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蓝雨酒吧的淫靡往事1-6

时间:2014-04-28 12:49:32  来源:绝品邪少  作者:fu44.com
前言:

  这是一个不算太短的故事,希望性吧的各位能够有足够耐心阅读下去。我是“国王”,本书的作者,里面有的内容是我的亲身经历,有些事情我为了保护身边的朋友而做了点改动,希望我的作品你能喜欢。
  [color=#0000ff]一[/color]
  我叫郭旺,今年28岁,一个似是而非的艺术青年,圈里人都叫我“国王”,这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仅仅是因为名字的谐音而已。大伟、松哥和丽姐是我在这个城市里最好的哥们,我们是几年前在丽姐的酒吧里凑到一起的。
  那时的我刚刚从一个狗屄大学毕业,当时的女朋友也因为我没钱没地位离我而去。到今天我都还记得她跟我分手的过程,一个短信,“郭,我们不合适,分开吧!”。
  仅此而已。
  于是我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闲逛,一直这样晃荡到午夜,从街这头走到那头,。其实自己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一点都不难过。大学里的恋情,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无非是互相释放过剩的荷尔蒙,男欢女爱而已。但是心里还是有一种莫名的烦躁和压抑,让我想呐喊!
  对,就是想要用尽全力的去呐喊,我需要发泄,我自己清楚的知道,我需要一个宣泄口。
  迎面一个穿着特点很显明的女人向我走来,“一个人吗?这么晚了……”
  “滚开,我没钱。”我打开她伸向我胳膊的手。
  那女人,哦对,那个鸡,在路灯的光线下明显脸色一僵,随后满目的狰狞,低声骂道:“操,傻屄。”
  我听到了她的低语,愤怒一瞬间溢出了我的眼睛。握拳,转身,挥臂,一记标准的直拳击中了那女人浓妆艳抹的脸颊。女人甚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拳击倒在花圃里。
  “啊!”她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随后便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因为我已经跨坐在她胸前,左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发生,我知道这条街晚上不会有太多的人出现,这里又是路边绿化带,只要不发出太大动静就没人会注意到这边。当然前提是不要发出太大动静。
  她的眼睛透露出惊恐,不知是眼泪还是什么东西,湿湿的黏在我的左手上,让我有点觉得恶心。她的双臂被我的膝盖死死的压在地上,动弹不得,饱满的胸部也因为惊恐而在我胯下剧烈的起伏,不断摩擦着我的下体。
  我没有勃起,只感觉到恶心。
  “别怕,我不会杀你。”过了几秒钟之后,我盯着她的眼睛慢慢的说,“有些人不是你可以骂的,明白吗?”
  她发不出一点声音,但是我看的出,她在努力的点头。我松开了她,翻身坐在她旁边,点了根烟,自顾自的抽起来。
  她立刻坐起来,但是并没有逃走,在我身边剧烈的喘气,同时我听到了她的低泣。
  猛吸了几口之后,我把烟递给她,“对不起,我没想伤害你。”
  她把我伸向她的手打开,然后说“没事,我还得谢谢你的不杀之恩。”
  “你是本地人?怎么干这个?”我听出她的口音,很纯正的普通话。
  “你刚失恋吧?”她反问我。
  “恩……”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她站起来,“如果你不想让我报警的话。”
  “你报警?你的身份是什么?难道你不知道?”我被她的话逗乐了。
  她冷冷一笑,“我是干什么的你马上就能知道,跟我走吧,算是对你打了我的补偿。”
  “这是邀请吗?”我也起身,跟她走出了树丛的阴影。一个鸡带着一个打伤了她的男人,能去干什么呢?找人再揍我一顿?我不在乎,在这种时候,打人或者被人打,都能让我发泄的更多,我甚至有点渴望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战斗。拳头在上衣口袋里越攥越紧,血液也越来越沸腾。
  我的阴茎在这时迅速的勃起。我的拳头和鸡巴都需要发泄。
  拐过两个街角,她突然停在一个紧闭的门前。我抬头看,招牌上写着“蓝雨”,这是一个酒吧。
  [color=#0000ff]二[/color]
  她轻轻的推开“蓝雨”的大门,里面很安静,全然没有一点酒吧此时应该有的喧闹。我跟着走进去,淡淡的,空气中混合着一股薰衣草和玫瑰的香气,飘渺间我好像听到一点点音乐的声音,是肖邦的某支夜曲。
  酒吧里很昏暗,只在门廊过道的边角上放置一些小巧鱼缸上点着几只飘蜡。大厅四周稀疏的放置着七八个卡座,中间是一个大约十几平米的空旷的区域。吧台在最里面,那里亮着一个巴洛克风格的烛台,显然是整个酒吧最为明亮的所在。
  我的心,随着清香的味道和飘渺的音乐,慢慢的安静了下来。茫然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既然不是打架的话。
  “我是这里的老板”突然的声音打破了短暂的宁静。
  我想起来我为什么要来这里了,因为我打了这个“鸡”。
  “这是你的酒吧?”我很意外。
  她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对酒杯,递给我一只,“我有权利报警吗?”
  我接过来,一口气把里面的液体喝下肚,然后走到一个沙发上坐下,放松自己的全部。
  “你不问问刚刚你喝下的是什么吗?你不怕我毒死你吗?”女人放下手里的酒杯,向我走来。她并没有喝里面的东西,不管那是什么。
  “不管那是什么,对我来说都无所谓。”我仰头闭上眼睛,想要抓住似有似无的《夜曲》。
  她站在我身后,腹部顶在我头上,冰冷的手指抚摸着我的喉咙轻轻的说:“这杯酒叫烈焰红唇,算是对你打疼我的惩罚。”声音充满着诱惑。
  我睁开眼睛,眼前就是她高耸的胸部,我的阴茎再一次勃起了,甚至我能感觉到阴茎充血时的搏动。
  “听酒名就知道是什么好酒了,你卖多少?我没钱。”我的眼前全是她的乳房,手不受自制的想要摸上去,体会她的肉感。
  她往后退了一步,一把握住我的手腕,把我从沙发上拽了起来,然后带我继续走向黑暗。
  “是春药吗?好厉害的酒。”我的大脑还有理智,但是燥热的身体和坚硬如铁的下体急需一具女人的身体。
  她打开一道门,我看不见一点东西,心跳声掩盖了周围的一切声音。她把我推进门内,随手打开房间里灯光,蓝色的灯光。
  我伏倒在松软的沙发上,全身无力,阴茎暴怒着。
  她用我刚刚在路边的姿势,骑坐在我胸前,此时的我同样无力反抗。
  “我叫小丽,现在,你是我的奴隶。”她回手抓握住我的阴茎,下体传来一震难以自制的舒爽感觉,只是这样一握,我就有射精冲动。
  “哦……啊……”我呻吟起来,她把我的裤子脱到膝盖部位,一只手蒙着我的眼睛,另一只手套弄着我的阴茎。
  “爽吗?你这只公狗。”她嚷道。
  “SM吗?”我想,我从来没有这么玩过,不管是身体还是那杯酒,都让我兴奋不已。
  “啊……啊,我肏,啊……”呐喊中我在她技巧娴熟的手淫下射精了,精液喷的很高,虽然看不到,但是我知道这是我最有力的一次射精。
  “小丽……”我只来得及说出这两个字,就再也无法发出任何清晰的声音了。因为她把自己的下体死死的抵住了我的下巴和嘴唇,内裤已经湿透,我能感觉到黏滑的液体,我大口吸允着她的液体,犹如琼浆。
  “哦”我的舌头找到了她的阴蒂,挑拨着已经泛滥的阴唇,她已经无法承受我的唇语。下体不断耸动着,摩擦着我的嘴唇和下巴。
  我脸上现在已经全都是这个淫荡的女人的淫水,我的阴茎又不可抑制的勃起了,比刚刚射精前还要坚硬。
  我要肏屄。
  “舔我”她大声命令着,我挣脱出双手,把她本已提到腰间的短裙拽的更高,一只手搂着她不断摆动着的腰肢,另一只手握住了一直诱惑着我的乳峰。
  我的舌头卖力的舔弄着她的下体,更多的淫液流了出来,我照单全收。
  “啊~啊!哦!”她耸动下体的频率越来越快,我知道她要高潮了。
  于是我两只手都抓握住她的双乳,捏弄她同样勃起的乳头。张开嘴,让牙齿在她耸动的身下摩擦她的阴蒂。
  “啊,啊,啊,啊……”她开始有节奏的尖叫,双手抓握住我依然停留在她胸部的手,让我抓握的更紧。在她不断的耸动中,身体逐渐坐在我的脖子上,下体使劲抵住我的下巴。
  “我肏!”我大叫着,把手从她胸部抽取回来,握住我的鸡巴,开始我从13岁以来最痛快的一次手淫,握住鸡巴的右手用最快的速度刺激着我暴怒的龟头。
  这个叫小丽的女人死命的扭动着腰肢,我快要窒息了,头部血液回流受阻,耳边全是我心跳的声音。
  “啊!”小丽在痉挛中倒伏在我身边,她高潮了。“哦!我肏!我肏!我肏.....”我的精液在几分钟内再次喷射而出,得救了。
  高潮过后,我俩裸露的自己的下体,仰躺在沙发上剧烈的喘息,我的阴茎依然义无反顾的挺立如初,不过此时已经隐隐的有些胀痛的感觉。
  那酒……真猛!
  几秒钟后,重新获得呼吸自由的我,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就被她一拳又打回到沙发上,然后她迅速跑出了包间的门,把我关在里面。
  “妈的,还是女人恢复的快,这样就算报仇吗?”我想。
  房间门锁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想象,她在门外说:“我的酒吧每天只营业两个小时,现在是1点50,还有10分钟客人们就到了,你好好享受这个晚上吧,傻屄。”
  “我肏,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这个婊子!”我又开始愤怒了,这个女人在不到1个小时的时间里叫了我至少3次傻屄
 三
  那个叫小丽的女人把我反锁在包间里,任我叫骂,头也不回的走入了另一边的黑暗。直到这时,我才开始仔细观察这个禁锢着我的房间。
  这是一个大约只有8平米的小空间,除了门之外,三面都是沙发。四周的墙体在房顶幽兰的灯光下,反射出墨绿的光泽,我知道,可能墙面涂刷的是橙色的涂料。
  除此之外,就别无他物了。只有一个我,孤零零的挺立着鸡巴,傻屄似的站在房间中间。
  我的气突然消了,看着刚刚和她疯狂的地方,还残留着一点狼籍。有她的淫水也有我的精液,房间中开始挥发出让我熟悉的淫靡的味道。可能每一个处于青春期的男孩都会熟悉这种躁动的味道,精液的味道。
  一屁股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呆呆的看着对面沙发上的狼籍。让我想起了我的女友,哦,至少在几个小时之前,她还是我的女友。
  现在,她说要分手了。
  她叫宋佳,一个笑起来很甜的女生,四年前刚进校门的时候,我就看上了她。虽然后来知道她比我要大一岁,是我的学姐,但这并不能阻止我的最求。
  于是,每一个在大学里恋爱过的人都知道的故事开始了,每天的我都沉浸在对她的热恋中。她也在我的攻势下逐渐接受了我。
  曾经我们都很享受这种拉拉手亲亲嘴的柏拉图式恋爱。
  我和她的第一次是在什么时候呢?想到这里我的头突然有点疼。
  哦,对了!是在2年前,她大四要出去找实习单位的时候。我想起了那个同样疯狂的夜晚。
  我们坐在校园的一角聊天,周围很安静。
  宋佳温柔的把头埋在我臂弯里,我仿佛能从她的眼睛里看到天上的星星。
  聊的是什么已经有点模糊了,好像她一直在说她宿舍的一些故事,女生的莺莺燕燕,对我来说一点兴趣都没有,我的眼睛里只有宋佳清秀的面庞。
  情不自禁的,我和她深吻到一起,就像每次出来约会的那样,紧紧的拥抱着,想要让自己的灵魂和对方交融到一起。
  我的手,伸进她的衣服里,隔着内衣,轻轻的按揉着她的胸部,柔软,温暖,而又坚挺。
  她侧身坐到我的腿上,我的阴茎此时也已经完全勃起了,她也感觉到了我下体的变化。
  “哦~”一声小猫一样娇憨的呻吟,因为我在刺激她的乳头。
  她突然挣脱了我的怀抱,站起身来。我因为突然离开我的温暖而有点茫然,呆呆的看着我面前的女孩。
  夜色下,她更加出尘。
  她回手,把自己胸罩解开,我能看出她的脸,红透了的苹果。随着她的动作,我越来越想要吃了她。
  “宋佳……我爱你……”我只能说出这样的几个字,紧张的感觉让我浑身僵硬。虽然这是我一直都想要的东西,但是当她真的这样做时,我却开始颤抖。
  我迷恋着她的乳房,或者说我迷恋所有女人的乳房,虽然宋佳她从来不让我更加深入的直接触碰。
  她伏在我的腿上,我探身从她已经宽松的领口里寻找我最爱的双乳。当我终于握住她的时候,我不由自主的一阵颤动,腰部往前一挺。困在内裤里的鸡巴因为这个刺激一瞬间达到了极限,我的鸡巴要射精了。我咬紧牙关,让自己静了静神,忍住了射精的冲动。
  她笑了,“哈哈,小傻瓜。”
  我也笑了,“宝贝,你真美。”
  “还会说点别的吗?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她隔着裤子,抓握住我的鸡巴。
  我因为她的偷袭,腰部又是一挺,逗得她又笑了出来。
  “给我看看……”
  我虽然怀疑我的耳朵,但是依然用最快的速度把我的裤子褪到脚踝。
  我的鸡巴,第一次暴露挺立在一个女生的面前。
  她伸手,慢慢的握住我随着心跳而脉动的阴茎,“哦!”我呻吟起来。
  “舒服吗?”她问。
  “恩。舒服!哦~”我低声回答她,在她温暖的小手的套弄下,我又不能自已的开始呻吟起来。“佳,你怎么学会的?好舒服!”
  “昨天我们宿舍一起看毛片来着,我学的!”她轻轻的说,脸红透了耳朵。
  想到她看毛片的样子,我有点想笑。
  “女生就不能看毛片吗?”她一边摇动着我的阴茎一边问,头已经靠在了我的腿上,我的鸡巴甚至能感受到她的呼吸。
  当然能,感谢伟大的毛片,我心里激动的呐喊着,“你……还学会什么了吗?”我小心翼翼的试探着。
  “恩。你真讨厌。”她打了一下我的阴茎,龟头因为摆动,碰到了她的额头,好像发烧一样的灼热。
  “哦!”我再次兴奋到了极点。
  “娜娜她们说男人的这里很好吃,毛片里的女人好像也很喜欢,我想试试。”她一边套弄着我的鸡巴,一边幽幽的说,眼睛一直盯着我的坚挺。
  “哦!我肏~”因为这句话,我射精了。喷的她满脸都是。
  “啊!”她惊叫起来,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巴。
  “对不起宝贝!”我手忙脚乱的找纸想帮她擦干净。
  宋佳自己找到了纸巾,把脸上的精液小心翼翼的擦掉。我在一边帮她清理粘在头发上的东西。
  “你还真是没用,怎么这么快就……就射了?”
  我从她的语气里捕捉到一点不满的声音,忙解释说“因为你太美了,而我……是第一次被别人弄!”
  她突然一笑,“哈,小傻子,我没怪你。”然后又握住了我已经开始变软的阴茎。
  我的鸡巴在她掌心的温暖下,又开始坚挺起来。
  “果然如此啊,娜娜说男人的这里,射了之后还会再硬的。”她再次提到了娜娜,她们宿舍里一个长相一般但是胸部很大的女生,我们见过几次面。
  “呵呵,看来娜娜姐的经验很丰富啊。她还说什么了?”
  宋佳凑到我耳朵边上小声说:“她还说你是个色狼,老盯着她的胸部看。”
  “佳佳我……”我知道这是个事实,娜娜硕大的胸部经常出现在我的淫梦中,甚至是我手淫的性幻想对象。
  “没关系,我知道……你这只小色狼见到女人就盯着人家胸部看,我早就知道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女人的胸部,那里是女人最美丽的部位。”
  宋佳呵呵一笑,“学美术的非得把自己恶心的心思说成对美的追求吗?”
  “哈哈,真不是……”
  我的解释又被她的动作打断了,宋佳抓着我的手,放在了她的阴阜上。
  “小傻子!”
  我把手伸进了她的裤子,很快摸到了她已经泛滥的下体,另一只手紧拥着她已经无力的身躯,深吻着她充满甜美津液的双唇。
  她的呼吸越来越重,我的手也凭借着从乱七八糟地方学来的那些所谓的技巧,生涩的拨弄着她的花瓣。
  我的阴茎此时顶在她小腹上,慢慢耸动着的身体让他可以不断的和宋佳的身躯摩擦出火花。她侧身,让出点空隙,用手抓握住我的阴茎,慢慢的套弄。
  我们的嘴唇,分开,都伏在对方耳边粗重的喘息。我的鸡巴,在她越来越娴熟的手法下颤抖得更加厉害。
  我也有点失重了,狠狠的靠在身后的墙上。
  “啊!”宋佳突然叫了一声,我知道我找到了她的阴蒂。
  “虚……小声点宝贝。”我在她耳边悄悄的说。
  这里是化学楼和物理楼之间的小空场,平时没人来这里,三面都是楼,另一面隔着一堵花墙是一片树林和学校的人工湖。本来有个小门长年锁着,但是我从一位已经毕业的化学系学长那里弄到了这里的钥匙,于是就有了我和宋佳约会的小天堂。
  即便如此,我还是很小心。
  “恩。”宋佳悄悄的回答我。
  我吻了下她的耳朵,手指继续在她下体上探索,她紧闭着嘴巴,忍着不发出声音。这样让她更加幸福,我能感觉到她身躯在我手指的拨弄下抖动。
  她更加卖力的套弄着我阴茎,我们在互相的手淫中欲死欲生。
  突然,我俩同时停手,本来高涨的欲火瞬间冷却下来。因为就在不远的地方,我们都发现了另外两个人的存在。

  四
  就在花墙外面,夜色下有点模糊,虽然看不清,但是却能听见。
  一对男女,拥吻着靠近了墙边,男生的手熟练的把女生的上衣和胸罩脱下来,放在花墙的栅栏上。双手揉搓着女生丰满白嫩的乳房,嘴唇也从女生的嘴巴上转移到了女生的胸前。
  “啊!老公,啊!”哪女生失神的呻吟着。
  我和宋佳躲在另一侧墙的拐角处,从花墙的栅栏里欣赏着他们的激情。
  男生亲吻了一会那个女生的乳头后,把自己的裤子脱掉,和女生的衣服放到一起,一个不输于我的鸡巴立刻挺立了出来。
  看到那男生的阴茎,宋佳的手突然握住了我的鸡巴,我也从身后拥握住她的双乳,轻轻揉搓着,我俩相视一笑,我感到她的乳头在我的揉搓下逐渐变硬。
  我悄悄的也把裤子脱下来,放在一边,一只手继续抚摸着宋佳的乳房,一只手从后面攻入她的下体,继续刚刚没有完成的工作。
  夜色下,宋佳的胳膊和脖子都开始翻出嫩红色的光泽,我的阴茎也在她的套弄下越来越激动。
  墙那边的女生蹲下身来,套弄了两下男生的鸡巴,就开始给那个男生口交起来,男生转过身,靠在墙上,满脸的享受。
  宋佳的下体早已泛滥成灾,内裤也在我的攻击下,退败到了膝盖。当她看到那个女生把男生的鸡巴含在嘴里的时候,身体一震,更多的淫水从下体流出。
  宋佳高潮了!
  我抱着她站立不稳的身体,小声说:“你不是想试试吗?看,对面就是现场教学。”
  她立刻转身蹲下,把我的鸡巴塞进了嘴里。
  “啊!”我措不及防的叫了一声,对面的两人也听到了我们的声音,明显一震,然后继续他们的动作。只是那个男生向我这边望了望,但是他并没有发现什么。
  宋佳的口技很糟糕,我甚至在她的添咬下有点疼,但是宋佳自己很享受,吃的津津有味。我也忍着,不发出任何声音,以免惊动了墙外的鸳鸯。
  就在我被宋佳咬得快要崩溃的时候,墙外的男女又改变了姿势。
  女生一把女生拉起来,“啪!”一声清脆的声音,拍了那个女生的屁股一下。然后说,“转过去,我要肏你!”
  “老公,快,快肏我!”那个女生马上转过身,双手扶墙,把屁股撅向对方。
  宋佳也听到了对方的对话,放过了我的鸡巴,站起来看着他们俩的动作。
  我的鸡巴突然离开了她温暖的嘴巴,沾满口水的阴茎在晚风中有点清凉的感觉。于是我一边盯着花墙外面的表演,一边开始不由自主的自慰。
  宋佳靠在我的身上,迷离的欣赏着,当她发现我在自慰之后,也把手伸向自己的下体。
  “哦~啊~”她再次呻吟起来,但是并没有让墙外的人听到,因为此时他们已经完全沉浸在性爱当中。
  男生抱住女生的腰部,把鸡巴在女生的后面摩擦了几下,找到位置,插了进去。
  “啊!老公!”女生喊了一句。
  “老婆!肏你!”男生一边抽插着一边说。
  女生随着男生的抽插,很有默契的前后摆动着屁股,
  “啊,啊,啊,哦……老公,老公……快肏我哦……”她已经完全疯狂,被男友的鸡巴所征服,不管不顾的大叫起来。
  在她身后卖力干着的男生不再发出任何声音,死命的抱着女生的屁股肏动着。
  我的手,随着女生双乳的摆动,越来越快的套弄着我的鸡巴,“肏屄!肏屄!肏屄!肏屄!”大脑中除了这两个字,就是一片空白,眼睛里只有那两个人的动作和女生丰满摆动的乳房。
  宋佳闭着眼睛,微张的嘴里发出“呵……呃……”的呓语。双腿紧紧夹着自慰的手,她也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啪……啪……啪……啪……”墙外两人肉体的碰撞声音穿入我和宋佳的耳膜,突然,碰撞的频率加快了。
  “呀……我肏死你……”男生发出野兽一般的声音,冲刺着。
  女生已经完全趴到了墙上,发出似笑似哭的声音,“啊……呜呜……啊!”
  “啊!老婆,我射了!”男生抽插的频率更加快了,“啊!我射了!”。
  “啊!射我,肏我~”女生抓住自己的双乳使劲揉搓着“啊,我要死了!”。
  “啊!”一瞬间,我的精液也随着他们的高潮喷涌而出,伴着着手淫的套弄,不断喷射着,我的灵魂也在这次喷射中魂飞天外。
  “啊!”宋佳也到了高潮。这可能是她学会自慰以来最强烈的一次高潮,双腿再也支持不住身体,跪在地上,手指还按在阴蒂上,身体一震一震的,迎接一波又一波的冲击。
  墙外的两人,终于发现了我们的存在,拿起衣服,立刻离开了。
  留下了依然沉浸在手淫高潮中的我和宋佳。
  半响,我俩都没有说话,看着彼此,呵呵笑着。
  宋佳依然跪在地上,我走过去,伸手想把她拽起来。她握着我沾满精液的手,并没有站起来的意思。
  “宝贝,起来,地上脏。”我说。
  宋佳抬起头来,微笑着,淡淡的说:“肏我!像刚刚外面那两人那样,用力的肏我!”
  我本来已经黏软的鸡巴,再次充血勃起,比任何时候都要坚硬。

  沉浸在回忆中的我被突如其来的噪音打醒了,类似于电锯的声音混杂着金属的敲打。我依然被关在这个幽蓝灯光的小包间,不过此时蓝雨里飘渺的仙乐已经换成了躁动的重金属。
  我找到自己的裤子,手忙脚乱的穿带整齐,然后冲向房门。我没有那种所谓的幽闭恐惧症,但是被关在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房间里,还是让我感到一点不安,甚至是一点恐惧。
  “如果我在这里被做掉,也不会有人在意吧!”我居然会想到死亡。
  于是我使出全身的力气想要打开这扇限制我自由的房门。很遗憾,房间依然紧锁,任凭我怎么拉拽都纹丝不动。
  因为春药而一直坚挺不倒的阴茎,因为突入其来的恐惧,慢慢的不再昂首,软了下来。
  我用拳头捶打着房门,虽然我知道这无济于事。
  狂暴的音乐撕裂着我的灵魂,金属敲打的声音雕刻着我的骨骼。
  我满头都是汗水,恐惧逐渐侵蚀着我的理智。
  我要疯掉了!
  “对,手机,我要打电话报警!”想到这里,从身上的某个口袋里翻找出我的手机,颤抖着拨打出110。
  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打电话麻烦警察,“妈的,没有信号。”
  虽然没有得到外界的帮助,但是电话里的忙音缺把我再次拉回到理智中。
  看看手机上的时钟,现在是凌晨2点05,按照小丽的说法,酒吧现在应该已经开始正式营业了。
  “我肏,我到底在干嘛?”我靠在门上,让自己安静下来。
  我居然想到了周总理还是哪个伟人在闹市里看书学习的故事,虽然我知道这是假的。
  几秒钟后,我完全安静下来了,躁动的音乐已经不再那么刺耳。
  我决定先观察观察这个酒吧。大厅里现在灯火辉煌,和我刚刚进来的时候完全不同。
  透过房门的小窗,我发现在每个卡座上都多了一个漂亮的女孩,靠坐在沙发上用各自的方式打法着时间。我猜,这些就是小丽养的陪酒小姐,看来这个小丽还真能干,收罗来这么多年轻漂亮的女孩。
  “哦?原来已经有客人到了”,离我的包间比较远的地方的某个卡座里,除了姑娘外,还坐着一个男人,在那里静静的喝酒,并没有和他对面的女孩胡来。
  我迷惑了,酒吧的营业时间只有两个小时,他们就来这里喝两个小时酒而已吗?还会有什么特别的呢?
  这时,我看到了小丽,她依然穿着刚刚的衣服,从吧台走向我这里。我使劲拽动房门,冲她喊:“快放我出去!”
  震耳欲聋的音乐下,我的声音甚至没有传出我的口腔,但是小丽明显注意到了我的愤怒。
  她来到我的门外,张嘴说了些什么。我同样一点都没听见,看口型,最后她说的两个字是,“别急”。
  “好吧,那我就不急,看你能玩出什么。反正我也没地方可去,在这里呆上一晚上也未尝不可。”阿Q精神适时的拯救和鼓励了我。
  小丽在门外按动了几个按钮,房间的灯光明亮了起来,然后头也不回,走向另外一边。
  无聊的我数着进来客人的人数,再看一眼手机,现在是凌晨2点半。
  在这半个小时里,只有9个客人,都是男人。“难道这里真的是一个鸡窝?”
  我的疑问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得到了答案。
  金属音乐渐弱,小丽的声音出现在我的耳边。
  “各位尊贵的会员,欢迎来到蓝雨俱乐部,请金卡会员根据自己的会员号就座,银卡会员按照门票编号就座。”话音一落,几个男女翻看自己的卡票之后重新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原来那些女人也都是这里会员。
  灯光再次昏暗,音乐又换回了舒缓的夜曲,空气中的甜香更加浓郁起来。重新找到位置的会员,总有三三两两是同坐在一个卡座里的,先是互相交谈着什么,然后就开始旁若无人的脱光衣服,翻滚在卡座宽大的沙发上,尽情做爱。
  这是一个群交俱乐部。
  我看着外面淫靡的场面,下体不由自主的再次勃起,嗓子火辣辣的干疼。
  这时小丽再次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跟在她身边的还有一个长头发的女孩。
  她俩都很漂亮,也都很年轻,同样也都没穿任何衣物。凭借着她们胸部的特征,我判断小丽绝不超过28岁,跟在她身侧的女孩也绝对不超过20岁。
  门开了,我反倒不想出去了,因为这里现在除了我这根鸡巴外,还多了两朵娇艳的骚屄。
  那女孩看见门里还有我的存在,明显一愣,转头问正在关门的小丽:“他是谁?新会员吗?”
  “哈哈,他是一个傻屄。”小丽笑道。
  “我肏……”丫又说我是傻屄。
  “你想肏谁?”小丽依然笑着,“这里有两个大美女,你还等什么?”
  那长发女孩一把把我推坐在沙发上,命令道:“脱!”
  怎么他们都是SM女王吗?我可是国王。
  虽然这么想,我还是很听话的把衣服脱了个精光。长发女孩跪坐在我双腿之间,把我的鸡巴含进嘴里,我感觉到一阵温暖和舒爽。
  闭上眼睛,静静的享受着她的口技,如陷云端,她的口技要比宋佳好很多。
  我又想起了宋佳。
  六
  宋佳第一次我和做爱,就是这样开始的。
  月色下,宋佳裸露的身体,完美无瑕。可爱的俏脸,扎在脑后的长发,高雅的脖颈,饱满圆润的胸部,平坦的小腹,几根稀疏的阴毛,长直的双腿。
  “你是我的阿芙罗狄忒。”我把她拥进怀里,从额头一路吻到双乳,白皙的身体上,遍布着我的吻痕。
  宋佳闭上眼睛,身体微微发抖,期待着我更进一步的侵犯。
  我也学着刚刚墙外那对情侣的样子,“啪”的一声拍了下她的屁股,在她耳边说:“转过去,我要肏你了!”
  “啊~”宋佳发出了一声呻吟,乖乖的转过身,和那个女孩一样,把屁股撅向我。
  我并没有急于把鸡巴插进去,因为这也是我的第一次,我心里有点没底。所以我把脸埋向她的股间,品尝起她的花蜜。
  宋佳的下体已经因为刚刚自慰的高潮,而泛滥成灾。淫水顺着她的大腿,一直流到了膝盖,月光下反射出亮亮的痕迹。
  我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她的蜜穴。“啊!郭子!”宋佳叫了一声,身体无力的伏向了花墙。
  我得到了她的邀请,继续用舌头和鼻子,在她的屄上耕耘。
  屄里流出更多的淫水,弄得我满脸都是,有点粘也有点咸。
  “啊!老公,好舒服!你舔的我好舒服!”宋佳开始失神的淫语,“舔我,肏我,老公!”。
  “舒服吗?宝贝?”我在透气的空隙说,“喜欢我舔你肏你吗?”
  “喜欢,老公,啊~”她的淫水瞬间增多,身体紧绷着,大声尖叫起来。“啊!我不成了老公!”
  宋佳再次高潮,这次是在我的舌头下。
  她又跪在地上,不管怎样都不愿站立起来。我也跪下来,附在她的背后,双手绕到身前,揉搓她的乳房。
  “宝贝,佳佳,想不想要我肏你?”
  她没有回答我,而是把屁股抬起来,顶向我的鸡巴。
  我的鸡巴接收到邀请,一跳一跳的,随着脉搏兴奋的抖动。她的手从身下抓住我的阴茎,引导着他驶入泥泞的港湾。
  我握住鸡巴,顶在她的屄口,上下摩擦着她的外阴。
  “啊~肏我!”宋佳的声音,无力而又充满诱惑。
  我身体慢慢前倾,阴茎逐渐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啊,停!”宋佳突然抓住我的胳膊,喊道。
  “怎么了?疼吗?”
  “有点,慢慢来,我能忍住。”
  我继续挺进,她的阴道很紧,很温暖。阴道壁紧紧的包裹着我的阴茎,甚至有点疼。
  原来男人第一次也会觉得疼,后来我把这事跟大伟和丽姐他们说的时候,他们都笑到泪崩。
  但我当时的确有点疼,被紧紧夹在里面的疼。
  鸡巴已经进去一半了,于是我慢慢的想要抽出来点,刚刚往外一动。宋佳一下把头甩了起来。
  “啊!老公!”
  “怎么了?宝贝?”我关切的问,以为我弄疼她了,在他体内的阴茎也因为过分担心而迅速软了下来,滑出了她的身体。
  “没……没事。就是有点疼。”
  “要不算了吧。”我有点心疼她。
  “怎么你不想要吗?”
  “你想吗?”
  “来吧,咱们继续,我愿意把第一次给你。”宋佳坚定的说。
  我握着鸡巴,在她的下体摩擦了两下,又勃起了起来。这次轻车熟路的找到蜜穴,慢慢的又插入了进去。
  这次比刚刚明显要轻松很多,很快就插到了低,我的腹部和她的屁股触碰到了一起。
  “我要动了,宝贝要是疼,我就停下好吗?”我颤抖着,轻声告诉身下同样颤抖着的宋佳。
  “嗯~”她发出一声短促的回应,如同百米赛跑的发令枪一样,我开始了梦寐以求的活塞运动。
  开始慢慢的抽出一点,再插进去,她都会发出“嗯……唔……”的声音。
  逐渐,我的动作越来越快,清脆的肉体碰撞声音回荡在午夜的校园。
  “啊~老公!”她的呻吟,和在周围的虫鸣里,像一只发情小野猫。
  “老婆~”我已经无法停止自己腰部的耸动,在和我心爱的女人做爱中,我们的灵魂终于交融在一起,不分彼此。
  “老公,好舒服……啊,肏我……我好久以前就想让你肏我了……啊……”宋佳逐渐进入佳境,屄里的淫水越来越多。
  我咬紧牙关,希望自己能坚持的久一些,希望就这样一直肏干下去……
  “啊!”长发女孩突然叫了一声,把我从遥远的回忆中再次拉回到现实。
  她的突然嘴巴离开了我的龟头,但手还攥握着我坚挺的下体。我睁开眼睛,发现小丽趴伏在女孩的身后,舔舐着她的屄。
  看来小丽舔屄的技术也堪称一流,长发女孩在她灵巧的舌头下,达到了一次小高超。
  我抬起脚,触碰着小丽的胸部,小丽“嗯”的一声,回应着我的爱抚。
  “哦~我的屄屄,丽姐!我爱死你了!”女孩放肆的大叫着,混合在飘渺的音乐里。
  “继续,吃我的鸡巴!”我把她的头继续往我下体按。
  女孩现在变的很乖,继续用她高超的口技品尝着我的阴茎。我的双手则把玩着她白嫩的乳房,和每一个年轻小姑娘的乳房一样,饱满而坚挺。
  小丽给那女孩舔了会屄之后,就坐到我们对面的沙发上,分开双腿。我可以清楚的看见她的阴毛,很显然经过静心的修饰,一小撮倒三角规矩的匍匐在阴阜上,三角的下尖,指向每个男人都疯狂的桃园美洞。两片大阴唇,沾满了淫水,在灯光下亮晶晶的反射着淫荡的光泽,小丽小心翼翼的把他们拨开,我看到了她粉嫩的小阴唇和阴道,以及已经有点勃起的阴蒂。
  然后,她开始用她的右手快速的按揉她的阴蒂。
  “啊!哦!”舒服的呻吟在我耳边响起。
  此时她的下体,就像会说话一样,一张一闭的在呼唤着我的鸡巴,我更加坚挺了。
  一直为我口交的女孩却突然再次放开了我的鸡巴。
我转过头,不再欣赏小丽淫荡的自慰,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我腿间的女孩。
她跪在我的腿间,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一只手也在按摩着自己的骚屄。然后往前诺了一步,扶着我的鸡巴慢慢的坐在我的跨上。
我的阴茎,终于挺进了一个女人的下体。
女孩慢慢的抬起屁股,然后又慢慢的坐了下来,我的鸡巴在女孩的屄里进进出出,享受着她又紧而又温暖的身体。
然后,她的动作开始加速,我也逐渐找到了她的节奏,一下一下向上顶着我的鸡巴。每一下肉体的碰撞都发出清脆的“啪啪”声,同时她也发出娇嫩的叫床声。
“啊!大鸡巴!啊……干我……啊,哥哥,啊!”
小丽在边上,手淫的速度也逐渐加快,“哦!傻屄快肏烂那个贱屄然后来肏我。哦!天哪!”
“肏你妈,你他妈就不能不叫我傻屄吗?我叫郭旺!”我使劲往上一顶,长发女孩“啊”的一声,倒在我身上。
“丽姐,我到了,换你来吧……”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04【催眠狂想曲—律师篇】 下一篇:蓝雨酒吧的淫靡往事7-12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