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典小说

第十八章:青婴旧地觅九真

时间:2016-12-02 10:21:44  来源:  作者:
【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18)青婴旧地觅九真(庆《于果的逆袭》逆袭) 作者:lidongtang 2015/3/20发表于:sexinsex *************************************   看官,贫道见你骨骼清奇,是万古一见的奇才!右上角的,你便点了吧!   作者:「这章的前半节作者本人感到行云流水,不写肉戏的感觉真是太爽了, 挖哈哈哈……」   武青婴:「我不要加班,更不要上夜班!」   卫璧:「我要上夜班,我喜欢上夜班,无忌兄弟,我来替你!」   张无忌:「滚粗!」 *************************************             第十八章:青婴旧地觅九真   武青婴见到那高挑纤秀的熟悉身形,不由大是惊慌,呐呐的叫出声来:「真 姐……」   朱九真背着箩筐站在一棵树旁,只见光溜溜的张无忌坐在大石上,而武青婴 也是赤裸着玲珑上躯,正跪在张无忌腿间,小手里还握着他的粗长阳物,她的乌 黑发丝上还垂着一丝浊白的黏液,在臻首边摇摇曳曳……   朱九真微微颤抖抬起手臂,指着眼前的张无忌和武青婴,眼中露出不可置信 的神色,半天才从口中挤出了两个字儿:「你们……」说完,她的目光忽然呆呆 的看在武青婴小手里握着的肉茎上。那肉茎不知何时又变的坚挺起来,只不过武 青婴却浑然未觉。   艳阳已然高挂,千万条光线穿过瓦蓝深邃,清澈如洗的长空射入树林内,洒 下片片的斑驳光影。林间静寂无比,唯有风吹枝叶的窸窸声和偶尔的鸟鸣声响起。   「你们……你们……」也不知过了多久,朱九真望着呆若木鸡的场中二人, 小嘴里又挤出了四个字。她撇了一眼依然还被武青婴握在手中的耸立阳物,忽然 一转身,如受惊的兔子般沿着原路向回窜去。   「真姐,真姐……等一下……」武青婴这才如梦初醒,急忙冲着朱九真背影 喊道。她爬起身来,想去追朱九真,却不料双腿因长时间屈跪变得麻木不堪,刚 一跨步,一个趔趄站立不稳,跌坐在张无忌的腿上。   ……   看着张无忌逐渐消失的西行背影,武青婴六神无主,忽然心中又涌起想追上 他随他而去的冲动。   刚刚拒绝了张无忌让她跟他走的提议,至于是什么原因拒绝,武青婴也说不 出来。或许说,只是最后一丝对卫璧愧疚的羁绊使然吧。虽然她知道自己终有一 天会走入张无忌的新家,不再回到潭边的小屋里,而且这一天会很快的到来。但 是武青婴还是拖延着。虽然回到小屋要面对卫璧,虽然面对他会很欠疚,但是终 比与之彻底决裂会给自己带来的连连愧疚要好上很多。   武青婴在原地站了很久,心中乱如团麻,俏脸上的神色也不断变幻。她现在 离小屋很近,只要转过一弯飘摇的芦苇便能看到屋檐……   武青婴忽的一咬牙,拔足向自己正面对的方向行去。她芳心忐忑,一路上走 的甚是踯躅,甚至好几次想停下回头,心里只不停地想道:「她若告诉师哥该怎 么办?虽然他们现在不合,可毕竟是表亲啊……」想起之前朱九真还是被逼的, 而自己却是自愿的,又想起自己捏了朱九真把柄后的行径,不知她会不会也是如 此?她现在可是破罐子破摔了。念及至此,武青婴心中更是羞慌不已。   所谓当局者迷,其实此刻便是朱九真告诉了卫璧,她大不了离开卫璧便是。 在武青婴心中也很清楚,即便朱九真不告诉卫璧,她与卫璧已经没有结合的可能 了。或许她现在的惊慌,抑是被人看到不堪行径后产生的羞愧,怕被更多人知道 后的千夫所指,或者又是预想到原期想的生活轨迹会被彻底改变所产生的不适应 ,爹爹会否接受张无忌,武卫两家恐不再修好,甚至会反目成仇……   走着走着,武青婴忽然又有些庆幸:「幸好今个来了月事,没被朱九真看到 张无忌和她……若日前两日……」想着,她的芳心间又涌起莫名的后怕,娇躯上 出了一身冷汗。   这一条路大约五六里地,然而此次武青婴却觉得怎么如此的短程,转眼就看 到了那片熟悉的树林和其间那个小小的窝棚。她迈着脚步,慢慢的前行,窝棚越 来越近。   看见了,那熟悉的身影,正背对着自己坐在火堆前,对自己的到来没有察觉 ,这一段路程武青婴还没有想好如何跟她开口却已经走到,心中不由更是慌悸。 看着朱九真的背影,她心边蓦地升起了一极为个疯狂的念头:「……杀了她…… 便没有人知道我和张无忌一起了……对……杀了她……」想着,武青婴的心狂跳 起来,不觉间把右手的拇指与食指扣在一起,余下三指略伸,状如兰花,眼睛却 盯向朱九真背部的肩井穴和大椎穴。   离朱九真只有两丈远了,武青婴芳心更是狂跳的厉害,小嘴里的呼吸变得十 分急促,又想到:「可是能杀的了她么……她功夫和我在伯仲之间……万一失败 了情形岂不更糟?况且我武家与她朱家乃是世交……」   出身武林世家,学了十数年的功夫,平日里周边人谁不夸自己是天资聪颖, 武功高强,虽然没有杀过人,却总以为很是简单。如今面对昔日的姐妹,武青婴 才发觉即便起了杀意,真要去做却是如此的艰难。   「啪」一根地上的枯枝被武青婴不慎踩住,发出折断的声响,顿时把正惊慌 之中的她吓的更是魂飞不已,刚刚那魔鬼般的心思瞬间被抛到九霄云外,心中只 是暗道:「完了,被她发现了……」想着,武青婴转身便逃。   「谁……青妹……你停下……」转身没走两步,武青婴只听背后传来朱九真 着急的叫声。   ……   「青妹,你……」   「真姐,我……」   二女相相面对,执眼相望,四只美目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俱一时无从开口。   「青妹……你怎么……」朱九真犹豫了一下,终还是启唇说道。   「真姐……我……」见朱九真虽然神色复杂,眼睛中却不含戒备,似是没有 发觉她刚刚的恶念,武青婴心中不由稍定,然而早前被朱九真发现的不堪行径终 让她难以启齿。   朱九真心内也是暗羞,刚刚她坐在火堆前怔怔的发愣,那被武青婴小手握着 的物事既熟悉又许久未见,本一直努力想忘却,可是今日重见后便驻入脑海挥之 不去,在芳心中又搅起阵阵波澜。   「……仿佛又大了些……」朱九真正胡乱的想着,就听见背后传来树枝折断 声,让她蓦地一惊,转过身去……   「……表哥知道么?」朱九真问道,直到现在,她的芳心依然微微乱跳,俏 脸绯红,仿佛怕被武青婴察觉她刚刚所想似的。   武青婴摇了摇头,贝齿咬着花唇,忽然呐呐的道:「真姐,我……也是迫不 得已……」   「迫不得已?张无忌强迫你的么?」朱九真大惊,心道这小魔头竟又使什么 法子祸害了武青婴,转念却又一想,不对,看那上午的情形,武青婴不似被迫的 样子,相反却像是很主动。   果然武青婴摇了摇头,低声道:「师哥现在整天喝酒,喝的烂醉如泥……他 什么事都不干,采果子,捉猎物都要我来……我好累……」   「那你也不能去给张无忌那个啊!」朱九真闻言想起自己的经历,顿时有些 痛心的说道。   「我能怎么办……我要准备两个人的吃食,现在渐渐要到冬天了……他还天 天喝酒,难道要我们都饿死么?」武青婴语气急促的说道,忽然变得忿忿起来, 心中想道:「他天天酗酒还不是为了你么?」当然,这话是万万不好说出口的。   「唉」朱九真叹了口气,想起卫璧一直的言行,虽然不是纨绔子弟,却也有 些眼高于顶,不过出生权贵人家这在所难免。自己之前何曾不也是这样?如今表 哥酗酒却是件麻烦事,自己现在都很少饮酒。她想了一下,对武青婴柔声说道: 「那你好好劝表哥,他也是入了这谷才这样的。其实……张无忌不坏……我们便 耐心等个几年,只要不惹恼他,说不定真会带我们出去。」   武青婴「哼」了一声,没想到朱九真会说张无忌好话。她心间暗暗诧异,口 中却道:「我劝他好多次了啦,都没有用,他不会改啦……」   朱九真闻言脸上微微露出无奈的神情,说道:「他是你师哥,你便耐着性子 跟他说些道理。表哥是聪明人,只不过一时没转过弯儿来,你便多劝他几次吧。」   武青婴心中暗道:「即便他回了头,我还能回头么?」但是在这问题上她不 想和朱九真争辩也无法辩解,便敷衍道:「好吧,那我再试上一试。」说着,一 颗心却渐渐安稳下来,听朱九真的意思是让她回头,应该就不会与卫璧说她和张 无忌的事情。   果然,朱九真又说道:「青妹,你的……守宫砂还在吧?」   武青婴的心突地跳了一下,稍一犹豫后答道:「是。」   朱九真听了一喜,说道:「那就好,你需悬崖勒马,好好待表哥才是,这件 事情我当没有看到吧。」   武青婴的心这才落了地,看着眼前消瘦清丽的朱九真,忽的起了一丝歉意, 说道:「要是……能出去,你怎么打算?」   朱九真闻言微微怅惘,片刻才苦涩的道:「出去么……我也不知道……」   武青婴贝齿咬着花唇,沉吟了一下又试探的问:「没有想过与张无忌……」   朱九真娇闻言躯蓦地一震,半晌才惨然的低声道:「不可能……你应该知道 的,我……第一次给了表哥,我便当自己是表哥的人了……虽然后来我……但是 又怎能……」说着,她忽然低下头去,凤目泛红,语气变得哽咽。   武青婴闻言暗道:「她当日果然以为是师哥……也罢,若你要真的喜欢师哥 ,我便把他让给你吧。」看着眼前的朱九真,她心中羞愧,便不欲多呆,说道: 「真姐,那我……便走了,你好好保重。」   说着,武青婴转身走去,一边走又想道:「朱九真……她变了好多……」   回到与张无忌分手的地方,武青婴却发现张无忌给的两只雉鸡不见了。这两 只鸡原先已经死透,因她要去朱九真哪里,便扔在草从里,如今怎么找也找不到。   「莫不是被什么野兽叼走了?」武青婴疑惑的想,抬头见日已西斜,只好怏 怏向小屋走去。   到了屋前,武青婴看到卫璧正坐在那里拾掇着。   卫璧见武青婴回来,脸上露出笑容,说道:「师妹,你看,我捉到两只鸡, 晚上咱们有鸡肉吃啦,哈哈。」   武青婴一看卫璧手中鸡的毛色,正是自己扔在草丛里的那两只,不禁微微着 恼道:「什么你捉的?真的是你捉的吗?」   卫璧闻言表情一滞,呐呐的道:「我……我……你怎么……」   武青婴看着卫璧,追问道:「是不是在那边的草丛里捡到的?」   卫璧一怔道:「你怎么知道?」   武青婴道:「因为这是我扔在那里的。」   卫璧俊脸微红道:「难怪,我刚刚见你还不回,便想去寻你,不料看到这两 只鸡,本以为是那小鬼丢了的,我捡了便赶紧跑了回来。对了,你扔下鸡后去哪 里了?」   武青婴俏脸一红,道:「我……快要到时看到一只兔儿,想谷中也没别人, 就扔了鸡去追兔子了。」   卫璧闻言又问:「那捉住了没?」   武青婴张开空空双手,冷然说道:「你看呢?……我有些乏了,去歇息一下。」   当武青婴走过卫璧身边时,卫璧忽然疑惑的道:「师妹,你的脖子上怎么那 么多红印?」   「什么红印?」武青婴问,她摸了摸玉颈,却没有任何异状。   卫璧说道:「一块块的,殷红色。」说着,便凑近身来想看个仔细。   武青婴素来对自己水嫩的肌肤很是自傲,也极为爱惜,连忙道:「你身上脏 ,我自个去潭边照照看。」说着,一扭娇躯跑向潭水边。   卫璧见武青婴在水边蹲了半晌才回来,便问:「师妹,怎么回事?」   武青婴俏脸一红,回道:「许是捉鸡时被草间的虫子咬了……不碍事,我先 去歇息了。」说着,向屋内走去。   刚刚她在水边一照,看见脖颈间的红印也是吓了一跳,以为是生了什么病。 蓦地她又想起了什么,连忙解开襟带向怀内看去,只见雪玉的酥胸上也是红印团 团,心中顿时了然,不由暗自羞赫,想道:「这小坏蛋,吸得这么用力……下次 可不能让他再吸我的脖颈。」   回到屋内躺在铺上,武青婴的芳心还是跳个不停,却见卫璧走了进来。   卫璧看着武青婴在铺上躺着,显得有些疲累,不由微微羞愧的说道:「师妹 ,这几日辛苦你了。我今个儿感觉好多了,明日我便和你一起去找食物,好么?」   武青婴抬眼看向卫璧,琼鼻忽然无由的一酸,低声说道:「好的……师哥, 我有些乏,你做好饭再叫我吧。」   看着转身出门的卫璧,武青婴心中涌起一阵悲哀,暗道:「师哥,若你早几 日说这话,或许我便不会……把身子给了他……」   ……   时光如梭,转眼四天过去了。   这四日里,武青婴每天都和卫璧出门采摘打猎。   和卫璧一起,武青婴心中微微羞愧,感觉有些对不起他。其间卫璧曾求她帮 着抚弄拂尘,却被武青婴用「现在未婚,之前做错,现在要亡羊补牢」的理由拒 绝。虽然拒绝了卫璧的要求,她心里却更是欠疚。   随着自己的月事逐渐过去,武青婴的心变得惶惶起来。虽然朱九真不会把事 情告诉卫璧,但是要不要真的悬崖勒马,不再见张无忌,这个问题答案或许是肯 定的,却让武青婴不停的扪心自问。   第五日早间,武青婴发现流红已经完全停止,一颗芳心不可抑制的悸动起来。   趁卫璧做早食的时候,武青婴终于耐不住性子,跟卫璧说想出去走走,便疾 疾奔向那树林。路上她也曾犹豫的停下脚步,心想:「若是被朱九真再发现该怎 么办?可是万一……万一……那就跟他去吧……」武青婴想着,复又向树林奔去。   艳阳高升,树林里的清晨氤氲已经消退了不少,然而树叶儿却不复夏日的葱 郁,很多都变得枯黄,不时随着徐风簌簌的落下。   走到那块熟悉的大石旁,环目四顾,林中静寂如天籁,却透着丝丝的沧桑。 武青婴心中忽然升起莫名的恐慌,他早该来了……   走在回小屋的路上,见苇絮已变得雪白,随风而起,恰如鹅毛之雪,在空中 四处飘摇。   此刻武青婴的心情也如那无根的苇絮,飘摇不定,惶乱不堪……莫不是他一 开始就存心耍弄我,莫非他不是真心的……   这一日,武青婴没有和卫璧去打猎。卫璧出门后,她又一次去了树林,却依 然不见张无忌的踪影,只好慌慌而回,躺在铺上心中七上八下的胡思乱想,呆呆 出神。   直到天色渐暗,卫璧回来做好了饭食叫她起来吃,武青婴才怏怏的起了身。   「吱吱」   「哪只傻猴子,天快黑了还在外面乱叫,改日把它捉到杀了吃。」卫璧忽然 一边喝了口酒一边说道,当然,只是说说。张无忌一日在,他可不敢动那猴儿一 根毫毛。   「师哥,你少喝些个,对身子不好。」见卫璧脸喝的通红,武青婴忍不住说 道。   「好,好,我喝了这碗便不喝了。」卫璧嘿嘿说道,对于武青婴近来少有的 关怀之语,他很是受用。   「你刚刚说什么猴子叫?」武青婴问道,她刚刚脑中思绪万千,压根没有留 意到有什么声音。   「你听。」卫璧说道。   武青婴竖起耳朵,「吱吱」屋外果然有猴子的叫声响起。虽然声音不大,却 似离小屋不远。她听了这叫声,不由微微一怔,只觉这猴叫声有些熟悉。   「吱吱」又一声猴子叫声响起,武青婴娇躯蓦地一颤,花瓣般的芳唇微微翘 了起来,忽然说道:「你才是傻猴子呢。」   卫璧一呆,怔怔的说道:「我在骂猴子啊,你骂我作甚?」   武青婴俏脸一羞,暗啐了自己一下应道:「那猴儿是张无忌的命根,你要杀 了一只,他不找你算账才怪。好了,快吃饭吧,吃完了我想出去走走。」   「好吧,我和你一起去。」卫璧喝完了碗中的酒,捞起瓦罐里的鸡腿啃了一 口。   武青婴连忙道:「我自个儿出去,你在家歇息吧。」   卫璧一愣,道:「外面天已经黑了,你一个人……」   武青婴心中微烦,却耐着性子柔声说道:「师哥,不碍事的。我今个身子有 些不舒服,在铺上躺了一天,现下有些儿闷,想自个儿出去透透气儿,你不用跟 我去。」说着,三口两口便把饭吃完,急急起了身。   卫璧见武青婴站起身来,有些担心的道:「还是我陪你去吧。」   武青婴微恼道:「我说了不用。」   待走到门口时,她又回头道:「师哥,你累了一天,又喝了这些酒,吃完早 些儿歇息吧,莫要等我。今晚月光很亮,我一个人独自走走,没事的。」   看着武青婴出了门,卫璧叹了口气,这个师妹若是定了什么主意,便没人能 拗得过她,自己若是强要跟上,只怕她会很生气。想着,卫璧忽然觉得身子酸痛 ,这几日连续劳作,确实有些累,便匆匆吃完把碗筷一推,躺倒铺上。   武青婴出了门,芳心顿时不可抑制的突突跳动起来。   她先向东绕了一圈,见卫璧没有跟来,便怀着悸动的心快步走向屋后,进了 不远处的树林内。   夕阳的最后一晕余辉也落到了西山后,虽然天边还有一丝残日的光亮,一轮 勾月不知何时已悬在山谷的上空,洒下如水的清辉,照的树林影影绰绰,斑斓片 片。   「咦?」武青婴在小树林内转了一圈,里面却空寂无人,可是那猴儿叫声明 明响在这里。   「噢……」正奇怪间,武青婴忽然感到身后有衣衫响动,接着身躯被两只手 臂牢牢箍住。   武青婴先是一惊,待回转臻首看清拥搂着自己的少年,不禁喜上眉梢,小嘴 里轻嗔道:「不要在这里……」   少年闻言,在回转的臻首花唇上重重亲了一口,说道:「青姐,想煞我了。」 说着,一把抄起武青婴玲珑的娇躯快步行去。   ……   月下的寒潭显得愈加深邃,漫天的芦花随风轻舞潭上,给夜晚的秋意增加了 几分灵动。   四野依旧静寂,唯剩响起的「滋滋」口舌亲咂之声。   武青婴忽然「哎哟」一声轻唤,娇躯软了三分,慵懒的躺在张无忌的臂弯里 ,青丝散乱,美目半张,罗衣松敞,露出大片娇嫩的雪玉肌肤,一双挺翘的笋乳 在月下闪着温润的光泽,两粒花生米儿般的红珠已然坚硬挺立,嫣红妖娆。   「青姐,你流了好多水。」张无忌嬉笑着,鼻息粗重的说道。   武青婴嘤咛一声,双腿夹住了在其间作怪的手掌,呢声娇吟道:「小弟,今 个还是不要了。他还在屋内,我出来只是想见你一下……」   「可是青姐,我这里涨的好痛。」说着,张无忌捉了武青婴的小手引到腿间。   「嘤」武青婴感觉小手落在了一个硬硬的圆物上,芳心不由一荡,俏眼向下 睇去去,只见张无忌腿间已经高高的支起一个帐篷,她顿时有些口干舌燥,颤腻 着声音道:「那怎么办?」   「我们快些儿,不会被他发觉的。」说着,张无忌的手掌又探进了武青婴的 亵裤里,先在软弹滑腻的浑圆翘臀上捏了一把,然后摸进了她的腿间。   「唔」武青婴娇躯剧烈的一颤,口中吟道:「小弟,不要……可是……你没 带草席啊……」   张无忌一拍脑袋,心道怎地把这事情给忘了,环顾周围,石头虽有,却多是 尖利。地上茅草甚厚,上面却沾了很多露水,让武青婴躺在上面终是不能。他一 着急,便想抱起武青婴回自己的屋子。   武青婴见张无忌一脸火急,不禁「噗嗤」一声笑的花枝乱颤,嗔道:「瞧你 那急色样儿……」说着,左右一瞧,便烟视媚行,款款来到一个小桃树旁,向张 无忌招手道:「小弟,你过来。」   待张无忌来到身前,武青婴搂住他的脖颈,在他唇上轻吻了一下,轻声道: 「小弟,你从后面……」说着,湿湿的双眸睇了张无忌一眼,然后娇巧的转过身 去,两只小手扶在桃树的一根横枝上,慢慢的沉下蜂腰。   那蜂腰向下陷凹去,竟比翘臀还低上很多。看着眼前高高翘起的浑圆臀瓣, 张无忌如何还不明白武青婴的意思,欲火腾地高炽起来。他一把撩起罗衣,把手 探到武青婴细腰下扯开了腰带,然后捏住她的裤沿向下剥去,武青婴顿时「唔」 的一声娇哼,娇躯微微颤了一下。   随着紧绷的黑色裤子被剥落,两团玉润粉腻的浑圆臀丘逐渐现出,有如皓月 初升,盈盈生辉。   待一对圆月完全显露,那裤子忽然失去臀肉的绷束,顿如蝴蝶般飘零落在武 青婴脚边,两条白皙颀长的纤腿也落入张无忌的眼帘,如玉柱般笔直,处处浑圆 ,没有一丝棱角。   如水月光下,半张的两条长腿儿和臀丘夹持出一小团椭圆拱起的牝户,雪白 精致,中间一抹细缝嫩红,如沾了夜露般已经湿意盈盈。   看着眼前的极致靡景,张无忌不禁欲火如焚,两只手掌覆在了那软滑细腻却 又无比弹韧的臀丘上贪婪的揉捏着。他慢慢蹲下身去,在臀肌上亲吻了几口。   「嘻……好痒……」武青婴摇摆着蜂腰,忍不住娇声笑道。   「青姐,你的穴儿好美!」张无忌半蹲着,看着眼前的牝户赞叹道。   「嗯……人家……人家爱惜那里,每日都清洗的……」武青婴感到张无忌嘴 里呼出的热气弄的她牝户痒痒的,仿佛有蚂蚁在上面爬行一般,不由继续摇晃着 蜂腰。   眼前玉臀轻摆,张无忌再也忍不住,伸出舌头对着那一抹幼红舔了上去。   「哟……」武青婴娇躯猛地激颤一下,回过臻首迷离着美目嗔道:「你怎么 还亲啊……啊……不行……那里脏的啊……快些儿来吧……」口中说着,那臀儿 却更加挺翘,两条玉腿也分得更开了些。   然而此时的张无忌已不是初经人事的雏儿,隐隐明白慢慢的嬉戏亵弄远比猴 急的直捣黄龙更有乐趣,他忍着欲火说道:「不脏,青姐不是清洗过的么?」说 着,伸长了舌头,更加卖力的舔弄起来,一股极淡的骚味伴着女儿家的体香从武 青婴的牝户间传了出来,强烈的刺激着他的神经。   「可是人家后来小解过……啊……太……轻点哟……嗯……真舒服……呃… …不要舔那里哟……」武青婴沉着细腰,两只素白的小手握在树枝上,檀口里发 出如诉如泣的娇吟。   张无忌一边舔弄着武青婴的牝户,一边抓了她的臀丘揉捏着,强烈的弹跳感 充溢着指尖,柔滑却厚重。他把舌尖在那细窄花溪内趟佯着,很快的两片嫩红的 肉唇变得柔腴起来,如浪花般被舌头一遍遍犁的向两边分开,舌头过后又紧接着 闭合。一个桃源小口却渐渐在肉唇间隐隐若现,溢出丝丝的阴液,被张无忌舌头 沾了涂满牝户,晶亮亮的。   「唔……」武青婴娇躯又是一颤,忽然回转臻首向张无忌媚眼如丝的吟道: 「小弟……哟……别舔了,不然我要到了……快来吧,我要早些个回。」张无忌 闻言,这才发觉小腹已被硬挺的肉茎支棱的非常难受,便站了起来,一把扯开裤 带,把裤子褪到膝盖处,然后低头操着那耸立的阴茎向那牝户上抵去。   「哟」蓦地被一个硕大滚烫的肉球抵在了娇嫩处,武青婴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不再摆动腰肢,只把臀儿翘的更高了些,心跳的期待着那凶器破体而入。   张无忌把阴茎抵在武青婴湿漉漉的股间,在泥泞泞的花溪间来回划动,红润 的龙头在雪白的牝户间犁开一条红线。看得如此靡景,张无忌心中激荡不已,他 已非雏儿,只觉这般前戏虽不如直接肏入来的销魂刺激,却也端个乐趣异常。   然而肉茎数次过门不入却让武青婴难过无比,那软中带硬的龙首不断在幼嫩 的花溪里划走,阵阵麻痒激的她浑身都起了一层细密的疙瘩粒儿,心中又担心卫 璧找来,便颤声哀求道:「小弟,莫要耍了,快进来。」   这还是武青婴第一次求自己肏弄,张无忌闻言心中更是激荡,却戏虐心起, 调笑着道:「青姐,什么进来?」   武青婴满面红潮,回首横了张无忌一眼,微嗔道:「还能是什么,快进来。」   张无忌把阴茎对了微微张合蠕动的玉蛤小嘴儿轻轻一抵,顿时那小嘴儿便被 撑开了一些。   『唔……对……你怎么不动了,快进来啊。「武青婴感觉那龙头挤进了小半 只,又忽然停了在那里,不由急道。   「青姐,说嘛!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进来?进到那里啊?」张无忌一 边感受着那小嘴儿微微蠕动咬合带来的美感,一边嬉笑着道。   武青婴被他篷门半入搞的不上不下有些难过,只觉蜜穴内空虚无比,忽然小 腹一颤,花径内不受控制的又泌出许多水来。她瞪着张无忌,美目迷离,贝齿咬 着花唇,忽然小手在张无忌腿上捏了一把,然后媚媚糯懦的吟道:「把你的鸡把 入到姐姐的穴里儿呀……这下清楚了吗?」   「青姐……喔………」蓦地听武青婴说出这般的直白浪荡话儿,张无忌顿觉 热血沸腾,再也受不住欲火的煎熬,双手攥紧了她的一握细腰,然后猛地耸腰向 前挺去。阴茎撞入了那温热湿润的的所在,顿被一团嫩肉紧紧的包裹,无边的软 滑紧致。   「喔……好涨……小坏蛋……非逼姐姐说那腌臜话儿……嘶……涨死姐姐了 哟」武青婴上一句话刚说完,便感到那根极粗极硬的肉茎快速的肏入体内,熟悉 的麻胀酥痒又强烈的席卷全身,不禁又似难过又似满足的发出断续娇吟,一双玉 腿颤抖的向两边又分开了些。   「我喜欢青姐说这些腌臜话儿。」张无忌说着低头望去,只见自己的阴茎插 了一半武青婴两片洁白柔润的翘臀间,细洁的臀肤在月色的照拂下如雪一般盈然 ,看得他不由得有发痴。   「小色鬼!」武青婴嗔道,反手在张无忌腿上捏了一下,又道「小弟,快些 儿动啊。」   「青姐,以后经常说与我听好么?」张无忌嬉笑着说道,一边在那软弹腻滑 的臀丘上贪婪的揉捏着。   「不说……」   「说嘛。」   「……你坏死了……」   「青姐,再说一次给我听听吧。」   「嘤……小弟……快些个用你的……鸡巴入……姐姐的穴儿吧……」体内那 肉茎虽然没动,却像根火把般点燃了武青婴周身的欲火,她只希翼张无忌快些动 起来,一时间欲火攻心,含含羞带怯的把那腌臜话又嗫嚅吟了出来。   「唔……」听了武青婴的婉转荡语,张无忌也是欲焰高炽,被武青婴蜜穴紧 裹的肉茎顿时又涨了三分。   「哟……小弟,人家都说了,你怎么还不动?」见张无忌还是不动,武青婴 不依的嗔道。感觉体内那肉茎似又大了些,她的心中更是麻痒难当,忽然撑住桃 枝自个不耐的前后耸动起粉臀来。没几下,阴茎茎身就被温润的阴液浸湿,在月 光下亮晶晶的。   张无忌这才回过神来,攥住武青婴的细腰,猛地向前一挺。   「呀……太深了呀……小弟……慢些个儿……」武青婴猛觉身后一股大力冲 袭而来,险些站立不稳。那肉茎深深肏入体内,似插进了小腹一般,龙头紧紧顶 住蜜穴尽头一团无边娇软的嫩肉上,她不由仰起臻首倒抽了一口冷气,嘶声的呻 吟起来。   「嗯……」张无忌应了一声,搂着武青婴的臀丘一下下的抽插起来。   随着张无忌的肏弄,武青婴的娇躯也前后荡漾着,青丝不知何时散乱开来, 双目迷离盈润,罗衣半解,下摆被张无忌圈在细腰上,松散了的衣襟里掉出一双 雪白如玉的乳儿,如两只肥兔儿在胸下摇来曳去。小手里撑着的桃树可是遭了秧, 时值晚秋,本已半枯半败,武青婴的摇晃更让叶儿簌簌离枝,飘的七零八落。   「嗯……小弟,轻点啊……」武青婴转过臻首娇嗔道,俏脸上红潮一片,美 目欲滴。刚刚张无忌一下肏的恨了,顿像挑在了心扉上,让她差点喘不过起来。   「唔……」武青婴还未说完,那花瓣般的檀口却被张无忌一口堵住,顿时心 魂激荡,细腰扭转,一手抓紧张无忌胳膊以稳住被他不断冲撞的娇躯,小嘴里的 雀舌却如灵蛇般钻入张无忌的口中。   「不行了,腰好酸……小弟慢些儿送……」二人唇舌纠缠半晌,武青婴猛地 挣脱了张无忌追逐吮裹的嘴巴,把攥着他胳膊上的小手又扶回桃枝上。   「青姐,那你腿上少用些力,我扶着你。」说着,张无忌捞起武青婴的蜂腰。   「嗯」武青婴觉得臀儿被张无忌箍住,虽然张无忌的抽插依然迅猛,腰腿的 压力却小了很多。她双手扶着桃枝,贪享着从穴内不停散溢的酥爽畅美,檀口里 媚声说道:「小弟……对……就这样……」   张无忌感觉武青婴的蜜穴越来越滚烫,也愈来愈湿滑,花径内壁的娇嫩膣肉 把阴茎夹持的无限畅美,心间忽然盼望永远这般耍弄下去。他弯腰伏在武青婴的 粉背上,把头埋在她乌黑的青丝间,贴着晶莹的耳垂说道:「青姐……要么今晚 你就跟我走吧……」说话间,一丝丝的馨香从武青婴的发际钻入张无忌的鼻腔, 让他心中更添涟漪,双手便捉住武青婴酥胸下那双饱满紧致的玉兔儿揉捏起来。   「哦……我……」武青婴闻言芳心一乱,又被张无忌擒了乳儿,酥麻麻的畅 美从玉乳散到心间,不由胡乱的应了一声。她何曾不想跟张无忌而去,每日有个 宽阔的肩膀倚靠。虽然这一天终会到来,虽然作出抉择对她来说并不是太难的事 情,可是面对青梅竹马和对自己俯首帖耳的卫璧,她终还没有做好启齿的准备, 总希望晚些儿再背起那背叛的歉疚枷锁。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第七章 青婴自渎树林内 下一篇:第十七章:武青婴初食阳精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