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修真

【隋家的风情艳史】(45- 46)

时间:2016-12-31 13:51:55  来源:  作者:
【隋家的风情艳史】(45- 46)

作者:139461
2015/05/05发表于第一会所或SIS001
字数:5820

                                 45

两人搂在一起静静地躺了一会儿,谁都没有说话。不是怕隔壁听见,而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虽然两人都不舍得分开,但也都知道目前所处的环境,还是玉梅率先起身下了床。

翰武则懒洋洋地躺在床上,看着玉梅清理下身,穿戴衣服。他心里有谱,就是余立鸣现在进来也没关系,他一个大老爷们儿怕什么!

他很想和玉梅好好聊聊,就像知心朋友那样。自从老罗走后,这种感觉就变得越来越强烈!搬到黑泥崴后,他和老罗也只见过几面。可每次两人相见,都像是前一天刚刚分离。既不会感到陌生,也没有意外的惊喜。他知道这就是朋友,那种交心的朋友。他和玉梅之间就是这种感觉!

他并不贪恋玉梅的身体,他已经过了沾火就着的年纪。这些年他回想最多的就是和玉梅在车店同杯小酌的场景!玉梅成熟但不世故,爽朗又不乏温柔,妩媚又带着调皮,所有这一切都深深地印在了他的心里!

正想着,忽然听见隔壁有高跟鞋“哒哒“走动的声音。翰武才一骨碌爬起来,穿上裤子,披上衣服。

随即隔壁的门打开了,又听到了莎莎那嗲嗲的浪笑声。

没一会儿,就听见余立鸣敲门问道:“老弟,起来了吗?”

翰武坐在床上答道:“马上来,正穿衣服呢!”

过了一分钟,翰武才敞着怀儿,笑嘻嘻地打开了门。

余立鸣往屋里扫了一眼,见玉梅满脸羞涩,正在忙着系旗袍最上边的扣子。

他坏笑着说:“怎么样,玩的还尽兴!”

翰武呵呵一乐,答道:“过瘾!好久没他妈这么过瘾了!这可多亏了余老板啊!”

然后,趴在余立鸣耳边说道:“这小媳妇儿,我还真相中了!看着羞羞答答的,床上还挺骚浪的!”

余立鸣哈哈笑着说:“满意就好!让老郝先把她送回去,改天我做东,咱弄个仪式,庆贺庆贺!”

翰武忙拱手道:“那就有劳余老板费心了!”

余立鸣摆摆手说:“都是兄弟,客气什么!走,我带你出去转转!”

说完,领着翰武出了客栈,进到了一家戏园子。

两人喝着茶水,看台上的二人转演员唱着“粉戏”。

乐得翰武地哈哈大笑,还时不时地跟着起起哄。

余立鸣一边笑着,一边侧眼观察着翰武和周围的看客!

看完戏,天已经擦黑!

余立鸣叫上车,拉着翰武兜了一圈,又回到了天龙客栈!

看着翰武疑惑的神色,余立鸣笑道:“司令觉得在马迭尔太显眼,就临时改在这儿了!”

翰武恍然大悟一样赞叹道:“还是司令想得周全!”

没多久,又有几个人也陆续地到了天龙客栈。

大家进到一间屋子里,餐桌上已摆好了酒菜。

众人坐定后,其中一人问道:“参谋长,这次司令来了没有?”

余立鸣点点头道:“稍后片刻,一会儿就到!”

话音刚落,就走进一个中等身材的胖子。

翰武一见,就起身招呼道:“李处长!”

其他人也都起身打了招呼,看样也都见过他。

余立鸣这时笑着介绍说:“这就是东北挺进军的郑鹏,郑司令!”

大家听后,都吃了一惊!

郑鹏接着说道:“诸位,我不是有意瞒大家,只是为了慎重起见!”

众人一齐附和道:“应该的,应该的!”

郑鹏扫视了一圈,掏出了几张委任状,依次宣读起来。

翰武被任命为挺进军军需处处长!

宣读完毕,大家开始举杯敬酒。

翰武起身说道:“郑司令、参谋长,我敬你们一杯!”

说完,一仰脖,就喝了下去!

喝得太急,呛到了嗓子,不禁剧烈地咳嗦起来,还憋得满脸通红!

在门口负责巡视望风的老郝听到后,急忙下了楼!

一圈酒还没敬完,房门就突然被踹开了!

一队联军战士端着冲锋枪闯了进来,大声喝道:“不许动,举起手来!”

郑鹏和余立鸣一看大势已去,就乖乖地举起了手!

联军总部一边突审,一边紧急调兵围剿。在市公安总局的配合下,一举捣毁了十几处国民党的秘密集合地,捕获了参与指挥这场暴乱的大小匪首,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匪特武装暴乱的阴谋!

翰武在完成任务后就回到了家里,他感到很疲惫,躺到床上就睡着了!这些天他的神经一直都紧绷着,生怕出现一丝的疏漏。今天是彻底的放松了,再加上和玉梅的激情交媾,又消耗了不少的能量。脑袋一挨枕头,就打起了呼噜,连倪静进屋都不知道!

倪静今天过得很开心,她和张薇不仅逛了街,买了新衣服,还吃了一顿正宗的俄式大餐。

今天是星期天,上午把家里收拾妥当,她就和张薇一起上了街。

哈尔滨作为远东最繁华的城市,全城遍布着欧式建筑,号称是"东方莫斯科"。这里洋气十足,可以听到二十几种不同的语言,其时髦程度可与当时最繁华的上海、天津并肩。

她们手挽着手,徜徉在“中央大街”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这儿是哈尔滨最著名的商业街区,也是洋商、洋行最集中的地方。道路两旁的商店鳞次栉比,各色商品也是聆郎满目。

倪静已经十几年没有来这里逛街了,眼睛都不够使了,像小孩子一样看什么都觉得新奇!

以前都是一个人在街上游荡,显得有点孤独寂寥。这次有了张薇的相伴,倪静逛的是兴致盎然,心情舒畅。

在西十二道街,张薇把她领进了一家犹太人开的内衣店。

倪静一进去,就知道张薇为什么领她来这里了!

在柜台最醒目的位置摆着花色各异、大小不一的乳罩和内裤,旁边还有刚刚从美国传过来的尼龙丝袜。

张薇把倪静拉到柜台前,指了指倪静,又指了一下货架上的乳罩。

那个身材丰满的洋服务员打量了一下倪静的前胸,回头拿了几件乳罩递给了张薇。

倪静的表情有点窘迫,如果不是张薇陪着,她还真不好意思一个人来买这玩意儿!

张薇拿着乳罩,拉着倪静进到了试衣间。

倪静心里兴奋,可面对着张薇又不太好意思裸露身体。

张薇逗她道:“知道你有两只大兔子,放出来显摆显摆吧!”

倪静拍了她一下,小声说道:“好像你没有似的!”

她知道自己越扭捏,张薇就会越调笑她。又想起了当初玉梅在她面前赤条条地坦露身体时,那神情自若,毫不羞涩的样子。

倪静也定下了心,把衬衫、汗衫都脱了下来。稍一停顿,把背心也脱掉了!

一离开衣服的束缚,两只肥嘟嘟的大乳房就扑棱一下弹了出来!

张薇一见,惊得张大了嘴巴!

她知道倪静的乳房丰满硕大,可脱掉衣服,被她的细腰一衬托,还是让她惊诧不已!

那一对细滑圆润的乳房,就像是沉甸甸的谷穗,微微颤动,勾人魂魄。

倪静的乳房有点下垂,但乳型未改,还是微微地侧向两边。乳尖上翘,乳头直立。深红色的乳晕虽然大了点,但镶嵌在她那硕大的乳房上,看着还很协调。

看到张薇的神态,倪静有些不好意思了。

张薇叹了一口气,说道:“哎……!怪不得招人注目,别说男人了,连我看了都动心!”

说完,伸出两手,各抓住一只乳房,轻轻地揉了揉。

倪静心里一颤,觉得有点羞怯,但也知道很多密友之间也会有类似的嬉闹,所以也只是扭了扭身子,没有立即闪开。

张薇揉了几下,便松开了手。

羡慕地说道:“我说怎么老是宽衣大袖的,原来真藏着一对大宝贝啊!”

倪静也接话道:“自己就有,还偏偏喜欢人家的!”

张薇撅起小嘴说道:“真是小气,好像我能给偷走似的!”

两人说笑了几句,张薇就给倪静试起了乳罩。

第一个明显太小,比量了一下,连乳晕都盖不住。

“多亏我没替你买,要不肯定也得买小了!”张薇不禁感叹道。

顺口溜出的一句话,却让倪静很感动,心间不由得荡起了一股浓浓的暖意。

这女人间的私密事,也只有最贴心的朋友才能帮你想到。

张薇总是能察觉到自己的心事,也总能地给予自己及时的帮助和舒心的安慰。

在张薇面前,自己就像是一个小女孩一样地被呵护着,被宠爱着。

自己也渐渐地习惯了这个角色,甚至对她产生了一种依赖感。

张薇又拿过另一只乳罩,觉得大小差不多,才帮倪静戴上。

倪静的两只大乳房被两个软软的布袋兜了起来,还向中间收拢在一起。她对着镜子一看,却吓了一跳!

                                  46

她看过张薇戴乳罩的样子,大半个乳房都被遮住了,只露出上边的一小部分。可自己的乳房却白花花地露出一大片,几乎一半都暴露在外边!中间的乳肉堆积在一起,形成了一道又细又深的乳沟!

她摸着露出来的乳肉,羞涩地说:“怎么露出这么多啊!”

张薇咯咯地笑着说:“这才好看嘛!再说这玩意儿大了不起作用,要不然过几年,你乳头都能耷拉到肚脐眼!”

倪静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气呼呼地说:“何止肚脐眼啊,都能垂到大腿根!”

张薇一听,乐得是前仰后合!

倪静虽是调侃自己,可现在婆婆的乳房就下垂的很厉害,已经没有了当初圆球似的美感。

有了乳罩的托举,倪静觉得乳房的坠胀感减轻了好多,整个上身都轻松了不少!而且,还不用担心乳头把衣服支出两个醒目的凸点来。

倪静用手托着两只乳房颠了颠,觉得也稳当多了。

张薇把着她的肩膀说:“姐啊,咱别显摆了!回家称称,就知道有多沉了!”

气得倪静撅着嘴,对她直翻白眼!

两人回到柜台,又各自买了几样女人贴身穿的东西,才出了商店。

走在大街上,倪静挽着张薇问道:“你说我们这是不是小资产阶级情调啊!”

张薇撇撇嘴,不屑地回答道:“穿在里面,谁看得到啊!再说了,干革命跟穿什么衣服也没有必然联系嘛!有的人穿着打扮是无产阶级,可内心却比谁都龌蹉!”

倪静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可心里还是有点不安的感觉。

两人逛累了,又去“马尔斯餐厅”吃了一顿俄式西餐,才一起回了家。

倪静到家时,翰武正躺在床上酣睡!

这让倪静有点失望,她本想把买的衣服给翰武好好展示一下。虽然她知道翰武对这些不感兴趣,但就是逼着翰武说几句赞美话,她也会感到很高兴的!

倪静去卫生间洗了洗,回到屋里后就把新买的乳罩、内裤都穿在了身上。

那样子就像是一个刚刚买了新玩具的小孩子一样!

她对着镜子前后看着,内裤很贴身,完美地勾勒出丰满挺翘的屁股轮廓。一小圈白屁股也露了出来,显得性感撩人。

她手掐住细腰,学着模特的样子走了几步。

只见乳肉起伏涌动,屁股轻摆摇曳,一副勾人的春情。

倪静很想让翰武瞧瞧自己这有点风骚的样子,没准还会勾起他的欲望和自己翻雨覆雨来上一回。她看着自己性感的身材,不知不觉就有了那种需求。而且这些天来,翰武一直都很忙,也很少在家,他们已经有些天没有做肉体交流了!

随着岁数的增长,翰武的欲望没有以前那么强烈了,可倪静发现自己的需求却是越来越旺盛!可想想也不奇怪,自己的年纪正好处在虎狼之间,是消化最快,吃饱就饿的时候!当年妈妈在炕上摇臀荡乳,淫声浪语时,也恰恰是这个岁数!

倪静心里想着,腿间竟有了丝丝痒痒的感觉。

可瞧了瞧翰武死猪般的睡相,又看了看手表,她无奈地摇了摇头。

倪静是做宣传的,知道写作有三要素。干这事儿也一样,此刻只有地点是对的,而时间、人物都欠缺,这样是写不出好文章的,也只有等到晚上了!

她没脱乳罩、裤衩就穿上了睡衣睡裤,她打算给醒来的翰武一个惊喜!

倪静把自己换下来的衣服抱到了卫生间,忽然想起翰武还穿着脏衣服,就返回卧室,把翰武扒了个精光。

翰武迷迷瞪瞪地配合着,依然没有醒来。

倪静刚想给他盖上被子,可一看翰武的鸡巴,就是眉头一紧。

她把翰武软绵绵的鸡巴拎起来仔细一看,不由得生出一身冷汗!

翰武的鸡巴上附着着好多白色粉末状的东西,吓得倪静赶紧松开了手。

倪静知道那是女人阴道里的分泌物!

她又紧张地看了看翰武的阴毛,那上边也有类似的痕迹!再捡起他的裤衩,裤裆处明显有一小块精液凝固的板结!

她的脑袋“嗡”地一声轰鸣!翰武和别的女人上了床!

倪静刚才还浑身发热,可此刻却一下子掉进了冰窖里!冷得她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她做梦也没想到翰武居然会背着她出去偷情!

那个女人会是谁呢?

她颓废地坐在床边,木然地发起了呆!

是他单位里的女同事?还是他以前的旧相好?再就是在……妓院找的窑姐?

想到这儿,倪静呼地起身跑到了卫生间里,拿肥皂反反复复地把手指搓洗了好几遍!

又找了一根木棍,把翰武的裤衩挑起来扔进了卫生间的垃圾桶。又把他的衣服泡在了兑了火碱的盆子里。

洗完衣服,倪静又坐在卫生间里苦恼地思索起来。

倪静的性格很像她的爸爸,不是那种遇事就大呼小叫的人。当年知道翰文和晓寒出走后,她也没有哭哭啼啼地吵闹。很多事都是藏在心里,而不愿意表现出来。

她也不想质问翰武,如果两人吵闹起来,会弄得全家不得安宁。而且翰武告诉她的无非是三种情况,一是有了情人。二是受到了勾引,偶然发生了性关系。三是找了妓女。

翰武的长相算不上英俊,行为处事也说不上潇洒,谁会看上他呢?他对物质生活要求很低,兜里也不揣太多的钱。人家和他上床图点啥呢?

她想来想去,觉得第三种可能性最大!

哈尔滨刚刚解放不久,前方还在激战,所以政府还没有腾出手来整治妓院、赌场。

难道翰武遇见了以前车店的老客,酒后经受不住蛊惑跟他们去了妓院?

倪静左思右想,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想的自己脑袋发昏,心绪烦躁!

她猜测了各种可能性,就是唯独没把玉梅和翰武联系起来!

他俩在黑泥崴时就没有什么交流,来到这儿以后,也只是最近才有过几次接触,两人之间不可能这么快就产生什么感情!

玉梅不仅文化高,长相漂亮,而且冰清傲骨,气质不凡!现在还是联军情报部的一个部门负责人,职务、地位都要高出翰武很多!两人在各个方面都十分的不匹配!

她之所以想到玉梅,也只是想问问玉梅,翰武和什么女人有过密切的接触?可这种事情怎么开口问呢?况且这种夫妻间才能解决的隐秘事,怎能向第三人抖露!

倪静想了半天,最后终于做出了决定。不管翰武翰武谁上过床,她都不会主动逼问此事。那样只能让两人关系恶化,甚至会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但不管怎样,近期她都不会让翰武进入自己的身体了。万一他染上了脏病,自然也会传给自己!

之后的十多天,倪静以得了妇科病为由,一直没让翰武碰自己。

翰武也没多想,毕竟女人那地方沟沟坎坎的是容易出些毛病!

他在出色地完成任务后,组织上给他记了功,颁了奖。但考虑到他自身以及家人的安全,在公开宣传中没有提及他的名字。鉴于他在这次行动中以及过往的优异表现,提前批准他成为正式的中国共产党党员!

家里人知道这件事后,自然也是十分的高兴。倪静对翰武的态度也转变了不少,她通过观察也没有发现翰武的生殖器有什么异样的变化。而且翰武又恢复了以往的作息时间,也没有看出他外边有人的迹象。

倪静的心情也渐渐地好了起来,工作上也很顺心。她的工作能力和工作成绩得到了区里的肯定和赞扬,并被评为支前宣传模范,她的照片还被刊登在了报纸上。

可随后发生的一件事,又让她有些心烦意乱!

一天,倪静回到家换好衣服,习惯性地向窗外望了望。

只见张薇领着女儿从大门走了进来,倪静正要转身下楼去和她聊两句,可一眼瞥见义山蹦跳着从张薇身旁跑了过来。

义山回头和张薇说着什么,还把手里拿着的一张纸向张薇晃了晃。

倪静觉得奇怪,什么事儿让儿子这么高兴?

她赶忙下楼来到了客厅。

义山一看到倪静,就冲上来,拉着她的胳膊,兴奋地说:“妈,我上大学了,而且是东北军政大学北满分校!”

接着就把一张通知书放在了她的眼前。

倪静仔细地看了一遍,然后疑惑地问:“你不是在厂里上班吗?怎么上了军政大学!”

义山眉飞色舞地说道:“我们厂的军代表看我文化底子不错,脑子聪明,就向上级推荐了我!没想到今天外调的人就找我谈了话,而且当即就拍板了!”

倪静听完,就一屁股就坐到了椅子上,傻呆呆地看着外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隋家的风情艳史】(43- 44) 下一篇:【隋家的风情艳史】(23- 24)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