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月影霜华】(11-12)

时间:2016-12-02 10:36:55  来源:  作者:
第十一章 苏凝霜的病本来已经有了起色,谁知道第二天月儿来探看之时,发现母亲的 病又加重了。 月儿免不得又哭了一阵,没日没夜的照顾,足有半个月的时间,苏凝霜的病 才算好起来。 病好起来了,身体却远远没有复原。原本珠圆玉润的身子此刻消瘦了不少, 脸色也十分苍白,让人看一眼就心痛的无以复加。 苏凝霜原本还打算每日去佛堂诵经,月儿却是死活不允许了,逼着母亲在自 己房中调养身体,每天里都过来陪母亲说话,时不时讲几个笑话,逗母亲开心。 接连几天,李天麟在店铺里跑得更勤了,每天早出晚归,饭都是在外面吃的, 几天下来人都瘦了一圈,顶着两个黑眼圈,被月儿找机会狠狠嘲笑了几次。 这一日晚上,苏凝霜被女儿强拉到客厅,进门只见桌子上满满一桌子菜,不 禁问道:「月儿,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弄这么多菜?」 月儿笑道:「娘亲您病体康复,难道不该庆祝吗?这几道菜都是我这几天抽 空学来的,今天特地请您尝尝,不知道合不合您口味。」 苏凝霜在月儿鼻子上刮了一下,笑道:「女儿给娘亲做的菜哪有不和口味的 道理?」 月儿咯咯一笑,搀着母亲坐下,道:「再等一下,我跟师兄说好了,今天早 点回来,估计马上就到了。」 苏凝霜心头一跳,若无其事的说道:「天麟这几天辛苦了,在忙什么?」 月儿撅起嘴:「谁知道忙什么?天天不见人影,连庆祝娘亲病体痊愈的庆祝 宴也敢迟到,看他回来我不罚他。」 正说着,门口人影一闪,李天麟走进来,一面擦着汗水,一面道:「师娘, 月儿,我回来了。」 月儿脸上一喜,随即板起脸嗔道:「怎么又迟到了?叮嘱几次都记不住。」 说着拿过毛巾,递给李天麟擦汗。 苏凝霜瞟了李天麟一眼,低下头喝了口茶。 李天麟笑道:「本来下午就查完帐的,多宝阁的候掌柜听说师娘大病初愈, 特意从西域弄来一尊羊脂玉观音像作为礼物,我去了一趟城外的福宁寺,请主持 方丈开光,所以回来晚了些。」 福宁寺离玉州城甚远,道路难行,一个下午时间哪怕是骑马也要两个时辰才 能来回。想到李天麟为了一件礼物如此奔波,哪怕是苏凝霜心中也涌出一丝暖意。 月儿兴奋的叫道:「快拿出来,快拿出来!」 李天麟笑着拿出一个木盒,打开后里面现出一尊白玉观音像,通体洁白无瑕, 玉工道法十分老到,观音形象惟妙惟肖,手托玉瓶,眉目祥和,果然不是凡品。 月儿托着观音像看了半晌,忽然咯咯笑道:「娘亲,这观音和您很像呢。」 一旁徐婆婆上前来看了一眼,笑道:「真的呢。这观音的眉眼简直是比着小 姐的模样雕出来的。」 苏凝霜抿嘴笑道:「观音大士万千法身,偶尔与一个人的面目相似有什么稀 奇?」 李天麟道:「这可不一样。这观音像是西域玉工雕成,竟然与师娘一般无二, 说明观音菩萨也眷顾着您呢,一定会保佑您无灾无病,青春永驻,心想事成。」 月儿和附和着说道:「就是就是,这一定是菩萨显灵了。」 苏凝霜接过观音像,只见果然与自己十分相像,心中便明白了几分:定然是 天麟暗自派人雕刻而成的,却骗自己说是玉工早就雕好的。不过这份心意却是难 得,当下也不戳破,赞叹几句命徐婆婆奉入佛堂。 几人说了几句话,便开始吃饭。 月儿请母亲坐了首座,强按着徐婆婆坐在旁边,然后和李天麟坐在下方,斟 满一杯酒,起身敬酒道:「这一杯酒,敬娘亲病体康复。祝您身体康泰,无病无 忧。」 苏凝霜笑吟吟喝下酒。李天麟在月儿暗示下也站起身来祝酒道:「徒儿也敬 师娘病体康复,祝您青春永驻。」 苏凝霜饮下酒,一旁徐婆婆却也站起身来来:「老婆子也凑个热闹,祝小姐 永远喜乐,永无烦恼。」 三人敬过酒,月儿又给徐婆婆敬酒,感谢这几日照顾母亲的恩情,然后几人 说说笑笑,边吃边聊,气氛十分融洽。 苏凝霜吃了几口菜,无意间瞟了一眼糖醋鱼,只是隔得远了,不便下筷。李 天麟却早已起身,殷勤的夹了一块,放入苏凝霜碗中。 苏凝霜心中一动,不动声色的将鱼放入月儿碗中,道:「月儿,你最爱吃鱼, 尝尝这鱼味道如何。」 月儿笑嘻嘻的将鱼夹回苏凝霜碗中:「娘亲,这是师兄特意给您夹的,赶紧 吃吧。」 苏凝霜无奈,慢慢吃下这块鱼,放下筷子道:「正巧家里人都在,我有件事 要宣布一下。」 三人挺住筷子,静静等着苏凝霜说话。 苏凝霜说道:「月儿,天麟,你们两个两小无猜,在一起这么多年感情深厚, 夫君故去时已将月儿许给了天麟,我看过几日就让你们成亲,你们觉得如何?」 月儿霎时脸上羞得通红,低着头扭捏的笑声道:「娘亲,怎么突然说这件事 情?人家,人家还不想嫁人呢。」 苏凝霜笑道:「你呀,口是心非。恐怕早就盼着这一天了吧。」 月儿低着头不说话,手指揉弄着衣角,羞涩不已。 李天麟心中立刻知道了苏凝霜的意思,当下起身离座,跪倒道:「师娘赐婚, 徒儿自然愿意。只是师父尸骨未寒,徒儿正在孝中,实在不敢谈婚嫁之事。」 眼看苏凝霜还要说什么,李天麟抢声道:「师父离世时虽然说不必苛于礼法 守孝三年,但身为徒儿和女儿,岂能做出如此不孝的事情?成亲之事还需以后再 议,请师娘成全。」 苏凝霜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的本意是让李天麟与月儿尽快成亲, 好断了李天麟对自己的绮念,可是李天麟却咬住一个「孝」字,坚决不肯成亲, 自己终究不能强迫。 眼看母亲和师兄态度有点僵,月儿急忙笑嘻嘻的道:「娘亲,师兄说的对, 爹爹才去不久,女儿怎么能成亲呢?而且女儿年纪还小,还想在娘亲身边多留几 年呢,才不愿意早早嫁人呢!」 苏凝霜强笑了一下,道:「既然你们都不着急,娘亲也不勉强你们了。」 此事作罢,几人继续吃饭。 苏凝霜心中忧闷,酒力不支,又喝了几杯,头有些晕。一旁徐婆婆看着,急 忙搀着苏凝霜回房休息。 苏凝霜回了房,被徐婆婆伺候着去了外衣,躺在床上,头脑晕乎乎的如在梦 中。恍惚中似乎见到夫君的身影坐在床边,伸手握着自己的手,默默的看着自己。 苏凝霜轻声说了一声:「夫君?」 韩剑尘的身影呆了一下,然后俯下身子,在自己唇上吻下去。 苏凝霜忽然抱住韩剑尘的头,贪婪的允吸着夫君的嘴唇,眼泪流淌下来,喃 喃的说道:「夫君,霜儿好想你,好想被你疼爱……」 夫君似乎怔了一下,轻轻吻去苏凝霜脸上泪水,抚摸着柔软的背脊:「好好 睡吧,我一直陪着你。」 苏凝霜轻轻抽泣着,躺在夫君怀中,慢慢进入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苏凝霜猛然惊醒,叫了一声:「夫君?」 床边却空无一人。 「果然是梦啊。」苏凝霜低声自语着。哪怕梦中感觉是何等真实,甚至唇边 仍然留着夫君嘴唇的味道。 终究还是梦啊。苏凝霜想着,一行眼泪慢慢流下来。 接下来几日,日子过得甚是平和。苏凝霜每日在佛堂诵经,月儿读书习字, 而李天麟在外奔走,无论多忙都会在晚上赶回来吃饭。而无论多晚,苏凝霜和月 儿都会等着李天麟回来一起吃饭,虽然没有成亲,却早已和一家人没有什么两样。 偶尔,李天麟会带回一些小礼物:绸缎,胭脂,各种首饰,必然是师娘一份 月儿一份,惹得月儿时常取笑他都快变成女人了,挑东西的眼光比女人都好。 苏凝霜笑着接受李天麟的礼物,有时看着李天麟炽热的眼光,总是把目光移 到别处。少年人心性,就算是一时痴迷于自己,终究不会长久,而且月儿是他未 来的娘子,两人如此亲密相爱,早晚他会幡然悔悟。 苏凝霜这样想着。 大半个月后的夜晚,月亮挂在天上,银色的光芒照亮大地。 佛堂中,苏凝霜坐在蒲团上低声诵经,眉眼低垂,安静柔和,手中轻轻捻动 一串佛珠,银色月光笼罩在身上,每一根头发都闪耀着光泽,圣洁无比,与对面 桌上的白玉观音像遥相对应,仿佛菩萨真身降临凡尘。 天色晚了,苏凝霜念完最后一遍经文,站起身来,回过头,只见一个身影站 在后面,痴痴的看着自己。 苏凝霜心脏忍不住地微微跳动,不觉手心渗出一层细汗,柔声道:「天麟,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去睡?」 李天麟沉默了片刻,忽然走到苏凝霜面前,伸手拉住苏凝霜的手:「师娘… …」 苏凝霜轻咬嘴唇,抬手轻轻在李天麟头上抚弄了一下——昔日在自己身前玩 耍的幼童,如今已经比自己还高出半头了——,慈爱的道:「快去睡吧,晚了明 天起不来,耽误练功了。」 李天麟呼吸急促了起来,张开双臂,将苏凝霜抱在怀中:「师娘,我想你。」 苏凝霜任由李天麟将自己抱在怀中,一动不动。过了一会才慢慢道:「天麟, 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我是你师娘,你跟月儿成亲后便是你的岳母。你还是个孩 子,偶尔心性不受控制在所难免,听话,赶紧回去吧。」 李天麟道:「我知道,师娘。我知道自己不应该对你有非分的念头,可我还 是控制不住自己。师娘,我喜欢你,像喜欢月儿一样喜欢你。每次看见你笑我就 高兴,看见你流泪我的心就一阵阵的疼痛。你病了的时候,我宁愿是自己病倒在 床上。我知道不对,可我忍不住。」听了片刻,声音变得坚定:「师娘,我爱你, 我要做你的男人。」 沉默了片刻,苏凝霜轻轻推开李天麟,微微仰起头,微笑着,眼泪却慢慢流 下来。 「天麟,你真的想要师娘吗?」她慢慢说着,缓缓伸手解开衣带,任由身上 纱衣滑落在地上,露出里面仅着贴身小衣的柔美娇躯,在月光下微微颤抖。 苏凝霜闭上眼睛,挺起身子,轻声说道:「你真的想要的话,师娘现在就可 以给你。无论你想对师娘怎么做,今晚师娘都由着你。」声音渐渐变得冷下去: 「但是过了今晚,我们之间只能是未来岳母和女婿的关系,你要有一点对不起月 儿的地方,我绝不原谅你。」 李天麟愣愣的呆立了半晌,久久没有说话。 苏凝霜的心脏一声声的跳着,心中又酸又苦,一片茫然,等了片刻,一双强 壮的胳膊轻轻抱住自己的身子,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破碎了,陡然一酸,晶亮的 泪水从紧闭的双眼流下来,却倔强的挺直摇摇欲坠的身子,一动不动。 一对火热的嘴唇轻轻舔舐着自己脸上的泪痕,接着,落在地上的纱衣重新披 在自己身上。 「师娘,对不起。」李天麟哽咽着:「你是我最敬爱的师娘,是月儿的母亲, 我的岳母。永远……永远不会变。」 苏凝霜的身子一下子失去了所有力气,软软的倒下去。 就在这时,忽然门外传来一阵笑声:「呵呵,想不到啊,竟然被我看到这么 一对痴男怨女啊。」 第十二章 两人同时一惊。李天麟豁然转身,将苏凝霜护在身后,喝道:「什么人?」 一个人影慢慢走进来,带着悠然的语调说道:「一进城就听说韩剑尘的夫人 貌美如花,三贞九烈,本来我还想见识一下,没想到,呵呵,暗地里却躲在这里 和自己的徒儿幽会。韩剑尘啊韩剑尘,你坟头上恐怕早就绿油油一片了吧。」 只见来人身穿青色儒衫,手里拿一把折扇,面容还算清秀,举止间倒有几分 风流倜傥的样子,只是两只眼睛隐约透着一股邪异。 李天麟喝道:「什么人?深夜闯入韩府意欲何为?」 那人用扇子顶了顶额头,轻笑着道:「不用喊,整座府里上下人等都被我的 迷药弄翻了,你再喊也喊不来帮手。在下不才,人称穿花蝶是也。知道玉蝴蝶吗? 那是我的师兄。」 李天麟和苏凝霜同时一惊:玉蝴蝶是有名的淫贼,穿花蝶是他师弟,自然也 绝非善类。李天麟下意识的上前几步,挡在苏凝霜前面,苏凝霜心中突突乱颤, 紧咬着嘴唇,心中却暗自决定,如果天麟不敌,自己立刻咬舌自尽,觉不给对方 侮辱自己的机会。 穿花蝶悠悠的笑道:「不用怕。小兄弟身为弟子,却敢打自己师傅守寡老婆 的主意,了不起,你我可算同道中人。你们想做什么大可继续,区区只想在旁边 观摩一番。不过小兄弟完事后,区区想分一杯羹,想必小兄弟不会拒绝。又或者 韩夫人愿意与你我二人一起共享鱼水之欢,那就再好不过了」 李天麟喝道:「去死!」,脚下一错,腰间发力带动臂膀,一招丹凤朝阳, 举拳打向穿花蝶太阳穴。 穿花蝶笑道:「啊哟,小兄弟打算吃独食啊?这可不太好。」身子一偏,躲 过李天麟的拳头,手中折扇点向李天麟胸口。 李天麟闪身避开,化拳为爪,五根指头成龙爪形状,扣向穿花蝶檀中,两人 你来我往快速交手几招,穿花蝶心中微微有些意外:早听说韩剑尘的徒弟不爱习 武只爱念书,是个废物,如今看来还有几分功力啊。当下收起玩耍心态,认真对 待。 李天麟本来就聪明,早已将韩剑尘的武功招式学的七七八八,这几个月又狠 下了一番功夫,功力大涨。只是以前没有跟人真正动过手,经验不足。被对方的 折扇在身上打了几下,浑身疼痛,却咬紧牙坚持。随着时间推移,渐渐招式越用 越熟,从一开始只能防守渐渐到后来能够反击一两招。 穿花蝶又打了几招,心中暗自怨恨自己太过大意,这次满以为手到擒来能采 得绝世美人的身子,除了一把折扇,连匕首或者暗器都没带一件,才费了这么多 麻烦。这般想着,使出全身解数,手中扇子时开时闭,上下翻飞,瞅着一个破绽, 啪的戳在李天麟胸口大穴。李天麟身子晃了晃,倒在地上。 穿花蝶这才松了口气,暗自道:幸好这小子没有经验,否则还真不好对付。 回头看着苏凝霜虽然面色惨白,其容颜秀丽实在是平生罕见,淫心大起,一 步步慢慢逼过去,笑道:「韩夫人,等的心急了吧。不要紧,今天这一晚长着呢, 在下定然能让夫人欲仙欲死。呵呵,夫人不要想着自尽,在下口味有些独特,就 算是死人,以夫人这般美貌,相信也能令在下心满意足。」 苏凝霜身子晃了两晃,嘴唇都咬破流出血来,坐倒在地上,身子不住颤抖。 穿花蝶心中兴奋不已,他平日最爱看女子在身前绝望的神情,此时胜券在握, 对方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毫无还手之力,眼前浮现出这绝色妇人被肆意凌辱的模 样,只觉得浑身发热,正要迈步,忽然后面一双胳膊将自己拦腰抱住。 李天麟双眼充血,双臂用力,将穿花蝶摔倒在地上,举拳一面砸一面喝道: 「无耻恶贼!我绝不允许你动师娘一根手指头。」 穿花蝶吃了这几拳,口鼻喷血,眼睛上乌青一片,看东西都不真切,心中大 怒,再也顾不得风度,一个翻身,将李天麟压在身下,抛开折扇,双手掐住李天 麟脖子:「小兔崽子,敢偷袭老子?看我不掐死你。」 李天麟挣了几下无法挣开,眼中喷火,反手也掐住穿花蝶脖子。 两人你上我下翻腾起来,终究李天麟不是穿花蝶对手,僵持半晌,气息减弱, 手臂渐渐无力的松开,眼光涣散。 穿花蝶哈哈大笑:「小兔崽子,看你还嚣张。」 忽然只觉得脑后一痛,登时晕了过去。 苏凝霜手中捧着铜香炉,砸在穿花蝶脑后,血花飞溅。眼看穿花蝶跌倒,苏 凝霜浑身发颤,半是哭半是嚎叫的举起香炉,向着穿花蝶的后脑一下又一下砸下 去,直到对方颅骨破碎,红白物流了一地。 苏凝霜跌坐在地,满脸泪痕。忽然爬到李天麟面前,只见李天麟直挺挺躺着, 口鼻间没有呼吸,霎时只觉得心中一片冰凉。 「天麟!」苏凝霜哭泣着,趴在李天麟胸口。压抑已久的感情像泄了闸的洪 水一样奔涌而出。 「天麟,不要死。师娘答应做你的女人,什么都答应你。只要你活着啊。」 苏凝霜一下下的机械的按着李天麟的胸口,泪水止不住的流,心中充满了悔 恨:「天麟,你不要死,不要死啊,师娘,师娘也喜欢你啊。」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李天麟张开眼睛。 第一眼便看见苏凝霜满脸的泪水,伤心欲绝的样子,李天麟不由自主的抬起 手,替苏凝霜擦去眼泪。 「师娘,不要哭了。每次你一流泪,我心里就会疼。」 苏凝霜的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下来,俯下身子,重重的亲在他唇上,随后趴在 李天麟胸口,呜呜的哭泣着。 李天麟勉强笑了笑,轻轻抚摸着苏凝霜的后背。 不知过了多久,哭泣声渐渐停下来,苏凝霜躺在李天麟的胸口,安静的一动 不动。 「师娘……」 「嗯。」 「刚才你答应做我的女人了呢。」 苏凝霜心中慌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身子一抖,刚想起身,却被李天麟的 强壮的手臂紧紧抱住,动弹不得。勉力挣扎了两下,终于放弃,重新将脸埋在李 天麟胸口,闭上眼睛,听着耳边李天麟的心脏一下下跳动。 「那就约定了,师娘要做我的女人呢。」李天麟轻笑了一声。 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打碎了,苏凝霜脑海中空空的,有些茫然,有些无措, 还有一些羞怯以及……喜悦? 一只手慢慢滑下去,放在苏凝霜腰上,轻轻抚弄。 苏凝霜红着脸,将那只手挪开,抬起头,羞涩的脸上满是醉人的红色。 「天麟,师娘还没准备好。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李天麟没有回答,只是向着这张含羞的粉面上深深的吻下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月影霜华】(33-34) 下一篇:【月影霜华】(51--52)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