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月影霜华】(26-27)

时间:2016-12-02 10:36:48  来源:  作者:
【月影霜华】(26-27) 作者:江东孙伯父 2015/01/28发表于:第一会所 ***********************************   这两章过度,没有H情节,大家凑合看。 ***********************************                第二十六章   清晨,韩府门前。   两匹高头骏马鞍韂鲜明,由仆人牵着,不安分的打着响鼻,碗口大的蹄子踏 踏的敲打着地面。   「两个该死的畜生!把你们都杀了!」月儿恨恨的骂了一声,转过头来,眼 圈泛红的看着夫君,手里紧紧捧着包裹。   「师兄,一定要小心,要是有危险千万不要逞强,赶紧回来,我和娘亲不会 笑话你。」还想说什么,嘴里却仿佛堵了一团棉花,哽咽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将手中包裹递到李天麟手中。   李天麟笑了笑,接过包裹放在马背上,转身给月儿擦拭着眼泪,道:「放心 吧,我会小心的。我走了,家里就交给你了,照顾好师娘。」   月儿嗯了一声,突然扑到李天麟怀中,双臂环住李天麟的脖子,怎么也不肯 松手。   一旁韩诗韵冷眼看着,开口道:「时间不早了,快一点出发吧。」   月儿恨恨瞪了韩诗韵一眼,哪怕是自己的姑姑,此刻在眼里却几乎与仇人无 异。犹豫了片刻,踮起脚来,在李天麟面颊上亲了一下,贴着耳朵小声说道: 「师兄,等你回来了,我和娘亲一起在床上侍奉你。」   李天麟一愕,下意识抬头,看见苏凝霜站在台阶上,面色苍白,扶着门柱的 手轻轻颤抖,眼看自己的目光扫过来,强自笑了一下,不便说什么,只是深情的 凝视着自己。   李天麟心神激荡,恨不得将师娘抱在怀中爱抚一番,此时只得强自忍住,同 样贴在月儿耳边轻声道:「告诉师娘,等我回来了要狠狠的要你们两个一回。」   韩诗韵早已等的不耐烦,想着再催促几声,却被月儿几乎要杀人的目光盯着, 不自然的哼了一声,偏过头去。   李天麟忍住心中不舍,松开月儿,回身接过缰绳,对韩诗韵道:「姑姑,咱 们走吧。」   两人翻身上马,李天麟回头看了苏凝霜和月儿一眼,挥了挥手,转过身照着 马屁股一鞭,两匹马小跑着越走越远,转过大街拐角不见踪影,只有马蹄声越来 越远,终于不可听闻。   人影已经远去,月儿却还是呆呆的站在原地,过了好长时间,才转身回到苏 凝霜身边,扑到母亲怀中,抽泣道:「娘亲!」   苏凝霜抚摸着女儿的脊背,眼中含着泪珠,安慰道:「别担心,天麟很快就 会回来的。」扶着女儿慢慢回府,吩咐下人道:「关了府门,以后有来客一律谢 绝。」   两人一路进了大厅,苏凝霜在书案后坐下,翻开账簿对账,月儿坐在一边发 愣。苏凝霜心中烦乱,神思不定,账目怎么也看不下去,越看心中越乱,脑子里 满是天麟的影子,最后终于合上账簿,玉手支着下巴,呆呆出神。   往日里天麟不离开还不觉得,如今他走了,这宽阔的厅堂中一下子空荡荡的, 安静的可怕,还未入秋,却让人感受到刺骨的凉意。   晚上时候,吃过晚饭,月儿对苏凝霜道:「娘亲,今晚我跟你睡。」   「好啊。」苏凝霜强打精神笑道:「咱们母女好长时间没一起睡了。」   两人一起到苏凝霜房中,各自看了一会儿书,月儿脱掉衣服,躺到床上,呆 呆的看着母亲的背影。   苏凝霜又看了一会儿书,心中烦乱,起身将书合上放在一边,脱下外面衣衫, 露出贴身小衣,胸口被高耸的乳峰顶的几乎要撑开,两条赤裸的玉臂如同羊脂美 玉,窈窕身姿令月儿呆了一呆,面颊一红,心中浮现出一个念头:原来娘亲这般 好看,怨不得师兄……   苏凝霜被月儿盯得面颊上微微发烧,笑道:「看什么看?」一面走到床前与 女儿并肩躺下,盖上被子。   月儿道:「娘亲长得真好看。」   苏凝霜面颊红晕,伸手捏了捏女儿的鼻尖,笑道:「娘亲老了,可比不了我 家月儿越长越漂亮。时候不早了,快睡吧。」   母女两人闭上眼睛,月儿不由自主的向着母亲身上靠了靠,睁开眼睛,轻声 道:「娘亲?」   「什么?」   「你跟师兄在一起的时候,快活吗?」   苏凝霜心中一颤,睁开眼睛,看着女儿纯净的目光注视着自己,不由得脸上 发烧,心中一阵慌乱,下意识的转过头去,嗔道:「怎么说起这些?」   「一定很快活吧。」月儿低声道。   苏凝霜羞红了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了良久,捧起月儿的面颊,歉意道: 「娘亲对不起你,跟天麟做了这种事情……」   月儿扑到苏凝霜怀里,打断母亲的话:「只要娘亲快乐就好。」她凝视着母 亲的眼睛,柔和的笑着慢慢说道:「娘亲,你和师兄是我最爱的人。只要你快乐, 师兄快乐,月儿也就跟着快乐。」   「傻丫头。」苏凝霜眼中含着泪水,将月儿抱住怀中。   月儿安静的在母亲怀中呆了一会儿,才慢慢抬起头,母女两人相视微笑,彼 此间的隔膜淡了许多。   「娘亲好漂亮呢。」月儿道,看着母亲美丽的面颊,秋水般的眼睛,修长的 玉颈,再往下就是那一对饱满高耸没有一丝瑕疵的乳峰,然后低头看看自己的小 胸脯,忽然心中有些不平,突然张开嘴,含住母亲的乳头。   「啊?」苏凝霜吓了一跳,叫了一声:「月儿,做什么?」   「嗯哼。」月儿鼻子里哼了一声,两只手握住母亲的乳峰,一边吸允一边理 所当然答道:「吃奶啊。」   「吃……吃奶?」   「对啊,女儿不应该吃娘亲的奶吗?」月儿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然后忽然 脸上挂露出促狭的笑意:「还是说以后娘亲的奶只给师兄吃,不给我吃了?」   「啊……鬼丫头……胡乱说什么?」苏凝霜被女儿的话羞得,脸上通红一片, 胸前乳头被女儿含在嘴里麻酥酥的,忍不住呻吟一声,眼见不能制止女儿的胡闹, 又想到反正是自己女儿,索性就随他胡闹了,于是伸手抱住月儿的头,呻吟道: 「吃吧,贪吃鬼。」   月儿一面贪婪的允吸着母亲的乳峰,一面两只小手在她胸口腰间胡乱抚弄着。 开始的时候只是觉得好玩,后来却心里渐渐生出一股奇特的感觉,心里又是羞涩 又是兴奋。抬头看着母亲布满红晕的面颊和半是迷茫半是享受的眼神,忽然生出 一股冲动,抬起头,嘴唇贴在母亲唇上,轻轻舔弄。   苏凝霜目光迷离,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低头看着女儿得意的笑容,心中 充满羞意:啊,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任凭月儿这么摆布?有心挣扎,却看见 女儿纯净的眼中满是喜悦神色,心中一软,再也提不起一丝力气,任由月儿的舌 头探进自己口中,与自己的舌头绞在一起,两人口中香津混在一处,难以分出彼 此,不约而同地同时发出销魂的呻吟声。   良久之后,四片红唇才缓缓分开,两张诱人的嘴中间拉出一条亮闪闪的银丝。 母女两人对视片刻,都有些害羞了。   苏凝霜羞道:「好了,鬼丫头,别再胡闹了。」   月儿本来心中有几分羞涩,此时看到母亲面带微笑目光柔和的幸福模样,心 中的羞意忽然减淡了许多,咯咯的笑着,一下子掀开被子,笑道:「我看看娘亲 的身子是怎么让师兄迷得什么都不顾的。」   苏凝霜啊的一声,急忙将身子缩起来,双手掩住胸口,红着脸嗔怒道:「月 儿,别胡闹了!」   月儿本来此举只是玩笑,然而陡然看到母亲柔和娇美的赤裸娇躯暴露在眼前, 忍不住呆了一呆,心里跳个不停,心底仿佛有个声音在指引一般,不顾娘亲的抗 议和呻吟,俯下螓首,香舌顺着母亲的乳峰一路舔弄下去,划过洁白的肌肤,纤 细的腰肢,直到小腹处,手指一钩,将母亲的亵裤钩到膝盖处,露出粉红色阴户, 浅浅的肉缝光润如同玉石雕刻而成,周围没有一根毛发。   月儿呆了一呆,脸颊羞红,小声自语:「这就是月儿生出来的地方啊。」   苏凝霜早已羞得全身皮肤都挂着红晕,急促道:「月儿,快停下吧,不要再 淘气了。那里,啊……」   月儿低下头,双手分开母亲的大腿,舌尖顺着肉缝舔下去。苏凝霜身子一阵 颤抖,想要阻止却全是使不出力气,阴户被女儿一下下舔弄,心里羞涩到了极点, 麻酥酥的奇怪感觉充满全身,一股淡淡的爱液淌出来,粘在月儿的舌尖,场景十 分淫靡。   「快停下,月儿。」苏凝霜声音里带着哭腔:「我们是母女,不要,不要再 淘气了。」   月儿羞红着脸,充耳不闻,嘴唇紧贴在母亲阴户上,粉色的舌尖探进玉门中, 一下下吸允舔弄,一股股温暖的泉水不断从面前的洞口中涌出来,舌头,嘴唇, 鼻尖上都挂上了亮晶晶的液体。   苏凝霜浑身都没有一丝力气,一面哀求一面喘息着,终于哭出声来,眼泪如 同泉涌,呻吟着:「你们,你们两个小坏蛋,都这么欺负娘亲……」   月儿仿佛着了魔怔,不顾及母亲的哀求,只是用舌头一下下的舔弄着母亲的 下体,同时伸手揉弄着母亲的玉臀,神情专注,仿佛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   一阵麻酥酥的快感传来,苏凝霜身子一阵阵痉挛,一边呻吟一边抽泣,忽然 间身子一阵抽搐,一股热乎乎的爱液从阴户中喷洒出来,洇湿了床榻。   月儿这才停止动作,涨红着小脸微微喘息,慢慢躺回到母亲旁边,晶莹的目 光注视着母亲的面容,微微有些尴尬:「娘亲,舒服了吗?」   苏凝霜脸色变幻了几次,咬着牙,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悲哀,隔了半晌终于 泄了口气,无力道:「月儿,怎么能这么对待娘亲?羞也羞死了。以后,以后可 不许这么乱来。」   月儿柔和的笑了笑,轻轻吻着母亲的面颊:「娘亲,我爱你,好爱好爱你。 只要你快乐,月儿什么都可以做。」   明知道月儿这么做不对,苏凝霜看着月儿纯净的笑容,却生不出愤怒的心思。 只是叹了口气,幽幽的道:「以后不许这么乱来了。娘亲的脸都丢尽了。」   月儿这才松了口气,勾着母亲的脖子,笑嘻嘻的道:「知道了,月儿保证下 次不经你允许不会乱来了。」接着鼓了鼓嘴巴,小声自语道:「又不是没被师兄 这么弄过……」   苏凝霜登时羞得满脸通红,嗔道:「要死了!怎么说这种胡话?」   看着母亲窘迫的样子,月儿咯咯直笑,忽然贴着母亲的耳朵道:「娘亲,师 兄走的时候,我跟他做了个约定呢。」   「什么约定?」   月儿不答,只是咯咯的笑,母亲越是追问自己就越觉得有趣,越笑越开心, 把头埋在母亲怀里,肩头一阵阵抽动。   两匹马一前一后在官道上慢慢走着。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路上没有行人。朦胧的月色下看不清道路,李天麟和韩 诗韵不敢催马疾行,只得慢慢的向前行。   李天麟回首望去,身后一弯残月挂在苍穹,散发着淡淡的银色光芒。这光芒 照在自己身上,是否也同样照在自己心中挂念的人身上呢?自己仰头看着月光的 时候,远方的月儿和师娘是否也同样的抬头看着月光,心中充满了思念。   月亮如果有知,就将我的思念传递给心中思念的人吧。告诉他们,我会很快 回去。   转回身,李天麟提缰上前几步,说道:「姑姑,天色太晚了,不能再前行了, 人可以忍受,马匹不能不休息,得赶紧找个客栈住下。」   月光下,韩诗韵的身姿更显清冷,薄薄的衣衫贴在身上,衣带随微风飘动, 如同月宫仙子降临凡尘,微微蹙眉道:「知道了,前面不远就有家客栈,早点赶 过去休息吧。」                第二十七章   到了客栈门口,两人下马,李天麟去拍打门户。过了一会儿,一个伙计开门 出来,举起灯笼照了照两人,道:「二位客官,可是要住店?」   李天麟道:「正是要住店,另外我们有两匹马,还请牵到后面喂一下,明天 还要赶路。」   伙计答应一声,回头喊过另一名伙计牵马,自己提着灯笼将两人引入客栈, 一面走一面说道:「二位来的有些晚了,今日本店客满……啊,不对,还有一间 客房,就是比较窄小简陋,二位只好委屈一下了。」   韩诗韵冷冷道:「就只剩下一间客房了吗?」   伙计道:「是啊,出门在外,不比在家里,您二位不要太讲究,再说了,两 位应该是夫妻吧?不是?奥,了解,了解。」说着话自顾自的笑了几声,不知心 里有了什么龌龊想法。   韩诗韵变色道:「我们不是夫妻。再敢胡言乱语,小心割了你的舌头。」   伙计呵呵笑了几声,冲李天麟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你找的这个女人真够凶 的。   两人跟着伙计来到楼上一间客房,推开门一看,果然十分窄小。伙计道: 「喏,就这一间了。」   韩诗韵将包袱放在桌上,目光冷冷的看了李天麟一眼。   李天麟苦笑了一声,回头对伙计道:「伙计,麻烦给准备一些吃食。」   伙计答应一声下去,李天麟才道:「姑姑放心,我进门时候看见柴房还空着, 我可以在那里住一夜。」   韩诗韵这才脸色舒缓一些,道:「辛苦你了。」   过了一会儿,伙计端着些饭菜上来,两人都饿了一天,此时也不讲究什么, 赶紧吃起来。   吃完饭,伙计领着李天麟下去到柴房里。李天麟道:「伙计,能不能烧些热 水供上面的那位姑娘沐浴?」   伙计笑呵呵道:「这位客官对你的婆娘真是关心。」   李天麟尴尬道:「那是我的姑姑。」   「了解,了解。」伙计笑得格外淫荡,低头小声说道:「客官也常看金大师 的话本?当年有位大侠也是称呼他心上人为姑姑的。不过您看上的这位脾气似乎 不太好,可要小心应付着。」   李天麟知道这事解释不清了,心里只是苦笑。   和衣躺在草堆里,到底不比家里舒服,李天麟闭上眼睛,眼前却不时浮现出 月儿和师娘的身影,或微笑,或蹙眉,目光盈盈,欲语还休。又想到与月儿的约 定,不由得心头滚烫,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正胡思乱想,忽然听到头顶房间传出 哗哗的水声,知道韩诗韵正在洗浴,赶忙收拢了心思,躺在草堆里迷迷糊糊的过 了不知道多少时间,终于睡过去。   第二天早上,韩诗韵才从房里出来,只见李天麟早已在下面等着,桌上摆着 几种刚刚做好的饭菜,热气腾腾。韩诗韵下楼来,和李天麟一起吃了饭,稍作休 息,李天麟结了账,从后面将马牵出来,两人一起上马赶路。   十几年来韩诗韵都是孤身一人闯荡江湖,突然身边有个人照顾,开始还有点 不习惯,后来渐渐却觉得有这么一个鞍前马后伺候的人倒也不坏,对李天麟的态 度也渐渐好转了一些。   两人一路疾奔,出来七八天,终于踏入蕲州地面。一路上寻找着杨文博信中 留下的暗记,来到一座宅院门前。   两人下马,李天麟前去叫门。门环拍击几下,大门打开一道缝,一个黑衣人 从门缝里警惕的向外看了一眼,低声问道:「什么人?」   「我们是给杨大爷送货的。」   「什么货?」   「十盆牡丹花。」   「做什么用?」   「捕蝴蝶。」   那人点点头,打开门,将两人引进去,又马上关上门。   一面向后面走,那人一面埋怨道:「怎么现在才来?蕲州的陆捕头已经召集 好了人手,这两日就要动手了。而且你还带了个女人来,不知道玉蝴蝶是个淫贼 吗?如果是男子,失手了最多送了性命,而女子如果落到玉蝴蝶手里,那可真是 生不如死。」   一边说着,三人穿过两层院子,只见前面屋檐下站着一个人,正是杨文博。 眼看李天麟过来,却呆了一下,急忙迎上来道:「贤侄,你怎么来了?我信发出 去就后悔了,不该让你来冒这个险,要是你出了意外,我怎么对得起韩兄弟。」 说着看了一眼韩诗韵,皱眉道:「这位姑娘是?」   「杨伯伯,这是我的姑姑。」   「胡闹!」杨文博生气的说道:「快点回去,一个女子怎么能掺和到这种事 情里来?」   忽然面前一道剑光耀眼,杨文博汗毛倒竖,身形急退,这一下子便退出一丈 多远,然而只觉眼前一花,只见那名女子如影随形跟着自己,手中青钢剑剑尖抵 在自己咽喉,几乎可以感受到剑锋上的寒意。   杨文博心里砰砰直跳,平生以来这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快的一剑,虽然对方是 出其不意,可是扪心自问,哪怕自己有了防备,只怕也不敢说能躲开这一剑,心 里只觉得一阵阵发寒,问道:「这位姑娘不知是哪一位高手?」   韩诗韵还没回答,只听屋里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淡淡说道:「水云剑派门下 第一高手,寒冰仙子也来了?如此一来倒是多了几分把握。杨大侠,还请将韩女 侠请进来说话。」   杨文博呆了一下,红着脸拱手道:「原来是寒冰仙子,老朽眼拙了,还请恕 罪。」心里却想着:李天麟怎么管寒冰仙子叫姑姑?嗯,韩女侠,寒冰仙子姓韩?   韩诗韵收了剑,不看杨文博一眼,昂首走进大厅。只见厅内已经坐了十几个 人,一个个佩刀悬剑,目光闪亮,手指节粗大,显然都是武林中的好手。正中间 坐着一个人,身穿青色七品公服,腰间插着一只金灿灿判官笔,面容清秀,两条 弯眉,一对丹凤眼,目光清冷,唇边微微含笑,胸前高耸,却是一名女子。虽然 身穿公服,代表着朝廷身份,这女子却并不正襟危坐,坐姿反而显得随意得很, 一手支着下巴,有几分慵懒,毫不在意的展示着自己女子特有的姣好身姿。   而在她身边或坐或站围着几名捕快打扮的人,一个个面容冷峻,一看就是精 明干练之辈,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公门中人特有的阴冷之气,周围的空气都仿佛 冷了几分。   旁边一面身穿儒衫的青衣老者放下茶杯,从怀中掏出一封公文,递给女子, 笑道:「陆捕头来了客人,老夫就不打扰了。这是太守大人亲手签发的钧令:抓 捕玉蝴蝶一案,全权由陆捕头负责,州城内所有人手听从你的调派。」   女子探出两根洁白手指接过公文,看了一眼揣到怀里,笑道:「赵师爷您是 公门的老前辈,为了这么一点小事还亲自跑一趟,真是令晚辈过意不去。」声音 虽然有些沙哑,但语调绵软,自然带着一种奇特韵味。   赵师爷笑着摆摆手,起身道:「被陆捕头这么说可折煞老夫了。还是后生可 畏,后生可畏。」说着拱拱手,想着四周捕快们道:「玉蝴蝶肆虐乡里,天怒人 怨。老夫是个文人,只能跑跑腿,出出主意,抓捕这恶贼的事情,还有劳烦各位 了。」   十几名捕快急忙起身躬身道:「赵师爷放心,此番定能将此恶贼捉拿归案。」   赵师爷洒脱一笑,起身告辞。那女子一路将赵师爷送出门去,才回到厅内, 眼见韩诗韵不住打量自己,微微一笑,落落大方的一拱手道:「新任蕲州总捕头 陆婉莹见过寒冰仙子。」   韩诗韵看了看陆婉莹腰间判官笔,冷然道:「你姓陆?铁手阎王判陆明川是 你什么人?」   陆婉莹笑道:「正是在下祖父。」   韩诗韵轻轻点头。铁手阎王判陆家世代都出公门中人,陆明川如今已经是古 稀之年,在刑部四十年,天下四大神捕有三个是他徒弟,弟子徒孙更是数不胜数, 安排一个孙女做一州捕头在别人来说难度颇大,在他来说却是易如反掌。   「陆捕头召集这么多好手围捕玉蝴蝶,不知玉蝴蝶现在在哪里?」   「韩女侠说笑了。」陆婉莹淡淡笑道:「如果知道玉蝴蝶的确切下落,我们 早就将其捉拿归案了,怎么会还在这里苦等?」眼看着韩诗韵扬眉欲怒的神色, 陆婉莹笑道:「不过至少可以肯定,玉蝴蝶并未离开蕲州。」   眼见陆婉莹把握十足的样子,韩诗韵沉默的点点头,问道:「如何将他找出 来?」   「其实找人和钓鱼一样,除了耐心,还要有鱼饵。本来我正愁准备的鱼饵不 够分量,不想韩女侠到来,倒是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眼看韩诗韵迷惑不解的样子,陆婉莹抬手端起桌上茶杯喝了口茶,袖管滑下 来,露出半截如同白玉的胳膊,惹得周围武林中人齐齐盯着,甚至有人悄悄咽了 口口水。而四周的捕快们却个个目不斜视,连眼角都不敢动一下。陆婉莹将这一 切看在眼里,毫不在意,嘴角悄然浮现一丝笑意,放下茶杯,道:「玉蝴蝶贪淫 好色,我已经放出风去,最近几天福宁商号的少东家朱公子携新婚夫人,以琴艺 诗画闻名天下的美人,邓州刘知府千金前来蕲州巡视分号。」   「这便是鱼饵?」韩诗韵轻声道。   「没错。哪怕玉蝴蝶派人前往邓州打探,也会得到福宁号少东家正向蕲州赶 来的消息。等到这波人马到了蕲州城外,便由我们的人替换,在福宁号分号设下 埋伏。只不过先前准备的替换刘千金的女子武功不高,经验不足,我还担心出了 差错。想不到韩女侠却突然到来,真是一桩幸事。」   「你想让我假扮刘小姐?」韩诗韵皱眉道:「有几分把握引出玉蝴蝶?」   陆婉莹笑得花枝乱颤,胸口不断起伏:「几分把握之说实在是无聊,结果只 有两种:要么玉蝴蝶出现,被我们擒住,要么他不敢出手,继续潜伏在蕲州,我 们再想别的办法。」笑了一阵,陆婉莹正色道:「我分析过玉蝴蝶过去做下的案 子,此人对于女子颇为挑剔,等闲的看不上眼,必须是有才有貌声名远播的才能 挑起他的兴趣。刘小姐的身份正好合乎这个标准。」说着话忽然促狭的看了韩诗 韵一眼,笑道:「若我早知道韩女侠能来,说不定放出风声:寒冰仙子专程前来 蕲州擒拿淫贼玉蝴蝶,说不定更能吸引这贼人出手。」   李天麟怒喝一声:「住口!」如果对方不是女子,都有些忍不住想要教训她 一番:如此口无遮拦,出言放肆,对韩诗韵实在是极大的不恭敬。   韩诗韵反而没有在意,思索片刻道:「既然如此,那刘小姐便由我假扮吧。」   陆婉莹微微点头,看了一眼身前的李天麟,忽然嘴角挂上一丝狡黠的笑意, 说道:「既然刘小姐由韩女侠假扮,那先前安排假扮朱公子的人与韩女侠不熟, 只怕要换一换。」说着一指李天麟,笑道:「李少侠的外貌与朱公子有几分相似, 更凑巧的是听说玉州城韩家的不少生意都是李少侠打理的,言谈气质与朱公子很 接近。我看就由李少侠假扮朱公子,韩女侠觉得如何?」   李天麟急道:「不行,绝对不行!」自己与韩诗韵是姑侄,今日如果假扮了 夫妻,以后传扬出去,以讹传讹,自己倒是无所谓,只怕对姑姑的名声伤害不小。   陆婉莹只是笑盈盈看着韩诗韵。韩诗韵略一思量,点头道:「天麟假扮朱公 子倒是合适,就这么定了。」任凭李天麟在一旁拼命使眼色,自己毫不在意。一 方面从外观气质来说,李天麟与朱公子相似,是假扮的最佳人选,另一方面除了 李天麟,屋里其他人自己都不熟悉,假扮夫妻之时难免出现纰漏。至于日后的名 声,韩诗韵身为江湖儿女,哪里会过多顾虑?   陆婉莹起身拍手道:「那便如此定下了。一会儿我将刘千金和朱公子的资料 交给两位,希望你们在今天就能够背熟。朱武,你在蕲州多年,城里城外各处地 形和地下组织都有暗柱昂,让他们盯紧了各处,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出现立刻回 报。孙帆,你悄悄出城联络朱公子的车队,让他们准备明天进城。传下话去:捕 蝶行动正式开始,各处打起精神小心行事,不可露出破绽。各位江湖上的朋友, 也请各自打起精神,如果有什么差错,呵呵,小女子没有砍脑袋的权利,请各位 吃几天牢饭还是没问题的。」   先前在椅子上坐着时,陆婉莹显得十分慵懒,此时站起身来接连发布几条命 令,有条不紊,举手投足之间,神采飞扬,自然带着一股上位者气势。   两名捕快朱武孙帆站起身来,一个身高体壮,骨节粗大,太阳穴鼓起如,同 一尊金刚一般,一看就威猛角色,另一个身形瘦削,样子有些滑稽,一对眼睛却 精光闪烁,身上透着一股邪气,两人一起躬身道:「遵命。」急匆匆的奔出去各 自准备。余下的江湖高手互相小声商量几句,乱了一阵,也各自告辞出去。   等到众人走散了,陆婉莹才重新坐下,眼看四下无人,索性懒懒的瘫坐在椅 子上,手托洁白的下巴,眼中闪着一丝笑意。   身后一个老婆婆微微躬身,低声道:「四小姐,你安排寒冰仙子假扮刘小姐, 老奴没有意见,可是让这个姓李的假扮朱公子,是否不妥当?根据玉州的消息, 这人武功不高,江湖经验不足,恐怕难以胜任。」   虽然陆婉莹只是蕲州捕头,但是依仗着陆家的门路,拿到玉州那边的人物资 料自然易如反掌。   陆婉莹打了个哈欠,懒懒的说道:「朱公子不是重点,谁假扮都一样。你以 为这些江湖人就可靠?哼,之前几次围捕不能建功,要是其中没有人与玉蝴蝶暗 通款曲才见了鬼。卖这么一个破绽出去,反而能够让玉蝴蝶放松警惕,对我的安 排有轻视之心。呵呵,从卷宗来看,玉蝴蝶此人狡猾却又狂妄自大,如果他知道 了对手是一个连安排陷阱都不周密的年轻小女子,你猜他会不会自以为得计的心 甘情愿跳进去?」   老婆婆沉默了一下,道:「原来如此,四小姐心思缜密,老奴放心了。」   陆婉莹忽然捂着嘴笑出声来:「呵呵,刚才说的都是场面话,其实原因嘛, 我只是看韩诗韵这个假正经的女人不爽,存心给她出难题而已。你说,等以后江 湖上人们纷纷传说寒冰女侠曾经与自己的侄女婿假扮夫妻,是何等有趣的情景?」   老婆婆黑着脸不说话,于是陆婉莹笑得声音更大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月影霜华】(6-8) 下一篇:【月影霜华】(47-48) 作者:江东孙伯父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