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月影霜华】(6-8)

时间:2016-12-02 10:36:57  来源:  作者:
第六章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   也许时间是世界上最好的疗伤药,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的创伤,终究会 有抚平的一天。大丧之后,韩府渐渐从哀痛中恢复了过来,仆人们去掉了面上的 哀痛神色,逐渐回归了原来的状态。   只是,原本喜欢逛街的大小姐和夫人,却极少出现在府门外了。   清晨的鸟儿鸣叫声惊醒了绣花床上的少女,闭着眼睛犯了个身,顺手将一条 玉臂向床边搭过去,却搭了个空。少女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惊醒,下意识的喊了 一声:「师兄!」翻身而起,被子从身上落了下来,露出了一片象牙雕琢而成一 般的酥胸。   然后,月儿才意识到,师兄已经不陪自己同床好几天了。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李天麟每晚总是悄悄的来到月儿的房间,像哄小孩子一 样哄她睡觉。也只有在手臂被师兄握在手里的时候,月儿才能忘记恐惧,安静的 入睡。因为她知道,即使她睡着了,身边总有一个最爱她的人在时刻保护自己不 受伤害。   最初的几日,月儿夜里几乎一刻也离不开李天麟的身体,每一次从梦中醒来, 如果发现李天麟不再身边,便心底里说不出的惶恐不安,好几次半夜里偷偷跑到 李天麟的房间,躲在他的怀中才能安然入睡。眼看心爱的少女憔悴的样子,李天 麟不得不整夜的陪着,双臂环抱着她入睡,两个人相互偎依,直到天明。明明玉 人在怀,李天麟心中却生不出半分绮念,只愿怀中的少女能够面带微笑的睡上一 个好觉。   月儿愣了一下,才想到师兄此刻应该已经去练功了,当下笑了一下,伸手取 过衣服,穿戴起来。无意间一低头,看了看胸前娇小的双乳,脸色红了一下,轻 轻嘟囔了一声:「……还这么小……」   穿好了衣服,月儿走出房门,天色刚刚蒙蒙亮,离日出还早。   月儿熟悉的顺着甬路一路来到后院,此处是一片开阔的演武场,地面被石磙 子压得平整,旁边竖着刀枪架子,正当中一个身影上身赤裸,手中持剑正在聚精 会神的练习,剑光缭绕,寒气逼人。   月儿乖巧的站在一旁,面带微笑的看着场上跳跃的身影。   天色越来越亮,就在太阳越出地面的一瞬间,李天麟一个收势,万道剑光霎 时凝成掌中一柄三尺青锋,阳光照在汗水淋漓肌肉饱满的身上,闪烁着一层细密 的光泽。   宝剑入鞘,李天麟微笑着冲着月儿走过来:「月儿,这么早就起来了?我还 以为你要睡到太阳老高呢。」   月儿眼中带笑,轻轻噘了噘嘴:「人家才不是小懒猫呢。」说着拿起毛巾, 走上来替李天麟擦身上的汗水。   李天麟伸手要接过毛巾,却被月儿一脸嗔意的避过,当下只好笑笑,任由月 儿为自己擦拭。   「师兄,这几日练功很辛苦吧。」   「是啊,因为以后要保护月儿和师娘不受伤害,所以必须练好武功啊。」   月儿一面为李天麟擦汗,嗅着他身上传来的一阵阵汗渍气息,脸色微微一红, 不由自主的将身子贴了上去,微微耸起的胸膛紧紧贴在李天麟的胸前,双臂环抱 对方的身子,闭上眼睛,感受着两个心脏一起跳动。   李天麟脸色腾的一红,下意识的四处看了看,见没有什么人,快速的低下头, 在月儿的唇上亲下去。   好久之后,两个人才分开。   彼此相互一笑,李天麟换好了衣服,两个人手拉着手到前面去,早有佣人准 备了洗漱用品,两人洗漱后,一起到苏凝霜的卧房,为母亲请安。   苏凝霜早就起身了,眼见两人进来,平静的道:「早饭做好了,一起吃吧。」 面上已经不见了悲色,只有眉宇间仍然有几分不易觉察的黯淡。   三人一起安静的用饭。如果是在几个月前,餐桌上定然是欢声笑语,一团喜 气,如今少了一人,便十分沉默。   用过饭,李天麟向师母告辞,出去到几家店铺转转。苏凝霜自己则径直走到 后面的佛堂,为韩剑尘诵经祈福。而月儿则默默的回到自己的房间,拿起书籍, 抄写着文章。   平淡的生活,本该如此。   直到天色将晚,李天麟才回到府里。三人重新聚在一起吃了晚饭,又闲聊了 几句,李天麟与月儿给苏凝霜请了安,从房中退出来。   李天麟正要回房,月儿目光闪动了两下,轻轻拽住李天麟的衣袖:「师兄, 我最近又睡不着,你陪我好不好?」   李天麟在月儿额头轻轻一吻:「晚上我去你房里。」   毕竟没有成亲,两人只能如此。哪怕很多老仆都知道未来姑爷半夜会悄悄去 小姐房里,两人仍然不敢太过放肆。   闺房内,月儿躺在床上,裹着被子,一手托着腮,看着桌上的蜡烛燃烧了一 半,一只手下意识的在床边上轻轻敲击着。   房门吱呀一声推开,李天麟的身形闪进来,随即把门关上。   「等急了吧。」李天麟道。伸手拉过椅子坐在床边,熟悉的握住月儿的手: 「睡吧,师兄守着你。」   月儿嗯了一声,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又把眼睛睁开:「师兄,你到床上 来吧。」   李天麟本要拒绝,月儿已经将身子向床里挪了挪,让出一半的位置。   李天麟嗯了一声,脱掉鞋袜,和衣躺倒月儿身边,隔着被子自然的将少女揽 在怀中。   「师兄,」月儿的声音有些发颤,身子不由得颤动着。   「嗯?」   月儿的脸色通红,轻轻咬了咬嘴唇,慢慢打开被子。   被子下面,是一具洁白如玉不着寸缕的娇小躯体,白皙的脖颈下一对小巧而 骄挺的玉乳微微颤动,两个粉色乳头如同花蕊一般诱人,再往下小腹平滑,皮肤 白嫩在烛光下耀眼,纤腰不容一握,纤细的双腿中间,稀疏几根绒毛簇拥着一道 细细的粉褐色裂痕。   少女羞红了脸,身子微微颤抖,却仿佛有一股力量支撑着她,将身子毫无保 留的展现在爱人面前。   「月儿……」李天麟的声音发颤,呼吸急促,只觉得周身的血液在飞速的奔 腾,仿佛整个身子都要燃烧起来。   月儿羞涩的耳垂都通红一片,目光却前所未有的坚定,颤抖着双手,慢慢为 爱人解开衣服,一件件抛在地上,直到两人之间再无任何阻隔。   李天麟忽然低低的哼了一声,将月儿抱在怀中,向着那两片娇嫩的红唇亲上 去。两条舌头彼此缠弄,香津在两人口中交换流淌,打湿了枕头。   月儿娇声喘息着,一对玉乳紧紧贴在李天麟宽阔的胸膛上,手掌在他后背摩 弄着。   胸前温润的磨动让李天麟热血沸腾,探出一只手掌,将月儿一只椒乳握在掌 中,手指在乳头捻动,眼看着这一只柔美骄挺的小兔子在手中变幻着形状,忍不 住低下头去,将另一只玉乳含在口中。   「啊!」月儿口中发出一声呻吟,紧紧的抱住爱人的身子。   「师兄,爱我……」   李天麟口中含混的嗯了一声,手臂顺着月儿光润如丝绸的背脊滑下去,探入 双股只见,只觉得触手之处满是泥泞。他在月儿的翘臀上轻轻拍了一下,月儿的 双腿顺从的张开。   李天麟继续向里摸索着,指尖传来的是一股湿滑和柔软,以及绒毛的摩擦感, 忍不住手指在那道细缝间轻轻刮弄了一下,怀中的娇躯嗯的一声颤动,一股热流 涌出来,洇湿了手掌。   李天麟忽然翻身起来,接着烛光看着月儿双腿之间所在湿淋淋的阴户闪动着 淫靡的光泽,喉头颤动一下,俯身下去,嘴唇紧紧的贴在上面。   「嗯……」少女更大声的呻吟了一声:「师兄,别……那里……脏……」   「我的月儿……没有一处是脏的……」李天麟喘息着,一下下的吸允着。   月儿的身子不住颤抖,眼中闪动着晶亮的泪水,探手握住师兄早已高高挺立 的分身,一下下的摩弄着。   「师兄,要了我吧。」   李天麟应了一声,身子折转回来,双手分开月儿的双股,将自己粗硕的分身 抵在窄窄的玉门处,慢慢插进去。   娇嫩的玉门被远超承受的粗大物体强行撑开,月儿疼得眼中泪光闪动,双手 下意识的抓住李天麟的胳膊,指甲嵌进肉里。   「疼……」   李天麟爱怜的在月儿脸上亲了一口:「忍一下,就好……」   月儿顺从的嗯了一声,然而下一刻传来的疼痛再一次让她忍受不住,只得咬 紧了牙关,鼻息中发出一声声呻吟。   忽然之间,一股巨大的撕裂般的疼痛传来,粗大的东西完完全全塞满了玉门。 如此强烈的疼痛让月儿无法忍耐,下意识的低头一口咬在李天麟肩头。   「哈……师兄,大坏蛋……」   李天麟忍着疼痛,不敢做任何举动,只是伸手温柔的抚摸着月儿的身子,舔 掉她脸上的泪痕。   过了一会儿,疼痛感渐渐减弱了,一股奇怪的感觉慢慢涌上来,有些酥麻, 有些涨,让人忍不住要动一动。   月儿这么想着,不由自主的腰肢轻轻摆动起来,伴随着一丝丝疼痛,那股酥 麻感越来越强烈,玉门中插着的火热的东西退出少许,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月 儿想着,下意识的腰间一挺,那东西再次填满了自己的身体。一进一出之间,刮 得两片肉一阵阵的酥麻。   与此同时,李天麟也慢慢的挺动着胯下的分身,两人的配合越来越默契,分 身在玉门中抽动着,带出一股股的水迹,发出一声又一声越来越响亮的噗滋噗滋 的响声。   两人对望一眼,月儿羞红了脸,显然也已经知道那是什么声音,只是此刻身 子已经是不听自己使唤的自己挺动着,再也停不下来。只得红着脸,摆动着腰肢, 应和着爱人的冲击。   「大坏蛋,欺负我……」   月儿喘息着,柔美的身子如同水面上的美人鱼一样欢快的游动,嘴里却轻声 的埋怨着,脸上的神色半是娇嗔,半是幸福。   酥麻感越来越强烈,仿佛汪洋大海上的巨浪,将自己这只小船儿抛上天空有 掷向海底。终于,这酥麻到达了一个顶点,巨浪彻底吞没了小船。   月儿身不由己的昂起头,身子绷得紧紧的,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一股热流 从身体里喷洒而出,浇在那火热的东西上。而与此同时,李天麟也是闷哼了一声, 身子一颤,一股热流从分身中激射而出,喷洒在少女的身体里。   一对相亲相爱的爱人,迎来了琴瑟和鸣的第一次高潮。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缓过神来。彼此望了一眼,同时羞红了脸。   月儿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将头埋在李天麟胸前,手指轻轻的在宽阔的胸膛 上划着圈。   「师兄,」月儿轻声说道:「我是你的小媳妇了。」   「嗯,月儿永远是我的小媳妇。从一开始就知道。」   两人相互偎依着,过了一会,月儿忽然啊的惊叫一声,翻身起来。   身体里的那根东西从玉门中抽出来,一股热流瞬间洇湿了床单。   「白布,没有准备白布。」月儿叫着。   李天麟愣了一下,才明白月儿的意思,笑着起身,两人一齐向床上望去。   两人中间的床单早已湿的不成样子,好大一片湿迹中央有一片小小的嫣红色。   月儿的脸色红的无以复加,攥着两个小拳头在李天麟胸前一个劲的砸。   「大坏蛋,都怪你,欺负我,欺负我……」   李天麟呵呵笑了,伸手将床单扯下来,用剪刀将中央的红色剪下来,又换上 一条干净床单。接住一伸手揽住月儿,两人再次躺倒在床上。   月儿再次伏在李天麟胸前。   「好累。师兄,我要睡了,抱紧我。」   李天麟嗯了一声,抱紧了月儿。   片刻之后,轻轻的呼吸声响起。   李天麟低头看着怀中少女脸上挂着淡淡笑意,安静的睡着,忍不住微笑着轻 轻的在面颊上亲了一下。   「我的月儿,我的小媳妇。」   他满足的闭上眼睛,两人沉沉睡去。                 第七章   韩家的佛堂,是偏院中一间空屋子,收拾的干干净净,正中供奉一尊白衣观 世音菩萨,香案上摆满了各种贡品,四时果蔬,硕大的铜香炉内插着三只檀香, 烟气袅袅,菩萨目光柔和,怜惜世人。   香案下方的蒲团上,苏凝霜身着素衣,双膝跪坐,一头青丝用一根红色发带 挽起,没有带任何首饰,清秀的面容上淡淡施了一层胭脂,即便如此,仍不能掩 盖那一股绝代风华。檀口轻张,低声念诵着经文,面容安静宁和,整个人仿佛披 上了一层圣洁无比的光泽,仿佛观音菩萨的真身降临尘世。   佛堂的门轻轻打开,明媚的阳光中,一个娇小的身影闪身进来。   月儿悄悄的在母亲身后的蒲团上跪下,两只白玉雕琢一般的小手合掌,轻声 念诵:「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保佑父亲能早日脱离苦海,往生极乐;保佑娘亲 永远美丽快乐,保佑师兄身体安康。」   苏凝霜停止念经,回头道:「月儿,你怎么来了。」   这一回头间,却见女儿气色比前几日好了许多,目光如一汪秋水,面上仿佛 涂了一层艳丽的胭脂,整个人美得不可直视,当下心中微微诧异,问道:「有什 么事这么高兴?」   月儿咯咯笑了起来,上前将母亲抱住,小脑袋扎进母亲高耸的胸前:「娘亲, 城里来了一个戏班子,听说名气很大的。您最爱看戏,跟我一起去看看吧。」   绝色的美妇与青春活力的少女相拥,仿佛一朵盛开的白莲花旁边一朵含苞欲 放的芍药,若有一男子在旁边观望,只怕离开就要喷出血来。   苏凝霜轻轻拍了拍月儿后背,柔声道:「娘亲还要念诵经文,走不开,你让 天麟陪你去吧。」   月儿撒娇道:「才不要。师兄是个笨蛋,跟他在一起气死人。我要娘亲陪我 去。」眼珠一转,探出手在苏凝霜的酥胸摸了一把。   苏凝霜吓了一跳,嗔道:「小坏蛋,在菩萨面前还这么淘气。」   月儿咯咯笑着:「娘亲在佛堂念了几个月经了,再念下去我就要有一位菩萨 娘亲了。您这么久不出门,出去换换空气也好啊。」   苏凝霜微笑着捏了捏月儿的鼻子:「什么菩萨娘亲啊?在菩萨面前可不能这 么乱说话。」   月儿抬起头,天真的说道:「可在我眼里,娘亲比菩萨还美呢。」说着双臂 紧紧抱住苏凝霜的腰身:「娘亲是观世音菩萨,我是菩萨身边的善财龙女,师兄 是善财童子,我们一起侍奉娘亲。」   苏凝霜笑道:「越来越不像话了。」心中却也知道女儿故作天真是为了让自 己出门散心。想想自己也真是好多天没出门了,难怪女儿担心,当下道:「好了, 今天娘亲就陪你出门去看戏好了。」   月儿欢呼一声,拉起苏凝霜的手:「快走快走,戏马上要开始了。」   两人先回房间换了衣服,苏凝霜脱下穿了许久的素衣,换了一件绣了牡丹的 百褶裙,梳拢头发,插上一根簪子,只是随随便便收拾一下,一个艳光四射的绝 色丽人便出现在面前。   两人来到客厅,苏凝霜道:「天麟去哪儿了?」   月儿道:「师兄尽早去巡视店铺去了,我告诉他早点回来,应该就快回来了。」   正说着,只见李天麟高大的身影走进来,金色的阳光照在身后,更显的英武 不凡,隐隐有了韩剑尘几分气度。   苏凝霜心头没来由的跳了一下。   月儿跳过去,道:「师兄,快收拾一下,娘亲要和我们一起去看戏。」   李天麟笑道:「早准备好了。」说着递过来两个盒子:「今天去首饰店,孙 掌柜新到了一批精品首饰,我让他给师娘和月儿挑了两件,也不知师娘中不中意。」   月儿欢呼一声,捧着盒子来到苏凝霜面前:「娘亲你看。」   苏凝霜一笑,打开第一个盒子,却见里面是一只凤钗,通体用赤金打造,手 工十分精细,凤眼是一枚钻石,烁烁生辉,当下笑道:「娘亲有簪子了,这凤钗 这么漂亮,正合适漂亮的月儿戴呢。」说着拿起凤钗,插在月儿头上。   月儿戴上凤钗,跑到一旁照了照镜子,显得十分满意。又跑回来打开另一个 盒子:「这一件应该是娘亲的了吧。」   只见盒子中是一串上好羊脂玉的项链,每一颗大小如一,圆润光洁,捧在手 上有一丝丝暖意。月儿当下笑道:「这项链正配娘亲呢。」双手捧着,替苏凝霜 戴在脖子上,左看右看,满意至极,回头道:「师兄,你看娘亲像不像观世音菩 萨?」   李天麟看着师娘面容清丽脱俗,因为害羞而微微地下头,白玉一样的面颊上 升起一层红晕,比之那一串羊脂玉项链的玉珠还要耀眼,只觉得口干舌燥,应道: 「师娘自然是观世音菩萨,月儿就是菩萨身边侍奉的龙女了。」   月儿嘻嘻一笑:「那么,善财童子去准备马车,我们去看戏了。」   玉州最大的戏园明月园此刻已经是人山人海,远路而来的名角在台上唱念做 打,花团锦簇,台下围观的人众好声不绝,整个园中高潮一浪接着一浪。   包厢里,苏凝霜居中而坐,月儿坐在左边,伸手剥了一枚果子:「娘亲尝尝, 可甜了。」   苏凝霜微笑着张口接住果子,笑道:「给天麟也剥一个尝尝。」   月儿哼了一声,翘起鼻子,做出不屑一顾的样子。   李天麟苦笑一声,正要自己去拿果子,月儿手疾眼快的将一枚剥好的的果子 塞进他的嘴里,看着李天麟惊诧的眼神咯咯的笑得花枝乱颤。   苏凝霜微笑着看着眼前两人嬉闹,只觉得心中一片温暖,有女儿和徒儿如此 相亲相爱,屈意讨好自己,心中刹那间如同照进一缕阳光,整个人都精神起来。   台上的戏渐入佳境,公子和小姐两情相悦,却遭家人反对,不能成就连理, 看着两名伶人做出哀婉神色,一句句荡人心魄的词句唱出来,苏凝霜不觉陷入进 去,下意识的抓紧旁边的一只胳膊。直到后来有情人终成眷属,才回过神来,低 头一看,原来手中一直握着的是李天麟的胳膊,当下羞红了脸,悄悄的松开。   戏演到了最后,三人兴尽意满,悄悄从包厢出来,穿过人群,正准备回家, 忽然听见身边一阵聒噪,有人大声喝骂,拳脚交加的声音,乒乒乓乓的响起来, 人群一阵拥挤。   李天麟本来手拽着月儿的手,忽然一股人浪涌过来,两个人立时被冲开。正 要分开人群去寻月儿,一眼瞥见师娘被人群挤得摇摇晃晃,几乎跌倒。   没有任何犹豫,李天麟急忙赶过去,一把扶住苏凝霜。   苏凝霜惶然叫道:「快点看看月儿,可不要受伤了。」   李天麟道:「月儿练过武功,不会出事。师娘,这里太危险,我先护着你出 去。」   正说着,一股人浪涌过来,眼看要将苏凝霜挤到,李天麟下意识的张开臂膀, 苏凝霜娇小的身子整个扑进李天麟怀里。   两颗滚圆骄挺富有弹性的乳峰紧紧贴在李天麟的胸膛,哪怕隔了几层衣服, 上面传来的弹性和热力仍然清清楚楚的传过来,甚至连上面两个突起处的摩擦感 都能感受的到。李天麟只觉得血往上涌,低下头,恰好看见师娘惊愕羞怯的样子, 顿时脸上红的如同盖了一块红布。正要推开,又一股人浪涌来,将两人身子紧紧 的贴在一起。   喧嚣声更加混乱,周围的人彼此厮打拥挤践踏,空中石头、木棍乱飞,混杂 着受伤的人痛苦的呻吟声。只有李天麟张开臂膀,努力的为苏凝霜撑开一片净土。   李天麟眼看周围越发混乱,只怕出了危险,当下心一横,对着师娘到:「情 况紧急,师娘,得罪了。」双臂用力,将师娘抱在怀里,向外冲了出去。   苏凝霜只觉得心神散乱,脑子里空空的乱成一锅粥,下意识的紧急抱住李天 麟的身子,一抬头便看见李天麟眉头紧皱坚毅的表情,仿佛与记忆中一个同样抱 着自己一路疾奔的身影重叠在一起。周围的一切都已不再重要,只有这一个影像 清清楚楚,每一下皱眉,每一根发丝飘动都无法忽视。   一路冲出去,李天麟不知身上挨了几下木棍,后背被踢了多少脚。眼看就要 到了园口,一块石头飞过来,李天麟将师娘的身子向怀中一揽,石头啪的一声打 在额头上,登时青了一块。   等到冲出戏园,混乱的场景好了许多。李天麟才将苏凝霜放下,喘息着道: 「好了,师娘没事了。您先歇息一下,我进去找月儿。」   苏凝霜看着李天麟额头乌青一片,心中不由的一阵心痛,下意识的伸手抚摸 上去。手指和额头相触,两人同时身子一颤,赶忙分开。   正在这时,只听月儿焦急的声音:「娘亲,师兄,你们没事吧?」   只见月儿站在不远处,神色惶急,眼看两人没有大碍,才拍了拍小胸脯: 「吓死我了。」眼看李天麟额头上的乌青,忍不住扑哧一笑,掏出手帕在上面揉 着,一面说道:「活该,让你没照顾好娘亲,该打。」   李天麟下意识的瞟了一眼苏凝霜,道:「是,实在该打。」伸手在脸上打了 一下。   苏凝霜急忙道:「不要!」探手准备阻拦,手伸了一半却急忙缩回去,心中 乱成一团。   月儿扑哧一笑,伸手抚摸着李天麟的脸:「算了,你这笨蛋总算把娘亲安全 带出来了,就不处罚你了。」   早有仆人赶过马车,李天麟将苏凝霜和月儿送上车,自己跟着马一路回韩府。 一路上月儿兴奋不已,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而其余两人却各有心事,沉默不语。   回到韩府,苏凝霜以受了惊吓为由,自己回到房间休息。只剩下月儿和李天 麟两个在客厅。   眼看四下无人,月儿笑嘻嘻的来到李天麟面前,轻轻抱住:「师兄,今天多 亏你了,要不然万一娘亲出了事,我要恨自己一辈子。」   李天麟嗯了一声,突然将月儿紧紧抱住:「月儿,我喜欢你。」   月儿咯咯笑了:「早就知道了。」   李天麟突然向月儿唇上吻去:「月儿,我喜欢你。」   火热的嘴唇近乎疯狂的索取着月儿的香唇。   月儿一面躲闪,一面咯咯笑着:「好啦,知道了知道了。」说着忽然羞红了 脸:「师兄……大白天的,不行的。」   李天麟仿佛发了魔障,只是不顾一切的吻着月儿,从嘴唇一路吻下去,直到 下巴,脖子……   月儿轻轻的喘息着,眼睛里满是笑意。   「坏蛋师兄……」低低的声音带着压抑不住的喘息。   客厅的门骤然关上。                 第八章   天气一天比一天热起来。   时间已经是下午,苏凝霜的卧房中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过了一会儿,房门 吱呀一声打开一条缝,月儿的小脑袋探进来,张望了一下,然后伸手拽着李天麟 蹑手蹑脚的进来,顺手将房门关上。   「月儿,你要搞什么鬼啊?」李天麟苦笑着。   「嘻嘻。」月儿嘴里发出一阵轻笑。「娘亲的那根发簪啊!我求了好几次娘 亲都不给我,趁着娘亲出门去店铺查账了,非要找出来。」   李天麟无奈的叹了口气:「师娘不给你是怕你弄坏了,那可是你外公给她的 遗物。」   「怎么会弄坏了。」月儿翘了翘鼻子:「我就是想看一看是不是真的像娘亲 说得那么好看,又不会真的戴出去。」   李天麟张张嘴,正要说什么,月儿一反手,一本书抛过去:「笨蛋,快点帮 我找,要不然就乖乖的在那里站着,不许说怪话。」   李天麟耸耸肩,果然乖乖的站在那里,看着月儿四处折腾。   月儿翻箱倒柜,俯下身子在箱子里找了半天,才终于欢呼一声:「找到了。」 白皙的小手举着一个小盒子,得意的向李天麟炫耀着。   一抬头,只见李天麟面色发红,呼吸急促,心中觉得奇怪,自己低头一看, 登时羞红了脸。   天气炎热,月儿外面只穿了一件薄纱衣,此时因为俯身找簪子,正俯着身子 对着李天麟,胸前风光一览无余,两颗娇嫩的玉乳毫无遮掩的展现在李天麟眼中。   月儿银牙轻咬,身上挡住胸前,羞怯的看了李天麟一眼,嗔道:「大坏蛋, 又在想不好的事情。」   李天麟呼吸急促,突然走过来,抱住月儿的身子,向娇嫩的香唇上亲下去。   月儿嘴角含笑,闭上眼睛,慢慢的迎上去。四片嘴唇粘在一处,彼此间轻轻 允吸着。   李天麟不自觉的双手渐渐向上移动,探入月儿的衣服,轻轻握住那一对粉嫩 的小兔子。   月儿嗯了一声,不但没有拒绝,反而探出手,隔着衣服轻轻抚摸着李天麟的 身下。   两人的呼吸声更加急促深沉。李天麟的一只手继续揉弄月儿的乳峰,另一只 悄悄探向双股之间。   月儿啊的一声,抬手拍落李天麟的贼手,面颊潮红,眼含春意,嗔道:「笨 蛋师兄,在这地方可不能乱来。」   李天麟面色尴尬的笑了笑。   月儿低头一看李天麟下面鼓起的地方,抿嘴笑了笑,将李天麟推到床边,跪 伏在他两腿之间,伸手解开腰带。   衣裤褪下,一根傲然挺立的巨物出现在空气中,顶端圆圆的龟头黑紫发亮, 散发着腾腾的火热气息,下面的东西一根根青筋突起,一下下的跳动着。   月儿娇媚的看了李天麟一眼,目光说不出的诱惑,俯下粉颈,檀口轻轻张开, 将巨物顶部的黑紫色部分含住。   李天麟吸了一口凉气,一动不敢动,低头看着自己的巨物一下下的进出与少 女的芳唇之间。舌头在顶端舔弄的酥麻,贝齿与巨物的摩擦,令自己血脉喷张, 巨物越发的粗硕了。   李天麟喘着气:「小媳妇,越来越会弄了。」   月儿抬了抬眼睛,娇声哼了一声,两只小手握住巨物两个事物,轻轻的摩弄。   李天麟微笑着,看着月儿尽力的服侍,心中涌出无限的爱怜,伸手在玉颊上 轻轻抚摸。   一个尽心服侍,一个安心享用,两人没有再说话,只是眼神的交互间传递着 浓浓的爱意。   正在这时,忽然传来敲门声,接着是苏凝霜的声音:「月儿,你在里面吗? 大白天的关什么门?」   屋中两人吃了一惊,李天麟正到了紧要关头,吃着一吓,再也无法控制,一 股热流喷涌而出,全部射入月儿的口中。   月儿更是惊慌失措,口中含满了师兄的精液,不知道如何处置,回头看到桌 上的茶壶茶杯,急忙取过一个茶杯,将东西吐进去。   李天麟小声问:「怎么办?」   月儿眼珠一转,伸手拉开衣柜,将李天麟推进去。关好柜门,定了定神,检 查周身没有破绽,才打开房门,笑道:「娘亲,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只见苏凝霜身着浅绿纱衣,内衬的月白色里衣隐隐可见,胸前饱满的乳峰将 衣服高高顶起,脸上微微挂着汗滴,道:「账目查完了,自然就回来了。你到我 房间还关上门,在做什么?」   月儿啊了一声,转了转眼睛,举起手中的盒子:「我想看看娘亲的这根簪子。」   苏凝霜笑着拍了拍月儿的头:「早知道你这丫头在惦记这根簪子。这是你外 公传下来的,等你成亲的时候,娘亲再把它传给你。现在可不到时候。」说着接 过盒子,走进房里。   月儿犹豫了一下:「娘亲……」   「嗯,什么?」   月儿脸色变幻了几次,悄悄看了一眼衣柜,道:「没什么。」转身快步走出 门去。   苏凝霜心中疑惑,不知女儿在做什么,想了片刻没有头绪,索性不再去想。 她走了一路,只觉得浑身热的很,外面的纱衣都沾满了汗水,当下一面解开衣服, 一面走到衣柜前,准备换一件衣服。   衣柜门打开,内外两人同时愣住。   李天麟本来正躲在衣柜中,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内心期盼着师娘能够过一会 出去,自己好找机会离开,偏偏听不到师娘离开的声音。衣柜里不通风,才过了 一会儿自己已经冒了汗,不自觉的身上抓了一件衣物在脸上抹了一把,忽然觉得 这衣物隐隐散发出一股奇怪的气味。正在疑惑中,眼前一亮,柜门猛地打开。   面前现出自己绝对无法想象的场景:师娘站在衣柜前,檀口轻张,目光惊愕, 外面的纱衣已经褪去,里衣解开,一对饱满丰润的玉乳如同玉石雕琢而成,滑嫩 洁白如羊脂,雪峰上两点玫瑰红色,颤巍巍如同诱人的红樱桃,毫无保留的展现 在面前。在往下,是晶莹如雪的洁白嫩肤,盈盈一握的腰肢上方,是微微凹陷的 肚脐。整个人如同一尊完美无瑕的女神雕像,即使是世间最巧手的工匠也不能描 摹其风姿之万一。   顺着师娘惊愕的眼神,李天麟低头一看,自己手中握的是一件粉白色窄小柔 软的衣物,镂空绣花,原来是一件亵裤。   错愕片刻,李天麟忽然反应过来,慌慌张张的从衣柜里窜出来,快速的打开 房门,飞奔出去。   苏凝霜此时才缓过神来,禁不住又羞又气,脸上的红晕蔓延到了耳垂上,身 子微微发抖,只觉得身子站立不住,坐倒在椅子上,想到自己的赤裸的身子毫无 遮掩的在徒儿面前显露,虽然只是短短一瞬间,却已经令人羞愤欲死。   更可气的是,这小子竟然还拿着自己的亵裤凑到鼻子边嗅闻。这真是,真是 ……   苏凝霜脑子里乱成一团,又羞,又气,其中还夹杂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 绪,惶然不知所措。   下意识的拿起茶杯,将杯中凉茶一饮而尽,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苏凝霜定了定神,平静了一下心情,低头看着落在地上的亵裤,脸上发烧, 俯身捡起来,有心扔掉,犹豫了一下,才放回到衣柜里。   整理了一下衣服,苏凝霜做好,冲着外面喊了一声:「月儿,进来。娘亲有 话跟你说。」   李天麟一出去,便看见月儿躲在旁边冲自己招手,跑到自己身边,急切的问 道:「怎么样了?你怎么这么着急就跑出来了?」   李天麟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正在此时,听见房中师娘的叫声。   月儿垮了脸,狠狠瞪了李天麟一眼,如同接受审判的囚犯一样,慢慢的走进 房里。   房内,苏凝霜已经恢复了平静,眼看女儿进来,板着脸示意她关上房门。母 女两人对视着,半晌无言。   苏凝霜轻声问道:「月儿,你跟天麟,是不是已经……」下面的话实在难以 说出口。   月儿身子一颤,摇头道:「没有。」   只是,月儿这面带羞意,两只眼乱转的样子,如何能瞒过自己的母亲?   苏凝霜心中有气,正要发火,看了女儿可怜兮兮的模样,终于深吸口气,叹 道:「也罢,反正再过几个月,你们就成亲了,是不是已经同房我也不追究了。」   月儿松了口气,露出笑意,用力点了点头,却不知自己将刚才的话彻底否定 了。   苏凝霜看着女儿一脸幸福的样子,心中怒气平息了不少,忽然想到了什么, 问道:「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什么保护?」   「啊?」月儿瞪大了眼睛,一脸迷茫的样子。   看着女儿懵懂无知的样子,苏凝霜又好气又好笑,说道:「你跟天麟还没有 成亲,如今已经同房了,外人不知道也还罢了,可是如果不注意保护,万一坏了 孩子,大着肚子成亲,可要被人取笑一辈子的。」   月儿这才明白母亲的意思,霎时羞涩得脸上仿佛要滴出水来,低着头,脖颈 上都是一层红晕,声音仿佛蚊子叫一样说道:「师兄也说我年纪还小,坏了孩子 怕出危险,所以,所以每次到了最后都是……弄在外面的。」说着话,下意识的 擦了一下面颊。   苏凝霜起初还不明白月儿的举动是什么意思,略一思索,腾地一下脸红了, 啐到:「这小坏蛋……真是,真是……」下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月儿红着脸小声说:「本来我也不肯的,但是,师兄喜欢,所以……」   苏凝霜再也无法听下去,急忙叫道:「好了好了,不要说了。」只觉得面颊 烧的厉害,心里砰砰直跳,挥了挥手道:「这次就算了,以后不要再乱来了。」   月儿如释重负的出了一口气,低着头走出去,才到门口,就听见后面母亲说 道:「成亲之前你们两个都不许再乱来了,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两个淘气鬼。」   月儿回头扮了个鬼脸,嘻嘻笑了一下,飞快的跑出去。   李天麟正守在外面,眼见月儿红着脸跑出来,急忙上前问:「怎么样了?师 娘没生气吧。」   月儿脸上越发红润,在李天麟脚上狠狠踩了一下:「都怪你,大坏蛋!」然 后一溜烟的跑开了。   听着外面月儿和李天麟拌嘴,苏凝霜轻轻叹了口气,好笑的摇摇头。今天的 事情说大不大,虽然不和礼法,说到底也不算什么。再过几个月两人就是夫妻了, 只需要自己提点一下不要太出格,实在没必要深究。只是突然想到自己的身子被 徒儿看了个干净,忍不住脸上发烧,心里砰砰乱跳,一股汗水沁出来,只觉得口 干舌燥。当下又从茶壶里倒了半盏凉茶,喝了两口才觉得味道不对,仔细一看, 霎时又羞又怒,尖叫了一声。   外面两人听到苏凝霜的尖叫,不明所以,月儿眼珠转了转,拉着李天麟飞快 的跑开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月影霜华】(28-30) 下一篇:【月影霜华】(26-27)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