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月影霜华】(19-20)

时间:2016-12-02 10:36:51  来源:  作者:
【月影霜华】(19-20) 作者:江东孙伯父 2015/01/18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十九章   「啊,师兄……用力,月儿,月儿要出来了……」   月儿跪趴在床上,高高翘起美臀,一下下挺动身子,应和着李天麟的抽插, 脸上红艳欲滴,身子之撑不住似的晃动。   李天麟重重呃呼吸着,手臂揽住月儿的腰部,一面奋力冲刺着,一面道: 「好月儿,小母狗……叫两声给夫君听听……」   「坏……坏蛋师兄!好过分啊……嗯……汪,汪汪……」   随着一阵激烈的喘息和呻吟声,两人身体同时一僵,保持了片刻,然后瘫软 下来。   李天麟喘息着,看着身旁月儿羞怯的小脸上红艳艳的,忍不住伸手去擦拭上 面的汗水,笑道:「月儿,刚才好美呢。」   月儿同样喘息着,眼中水光盈盈,娇嗔道:「坏蛋师兄,净想出这么羞人的 法子来……」   「可是月儿也很享受呢。」   接下来的话再也说不下去,因为月儿已经伸出小手在李天麟的胸口一下下拧 着:「不许说,人家才没有!」   李天麟哈哈一笑,伸手将月儿的小手攥住,眼睛温柔的盯着小妻子的眼睛。   月儿脸上慢慢羞红了,嘤咛一声将头埋进夫君怀中。   隔了片刻。   李天麟轻轻抚摸着月儿娇美的身躯,眼前却仿佛浮现出另一具同样娇美却更 加成熟柔和的娇躯的影子。「月儿,想不想再来一次?」   「哼!」怀中的美人娇嗔一声:「就知道大坏蛋不肯放过我。」   一条雪白纤细的玉腿搭在李天麟腰部,慢慢摩擦着。   吃晚饭的时候,月儿得意的拿出一张请柬,在母亲和夫君面前晃动着。   「什么东西?」李天麟一把抢过来,一把躲避着月儿的追抢,一边念出来: 「碧水湖诗会?邀请韩月儿小姐参加?呵呵!」   苏凝霜也是一脸笑容:「呵呵,我家月儿也是小才女了啊,能参加诗会了。」   月儿趁李天麟不备,抢过请柬,有些羞涩的道:「是李府的真娘姐姐组织的 诗会,邀请我参加呢。」   李天麟笑道:「『春风拂碧水,夏日照红莲』,做出这样诗句的笨丫头也可 以参加诗会了吗?哎呀!」闪身避开月儿的小拳头。   「有些人想参加还参加不了呢。这次可是只邀请了玉州城年轻小姐夫人们呢。」 月儿举起小拳头,恐吓得冲着李天麟晃动着。转回头对着母亲:「要是娘亲能一 起去就好了,肯定能成为诗会的魁首。」   苏凝霜笑道:「你们年轻人的诗会,娘亲就不掺和了。对了,诗会一共几天, 要不要天麟陪你去?」   「一共三天啊。才不要师兄陪着,要是被其他姐妹看见,不知道要怎么取笑 月儿呢。」   「这话说的有理。」李天麟正色说道:「不过月儿,没有我在身边要小心啊。」   「什么?」   「作诗可以,千万记得写完了让人誊写一遍,否则你的那笔字……哎呀,不 许抓脸!」   两个人嬉闹起来。   第二天上午,月儿收拾了行装,让下人准备了马车,李天麟送她到门口,笑 着说道:「月儿,真的不要夫君送你过去啊?」   月儿咯咯笑着,把李天麟推开,道:「去去去,不要在这里碍眼。我走了, 家里的事情你自己操心些。」   李天麟笑着答应,趁月儿不备在脸上亲了一口。   月儿啊的叫了一声,悄悄瞟了一眼旁边伺候的几个丫鬟,眼看着她们都转过 头去,才放下心来,踮起脚在夫君唇上还了一下,羞红着脸快步登上马车。   眼看马车走远,李天麟才转身回府,直接进了客厅,只见里面只有苏凝霜一 人坐着查看账本,悄悄走到身后,轻轻抱住苏凝霜的腰肢,道:「师娘,月儿走 了。」   苏凝霜面颊微红,轻轻挣开,娇嗔道:「大白天的,干什么呢?」   李天麟笑呵呵道:「反正这个时候没人进来。霜儿,好几天没和你在一起了 啊。」说着两只手握住师娘的一对玉乳,轻轻揉弄。   苏凝霜被徒儿挑逗的心猿意马,强自忍住,挪开李天麟的手,对外面喊道: 「徐婆婆在吗?」   徐婆婆走进来,道:「小姐,有什么吩咐?」   苏凝霜微微红了脸,道:「前些日子府里事情多,有劳大家了。传话下去今 明两天给下人们放假,若有亲友在城里城外的可以去探访,到柜上支取些银两, 算是府上的赏赐。」   徐婆婆看了李天麟一眼,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乐呵呵的说道:「是,小姐, 中午之前我就让府上下人都出去逛逛,后天一大早再来府上听用。」   府上下人们听徐婆婆传达了放假的吩咐,各个心中高兴,从账上支取了银两, 三三两两的出门去。倒是有些机灵的隐约知道夫人与姑爷之间的事情,但事不关 己,又有银子拿,哪个会多嘴多舌?   等到府上人走了个干净,李天麟再也忍不住,将苏凝霜搂在怀中,火热的嘴 亲吻着面颊与雪白的脖颈,道:「师娘,就我们两个人了啊。」   苏凝霜被李天麟弄得气喘吁吁,面颊通红,嘤咛一声,喘着气道:「别作怪, 大白天的……还有账目没理清呢,不……不许使坏。」   李天麟双手探入师娘的衣领,揉捏这那对雪白滑腻的玉乳,笑道:「白天不 许,那今晚呢?」   苏凝霜心中荡漾,媚眼如丝,按住李天麟双手,娇声道:「晚上,晚上再说 啊……」突然啊的一声,被李天麟揉弄的身子一颤,哀求道:「天麟,别使坏了。 大不了……大不了晚上随便你怎么弄……」   两人又彼此嬉笑一阵,李天麟坐在旁边椅子上,一边嗅着指尖的乳香气息, 一边笑呵呵的看着苏凝霜对账。   苏凝霜被李天麟两只眼睛肆意扫视,心中慌乱,精神总是难以集中,账目中 间错了几次,最后终于气恼瞪了李天麟一眼,嗔道:「小坏蛋,不许乱看。」   李天麟笑着举起手道:「我可什么都没做啊。」   苏凝霜赌气的合上账簿,道:「账目对不完了,明天在说。」   李天麟轻笑。   眼看师娘又羞又怒的样子,李天麟心中一荡,起身走到身后,揉弄着师娘香 肩,道:「师娘这几日辛苦了,您好久没出去逛街了,现在天色尚早,要不要出 去逛逛?」   苏凝霜眼睛一亮,抿嘴笑了笑,随即板起脸道:「逛街可以,但是岳母跟女 婿可没有一起逛街的道理。」   李天麟呵呵一笑,一把抱起苏凝霜,向苏凝霜房间走去,笑着说道:「岳母 不跟女婿逛街,娘子陪夫君逛街可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到了房内,苏凝霜重新装扮一番,故意画了与往日不一样的妆容,在李天麟 目光注视下含羞换了平日不怎么穿的衣裳,挂上面纱,若不是十分熟悉的人,一 下子也难以分辨出来。   李天麟同样装扮一番,两人相视而笑。   李天麟向苏凝霜深施一礼,抬手道:「这位娘子,可愿与小生一起到城里走 走?」   苏凝霜忍着笑意,将手放在李天麟手中。   两人悄悄从后门出去,捡着不常走的路穿过几条街,来到闹市区。   大街上熙熙攘攘,人烟嘈杂,两人肩并肩,两只手挽在一起,慢慢的走着, 一路上逛了绸缎庄胭脂铺,看了街头杂耍,最后李天麟还不顾苏凝霜的反对,买 了两只糖葫芦,一人一只吃着。   嘴里含着又酸又甜的糖葫芦,苏凝霜双眼中满是温柔笑意,面纱下的面颊上 挂着盈盈笑意,仿佛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天真少女一般,身上多了几分活泼,少了 几分文雅。   李天麟看着美师娘如此高兴的样子,心中柔情荡漾,放开师娘的手,悄悄环 住她的腰肢。   苏凝霜瞟了李天麟一眼,含着笑并不抗拒,反而将头慢慢的靠过来。   两人如同爱恋中的男女一般,心中充满柔情蜜意,只希望时间能永远停在这 一刻。   眼看时间到了中午,李天麟见苏凝霜额头有了一丝汗水,心疼不已,拉着苏 凝霜的手进了一座酒楼,早有伙计迎上来躬身道:「客官,夫人,可是要用饭?」   一句夫人,将苏凝霜弄得面颊微红,羞涩的低下头去。   李天麟将苏凝霜的腰肢揽紧了几分,道:「你给安排一个安静的雅间,我和 娘子要用饭。有什么拿手的好菜只管送上来,如果不可娘子口味,可别想得赏钱。」   伙计答应一声,将两人领入一个雅间,不大一会功夫,上了好几道菜,退出 门去,顺手将门关上。   李天麟将苏凝霜按在自己身边,殷勤的将菜品夹入苏凝霜盘中。苏凝霜面带 羞涩笑意,一口口吃着,这家店做的菜肴着实不错,色香味俱全,可是对于苏凝 霜来说,莫说是佳肴美味,就算是吃糠咽菜此时也是齿颊留香。   至于李天麟,菜没吃几口,光顾了看着师娘笑盈盈的样子,魂魄都飞到半空 中了,哪里顾得上自己吃饭?   苏凝霜忍住笑,夹起一筷子鱼肉,送到李天麟嘴边,道:「张嘴。」   李天麟顺从的张开嘴将鱼肉含在嘴里,一面嚼着,一面笑道:「娘子,再喂 一口?」   苏凝霜笑道:「贪吃鬼,小的时候不知道喂了你多少次,长大了还要人喂?」 嘴上埋怨着,却顺从的夹了菜,放进李天麟嘴里。   两人吃了一会儿功夫,有了七八分饱,彼此耳鬓厮磨,心中流淌着着一股暖 意,整颗心都如同要融化了一般。   两双眼睛柔情对视,此时无言,却胜过千言万语。恰在此时,听见外面琵琶 声音响起,有卖唱的小女子捏着细细的嗓音轻柔唱到:「黄昏才消细雨,独坐窗 棂下。想那人,望穿秋水,不见回家。心里乱如麻,懒梳妆,胡乱了鬓发。当年 少年郎,围床绕竹马,如今健壮男儿让奴家思得心也融化,又是念他,又是怨他。 低首含春羞不住,心如小鹿儿撞篱笆,只盼那冤家早归家,共上鸳鸯榻,才不辜 负这良辰美景,似水年华……」   听着这唱词,两人同时脸上发红,心中柔情几乎不可抑制。李天麟伸手握住 苏凝霜一对芊芊素手,在掌心揉搓,而后者只是娇羞的瞥了他一眼,含着笑低下 头去,脸上满是醉人的红霞。   李天麟心神荡漾,轻轻抱起苏凝霜轻柔的身子,放在自己身上,轻轻吻着两 片柔软鲜嫩的芳唇,两只手探入美妇人衣服里,揉弄着那对令自己垂涎的饱满乳 峰。苏凝霜轻轻闭着眼睛,微微抬头婉转相就,两条舌头彼此逗弄,没有一会儿 功夫两人已经是娇喘微微。若不是身在酒楼,只怕当时便要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欲, 与天麟共享鱼水之欢。   「娘子,回家吧,我想要你了。」李天麟喘着气道。   苏凝霜咯咯一笑,伸手挡在李天麟的嘴,轻声道:「别心急,说好了要到晚 上的。」话虽如此说,不觉自己裙中早已悄然湿了一片。   正在情浓时,忽然听到旁边房间一阵大声喧哗声。两人面色一僵,登时没了 气氛。   只听一个声音大声道:「要说起来,翠红楼的香秀姑娘可算是全玉州最好看 的,那眉眼身段和放浪的小眼神,真能要人老命。」   另一人马上不服道:「话不能这么说,飘香楼的小红姑娘才是才色双绝,吹 得一只好箫,凡是领教过的人哪个不交口夸赞?」   马上又有人道:「不然不然,丽春院的绣娘才是玉州第一的美人,其他人可 比不了……」   几个人吵吵嚷嚷,争论不休。   李天麟一笑,低头亲了苏凝霜一下,轻轻道:「这帮人一个个都没见识,我 家娘子才是玉州——不对,是全天下最美的美人呢。」   苏凝霜笑着捶了李天麟一拳,伏在李天麟怀中笑得格外妩媚。   两人又听了一阵,隔壁的争论越发激烈,言辞间也越发不讲究,淫词浪语滚 滚而出,用下流猥琐的言语描摹着嫖弄青楼女子的行状,听得人一个个兴奋异常, 叫声连连。   苏凝霜早已羞红了脸,小声道:「这地方不能待了,快走吧。」   两人结了账,走出门去。   刚走出不远,旁边雅间门一开,一名酒客从里面出来,一抬头,恰好看见苏 凝霜半张侧脸,正将面纱挂起,登时整个人呆住,口水拉出老长,手中酒杯落在 地上也反应不过来,好半天才嚎叫一声,飞奔回雅间,喊道:「老天爷,我看见 仙女下凡了!」   酒客如何骚动不说,李天麟和苏凝霜手挽着手一路走来,李天麟只觉得师娘 的挽着自己胳膊的手比上午抓的紧了几分,半个身子都几乎挂在自己身上,面颊 绯红一片,羞不可言,忍不住低声道:「娘子,不舒服吗?」   苏凝霜低声嗯了一声,脸上更加晕红。抬头看见前面一家店铺,道:「天麟, 你等我一下,我去买些东西。」   李天麟道:「我陪你进去吧。」   苏凝霜咯咯笑道:「都是一些女人用的东西,你怎么能进去呢。」   李天麟抬眼望去,果然店铺中出入的三三两两都是女子,神情扭捏,只得道: 「那好,我在这里等你。」   苏凝霜迈步进了店铺,过了一会儿功夫提着一个包袱出来,面带羞意,拽着 李天麟的胳膊道:「好了,快走吧。」   李天麟问:「买了些什么东西啊?让我看看。」   苏凝霜抬手避开李天麟伸过来的手,羞道:「都是女人的东西,不许看。」   李天麟心中揣测着:应该是女子贴身用的东西吧。当下不再深究,两人一路 躲开熟人,悄悄回到府中。                第二十章   两人回到府中,先歇了一歇。苏凝霜继续上午的对账,忙完之后日头已经西 斜了。抬头看到李天麟趴在桌上打盹,微微一笑,道:「小懒虫,还不快起来。」   李天麟起身笑道:「师娘,快晚上了啊。」   苏凝霜只是微笑,道:「今晚小坏蛋想吃什么?」   李天麟笑着答道:「什么都不想吃,只想吃师娘啊。」   苏凝霜娇哼一声,白了李天麟一眼,转身向厨房走去。   在房中坐了一会儿,李天麟百无聊赖,索性也进了厨房。   厨房中,只见苏凝霜脱了外面的衣服,罩上一层围裙,两只玉手正在和面, 雪白的面团在两只手中变幻着形状,让李天麟联想起不好的事情来。   李天麟忍着笑,走到苏凝霜身后,抱住师娘的腰,道:「师娘,要不要我帮 忙啊?」   苏凝霜啊的一声吓了一跳,回头白了李天麟一眼:「你帮什么忙?会揉面吗?」   李天麟坏笑道:「经常揉呢,师娘不知道吗?」两只手解开师娘的围裙,探 入怀中,揉弄着那对高耸的玉乳。   苏凝霜呻吟一声:「别……别使坏了。」   两只玉乳捧在手中,雪白柔腻,在掌中变幻着形状,李天麟调笑道:「师娘, 你看徒儿揉面的手艺如何?」   「小坏蛋,……让你揉面呢,怎么,哼……揉那个东西?」   「呵呵,揉面我也会啊。」李天麟笑着,身子向下一压,苏凝霜的胸部俯下 去,一对硕大玉乳贴在面板上,然后李天麟将面团放在两只玉乳中间,双手大力 揉弄着:「师娘,你看,徒儿帮你揉面呢?」   苏凝霜呻吟一声,只觉得手脚酸软,眼看着面前自己的一对乳房与面团纠缠 在一起,羞涩难当,奋力直起身,嗔道:「快,别捣乱了。再乱来,师娘可真要 不高兴了。」   李天赐这才意犹未尽的止住胡闹,笑道:「还是怨师娘,让我忍了一天了, 还不知要忍多久……」   苏凝霜嘴角微微一翘,手指沾了一点面粉,抬手在李天麟鼻子上弹了一下, 柔声道:「说好了到晚上的,没有一点耐心。」   「可是,徒儿现在就想要了啊。」   「别使坏,」苏凝霜轻咬下唇,柔媚的看了李天麟一眼,红着脸羞道:「大 不了,到时候师娘……师娘陪你弄几个小花样出来……」   「啊?什么花样?」   苏凝霜突然面颊绯红,将李天麟推出门外,道:「快出去,别在这里添乱了。」   等到李天麟离开,苏凝霜回到面板前,脸上带着诱人的羞意,弄掉玉乳上沾 着的面粉,才觉得身下湿漉漉的一片。忍不住呻吟一声,低声骂道:「磨人的小 坏蛋。」   又想到自己准备的东西,只觉得脸上烧的厉害,心口砰砰直跳,双手抚摸着 脸颊,自语道:「小坏蛋,这次,师娘真是为了你丢尽脸了……」   等到掌灯之后,苏凝霜才端着托盘走进来,上面简简单单四个菜,两碗粥, 一笼热气腾腾的白馒头,一壶酒。   把酒菜放在桌上,苏凝霜解开围裙放在旁边,身上只穿着里衣,露出半截白 藕一样的小臂,胸前丰满的玉乳将衣服高高挺起,无意间看见李天麟的目光直勾 勾看着自己胸口,心中微微害羞,却装作未发现的样子,反而悄悄挺了挺胸脯, 嘴角含笑,坐到李天麟旁边,笑道:「来,尝尝师娘做的菜。」   李天麟笑着点头,夹了几口菜放到嘴里,一边吃一边忍不住赞道:「师娘的 手艺比酒楼的大厨还要好呢。」一只手抓过一个馒头,吃了几口,直叫「好吃」, 两只眼睛坏坏的看着师娘的胸口。   苏凝霜自然知道李天麟的意思,心中荡漾,斟了两杯酒,一杯递给李天麟道: 「先喝口酒,暖暖身子。」   李天麟拿着酒杯,却不喝下去,笑吟吟看着苏凝霜道:「娘子,咱们应该喝 交杯酒吧?」   苏凝霜白了李天麟一眼,手臂从李天麟的臂弯穿过去,两人相视而笑,同时 将酒喝下去。   连喝了几杯酒后,苏凝霜脸上红晕越发诱人,两只眼睛水汪汪的几乎要滴出 水来,周身上下散发着无比诱人的气息,觉得一股酒后热气涌上来,额头微微有 了些汗液,不自觉的扯开一些衣领,露出若隐若现的一丝雪白。   李天麟早已是心猿意马难以自已,脸上红了一片,呼吸有些急促,目光灼灼 的盯着苏凝霜胸口的白皙。   明知道徒儿对自己的意思,苏凝霜心中浮现出淡淡的羞涩与喜悦,捧起酒杯 道:「天麟,再喝一杯吧。」   李天麟突然伸手抓住苏凝霜的一只胳膊,苏凝霜吃这一吓,手一抖,半杯酒 洒落在胸口衣服上,瞬间施了一片,衣服变得透明,胸前明显的可以看到两点嫣 红。   苏凝霜惊叫一声,正要去拿毛巾,李天麟已然一把将她抱住,大手嗤的一声, 将胸前衣服扯开,白玉般的玉乳拜托了束缚,骄傲的挺立在空气中。   苏凝霜惊叫一声:「天麟,你干什么?」   李天麟猛地埋下头去,用舌头舔着苏凝霜胸前的酒液,随后张嘴含在苏凝霜 的一只饱满的玉乳,一只手握着另一只,大力的揉弄。   由于过于激动,李天麟的手用力太大,苏凝霜只觉得玉乳一阵疼痛,片刻之 间已经乌青了一片,嘶嘶的吸着气,却不阻止徒儿的行为,反而一把将李天麟的 头按在胸口,颤着声音呻吟道:「小坏蛋……还没吃完饭呢……」   李天麟喘息着:「不吃饭了,先吃师娘。」手在桌子上一推,将碗碟推到一 旁,酒杯啪的一声落在地上,酒撒了一地,反手将师娘的身子放在桌上,撕开她 的裙子,手探进亵裤,入手之处早已湿淋淋的,如同发了一场洪水。   苏凝霜此时也已经是兴奋异常,用手扯开李天麟的衣服,抬起玉足隔着裤子 蹭着他高挺的肉棒,樱桃小嘴吐着灼热的气息:「那……师娘给你吃……」   李天麟迅速的扯开自己的腰带,粗硕的肉棒愤怒的张开独眼,颤动着隔着亵 裤抵在苏凝霜的阴户外面,被爱液浸透的半透明的亵裤被顶的深陷进去,紧紧的 包裹在阴户上,一股股爱液渗出来,瞬间沾湿了李天麟的肉棒顶部。   苏凝霜长长的呻吟一声,伸手抵住李天麟的胸口,喘息道:「天麟,别在这 里弄……抱师娘回房去吧……求你了。」   李天麟喘着粗气,猛地起身抱着苏凝霜的身体迈步向外走,说道:「好,我 们回房去做……」   出来之后,正要转弯去苏凝霜的卧房,忽然苏凝霜道:「错了,不是去那里。」   「什么?不是……啊……师娘的房间吗?」   苏凝霜将头埋在李天麟胸口,看不见表情,娇媚的低声喘息着:「去,去月 儿原来的房间。师娘……要在月儿的床上被你弄……」   着一句话说出来,李天麟只觉得身上的血液都要沸腾了,忍不住低头去看苏 凝霜的脸,却见师娘的头埋在自己胸口,只能瞥见半张面颊,已经是红的要滴出 血来,当下心中兴奋难以克制,肉棒不由自主的胀大了几分的样子,几乎要刺破 那条窄窄的亵裤直插入师娘的美穴中一样。   苏凝霜呻吟一声,身子一阵颤动,紧紧抱住李天麟的身子,玉乳被夹得变了 形状,两条玉腿盘在李天麟腰间,颤抖着声音道:「天麟,再忍忍,师娘都快要 被你弄的出来了。」   李天麟不答话,转身向着月儿的房间走去,高挺的肉棒随着脚步在师娘的阴 户上一下下捣弄,虽然没有插入,却刺激的苏凝霜娇喘不断,一股股流淌而出的 爱液滴滴哒哒洒满整条道路。   刚一进屋,苏凝霜便道:「天麟,放我下来。你自己去床上等着,师娘有些 东西要准备。」   李天麟喘息道:「还要准备什么?我现在就忍不住要操师娘了!」   苏凝霜咯咯笑了,道:「放我下来,有你的好处呢。」   李天麟无奈,只好慢慢将师娘放在地上。苏凝霜坐在地上,只觉得四肢酥软 无力,下面阴户中爱液还在一股股流出来,身下的地面都湿了一片,抬头看着李 天麟喷火的眼睛,忍不住笑了一下,伸手推了一把,娇嗔道:「去床上等着,师 娘一会儿就过来。」   李天麟只得转身坐到床边,胯下肉棒高高挑起,如同一柄出鞘的匕首,只见 床上新换了大红的被褥,床头贴着喜字,桌子上是红色的喜烛,心中一动,想道: 「原来师娘是想把婚礼补上呢。」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师娘身穿大红喜服头顶盖 头的样子,只觉得血脉喷张,遐想无限。   时间只过了一小会儿,对于李天麟来说却几乎是几年时间那么长。正在焦急 中,忽然听到一阵叮当叮当的铃铛响。   李天麟循着铃声望去,所见情景却令他血脉喷张,心脏几乎跳出胸膛来。   平日里端庄恬静的师娘,此时身上不着寸缕,雪白双臂抱在胸前,却无法掩 尽那片诱人风光,嘴角含着盈盈笑意,一步步慢慢走来,头上戴着一对狗耳,脖 子上戴着皮项圈,上面挂着一个小铃铛,叮当叮当的晃动,肥美的玉臀高高翘起, 后庭中插着一根蓬松的狗尾,随着玉臀的摆动轻轻摇曳。   师娘的脸上挂着娇媚至极的笑容,看着李天麟发呆的样子,心中除了羞涩更 多了兴奋,只觉得玉门中一股爱液悄悄顺着雪白的大腿流下来,在腿上留下长长 的印记,她慢慢走到李天麟面前,脸上略微羞涩的笑了一下,慢慢跪下来,四足 着地,抬起头,诱人的小嘴轻轻含住徒儿的肉棒。   李天麟此刻才反应过来,却仍然觉得难以置信,颤声问:「师娘,你?」   苏凝霜眉目带着笑意,轻轻摆动着头颈,李天麟粗硕的肉棒在师娘口中一下 下出入,亮晶晶的上面沾满了口水,目光中饱含诱人的笑意。   李天麟低吼一声,再也忍不住,双手抱住师娘的头,肉棒在师娘口中抽弄起 来,一下下的用力,感受着肉棒顶部与师娘口中舌头和牙齿的摩擦,初始之时还 知道留几分力,后来看着师娘眼中的笑意与调笑意味,却是再也按耐不住,一下 下的直插道喉咙深处,快速的抽弄几下,一阵酥麻感觉难以抑制,一股精液直接 在师娘口中喷射出来。   苏凝霜脸色涨得通红,奋力吞咽了几下,慢慢将李天麟的肉棒吐出来,嘴角 淌下乳白色的液体,娇嗔道:「小坏蛋,差点把师娘噎住了。」低头看着略显疲 态的肉棒,微微一笑,双手捧起玉乳,将它夹在中间,慢慢揉动双乳,雪白的肌 肤一下下摩擦着肉棒,给李天麟带来强烈的刺激。   李天麟喘了口气,道:「师娘,你怎么这个打扮?」   苏凝霜笑盈盈的道:「你这小坏蛋不是说咱们两个像一对狗儿吗?现在,喜 欢师娘这条母狗吗?」   李天麟心中振奋不已,叫道:「喜欢,太喜欢了。」   苏凝霜抿嘴一笑,伸出舌头在李天麟肉棒上欢快的舔弄,直到那根巨物重新 昂起头来,缓缓起身,跨坐道李天麟身上,慢慢坐了下去,身子紧紧贴在李天麟 胸口,贴着耳朵吐息道:「天麟,师娘的下面准备好了,等着你进来了。」   李天麟一条手臂紧紧将苏凝霜抱住,揉弄着苏凝霜的玉乳,狂乱的亲吻着苏 凝霜,喘息道:「徒儿,……要操干母狗的穴儿。」   苏凝霜嗯了一声,脸上红艳艳的几乎要滴出血来,情动至极,一面回应李天 麟的亲吻,一面伸手握住他的肉棒,引导到自己玉门外面,美臀向下一沉,火热 的肉棒如果一根燃烧着火焰的铁棍,毫无阻碍的深深插入阴户,发出响亮的扑哧 一声响。   苏凝霜呻吟一声,双手抱住李天麟的身子,腰肢摇动起来,粗大的肉棒在阴 户中一下下插弄,一团嫩肉都被带出玉门外面来,一股股爱液泉水一样涌出来, 淫靡的声响急促的响起来。   「天麟……好厉害,插,插到最里面去了。……嗯,好美!」苏凝霜忘情的 呻吟着,腰肢水蛇一般扭动,一对骄挺玉乳在徒儿胸膛上挤压摩擦着,发出清脆 的声响。   李天麟扶住苏凝霜的腰,暗暗的用力将师娘的娇躯提起放下,以便替师娘节 省体力,苏凝霜淫荡的呻吟着,欢唱着,眼中闪烁着喜悦的光泽,有意识的摇动 身子,一头乌黑锦缎般的秀发散开,瀑布一样流淌着。   粗硕的肉棒在深红色的肉穴中一下下插弄,发出响亮的扑哧扑哧声音,爱液 顺着缝隙滴滴哒哒溅落的到处都是,苏凝霜的小腹都被顶的凸出来,几乎从外面 就可以看到那粗大的肉棒形状。   「天麟,天麟……」苏凝霜放浪的摆动身子,忘情的呼喊:「顶……顶到花 心里去了……」   李天麟呼哧呼哧的喘着,插弄了不知多少下,双手大力揉弄着硕大的玉乳, 猛地将师娘抱起,脸朝下放在床上,抬手拔掉师娘后庭中的狗尾,肉棒用力插进 去。   紧致的菊穴将肉棒箍得紧紧的,即使有爱液润滑仍然难以抽动,每动一下都 给李天麟强烈的刺激,菊穴中散发的热量无法散发,肉棒几乎要融化一样,格外 的舒服。李天麟喘息着,死死的将师娘的身体按在床上,自己甚至紧贴上去,贪 婪的舔弄着这柔美娇躯的每一片肌肤。   「师娘,好舒服。我要出来了……」   苏凝霜被李天麟死死按着,甚至被肉棒带着一下下颤动,断断续续喘息着答 道:「嗯,不用拔出来,就,就都射在师娘的后庭里面,……灌满它吧。」   一阵喘息中,火热的肉棒颤抖抽动,精液酣畅淋漓的喷洒进菊穴深处。隔了 一会儿,李天麟身子瘫软下来,伏在苏凝霜光润的脊背上。   过了好久,李天麟才慢慢挪开,将苏凝霜的身子扳正过来,温柔的看着师娘 带着羞意的笑脸。   苏凝霜轻轻抚摸着李天麟的面颊:「天麟,喜欢师娘准备的小花样吗?」   李天麟笑着,揉弄着师娘的身子:「师娘,怎么想出这么有意思的花样来?」   怀中娇艳的美妇微微低下头,面颊含着羞意小声说道:「在酒楼里,那些人 说得青楼中的女子……」   李天麟这才记起,确实是那几个人曾说起青楼中花魁曾经用过这些手段,只 是当时自己听着都觉得荒诞淫乱的很,却不知道师娘竟然能够真的用上了这些手 段侍奉自己。   想到方才自己的粗暴,低头看着师娘胸前青紫色,李天麟歉意道:「师娘, 弄疼你了。」   苏凝霜笑道:「没关系,师娘心里欢喜的紧呢。」手指在李天麟胸口慢慢画 弄着,出神的说道:「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一个这么大一点的小孩子,什 么都不懂。想不到,现在,现在……」   「现在怎么样?」   苏凝霜红着脸呸了一声:「现在,都能变着花样欺负师娘了。」   明明是你在变着花样欺负我啊。李天麟心中好笑的想到,只是这话万万不敢 说出来,以防师娘太过于羞涩。   轻轻将面颊贴在李天麟胸口,苏凝霜痴痴的道:「师娘都三十几岁了,不知 道我们这样子能过多久,师娘,过几年就人老珠黄了,你终究会离开师娘吧。如 果等到那一天到来了,师娘就不再纠缠你,安心的做你的岳母,看着你和月儿快 快乐乐的过一辈子。可是现在,师娘心里明知道不应该,却还是妄想着暗地里做 你的娘子,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做你的女人。天麟,无论以后我们之间会发生 什么,我都希望你能记住今晚,记住师娘最美丽的样子。」   「不会的,」李天麟叫道:「我会永远爱你,师娘。就像月儿一样,我们一 辈子都不分开。」   苏凝霜无声的笑了,悄悄伸手擦了擦眼睛,抬头娇媚的笑道:「你瞧我,没 来由的说这些话干什么?今晚还长着呢,说好了的,今晚随便你怎么弄。天麟, 想不想再要母狗儿一次?」   李天麟翻身而起,笑着道:「师娘有命,徒儿岂敢不从?」   苏凝霜手掌轻轻抚摸着重新挺立起来的肉棒,轻轻用手指弹了一下顶端,轻 笑道:「坏东西,这次想进到师娘的哪里去?」   口舌相弄,肉体摩擦,喘息与呻吟的声音再次响起,男女之间的战火再次燃 烧起来。   「师娘,我的小母狗,叫两声听听?」   「不叫。啊……再,再深一点……,师娘要被你弄坏了……」   「……叫不叫?」   「嗯……坏蛋。……汪,汪……」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月影霜华】(40-41) 下一篇:【月影霜华】(59--61)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