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典小说

【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第八章 白猿逝世悲离别

时间:2016-12-02 10:21:56  来源:  作者:
【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8)白猿逝世悲离别 作者:lidongtang 2014/9/28发表于:sexinsex ***********************************   看官,贫道见你骨骼清奇,是万古一见的奇才!右上角的,你便点了吧!   朱九真:「要拍打戏和……那个戏了,伦家小心肝好紧张,好扑通哦!不禁 为自己点一个赞……九真,一定要加油!」   发个小投票,朱九真和武青婴,你更想xx哪一个?(xx代表很多词汇,包括 xx) ***********************************             第八章 白猿逝世悲离别   张无忌看着面前的小坟包,泪流满面,可是喉咙却似被什么堵住一般发不出 一丝声来。   自从谷外回来后,他衣不解带,一天两夜连续的守在白猿身边,竭尽所能的 医治它,但是即使是用虫草雪莲也没能救回白猿的性命。今日早晨,白猿在最后 一次把张无忌搂在怀中之后,突然松开了双臂,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眼角有几滴 浑浊的泪水流出。张无忌永远也忘不掉那双眼睛中流连的爱怜与不舍。   从出生到现在,年少的张无忌尝尽了生离死别,人世冷乱。入谷虽只有半年, 白猿却给了他很多世间没有的温暖,不仅救了他,逼他学着猴儿练轻功,在他盖 房子扛不动屋梁的时候帮他安置屋梁,从不放心他离开视线范围。如今白猿的去 世又一次击碎了他被亲情温暖不久的心。   张无忌跪在白猿的墓前,无语凝噎。白猿病情的急剧恶化,让他也曾怀疑是 卫璧三人动的手脚。然而白猿的脉象却显示它确是心肺衰竭而亡,这让张无忌百 思不得其解。他却不知,白猿之死与这三人大大脱不开干系。在他离开山谷的两 天里,用武青婴的计策,三人不断的激怒白猿,用石头投掷白猿,白猿发怒勉力 追来时他们便远远的逃开。两天内,本该好好休养的白猿被三人骚扰的不得安宁, 大耗体力,病情骤然加重,扥张无忌回来后已无回天之力。   朝阳慢慢升起,越过东边的崖壁照在张无忌坚挺笔直的身躯上。一直跪在墓 前,连续几日的不眠不休没有让张无忌疲累,然而白猿的逝世却给了他巨大的打 击,让他黯然神伤,久久不能从悲痛中自拔。   「无忌兄弟……无忌兄弟……无忌兄弟……」卫璧连喊了三声,才见张无忌 怔怔的回过头来。   张无忌转过了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立着的三人,却没有搭理卫璧。   卫璧见张无忌回过头来,便又说道:「无忌兄弟,听说你前两天出谷去了… …」他如此相问,听得旁边朱九真一阵郁闷,暗道:「听说,你听谁说?是我还 是武青婴?」   张无忌瞪了卫璧一眼,双目中满是漠然,不置可否。   看到张无忌的眼神,卫璧不由咽了口吐沫,说道:「一个畜生,死了便死了 吧!不若你把出谷的法子教给我们,等出谷了我们自当重重酬谢……」   卫璧的话还未说完,只听得张无忌突然爆喝一声:「滚!」   武青婴吓了一跳,见张无忌满脸的厌烦与怒气,连忙说道:「无忌小弟,我 师哥他不会说话,我这里代他向你说对不起啦!」她看了一眼卫朱二人,又道: 「这位……这位白猿前辈逝世,小弟如此伤心,我们也感同身受。师哥,真姐, 来……我们在墓前鞠三个躬以表哀悼。」说着,拉着卫朱二人走到墓前。   见三人俯身鞠躬,张无忌脸色稍霁,只听武青婴又道:「方才我师哥所求之 事,其实他也难以启齿。这事情始末,终是我们大大对不起小弟你,然而那日真 姐见你出了谷,我们才知道你有出谷之法,烦请告诉我们三人。你若愿意跟我们 一起出谷,我三人定有大礼相送,你若不愿意,我三人定当守口如瓶,绝不再进 谷骚扰,不知小弟意下如何?」   张无忌闻言,转头灼灼的看了朱九真一眼。朱九真被他一瞪,忽然有点心虚, 顿时低下头去。   张无忌低头想道:「这缩骨功需以九阳功为根基,万万不可教于他们。莫说 这九阳功法不能教于你们,就是能教于你们,只怕刚出了谷去,你们又会翻脸不 认人……」   见张无忌不言,三人只好耐心等候。良久,张无忌才抬首道:「这出山洞之 法,乃是我家传武功,是万万不能传于你们。你们若是想出谷,也不是不行,但 须等我练成另一门武功,那时我便能攀越这山崖,到时便一个个背负你们出谷, 三位以为如何?」   武青婴一怔道:「当然可以,只不过不知小弟练成这功法需要多久?」   张无忌想了一下又道:「短则四五年,长则八九年。」   三人听了张无忌的回答,脸色顿时都变得难看无比。   「锵」的一声,卫璧忽然拔出了负在背后的长剑,笑道:「四五年?八九年? 无忌兄弟,你和我们开玩笑不是?」虽然他笑着,可是俊脸上却无半丝笑意。   卫璧手执长剑指向张无忌,又说道:「方才我们以礼相询,是给你面子。以 前这老东西未死,我们尚忌惮它三分,如今它已死,看你还有什么依仗!」   张无忌闻言站了起来,退了一步,脸上微露惧色。他所练的九阳真经纯系内 功与武学要旨,攻防的招数是半招都没有的。因此当年觉远大师虽然练就一身神 功,受到潇湘子和何足道攻击时却毛手毛脚,丝毫不会抵御;张三丰也要杨过当 面传授四招,才能和伊克西放对。张无忌从小便学过武功,根底远胜於觉远及张 三丰幼时,但义父谢逊所传授他的却尽是拳术的诀窍,并非一招一式的实用法门。 张无忌此时自己明白了义父的苦心,义父一身武功博大精深,倘若循序渐进的传 授拆解,便教上二十年也未必教得完,眼见相聚时日无多,只有教他牢牢记住一 切上乘武术的要诀,日后自行体会领悟。张无忌真正学过的拳术,只有父亲在木 筏上所教而拆解过的三十二式「武当长拳」。他在谷中除了继续参习九阳神功、 更求精进之外,便是设法将已练成的上乘内功溶入谢逊所授的武术之中,因之每 见飞花落地,怪树撑天,以及鸟兽之动,风云之变,往往便想到武功的招数上去。 至于实际效果如何,张无忌心中却是没底,不由忐忑不安。   卫璧欲擒住张无忌逼问出谷方法,见张无忌退后一步,双手横在胸前,脸上 呈现惧色,又想白猿已死,心中胆气大壮,便想在佳人面前露上一手。他潇洒一 笑,把长剑插于背后,抢上一步,右手手掌五指分开,拂向张无忌右手手肘的 「小海穴」,五指形如兰花,姿态曼妙优雅。   自从「蝶谷医仙」胡青牛一死,张无忌辨认穴道之技已是当世无匹,他此时 已无退路,一颗心便也镇定下来,见卫璧的出招手势,心想这莫不就是之前武青 婴所说的兰花拂穴手?右手忙翻掌出怀,往卫璧手指上抓去。卫璧一惊,右手连 忙缩回,左手化掌,又拂向张无忌颈肩之交的「缺盆穴」。   张无忌挥掌相迎,「啪」的一响,卫璧顿时感到巨力传来,不禁一个趔趄退 了三步,竟收不住脚步跌坐地上。这一掌,张无忌用上了他父亲张翠山当年在木 筏上所教「武当长拳」中的一招「七星手」。「武当长拳」是武当派的入门功夫, 拳招说不上有何奥妙之处,而且张无忌所学粗浅之极,但在这一拳之中,不知不 觉的也已含了九阳内力。   张无忌看着跌坐在地的卫璧,不禁又惊又喜,想不到匍练九阳功半年竟就有 如此大的威力。   卫璧匍一出招就失手,但觉手上酸麻,胸口气血震荡,心中又羞又怒,不等 起身,又复从背后拔出长剑猛向张无忌下盘刺去。   张无忌见长剑向己下盘刺来,一时不知如何躲闪,慌忙之中迈出左足踩住剑 刃,然后顺势踏落,将长剑踹向地面。卫璧被压下的长剑一带,不禁双膝跪在张 无忌面前,连忙用力一怞,竟然纹丝不动。   卫璧连忙一抬头,只见张无忌面色阴冷的正俯视着自己,顿时俊脸涨得通红, 心中生了一丝惧意,只是竭力怞剑。张无忌左脚一用力,卫璧双手随着长剑被压 在地上,跟着听得「叮叮叮」的几声清脆响声,手中长剑寸寸断绝,掌中抓着的 只余一个剑柄,心中不禁更是惶恐,忙一跃站起,喝道:「小贼种……」   张无忌听他骂到「小贼种」三字,那是辱及了父母,顿时怒火中烧,右足便 欲抬起踢向卫璧面门。正在这时,只听一声娇叱,一只白玉般的纤长手指已向自 己胸部点来。   张无忌抬眼看去,见抢上前来的却是朱九真。原来朱九真见卫璧深陷险地, 连忙上前施救。   张无忌见那点向自己的手指迅疾,竟带着嗤嗤之声,心道「这莫不是一阳指?」 当下斜退一步,避开指锋,左手捉了朱九真玉臂一带,腰肢一扭,右掌「啪」的 一下拍在朱九真后肩上。   朱九真收势不住,向前踉跄了几步,几乎跌倒在地。她扭转腰肢,见卫璧已 经站起,连忙叫道:「表哥,青妹,快一起上!」一边又疾指点向张无忌。   卫璧趁张无忌避开朱九真一阳指的功夫已弹身跳开,刚刚只是堪堪几招,便 被张无忌踏断长剑,他吓得惊魂未定,听到朱九真的叫声却迟疑没有动作。   这时,张无忌已经抓住了朱九真的皓腕,腰肢一扭,顺势将朱九真带向身后, 接着右手一抖,这一抖用上了九阳内力,只听「喀」的一声,朱九真痛右臂脱臼, 跌倒在地,檀口中痛呼连连。   卫璧见朱九真跌倒在地,这才仿若梦醒,大惊之下连欲上前救援,却见这时 张无忌已经不顾朱九真,眼睛转向自己,心中又生出恐惧,连忙转头看向武青婴, 却见武青婴满脸惊慌,向后退去。   武青婴在卫璧击向张无忌时,便已运力于指,准备寻隙相助,没想到几个照 面之下卫璧竟已遭险境。她武功与卫璧一脉相承,功力稍逊卫璧,见卫璧不敌张 无忌,不由又是吃惊又是惶恐。   大半年前,张无忌虽然让卫璧骨折,但那时三人都认为是卫璧轻敌所致,在 三人的围攻之下,张无忌也毫无还手之力。刚刚张无忌与卫璧对敌,虽然没有什 么精妙招式,内力却显得雄浑至极,不知这大半年是否有什么奇特际遇。既然卫 璧不敌张无忌,自己应该更是不济。   武青婴稍一犹豫,却见朱九真已经抢上救援卫璧,没想到也是两个照面,就 受伤倒地。武青婴不禁恐慌起来,对朱九真的招呼充耳不闻,心间想道:「若是 被张无忌擒住,他二人定会说主意是我出的,那时……」想着,却见张无忌先看 向卫璧,接着又转头盯着自己,眼中满是凶狠的目光,仿佛野兽一般,武青婴不 由慌乱的说道:「无忌弟弟,不是我……我跟他们来的……和我没关系……」说 着,忽然转身就跑。   张无忌看着武青婴转身逃走的娇小背影,不禁一怔。本来三人前来与他寻隙, 他没有真正的学过武功,九阳神功又只是内力心法,已抱着宁死不屈的心,却没 想到三招两式就击倒了卫璧和朱九真,而武青婴又不顾逃走。他大喜之下,转头 又看向卫璧。   卫璧见张无忌嘴角上翘,却无半点笑意,眼睛中满是森冷,不禁吓得退了两 步,口中连连说到:「无忌兄弟……对不住……对不住……」   张无忌的笑容变得更冷了,嘴里说道:「哦……哪里对不住……」   卫璧一怔,才又说道:「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张无忌看着卫璧惊慌的神情,却没有说话,脸上现出玩味的笑容。   卫璧见张无忌不语,不由更是惊慌,半晌才期期艾艾的说道:「无忌兄弟… …对不起……」   张无忌笑了笑,忽然喝道:「滚!」   卫璧被张无忌一声爆喝,吓得又退了一步,嗫嚅道:「……那她……请你放 了真妹吧」   张无忌踏前一步,道:「我说让你滚!」   卫璧俊脸涨的通红,顿时心中充满了耻辱和愤怒,他望了一眼地上的朱九真, 嘴角动了动,又彷徨站了片刻,才一步三回头的向来路走去。   朱九真本来还希翼卫璧能救她,没想到他竟然就这样被张无忌吓走,顿时急 了叫道:「表哥,不要!快救我……我们……我是你表妹啊……」   卫璧听到朱九真的凄然求救,身躯蓦地一僵,却没敢回过头去,脚步反而更 快了些,只不过趔趄了许多。   望着卫璧逐渐远去的背影,朱九真本已惶恐不已的心又越来越向下沉去,卫 璧两次转过脸来又转回过去,给她一丝轻微的希望后又重重的戳破这个希望。卫 璧终究没有停下,待他的背影转过一个树丛不见,朱九真终于绝望到麻木,一颗 心也似沉到了水底。   张无忌微笑的看着卫璧走远,然后施施然转向朱九真。只见朱九真斜坐在地 上,左手撑在地面,俏脸对着卫璧离去的方向,双目茫然,两行清泪从娇嫩明艳 的脸颊上流下,梨花带雨,丰满的胸部剧烈的起伏着,一股楚楚可怜的韵味里竟 带着丝丝的诱惑。张无忌看着,忽然一股邪火从小腹中升起。   朱九真忽然感到肩部传来一阵剧痛,不禁一声惨叫,等回过神来,却发现张 无忌蹲在面前,脱臼的胳膊已经被他接好。   张无忌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地上的朱九真。朱九真搂住肩膀,惊疑不定的 看向张无忌,有些不能置信张无忌竟然帮她治伤。   见张无忌没有后续动作,朱九真畏缩的站了起来,不敢去看张无忌的眼睛, 低声的道:「无忌弟弟……不怪我和表哥……是武青婴……」话还未说完,朱九 真忽然感到脸上一阵剧痛,一时眼前天旋地转,站立不住,又跌到在地。   张无忌一掌将朱九真打倒在地,恨恨的叱道:「贱人!」   朱九真从没被人如此辱骂过,张无忌的叱骂听在耳里,犹如刀刺,不禁又羞 又怒,半晌才嗫嚅道:「真的是武青婴……」   张无忌「呸」的一声,不屑的说道:「你又是什么好东西?武青婴喜欢背地 里耍些诡计,你是明地里狠毒。当日为了吃的在我面前摇尾乞怜,如今白猿爷爷 一死你们便想来欺辱我,呸,你们三个没一个好东西!」   朱九真只听的无地自容,眼望地下,不敢和张无忌目光相对。   张无忌见朱九真坐在地上,半边粉脸肿起好高,掌印清晰可见,显见自己这 一掌打得着实不轻。见她又羞又怕的可怜神态,想哭却不敢哭,只是用牙齿咬着 下唇,娇躯簌簌的发抖着,仿佛一只狼爪之下束手束脚的小白兔般,张无忌不由 欲火更炽,忽然跨前一步抓住了朱九真的衣襟,猛地向两边一扯。   只听「哧拉」一声,朱九真的衣襟立时被张无忌扯断,露出了里面白色的抹 胸,高耸的雪肌在半掩的衣襟内犹抱琵琶。   朱九真征了一下,突然意识到了危险,不由惶恐不已,爬起来转身欲逃,却 被张无忌一把捞住了细弱的柳腰,拽进怀里。   朱九真惊恐万分,在张无忌怀中拼命的挣扎,可是张无忌的双手如同铁箍一 般,将她死死的圈住。张无忌的巨力和无尽的恐慌让朱九真胸部剧烈的起伏着, 几乎喘不过气来。   张无忌搂着朱九真,也是剧烈的喘着粗气,感觉一丝丝邪火正在体内肆意的 蔓延。他强抑着心跳,举目向四周望去,忽然眼睛一亮,一把夹起朱九真向一块 斜斜平坦的大石走去。   当朱九真被扔到半人高的大石上时,如何还不明白等待她的会是什么,也忘 记了武功,只是用尽全身气力拼命推拒着张无忌,可是张无忌的气力远超过她, 两人僵持了片刻后,朱九真即便用尽了气力,却还是被张无忌死死的压在身下, 半分都动弹不得。   朱九真急促的喘着气,惊恐的感觉到张无忌的手沿着小腹攀上了自己的胸口, 隔着抹胸大力的揉搓着自己的双乳,不禁羞愤欲死,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她 眼神中满是哀求,嘴中求饶道:「无忌弟弟,对不起,求求你放过我吧……」可 是从张无忌的眼中,朱九真看到的只是满目的欲火,让她感到此刻的自己似是砧 板上的鱼肉,只有任张无忌宰割。   张无忌的手在朱九真的抹胸上狠狠的搓揉两下,忽然抓住抹胸一拽,扯断了 抹胸细细的带子。顿时满眼的羊脂白玉,酥胸丰乳怒突,猩红夺目乳珠娇艳欲滴, 看的张无忌顿时愣在那里。然后只听张无忌喉咙咕隆一声,朱九真接着感到张无 忌缓缓的将手掌覆到了自己的乳房上。   一阵奇异的悸动感觉从丰满的玉乳上传遍全身,朱九真只觉浑身的鸡皮疙瘩 都瞬间起来了。她惶恐又无助的尖叫一声:「不要……表哥……快来救我……」 虽然乳房也曾几次被张无忌揉弄过,然而自从失身卫璧后,朱九真就有了从一而 终的心,况且这次张无忌的目的应该不仅仅是她的双乳。   武青婴的不顾逃跑,卫璧的软弱遁走都让朱九真感到分外的无助和恐惧。   然而她不断的叫喊求救,却让张无忌感到一阵心烦,他蓦地伸出左手捂住了 朱九真丰润的小嘴,然而朱九真依然倔强的叫喊着,声音从手掌的覆盖下冒出, 变成了沉闷的低吟,这让张无忌莫名的更加兴奋。   张无忌一手捂住朱九真的檀口,一手却在朱九真的乳房上贪婪的的揉捻起来。   「不,不,不要这样……无忌……呜呜呜……呀……求求你……」刺激和难 过的感觉同时涌上朱九真的心头,她哭哭啼啼的哀鸣着。   听着朱九真的呻吟,张无忌更加的欲火高炽,那两团失去束缚的乳肉丰满硕 大,白腻粉滑,随着张无忌的动作在朱九真纤秀的胸膛上汹涌荡漾,带着无尽的 的火辣诱惑。   朱九真有心说出白猿之死与武青婴的计策有莫大干系,却又想到自己也是参 与了的,只怕张无忌听了会更加暴怒,也会迁怒于己,于是只能不断的哀求和徒 劳的扭动着,然而娇躯却被张无忌压的死死的,她能做的只能是发出婉转的哀鸣。   张无忌的大手贪婪的在朱九真的双乳上抚弄着,将柔软的乳肉握在掌间,大 力的肆意揉捏,不时还捻动愈发敏感硬挺的乳蒂,。   朱九真无力的哀泣着,虽然还在徒劳的反抗,内心却已经绝望。随着张无忌 来回不停的抚摸揉弄,渐渐的,她感到有丝丝异样的刺激流走全身,带来阵阵的 瘙痒,那瘙痒不断的侵袭心头,仿佛蜻蜓点水般轻沾即走,又仿佛有千万只蚂蚁 在酥胸上爬动,带来五分快感的同时也留下五分难耐,让她情不自禁的想去迎合 张无忌的手掌,让他的揉捏更重一些甚至更粗暴一些。这种感觉让朱九真羞愤若 死,理智告诉她,这绝对不行,可是偏偏娇躯在张无忌的爱抚下,那麻痒夹杂的 快感竟一波接着一波,如涨潮的海水一般愈来愈汹涌。   张无忌贪婪的玩弄着朱九真越来越厚重坚挺的玉乳,鼻息也越来越急促粗重 起来,火热的鼻息喷在朱九真的娇靥上,让朱九真有些焦躁不安,心脏也再次不 争气的剧烈跳动起来,只是这次剧烈跳动不是因为恐惧,而是难以言喻的欲望在 体内滋生,她脑海中甚至突然跳出一个念头:「他的力气好大,我还要不要继续 抵抗了?」   「我怎么能这么想?我是表哥的人,这臭小鬼不过是个役仆,不能让他得逞, 不行,不行!」   朱九真一个激灵又恢复了理智,她勉力压抑体内蠢蠢欲动的欲潮,刚想继续 挣扎,可是却见张无忌忽然低下头,一口噙住自己的乳珠。   朱九真顿时如遭雷击,浑身剧烈的颤抖着,旋又很快瘫软下来,檀口中忍不 住发出了一声高亢娇脆的吟叫:「呀……」婉转的呻吟声仿佛是天籁一般,从朱 九真的喉咙里不受控制的迸出来,顿把微微回过神来的她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 进去。   张无忌吐出口中嫣红的乳珠,抬起头看了看满脸红潮的朱九真,嘴角又现出 玩味的笑容,这时的朱九真可比那晚上沉醉瘫睡不醒的朱九真要诱惑上不知多少 倍。   朱九真失声娇吟后,看到张无忌脸上促狭的笑容,羞恼的不由自主闭上眼睛, 心中满是彷徨而和羞恼。   张无忌得意的一笑,再次把头低了下去,朱九真的两枚乳蒂交替的被一个温 热潮湿的地方吮吸,每一次粗糙的舌头缠绕在硬硬的乳头上打转的时候,朱九真 的娇躯都如被电击一般剧烈的颤栗着,她拼命的想压抑呻吟的冲动,口鼻中的气 息却越来越粗重急促。张无忌每一下强力的吮吸都仿佛要把她的魂儿都吸出身体 一般。   张无忌还是第一次如此明目张胆的强行侵犯朱九真,他心驰神迷的舔唆着朱 九真的玉乳,舌头不停的在朱九真娇艳坚硬的乳蒂上盘旋打转,牙齿不时轻轻的 咬噬着乳蒂,嘴用力的裹唆着丰盈柔软的乳肉,时而将粉色的乳晕都吸进嘴里。   朱九真感觉被张无忌舔的要疯掉了,芳心的理智和娇躯的本能反应缠斗不休 让她备受煎熬,张无忌的侵犯又一次让她产生罪恶的快感。她感到小腹忽然痉挛 了一下,接着花径内一热,腿根变得湿漉漉的,顿时羞愤不已,想不到自己竟然 在张无忌强迫的刺激下泄身了。   「快停下,不要……弟弟……呀……快停下……求求你……不要再这样了, 不要……呃……」   朱九真此时已经沉浸在难以抑制的韵潮中,然而羞辱感和罪恶感却也时刻折 磨着她的心防。虽然口中依然在抗拒哀求着,她的娇躯却已经下意识的不再反抗, 在潮水般涌动的快感刺激下难以抑制的剧烈颤栗着。   乳蒂被张无忌不停的吮吸咬弄,朱九真也在痛苦和快感的双重煎熬里艰难的 承受着。不知过了多久,张无忌捂住朱九真小嘴的手悄悄滑了下去,轻轻解开了 朱九真腰间罗衣的束带,然后沿着双乳间深邃的乳沟一路向下,贴着朱九真挣扎 后已经松弛的裤缝轻轻向内插去,划过平坦玉润的小腹,蓦的在一团茂密的草丛 后寻到了那抹已经泥泞湿滑的细缝。   朱九真惊得娇躯猛然一缩,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张无忌摸到那抹娇 嫩泥泞,心中不禁一荡,竟然被朱九真挣开了一些。朱九真惊恐的将张无忌的手 从裤子里拽了出来紧紧攥住,泪水涟涟的双眼楚楚可怜的看着他,眼神中满是哀 求和楚楚之色,嘴中喃喃的哀求道:「无忌弟弟,我错了,求求你饶了我……我 ……已经是表哥的人了……」   张无忌闻言一怔,双眼中蓦地射出恶狠狠的凶光。他一言不发,脸上的肌肉 开始微微的扭曲,把手强行再次探向朱九真的裤子里,朱九真满脸的恐慌,全力 的抓着张无忌的手,妄图阻止他的不轨。张无忌见一手难以达到目的,另一只手 便离开了朱九真的丰乳,去褪朱九真的裤子。   朱九真慌乱之中拼命扭动着腰肢,也腾出一只手死死抓住自己的裤子,口中 不断的喊着:「不要……不要……」   张无忌力气虽然要比朱九真大上不少,可是朱九真一手抓住他的手,另一手 死死捏紧裤腰,细细的腰身和肥圆的臀部如白鱼般疯狂的扭动,让他一时竟无法 得逞。   张无忌不由狂躁起来,脑袋中却忽然闪过一幅图画,正是当日卫璧所送画儿 里的形状。想道此处,张无忌顿时觉得一股邪火从心中窜起,他用力挣脱了朱九 真的手,接着双手握住朱九真细腰一翻,将她翻趴在大石上。   朱九真忽然被张无忌双手圈住细腰,接着被他翻了个身,整个人俯身在了大 石上。她刚想接着挣扎,却被张无忌一手死死按贴在大石上,两颗坚硬的乳蒂顿 时被石头硌的隐隐生痛。她双手在大石上连忙的抓摸,却始终无力撑起,不禁更 是惶恐至极。   张无忌一手按着朱九真的后背,见她上躯和双手已经不能反抗,只剩下肥圆 挺翘的臀儿依然在面前拼命的摇摆,试图摆脱张无忌的侵袭。然而,那晃动的臀 部现在看来却更加的具有诱惑力,张无忌此时的理智已经被熊熊邪火吞噬,他颤 抖着另一只手先把朱九真罗衣圈到腰间,然手探手到朱九真细腰下,一把扯开朱 九真的裤带,接着抓住朱九真的裤子往下一拉,顿时将那裤子扯落到足踝处。   随着圆润挺翘的臀丘,粉腻颀长的笔直双腿出现在眼前,张无忌立时瞪大了 眼睛,「咕隆」一声吞了口口水。虽然这玉臀长腿已经不是第一次抚摸过,甚至 这身子他都得到过,然而在光天化日之下,朱九真以如此屈辱的姿势如此清晰的 裸露在他眼前,视觉的冲击让他难以自抑,胸怀的激荡让他差点便要仰天长啸。   朱九真感到臀腿一凉,知道裤子已经被张无忌脱掉,也明白自己是在劫难逃 了。她此时已经完全失了分寸,神智变的恍惚,想哭却哭不出来,只能认命似的 臻首低垂,心哀如死。   张无忌的手微微颤抖,再次抚上了朱九真厚重滑腻的高耸臀丘。之前他只是 摸过,如今手眼并用,视觉和触觉的双重冲击让他更是激动不已。朱九真粉腻挺 翘的臀丘虽然没有她的玉乳那般娇嫩软滑,却更加的紧致弹力,让张无忌不禁爱 不释手。   张无忌贪婪的搓揉了一会那硕圆的臀丘,手掌就摸到了臀沟里,慢慢向下划 去。两片桃瓣儿般的圆臀夹的紧紧的,中间的细缝极为紧致,把张无忌的手夹在 中间。   朱九真呜咽着,徒劳的极力摇摆着丰臀,似乎想摆脱张无忌作怪的大手,又 似是不堪张无忌亵玩带来的刺激,然而她的摇摆却不能给张无忌带来任何阻碍。 张无忌的手顺着臀沟而下,摸到了翘臀和两条笔直玉腿的交汇处,顿觉触手无尽 的软绵娇嫩与湿滑泥泞。   被张无忌匍一触及私密处,朱九真猛地扬起臻首,「啊」的失声尖叫出来, 娇躯先急剧的颤栗着,仿佛被电击了一般,臀部摆动变得无力起来。   张无忌感受到手上传来的美妙触感,有些好奇。他到现在还没有见过女子的 私处,心神荡漾之下,便微微弯腰向朱九真的腿间看去。入眼处,只见臀如满月, 腿似玉柱,在雪白臀腿之间,浑圆的牝户也是欺霜赛雪,圆弧般拱起,曲线天成。 在圆圆鼓鼓的牝户的中间,一道嫣红的细缝被两片艳粉的肉唇夹在中间,三两根 油汪黑亮的耻毛蜷生周围,仿若杨柳拂春水,让张无忌看得莫名惊魂,。   张无忌心神摇曳,不禁用手指在那妖艳的细缝上轻轻划了一下,朱九真的娇 躯顿时又不受控制的剧烈颤动起来,檀口中发出「呃」的闷哼。那道细缝被张无 忌划得微微张了开,中间溢出些许透明的清液,水光盈然。   张无忌见状大受鼓舞,手指在那肉唇间连续的倘佯起来。随着被张无忌不停 的在私处不停地亵弄,朱九真的身子有如风中弱柳,摇颤不已,小口中咿呜有声。 张无忌的手似乎带着奇特的魔力一般,在她的股间徘徊把玩,手指不时沿着她的 股沟又攀到臀丘上,重重揉捏着紧致厚重的股肉,抓弄的她有些吃痛,一会又滑 到她浑圆粉滑的玉腿上轻轻摩挲,让她麻痒难当。   张无忌贪婪的盯着眼前美景,手又复回到那嫣红的花缝里,这时朱九真的牝 户已经濡满清液,泥泞的一塌糊涂,两片肉唇如同饱饮晨露的花瓣,肥嫩红艳的 在牝户间绽放开来,中间隐隐露出一张粉嘟嘟的玉蛤小嘴,不断的张合着。张无 忌好奇的把食指探入那小嘴中,顿时被玉蛤蠕动包裹,一张一弛的吮吸起来。   朱九真感到异物入体,稍微清醒了一些,连忙又下意识的试图扭动玉丘,顿 把张无忌的手指从玉蛤口中摆脱出来。张无忌手指脱了那软绵吮裹的小口,一时 间仿佛失了极好玩的玩具一般,不禁恼火的在朱九真翘臀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在朱九真雪玉般的臀丘上留下粉红的五指印。   朱九真被张无忌拍了一巴掌后变得老实了些,趴在那里不再摆动臀丘,只是 失神的娇喘着。   张无忌看着眼前如小母犬般趴伏的朱九真,像极了那张春宫画里女子的淫靡 姿态,那画中男子正是从女子背后用阳物肏入女子的牝户中。这时他才感到肉茎 已被裤子压得生痛,恍若梦醒般猴急的脱掉自己的裤子,顿时一根又白又粗的长 物从胯间弹跃而出,一柱擎天。   张无忌矗着肉茎,看着朱九真的牝户,心如鹿撞。他深吸了一口气,一手压 着朱九真,另一只手把朱九真的右腿从裤子脱出来,然后学画中男子的姿势,握 住自己的肉茎,对着朱九真的腿根,在朱九真软绵泥泞的牝户上有些生涩的摩擦 起来。   朱九真无力的挣扎了两下,右腿上的裤子便被张无忌粗鲁的脱掉。正悸动若 狂时,又感觉到一个硕大的圆球在自己娇嫩无比的牝户上来回捻动,挤进到妖娆 的肉唇间,不时在玉蛤小嘴边来回倘佯。她软弱的摇晃了一下翘臀,口中悲声泣 道:「不要……」然而却依旧被张无忌死死的按住,半分也动弹不得。她终于认 命了,无尽的屈辱从心底生出,此时此刻,她已决然没有半分逃脱的希望,口中 不禁又悲然低叫了一声:「表哥……」   「就当他是表哥吧……」朱九真在心底这般对自己说道。她放弃了抵抗后, 感到再压不住娇躯内已经燃烧起来的欲火,在这即将被张无忌肉茎肏入体内的刹 那,她竟忽然感到一种莫名的快感,甚至当张无忌的阴茎在她的牝户间来回滑动 时,她不受控制的柳腰轻摆,似逃避又似配合的晃动起臀部来。   张无忌垂目瞧向两人连接处,只见红红的龙首已被朱九真花溪里的阴液打湿, 龙首所触的花溪嫩如豆腐,滑如油脂,哪还能悬崖勒马?当下低吼一声,下体抵 在了一个凹陷处,猛地往前一耸,顿然那雪玉牝户嫩破红裂,半根长茎已瞬息陷 脂而没。   粉嫩盈然的玉蛤小口被硕大的龙首悍然肏入,朱九真心中虽然已经作好万般 准备,还是被突如其来的异物入体激的浑身一颤,仿佛是虽然看到蜜蜂落于手臂, 那一蛰入终究还是淬不及防一般,朱九真不难过的发出「呃」的一声嘶吟。然而 还没待她适应,那肉茎继续深入,将潮湿蠕动的花径塞得满满当当,刹那间让她 觉得小腹都被撑裂了一般,娇躯随着张无忌猛烈的冲撞向前趔趄了一步,两条颀 长的玉腿也被粗粗的肉茎挤得颤抖向两边分开了些,丰腴玉乳上两颗坚挺的乳蒂 也因身躯的前移被大石摩擦的生痛。   又一次享受到那无边的湿滑娇嫩,紧致蠕动,张无忌顿觉销魂无限,忍不住 从喉咙间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喔……」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第20章:无忌重回潭边屋 下一篇:第十九章:青婴苇中欺师哥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