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珊瑚号上的婚礼】

时间:2016-10-30 16:45:00  来源:  作者:
              珊瑚号上的婚礼


作者:冒一下泡泡
2011/02/15发表于:羔羊文行天下
【情人节征文】


  “啊,又快到情人节了,好羡慕那些能在情人节里一起浪漫的情侣。”纤细
白皙的手指敲击着磨得光亮的键盘。

  “呵呵……你羡慕什么?你不是还有我吗?”屏幕上一个叫“孤寂无边”的
人回答道。

  “你?你要是能从屏幕里跑出来就好了。”键盘前的女孩儿凝视着屏幕,那
晶莹剔透的眼眸流露出了一些伤感。

  “哈哈……别着急,我顺着电线爬过去。”

  “哈哈……”云娇娇被孤寂无边的话语逗得笑着捂住了嘴。

  “其实你也不必这样伤感,你现在还是一个小孩子嘛!”

  孤寂无边的话语让云娇娇嘟起了粉嫩的小嘴。

  “我不小了,再过11个月我就18岁了!”

  “好,好,你是大姑娘了,难道你就没有找过一个自己的情侣陪你过节
吗?”

  “这怎么可能,找一个情侣,我叔叔一定不会答应的。”

  接着屏幕上就是一阵的寂静,对面的那个知己好像陷入了一阵沉思……

  云娇娇盯着屏幕等待着“孤寂无边”的回答,在飞往火星旅程的这一个月
里,她一直同这个素未碰面的男生聊天。

  因为量子通信的费用很高,她不可能同这个男生直接视频对话,更不可能用
量子通信为他们单独开辟专线,她现在只能够通过公共量子通信渠道连接地球的
中继站,再从那里与这个男生发来的信息做信息交换。

  不过虽是这样她也十分满足了,在这个没有日夜的下等舱里生活,好像就是
住在一个牢笼,把她和这里的三千多人都囚禁在里面无法逃脱。

  珊瑚号是一个豪华飞船,里面的生活面积足有200平方公里,按说这样的
面积足够这三千多人的生活了,可这里百分之九十五的地方都仅供有那不足50
0人的富人占有,而云娇娇和那些没钱的人都只能挤在剩下的百分之五船舱当
中。

  公共餐厅、公共厕所、公共休息厅、公共娱乐厅、公共浴室……一切都是公
用的,仅有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才能拥有自己一间不足7平米的客房。

  简易的单人吊床,简易的吊折桌椅,简陋的壁柜……一切似乎都是临时的,
这间屋里似乎本来就应该是一个空无一物的单人牢房。

  云娇娇坐在终端视频娱乐器的屏幕前,手里敲击着临时装上的古董109键
盘。

  这个嵌入式的三十寸的视频娱乐器,虽然看上去还算过的去,但每天10兆
的流量少的简直让人受不了。她每天只能用这10兆的流量跟“孤寂无边”聊
天,剩下的时间就是看飞船提供的从公共频道传送过来的电视节目。

  “轻舞漫步,你还在吗?”孤寂无边终于有了回音。

  “在。”云娇娇的手指飞快的敲击着。

  “你现在到哪儿了?”

  “嗯,这……”云娇娇敲了两个字后,用雪白修长的手指点击着屏幕,在聊
天窗口旁又开启了一个地图窗口,这是一张太阳系的星图,里面清楚的标注着八
大行星和刚发现的第九颗行星“堤喀”的位置,这几颗行星构成了星系图中的参
照点。

  “我们在靠近火星公转轨道的附近,明天就可以到达阿利维亚电磁跳跃站
了。”

  “哇,阿利维亚电磁跳跃站?那里十分偏僻啊,你们为什么选择这条线
路。”

  “是啊,这里安全啊,而且这里的跳跃站可以直达火星,船长说这周围都没
有飞船,所以一旦有人进入附近空域,他们就会立即发觉的。”

  “呵呵……你们还怕太空海盗吗?你们不是有宇宙联盟的维吉斯号和天行鸟
号两艘护卫舰护航吗?”

  “是啊,但是在昨天,他们就回去了,他们说,这里离火星公转轨道很近没
有海盗出没,所以我们是安全的。”

  “啊,这些家伙真不负责任。”

  “是啊,不过,这里确实让人感到很安全的,周围一个同行的飞船也没
有。”

  “嗯,那就好。你们明天大约什么时候能到达阿利维亚跳跃站?”

  “船长宣布的是,凌晨七点,他说饭后八点钟正式跳跃,之后只用4小时就
能到火星轨道的安迪太空城了。”

  “嗯,那就祝你们早日到达吧!”

  “谢谢!”

  “好了今天到这儿吧,估计你的流量也用的差不多了吧?”

  “哈哈……没关系。”

  “下网之后,你会想我吗?”

  “会,当然会,我还想和你见面呢?”云娇娇打着字,用力的点了点头。

  “为什么?”

  “我喜欢你。呵呵……”云娇娇露出了甜美的微笑。

  就在这时,云娇娇的门外响起了门铃声。

  “好了,有人来找我了,我们明天再聊。”

  “明天?是今天吧?情人节快乐!”

  “啊?都过了凌晨了吗?”

  “刚刚才过,记得你说的话呀,你喜欢我啊。”

  “嗯。”

  “其实,我也很喜欢你。”

  “……”

  云娇娇中断了聊天,起身到了房间门口,打开了门。

  敲门的是她的叔叔。

  “叔叔,都这么晚了,你有事吗?”

  “是啊。”她的叔叔点点头,沉声道,“我来跟你说一下你爸爸的事情。”

  “我爸爸?”云娇娇心里一惊连忙的打开门问道,“他怎么了?”

  “我们进去聊吧。”

  云娇娇的叔叔没有理会她的表情,径直地走进她的房间,此时云娇娇这才注
意到,原来他叔叔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讲究的中年人。

  两人进了房间,云娇娇急忙问道:“告诉我,我爸爸到底出了什么事?”

  “娇娇,我来介绍一下,这是你爸爸公司的联络经理,他在上等舱住,刚才
刚接到火星开发公司的消息,所以特地到这里来正式的通知你。”

  “通知我?”云娇娇的心情不由得一沉,她感到好像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

  那个穿着讲究的中年人面沉死灰,一副严肃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云娇娇
看着这个人总是觉得别扭,她不喜欢这个中年人。

  “咳!”中年人咳嗽了一下,然后道:“我…刚接到火星公司传来的消息,
两个小时前,火星开发基地发生了一次地震,对开发基地造成了很大的破坏,这
次灾害我们公司损失了三十三亿的星元,还有七百五十名员工……”

  “什么?”云娇娇惊愕的张大了嘴。

  “经当地的灾难核查小组证实,你父亲也在这次灾害中遇难了。”

  “啊?天哪!”两行泪水从白皙的粉面上淌了下来。

  “嗯,公司得到了证实的消息,就立即通知了我,并向我汇过来你父亲的抚
恤金。鉴于你现在还未成年,于是我就把这笔钱打到了你的监护人,你叔叔的账
户上了,现在我对你进行正式的通知。”

  时间仿佛一下子凝固了,周围的一切也变得特别的安静,只有下等舱的换气
扇低沉的响着。云娇娇眼前一片的模糊,泪水遮住了她的视线,她呆呆的望着天
花板,感觉整个房顶好像都在转动。

  不知道何时,他叔叔已经离开了船舱,只剩下了那个中年人。

  那个中年人看着呆呆仰望天花板的云娇娇,不由得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啊——”云娇娇大声地惊叫起来。

  中年男子一手搂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巴,嘿嘿的淫笑道:“小美
人儿,你叔叔已经把你卖给我了,我们已经签订了正式的协议,从今以后你就是
我的女奴了,哈哈……”

  云娇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想到她的父亲刚死,她叔叔就霸占她父亲的
抚恤金,还把她卖给了这个人当奴隶?

  没有了亲人的养育,没有了钱,她的命运将会如何?她简直不敢想象。

  在太空生存每一立方米的空气都是要用钱买的,所以如果分文没有,也就等
于没有了生存的权利,这些人要么去卖身给人当奴隶,要么就去死。

  此时的云娇娇想到了死,可是她却还有一丝的眷恋,那就是“孤寂无边”。

  那个中年人把云娇娇按到床上,开始撕扯她的衣服,起初她还拼命的反抗,
结果身上被中年人狠狠地打了几拳,疼得她眼冒金星几乎昏厥过去。

  眼见她的鞋袜和裤子被撕扯着扔到了地上,忽然走廊里响起了恐怖的警报
声。

  “啊?”那个中年人一愣,停下了手。

  一个女声在通道里重复的播放着警报:“警报!警报!有海盗船从阿利维亚
跳跃站快速接近。请大家快到紧急甲板,那里有救生艇在等待着你。警报!警
报……”

  “海盗?该死的!”中年人扔下了云娇娇,一提裤子飞快的跑了出去。

  云娇娇茫然的躺在简易床上没有起身,她裸露着仅穿着内裤的大腿,她的上
衣也被撕开露出了乳罩,此时的她已经万念俱灰,她不知道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
义。

  门外,本来安静的通道人声鼎沸,有惊叫的,有谩骂的,还有啼哭的。紧急
甲板救生船是有不少,可是哪里可以满足如此多的逃生者?

  没过多久一阵阵巨大的爆炸声,把云娇娇从痴呆中惊醒过来。整个飞船在这
恐怖的声音中震颤……

  “警报!警报!飞船的舱壁破损,紧急藏门将在二十秒钟关闭,请您立即穿
上宇航服或进入生命保障球。”

  在飞船里上等舱的富人都是人手一件的舱内宇航服,可以保障飞船破损时迅
速逃生。而下等舱只能是利用廉价的生命保障球暂时保命,这种球上自带着二十
分钟的空气,另有一支管子可以连接飞船的备用供氧系统。

  走廊上安静了下来,隐隐的听到了有人不住地哭泣。

  气压在慢慢的下降,云娇娇觉得自己有些喘不上气,全身的肌肉像要像炸了
一样的向外膨胀。

  云娇娇不能忍受在这样的低气压下死去,她强打着精神拉开了装有生命保障
球的舱门……

  那透明的气球有一个管子接在了墙上的备用供氧系统,云娇娇光着脚双手抱
住雪白的双腿,紧缩在这仅有一米多的空间里。

  随着气压的下降,周围也变得越来越冷。

  警报声不见了,生活舱的送风也停了,飞船停止了维持重力的自转,船舱里
变成了无重力的空间。

  云娇娇的身体飘在了空中,本来感觉不大的生命保障球也显得宽敞起来。由
于气压的下降,生命保障球外的声音也变得模糊不清了。

  云娇娇擦干了泪水,她静静的团缩在透明的球内,她好像是在等,在等什么
呢?没有人知道……

  通道里就响起了微弱的足声,那不是跑步的声音,也不似走路的声音,而是
磁力鞋吸附在金属地板的声音。

  一个穿着宇航服的大汉出现在了云娇娇的船舱门口,他往里面看了看,一眼
就看到了躲在生命保障球里的云娇娇。

  “轻舞漫步?”

  云娇娇听到了有人叫她的网名心里一惊,急忙看向进来的大汉。

  那大汉身材魁梧,身上穿着连体的宇航服,那是一种高级的宇航服,其价格
不是云娇娇这样的穷人敢问津的。大汉的脸被头盔面罩遮着,她看不到大汉的样
子。

  呆望了半晌,云娇娇傻傻的点了点头。

  “哈哈……哈哈……”

  凝视着她的大汉发出了一阵得意的狂笑,他伸手拔掉了云娇娇生命保障球的
管子,由于空气泄漏,保障球的管子上的阀门立即关闭,备用的供氧系统开始启
动。

  “你……你要干什么?”云娇娇惊恐的看着那个大汉,她知道此时在这个透
明球里,她的生命只有二十分钟,之后,她将会因得不到氧气而窒息。

  “小美女,不要紧张,我是孤寂无边。”

  “什么?”云娇娇惊愕的张大了眼睛,这……这怎么可能?她的孤寂无边是
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善良、那么的风趣幽默,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一个海盗
呢?

  “怎么样?没想到吧?是你说要见我的,怎么又不想见了?”

  “我……我……”云娇娇的声音有些生涩,她从来没有真正的面对过一个海
盗,听父亲讲海盗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面对眼前这个海盗,她不知道会不会她一
句话说错,就会死于非命。

  “哈哈……我早就从和你聊天的感觉中,觉出你是一个美女,可怎么也没想
到,你竟然会是这么漂亮。”

  孤寂无边嘿嘿的淫笑,这笑声让云娇娇浑身发冷,她不由自主地又抱紧了自
己的双腿。

  大汉把云娇娇生命保障球提到了半空,云娇娇的身体在透明的球里不受控制
的慢慢转动……

  “哦,内裤很漂亮,你平时在船舱里都是穿成这样跟我聊天的吗?哈哈
哈……”

  “不……不是!”云娇娇拼命的摇头,恐惧和羞愧又让她的眼睛湿润了。

  “不是也没有关系,马上你就是了,哈哈……”说着孤寂无边拖着生命保障
球向舱外走去,不过没走两步他又回头笑道,“哦,对了,我还得感谢你一下,
谢谢你提供了飞船的位置,要不然我们怎么能这么快的见面呢。”

  ……

  生命保障球,在那个男人的手里,仿佛是一只孩子手中的玩具气球,在失去
重力的太空船里晃动,在飞舞的气球中,云娇娇的身体不断的撞击着球壁。

  在惊叫和恐惧中她的身体团缩得更紧了,她知道这球的外皮很薄,她害怕一
不小心那球会被自己弄破。

  渐渐的,气压回升了,飞船也恢复了自转,飞船里又慢慢的有了重量。

  云娇骄被带到了飞船的富人区,那个大汉直接把她拖进了一间最豪华的总统
套房。

  这还是她第一次来到富人区,周围的一切都显得富丽堂皇,这里没有了恼人
的换气声,周围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安静。

  豪华飞船的总统套房,宽大的让她不能想象,华丽的地板、豪华的墙壁……

  在太空环境,水比金更彰显财力,客房内到处都是与水有关的主题。即使是
在外面的客厅,还可以欣赏高达十几公尺的水族箱。除此之外,总统套房内还触
目皆金,连门把、沙发、茶几、吊灯,甚至是一张便条纸,都“爬”满黄金,但
每个细节都优雅脱俗。

  在墙上挂的画则全是真迹。整个套房都让人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尊贵。

  “怎么样?看傻了吧?”孤寂无边嘿嘿的笑着问道。

  云娇娇没有回答,孤寂无边又道:“哼!你看那帮有钱人,平时都在作威作
福,连一个住处也弄得金碧辉煌的。哈哈……现在老子也要享受一番。”

  他低头又向云娇娇道:“小美女,我叫约翰,是这群海盗里的首领,怎么
样?在这里让你与我欢好不亏待你吧?”

  “不!不要!”

  “不要?在这里你只能做两种女人,一种是我的女人,另一种是大家的奴
隶!好了,我喜欢你,不希望你成为奴隶。现在我带你去浴室……”

  总统套房的浴室分有男女浴室,约翰把云娇娇拖进女浴室更衣室,哈哈地笑
道:“你在这里洗澡,我在对面。现在外面很乱,你可不要自己偷跑出去,告诉
你,没有我的保护,那帮家伙会把你吃了的,听见了没有?哈哈……”

  说完,约翰竟然扬长而去。是啊,他不担心自己跑掉,毕竟这里已经成了海
盗的天下,被拖到这里的时候,云娇娇已经看到不少的海盗,用贪婪的眼睛在窥
视着自己。

  再说,在这个茫茫的太空,没有飞船她又能去哪呢?

  云娇娇打开了生命保障球的密封口从里面站了起来。

  要是往常,她来到这样豪华的浴室,她绝对会像三岁的孩子一样欣喜如狂,
不过在刚才的短短一个小时里,她好像长大了好几岁,她不愿去当奴隶,一想到
要天天承受所有海盗的一次次凌辱,她就毛骨悚然,现在她已经没有了选择的权
利。

  她慢慢地脱去被汗水湿透的衣服,赤裸着身体茫然的走进浴室……

  洗完了澡的云娇娇被约翰用绳子捆住了双手,绳子在她的乳房上下各绕了几
圈,勒住了初见成熟的乳房。她背后的绳子被吊在天花板上,那里有专门的滑
轮,可以想象这里是专门给有钱人调教奴隶用的,云娇娇的右腿也被高高的吊
起,她满是阴毛的私处,毫无遮掩的袒露了出来。

  云娇娇闭上了眼,看来被人凌辱是今天必会发生的事情了,先是那个爸爸公
司的联络经理,而现在是她网上魂牵梦绕的孤寂无边。

  约翰紧盯着这粉面含羞的少女,身体一阵阵的勃起,他贪婪的摸索着那雪白
的肌肤,尽情的亲吻着那粉红微热的脸蛋。

  这就是轻舞漫步啊,真是人间的极品。

  约翰好像是捡到了一个宝,面对着云娇娇雪白的身体,他并不急于占有,而
是细细的赏玩着。

  云娇娇的相貌秀丽动人尽显东方美女的清雅。她的身体苗条可人,绝对没有
半点的赘肉或过于清瘦。她白皙的皮肤柔嫩而有富有弹性,丰满的乳房上不大不
小的乳晕和圆滚的乳头都是那诱人娇艳的玫瑰红色。

  约翰的双手抚摸到了云娇娇的下体,那不为人知的私处让他着迷,浓密有致
的阴毛有形的生长在两腿的中间,被吊起的右腿让边沿依然白皙的蜜穴,微微的
张开了一个粉色水嫩的小口,一股处女的温香味道从里面散发出来。

  约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受着那处子迷人的味道。

  “轻舞漫步,你真的好美啊。连你的身体都散发出如此诱人的香味。”

  云娇娇紧闭着眼睛,默默地等待着,等待着承受一切……

  约翰并没有掏出自己的阳具,他先要好好的享受这个人间的极品。

  他的双手抚摸着她的身体,柔滑的肌肤在手指的抚摸下,显得更加青嫩而富
有弹性。约翰把脸也贴了上去,在云娇娇的两乳之间不断地摩擦。

  他感觉云娇娇整个人就像丝做的绢人,浑身上下就是一个最美的工艺品。

  云娇娇被约翰摸得痒痒的,她强忍着不去呻吟,可是她的身体却不由自主地
产生了一阵阵的亢奋。

  约翰掰开云娇娇的下体,把一根手指慢慢的放了进去。在那里已经被约翰摸
得爱液淋漓,手指的进入让云娇娇深深的喘了一口气,润湿嫩红的软肉在云娇娇
的喘息中抽搐一下。

  真是人间的极品,约翰摆弄着那处女幽香的秘径,他感到自己的内裤紧绷的
简直就要勒出血来。

  他拔出了手指,猛力的退下内裤,那赤红的大肉棒如贪婪的大蛇,猛地抬起
了它那潮湿紧绷的脸。

  停下了被人的摆弄,云娇娇微睁开紧闭的双眼,映入眼帘的竟然是这硕大的
肉棒。

  她不由得惊呼了一声,她虽然没有真正见过男人的东西,但可以想像那个粗
大的东西会给她带来如何的痛苦。她使劲扭动着身子,可是她此时就如同待宰的
羔羊,根本无法躲避将要发生的一切。

  约翰用手沾了沾云娇娇下身的淫水,把它抹在了自己的肉棒上,处女的温香
如同最刺激的淫药,他感觉自己的肉棒又勃起了一下,肿胀的简直就要爆炸开来
一样。他再也等不起了,把肉棒对准云娇娇的小穴,一下子捅了进去。

  “啊——”撕心裂肺的疼痛从下身传来,这痛苦地感觉让云娇娇差点昏死过
去,此时她的身体仿佛失去了所有的感觉,只有下面的身体一阵阵传来了钻心的
疼。

  其实约翰已经很轻柔了,他爱惜这个少女,不光是因为她是他所见到的极
品,也是他与她长时间聊天积累了感情,他就像一头雄狮遇到了一只舍不得吃掉
的羔羊,慢慢的一点点地爱抚,生怕自己的动作太大,让她经受不起马上死去。

  云娇娇的泪水不自主地泉涌而出,她惨叫着忍受着那一下一下的痛苦,泪光
中的天花板仿佛是一个人间地狱,一个没有尽头的地狱……渐渐的,阵阵酥麻从
下体传来,竟然缓解了那抽插带来的撕裂般的痛苦。

  她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只觉得那种酥麻,逐渐的麻痹了她的双腿和那
不断被人摩擦的地方。

  “啊……哦……”云娇娇的声音,从刚才的惨叫变成了无意识的呻吟。

  约翰听着云娇娇的浪声,身体不断的充血,下身那被温暖的软肉紧缚的感觉
让他痛快地简直把持不住。他一下一下的艰难挺进着,从最初的浅试,到后来逐
渐的深入,直至他粗大的肉棒顶到了云娇娇嫩宫的径口。

  西方人天生就是以粗大著称,而东方的女性却多为小家碧玉,更别说一个是
云娇娇这样一个还未成年的少女。

  不过在经历极度的痛苦之后,一阵阵的快感竟然从酸麻中丝丝的传来,充斥
着云娇娇的大脑。云娇娇的身体开始发热,雪白的皮肤慢慢的改变了颜色……

  “啊哦哦……”云娇娇的身体抽搐着,她竟然达到了欲望的高潮。

  可约翰好像并没有满足,他还在不断的加劲,一下、一下,他的频率明显的
一次高过一次,云娇娇的下体也随着他激烈的动作慢慢的发热。

  “啊……啊……”云娇娇的高潮过后,又一次被约翰挑起了欲望,她痛苦的
挣扎了一下,惨叫和淫声交织在了一起。

  “哦……”在约翰的长声叹息中,一股股的精液射入了云娇娇的下体,云娇
娇此时已经昏厥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云娇娇从昏厥中清醒了过来,她发现自己还是全身赤裸
着,她的双手依然被捆在身后,不同的是那不再是绳子,而是一条白色的柔滑丝
带。

  她的双腿虽然没有在捆绑,不过都已经麻痹的不能动弹了。

  “你醒了?”

  云娇娇抬头发现约翰走了过来,原来他一直都守在她的身边。

  云娇娇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掌握她命运的、昔日的网上好友,她没有说话把
头扭向了床内。

  约翰也不在意,径直走过来,坐在了她的身边。

  “轻舞漫步,你生我的气了?不喜欢做我的女人?”约翰说着,贪婪的贼手
抚摸其他的乳房。

  云娇娇没有回答,她感到一阵阵麻酥从乳头上传来,可无奈自己却没有办法
阻止。

  “哈哈……小美人儿,看着我笑一笑好不好?我还是我,还是那个爱你的孤
寂无边。”

  云娇娇还是没有说话,不过她的乳头不再像当初那样被约翰摸得难受,而是
隐隐的有了一种舒服的感觉。

  “美人儿,情人节快乐,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你就在今天嫁给我吧,我
太喜欢你了……”说着约翰从怀里掏出来一条价值连城的钻石项链。

  云娇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疑惑的看着那金光闪烁的项链,她以为约翰
只是把她当做私人玩物,可没想到约翰却在向她求婚啊!

  “宝贝儿,这条项链是贝雅特丽丝女王赐给玛格利特男爵夫人的礼物,价值
超过了珊瑚号这艘豪华飞船,我现在向你正式求婚,并把这条项链送给你,答应
我吧。”说着他把项链戴在了云娇娇的颈上。

  对于约翰的感觉,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和自己在网上见到的孤寂无边完全
不同,但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现在的云娇娇可以说已经是走投无路了,她出生的地方是火星轨道附近的卡
伦城,对于太空城出生的孩子,从小就有一种无形的压力,那就是你生活的每一
分钟都需要付费。

  小时候她靠父母抚养,十岁的时候母亲在空难中去世,后来就只能靠她的父
亲,父亲的工资不高,勉强支撑她完成了基础教育,后来父亲找到了火星开发的
工作,这是一个世纪工程,其收入是他父亲工资的十几倍。在那些日子,她靠着
叔叔照顾,父亲的工资足以支付他们二人的生活,和她上学的费用。

  可没想到这次假期她来看父亲,父亲却去世了。更让她没想到的是,贪婪的
叔叔竟然把她卖给了别人。对于她来说已经没有家了,而她这样在太空出生的孩
子是没有资格到地球定居,她要生存,她要空气,她就必须工作,可一个没有完
成学业的女孩子,哪个工作能够胜任呢?

  这个答案显而易见,那就是性奴!以出卖肉体,放弃灵魂为代价作人家的玩
偶,可是这样的日子能活多久呢?她不敢往后去想。

  “怎么样?轻舞漫步。”约翰的双手都伸到了云娇娇的身上,那白皙的身体
轻柔的好像能挤出水来。

  云娇娇慢慢地睁开了眼,她没想到一个海盗头儿竟能对她如此的温柔,其
实,他完全可以像对待其他人那样,把她当作奴隶,那样他想怎么蹂躏她,她都
没法反抗,可是他没有……

  云娇娇凝神的看着他,这是她第一次正式的看约翰的脸,那是一张三十多岁
成熟的脸,他的相貌不能说是不英俊,只是他的眉宇之间带了一股隐隐的杀气,
叫人毛骨悚然。

  不过此时的他,眼睛里充满了温柔,仿佛如同一只乖乖的小狗在对她摇尾乞
怜。

  “你愿意把我当作你的夫人,让我拥有你同样的权利?”

  约翰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又不断地点头,在他看来一个小女孩儿有多大的能
耐去掌控那帮亡命徒?他也不怕她跑掉,要知道作为海盗,终身都要被宇宙联盟
的刑警通缉,就算她跑到天涯海角,最终还得依仗海盗活命。

  云娇娇虽然心里已经没有了拒绝的理由,可她还是要了摇头。

  “为什么?你难道嫌弃我是一个海盗?”约翰说着皱起了眉头。

  云娇娇知道现在该是适可而止的时候了,她满腹疑虑地抬起水汪汪大眼睛,
天真地问道:“我叫轻舞漫步,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儿。可要嫁给了你,成为
了太空海盗,那我还能是轻舞漫步吗?”

  “哈哈哈……”约翰听了不由得大笑起来,“既然你不能成为轻舞漫步了,
那索性就叫艳舞漫步吧,不过是只有我才有资格看的艳舞。”

  云娇娇听了约翰的笑话,慢慢的笑了。

  她知道作为海盗,约翰不可能只钟情于她一个女人,也不可能与她厮守一
生,但他比那些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更加的真实更加的可信,因为他不可能也没
有必要欺骗她,最重要的是在这里她得到了尊重,这比任何东西都更加珍贵,她
还需要什么呢?

  她笑了,她的笑容如同春天里最美的花朵。

  约翰看着云娇娇竟然痴了,他从不缺女人,但却没能得到过一个如此美丽动
人的笑。这笑容他只能在电影和照片里看到过,因为他是海盗,没有一个女人不
畏惧他……

  被劫持的珊瑚号和约翰的海盗母船,穿越了被海盗事先改装过的阿利维亚电
磁跳跃站,一头扎进了茫茫的小行星群带,在那里有数十万颗围绕太阳运转的小
行星,要从那里找到被劫持的珊瑚号无疑是大海捞针。

  约翰目前还没有打算安排向珊瑚号的所有者,和被劫持人质的家属讨要赎
金。因为他还没有把这条船值钱的东西洗劫殆尽,而另一个原因是他还需要这艘
船的豪华舞厅作为他结婚用的殿堂,也需要那些船上身份尊贵的客人们为他捧
场。

  格林威治时间二月十四日十九点婚礼准时开始。

  没有婚纱礼服,艳舞的身上包裹着一大块雪白的丝绸,将她曼妙的身体和丰
满的乳房勾勒了出来。

  没有头纱,总统套房的十几米长的白色窗纱,经过简单的制作披在了云娇娇
的头上。她的双手依然被白色的丝带捆着,不是约翰怕她跑掉,而是他很喜欢她
这个样子。

  她穿着小行星群带最为著名的歌星埃文丽亚的华贵高跟鞋,颈上戴着贝雅特
丽丝女王赐给玛格利特男爵夫人的地钻石项链,脸上戴着天鹅毛的面具,拖着长
长的婚纱,踏着轻捷的步子,在约翰的拥揽之下,从众多“来宾们的仰望之中”
走上了临时装扮的婚礼殿堂。

  主席台前,约翰正式宣布:“艳舞,从今往后就是我约翰的夫人,这片火星
空域的地方也就是我和艳舞发财的地方。”

  “宾客们”狗一般的趴在地上,没有一个敢抬头说话,只有四周的海盗们欢
呼叫好。

  艳舞环视了一遍这帮曾经高高在上的“来宾”,眼睛里露出不屑的轻蔑,在
人群里,她竟然看到了那个联络经理,她面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只是对约翰小声
地说了几句,约翰立即叫来了身边的一个海盗……

  不一会儿那个联络经理就被几个粗暴的海盗强行的按倒在地,撬开了嘴巴,
不知道往联络经理的嘴里塞了什么,那个家伙顿时痛苦的大叫了起来,在被拖出
殿堂的时候,联络经理已经说不出话了,沿途只留下了凄厉的哀号。

  大堂内的所有人,不光是“来宾们”诚惶诚恐,就连海盗们也面面相觑。此
时此刻,大家的心里都明白,这位新任的首领夫人绝对没有表面上看见的那么柔
弱。

  随着艳舞向大厅里的乐队点头,欢快的音乐顿时响起,著名的歌星埃文丽亚
三点泳装赤足上阵,为婚礼献上了动听的歌喉。在这欢笑与恐惧并存的婚礼上,
艳舞笑了,笑得是那么的开心,那么高傲……

  从那时起,地球和火星之间又出了一个声名更加狼藉的女匪首——玫瑰天
魔。

                【完】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蓝色的云彩】 下一篇:【绝色风华外传之飞雪清漪】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