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修真

《我的娇妻与爱女》第二章

时间:2014-04-28 12:53:55  来源:绝品邪少  作者:fu44.com

                第二章

  农校的生活让我感觉仿佛一下子进入了天堂,学习的压力没有了,校内校外
的生活缤纷多彩,我可以自由地呼吸,尽情地玩耍。校内的图书馆、学生活动中
心和周末舞会是我爱去的地方,县城里的书店、商场、电影院、录像厅都对我有
莫大的吸引力,学校发的伙食补助每月都有剩余,有了自己可以支配的金钱,我
感觉生活一下子变得非常美好。

  给母亲买了一件外套,给姐姐买了一只发夹,她们都非常高兴,觉得我一下
子变成大人了,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我跟刘强不仅分在了一个班,还住在了一个寝室,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铁哥
们。班里的同学有县城的、镇里的,也有和我一样来自农村的。我自觉地跟家住
县城的几个同学多接触,模仿他们的言谈举止,学他们穿衣打扮。我换了一身行
头,虽然是从批发市场买来的,可自我感觉也是西装革履、风度翩翩。从女同学
多情的眼神里,我知道自己的外在条件还不错。

  学校的周末舞会是我的最爱,女同学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展现自己最迷人的
风姿,期待着自己的白马王子。男同学对此自然也是趋之如骛,色迷迷的眼神、
暧昧的动作,希望能成功地猎艳。

  开学还没有两个月,我的寝室里已经有三个同学找到了女朋友,连刘强都有
了目标,这让我艳羡不已,心里也是蠢蠢欲动。

  虽然周围有很多女生对我暗送秋波,我也收到过几张求爱的纸条,不过我清
楚一点,不能饥不择食,否则你会失去更好的机会。

  第一学期的阳历年底,学校照例举办迎新年通宵舞会,我梳洗打扮完毕,早
早地和刘强来到舞厅,期待今晚能有艳遇。

  刘强带来了他刚刚追到手的女朋友鲍玉娇,一个邻班女生,进了舞厅不多久
就抛下我躲进了一个角落,我暗骂了一声重色轻友,然后把目光投向了舞池。

  一个打扮得很妖艳的女孩子映入了我的眼帘,她的穿着很暴露,胸前酥胸半
露、短裙遮掩不住大腿,脸上浓妆艳抹,带着勾魂的媚笑。几个男生围在她的身
边,色迷迷地看着她,时不时地偷吃她的豆腐,她也不以为忤……我心跳加快,
虽然隔得很远,我仿佛感受到了她那雌性的气息。

  劲舞曲罢,换成了慢舞的曲子,灯光也变得很暧昧。我没想到那个妖艳的女
孩子径直向我走过来,将一只很好看的小手伸向我,妩媚地对我说:“帅哥,咱
们跳个舞吧。”

  我受宠若惊,赶紧起身,跟着她进了舞池。

  暗弱的灯光下,一切都变得朦胧,她很自然地偎进我的怀里,跟我脸贴着脸,
小嘴在我的耳边吐着热热的气息。我情欲涌动,将她搂紧,感受着她胸前那两坨
软肉的美妙触感。

  接下来的时间我俩就黏在了一起,要么在舞池里卿卿我我,要么躲在角落窃
窃私语。她叫张小雨,比我高一年级,也是农村出来的女孩。我不敢相信我今晚
如此轻易地就走了桃花运,有这么出众的女孩子愿意跟我在一起,这一切来得如
此之快,如此容易,让人感觉像在做梦。

  新年的钟声响起,舞厅里一片欢呼,小雨在我耳边轻声说:“我们出去走走
吧。”

  我俩拉着手亲昵地向学校后面的操场走去,到那里却发现有好几对情侣躲在
阴暗的角落里正在旁若无人地亲热……我和小雨相视一笑,也找了一个墙角紧紧
地搂抱在了一起。

  我和她饥渴地吻在了一处,小雨显然是个接吻的老手,在她的引领下,我第
一次尝到了湿吻的滋味,我俩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好像总也亲不够。

  但是外面很冷,小雨提议去我的寝室看看,“认认门”。

  我当然没有理由反对,跟她半搂半抱地回到我的寝室,里面只有书呆子李峰
躺在床上看书,看我俩进来,他的脸反而先红了,赶紧穿好衣服,说去舞厅里转
转,便仓皇逃窜了。

  我招呼小雨坐在我的床铺上,将门反锁,过来和她搂抱在一起。

  小小的寝室成了我俩的小天地,我们情兴如火,亲热的举动也越来越升级。
我的大手揉搓着她胸前暄软的乳肉,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小雨主动伸手到我的裆部,
隔着裤子摸弄着我的阴茎。

  理智逐渐迷失,我也不客气地将手伸向她的下身,而小雨更出格,她在解我
的裤带。既然如此,我心照不宣,也动手解她的衣服。

  我俩很快就赤条条地搂进了我的被窝,小雨痴狂地紧紧地抱住伏在她身上的
我,岔开双腿,用手攥住我勃起的阴茎对准她的阴户,我向前一顶,顺利入港,
小雨的阴道湿滑得厉害,我抽插得很顺畅。小雨大声地浪叫,催促我用力地干她。

  忽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随即有人拿钥匙开门,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了,便大
力地敲门。

  我一惊,控制不住,一股一股的精液有力地射进了小雨的阴道里。

  手忙脚乱地穿好衣服,顾不得收拾床铺,在越来越急的敲门声中,我赶紧打
开了屋门,小雨低着头匆匆地溜走了。

  门外的是刘强,吃惊地看着小雨的背影,进来后又狐疑地看着我。

  我心里有些发毛,问他:“你怎么了,不在舞会上接着玩,跑回来干什么?”

  刘强这时候正盯着我的床铺,明显有人刚才在那里肆虐过,他有点儿惊讶地
问我:“你刚才在干什么,那个女孩是谁?”

  我忍不住有些得意:“我刚在舞会上认识的,想不到今天晚上就拿下了。”

  刘强难以置信,过去仔细地检查了我的床铺,用怪怪的语气说:“没有血迹,
看来不是处女啊。”

  我这时候才回想起刚才的过程,好像自始至终都是小雨在主动,她的动作和
技巧都是那么的熟练,她的阴道能那么顺利地接纳我的侵入,她不但毫无痛苦,
还浪叫连连……以我从书上学来的知识,小雨没有一条符合处女的特征。

  我顿时有一种挫败感,本以为是自己艳遇不浅,很容易地征服了小雨,可
现在的感觉倒好像是被她征服了。

  刘强有所感触地说:“勇子,有个浅显的道理你应该明白,太容易得到的往
往不是最好的。”

  然后刘强告诉我,他跟鲍玉娇相处了一个多月了,可至今玉娇的下身对他还
是禁区,摸都不让他摸。刚才他俩也去了操场,他在情热时突然将手伸到了玉娇
的裆部,虽然袭击成功,可惹恼了玉娇,人家毅然决然地起身走了,理都不理刘
强。刘强懊恼地回寝室,发现门打不开,才恼羞成怒,死命地捶门。

  我骨子里还是一个比较传统的男人,自己的童子身给了一个性观念放纵的浪
女,让我觉得自己很失败。不过反观刘强,用心良苦却离品尝禁果还遥遥无期,
我觉得自己在某方面还算幸运的,起码我比他早了一步,我尝到了男欢女爱的美
妙滋味。

  之后我和小雨还是处了朋友,我们寻找一切机会偷尝禁果,甚至逃课。

  第一个寒假我是在煎熬中度过的,在家里总是心神不定,很想念小雨,连刘
强过来找我玩都没兴趣理他。刘强吃了几次闭门羹,并不在意,讪讪地去跟姐姐
闲聊,倒也自得其乐。

  好不容易熬过了寒假,我来到学校马上就找到小雨,我俩饥渴地连续做了两
次爱,才意犹未尽地分开。

  我跟小雨的事情,刘强一直是持不赞成的态度。后来,刘强几次旁敲侧击地
提醒我,他打听到小雨真的不是一个好女孩,不但性观念开发,跟好几个同学发
生过关系,还跟老师甚至是学生处的领导都传过风流韵事。而且,她跟社会上不
三不四的人也有来往。

  这事很快就得到了证明。一次周末舞会上,我和小雨跳舞过程中,小雨的高
跟鞋无意中踩到了一个男同学脚上,那小子破口大骂。如果是平时,面对这样高
大的一个对手,我自知打不过,可能早就落荒而逃了。可在小雨面前我却不想丢
面子,壮着胆子上前理论,被那小子一拳打到了面门,倒在了地上,鼻血淌了一
脸。

  小雨并不胆怯,上前大声问那小子叫什么名字。那小子很嚣张地说:“怎么,
不服?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李浩然,8623班的,想报仇,随时恭候!”

  没过一个星期,那个叫李浩然的小子在校外被几个人狠揍了一顿,肋骨都断
了两根,住院了。这事传遍了校园,我跟小雨走到哪里都能感受到周围人的异样
目光。

  我问小雨是不是她找人干的,小雨却不让我管,连问都不让我多问,说知道
多了对我没好处。

  刘强极力劝我摆脱小雨,说我不适合跟这样的女孩来往,否则早晚会受到伤
害。

  我也很矛盾,一方面,小雨对我很好,不但在性爱上给我极大的满足,而且
日常生活也对我照顾得无微不至,跟她在一起,都是她为我花钱,给我买的东西
我都记不清有多少了。另一方面,她这样的女孩确实不是我的理想伴侣,她太招
摇了,有时候甚至很疯狂,有一次晚上黑灯瞎火地跑到教室里去做爱就是她提议
的,虽然刺激,可也把我吓得够呛,这事万一被发现了就是开除啊!可她浑然没
事似的。我的性格比较内向,胆小怕事,跟她在一起,虽然新鲜、虽然浪漫、虽
然刺激,可我却没有安全感。

  在我摇摆不定的时候,刘强又告诉了我一个惊人的消息,小雨可能在她姨开
的旅社里卖淫!

  我知道小雨家住乡下,有个姨在县城开旅社,因为旅社离学校很远,小雨一
般都是周末才去她姨家住,有时候在县城玩得晚了也就不回学校而住到她姨家。
所以小雨的行踪总让我捉摸不定,好几次找不到她,她都说是去她姨家了。

  刘强苦口婆心地告诫我,不管是不是真的,我要有所准备,起码做那事的时
候要戴安全套,否则染上性病就麻烦了。

  这话让我胆战心惊,我跟小雨之前都是没采取措施的,为了痛快,年轻的我
们都没考虑那么多,奇怪的是小雨也从来没有怀孕。跟小雨做过这么多次爱,如
果她有性病,可能我已经染上了。

  我急忙找了几本介绍性病的书翻看,同时观察自己的身体有没有异常,焦虑
不安,推却了小雨的几次约会。

  度过了难熬的一个月,我的身体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我才稍稍地松了一
口气,但还是后怕不已。小雨几次想跟我单独相处,都被我找借口拒绝了,她看
我的眼神也怪怪的。

  暑假到了,我回到了老家,母亲和姐姐很高兴,我感觉家里的日子也有起色
了,现在政策宽松了,家庭出身的桎梏在慢慢地卸除,我们一家人在村子里也能
昂首挺胸地走路了。让我心情有些复杂的是,给姐姐提亲的慢慢地多了起来,对
方的条件也都还不错,虽然姐姐还没有相中的,但迟早是会嫁出去的。

  刘强常到我家来找我玩,我跟小雨的事情没有告诉家里,所以也警告刘强要
守口如瓶。但我发现刘强来找我好像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眼光经常在我姐姐的
身上打转。这小子打什么主意,难道他看上我姐了?

  在我们老家有个不成文的惯例,男人找媳妇都找比自己小的,我姐姐比刘强
大两岁,他难道能接受?

  其实刘强这人不错,我姐姐如果跟了他,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可问题是,如
果刘强只想跟我姐玩玩,那就性质恶劣了,那是我不能容忍的!

  我用话试探刘强,这小子倒也爽快,说他终究会回老家的,鲍玉娇不可能跟
他回来,所以他现在跟玉娇只是耍朋友,不会有什么结果。而回老家找媳妇,我
姐姐是我们村甚至附近村里最漂亮、最能干的女孩,是他最心仪的对象,他对年
龄问题不怎么介意,倒很介意我姐姐对他的看法。

  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我最好的朋友变成我的亲姐夫?!不过想一想,
如果姐姐真要嫁人,嫁给刘强总比嫁给别人强。

  我跟母亲透露了一下,母亲倒是不反对,说就看姐姐是不是愿意了,她可做
不了我姐姐的主!

  我私下找姐姐谈了谈,姐姐开始的反应是一愣,弄清楚我不是开玩笑后,认
真地考虑了一下,说慢慢看吧,刘强并不让她讨厌,不过,是不是嫁给他,她难
以一下子做出决定。同时,姐姐又问我,刘强的父母同意吗?咱母亲有什么意见?

  我对刘强透露了我姐姐的态度,刘强欣喜若狂,说他父母都没意见,毕竟是
看着我姐姐长大的,双方知根知底,他们很放心。

  刘强来我家更勤了,可姐姐却对他若即若离,让刘强苦恼不已。我也不明白
姐姐的心思,干着急也帮不上忙。

  开学后,刘强便开始疯狂地给我姐姐写信,比家书都勤。当他第一次接到我
姐姐的回信时,幸福得不行,还把信给我看。其实姐姐的回信不但很简短,而且
语句里丝毫没有暧昧的意思。

  我比较欣赏刘强的是,他跟鲍玉娇断了,虽然我不知道是谁主动的,但刘强
能一心一意对待我姐,还是让我感到欣慰。

  可我的境况就糟糕多了,开学第一天,小雨就找到我,其实这么久没见到她,
我也很想她,当然,更想的是她的身体。

  但我不愿意冒险了,偷偷地买了安全套,在上床时借口说是怕她怀孕,坚持
戴上了安全套。

  小雨虽然没说什么,但她那狐疑的目光让我不自在,这次的做爱索然无味,
彼此各怀心事,心不在焉,草草地就结束了。

  此后,小雨便不再主动找我了,我更没有心情去主动找她,两个人的关系逐
渐地淡漠了,有时在校园里碰见,竟有陌如路人的感觉。

  而刘强那里好像进展很顺利,他再也不肯给我看我姐姐给他的回信,一副神
秘兮兮的样子,把那些信都锁在了抽屉里,任何人都不许动。有时候我夜里醒来
发现他还在看信,一脸幸福的样子。

  第二个寒假我是在落寞中度过的,我知道跟小雨的关系基本上算是结束了,
心里没有了思念的人,感觉很空虚。而刘强跟我相反,他几乎天天来我家,却不
是找我,而是跟我姐姐黏糊在一起,有时也不避讳我,就跟我姐姐很亲昵的样子,
我就亲眼看到过他把手放在姐姐浑圆的臀丘上抚摸,让我心里酸溜溜的,自己都
觉得很不自在,赶紧开溜了。

  二年级的下学期,我发现小雨有了新的男朋友,让我大跌眼镜的是,居然是
李浩然。这可真是戏剧化啊,小雨怎么会跟这小子勾搭在了一起?我不明白,也
不打算弄明白了。

  家里来信说要盖新房了,刘叔又出钱又出力,找人在我家堂屋的旁边又接了
一间房。我暗想,这是刘叔想巴结未来的儿媳妇和亲家吧?但我还是很感谢他。
这两次放假回家,跟母亲和姐姐睡在一个炕上,虽然中间拉了一个布帘,可两个
成熟性感的女性就睡在自己身边,她们的呼吸近在咫尺,她们夜里起床撒尿的声
音清晰可闻,对我这个已懂性事的大小伙子,真的是一种煎熬。有了新房子,我
就可以跟她们分开睡了,眼不见心不烦。

  因为学校要照片,我来到了县城的照相馆,发现橱窗里多了一幅大大的黑白
照片,我忽然眼前一亮,有一种惊艳的感觉。照片上的女孩很清秀,圆乎乎的俏
脸上两个深深的小酒窝,细细的眉毛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那眼神看着镜头却
仿佛正看着你,有童真、有热情、有俏皮、有妩媚,综合起来成了一种说不清道
不明的感觉,却好像直看到了你的心底,让你不由自主地想亲近她,想拥有她。

  虽然是黑白照片,可女孩的皮肤极好,五官都很美,很协调地搭配在一起,
仿佛就活生生地站在你的面前,对你含情脉脉。我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可爱的
女孩子,她的美出尘脱俗,仿佛带着一股仙气。跟她相比,姐姐只能是甘拜下风
了。

  我走进去照相,摄影师和女助手对我很热情。我忍不住好奇,问他们橱窗里
的那张黑白照片里的女孩是谁?

  女助手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见我问她,卖弄风情地冲我一乐,说:“那
是我们照相馆老方头家的闺女。”扭头对摄影师说,“还是你会照,好多人看了
照片都打听呢。”

  摄影师附和地笑了笑,有几许得意。

  照完了向外走,从外面跑进来一个女孩子让我一下子愣住了,这不就是照片
里的那个女孩子嘛!齐耳的短发,一身白色的连衣裙,红扑扑的小脸,人比照片
还好看,更显得青春气息勃发,可爱又迷人。

  少女径直走到里面的院子里,对着躺在藤椅上的一个秃头老头说:“爸爸,
妈叫你回去吃饭。”

  我大跌眼镜,这么美丽的少女是这个其貌不扬甚至长得有些猥琐的老头生的?
这可真让人难以置信啊。

  老头嘟嘟哝哝地起身,对着女儿说:“跟什么洋人学,叫‘爸爸’,我听不
惯,还是喊‘爹’好。”

  少女俏皮地嘟起了小嘴,我看得痴了,意淫着如果能吻着那肉嘟嘟的小嘴该
是多么销魂啊!

  回到学校,少女的摸样便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我几次做梦都梦见了她。
在梦里,她是那么地温柔、乖顺,任由我牵着她的小手,抱着她的细腰,亲吻她
的柔唇……

  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我吃惊地发现,她已经完全占据了我的心灵,我对别
的女性再也没有了任何兴趣,我每天脑海里只是在想她!天哪,我是不是着魔了?

  我几次到照相馆门前溜达,可我再也没有见到这个女孩。

  第二个暑假,我回到家,新房已经盖好了。我搬到了新房去住,却经常失眠,
因为我仍在不停地想着那个女孩,她的身影总在我的眼前晃悠。我想,如果能有
一张她的照片也好呀,看着她的照片也能稍解我的相思之苦。

  刘强来我家的次数明显少了,倒是姐姐经常到他家去。他们在干些什么,关
系发展到了哪一步,我都不怎么关心了。

  母亲说,村里要办一个塑料加工厂,已经在村西头盖好了厂房,正在安装调
试设备,她和姐姐将来都可以到厂里做工,过几天就要培训了。

  母亲言下之意,我将来毕业回来了可能也会在工厂里施展拳脚,比当个农技
员还要强。

  我并没有多大兴趣,闭塞的小山村跟县城差远了,那里的人们才懂得生活,
懂得享受。

  最后的一个学年过得很匆忙,我一直在思考着自己的前途,很怕回到村子里
度过此生。但怎么才能留在县城呢,我一点主意都没有。

  刘强也很理解我,可他也没有什么办法,我们都是小山村出来的,在县城举
目无亲,留下的希望实在太渺茫了。

  临毕业前的一个月,我仍是一筹莫展。一天晚上,一个同学喊我到楼下接电
话,我没想到,这个电话是小雨打来的。

  小雨的语气很平静,说她现在还没有工作,给她姨帮忙照看旅社,然后问我
毕业有什么打算。

  我没有多想,说自己想留在县城,可看起来很难。

  又闲聊了几句,挂了电话,我心里有一种酸楚的滋味。小雨其实是一个很好
的女孩子,她还惦记着我,可我已经快将她忘记了。

  又过了半个月,小雨亲自到我的寝室找我,进入社会的她更会打扮了,穿着
很洋气,也更有女人味了。

  小雨说她想跟我单独说几句话,同寝室的人识趣地都走了。她轻轻地将门关
上,却不反锁,我知道她并不想跟我旧情复燃,心里也平静了很多。

  小雨拿出一张纸条,递给我,说:“县园林局是新成立的部门,正在招兵买
马,你如果有兴趣,拿着这个纸条去找林局长,他会要你的。”

  我拿着纸条楞了,我没想到小雨这次来是这样的目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
一种强烈的愧疚心理使我张口结舌地连一句感谢的话都说不出来。

  小雨转身拉开门就往外走,我跟上一步,关切地问她:“你……生活得好吗?”

  小雨转身看着我,眼里已经蓄满了泪水,但她什么也没说,快步跑开了。

  刘强陪我去了一趟园林局,很顺利地找到了林局长,林局长对我很热情,告
诉我去学校办理什么手续,什么时候过来报到。

  走出园林局,我还像在做梦一样,这件事这么容易办成,难道是冥冥之中有
神灵在帮我?

  刘强对小雨的看法也有所改变,但他还是认为我跟小雨不是一类人,没有缘
分成为夫妻。

  三年中专上完,我结束了学生时代,开始步入社会。到园林局报到后,林局
长让我一个月后再来上班。

  就在这一个月里,家里发生了一件大事,姐姐和刘强结婚了。姐姐已经成为
了村办加工厂的工人,村支书和村长是正副厂长,刘强的父亲负责厂里的财务,
刘强因为见过世面,负责产品销售。而母亲因为培训不合格,没有进入厂里工作。

  家里人很赞成我到县园林局工作,毕竟我脱离了农村,成了城里人。

  园林局是个清水衙门,人也很少,我的工作很清闲,但我心情很愉快。

  林局长不常来坐班,大家也乐得自由,上班打扑克、侃大山已经成了一种风
气,我不愿意随波逐流,便经常自己躲在办公室里看书。

  我们的两层小办公楼雇了一个临时工打扫卫生,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妇女,仔
细看,姿色还不错,年轻的时候一定也是个美人。她叫林美玉,听说是林局长的
一个什么亲戚。

  林美玉干完活后喜欢到我的办公室找我聊天,我其实对她没有什么好感,觉
得她是一个清洁工,没什么可聊的,但架不住人家热情,也就随声附和她几句。

  林美玉每天中午回家做饭,下午有时候来,有时候就不来了,反正她是临时
工,也没人管她——当然,别人也管不着她,她的去留和工钱都是林局长一人负
责。

  一天中午,天降大雨,林美玉在我的办公室闲聊。我说:“这么大的雨,你
中午回不去了吧?”

  林美玉浑不在意,对我笑着说:“我闺女会给我送伞的。”

  果然,没一会儿,一个少女拿着两把雨伞俏生生地站在了我的办公室门口。
我抬头一看,惊呆了,怎么是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我的娇妻与爱女》第一章 下一篇:《我的娇妻与爱女》第三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