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典小说

【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第五章 青婴半途强夺食

时间:2016-12-02 10:21:59  来源:  作者:
【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第五章 青婴半途强夺食 作者:lidongtang 2014/8/28发表于:sexinsex ***********************************   看官,贫道见你骨骼清奇,是万古一见的奇才!右上角的,你便点了吧!   本想明天发的,可是明天没时间,今天提早发了吧。   武青婴从幕后悄悄走上前台,不屑的看了一眼正在张无忌胯间卖力表演的朱 九真,然后冲作者风骚的笑道:「老板,真姐演的如此木纳,一点也不传神,之 前那么多戏你为嘛让她演?请问我可以抢戏么?」   与朱九真演对手戏的张无忌正被朱九真弄得倒抽冷气,闻言喜道:「欢迎抢 戏,演员多多益善,多多益善!」   朱九真闻言怒道:「啥叫木纳?啥叫木纳?是老板让我演出被迫和屈辱感, 屈辱感!你造不?你造不?」   幕后一个低低怯怯的声音也响起:「老板,请问有我的戏份么?」   作者一皱眉,揽着武青婴的蜂腰严肃的道:「卫相公,会有你的戏的,而且 是苦情戏,嗯,苦情戏。」 ***********************************             第五章 青婴半途强夺食   躲在树丛中的武青婴轻轻拍了拍酥胸,长出了一口气,刚刚在树上偷窥屋前 两人淫戏,忽然觉得腿间黏糊糊的,连亵裤都湿了,于是双腿绞动了一下,不想 不小心踏断了一根细枝,也不知道被张无忌发现了没有。   朱九真失魂落魄,茫然的走在潭水边,只觉浑身软绵无力,心中也一片空白。 刚刚已经洗净的右手依然觉得上面还有腻腻的东西。腿间的亵裤也湿透了好大一 片,紧贴在私密处,让她觉得浑身都是黏糊糊的,端个难受。她犹豫了一下,终 于还是忍不住找了无人的潭水边又洗了身子,才慢慢的往回走去。   不远处的芦苇内,躲着一个跟踪而来的身影。晶亮的眼睛盯着朱九真修长而 又丰腴的胴体,那不久前才软下去的阴茎又忽的变硬起来。   朱九真在回去的路上走着,一会想到卫璧,一会眼前又浮现出张无忌恶魔般 的眼神,一会竟又想到手中曾经握过的……想着,朱九真不由的又慌又惶,越靠 近窝棚,她的脚步变的越踯躅。   忽然前面出现一个苗条娇小的身影,朱九真茫然间被吓得心中一紧,却见武 青婴从一个树上跳了下来,如猫儿般灵巧。   武青婴看着有些失措的朱九真,笑眯眯的道:「真姐,你可找到什么吃的 没?」   朱九真没好气的回道:「没有,武大小姐都找不到,我又如何能找到?」   武青婴笑了笑,说道:「那可不一定,说不定真姐运气好,不仅能吃到桃子, 说不定还能吃到酒肉呢,呵呵。」   朱九真顿时有些惊慌起来,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武青婴笑道:「没什么意思,只不过想向真姐讨点吃的。」   朱九真退了一步,说道:「没有,我也没什么吃的,饿了几天啦。」   武青婴跟前一步,说道:「哦,是么?不知真姐袖子里藏的是什么?」   朱九真大惊失色,半晌才低声回道:「这个桃子是我无意中找到的,本想给 表哥吃的……他伤刚长好……」   武青婴闻言咯咯娇笑,有些戏虐的道:「真姐好手腕,从一个男人那拿了吃 的去讨另一个男人欢心……」   朱九真如遭雷击,脚步站不稳,又后退一步,惊声道:「什么男人?你莫要 瞎说,这桃子是我摘的!」   武青婴讥诮一笑,说道:「从哪里摘的?从张无忌裤子里么?」   朱九真闻言不禁浑身剧烈的颤栗起来,嘴里嗫嚅道:「你……莫要乱说……」   武青婴笑道:「给我吧,只要你给我,我便不告诉师哥。」   朱九真沉默了半晌,才从袖子里掏出了桃子,递给武青婴,低声道:「青妹, 要么你把这桃子给表哥吧,就说你摘的如何?他伤刚愈……」   武青婴哼了一声,冷冷的道:「哟,真姐你还挺疼惜师哥的嘛!我怜惜他, 可是谁会怜惜我来着?昨日我辛辛苦苦摘了些果子给他吃,可是他呢?他吊儿郎 当,吃了果子就让我帮他……」武青婴说着说着,忽然猛地住了嘴。她俏脸微红, 低头看着手中青绿嫣红的蟠桃,只觉说不出的诱人,一股股的果香从桃子上飘散, 让她馋涎欲滴。   武青婴看着手中的桃子,又看了看朱九真,冷笑一下,便把桃子放在了嘴边, 张开花瓣般的红唇,一口咬了下去。   看着狼吞虎咽的武青婴,朱九真鼻子一酸,低下头去,不想被武青婴看到有 些泛红的眼眶。   武青婴大口的吃着蟠桃,洁白的贝齿飞快的咀嚼着细嫩的桃肉,桃肉和着甘 甜的汁液,流入喉咙,吞入肚中,让武青婴觉得心都甜化了。已经多少日子没吃 到桃子了,何况这蟠桃比谷中的桃子更大,更甜。   武青婴很快便把桃子吃的干干净净,她抹了抹嘴唇,有些意犹未尽的问: 「还有么?」   朱九真低头答道:「没有啦。」   武青婴不自觉的舔了下唇瓣说道:「那明天多要几个,这样你表哥也有吃的 啦。」   朱九真看向武青婴说道:「不成的,他每天只给我一个桃子作晚食。」   武青婴一愣,又笑道:「那有什么干系?你多讨好张无忌不就成了么?」   朱九真也是一愣,问道:「怎么讨好?」   武青婴笑道:「你今日不是帮张无忌那个了么,我都看到啦……你下次莫要 抗拒,装着开心的给他弄……」   朱九真闻言又羞又怒,说道:「我是被逼的,若是喜欢,你自己去!不仅有 桃子,你还能吃到酒肉呢!」   武青婴巧笑的像狐狸一般,眯了眯水汪汪的大眼睛,微微羞道:「你当我不 成么?之前你对张无忌那么坏,你都可以。我可是对他没做过坏行径的,只要我 想,又有什么不成?」   朱九真怒道:「那你自己去呀。」   武青婴又笑了,讥诮道:「我不像你,不会为了一两顿饭食去给他做那肮脏 事……」   朱九真听了羞恼若死,忽然嘤嘤的哭了起来,泣道:「如今好人都是你来做, 却逼我去给你们讨食物。你好么?那日刚入这谷里,是谁骗了张无忌?是谁绊了 他一脚,让他难逃走?你纯洁高尚!也不知是谁给表哥偷偷做那龌龊事……」   不远处的一棵树上,一直偷听的张无忌挺着二女的对话,眼神变得越来越阴 冷起来。   ……   房子已经建成,这一日的工作是制作床铺。   看着这个很小,甚至是很粗陋的茅草屋,又想想自己所住的窝棚,朱九真忽 然羡慕起张无忌来,但是又蓦的回醒,心中羞赫的想:「朱九真啊,朱九真,你 现在怎么如此……张无忌虽然会些家伙事,这终是下人的活计,表哥才是自己理 想的选择。」   转眼到了午间,预感到即将发生的事情,朱九真又恐惧起来,为了壮胆,她 今日喝了两碗酒。   果不其然,刚吃完饭,张无忌又像恶狼一般从背后搂住了她。   这下她没有挣扎,小手被张无忌捉了塞到裤子里后便强忍着恶心,帮他套弄 起来。朱九真弓着身子,小手在张无忌胯间握着那阴茎,飞快的揉搓着,只希翼 能让张无忌尽快的射出来,好结束这噩梦般的历程。随着她的撸动,张无忌的阴 茎飞快的涨大,变粗变长,单手已不能合拢圈握,朱九真忽然产生了一丝恐惧, 心道:「这憎物怎地如此粗硬,它啥时候才能软下来?」心中虽然揣揣,手上的 速度愈加的迅捷。   朱九真正全力的抚慰张无忌时,却感觉他的双手又悄悄的伸到了自己的怀里, 把丰乳上的抹胸轻轻一拉,那抹胸又成了围脖,挂在了脖颈间。朱九真「啊」的 一声低叫,手上停住了动作,向前蜷缩着身体,呻吟道:「无忌弟弟,不要…… 我帮你揉……」   张无忌喘着粗气道:「真姐,莫怕,我就放在上面……」说着,强行把手向 朱九真的乳房上摸去。   朱九真又急又羞,口中连连的哀道:「不要……无忌弟弟……莫要这样……」 她一边叫着,一边惶然的抗拒,却没几下又被张无忌握住了那双美乳。   朱九真双峰被张无忌握住,娇躯一颤,顿时软了三分,如被掐住了命门一般 倒抽了一口冷气。她颤立了一会,才从那被紧握的悸动中稍稍解脱,只觉心脏都 仿佛被张无忌攥住了一般,只好心慌意乱的说:「那你莫动好么……」   张无忌大喜,说道:「真姐,你快帮我搓揉起来。」   朱九真无奈,含羞带怯的又握着那粗大的肉茎套弄起来。随着朱九真的撸动, 一股股软腻滑爽的感觉涌上张无忌的心头,只觉浑身在被朱九真的小手抚弄一般, 不由兴奋不已,嘴角都舒爽的翘了起来。双手下盈盈乳肌的嫩滑软弹也让张无忌 激动不已,随着朱九真的揉搓,他的双手忍不住悄悄活动起来。   张无忌先只是手指挪动一下,见朱九真没有反应,便又大着胆子换了个姿势 让手握得更多一点更顺手一些,见朱九真扭动了娇躯抗拒了一下,张无忌忙道: 「没动,没动,只是换个手势。」然后一时也不敢再动,只是弓腰伏在朱九真的 背上感受着胯间阵阵的销魂。   阴茎越来越硬,越来越长,棒首更是抵住了裤子有些难过,让张无忌小腹都 隐隐痛了起来。张无忌从销魂中微一清醒,蓦的想起那天夜间看到的情形,又想 起昨日射在裤子里湿腻腻的颇不好受,心间忽起了个大胆的念头,忽然把双手从 朱九真怀中抽出,一把扯开自己的腰带,然后把裤子褪到了腿弯处。   「呀」朱九真感觉手上的异样,不由低下头去,却看到光天化日之下,自己 盈白的小手正握在一根肥硕粗壮的肉柱上,眼睛顿时瞪的溜圆,小嘴里发出了一 声尖叫,闪电般的收回了小手,芳心有如锤鼓般突突跳的厉害。   朱九真还是第一次看到男子的阳物,这肉茎长得白白净净,泛着隐隐的粉红 肉色,不似春画里画的那般乌黑,正傲然向上直挺着,一个儿拳般大小的肉球在 棒首微微的弹动,闪着嫣红的光泽。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便不敢再看,那肉茎却像 孙猴儿的金箍棒一样在朱九真脑海里来回飞舞,不禁暗想:「那春宫图画得是真 的么?这个怎么这么白……这般粗大……若是……岂不会被他插死……而且…… 没毛……」   正芳心乱跳时,朱九真感觉右手又被张无忌捉住引到了那根粗长的阳物上, 她芳心狂跳,想挣开张无忌的手,却被张无忌牢牢的按住。几经挣扎后,朱九真 只好无奈的别过脸去,不敢看那阴茎,小手却握了又轻轻的撸了起来。   那阴茎向上斜挺,随着朱九真玉手的揉弄微微的晃动,不甘的弹跳。   不远处的一棵大树,枝叶繁多,树叶的缝隙间,一双黑白分明的美目睁的大 大的,美目的主人伸长了纤秀颀长的脖颈,「咕咚」一声吞了口口水,暗道: 「这根……也太粗大了吧。」她忽然想到自己师兄的那根,比起眼前这一根差的 真是太多了,不仅又短又细,而且要黑上很多,根部的毛黑黄卷曲,不象这根的 周围竟然光溜溜的,细洁平坦的小腹上没有一根毛发,竟然和自己的一模一样… …想到这里,一股悸动从心间传遍全身,双腿间忽然湿了些,粘粘的,她不禁难 过的扭了下双腿。   张无忌见朱九真不再反抗,柔顺的帮他伺弄起来,心怀大畅,双手又探进了 朱九真的怀中,握上了那一对小山般的丰满高耸,这次朱九真只是「嗯」的一声, 没有再反抗,只是小手握得更重了些,滑动的更快了。   从阴茎上传来的美感让张无忌欲焰高炽,双手又开始在那丰腴的乳球上揉捏 起来。朱九真娇躯急剧的颤抖了几下,微微的蜷缩着娇躯,小嘴里轻哼道:「不 要……嗯……无忌弟弟……呃,轻一点……痛……」   张无忌听闻朱九真的呻吟,愈加的冲动起来,忽然左手重重的一捏,朱九真 顿时拱起了身躯,舍了那肉茎,双手急忙紧紧握住张无忌的手臂,叫道:「不要 ……痛……」   张无忌连忙松了手,把朱九真的柔荑又拉回原位,嘻声道:「对不起,真姐, 我会慢些个弄。」说着,一边缓慢搓揉着朱九真的美乳,一边贪念的享受着指间 和腿间传来的至极美感。   朱九真别着脸,看着地面,小手在张无忌的阴茎上快速的撸动,俏脸间嫣红 似火,胸间传来的酥麻和酒后的酣热在心头汇合混杂,让她渐渐生出了一股莫名 的冲动,小手里那根弹跳的粗长硬物不知何时竟变得不再讨厌……   张无忌紧紧伏在朱九真的粉背上,有若连体了一般,越压越低,最后竟变的 如两只交媾的犬一般,然而他却浑然未觉,直到朱九真「呀」的一声站立不稳趔 趄一下时他才觉醒,连忙直起了身。却见怀里的朱九真别着臻首,看着地上,不 由促狭心起,掰过朱九真的玉肩道:「真姐,你转个身。」说着,把朱九真转成 侧对自己。   朱九真被张无忌强扭转身,又看到那根又长又粗的阴茎,心中羞怯不已的闭 上了眼睛,心中无来由的想道:「他还小,还没有长毛……」   张无忌见朱九真嫣红满面,美目微闭,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脸上写满可 羞怯媚弱,心中大是得意和荡漾。他低下头去,见到那对浑圆硕大的玉乳高高的 耸立着,圆润丰腴,肤如凝脂,一对双生的乳蒂艳红的妖娆,心中一个冲动,猛 地的弯下了腰。   随着朱九真一声高亢跌荡的尖叫,张无忌已经无师自通的一口擒住了一只乳 蒂,迅速的含弄裹舔起来。   朱九真被张无忌含住了乳珠,顿时如中箭的天鹅般,猛地挺起原已高耸不已 的丰胸,后仰着颀长如玉的脖颈,丰润的双唇间迸发出「天……」的尖叫,高昂 清脆,却又婉转低回。然后便像失了声一般,双唇虽然剧烈的颤抖着却哑然无音, 浑身也如被抽光了力气般,双手圈住了张无忌的脖颈,趴在了他的肩膀上,只是 心间彷徨不已,不断的想:「完了……完了……他怎地……不行……表哥……」 虽然想着,乳珠上汹涌散入体内的酥麻痒痛和心间澎湃的悸动却让她把圈在张无 忌脖颈上的双臂收得越来越紧。   张无忌大口匍一擒住朱九真的乳珠,强烈的馨香便涌入鼻腔,让他浑身都软 了三分,轻了三分,体内的欲火却如被泼了火油一般更加的熊熊燃烧起来,腿间 的阴茎更加的坚硬似铁。他一手握住朱九真的纤弱腰身,一手在她另一只高耸的 玉乳上来回的搓揉着,脸却随着朱九真双臂的收紧陷进了柔软却弹力十足的乳肉 里。他贪婪的用嘴唇,口腔甚至鼻子销魂的感受着那如能把他化了般的美妙触感 里。   朱九真已软如稀泥一般,小嘴里只是「哟……哟……不行……」的哀鸣着, 她双目茫然,已然失魂落魄,两只小手在张无忌的背上无意识的抓挠着。   张无忌左手握着朱九真的细腰,不经意间抚上了高耸的臀丘,只觉手感虽然 不如硕乳的软绵嫩滑,却多了七分的弹力和厚重,不由左手下滑,贪婪的揉捏起 来。隔着裤子的几番揉捏,让已初窥人事的张无忌不再满足,左手几经摸索,便 探入了朱九真的裤子里,顿时强烈的弹力和恰如玉乳一般的滑腻入了手心,让他 销魂无比。   朱九真被张无忌手口齐袭,檀口间娇喘兮兮,她觉得自己现在软的像面条一 般,便是攀在张无忌身上也是有些困难,芳心狂跳,几乎难以喘息,酥麻痒酸的 感觉让她想要拔足逃离,然而涓涓的美妙感觉又让她踯躅不已,便恍惚的想: 「便这样吧……不要结束……」   张无忌埋首乳肉,黯然销魂,左手陷入一道深邃的沟壑,便沿着沟壑向下摸 去,忽然触到了一抹泥泞,便如河边失足般手指一下陷入了湿滑无边的柔嫩里。   朱九真猛地一颤,颤声尖叫起来:「不要啊……」本如稀泥般的娇躯忽然生 了力气,双腿紧紧夹住了张无忌的手,来回的绞动着,一边拼命的扭动臀丘,似 乎想把那只手给挤出去,口中的「咿咿呜呜」呻吟声拉高了三分。   张无忌感到那只手被朱九真一双笔直的腿给紧紧夹住,并被来回的绞动,瞬 间便被温液涂抹得湿滑不堪。   朱九真一边绞动着双腿,一边无力的撅起臀丘,最后竟如坐在了张无忌左手 上一般。张无忌觉得姿势很是别扭,心中便生了计较,吐了口中的乳珠,直起了 身。朱九真腿间的私密处像磁铁般牢牢的吸引着张无忌,他抽出了左手,重新握 在了朱九真的细腰上。   朱九真腿间手忽然被抽走,觉得心里失了什么一般,腿间湿湿的难受无比, 她怅然若失的张开了腿,如离了水的鱼儿般大口的喘息着。   张无忌左手抽离,右手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朱九真的沃乳,悄悄从身前探入了 朱九真的亵裤里,匍一划过朱九真平坦柔滑的小腹,便摸到了一丛茂盛的芳草, 柔软丝滑。   张无忌在那顺滑的毛发里摸了几下,手感甚是舒适,心下奇怪,暗道:「难 道女人这里竟张毛发么?」虽然如此的想着,却更贪恋朱九真腿间的湿滑和不堪 的娇嫩,手接着向朱九真的腿间摸去。   直到被张无忌再次摸到双腿间,朱九真才猛地恍若梦醒,尖叫道:「不要」, 双腿又死死的钳住了张无忌的右手,一边抬起臻首,对张无忌哀求道:「无忌弟 弟,不要这样……我帮你用手弄好不?」   张无忌见朱九真俏面满是酡红,双目湿润的似要滴出水来,充满着楚楚妖娆 的风韵,不由欲火更炽,便对朱九真腆着脸道:「真姐,就让我摸一下好么?我 轻轻地……」说着,也不管朱九真是否同意,右手又试图在朱九真腿根处寻摸。   朱九真羞愤不已,一边紧紧的夹住张无忌的手,一边低声哀求道:「无忌弟 弟,不要,我……让你吃我的……我的乳……好不好?」   然而对现在的张无忌来说,朱九真腿间的那处湿腻嫩滑却比已经看到摸过甚 至吃过的玉乳更加神秘也更有吸引力。鱼和熊掌可以兼得的时候,张无忌自然也 不会放过鱼,于是应道:「好的,好的。」一张嘴又吃了朱九真的右乳,右手却 趁朱九真稍稍放松的瞬间一个使劲,覆在了那腿根的所在,顿时感觉摸在了一个 圆圆的软馒头上,柔软湿滑,弹力盈然。   朱九真这才感到自己上当了,然而致密私处传来的强烈电击感却让她几欲窒 息,仿佛被人掐住了喉咙一般,半晌才回过了气,一边拼命扭动着臀丘,让张无 忌不能放手施为,一边「嘤嘤」的哭道:「小恶贼,你骗人,你抽手……不然我 让表哥杀了你……呜呜……」   张无忌恍若未闻,右手只是在朱九真的腿间强行摸搓。朱九真双腿生的甚紧, 其间几乎没有一丝缝隙,她紧紧并拢着双腿,让张无忌很是费力。若不是腿肉滑 腻柔软,张无忌几乎没办法活动右手,他费尽了力气,才握手成拳,终于在那神 秘的地方挤出了一丝缝隙。   张无忌右手握拳,拳心对着朱九真腿根,然后勉强曲起中指,在那湿湿的柔 软处挠动起来。朱九真「呀」的一身,娇躯剧烈的颤栗着,双目已然失神,小嘴 里不断哭泣道:「不要呀……求求你……」   张无忌几下就摸到了馒头间一道狭窄幼嫩的间隙里,只觉手指滑入了蜜油中, 稠稠的,偏又带着无尽的柔湿爽滑,心下更是激动和好奇,逐步的加速用力,在 摸到沟壑的顶端时,忽听朱九真一声高亢的娇吟,声音却有些嘶哑,带着无尽的 诱惑,接着她的双腿便如打摆子一般张了开来,晃动了两下才又紧紧的闭合。   张无忌趁朱九真双腿张开的一刹那,右手张开,五指都覆在了那个圆圆的馒 头上,心中大喜的抚弄起来,让朱九真更是失声不已,她仿佛已经脱了力一般, 双腿虽然还是闭拢,却再也没有先前夹紧的力道。   张无忌忽然发现,每当手指滑过沟壑的上端时,朱九真的反应就尤为激烈, 剧烈的颤栗,而且浑身都泛起娇艳的粉红色,份外的妖娆诱人,这让他几乎忘记 了口中还含着朱九真的乳珠。   朱九真剧烈的反应让张无忌又是激动又是好奇,手指便在那湿滑沟壑的上沿 小范围的抚摸起来,发现每当拂过一颗柔软的肉粒时,朱九真娇躯就会剧烈的弹 跳一下。他更是好奇,手指便在那黄豆般的肉粒上来回的揉弄,朱九真顿时如遭 雷击般的失声哑叫起来,虽然声音已经不复清脆,却更低回婉转,于是张无忌张 无忌更加快速的揉动起来。   朱九真前挺着娇躯,有如白蛇一般的来回扭动着臀股,小手死死的攀附在张 无忌肩头,两条笔直浑圆的双腿却如面条一般瘫软弯曲着,晃动着,小嘴里「嘶 嘶」的呼着冷气,忽然一声尖叫:「死了……呀……被你害死了……」说着,娇 躯一挺,如弯弓般弯曲僵立,剧烈颤动,片刻后有如弓弦被崩断般瘫在了张无忌 的怀里。   张无忌正摸弄得心迷神醉,忽然觉得手心一热,被朱九真的私密处喷出一股 湿流淋湿,滑腻不堪。他从朱九真胯间抽出右手,只见湿淋淋的了,放到鼻尖下 一闻,有淡淡的腥臊味道。   再看朱九真,只见她紧闭双目,有如离水的白鱼,剧烈的挣扎了几下后瘫入 自己怀中不动了,浑身变的冰凉,微微的颤栗着,股间的裤子上浸出一团大大的 湿痕。张无忌心中一惊:「怎么她尿了?」   见朱九真面色惨白,张无忌担心的探了探她的鼻息,才放下了心。他扶着朱 九真,忽然又看到朱九真的两个玉乳在罗衣间翘翘的挺立着,不仅浑圆丰硕,而 且没有丝毫下垂,不禁双手又贪婪的抚摸了上去。   朱九真半晌才睁开眼睛,只觉自己刚从不知是地狱还是天庭中回归了一般, 记忆里不仅满是混沌而且都很遥远,眼前的景色也是模模糊糊的,远远近近的在 面前晃动了几番才看的真切。她又发觉自己瘫躺在张无忌怀里,正被他笑眯眯的 看着,堆雪双乳依然裸露在衣外,在张无忌掌下被揉搓的恣意边形,便急忙想立 起身来,可是双腿如被抽去筋骨,没有一丝力气。   被如恶魔般的张无忌俯视着,朱九真急欲挣脱他的怀抱,可是却那么的无力。 正挣扎间,忽然浑身汗如泉涌,接着力气一丝丝的回复了,朱九真苍白的玉容上 泛起了酡红,是那么的妖娆妩媚。   朱九真回复了些力气,然而张无忌的力气更大,是那么的不可抗拒,他微笑 着,捉住了朱九真的小手,又引到了他的阴茎上。   朱九真待欲挣扎,却被张无忌把身子都按蹲下去。她双腿无力,只好顺势蹲 了下来,看着眼前粗长肥硕,依然坚硬无比的阳物,朱九真心中升起了一丝无力 的屈服和迷惘感,右手不由自主的握住了阴茎的根部,开始迷茫的撸动起来。   虽然力气丝丝的回到身体,却没有后继,没过多久,朱九真就感到右手酸痛 不堪。她抬起头,刚想说些什么,却看到张无忌正俯首盯着自己,双目中满是灼 灼,充满了侵略的神光,芳心便无来由的一颤,本已到了嘴边的哀求又咽回了肚 中。   朱九真犹豫了一下,把左手也伸了出去,和右手一起,交替的在那长长的茎 身上揉撸起来。逐渐的,她找到了窍门,发现那红艳艳的软嫩圆球是张无忌敏感 的地方,于是左手握住那小鸡蛋般的龙首,用手心的软肉摩挲着,右手依然快速 的套弄,顿时把张无忌弄得嘶吼连连,挺腰不已。听到张无忌的呻吟,朱九真仿 佛忽然得到了鼓励一般,伺弄的动作下意识的更加细腻和迅疾起来。   张无忌何曾被如此的抚慰过,顿时变得不堪起来。棒首的包皮,直到年初才 被他自己剥开,那处的皮肤实是娇嫩无比。嫩肤被朱九真滑腻的手心摩挲,酥麻 爽酸的感觉比棒身的强烈了十倍也不止,直让张无忌如遭雷击,激颤不已。他仰 首看着瓦蓝高远的天空里几只翱翔的雄鹰,顿生了想仰天长啸的冲动。目迷神醉 了好久,张无忌又一低头,看见朱九真正像一只小犬般蹲在自己胯下,两只盈白 的小手在自己的阴茎上来回伺弄着,露出衣外的雪腻美乳随着朱九真的动作在纤 秀的胸膛上弹跳不已,两颗红珠随着玉乳的弹动划出道道妖娆的轨迹。   此情此景,让张无忌看得激荡不已,小腹内忽然升起一道热流,他知道那销 魂的感觉即将到来,连忙又摒气抬头向远处望去,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多贪享 些朱九真小手带来的销魂快感。却不料刚抬起头,目光恰好对上不远处大树上一 对黑白分明的美目,美目中满是惊诧和专注。这美目的主人给卫璧伺弄的情景油 然映入了张无忌脑海,一种被偷窥的兴奋和刺激感顿时涌上心头,小腹再也不受 控制,剧烈的痉挛了一下,有股热流在胯股间澎湃沸腾,阳物也一下一下的在朱 九真手中弹跳起来,接着那股热流汹涌的从肉茎顶端喷射而出。   朱九真淬不及防,只觉手心一热,急忙移开左手,却见一股白色的液体从那 肉球中直喷而出,浇在脸上,顿时视线变得模糊。她「呜」的低叫一声,接着又 感觉多股滚烫的液体接踵而至,顿时呆若木鸡,脑中变的一片空白。她茫然的蹲 在那里,小手沾满了粘液,却依然机械的在阴茎上挤弄着,把张无忌的小腹涂抹 的泥泞不堪。   也不知过了多久,朱九真才如梦初醒,她茫然抹掉遮在眼睛上的液体,又看 了看小手,忽然发出「呀」的一声尖叫,接着干呕起来。干呕了一阵,朱九真又 转身冲向湖边……   不远处的树上,一双美目看着满脸糊满白乎乎浊液的朱九真,瞪的溜圆,露 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她觉得小腹突然轻微的痉挛了一下。   脸上和青丝上沾着的浊液黏糊糊的,很难洗掉,朱九真在湖边艰难的洗着, 先是恶心,然后是屈辱,最后都洗的麻木了。   在临回去前,朱九真看着眼前恶魔般的张无忌,半天才鼓起勇气说要两个桃 子,刚刚她骂了他两句,现在想来,心中暗自揣揣。   恶魔笑咪咪的看着朱九真,递上了两个桃子。在她转身欲走时,恶魔却又塞 了一只兔腿到了她手里。   朱九真意外的看了张无忌一眼,却没有言语,低头离开了这个让她备受屈辱 的地方。   ……   在一片无人的芦苇中,朱九真褪了衣服,发现自己的裤子已经湿透了,不禁 羞愤不已。她先把裤子洗净,挂在芦苇上,然后一遍一遍的洗着身子,直到裤子 半干,才穿在腿上,揣着一只兔腿,两个桃子,慢慢的的向窝棚走去。   东边的悬崖上的天色逐渐的暗了下来,露出了几朵乌云的边沿……   ……   夜幕降临,无星无月。   朱九真靠着棚壁侧卧,始终无法入眠。她努力想把心中的厌烦,难过和悲苦 等情绪撵走,却久久不能如愿,眼前不由又闪现出卫璧早前的笑容。   今日傍晚,武青婴和卫璧和好了,她用一颗桃子博得了卫璧的笑脸。而这颗 桃子,却是自己用屈辱从张无忌处换来的。桃子本来有两颗,武青婴路上吃了兔 腿和一颗桃子,仅带回了一颗给卫璧。当卫璧欣喜的问武青婴桃子从哪里来时, 武青婴甜甜的说是费尽千辛万苦爬了很高的崖壁才摘到的。   朱九真听了武青婴的谎言,只是低着头不说话,鼻子酸酸的,她悲哀的想: 「难道这辈子就这样败给武青婴了么?」她胡思乱想着,终于有点乏了,今日在 张无忌处费了太多的体力和精力,尤其是那一次奇异的感觉,虽然美妙至极,却 让她倍感屈辱,过后身子也有些酸软和不适应。   正昏昏欲睡间,忽然一道强烈的电光从窝棚的缝隙间穿入进来,照亮朱九真 微闭的眼睛。她猛的一惊,稍微清醒了些,接着只听「轰隆隆」一声滚雷从远方 传来,震颤着她的耳膜。   窝棚外一阵狂风吹过,把树木的枝叶摇晃的簌簌作响。   这时又有一道电光闪过,接着便是「轰」的巨响,卫璧和武青婴也被震醒过 来。   只听武青婴惊道:「师哥,好吓人的雷声,怎么办?」   卫璧道:「莫怕,有我在!」   武青婴忽然说道:「我怕,你抱着我。」   卫璧迟疑了一下,道:「这……」   武青婴有点不高兴起来,说道:「怎么,你不愿意么?」   卫璧没有说话,然而朱九真却听到背后有簌簌之声,显是卫璧伸出了手去… …   待听到武青婴甜甜的低声说:「师哥,你真好。」朱九真鼻子一酸,差点落 下泪来,她也很怕雷声,然而这时候却不能够像武青婴一样躲进卫璧的怀中。   朱九真泪水盈眶,握紧了拳头,心里暗暗的说道:「武青婴,我不会败给你 的……」   「哒」的一声,一滴雨水落在了窝棚顶上,紧接着连续的「哒哒哒」声音接 踵而至,雨终于下了起来。   这个山谷隐藏在昆仑山脉中,北方的气候干旱,平时雨水甚少,三人入谷以 来总共也就下了三场雨,而且都不大。然而如今已经是盛夏的季节,一场大雨虽 然姗姗来迟,却还是来了。   雨越下越大,很快便如瓢泼一般,透过窝棚树枝编制的门隙,可以看到雨水 如瀑布一般泄下。   「呀,我这里漏雨了。」武青婴忽然说道,她用手在窝棚顶上摸了一下,发 觉已经是湿漉漉的了。   卫璧也摸了一下屋顶,便对武青婴道:「你向我这边靠一些。」说着,身体 便向后退了退。   朱九真听了卫璧的说话,便也主动往棚壁挪了挪,没想到匍一挪动,一滴雨 水便滴在了她的脸上,于是又往后缩了缩,却贴在了卫璧的身上。   武青婴说道:「真姐,你再往边上让一让吧,我这边在滴水。」   朱九真道:「不行,我这边也漏雨,再挪我便淋了。」   武青婴想了一下,对卫璧道:「我们俩换个位置吧,我和真姐可以贴的紧些。」 说着,便与卫璧换了位置,贴在朱九真身后侧躺了下来。   卫璧换了位置,也紧贴着武青婴侧躺着。胯部贴着武青婴翘翘的圆臀,卫璧 腿间的阴茎慢慢不受控制的挺翘起来,抵在她的股沟处。   武青婴只是微微的扭动了一下便不再动了,她的扭动恰把卫璧的阴茎扭到了 腿根处的凹陷中。卫璧大喜,心中生了旖念,暗道:「感谢老天!」想着,便欲 翘翘褪掉裤子去摩擦武青婴的股间。需知平日里,武青婴最多只是用手帮他解决, 能用阴茎戳在武青婴的腿根摩擦,即使是隔着衣物,武青婴也没允他过。何况这 几天两人正在闹别扭,这次真是天赐良机,料想是因为朱九真躺在身畔,让武青 婴不便拒绝。然而正因为朱九真在身边,让卫璧更是激动不已,心中竟有一种莫 名的刺激。   正褪裤子时,卫璧忽然觉得一滴雨水落在了肩膀上,紧接着又是一滴,又是 一滴,竟然越滴越快,可能棚顶上的漏处已经变大或者是雨下的又大了。   卫璧来不及褪裤子,又向武青婴那边挤去,一边说道:「不行,我这边还是 滴雨,你们再往那边挤一挤。」   武青婴配合着向边上挤去,朱九真却不干了,心中生了一股怒气,大声说道: 「我这边也淋雨了,你们挤过来我怎么办?」   武青婴说道:「真姐,麻烦你。师哥的胳膊才刚好,你这边雨小,便忍一下 吧……」   朱九真再也忍不住怒气,「腾」的坐起身来,说道:「若要让,你来让!我 睡中间,你睡我这里吧!」   武青婴愣了一下,然后也慢慢坐了起来,说道:「真姐,你还是让一下吧, 难道你不怕……」说话间,语气冷翠,仿佛隐含威胁,话说到半截武青婴忽然停 住不说,只定定的看着朱九真。   朱九真征了一下,知道了武青婴还未说出的话是什么,一丝恐惧和难以抑制 的愤怒从她的心底升起。低头坐了片刻,朱九真忽然一咬牙爬起了身,走到窝棚 的门口,呆呆看着外面瓢泼的大雨,想道:「与其在这里受她的气,不若在外面 死了算了!」只是稍一犹豫,便慢慢的推开了门,走进了雨中。   卫璧又惊又急,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会造成这样的结果,他急忙起身,站到 窝棚门口对朱九真喊道:「表妹,你快回来,外面雨大,莫要淋了生病。」   朱九真回头一笑,笑的有些凄然。她冷冷的道:「在外面淋雨和在里面淋雨 有区别么?我倒觉得……外面好些……起码不受你师妹的气……」说着转身就走。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16)青婴初试抱龙诀 下一篇:【九阳谷之少年张无忌与雪岭双姝】(15)作者:lidongtang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