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典小说

【九阳谷之少年张无忌与雪岭双姝】(15)作者:lidongtang

时间:2016-12-02 10:21:47  来源:  作者:
*************************************   看官,贫道见你骨骼清奇,是万古一见的奇才!右上角的,你便点了吧!   麻烦兄弟们给《于果的逆袭》点下红心,能回帖给个意见就最好了,看能不 能拿个冠军,嘿嘿,感谢。   张无忌:「导演,我抗议,我不是奸夫!」   卫璧:「你就是,你就是!」   *************************************             第十五章青婴二次会奸夫   徐风吹过,树叶轻摇,林间响起轻微的沙沙声。和熙的秋阳暖暖照在两具洁 白的肉体上。   两条美腿搁在张无忌的大腿上,浑圆玉润,看不到一丝棱角就连膝盖处也是 平滑细嫩。纤秀的小脚悬在半空中,不时地抖动一下,粉色的趾甲圆圆的,有如 花瓣一般。   武青婴娇喘急促,饱满的酥胸不停起伏着,半晌才睁开美目,眸里水汪汪的, 仿佛随时都会溢出来一般。她娇慵无力地看了张无忌一眼,用呢喃的娇音羞道: 「小弟……你拔出来吧……」   只听「啵」的一声,张无忌满足的从武青婴体内拔出了阴茎。那玉蛤的小嘴 失去了吮裹之物,犹自不断地张合,其内流出红白混合的液体。   「青姐,你好美……穴儿更美……」张无忌躺倒武青婴的身边,在她精致小 巧的耳朵边说道。   「嗯……」武青婴低低应了一声,娇容依旧酡红,忽然一抬玉腿,翻身趴伏 在张无忌身上。她的娇躯汗津津的,挺翘的双乳压在张无忌结实宽广的胸膛上, 一双纤细雪白的皓臂搂住了张无忌的的脖颈,花唇微微翘起。   武青婴的胴体娇小纤秀,凝脂的肌肤又软又嫩,可是却又有着惊人的弹性, 无处不滑。张无忌怀拥这玲珑的肉体,忍不住又有些蠢蠢欲动。他揉捏着武青婴 两瓣饱满紧致的玉臀,喘息慢慢变的粗重起来,胯间的肉茎蓦地又昂首挺胸,挤 入两条玉腿之间,并在那湿靡泥泞的牝户上摩擦起。   武青婴感觉到他的蠢动,不禁有些惊慌,赶紧央求道:「弟弟……不要……   姐姐现在真的不成啦……「说着急急忙坐起了娇躯,含羞带怯地横了张无忌 一眼,忽然又俯下臻首,用她那柔嫩的花唇像吻了张无忌一下,呢声道:」姐姐 这番可被你弄惨了……你可要爱惜姐姐。「   ……   张无忌搂着武青婴的蜂腰,慢慢向潭边的小屋走去。不知不觉中,日已西斜, 把二人紧拥的身线拉的细长细长。   武青婴只觉浑身酸软不堪,提不起一丝力气,胯间依然有些疼痛,不由半倚 在张无忌的怀内。随着小屋越来越近,她的心中不禁五味杂陈,暗自想道:「…   …想不到还是失身给他了……也罢……师哥是富家公子,就如温室花朵一般 ……   我武家这代无男子,到时我便想法子说服爹爹全力扶持他吧,到时他得到他 义父的屠龙刀,我武家也可得益……他是张三丰的徒孙,身子给了他也不致辱没 了我……只是卫四娘那边要寻隙起来倒有些难办,不过到时央武当撑腰,我武家 倒也不惧它昆仑……何况他的那个东西比师哥的……大多了……「想着想着,芳 心蓦地一痒……   再转一个弯就能看到小屋了,武青婴停下了脚步,羞红着小脸,美目睇向张 无忌道:「小弟……你回去吧。」   张无忌恋恋不舍的搂着武青婴,半晌才松了手,把另一只手中的两只雪鸡递 给她,口中说道:「那我们……」   武青婴看着张无忌的嗫嚅表情煞是可爱,不由心头一热。她巧然一笑,忽然 扔了手中的雪鸡,如乳燕投怀般扑到张无忌怀中,小手攀住了他的脖颈,仰起臻 首把花瓣般的红唇印在了张无忌的嘴上。   张无忌被武青婴吻住,接着被她用雀舌钻入口中,心中顿时荡漾起来。二人 唇舌又是一番纠缠,旖旎不堪。   张无忌欲火重燃,双手舍了武青婴的翘臀,向她腿间间摸去。武青婴却这时 挣脱了他的嘴唇,钻出了他的怀抱,媚眼如丝的娇声道:「晚了……我走啦……」   张无忌不由急道:「青姐,那明天……」   武青婴转过臻首,妩媚的睇了张无忌一眼,花唇向上翘起,却没有回答张无 忌,快步的走向小屋。   张无忌看着那行走忸怩的婀娜背影,心中不禁生出一种征服的快感,暗道: 「这女子端个浪荡销魂,直如狐媚子一般……明日可要好好……」想着,胯下那 条长物蓦地又硬了起来。   ……   卫璧坐在屋前,他有些心焦的等候着武青婴。武青婴一天未归,让他感到有 些孤独,也有些恐惧,不由胡思乱想道:「她不会遇到张无忌了吧……这小贼会 不会对她不轨……应该不会的……这山谷这么大……」卫璧正想着,忽见一个娇 小玲珑的身影正沿着潭边向小屋慢慢走来,步履有些蹒跚。他定目一看,正是武 青婴,不禁大喜,连忙迎了上去。   待走到武青婴面前,只见她俏脸微红,青丝微乱,浑身上下却散发着疲惫与 一种从未见过的娇慵,卫璧连忙担心的说道:「师妹,你走路怎么……是哪里伤 了吗?」   武青婴见卫璧迎来,羞怯不已,心中涌起强烈的愧疚感,似乎觉得自己做了 什么对不起师哥的事情般。她偷瞟了卫璧一眼,呐呐应道:「还不是捉这只野鸡, 被石头绊了一下……有些痛……不说了……你把这鸡拾掇了吧……我有些累。」   卫璧连忙道:「让我看看伤在哪里,可要紧不?」   看着表现殷勤的卫璧,武青婴忽然莫名的有些厌烦和悲苦,冷冷的说:「没 事,不用你管……」说着,她感到自己口气太过生硬,心中不由生出些歉意,又 软下声来对卫璧道:「我有些累,先躺一会儿,今儿我不饿,晚饭你自个儿吃吧。」   说完,武青婴不敢再看卫璧,径自进了小屋。   卫璧看着武青婴的背影没入小屋之中,隐隐觉得哪儿有些不对,怔怔了半天, 才对付起手中的鸡来。   ……   由于昨日睡得比较早,武青婴很早就醒过了来,她活动了一下身体,觉得腰 腿有些酸,股间轻微的疼痛让她蓦地想起昨日的事情,顿时俏脸通红。   她悄悄起了身,隔壁的卫璧还未醒来。看着熟睡的师哥,武青婴心中顿时五 味杂陈:「昨日酒后一时冲动……把身子给了给张无忌……其实师哥也不错,温 文尔雅,还听我的话,若是能嫁他,实是高攀了。那张无忌却是难驯之辈,只怕 之后难以压服他……还不知他是不是只与我逢场作戏……自己怎么会一下子把身 子给了他?自己怎会如此的糊涂,至不济也应该与他虚与委蛇一番……今日该怎 么办?该不该去和张无忌见面?若是被师哥发现了又怎么办……」   武青婴越想越心惊,越想越后悔,慢慢的觉得头都痛了起来,怔怔呆坐了好 久,才轻轻的推开小屋的竹门走了出去。   天刚蒙蒙亮,秋日的山谷一片氤氲,晨霭笼罩着眼前的碧潭和远处的树林, 显得朦朦胧胧。   一阵凉意扑面而来,让武青婴感觉神识一清,心间稍微好受了些,于是走到 潭边,掬起一捧清水覆在娇嫩的粉腮上。   随着潭水涟漪逐渐的消散,平静的水面上又映出一张稚嫩纯净的小小俏脸。   武青婴心如乱麻,怔怔的低头看着自己的容颜,蓦地发觉那一往如昔的秀丽 中多了一股动人的风韵,这风韵是不属于少女的。她不禁用颤抖的小手卷起左臂 的衣袖看去,只见皓臂如雪,圆润纤秀,而伴随她十数年的守宫砂却不知何时悄 悄地消失不见了。   虽然在意料之中,武青婴芳心还是悸动的猛跳了一下,刹那间一片惘然弥漫 胸间。她觉得琼鼻有些发酸,两颗晶莹泪滴慢慢的溢出了眼眶,顺着粉腮滑落, 跌入水中,激起两圈小小的涟漪。是后悔把贞操给了张无忌?还是为了某种目的 献身带来的屈辱感?或是没有在少女想象里的洞房花烛夜失去它?武青婴也不知 道,只静静的在潭边坐着,顾影自怜。   东边的天渐渐亮了起来,三两只早起的鸟儿鸣叫着掠过谭面,也惊醒了恍若 梦中的武青婴。她叹了口气,从水边的大石上站起身来,往回走了两步,忽然感 到除了裂痛之外,腿间的裤子硬硬的,摩擦着牝户很有些不适。   昨日回来之前,武青婴已经草草的洗过身子,然而在回小屋的路上,蜜穴里 却依然淅淅沥沥的溢出一些粘液,把牝户弄的黏糊糊的,裤子也沾湿了。她回到 小屋,见卫璧依然未醒,于是悄悄的取了另一条裤子,又把和张无忌交媾后未穿 的亵裤从草垫下取了出来,走向潭边,准备把阴部重新清洗一下。   所幸入谷时天气寒冷,三人都穿了两三件衣服,到了谷内仍然有换穿衣物, 不过亵裤武青婴和朱九真都只穿了一条。   昨日被张无忌肏了后,武青婴便没敢穿上亵裤,生恐蜜穴残留的血丝会把亵 裤弄脏。回到小屋,她悄悄地把亵裤藏在了草垫下。   武青婴来到潭边一处芦苇中,褪掉裤子,在水中清洗起牝户。待洗干净后, 叉开双腿对着湖水自照,只见私密处依旧白红相间,精致妖娆,只不过那中间的 花缝似乎张开了些,不由又是芳心如麻,羞怯不已。   待洗净下身和长裤,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武青婴走回小屋前,把洗净的 长裤挂在树枝上晾晒。   「咻……」一声口哨蓦地响起,接着一个少年从树后走了出来,笑眯眯的看 着武青婴。   武青婴被突然响起的口哨声吓了一跳,待看到那少年,芳心却不受控制的一 热,也变得痒痒起来,如同被猫轻挠了一般。她横了少年一眼,又不放心的回头 看了一下小屋,才向少年走去,贝齿咬着花唇,美目也变得柔媚起来。   武青婴本想说「你怎么来了」,甚至想说「你不要来了」,然而说出的却是: 「你怎么这么早?」语音微微发颤,这时她已把早晨的彷徨和苦恼忘到九霄云外 了。   「青姐,我好想你……」张无忌不答武青婴,一把将她搂在怀中。   「等一下,我……去跟他说一下。」武青婴挣脱了张无忌的怀抱,轻嗔道。   ……   「师哥……师哥……」武青婴推了推卫璧。   「怎么?师妹,天才刚刚亮啊!」卫璧睁开朦胧的双眼望着门口说道。   看着还未睡醒的卫璧,武青婴又感到微微歉疚,然而屋外等候的少年却更让 她芳心不停地跳动,便说道:「师哥,你最近是不是不太舒服?我总感觉你恹恹 的?」说话时,语音尽量放的轻柔。   听了武青婴的话,卫璧不由一阵惭愧,自己终日喝酒,不去操劳食物,却让 眼前这个明艳娇美的师妹去干那些粗活。而现在武青婴还关心他,以为他病了。   卫璧俊脸有些发热,顺着武青婴的话头含糊道:「是啊,最近总感觉身子有 些不适,许是……许是病了吧……不过不碍事的,师妹你莫要挂心,我一两天便 好。」   武青婴听罢,芳心一喜,连忙说道:「那师哥你便好好歇息,今日我去南谷 采摘果子,恐怕傍晚才能回来,昨日的鸡你自己做了吃吧。」   「师妹,那你午间吃什么?」卫璧关心的问。   「这山谷里有很多胡桃,我摘了可以吃。」说着,武青婴站起身来。她感到 娇躯已经微微发热,芳心跳动也更快了些,在走到门口时又回首道:「师哥,你 好生休息,莫要担心我。」   看着武青婴消失的背影,卫璧心中又是温暖又是感动,暗想道:「我该少喝 些酒了,以后一定和她一起去捉野物,摘果子……等这些酒喝光了就开始吧。」   看着墙边那几坛猴儿酒,卫璧又躺在了铺上,惬意的伸了个懒腰。   武青婴出了门,却不见张无忌身影。她微微疑惑,待转过小屋的侧墙,猛地 撞进一个人的怀里,不由吓了一跳,抬眼看去正是张无忌。   张无忌揽住武青婴,低头便向武青婴的花唇上亲来。武青婴连忙作了个噤声 的手势,握住张无忌的手,拉着他向远处走去。   待拐过两个弯,小屋只剩下半个屋顶的时候,武青婴才停住脚步,扑到张无 忌怀中,在他的嘴唇上「啪唧」的亲了一口。   武青婴的花唇嫣红妖娆,湿润盈然,张无忌触到那极致的柔软,不由销魂的 道:「青姐,你的唇好美。」   武青婴妙目流转,瞟着张无忌,嗔道:「那青姐其他地方不美么?」   「美,青姐全身上下都美,美的像仙子一般。」张无忌嬉笑着答道。   武青婴俏脸变的绯红,呢声说道:「那你便来吃姐姐的唇吧……唔……」娇 音未落,就觉小嘴已被张无忌堵住,顿时芳心摇曳起来,那小巧灵动的雀舌儿便 迎上了张无忌侵入己口中的舌头。   二人柔情蜜意的亲吻了半晌才喘息着分开嘴。   这时的武青婴美目盈然,一颗芳心被张无忌在娇躯上作怪的双手搓揉的荡漾 不已,便在张无忌耳边娇喘着呢声说道:「去你那吧……」这句话脱口而出,说 的那么自然。她说完后蓦地回醒,不禁羞怯万分,自己怎么能主动说出这般撩拨 的话语。   「还是去老地方吧,我那屋子被猴儿们占了。」张无忌闻言暂住了手,有些 愁眉苦脸的道。   「哦」武青婴有些失望,树丛虽然隐秘,却总让她胆战心惊,有种不太安全 的感觉。   「你看,我带了这个。」张无忌嘻嘻一笑,得意的从背上取下一卷草席。   武青婴看了微微一怔,俏脸转瞬嫣红,嗔道:「小坏蛋,尽打些坏主意……」   心中却暗想:「……这草席可确实比那茅草要舒服些个儿。」   张无忌嬉笑着把草席又背在后背上,忽然一把托起武青婴的翘臀,把她抱在 怀中向南边的树林走去。   武青婴不甘在张无忌怀中挣扎了几下,娇声笑道:「小弟,你不是要抱着姐 姐去那吧,姐姐可是很重的哟。」说话间,一双长腿却圈扣在张无忌的腰间。   「不重,一点儿也不重,姐姐身轻如燕。」张无忌说道。   武青婴双臂环抱在张无忌的脖颈上,俯首看着这抱着自己的少年,脸庞英俊 挺秀,其间带着一丝稚气,勾起的嘴角间带着说不出来的味道。她不由愈看愈喜 欢,忽然又低头将粉唇印在了张无忌的嘴上。   二人边走边口舌纠缠,都发现对方的体温在升高。张无忌感到压在胸前的两 坨软肉也变得更有弹力,两颗硬硬的乳粒顶在胸脯上麻酥酥的,便喘息的说道: 「青姐,我想吃你的乳儿。」   「啊……不行……光天化日的,被人看见……」武青婴闻言吃了一惊,含羞 带怯的拒绝道。   「不会的,这山谷就我们四个。」说着,张无忌低下头,一口吻在武青婴纤 美的锁骨间。   武青婴被张无忌舔吸的心尖儿痒痒的,她抬头四顾,只见四野静寂,才稍稍 放下心来,娇呢的嗔道:「小色鬼……就会欺负姐姐……」说着,武青婴在张无 忌的耳垂上轻扭了一下,然后小手扯了胸前襟带,含羞带怯的拨开抹胸,从罗衣 中捧出那对堆雪香乳。娇美的双乳有如玉桃般丰盈挺翘,上面的两颗小小乳蒂已 然涨的发硬。   张无忌看到眼前现出的美乳,心中的欲焰顿时窜高了三分,把头一低,埋入 双乳之间,贪婪了嗅了一口。   「嘤」的一声,武青婴娇躯一颤,小嘴里发出一声娇吟,一双颀长纤秀的腿 儿更紧的圈箍在张无忌的腰间。   「青姐的乳儿好香!」张无忌把脸埋进武青婴窄深的乳沟中,贪婪的嗅吸着, 感觉她的乳肉软嫩香滑,犹如婴儿的肌肤一般。   武青婴低头看着张无忌埋首乳间的模样,娇声问道:「喜欢吗?」声音娇软, 呢喃无比。   「喜欢。」张无忌说着,忽然张口擒住了一颗粉红妖娆的乳粒儿,含在嘴中 吮吸起来。   「哟……」武青婴娇躯一软,感到张无忌的嘴仿佛要把心儿都吸出胸膛似的, 顿时变的失魂落魄,伏在张无忌肩膀上娇吟起来,一双媚眼已如丝。   二人仿佛连体的人儿,边走边你甘我浓的耍弄着,不一会便到了胡桃林内, 直奔那树丛而去。   一进树丛,张无忌猴急的去解武青婴罗裙,昨日他不太尽兴,那高潮还未到 来就仿佛夭折了一般。   武青婴稍微抗拒一下,便任由张无忌褪去了罗衣,纤秀玲珑的上躯如兰花般 的绽放,欺霜赛雪,细嫩光洁,美玉天成。看着这动人的身段,张无忌口干舌燥, 「咕咚」咽了口口水。   张无忌的目光灼灼,有若实质,直盯得武青婴心痒难搔。她「嘤」的一声扑 进了张无忌的怀中,仰起臻首把花唇又献给了张无忌。   张无忌一边与武青婴唇舌纠缠着,一边双手在她的胴体上放肆的抚弄起来。   武青婴被张无忌搓揉的浑身发软,她一边仰着玉颈和他亲吻,一边那小手如 灵蛇一般撩开了张无忌的短褂,贴着裤子钻了下去。   「呃」张无忌忽觉阴茎被一只软滑的小手握住,顿时如被攥住了命根一般, 那小手轻轻撸了两下,强烈的快感让他身躯瞬间绷紧了。   「小弟,你的好硬……」武青婴偎在张无忌怀中,羞红着俏脸吟道。那只小 手加大了活动的范围,揉搓抚弄,力道用的恰到好处,不愧是练了多年的兰花拂 穴手,只把张无忌伺弄的销魂不已。   「小弟,可舒服么?姐姐的手厉害吧。」看着张无忌微微扭曲的俊脸,武青 婴得意的媚声说道,声音妩柔的像要滴出水来。   「青姐,你太厉害了……」张无忌几乎咬牙切齿的回应武青婴,没想到只是 隔了一日,她的手法竟变得这么厉害。   武青婴的小手一会拂过龙首,一会撸上棒身,一会指甲又轻轻挠过张无忌的 肾囊。她正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手中的棒儿,却蓦地感觉今天的手中物似乎与昨日 有些不同,于是羞笑着解开张无忌的裤带,慵声道:「小弟,我给你脱了裤子弄 吧。」   随着裤子滑落到张无忌的脚踝间,那根白皙挺翘的粗壮阳物迅速弹跳而出, 再次现在眼前,武青婴只觉喉咙蓦地微微发干,不禁「呀」的一声轻呼,芳心剧 烈的荡漾起来,美目中的春意也变的愈发盈然。她忽然慢慢蹲下身去,轻启唇瓣, 将那硕大红润的龙头一寸寸吃了进去。   「嘶」的一声,张无忌倒吸了一口冷气,武青婴小嘴强烈的包裹和吸吮让他 顿时飘飘欲仙,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他没想到武青婴这番会如此主动,不 由低下头去,刚好对上武青婴睇上来的目光,美目中水雾迷离。   武青婴小嘴里含着半根肉茎,粉腮都被撑得鼓起,却抬眼看向张无忌,满脸 的妖娆迷情,濡着湿液的粉唇湿湿亮亮的,竟比花儿还要明艳。   胯间的肉茎被柔软温热的花唇口腔紧紧挤吸带来无限畅美,丽人口含肉茎的 艳靡美景带来的心灵冲击都让张无忌无限销魂,此刻即便让他做帝王来换怕也是 不愿。他直直的站着,感到浑身的筋骨都酥麻麻的,然而又发觉手中空空的,于 是伸展猿臂握住了武青婴的细腰,把她捞了起来。   武青婴「嗯」的一声,有些疑惑的道:「小弟,怎么……」一对花唇脱离了 那粗长肥硕的肉茎,被唾液浸的嫣红盈润。   「青姐,你弯着腰吃……我想摸摸姐姐的臀儿……对,弯下腰,就这样……   噢……「   武青婴媚眼如丝的睇了张无忌一眼,嗔道:「小弟你到会享受儿……竟折腾 姐姐……」她口中说着,却直着双腿沉下腰去,又抬眼横了张无忌一下,才张开 檀口,裹住了那龙头,先戏虐的用力吮了一下,然后绷着雀舌慢慢的从精窍向茎 身捻去,直让张无忌销魂的失声低吼。   「只过了一天,小嘴儿就变得如此厉害,真是个狐媚子……」张无忌想着向 下看去,只见武青婴撅着臀儿,不堪一握的蜂腰如弓般的低沉下去,小手攥在自 己的阳根处搓弄揉撸着,同时小嘴不停的吞吐着肉茎。   武青婴虽然比张无忌矮上半头,那腿长却丝毫不逊朱九真,高高撅起的两瓣 臀儿刚好与张无忌腰胯平齐,让他抚摸上去甚是称手。黑色的绸裤被两片浑圆的 臀瓣绷得紧紧的,弧线天成。   张无忌手掌在翘臀上面揉捏了几下,顿让武青婴不甘的扭动起腰肢,不知是 躲避还是迎合。   圆滑软弹的手感让张无忌心中一阵火热,便想去探寻裤子内的妖娆。昨日与 武青婴二人虽然有了奸情,却还没有好好的把玩过她的臀儿,这臀儿虽不及朱九 真的丰盈,却同样的浑圆挺翘。想着,张无忌把手绕到武青婴腰下,寻着根丝带 轻轻一拉。顿时,那裤子失了束缚,被紧绷的臀肉弹得松了些。   武青婴感觉到腰臀间的异状,抬眼瞪了张无忌一下,含着阴茎的檀口发出 「唔」的一声抗议,却没有吐出来,而是继续舔吸着。   张无忌手捏了裤沿,向下剥去,黑色的裤子逐渐滑开,两轮莹白的臀瓣如皓 月在乌云后慢慢的升起。黑白本是最纯净的颜色,在此时却显出无尽的妖媚。   终于,那裤儿被从紧绷的翘臀上剥落,像蝴蝶般飘落,圈在武青婴的蛮靴上。   张无忌的眼中只剩下这两瓣臀儿。臀肌恰如武青婴上身的肤色,白皙如雪, 滑腻光润,就像刚剥了皮儿的蛋清一样莹润,又像白玉般色泽温润,氤氲浓稠。   两片臀瓣弧线天成,如若满月,中间一条窄深的股沟笔直而下,汇过一掬浑 圆的嫩红菊蕾,没入洁白牝户间的花缝里。那花溪已经盈盈润润,三两痕清澈浓 稠的阴液从其间浸出。   张无忌手掌在武青婴的翘臀上来回抚弄,只觉粉滑柔腻,不由又抓捏了几下, 却感到弹力十足,滑不留手。   极致美妙的手感让张无忌心怀激荡,贪享的伺弄起这两瓣皓臀,直让武青婴 瘙痒难耐,不断扭动着蜂腰,口中「呜呜」有声。   张无忌揉弄了一会粉滑弹跳的臀丘,手掌蓦的向其间的臀沟滑去,匍一进入 便被两片臀瓣夹住。他的手指又沿着沟壑而下,摸到了一圈圆圆的皱褶,这皱褶 竟然轻轻地绽合收缩。   武青婴被摸了菊蕾,腰肢摇曳的更加剧烈,张无忌觉得有趣,便在那菊蕾上 按了一下。   「哟……」武青婴猝不及防,猛地吐了口中的巨物,发出一声跌宕的娇吟。   她弹跳起来,雀舌在花唇边舔了一下,美目湿润的瞪着张无忌叱道:「小坏 蛋,这地方你莫要弄,可脏死了。」   张无忌有些讪然,嘿嘿一笑道:「青姐的那儿也是极美的。」说着他复把武 青婴揽在怀中,手掌又在武青婴的臀上搓揉起来。   武青婴妩媚的横了他一眼,嗔道:「美也不准摸,只准摸……哎呀……小弟 你坏死了,哪里都不准摸……」说着,却依偎在张无忌的怀中,小手在他肋下一 扯,把他的短褂解开,接着小手有如灵蛇般摸到张无忌衣内,用指甲在他的肌肤 上轻划了一下。   「嘶……」张无忌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武青婴这一挠让他感到五脏六腑都 被划的麻痒不堪,手掌不由加了力,在武青婴的翘臀上重重的揉捏了几下。   「哎呦,轻些个小弟,都捏的姐姐有些儿痛了。」武青婴又瞪了张无忌一眼, 娇吟道。张无忌一笑,手掌向下探去,划过菊蕾,按在了武青婴的软润牝户上, 轻轻的揉动起来。   「嘤」两片红霞迅速飞上了武青婴本已嫣红的俏脸,变的殷虹似血。她的娇 喘急促起来,小手在张无忌胸前不断的到处抚摸,似在探寻着什么。   当张无忌手指陷进滑溜溜的嫩腻花溪内时,武青婴从琼鼻内发出「嗯」的一 声,抬起臻首,与张无忌四目交接,眸光如秋潭,浓腻迷离。她的小手忽然捉住 了一个红豆大小的突起,便停止了寻摸,用手心在红豆上摩挲起来。   「喔……」武青婴小手的手心如丝缎般软滑,拂过张无忌的乳头顿让他感到 一种难耐的麻酥瘙痒,喉间不禁发出一声低吼,颤声问道:「青姐,你这……怎 地如此会弄……」   「这是我的秘法儿。」武青婴花唇轻启,嘻嘻的娇喘道,此时的她也是瘙痒 难耐,颇不好受。张无忌的中指已经悄悄钻入了她的花径里,武青婴可以感到自 己的蜜穴正不断地收缩咬合着张无忌的手指,那里面的水儿正汩汩的向外涌出。   「什么秘法?」张无忌勉力抵御着心间的悸动,颤抖着问道。   「以彼之道,还之彼身。」武青婴慵声吟道,张无忌侵入蜜穴的手指让她欲 火高炽,虽然有些莫名的难过,却只想他插得更深些。她娇喘着,忽然微微弯下 腰,把俏脸掩进张无忌衣内,小嘴一口吸住了那小小的乳粒儿。   「啊呀!」张无忌身躯如遭雷击,剧烈的一震,只觉那小嘴的吮吸,仿佛把 魂魄都吸离了位,无边的悸动汹涌而来,直让初经此事的他难过不堪。这时的他 才知道被吸乳是什么般的感受。   「青姐,要么我帮你吃吃穴儿?」张无忌喘息着说道,不敢再让武青婴吮吸 乳尖,连忙躲开了伏在胸膛上的小嘴。他刚刚被吸的神魂跌宕,无由竟想起武青 婴的精致牝户,意乱情迷间觉得吃上几口也是极美的。被吸乳的感觉虽然畅美无 比,但是太刺激了,刺激到难以承受。   「不要……那里脏哟!」武青婴闻言蓦地想起昨日那欲仙欲死的刺激感觉, 芳心不由一荡,却羞怯无比的吟道。   「不脏,青姐哪里都干净的很。」张无忌摸了一把武青婴的玉乳,嬉笑道。   武青婴直起蜂腰,娇俏的瞟了张无忌一眼,她花唇轻翘,抬起笔直细长的浑 圆腿儿,踢了圈在足踝上的裤子,浑身上下立时变的赤裸,只剩玉颈上挂着的抹 胸和小脚上的一对芊巧蛮靴。   「来,青姐,你弯下身子。」张无忌按了一下武青婴的粉背,有些猴急的说。   「小弟端个坏……」武青婴俏脸殷虹的嗔道。她含羞带怯,慢慢沉下细腰, 撅起了一对浑圆粉腻的翘臀,双腿依旧紧紧并拢着。那盈白的臀丘之下,玉腿笔 直,其间看不到一丝缝隙,却从中挤出一坨椭圆小肉儿,粉雕玉琢,其间一道幼 红花缝,盈盈润润,如覆花蜜,已然泥泞不堪。   「哟……」随着一声娇喃不堪的清脆吟叫,张无忌的舌尖舔上了那精致妖艳 的牝户。武青婴的娇躯顿时又颤栗起来,张着檀口「咿咿呀呀」的呻吟着。   张无忌弯着腰,贪婪的舔弄着。武青婴的牝户精致美丽,软嫩滑腻,带着若 有若无的臊味,极大的刺激着他的欲望。   当张无忌舔到红豆般的肉粒时,武青婴翘臀剧烈的摇晃起来,双腿仿佛站立 不稳般岔开了些。她忽然觉得双腿软软麻麻,像没了知觉般,不禁扭转臻首,媚 眼如丝地颤声呢语:「小弟,不能舔这里,我腿没力气了……」说着忽然趔趄了 一下。   昨日初经了人事,今天的武青婴已经放开了些许,身体的触觉却也变得灵敏 很多,只觉强烈的酥麻瘙痒从那牝户间的肉粒迅速扩散开来,极致的畅美快感在 体内汹涌荡漾并迅速汇积。如被张无忌粗糙的舌头这般下舔舐下去,只怕很快就 会泄了身子。   「那青姐你躺下让我吃。」张无忌心神荡漾的说道,现下他脑中满是春画里 的男子帮女子舔弄的画面。虽然舔舐本身没什么快感,然而武青婴被舔弄时娇躯 激颤,婉转妖娆模样以及她的婉转娇吟却给张无忌带来莫大的征服感。   武青婴直起蜂腰,娇喘了几下,忽然冲张无忌媚声道:「可是小弟……人家 ……也想吃你的……」语音婉转柔靡。   看着张无忌微微疑惑的表情,武青婴雀舌在唇瓣上舔了舔,小手在张无忌的 胸肌上轻推了一下,娇声道:「小弟,你躺在席子上……」   见张无忌依旧不解的仰看着自己,武青婴妩媚一笑,她扭转娇躯,反身跨坐 到张无忌身上,又回首媚眼如丝的睇着张无忌,然后撅起粉腻的翘臀向张无忌的 俊脸慢慢挪来。   张无忌看着那两瓣皓臀如同满月,一扭一扭的靠近,臀沟内圆圆的菊蕾粉嫩 妖娆,其下的牝户已经覆满湿腻,盈盈润润。这时他如何还不明白武青婴的意思, 顿时欲火中烧,心神激荡,屏着呼吸等那玉股挪到眼前,才伸长了舌头舔了上去。   「太美……刺激了哟……」武青婴垂着臻首,婉转不堪的叫出声来。   随着武青婴娇脆摇曳的呻吟,张无忌身躯蓦地一抖,顿觉那硬挺的肉茎被纳 入一个湿热柔软却又紧迫异常的所在。   武青婴一边含了那肥大的肉球吮裹舔咂,一边纤纤小手在茎干上揉撸套抚, 葱指或如弄琴、或如扶箫,让张无忌销魂蚀骨,不断挺腰弹动,舌头上也不由加 了力气。他自幼伶仃,没有受过太多的伦理教诲,如今又又遇到这尤物般的武青 婴,二人神迷意乱,你甘我甜的在这天野中互相亵玩取乐,倒也不觉有什么不妥。   秋意高远,艳阳和煦。   密植的树丛内,两个少年男女雪白的肉体交叠,头股倒置,忘情的相互伺弄 着对方的性器,俱是欲意绵绵,沉迷其中。   张无忌脱了武青婴的蛮靴,一边把两只纤秀娇小的玉足握在手中揉捏把玩, 一边舌头不停的嬉弄撩拨着牝户间的那颗小小红珠,直刺激的武青婴娇躯狂颤, 口中发出咿咿呜呜的娇鸣。   武青婴蓦地吐了口中的巨物,仰起天鹅般的脖颈,放恣的失声吟叫起来: 「哟……小弟好……轻点……呀……不行了……停……快停……」她忽觉娇躯内 汹涌起极致的销魂快感,小腹有了痉挛的先兆,忙不迭的向前爬了一步。   结局一:这个结局是开篇时我设想的结局,无奈越写越偏,文章与这个结局 不太契合了,但是还是发出来吧,呵呵。   冬日的阳光苍白微弱,没有一丝的暖意。   武烈跳下马来,将缰绳交给站在门口的中年汉子,问道:「乔福,夫人情绪 好了一些么?」   乔福微微躬身,答道:「武爷,这几日夫人好些了,可还是整天愁眉不展的, 您是她堂哥,还请多多劝导她。」   武烈叹了口气,说道:「我会的。」说着,迈开大步向院内走去。   此时已届初冬,昆仑一带已极为寒冷,然而暖阁中却温暖如春,可又不见何 处生着炭火。阁中陈设辉煌灿烂,一扇折门半开着,可以从缝隙间看到院子里的 假山小池。   朱夫人穿着一件锦绣小袄,慵懒的倚躺在一个宽大的睡椅上。她手托香腮, 秀眉紧蹙,呆呆的看着屋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坐在一边的丫鬟小凤见夫人久久不语,颇为无奈,看着夫人的面容,与朱九 真有七分相似,不由暗想:「夫人怕有三十六七岁了吧,可是看着只有二十几岁 的样子,保养的真好。唉,若是小姐还在,两人一起时只怕别人以为是姐姐妹妹 ……」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院中,向暖阁走来。小凤见是夫人的堂哥武烈,连忙 站起准备迎接,却听朱夫人道:「小凤,你去和乔福对一下这个月采买的帐吧。」   小凤微微一躬身,道:「是,夫人。」她刚要出门,武烈已经跨进门中。小 凤连向他行礼:「小凤见过武老爷。」   武烈一点头,朱夫人在躺椅上又对小凤道:「我要和武老爷谈一下你家老爷 的事情,你出去时把院门关上,不许其他人进来。」   小凤连忙又应道:「是,夫人。」她走到院中,只听阁中传出「嘤」的轻哼, 回头一看,那折门已经关上了。   小凤不禁想:「唉,夫人也是可怜,怕是见了武老爷又哭了。」她走出院子, 将院门也掩闭起来。   随着暖阁的折门关上,阁中顿时暗了下来,却也更加的温暖。   朱夫人的心随着那折门的关住跳动起来,她刚抬眼望去,就见武烈向自己扑 来。身上蓦地被重重压住,朱夫人不禁「嘤」的娇哼一声,小嘴就被武烈堵住。   两人亲吻了一番,武烈方抬起头,粗喘道:「小燕儿,可想死堂哥了。」   朱夫人俏脸也是嫣红,娇声道:「那你怎么几天不来?」   「我不是去给你找相公了么?」武烈嘻嘻笑道。他说着抬起身,就去解朱夫 人的小袄。   朱夫人闻言笑骂道:「死鬼,那你快些把他找着,我可想他了……」一边说, 小手却向武烈的腰间摸去。   两人在宽大的躺椅上手忙脚乱,互剥衣裳,片刻间就都变得赤条条的。   朱夫人玉体横陈的躺在椅子上,圆臀肥硕,玉乳如钟。她看着武烈精壮的身 躯,凤目中起了盈盈水意,一颗春心更加的荡漾。   「表妹……你都流水了……」武烈掰开朱夫人浑圆的长腿,在那玫红色的勾 缝上摸了一把,满手的湿意。   「堂哥,你不也硬了吗?」朱夫人小手摩挲着武烈挺翘的肉茎,腻声的回道。   武烈嘿嘿一笑,低眼看向朱夫人腿间,只见一团茂盛的芳草下,那只玉蚌肥 美诱人,玫红色的沟缝口里水光闪烁,两瓣玫瑰花瓣似的肉唇正微微的张歙蠕动。   他便再忍不住,扶着朱夫人圆润的膝盖,对准那桃园蜜处,猛地一挺腰,将 阴茎深深肏入了朱夫人的穴中。   「哟……」   「喔……」   连到一起的两人同时发出一声叹息般的满足呻吟。   阴茎被层层叠叠的嫩肉包裹,武烈不由舒爽的赞叹道:「小燕儿,你的小穴 堂哥肏了二十年,还是那么紧,端个太销魂。」   朱夫人凤目一翻,横睇了武烈一眼,嗔道:「以前那死鬼在,你一年倒能肏 上我几回?那死鬼的又细又短,能不紧么?」   武烈笑道:「那不对,我燕儿表妹的穴是极品的宝贝,生真儿前后可都是没 有变过。」说着,双臂担起朱夫人一双修长柔美的玉腿,肉茎在紧致的蜜穴中一 下下的抽送起来。   朱夫人听了赞叹甚是欢喜,又感穴中酥爽畅美,小手便握住武烈的粗壮胳膊, 长腿耽到他的臀上,小嘴里「哼哼唧唧」的吟叫起来。   武烈正肏弄的极乐无限,却见朱夫人媚眼如丝,檀口里娇腻腻的道:「堂哥, 你说你总肏我的屄儿,可是乱伦么?」   武烈听的心中一荡,口中却道:「怕甚么?咱们又不是同父同母。就算是, 哥哥也要肏我的小燕儿。」说着,更加大力的耸动起来。   朱夫人被武烈肏的销魂,檀口里呢喃的娇吟道:「肏吧肏吧,哥哥来肏死妹 妹吧……哎哟……轻些个……」   暖阁里两个男女交合着,一时间春意无边。   只听朱夫人又道:「堂哥,你说他会不会上来?」   武烈一边快速的抽插着,一边喘息道:「都一个多月了,他若是能上来早就 上来了。」   朱夫人复又担心道:「若是别人无意救了他呢?」   武烈在她硕肥的乳肉上摸了一把,笑道:「燕妹莫怕,那地方荒郊野岭,谁 没事去那里?等开春了,咱们把这连环庄卖了回大理去,谁还能找到咱们?」   朱夫人娇声道:「可需快点,人家怀了你的孩儿都三个月了,再不走可要被 人看出了。」   武烈握着朱夫人的玉腿,肉茎上的极乐让他销魂不已,蓦地加力,那肉茎刺 破层层膣肉,一突到底,顿让朱夫人美眸轻翻,檀口里哆嗦的道:「哎哟……堂 哥……插死了,轻些个,人家可是怀了你的孩儿哩。」   武烈连忙轻了一些,又听朱夫人道:「堂哥你鸡巴太长了,还是让妹妹来伺 弄你吧,你要莫动。」   武烈闻言大喜,连道:「好好!」   朱夫人凤目浪荡的看向武烈,也不见她娇躯动上丝毫,玉腿间馒头般圆润的 牝户却蠕动起来,平坦的小腹也如被吹皱的春水一般微微生出涟漪。   武烈跪在朱夫人的腿间,把阴茎肏在朱夫人泥泞的穴中,威武的脸蓦地扭曲 起来。他倒抽一口冷气,龇牙咧嘴的满足叹道:「还是咱们武家的秘法销魂,燕 妹,你的功夫又厉害了。」   朱夫人小手勾住武烈粗壮的脖颈,玉腿紧紧缠了他的臀股,檀口里娇喘着腻 声道:「长鸡巴堂哥……嗯……还要妹妹更快一些么?」   武烈失魂落魄的看着身下的美妇,粗喘着道:「要,要,燕妹再快些动吧。」   朱夫人凤目妖娆的看着武烈,浪荡的笑道:「那哥哥可要忍住,莫要在妹妹 前面射哟。」   ……   暖阁里春意无边,外面却是天寒地冻。   朱长龄冻的蜷缩一团,倚在石壁上哆嗦着睡得正酣,梦见自己在家中大开筵 席,厮役奔走,亲朋趋奉,好不威风快活,突然肩头有人拍了几下,一惊而醒, 睁开眼来,只见一个高大的人影站在面前。朱长龄跃起身来,神智未曾十分清醒, 叫道:「你……你……」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第五章 青婴半途强夺食 下一篇:【荒唐王爷】第四章 动春情,苗春儿血肉横飞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