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艳香迷醉 001-----004

时间:2014-04-23 10:02:11  来源:绝品邪少  作者:fu44.com
第第一章 入世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必复还。

在M市市郊的一家孤儿院外,站着一名身着简单朴实,面带坚毅的少年,衣着朴素掩盖不住相貌堂堂,一脸英气,身材魁梧的他,正是风华少年的他,神采英拔、英姿焕发、气宇轩昂。

可此时的他却一脸伤感之色,遥望着破旧残烂的孤儿院大门,门口熙熙攘攘的站着、坐着、扶着,一群男女老少。他们不是别人,是少年的家人,兄弟姐妹,爷爷奶奶,叔叔阿姨。

细细一看你就会发现,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身体存在缺陷和残障之人,其实孤儿院的小孩大多数都不是孤儿,只不过是被狠心父母抛弃的可怜人,更可怜的是他们好大一部分是一些不正常的人。要么智商有问题,要么身体有问题。

想想也是,要不然可怜天下父母心的他们怎么会舍得抛弃自己的亲身骨肉呢?当然也不是单单只有这些孤儿被抛弃,孤儿院内还有好多一些身体健康的小孩,至于出于什么原因,那只有他们的父母才知道了。

门外的少年就是其中一个,年少的他在一岁大的时候就被人丢弃到这家孤儿院外,单薄的襁褓上没有丝毫的身份证明物品,结果他那可怜的哭声引来了,当时就是孤儿院院长的郭秀英,被捡回来的他,因为身上找不出任何的证明,所以郭院长就让他跟自己性,取名为毅强,顾名思义要他毅力坚强。从小就聪明伶俐、活泼开朗、心地善良、独立自主的他,没辜负大家的期望,不仅是学习优异,还充满爱心,细心的指导和帮助孤儿院的其他弟弟妹妹。

越发长大的他更是成为了孤儿院不可缺少的帮手之一,逐渐的成为了孩子王,不过那不是欺负其他的伙伴得来的,而是大家都信赖他、爱戴他、喜欢他,听从他的话。放学归来后,除了照顾他们的日常生活外,还向他们传授自己的学识,向他们讲述学校的趣事和见闻,描述外面的世界是怎么的美好,励志他们要向美好的生活进发。

告诉他们阳光总在风雨后,不经历风雨是见不到七色彩虹的,热爱生活,珍惜生命,积极向上的他,不仅从生活的点滴上教育他们,还从思想上心灵深处给他们温暖、爱心、关怀,培养他们凡事倒要乐观向上。讲述一些,张海迪是怎么立志成才,身残志坚、自强不息的精神。尼-奥斯特洛夫斯基以顽强的毅力,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开始了文学创作。身体残障,大半生与轮椅英国著名科学家史蒂芬-霍金,是怎么花费毕生精力研究黑洞普通物理学定理不再适用的时空领域和宇宙起源大爆炸原理。

望着一道道熟悉的目光,一个个熟悉的身影,院长郭秀英那慈爱、略显佝偻的身躯,负责他们饮食秦阿姨那不舍得和感伤的神情,日常杂事处理工作郭大妈那泪莹满眶的情怀。小军坚强不息的神态,眼睛红肿的小梅,吃着馒头的胖子,怀抱破旧娃娃的晶晶…………等等,不能忘却的记忆,一起时的痛苦、欢乐、悲伤、高兴、忧愁、开心、难过,孩提的记忆,童年的画面,少年的成长,全都深深的雕刻在心灵的深处,成为不可磨灭的过去。

忍不住那遗忘已久的泪水,澎湃的涌出了眼眶,压郁不住的悲伤,尽管如此,可他不能在回头相望,既然选择了这条路,为了孤儿院,为了自己,是无论如何都要顽强的走下去,直到达成目标。

窗外翠绿的田野,茂密的树林,凹凸不平的山川,卷卷的流水,家乡的一切将被开往省城的火车,慢慢的带离,去到一个他人生地不熟的新环境。

回想起前几天的事,历历在目呈现在脑海中,那天是高考成绩出炉的日子,成绩优秀的他很有自信的知道自己是有绝对的把握考上心目中的大学,果然在回学校查询出结果是一样的。虽然他很想上大学,也向往过大学的生活,可孤儿院的财政状况是根本不容许他有那个机会。

孤儿院除了政府那足够维持日常支出的拨款和衣物的补给之外,就只有一些善心人士的捐款了,不过那也只是杯水车薪的事。不过却能帮助孤儿院内的一些突发事件的处理,什么小病小痛,购置必需品,杂七杂八的生活器具等等,所以没什么经济来源孤儿院,是根本无力支持郭毅强高额的大学学费的。

院长郭秀英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她那少许的工资大部分都拿来补贴孩子们了。懂事的郭毅强没去为难大家,而是选择了另一条出路出外打工。对于他的这一决定,郭秀英她们是不赞成的,觉得郭毅强才刚满十八岁而已,外面的世界处处充满了危机,对涉世未深的他不好。认为要打工也要留在本市,方便照顾和有个孤儿院作后盾,即使不成,也起码还有个栖身之所。

可郭毅强却不这么想,认为自己不能永远的活在孤儿院的照顾之下,要学会独立,为养育自己的孤儿院作出贡献。最后在郭毅强的坚持和说明个中的厉害关系之下,郭秀英是无奈的认同了。但还是不放心的嘱咐了几句,让他有困难一定要打电话给她。看小说就去翠微居

第二章 找工作

刚下火车没多久的郭毅强,望着到处的高楼大厦,纵横交错,车水马龙,行人匆匆的街道,感叹,跟M市真的不是同一个等级。城中尽显繁华,建筑风格更是叹为观止,形色各异。国际级知名品牌,霓裳潮流、特色美食、城中时尚动态尽悉眼中。

目不暇接的背着一件简单的行旅,像二愣子进城般,四处张望,感叹H市的美好,掺杂着新奇、惊羡、震颤的赞叹声。对什么都充满的好奇,时不时顿足细看研究。是什么构造成的呢?用的是什么材料呢?为什么不会倒,受力面在那呢?支撑点又在那样断呢?

把最主要的事的都忘记了,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是华灯初上,不过这下他可没那个心思来观看那灯火辉煌的城市夜景,七彩霓红灯,还有高如云层的楼房,加了这七彩霓红灯的映照下的美景了。现在是找住的地方才是首要目标,不然就要流落街头了,走边了一家又一家的旅店,住宿场所,无一例外对郭毅强来说都太贵了,就连最低的都要五十块,身上只拽着离行前院长给的三百元,除去坐车的五十四,现在只剩下二百四十七了。

他又那舍得花那么大笔的钱去住旅店呢?无可奈何之下,郭毅强只好选择了露宿街头,还好现在是六月天,只要不下雨,随便往公园的长凳上一躺,休息一晚都不是问题。饥渴难惹的他,才发现除了上车之前吃的早饭之外,到现在好像是滴水未进,人是铁,饭是刚,这钱是不能省的,也是省不了的,可这社会是吃饭都会吃穷人,一个最简单的盒饭都要十块钱,这可好比他家乡一天半的伙食会啊!

没办法只好退而求次的选择啃面包了,花了三块钱买了最便宜的一袋面包,连水都省下了,因为他在公园内看到水阀了。狼吞虎咽的吃下了六块面包,在痛快的喝下了十几大口的水。摸了摸半饱不饥的肚子,看了一下公园钟楼上的时间,已经是九点半了,没想到这么一耗就花费了那么多的时间。

没办法找工作的事只能明天在进行了,现在还是找一处安静的地方了解决睡眠问题。连续找了几出长凳,不是有情侣,就是有大人带着小孩在休息。好不容易看到一个空位却被志同道合之士给捷足先登了。劳累疲惫的他最后只好选择大树下的草皮上,把背包一扔,当枕头往上面一躺,望着皎洁的月色,徐徐的晚风,不知不觉间睡了过去。

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刺眼的阳光,虫鸣鸟叫,广场上晨练的老人,街道上的环卫工人,来来往往的公交车,无不显示了城市的生机勃勃。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虫儿被鸟吃,关键在于做鸟还是做虫!

新的一天有新的收获,来到水阀前,拧开阀门,用清凉的自来水漱了漱口,再洗把脸,往身上闻了闻,没发现有什么异味,反而似有一股清香,具体是什么香味,郭毅强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从小身上好像就带有的。

在街上的小贩出买了两个包子一杯豆浆,三下五除二的解决掉了,然后就开始了找工作的历程。像他这种要学历没学历,要经验没经验的应届高中毕业生,可能是不可能找到一份什么好工作了。所以郭毅强选择是地下层的工作,比如不用什么学历的侍应、服务生、酒楼的后台之类的工作。

可惜的是他不知道他运气不好,还是太倒霉了,不是不需要,就是招满了,要不就是不要新手,还有就说年级太小了。总之乱七八糟的理由都有,结果就是不需要他这样人的。结果一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什么事都没做成。

中午随便吃了婉面条,就打起精神开始了找工作的历程,不过这次他是见有招工的地方要求又不高的就上,连建筑工地也不放过。可头来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的,除了闲他小,就是没学历。可接近一米八零的他怎么看也不小了,除了脸上还没摆脱那雅气,郭毅强是怎么看都不会觉得自己小啊!

失落、无奈,一天又要过去了,没办法了只好回老地方过夜去,明天在发奋图强。还好走了一天,把四周都逛的比较熟了,要不然早就迷路了。拖着劳累的身体,一步一个脚印往公园走去。

刚到公园门口,就听到一女声在喊『抢劫啊,抢劫啊,……』转眼间就见一名头发染的五颜六色的青年手里抓着一个女士的挎包,迎面向郭毅强冲来,拿着把小刀,嘴里不断的喊『不想死的给我闪开,快……』

郭毅强当然不想死咯,可也不想就这么放过劫匪,躲开的同时,把右脚伸了出,结果可想而知,那位仁兄是摔的狗吃屎,人仰马翻的爬在地上呻吟着,郭毅强那会放过这么好机会,立马上前把被抢的包给抢了过来,并把他手中的刀给踢开。

倒霉的是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人从后面给放倒了,时间很短,动作很迅速,根本就没有让郭毅强有反应的时间,脸朝地背朝上,双手背反扣在后面,后背还背压制着。

郭毅强不仅被摔的周身疼痛,还被摔的莫名其妙。难道大城市见义勇为就是这种后果嘛。记得以前电视上报导过,那些抢劫的家伙都是三三两两的,难道自己就这么好彩装上了。

可在听到背后人说话声才知道自己是有冤,「小子,年纪小小什么不学,学起抢劫来了,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想顿监狱了。」说话人是一名女子,从她身上传出的香味还能判断出是一名年轻女子。可惜郭毅强此时看不到她的相貌,不知道她长的怎么样。

见对方不是自己想象种那些人,立刻就有气了,大声叫道:「小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怎么不分青红皂白的乱大人啊!」

结果换来的却是一个暴栗,加怒骂,「小子,你给我看清楚,我不是什么小姐,是人民警察。还说不是你,你手里那着的是什么。不见棺材不掉泪家伙,看回警局我怎么教训你。」说着就把郭毅强给拉扯起来。

第三章 艳妇

还好救星来了,原来被抢的那名女子终于是赶了上来,抓着郭毅强女警,上前问道:「你好,这位女士,请问这是不是你的包。」

那女子接过手一看,便道:「是的,这是我的。」

「那请你看看里面的财物有没有损失。」女警问道

那女子一听,忙打开细细的检查一边,最后安心的说道:「没少,太感谢你了。」

女警笑道:「不客气,为人民服务。」接着把郭毅强往前一推,问道:「你看看刚才是不是这家伙抢了你的包。」

那女子这才有心思看被女警抓住的男子,细细一看,摇头道:「不是。」

「不是,你看清楚了。」女警不相信道

「真的不是他,抢我包的青年头发是染的五颜六色的,一眼就能认出来。」女子确定的说道

郭毅强一听刚想叫她还不快点放开自己,可却被女警接下来的话给气的半死,「不是他,那也可能是他的同伙。这样吧,女士请你跟我回去做个笔录吧!」

女子看了看时间,为难道:「这……」

郭毅强还真怕被他冤枉带到警局,忙大声说道:「这位警察大姐,我真的没有抢她的包,我是从抢匪的身上夺过来了,还没来得及还会给这位女士,就被你个放倒了。我真的是冤枉的,不信你问问周围的人。」

「照你这么说,那抢匪呢?」女警质疑道

郭毅强转过头,道:「就在那边躺着啊!」一望却傻眼了,原来地上根本连个垃圾都没有。看来那家伙看情况不对,早就跑了。

百口难辨的郭毅强看到四周围观人,高兴的叫道:「真的,不信你问问大家。他们可以给我作证,我想你总不会不相信群众的眼睛吧!」

郭毅强一说,立刻就有位老伯站出来,证明道:「是啊!刚才要不是他那抢匪早就逃跑了。」

「对,现在这样的年轻人已经很少了。」

「警察同志你可不要捉错人了。」

「…………」

「…………」

很明显了,有这么多人替郭毅强作证,女警是想不相信都不行了。郭毅强乘机维权道:「警察大姐,你还不解开我的手铐。」

女警想到自己是好心做了坏事,没把真正的劫匪捉到不说,还把见义勇为的给考上了,还是大庭广众之下,把警察和自己的脸都丢光了,表情异常难堪,处境非常尴尬,听到脸色郭毅强话后,急忙帮他解开手铐。

郭毅强甩了甩被紧靠的双手,柔了柔手腕处的红印,微怒道:「想不到这位警察大姐功夫这么厉害,三两下就把我摔的头昏眼花,办事能力还真不赖,要是各位爷爷奶奶、叔叔阿姨给给我作证,我今晚还真得进格子了。

郭毅强的连讽带刺,把女警说的脸色是一阵红一阵绿的,可确实做错了她,是没有丝毫反驳的机会,最后实在是听不下去的她,只要选择逃避。

刚踏出一步就被郭毅强给叫住了,「警察大姐你想就这么走了嘛。」

忍无可忍的她,笑讽道:「我不走,难不成你还请我喝茶不成。」

「请喝茶就不必了,只是你欠我一个道歉。」郭毅强嘲笑道

女警望着四周的群众,咬了咬牙,慢慢的转过身来,不情不愿的小声说道:「对不起,可以了吧!」

郭毅强却不想这么简单的放过他,故意大声叫道:「你说什么啊,我没听到。」

女警沉默一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大声吼道:「对不起,可以了吧!」

郭毅强走前一步,接着街灯,看了她胸前牌子一眼,然后笑道:「既然你这么有诚意,我就原谅你对我犯下的恶行。」

女警一听是气的怒火中烧,既然敢说是『恶行』,虽然很愤慨,可她知道现在场合不对,如果真的作出些什么事来,那就败坏了警察的声誉了。

望这远去的身影,郭毅强这才有机会收拾跌落的背包,看这散去的人群,郭毅强刚想去买点吃的,然后直接回『家』休息。却被一声「小兄弟。」给叫住了

郭毅强抬头一看,原来是被抢了包的女子,拍了拍身上灰尘,道:「原来是大姐,你怎么还没走啊!」

女子闻言高兴的一笑道:「我都可以当你妈了,你还喊我做大姐。」

郭毅强一听,这才细细的大量起她来,一身白色的衬衣长裤,勾勒出曼妙美好的身材,更衬出超凡脱群的气质,洁白无暇,宛如神女,美艳不可方物,高贵不容亵渎。玉鼻挺直,明亮的双眼。娇躯山峦起伏,美不胜收,玲珑浮突得恰到好处,高耸的酥胸前两处丰挺娇翘的乳峰将衬衣鼓鼓的顶起,浑圆柔美的肩部,长裤紧紧包裹娇躯,勾勒出双腿浑圆修长,美臀丰腴性感,惹人遐思。怎么看都不能让郭毅强看出她是做妈妈的人,最多只是一个成熟美妇人而已。

郭毅强不相信道:「大姐,你就别开我玩笑了,你怎看也不想是有三十岁的人。」

女子噗哧一笑,道:「你啊,看不出小小年纪就学会口花花的。」

郭毅强见他不相信,忙再次真诚的说道:「我是说真的,大姐,我们走在一起谁会不觉得我们是姐弟啊!」

女子望着郭毅强真诚而又雅气未脱的俊容,要是自己真有那么一个这么年少英俊的弟弟那该多少啊!接着却又暗骂自己不知羞,女儿都跟他差不多大了,还胡思乱想,俏脸微红,羞涩道:「好了,好了,我信你了。」接着帮郭毅强拍去身上尘,道:「刚才没受伤吧!」

「没事,身体棒的很。」郭毅强拍拍胸膛道

「真的没事嘛,要不要到医院检查一下。」女子不放心道

郭毅强一听是吓了一跳,到医院检查那还不要了他的命,那可是吃人不吐骨的地方,急道:「真的没事,能跑能跳的。」

女子见郭毅强说真的没事,才放心了,不过从他的神色中看出点端倪,「不知道小弟怎么称呼呢?」

「我叫郭毅强。不知大姐你呢?」郭毅强道

「我姓陈,名叫素卿。」

「那我就叫你卿姐吧!」郭毅强笑问道


第四章 门外激情

有这么一位年轻男子叫自己姐姐有什么不好的,起码比叫自己阿姨好听多了,陈素卿心中已经认可了,可口中却道:「随便你吧!」接着又道:「刚才还真的得感谢你,要不是我的包就被抢走了。」

郭毅强腼腆的笑了笑道:「其实没什么的,只是举手之劳。」

陈素卿称赞道:「话可不能这么说,举手之劳也是只有你才敢这么做。就不见其他人敢站出来这么做。」微微一顿,问道:「毅强啊!你吃饭了没有。」

恰好郭毅强的肚子『咕咕』叫起来,回答了陈素卿的问话,郭毅强尴尬的笑了笑。

「既然还没吃,那大姐请你吃一顿吧!算是报答你的小小心意吧!」陈素卿甜甜一笑道

「卿姐,不用了吧!」郭毅强回绝道

陈素卿转颜不悦道:「你要是不去,那就是看不起姐姐我,再说你都喊我姐姐了,我这个当姐姐的请你吃顿饭你都不给面子。」

这么大帽子扣了过来,让郭毅强想不答应都不成了,「那好吧!不过不要去太贵的地方。」

陈素卿马上笑瞇瞇的说道:「放心,保证不贵,而且吃的舒心、放心。」又道:「走,姐姐带路。」

郭毅强终于见识到了女人在变脸方面的天赋,把川剧中的这么绝活是发挥的淋漓尽致。

走着走着却见陈素卿带他来到一个花园式小区门口了,不解的他追上前问道:「卿姐,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

陈素卿嫣然一笑道:「没错,放心姐姐不会把你带去卖了。」

见陈素卿都这么说了,郭毅强只好默默的跟上后面,看着前面陈素卿那臂波滚动的双臀,让小处男的他,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慌忙移开双目。告诫自己,怎么可以这么亵渎卿姐呢?怎么可以这么卑鄙无耻呢?可不久又目不转睛的瞪在上面。

前面的陈素卿一开始没注意些什么,可后来慢慢的感觉到身后人那火辣辣的眼神好像聚焦在自己的臀部一样,她知道身后只有郭毅强,也就是说那双眼睛的主人肯定就是他了,借助走廊转角,陈素卿看到那是一种男人对女人特有的情欲,发现这一情况的陈素卿心跳如鼓,两种声音不断在脑海中互相争斗,不行要制止他,告诉他这种行为是不对的。想不到三十好几的身体,还能吸引年轻人的喜爱。就让看看看吧!反正又少不了些什么。

不知不觉间,陈素卿已经来到了房门口,正想从包里拿出钥匙来开门,可却没想到郭毅强会从后面撞了过来。原来郭毅强把心思都放在陈素卿臀部上面去了,根本没想到她会突然停了下来,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收不住势了,一时温玉软香抱了个满怀。

在他的怀里,陈素卿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觉得他身上一股悠悠的淡香,身体结实强壮有力,对郭毅强的冲击力是更加厉害,鼻端冲上一股百合味的体香,白晰的脸庞透着晕,红成熟的丰韵,凸凹的身体曲线和饱满的胸部,平坦的小腹和丰腴的美臀,让郭毅强不觉间起了男性特有的反应,而且还恰恰的顶在陈素卿的两臂之间。

陈素卿马上就感受到了其中的火热和巨大,『嗯』的一声让她全身无力的依靠在郭毅强怀中,郭毅强双手更是不由自主的在抚摸着她那平坦而又柔软的小腹。就这样两人在静静的感受彼此的体温和气息。

一声轻微开动门锁的声音,顿时把他们吓了一跳,陈素卿慌忙推开郭毅强,可还没恢复过来的陈素卿又立刻软倒在郭毅强怀抱,没办法,郭毅强只好借助身体的阻隔,而搀扶着陈素卿。

不久,隔壁的房门就开启了,从里面走出一对男女,对于陈素卿他们也没怎么关注,至多以为他们只不过是在准备开门而已。

随着男女的离去,陈素卿也恢复过来了,慌忙离开甩开郭毅强的双手,站在一旁娇羞无限地嗔怪道:「坏弟弟。」说完羞意横生,暗想要不是自己纵涌,他怎么敢这么做呢?斜睨了郭毅强一眼,却见他像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一般,垂低了头,一副后悔莫及,等待审判的样子。

陈素卿见他如此,便不忍心说他了,反正他只是个孩子,控制不住自己是一时的,却没想过这是给自己找的借口而已。整理一下情绪道:「毅强,以后不许你再这样,这次就原谅你吧!」

郭毅强还担心着自己对陈素卿作出这么无耻的行为,她肯定会给自己一巴掌,然后再叫自己滚,可没想到陈素卿却原谅自己,而且还没有怒骂他,顿时让他高兴手舞足蹈,兴奋的抓起陈素卿的双手,真挚的道:「卿姐,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郭毅强那小孩子般的表现,让陈素卿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没错的,「知道就好,我就当这事没发生过,你也不许再想。」

郭毅强俊脸一红,道:「我知道了,卿姐。」可心中却同时在说道,那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陈素卿整理了一下衣服,面色如常道:「那就这样,我们进去吧!」

刚想开门而进,却见门从里面开启了,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陈素卿的女儿苏怡秀,正在客厅看电视的她,还在想着今天妈妈怎么那么晚都不回来时,却听到门外那熟悉的说话声,于是兴高采烈的跑去开门。

「妈,今天怎么这么迟啊!我都快饿死了。」苏怡秀抓着大门的拉手,娇声道

陈素卿装作没好气的样子,娇嗔道:「你这死丫头,妈回来晚了,你就不会自己做,也好让你妈吃吃你做的饭啊!」说着就走摇着螓首而进。

当苏怡秀想关门的时候,却发现门外站着一名年轻男子,神情呆呆的站在那,由于之前被她妈妈挡住了,所以她才没看到,现在突然冒了出来,惶急道:「妈,这是谁啊!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迷途红杏》(八) 下一篇:艳香迷醉 005------008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