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修真

【隋家的风情艳史】(37- 38)

时间:2016-12-31 13:51:50  来源:  作者:
37

   经过几个小时的行驶,车子终于开进了哈尔滨。

   大家都兴奋起来,他们已经有14年没回到这个城市了!

   几个小孩儿就更加活跃了,看什么都感到新鲜。一路上,指这儿,指那儿的,
 说个不停!

   翰武根据行车的路线,判断出这应该是城市的南边。和他们原来的大车店,
 方向正好相反。

   车子最终停在了一处大院门口。司机按了两下喇叭,从门房里先后走出两个
 人来。前面的人有50多岁,一看便知是门卫。后面跟出来一个穿着军装,高挑
 匀称的女人。她一边帮着开大门,一边微笑着向车上的人招手!

   连翰文都大致猜出来了,这个女人应该就是家里人提到过的,那个抗联女战
 士—玉梅!

   大门打开,玉梅一抬脚就蹬上卡车的脚踏板,随着车子也进到了院子里!

   随着她身子一窜,胸前也猛地一颤,翰武的心也是嘭地一抖!

   玉梅的确比以前丰满了!六年前,她全身无遮无挡时,翰武也没有看到这忽
 忽悠悠的景象!

   车子停在了第一排二层小楼的最东边,这里一共有三排这样的建筑,每一栋
 大约都有十多户人家。

   小楼的外面是灰色的水泥拉毛墙面,显得很是陈旧。窗户都是向外突出一点,
 显然不是传统的中国建筑。

   大家下车后,就围着玉梅问个不停。玉梅虽然公开了身份,可她没有改回原
 名。她知道这个名字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她会永远用下去!

   翰武上前看着玉梅,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张张嘴,问了一句:「你也住这
 儿?」

   玉梅笑着对他说道:「呦!这不是小武哥嘛!我哪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啊!」

   大家一听,心里嘀咕着:「这房子看着也并不起眼啊!」

   这时,玉梅看到了虎头虎脑的义国,便双手捏着他的脸蛋,装作很用力的样
 子,说道:「傻儿子,你早把妈给忘了吧!看,妈给你带什么来了!」

   说完,就从兜里拿出了一把糖块来!

   翰武站在旁边,气得腮帮子直鼓,可也只能干吃哑巴亏!

   义国虽然被弄得有点发懵,他早把这个干妈给忘了!可一看见糖块,眼睛就
 睁大了。

   嘴上也随即说道:「没忘!没忘!」

   然后一把抓过糖块,转身就跑开了!

   众人见状,都哈哈地笑了!

   玉梅从另一只口袋里又抓出一把糖来,分给了义山和义洲。

   两人都很有礼貌地说了声谢谢。

   之后大家就开始七手八脚地把东西卸下来!

   好在东西不多,那些在黑泥崴用的旧东西都没有带过来。

   大家跟着老罗进到楼里后,才明白了玉梅说的话。

   这楼的外观看着很旧,可里面装饰却很漂亮。

   进门就是客厅,地上是铺的是长条木料的红色地板,墙上喷着乳白色的油漆。
 客厅中间摆着一张欧式的大桌子,棚顶垂下来一顶圆形的吊灯。围绕着客厅有一
 个住屋,一个厨房,和一个卫生间。厨房的灶台上贴着白色的瓷砖,卫生间里还
 一个蹲式的抽水马桶。

   二楼有三间住屋和一个卫生间。最大的那间屋子里,还有一个大铁床和一个
 大衣柜。衣柜上还镶嵌着一人多高的镜子。

   隋老板看了一圈,对老罗说:「这装饰都是西洋风格,以前住的是什么人啊?」

   老罗回答道:「这几排楼最早是犹太商人和白俄商人建造的。日本人进到哈
 尔滨后,这里就被伪满的官员占据了。后来苏联人又住了一段时间,一个月前我
 们才收了回来。但大部分东西都丢失了。」

   隋太太对这套房子非常满意,就乐着说:「东西好弄,我们慢慢添置呗!」

   倪静和孩子们也都乐开了花,这里的条件和黑泥崴相比,那是天上和地上的
 差别!

   翰武倒是觉得无所谓,他对生活条件向来不挑剔。

   以前对女人也不挑剔!

   可自从和玉梅有过一天深入浅出的交流后,现在的眼光也高了很多。就连对
 倪静的欲望,也不如以前强烈了,他自认为是岁数的原因。但今天一看到玉梅,
 下面就立刻有了蠢蠢欲动的感觉!

   他这才知道不是岁数在作怪,是视觉感官出了问题。

   玉梅也不搭理他,不是帮着干活,就是和义国玩耍。

   翰武只能抽空,偷偷地瞄上她几眼!

   玉梅经过几年的城市生活,皮肤更加的白皙润滑了。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更是清澈明亮,沁人心脾。

   身材也变得圆润了,不光有了胸,还有了屁股。蹲下去时,也能把裤子撑得
 紧绷绷的!

   翰武看得直咽唾沫,可也只能默默地忍耐着!

   大家忙碌了好一阵子,才把家什安置好。

   隋太太抽空出去买了些菜,又买了几样熟食。

   今天不光要庆祝乔迁之喜,还要为翰文及老罗夫妇送行!

   大家刚围着桌子坐下,就响起了门铃声!

   老罗第一个站起来,把门打开了!

   一个40左右岁的女人出现在大家眼前!

   老罗赶紧向大家介绍说:「这是我媳妇儿,杨柳依!」

   大家都站起来,向她问好。

   杨柳依一边点头回礼,一边歉意地说:「不好意思,我有事儿,来晚了!」

   大家坐定后,就边吃边聊!

   几个孩子吃饱了饭,就急着上楼玩去了。

   翰文想多和儿子呆一会儿,也推脱不胜酒力,跟着上了楼!

   翰武倒是不客气,咕咚咕咚,几杯酒就下了肚!

   隋老板皱着眉头,不悦地看了他几眼。

   翰武也只当没看见,依旧张罗着和老罗干杯!

   玉梅看到了隋老板的神色,就咳嗽了两声,板着脸说道:「隋翰武同志,请
 你注意点形象!你现在不是黑泥崴的普通农民,而是一名粮站的工作人员。喝酒
 误事,你不知道吗?一会儿,杨特派员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向你传达!希望你放下
 酒杯,坐正身姿!」

   翰武手端着酒杯,不知是真是假,眼睛瞅着杨柳依!

   杨柳依冲他点了点头!

   翰武马上放下了酒杯,真的坐直了身子!

   杨柳依笑着说:「是有事和你们说,但没有玉梅说的那么严重!」

   翰武使劲地瞪了玉梅两眼,可没敢吱声!

   「不过,玉梅说的也对!到粮站后,是不能再喝酒了!」杨柳依又接着说道。

   翰武一听,就认真地说:「我知道,那里不能抽烟,更不能喝酒!我保证做
 得到,请领导放心!」

   大家看着翰武有点滑稽的样子,都笑了出来!

   随后,杨柳依从包里拿出两个小本子,递给了翰武和倪静。

   然后说:「你们都为革命工作作出过贡献,虽然不是全职从事地下工作,但
 属于革命积极分子!这是两本中国共产党党章,你们好好学习学习!之后,每人
 写一份入党申请书!」

   倪静和翰武有些惶恐地把本子接过来,他们知道这意味着他们将有机会加入
 到中国共产党的组织之中!

   以前他们帮助地下党,一半是出于对老罗的信任,知道他做的不是坏事。一
 半是出于人的本性和良知,不愿意被日本人所奴役。

   他们曾经钦佩老罗、玉梅及他们的战友们,不顾生死地与日寇做斗争。

   而现在他们也即将成为其中的一员,这种激动的心情是无法言表的。

   两人都觉得脑袋懵懵的,不知该说什么好!

   这时,老罗提出了一个疑问:「倪静倒是没问题,街公所那里有党支部。可
 翰武所在的粮站,还没有建立党组织。他的入党介绍人是谁呢?谁又对他进行考
 察呢?」

   杨柳依回答道:「这个我们已经考虑过了。粮站现在暂时归军管会管理,就
 由玉梅一个人做他的入党介绍人吧!考察工作也由玉梅负责!特殊时期,特殊处
 理吧!」

   翰武听后,眉头一紧,嘴角一咧!

   玉梅瞪着大眼睛,盯着他说道:「怎么的,觉得我比你小,心里不服气,是
 吧!」

   翰武一本正经地回答道:「没有!我知道革命不分岁数大小!我是怕我做的
 不好,给领导添麻烦!」

   「这还差不多!」玉梅低声回了一句。

   翰武也回之以尴尬的一笑!

   隋老板乐呵呵地说:「好啊!你们在外做革命工作,我和他妈就在家里照看
 孩子,洗衣做饭,做你们的后勤保障!」

   隋太太瞅着丈夫,满是怨气地说道:「你说得可真好听,还洗衣做饭!这些
 活儿你什么时候干过!还不都是我的事儿!」

   大家都抿嘴笑起来!

   这时,翰武挺着腰板,手一拍桌子,严肃地说道:「刘秀英同志,请你注意
 点形象!你现在不是黑泥崴的普通农民,而是一名革命家庭的工作人员。你不知
 道吗?革命工作不能唠叨抱怨!希望你……!」

   后面就没词儿了,正挤眉弄眼地想着,脑袋就挨了一巴掌!

   只见隋太太气呼呼地说:「刘秀英,也是你叫的!还教训起老娘来了!」

   刚才她一时没反应过来,刘秀英是在登记良民证那年,隋老板给她随便起的
 名字!

   大伙一起哈哈地笑起来,连隋老板都给逗乐了!

   吃完饭,送走老罗他们后,大家也都回屋准备睡觉了!

   翰武和倪静上到二楼,来到自己的房间。

   翰武脱吧脱吧就想躺下,却被倪静硬拽到卫生间里。两人简单地擦洗了一下
 身子,才上了床。

   经过了一天的颠簸,倪静觉得四肢酸软。就趴在床上对翰武说:「来,给我
 按按!」

   翰武就伏在她身上,从上到下地捏鼓起来。

   按了几下,说穿着衣服按不得劲儿,就把倪静的上衣给脱了。

   倪静感慨地说道:「还是城里好啊!洗澡方便,连上厕所都不用出去了!」

   翰武有点失落地说:「冬天也不冻屁股了,以后也不用我给你捂了!」

   倪静娇嗔地答道:「说是给我暖和暖和,那次不是被你占便宜!」

   在黑泥崴时,上厕所得去外边。冬天最冷的时候有零下40来度,蹲的时间
 稍微长一点儿,下身就被冻得受不了。

   一次,倪静浑身哆嗦着回到屋里。一边上炕,一边说:「冻死我了!屁股冻
 得都没知觉了!」

   女人说是屁股,其实是指屁股下面那块儿软肉!

   翰武当然明白,就把手伸到她的裤裆里,说:「我手热乎,给你捂捂!」

   一开始手还很老实,倪静觉得确实暖和多了。可慢慢地手指就开始活动起来,
 到最后就一点一点地插进了肉洞里。

   倪静被勾得性起,两人就在炕上翻滚起来!

   想起这事儿,翰武的手就滑到了倪静的腰上。双手一拽裤衩,倪静丰满圆润
 的屁股蛋就露了出来!

   倪静知道他发情了,自己其实也有点想要了。这几天忙着搬家,又不在一个
 屋里住,他俩一直都没干那事儿。再加上刚住新家,有一种新鲜的刺激感。翰武
 再这么一阵乱摸,让她下面都春潮泛滥了!

   心里想要,可嘴上却说道:「旁边那屋……?」

   翰武抬头看了一眼,无所谓地说道:「我哥不能喝酒,这会儿早睡着了!你
 小点声叫唤就行了!」

   倪静气得那手去打他,可又没够着。

   翰武低下头,舌头就舔到了倪静的屁股上!

   倪静低声叫了一下,觉得屁股痒痒的,麻麻的。很刺激,却不是特别的舒服。
 于是身体像蛇一样地扭动起来!

   翰武一看她挣扎的厉害,也就放弃了!啪啪地轻打了两下她的屁股,打得屁
 股想豆腐块儿一样不停地颤动!

   嘴里还念叨着:「让你不老实!」

   然后用力把倪静翻转过来,扒下她的裤衩,脑袋就钻到了她的阴部。

   舌头一挨到小阴唇,倪静就立刻哆嗦了一下。

   她已经生育了三个孩子,小阴唇变得厚实且凸出,颜色也深了好多。

   经翰武的吸吮,变得黒中泛亮,油光水腻!

   听着翰武「吧唧吧唧」的舔吸声,倪静开始有节奏地呻吟起来。

   从阴部传来的阵阵快感,直冲到了头顶。

   她的脑海了渐渐地出现了幻觉,一个人影显现出来!

                 38

   那个人也曾在床上,这样津津有味地舔过自己的肥屄,不过更轻柔,更细腻!

   而此刻,他就住在自己的隔壁。

   如果他看到此情此景,会作何感想?

   想着想着,仿佛就看到翰文已经站在了床前!

   看到了翰文那窘迫的神情,那可怜巴巴的样子!

   她的心里是那样的快慰,那样的舒坦。

   翰文离开她时,她也曾愤恨过,恼怒过。

   可和翰武在一起后,这种情感很快就消失了!

   15年后,再见翰文时,她心里也只有埋怨,没有愤怒!

   可今晚被翰武这么一舔,却突然又想到了翰文,想到了他对自己的无情无义。

   她在心里默默地叨念着:「当年你不声不响地抛弃了我!我现在就让你看看,
 我有多么性福,多么快活!你不是喜欢有风情的女人吗!我现在就表演给你看!」

   就在这迷幻中,她半眯着眼睛,轻扭着屁股,嗲声嗲气地叫着:「啊……啊
……!好哥哥,人家里面都痒死了!你好坏啊!舔的人家那么舒服,啊……!」

   仿佛这叫声就是给翰文听的一样!

   可听到的人却是翰武,他心里一惊!

   倪静还从来没有这样叫过!以前只是羞涩地呻吟,后来放开了,会无所顾忌
 的胡说乱叫,狂颠乱颤!

   可她还从没有说过如此妩媚,如此撩人的话语!

   听到这语调,他倒想起了一个人—玉梅!想起了玉梅坐在地上,满面含春,
 欲说还羞的撩人模样!

   胯下的鸡巴此时硬得几乎要顶破了裤衩!

   他弓着身子把裤衩撸了下去,直撅撅的鸡巴,啪地一下打到了肚皮上!

   看翰武要提枪上马,倪静赶紧抱住他的头,按在自己的肥屄上!

   晃着脑袋,细声呻吟着:「别……!别嘛!人家要……要来了!」

   看翰武有些迟疑,又说道:「好儿子!乖!快点儿嘛!」

   但马上又改口说::「好哥哥!不,好爸……爸!求……求你了!」

   看翰武不再动弹,才松开他的的脑袋。然后撇开大腿,双手扒开了阴唇,露
 出那晶莹闪亮的阴蒂和阴肉翻滚的洞穴!

   翰武知道她真的是要高潮了,就伸展舌头,一下一下地舔舐她的阴蒂!还把
 两根手指插进了倪静的阴道里,来回地抽动!

   倪静「咿咿呀呀」地淫叫着,双手也放到乳房上,使劲地揉搓着!

   没过多久,伴随着「啊……啊……」地两声大叫,她的屁股一下子就挺离了
 床面,停在了半空中!

   呼呼地喘息了半天,屁股才扑通一下,落到了床上!

   随着巅峰的到来,翰文那个有点猥琐的身影也消失了!

   高潮过后的她,无力地平躺在床上!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扭捏作态?难道是想和晓寒比个高低?还是出于
 对翰文一种心理上的报复?还是无意中进入了角色,把自己当成了小说中那些娇
 滴滴的怀春小姐!

   她实在想不明白!

   摇了摇脑袋,想让自己脱离这无端的烦恼。

   稍一侧脸,却吓了自己一跳!

   只见镜子里的她,四仰八叉地裸露在床上。胯下黑乎乎的阴毛像杂草一样蓬
 松着,腋下还有一撮长长的腋毛自由伸展着,一些头发都粘在了额头上,脸颊上!

   她赶紧蜷起身子,用手臂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当她拿开手臂,想捋捋头发时,一个紫瘆瘆的大龟头就顶到了嘴边!

   那龟头的裂口已经渗出了丝丝粘液!

   倪静用手巴拉了两下,便伸出舌头,用舌尖舔了舔张嘴的马眼!

   翰武激灵一下颤了颤身子!

   倪静一点一点地把龟头含在了嘴里,用唾液湿润了一会儿,然后就把棒身也
 吞了进去!

   她的小嘴已经适应了这支粗大的鸡巴,虽然不能全根吞下,可也能进出自如
 了!

   一会儿,「咕叽咕叽」的吮吸声就响了起来!

   翰武舒服得「喔……喔……」地哼唧着!

   突然倪静的嘴不动了,她的头也探了出去!翰武顺着倪静的眼光扭头一看,
 立时就兴奋起来!

   原来倪静正在镜子里看着翰武光溜溜的背影!

   翰武赶紧平躺到在床上,对着镜子调整了一下位置。

   倪静知道他是想看自己吃他鸡巴的景象,故意跪在床边,把屁股对着镜子!

   翰武嘴里「咝……」的一声,显然是很不愿意!

   倪静也不理睬,只是跪在那里吸吮起来。

   可吸着吸着,就觉得翰武的神情有些不对,他的注意力显然不在鸡巴上!

   连垂下来的一对大乳房,他也没有心思掐捏玩弄!

   她回头一看,顿时羞得满脸绯红。自己的大白屁股明晃晃地显示在镜子里,
 那样子就像一个白色的大龟头!裤裆处一丛乌黑的阴毛,张牙舞爪地四下支楞着!
 肥厚的大阴唇肉嘟嘟地鼓胀出来,一道细长的屄缝,也微微地张开了口。

   一看这情景,她便栽倒在翰武的大腿上,小拳头也砸在了翰武的胸膛上!

   翰武乐得岔了气,不住地咳嗽起来!

   倪静更加羞臊了,索性也不给他弄了!

   翰武赶紧说好话,满脸谄媚地劝了半天!

   倪静这才按照翰武的意愿,正脸对着镜子给他含鸡巴!

   其实她也觉得很新奇,看镜子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看着粗大的鸡巴在嘴里不停地吞吐,两个大乳房若隐若现地晃悠着,自己都
 感觉好刺激!

   翰武一边看着,一边摸着倪静的乳房!

   虽然生了三个孩子,倪静的乳房依然很好看!没有以前那么挺实了,但手感
 更加柔软,更加滑腻!

   两个大乳头像紫葡萄一样,看着就想咬两口!

   摸完乳房,翰武的手又伸到了倪静的阴部。一探手,发现又有了水迹。接着
 就在那里摩挲起来!

   倪静晃了晃屁股,但也没有强烈反对!

   翰武觉得倪静的水越来越多,就把她的屁股搬了过来,看着镜子舔了舔倪静
 的肥屄。

   倪静也不由得往镜子里看了一眼,虽然看不到翰武舔舐的细节,可这淫靡的
 景色也让她心潮澎湃,淫水泛滥。

   就这样相互舔了十几分钟,舔的两人都已情欲高涨,才擦擦嘴巴,进入主战
 场!

   情欲上来,也就没了什么羞耻!

   倪静先是平躺着,翰武趴在她身上,用最普通的方式把鸡巴送进了她的阴道
 里!

   两人都侧头看着镜子,觉得像是在看电影。只不过那是黑白的,这是彩色的!

   倪静还故意用双手抻着乳头,伸出舌头在自己的嘴唇上舔了一圈!一双小脚
 来回摆动着,脚趾头还不停地在弯曲、伸直!

   她觉得镜中的人物,不是自己,而是晓寒!

   曾经以为永远都学不会晓寒的媚态,可对着镜子才知道,勾引男人根本不用
 学,那是女人的本能!就看你想不想,或者想不想用而已!

   倪静骚媚的表情,换来了翰武一顿猛力的抽插!

   她也就顾不得表演了,真真切切地浪哼起来!

   几百下后,两人又换成了背入式。

   倪静撅起浑圆的大屁股,像是一只发情的母狗。翰武双手按着倪静的腰,屈
 膝站立着,把鸡巴慢慢地插进了她的屄里,然后时缓时急地运动起来!

   倪静看着翰武的鸡巴带着浓稠的淫水进进出出,自己的两只乳房不住地悠来
 晃去。那淫靡的景象,使她小脸通红,浑身燥热!

   翰武也刺激的性欲勃发,力道渐渐地加重了!

   每一次都是毫无保留地直通花心,捅得倪静一声一声地淫叫!

   她以前是不敢让翰武用这个姿势的,知道这样会让鸡巴全根没入!

   今天她是豁出去了,想体验一下被刺穿的感觉!

   她觉得翰武的鸡巴都进到了小肚子里!

   那种滋味,就像发麻的手指头,被人猛地一捏。既有过电般的快感,还有酸
 酸胀胀的痛感!

   插了百十下,倪静就一下子扑倒在床上,呼呼地喘着粗气!她也不知是高潮
 来了,还是酸痛难忍!反正是全身无力,坚持不住了!

   翰武也被闪了一下,即将发射的炮弹,又给退出了炮膛,那滋味实在难受!

   正要重新插进去,就听倪静无力地说道:「下面不行了,我给你裹出来吧!」

   翰武立即把鸡巴送到她的嘴边,倪静歪过头,把带着自己淫水的鸡巴含进了
 嘴里,小手也快速地撸动起鸡巴的根部。

   没一会儿,翰武就像一个打鸣的公鸡,仰着脖子「嗷……嗷……」地叫出声
 来!

   积攒了十多天的干货都灌进了倪静的嘴里!

   第二天,大家早早地吃过饭,坐在客厅里,等着老罗来接翰文。

   隋太太是又叮咛,又嘱咐,唠叨了一大通。

   翰文则局促不安地看着大家,他知道这一别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

   对义山,他是瞧了又瞧,看了又看,总想把他的影子刻在自己的心里!

   不多时,老罗和杨柳依就到了!

   分别时,老罗一直面带微笑,似乎是要出门旅行,而不是走进腥风血雨!

   大家把他们送到了门口,挥手的瞬间,还是都落下泪来!

   送走老罗他们,大家又开始忙活起来!

   要添置的东西还有很多,都得一一算计到。

   临近中午时,门铃响了起来。

   倪静打开门,一个陌生的女人出现在眼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隋家的风情艳史】(1- 10)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