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珍珠海岸·不知归(壹)

时间:2017-01-08 13:00:52  来源:  作者:

                  壹

 
  当我在大湖湖滨,长满莎草、稗子和香蒲的湿地平原上第一次见到巴族公主
易的时候,使我感到惊讶的不是她的容颜,而是她所驾驭的在平原上移动的城市。
 
  很多的时间和城市都已经变成了回忆。在我所见到的二十年中,长山山脉是
一件还没有发生过变化的事。热带的雨云在山坡稍微向上一些的地方翻滚而过,
天和云无穷无尽。雨季就像是一个悲伤的女人,将自己全身隐藏在灰色的纱幕之
中,但是她一直在战栗和哭泣。迷茫一色的天空和山麓,白色的雨,在娜兰的雨
季里几乎每天都是这样,娜兰在长山以东的海滨,而我们现在是在长山的西坡以
下。我在二十年前就已经走到了比娜兰更远的地方。
 
  这是在南洋以南,极西更西的另外一个天下。它的山脉与河流仍然是我们所
知道的山河的样貌,那些传说中的化外的人面狮身,长有少女的面容和鹰鹫脚爪
的半人半兽,也并没有在半夜走到我们的篝火旁边来,但是这里的确不是我们所
熟知的华夏中原。如果要在这一片地方分辨方向的话,这里的天空是没有北极星
的,它在非常偏北的,几乎靠近到地平线的地方,而它在那里照耀的地域才是中
国。更加真实的恐惧感来自于路途。我们每一个大周人的家乡都在一万里以外。
要走过一万里才能看见我们熟悉的水井,瓦房,和桃树那样的事。在漫长的海船,
驿马,牛车,以及徒步跋涉之后,一个真实的归途实际上肯定要比任何事先以为
的可能性更加长久。
 
  大湖在当地语言中就叫大的湖。它是长山以西这座广阔平原上的一片无边无
际的水面。大湖是一个有生命的湖,它在雨季中获得的降水使它沿着平地泛滥开
来,最终会将我们脚下的草原淹没进入湖底。极南,极西的水,在那时从一种无
边无际的广大,变化成为天地之间仅有的存在,它一年一度的将万物重新化做唯
一。
 
  我们在旱季中沿着滨湖的湿地平原跋涉,猎取犀牛和野象。这些动物在中国
内地已经绝迹,它们的牙和角,还有犀牛的皮张自然也变得稀缺而昂贵。我们需
要携带着这些货物,赶在湖水淹没我们之前返回到长山山脚。翻越山岭中的隘口
会是一件麻烦,我们只是一年要去做两次。从琼崖和泉州乘船到娜兰来的中国商
人会在那里等待我们。
 
  娜兰在二十年前被征服成为大周最南端的州府。娜兰府城在从中央王朝前往
南洋群岛的路途上起到了中转接续的作用,她在十五年里迅速发展成为一座居民
众多,商业繁荣的城市,而后她在当地土著人民的暴乱中陷落。大周的舰队虽然
继续维持了海上的控制能力,但王朝的陆军正在西域作战。距离更近,具有地缘
优势的巴国军队越过长山山脉镇压了娜兰的乱局。那也是它几百年来一直期待的
东进野望了。
 
  大陆王朝在两面受敌,应接不暇的情形下接受了巴国表示友谊和臣服的贡礼,
它接受巴作为一个藩属的统治权利。而对于商人来说,只要战争停止,生意就可
以继续。在娜兰重新复归蛮夷统治的五年以来,我们只是把原来收买大周官吏的
钱,用到了巴国贵族们的身上。具体到我自己,因为我在长山和大湖之间已经游
荡了许多年,事情在一些方面甚至变得更容易了。
 
  这一回发生的问题并不在于人际关系,而是因为今年特别的天气。雨季可能
提前到达了大湖地区的上游,在我们看不到的更远的北方一定有过很大的雨,下
过了很久。从山脉一直平缓延伸到我们脚下的原野上本来长满起伏的青草,几乎
是在一夜之间变成了一片泛滥的沼泽,那是远方积蓄的内涝沿着较低的地势四处
满溢的结果。而在我们另外一侧的大湖岸边可以看到,湖水已经不再是旱季晴天
中的碧绿清澈,它现在变成了一片浪涌起伏,漩涡丛生的浑浊世界。在湖水中沉
睡了一个旱季的,某种仍然记忆着洪荒时代的精灵正在苏醒过来。
 
  我们在湖滨建有临时存放货物的旱季营地,我们还有马,可以供人骑乘在原
野上追逐猎物,但是它们不能用来送货,那可是些真正的纯种战马。按照约定,
居住在长山山寨里的赶象人会在雨季之前带领一队大象来到营地,他们负责横越
草地和山脉的运输,但是直到现在象群仍然没有出现,恐怕也是被意料之外的大
水挡住了道路。在整个旱季里巴人女孩帕南的村子一直是我们的邻居,她多少有
些幸灾乐祸地说,跟着我们走吧,中国人,顺水到下游去。不过我爸爸可不会同
意你们带上那些死牛皮的,再说……船上也装不下它们啊。
 
  帕南的爸爸是巴族部落的头人。七条木船装载着他的那个三十八位居民的小
村庄,永远在大湖上游荡。他们更习惯捕鱼,不喜欢像我们这样在草地上追杀象
和犀牛那样的大动物。可是中国人会给他们带来丝绸和瓷碗,所以巴人也没有打
算要把我们赶走。帕南把我们送给她的整幅绸缎挂在船舱四面的板壁上,把巴族
头人家的船装饰的像一家苏州布店。可她自己还是只围着鱼皮短裙。除此之外她
当然是什么也没穿了。这个样子站在船边的巴人姑娘们往水里窜进去,可是能够
一气不换,一直潜过整个水湾才从对面冒出头来的。
 
  巴人们在旱季中把船队系留在近岸的湖边小湾里,而现在他们的家,已经全
都在黄浊的水面上飘摇了起来,他们已经准备好了要跟随着水中的精灵,漂过原
先的草原,沼泽,甚至是小树丛林,去寻找新的岸边。
 
  就像帕南所说,我们这十几个中国人也许可以跟随他们的木船村庄在水上漂
游,但是我们没法带走今年的那些收获,除了成堆的象牙和犀牛角以外,我们还
有几十捆硝过的牛皮,更不用说那些跟随我们多年的马和猎狗。维持这样一支冒
险队伍整年的开销绝对不便宜,真要遭遇一次断腕求生的话,我也许真的要灰溜
溜的回到万里以外的家乡去,才能筹措到下一次卷土重来的资本了。
 
  就是在那一天里,我们看到了地平线上出现的,公主易的城市。
 
  易的军队有两百头战象。它们分成好几个集群在草原上散漫的行进。当然,
那是因为它们正处在和平时期的行军状态。易的城市也在草原上散漫的行进。她
的城市有十四座城堡。那是一些建造在巨大车轮上的木制楼房。我们几乎用了一
整天的时间,等待着它们从北方的天地线上走近到我们身前。它们从一些锯齿形
状的轮廓,渐渐的变成一群漫游的爬虫,变成一片像是撒开了首饰木盒还有动物
玩偶那样的杂货市场,后来几乎是突然之间,我们周围就布满了各种动物,拖带
车斗的水牛和黄牛,大象和马,草地上到处竖立着像房屋支柱那样粗大的象腿,
还有那些巨兽挥来挥去的长鼻子。而更多的是人。易的城市里有好几种不同的人,
有官员,士兵,工匠和奴隶,除了男人之外,他们中间还有很多的女人。
 
  大象和马们在湖边饮水,士兵解开束带擦汗。最后我们看到一座四层楼高的
宫殿平稳地行驶过来,一向什么也不在乎的帕南早就已经双膝跪地,就连我们所
带的藏獒都不敢嗥叫,它们趴伏在草丛中低声呜咽。
 
  这些在平地野草上行走的楼房是使用人力拖拽的。在这些安装有巨大车轮的
楼房之前,排列开一整片宽广漫长的赤裸女人的阵列,八个并肩排列的赤裸女人
组成了她们队伍的立面。这道沉重但是执着地朝向我们逼近过来的肉体墙壁可能
有二十五尺宽,她们的深度一眼看不到尽头。那倒不是说她们真的有成千上万的
数量,超出了我们的视线之外,而是因为在大湖平原这样完全没有起伏的地形上,
排成了队列的人们会彼此遮挡,我们只能看到赤肉滚滚,胸乳摇摆,还有她们直
视在我们脸上的,毫无感情的眼睛。
 
  这一片起伏动荡,由人体组合而成的生物群落像一层潮水一样漫卷过草地,
她们一直这样如入无人之境般地挺进到距离我的身体只有五尺的地方,才井然有
序地分裂开去,她们所保持的态度,几乎是一种河流绕过礁石般的漠视和轻蔑。
但是我接着就意识到了那是她们训练有素的表现。
 
  当这个漫长的女人队列分成两股,从我的两侧擦身而过的时候,我可以非常
清晰的观察到她们每一个人。从开始直到结束,她们所有人保持了第一个瞬间给
予我们的震撼。没有一个人身着哪怕半点衣饰,她们每一个人都像出生那天一样
精赤条条,一丝不挂。她们当然也没有穿鞋,但是她们的脚踝上都系带着铁链。
这个人肉阵列的八人横队是由四人一组的两支队伍组成,她们也就是这样才能够
分成左右,把我夹持在中间。每一个四人小组的成员都是被一支碗口粗细的木柱
连接在一起,那支粗木棍棒横向搁置在她们四个人的背部,比双肩的水平线略微
低一些的地方,每一个女人都被结实的皮绳环绕过两边肩膀,并且通过腋下与她
们身后的木柱捆扎在一起。显然那是一个人附身向前以后,最能发挥出牵引力量
的两个支点。在那条木柱正中向后牵引出直径惊人的巨大缆绳,这根缆绳经过每
一个四人小组,在她们背负的横梁上绕圈打结,充满张力地通向遥远的楼车。我
想如果有一只鹰从天上飞过,它往下看到的这一整支队伍会非常的像一条巨大的
蜈蚣,每两组分成左右的赤身女人就像是它的一对步足。分成左右的两个四人集
团各自向后牵引出一条系缆,几百个赤裸女人的畜力,经由木柱和绳索的挽具聚
焦于楼车前缘一点。在她们鬓发纷乱,俯首含胸的身形之后,那座装饰有卧佛,
屋檐,风铃,以及尖塔的华丽宫殿穿过湖滨雨季的弥漫雾气,正在像一场海市蜃
楼一样显现出来。
 
  巴国国王的第五个女儿易在整个半岛上享有战士的声誉,她总在事涉国运的
关键战争中出任军事领袖,并且迄今为止都取得了胜利。五年前正是易带领的军
队扑灭了娜兰的暴乱,虽然巴并没有与大周发生直接对抗,但那毕竟是已经被周
朝所兼并的异国领土,再加上巴与娜兰的传统渊源和长期争霸的历史,易的胜利
被认为是巴国正在得到神灵眷顾的一个明显的迹象,易的声誉如日中天。虽然按
照一个中国人的历史观点来考虑,王室非长的嫡子获得了太高的名望并不一定是
好事。不过人类世界是千变万化的,没有人能在事先做出确定的判断。
 
  我们以后知道,那一年的整个旱季中易一直在大湖北岸主持建造王家祭祀的
塔林。对于这个到处是草地和湖水的国家,甚至连建筑材料都是稀缺的资源,采
石场会在百里之外的长山山坡上,公主的大型木车有几种不同的形式,除了她自
己居住的宫殿以外,其它那些的用途其实是在平原上运送石块。巴国的京城也在
大湖区的北方上游,易和她的建筑队伍本来应该返回首都那个方向,不过她在那
一年遇到了与我们同样的问题,在发现回程被湖水阻断以后她们掉头向南。巴国
的南方是海,大湖出海口的旁边有一座叫做蚌的城市,它是巴国最重要的对外贸
易港口,往返大食和中国的商船会在那里靠泊,蚌也因此变得富裕繁华。
 
  北方泛滥的湖水如影随形,易准备去蚌度过今年的雨季。她在那天弄清楚了
我们是谁,以及我们遇到了什么样的问题以后,邀请我们和她的队伍一起前往南
方海滨。我们可以从蚌设法搭乘顺路的货船返回娜兰或者中国去。
 
  和帕南家的船很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易的车现在是闲置的。当天晚上易的奴
隶帮助我们装车,只要一辆城车就已经足够。在那座能够运送万斤石材的宽阔的
车厢里,我们大半年的猎获只是占到了一小半的空间。拖拽这些货车的奴隶们性
别混杂,男多女少。不过正如我们第一次面对易的王宫所见到的那样,公主座驾
所使用的纤奴全都是女性。在一场比较正式的觐见行动中,我们需要沿着两列壁
立的裸女走廊,行进可能有一百尺的距离,才能走到那座高耸的宫殿正面,占据
了两层楼面的大门以下。骑坐在战象上的王室卫兵从队列外侧的高处向下注视,
而赤裸的女奴们笔直站立着迎接我们,但在客人经过身侧时驯顺整齐地屈膝下跪。
那是两道迎向我们又俯伏沉落的人肉波浪。
 
  在跟随易的王城一起行进的第三天晚上,公主表达了接见我们这些远方来客
的愿望。与易率领的这座城市,还有她的楼车前华丽铺张的御奴形制相比,我们
在四层的王宫楼顶见到的公主易几乎像是一个平民女孩。大湖平原是一个非常炎
热的地方,巴族的女人们从来不穿上衣,即使王室也是一样。易只围有一条普通
的麻布短裙,赤足,她给自己的手腕和脚腕套上了许多繁杂零碎的环圈珠链,看
上去都是些邻居小妹会喜欢的廉价装饰,不过确实有一个例外。易的脖颈上用皮
绳系挂着一块鸽蛋大小,晶莹赤红的石头,那很可能真的是一件稀世珍宝。在公
主浅棕色的双乳中间,这块硕大的红宝石熠熠生辉。
 
  易的楼车可能有五丈长,宽超过一丈五尺。这样的一块车顶面积被布置成为
一座空中花园。树木和藤蔓从一些安放和悬吊的,大小不一的瓷盆和瓦缸中生长
起来,绽放出各种颜色的花朵。在朝向车尾的方向甚至开辟有一条横贯左右的水
池,水中漂浮着蓝色的睡莲,而两道檀木的河岸通过一座狭窄的木桥相联。在那
之后有一座木柱支撑的宝塔,这座木塔从四层高的车顶继续耸立向上,每一层都
装饰着精细的浮雕和弯曲的飞檐。
 
  公主在这座空中花园里亲自款待了我们。虽然有玉雕的杯子,番石榴酿成的
酒也带有独特的热带气息,只不过对于我们这些来自中国的赴宴者,更让人感到
兴趣的大概会是烹饪以外的事情。在这一处并不遵守中原教化的奇异之地,当我
们轻微地摇晃,伴随一座绿叶和花朵的檀木庭院,在距离地面十多尺高的空中漂
浮前进的时候,从雕花的栏杆上极目远望见到的所有草原像海。我们正从中间航
行而过。而向下的俯瞰会是惊悚的。那底下整齐排列开上百面棕黄颜色斑驳交错
的,赤裸裸的妇人肩背。其实她们手脚上镣铐的金属声音一直会被车上的乘客听
到,她们的呻吟和喘息也并不是那么的轻微。尤其是当那些骑坐在大象背上的士
兵们挥舞起细长的鞭梢,凶狠准确地击中他们所认定的偷懒目标的时候,死皮和
生肉相交,激发出异常清晰明快的脆响。
 
  我们杯中的酒液平面突然摇动。楼车正在平缓的停止下来。" 停。停车!"
从楼房前后两个方向会同时响起清晰简单的口令。控制这座庞然巨物运行的并不
仅仅是在车前挽住纤绳的几百个女人,实际上车后还跟随着一个同样规模的奴隶
队伍。排在车后的女人不需要负重,她们的肩背上没有捆扎住牛轭样子的横木,
但是她们同样被编成两组八列。两条粗铁环链从车尾木档上向后绵长地延伸出去,
依照女奴各自行走的位置,用铁铐锁死她们的左手或者右手。而那个牵连在链条
上的女人另一侧的手臂,会与另外一个女人的手臂再以铁铐相联。这样的一个四
人组合正好具备了与车前群体的对称关系。本来她们存在的一个理由,就是为了
保证在拖车奴隶因为伤病发生减员时可以替换。不过还有另外一个更重要的理由,
那就是当驾御她们的官员高喊停车的时候。
 
  每一个锁在外侧的女人都要疾步上前转身,内侧的那个只是转身,但是她们
都要以迅捷的速度抓握住长链,停止脚步,并且极力朝后仰过去身体。在那时她
们是克服惯性,尽快刹停车辆的制动能源。
 
  经过三天之后我们已经知道,这种依靠人力运行的楼房会有事务性的停车。
主要是遇到拖车的奴隶由于力竭或者鞭打而昏厥过去,那时她的身体松弛地拖挂
在轭具底下,就变成了一个纯粹的累赘。看守的士兵们把她从队列中解开拖走,
从后队中挑人替换都需要时间。
 
  我端着番石榴酒倚靠在空中花园之上俯视地面。那具赤裸裸的女人身体被拖
拽到队列以外,靠近我们楼房的地方。她大张开四肢孤单地趴伏在绿草从中。从
上面看下去,她周围那些站立的士兵们形成了一些竖立的投影,他们挥舞棍棒的
动作显得有些怪诞和娱乐感,但是女人被打中时发出的尖叫是实实在在的。她在
木棍下抽缩和爬行的姿态有点像一只受伤的青蛙。
 
  每一个奴隶早就都已经知道的。被换下的消耗品只有一个唯一的结局。那个
女人四条肢体上的所有骨头都要被打碎成小段,上边直到肩膀,下半部直到骨盆。
那以后她的手和腿就变成一种可以随意弯曲扭折的,像是一些散装肉肠那样的可
塑性物体,只是依靠外部包覆的人皮,才保证了她们能够承受拉伸力量的完整性。
那个女人的身体会像一个编织口袋一样,被编织到楼车下直径广阔的木制车轮上。
她自己的手臂和腿像许多条纠缠着她的蛇,它们从各种奇怪的角度延伸开去,像
植物的藤蔓那样盘旋穿越在车轮的辐条中间。她的右脚在木条中绕行过两圈以后
翻转向外,光裸肮脏的脚掌底板也许会从她左边脸颊的一侧向外绽放开来。
 
  如果不是足够幸运的话她还没有咽气。不过楼车已经可以重新启动了。我们
的楼车左右安装有各四个轮盘,最多时候可以编织进去八个生存竞争的淘汰者。
我知道她们的尸体要在当晚到达营地时才被拉扯出来抛弃掉。在路途中她们的血
零星的滴落下去,流淌过车后一百八十双光裸女人的脚板踩踏,变成一种斑驳错
落的红色车辙。
 
  这不是在中原。这可真是在教化之外的巴国。易从我的身后靠近了过来。她
也端着酒杯,她从我的侧边,贴挤住我的身体往车下寻找我的视点。她的上身是
没穿着衣服的。易说,大周人,你知道我们中南亚洲的,对吧。
 
  那里边有好几个别国国王的大小老婆呢,还有了不起的将军。你知道,我们
这的女人都特别能打仗的。她们那时候大概没想过最后会挂在车轮子上吧。对了,
你有没有看上哪一个了?晚上我让她们上来陪你。
 
  易笑了,要不,你跟我一样,最后看上的也是那个大高个子的白女人?
 
  就像是应合着易的调笑一样,从我们身后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这是在野性
的巴。巴国公主在空中花园里布设的宴席并没有丝竹弦乐助兴,但是自始至终都
会有一些起到伴奏作用的奇怪音响。从车底下传上来的那些鞭笞和呻吟只算是背
景的和声,楼顶后沿的宝塔是庭院中所有人的视觉焦点,易喜欢的那个大高个子
的白种女人,就赤身裸体地长身挺立在宝塔玲珑的圆顶以内,她健壮的小腿和赤
足下是一面铜鼓,铜鼓有一层振颤的薄面,鼓身中空,内燃。那些从一开始就翻
滚着微薄火焰的燃料应该是炮制的很好的木炭。她的两只脚上当然是带着铜球的,
她的胯下也带着铜球,结果那东西拥挤在她肌肉饱满的大腿之间,迫使她不得不
分张而且弯曲起自己的下半部分。她的双腿呈现出罗圈的形状,但是她不得不努
力地拖动起金属的附件,沉重地踩踏和蹦跳。炙热的疼痛使她轮流抬起脚掌和脚
跟,铜的重量使她掉落回鼓面。骨肉和皮茧的痛苦是沉闷,笨拙的,而铜的跌宕
高亢。我们早已经发现,当易的宫殿隆隆行驶过旷野的时候,周围总是回荡有怨
恨和悲怆的戾气,以及金石相交的铿锵碰撞,现在我们知道这种杀伐之声的缘起
了。
 
  在这样一个限定的空间里观赏四面风光,我们没法远离中心,各种事物都是
如影随形一样的环绕在我们身边。所以在一整天里为公主击足踏鼓的这个女人,
其实只是在我们一转过身的圆周以内。" 她多高啊。" 公主拨开阻挡我们的吊兰
花瓣,回转身体仰望上去。她的白女人身长大概会到五尺五寸以上,站在一个连
架子带鼓的地方就更高了。白种女人的两只手臂被束缚在一起,抬举到更高的地
方。她是被塔顶上垂落下来的铁链子悬吊在鼓面上的。她的体态凹凸,臀部厚重,
宽胸巨乳上下飞扬。" 她打架的时候用两把铜的斧头," 公主说," 那东西真的
很重……"
 
  那一年她带了一条船来,整一条船全是跟她一样的白女人,她自己可是个船
长……要不叫个什么……上尉?听说过吗?她是个维京女人,她的国家离我们这
儿可真的很远很远……她们为了金子出租自己,跑到那么远的地方来帮别人打仗,
那一年是爪哇人雇了她们……
 
  其实我在海里打不过她们,可是我的运气好。易公主对着我绽露出几乎是孩
子气的笑容。要不是大风吹翻了一半爪哇的舰队,现在可能就该是我蹲在她的船
舱底下,光着身子划桨啦。
 
  易伸出手去摸摸维京女人的光身子。她摸的是她的小腿。铜鼓散发出平静的
热量,火其实并不是很旺盛,否则人足恐怕早已经被烤成焦炭。赤裸裸的维京女
船长在那上面的蹬踏也只算是不慢不疾,本分尽责的。我们很容易想到,在这样
沉重漫长的肌肉运动中,她早就已用尽了体力。她的宽厚的脚掌和粗粝的踝骨肿
胀变形,而脚趾头像一堆球形的水萝卜一样紫红发亮。她的小腿还是强健的,她
们粗蛮如同柱石,而且她们也确实像一种有生命的机体那样,流汗,抽搐,她们
甚至还生长着浓重的金色汗毛。但是她其实没有脚,她只是粘腻笨拙地踩踏拖拉
着两块油水交融的结缔组织,油和水都是被火力煎熬出来的,她肌体中的脂肪和
胞液。她们的颜色和形状几乎像是一大团过分发酵的红薯淀粉正在四处流淌。
 
  我知道你们这些男人喜欢女人的脚,公主促狭地说,你会喜欢这样一对大脚
丫子嘛?她对着维京女人的身后做了个大概的手势,在那地方一直守候着一个奴
隶男人。他现在把手里烧红的铁条打横过来,按到女船长的小腿上去。
 
  这样才会有一声尖叫了。她的腿还能感觉到疼。她的腿飞快地抽向空中,带
着那只红烧油焖的大脚爪子,笨重的铜球紧跟着飞腾起来。那东西只是用了一个
铜环,直接穿透了人脚的跟腱串连在上面。肉和铜也就是这样紧密相连地砸回鼓
面,轰然地发出一阵混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重贴删改过的《不知归》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