门。很快,骆主
任就打开了门,把她迎了进去!倪静边往里走,边看着房子的格局。

  骆主任介绍说:「这一片房子原来都是日本人住的,苏联红军进来后给占用
了。再后来就被我们作为家属房征用了!」

  然后他把倪静领到了客厅,客厅中间放着一张圆桌,上面摆了好几样菜。倪
静一看,除了熟食就是罐头。桌子上还摆着一坛子酒,倪静也不知道是什么酒!

  骆主任有些歉意地说:「我们陕西人有句话叫『有酒不怪菜』!我平时三餐
都在食堂吃,又不会做饭,只好用这些来招待你了!」

  倪静赶紧答道:「没事儿,我觉得挺好的!可是应该是我请您啊!这……!」

  骆主任摆摆手,说道:「谁请都一样!我之所以不愿意出去,是因为我们有
要求,晚上出去就得有司机、警卫员跟着。你说出去吃个饭,人家还得在外边等
着!一起吃吧,又不太方便!所以,就只好在家里了!」

  倪静点点头说:「哦,是这样啊!本来是我请您,到头来还得吃您的,觉得
很不好意思啊!」

  骆主任手一挥,说道:「不说这个了!来,坐下,我们喝酒!」

  他拿起坛子,给倪静和自己各倒了一杯。倪静连忙摆手说:「我可喝不了这
么多!」

  骆主任笑着说:「这是我们家乡的甜酒,你尝尝就知道了,没多大劲儿!我
先陪你喝几杯!一会儿,我还得喝白的,这个不过瘾!」

  倪静知道这喝酒只是一个引子,后面的事情是不言而喻的!此刻她只想赶紧
把自己灌醉,那样在不清醒的状态下,更容易跨过自己的心里障碍!

  倪静端起杯说:「骆主任,我先敬您一杯!我就不再说谢字了,以后还得请
您多多指教呢!」

  骆主任也端起杯,两人碰了一下,都干了!酒一下肚,倪静就觉得这酒的确
度数不高,而且醇香绵甜,味道很好。骆主任放下杯子,又给两人倒满。然后微
笑着瞅着倪静,没有说话。倪静觉得有点奇怪,就问道:「怎么了?」

  骆主任才说道:「我们陕西人敬酒都是连干三杯的,婆姨也一样!而且都是
用大腕喝!你这一杯,可有点儿说不过去啊!」

  倪静一听,就不服气地说:「俺们东北这嘎哒也是这规矩!那咱就接着干!
要不我也用碗喝!」

  她故意用了东北土话,逗得骆主任哈哈直乐!

  同时摆摆手说:「不用了,不用了!没想到你还挺豪爽的,像个地道的东北
女人!」

  干过三杯后,骆主任就换了白酒,接着喝起来。两人一边喝着酒,一边聊着
天。聊着聊着,就谈到了东北局势。骆主任说道:「『在三下江南,四保临江』
战役胜利结束后,国民党已经由进攻转为了防御,东北局势越来越有利于我们了!
对了,过几天,你就能见到你儿子了!」

  「真的!是放假了吗?」可刚说完,自己觉得不对,就摇了摇头。

  然后紧张地问道:「是……是要上前线吧!?」

  骆主任点了点头,没有回答。倪静顿时萎靡了下来,紧锁着眉头,默不作声。
骆主任这时说道:「当兵打仗,理所应当!要是都不想上前线,那这仗还怎么打
啊!」

  倪静瞥了他一眼,说道:「说的轻松,可那毕竟是我儿子啊!你知道那是什
么滋味吗?」

  「当然知道,我大儿子就在南满前线,已经是一名排长了!」骆主任接话道。

  倪静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又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骆主任呵呵笑着说:
「我理解你的心情,不过也有一件事,对你来说算是个好消息!」

  「什么事?快点说!」倪静赶紧追着问道。

  「我打听过,隋义国在那儿表现不错,各个方面都很优秀,尤其是文笔出众,
写文章很有两下子,口才也好,现在部队正缺乏这方面的人才。因此,他被分到
了3 纵政治部,做了一名宣教干事!虽然是在后方,但也要下基层的。而且这大
仗打起来,有时也分不清楚前方后方了!」骆主任回答道。

  然后,又补充了一句:「这事可跟我没关系啊!哪个当兵的不是父母的心头
肉,这个忙,你就是找我,我也不会帮的!」

  不管怎样,倪静心里还是乐开了花,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然后又惊讶地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儿子叫隋义国?你……你特意问过?」

  骆主任呵呵笑着说:「我去佳木斯,顺便去军政大学看望了一个老战友。在
他那儿了解到的情况!」

  骆主任说的很随意,但能把自己随口说的事儿都记在心里,倪静觉得心里热
乎乎的,很是感动!倪静的酒量不错,心情也不错,就放开了量,又接连敬了骆
主任三杯!在大车店时,她只是在过年时才喝一点儿。搬到了黑泥崴,就几乎没
怎么喝过。家里的大事都解决了,心里敞亮了,情绪也自然就上来了!

  两人推杯换盏,喝的竟也十分热闹。这酒度数虽低,可还是有些劲儿的!半
个小时后,倪静就觉得脑袋有点晕晕乎乎的,有种似醉非醉的感觉!她很喜欢这
种微醉的境界,生活中的所有烦恼、所有惆怅全都抛在了脑后!也有了「偷得浮
生半日闲」的惬意感觉!

  倪静的话多了,表情也丰富了。温柔俏丽的外表,又多了几分妩媚之情!那
一双原本就迷离含羞的桃花眼,此时更是梨花带雨,娇柔毕现!那略带红晕的瓜
子脸,微微上翘的小嘴,楚楚动人的神情,一时间竟把骆主任看呆了!眼神交错
间,倪静分明感受到了骆主任那两道灼热的目光和逐渐加粗的呼吸。屋子里很热,
在加上酒的作用,两人都感到燥热难耐。

  骆主任率先把秋衣脱了,只穿着衬衫。倪静犹豫了一下,也起身把棉袄脱了,
走了两步放到了长椅上。她里面穿着粉红色的绒衣。绒衣很贴身,两只鼓囊囊的
大乳房突兀地显现出来!返回身一看,骆主任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眼睛里射出
了火辣辣的欲望,夹着烟卷的手也在不停地抖动。

  倪静羞怯地低下了头,慢慢地走了回来。可刚要坐下,就被骆主任一把搂在
了怀里!倪静只是「啊……」娇呼了一声,并没有挣扎!自己本是怀着飞蛾扑火
之心而来,现在却变成了水到渠成,瓜熟蒂落。结果是在预料之中,可过程却比
想象的更融洽,更自然,甚至还带有些浪漫色彩!

  这其中有偷情的新鲜刺激,还有两情相悦的郎情妾意!骆主任两只大手隔着
衣服就摸到了倪静柔软的乳房上,用力地揉搓起来!摸了一会儿,又把倪静的绒
衣、背心一起撩了上去,张嘴就含住了一个乳头!一只还是在不停地揉摸着另一
个乳房,那样子就像是饿久了的孩子!倪静被他弄得下体发痒,春潮涌动,嘴里
也是不断地娇吟浅哼。

  骆主任吃完一个乳头,又把另一个也裹到了嘴里!倪静虽然情欲高涨,但看
到骆主任这饥渴的样子,还是感到奇怪。这哪里像一个情场老手,简直就是一个
初次摸到女人身体的愣头青!倪静此时也是满脸潮红,浑身酥软。第一次被丈夫
以外的男人抚摸身体,那种兴奋感竟然多于羞愧感!

  骆主任的一只大手哆嗦着想伸进倪静的棉裤了,可系着腰带,只能探进一半,
他就在倪静浓密柔软的阴毛上来回地逡巡。

  倪静见此情景,忍不住在他耳边呢喃了一句:「别在这里了,去里边吧!」

  骆主任闻听后立刻停了下来,表情复杂地看着倪静。那神情犹疑不决,难以
捉摸!倪静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心里有点纳闷,两人都已经这样了,他还在犹豫
什么呢?

  过了足有十多秒,骆主任才呼地起身,抱着倪静走进了里屋!他把倪静放到
了床上,伸手就解开了她的裤带。倪静抬了抬屁股,配合着他把棉裤脱了下来。
骆主任又俯下身,慢慢地褪下了倪静的线裤。

  当倪静光滑肥润的大白腿露出时,她清晰地听到了骆主任喉咙间发出的「咕
噜……咕噜……」的声音!

  骆主任趴在倪静的大腿上,一边抚摸着,一边向下亲吻着!倪静被她亲得身
体发麻发痒,禁不住哼哼出了声。骆主任一直亲到了小腿,然后握住倪静的两只
脚腕,脱去了她的袜子。他摸了摸那两只肉细皮腻的白脚丫,犹豫了一下,才慢
慢放下。

  然后又重新趴到倪静的胯间,隔着裤衩在倪静的阴部陶醉般地嗅着,好像那
里正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倪静被他舔得早已动了情,丝丝淫水都流到了屁股沟!
她知道骆主任接下来会做什么!

  自己的阴部将要完全展露在外人面前,这里除了两个丈夫,还从没有其他人
光顾过!虽然自己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可到了临门一脚时,还是紧张得身体僵
硬,心跳加速。

  可越是紧张,越感到淫水分泌的越旺盛,这种紧张和刺激相加的感觉,令她
大脑空洞,思维弥散!当骆主任的手抓住她裤衩边缘时,倪静禁不住打了一个激
灵!骆主任一点一点地扒下了她的裤衩,浓密的阴毛,肥美的阴户,也慢慢地浮
现在眼前。

  倪静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毕竟这是她最隐秘的部位。这种羞臊感甚至胜过
鸡巴的直接插入!可倪静感觉骆主任比自己还要紧张,好像全身都打着哆嗦!呼
出的气流有力地冲击到了大阴唇上,把她的阴毛也吹得歪歪斜斜!

  骆主任的表现很出乎她的意外!在战场上,他是一个久经沙场,威风凛凛的
将军!可在床上,却又像第一次摸到枪,既感到新奇,又紧张过度的新兵蛋子!

  原以为以骆主任的做派,自己一定会经历一场疾风暴雨般的洗礼!可现在却
是润物细无声的微风小雨!这种反差实在太大,也令倪静很是不解!

  正当倪静疑惑不解的时候,骆主任却张开大嘴,一口她肥嘟嘟的阴部咬在了
嘴里!那动作就像饿狼冲向猎物一般,疯狂又突然!倪静不禁浑身一抖,「喔…
…」地喊出了声!

  骆主任扎在倪静的阴部,用牙齿轻咬着,用舌头舔舐着,伴随而来的是呼呼
的剧烈喘息声!没一会儿,又跪起来把倪静的两条腿高高地举起来,然后向前一
推。倪静的整个身体呈现了对折状态,只有肩部支撑在床上,整个屁股和肥屄都
暴露在空中!

  翰武也曾用过这个姿势,可动作却轻柔了许多,至少让倪静有了心理准备。
倪静娇声叫到:「啊……!轻点……!」

  骆主任却不管不顾,开始了另一波啃咬舔舐!他一会儿咬住阴唇,一会儿又
把舌头伸进阴道里,倪静刚舒服的淫叫了一声,他又把阴蒂裹在嘴里。倪静配合
着刚挺动了两下屁股,骆主任却又把舌头钻向了她的屁眼!他的动作突然又迅速,
而且毫无章法!倪静是又兴奋又紧张,嘴里「哎呦……妈呀……」地大呼不止!

  骆主任就这样疯狂地进行了好几分钟,倪静终于要挺不住了!她的阴道开始
剧烈地收缩,阴肉不停地翻滚蠕动,连菊花状屁眼也跟着收紧、松开,不停地绽
放!她浪哼着,扭动着,在几声母狼般的叫喊中,达到了高潮!骆主任愣愣地注
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慢慢地把倪静的屁股放了下来。

  倪静侧过身,脑袋扎在了床上,「呼哧呼哧」大口地喘着气!过了一会儿,
看倪静缓过神来,骆主任才爬过去,把她拥在了怀里。在她耳边颤声说道:「谢
谢你,让我又尝到了女人的味道!」

  那话音里竟然带着浓重的哭腔!倪静愣了一下,突然坐起身,瞪大了眼睛,
惊讶地问道:「你说什么?」

  骆主任挤出一丝苦笑,黯然说道:「我……已经好几年没碰过女人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隋家的风情艳史】(23- 24)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