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典小说

【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第十一章 九真肉体偿旧债

时间:2016-12-02 10:21:53  来源:  作者:
【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11)九真肉体偿旧债 作者:lidongtang 2014/10/30发表于:sexinsex ***********************************   朱九真:「还来?人家那里痛死了,都破皮了!导演,无忌弟弟他一定…… 一定嗑药啦……我要加薪……哟……嗯……轻点……不要……呀买碟……」 ***********************************             第十一章 九真肉体偿旧债   朱九真跪在石台上,被张无忌从背后凶狠的肏入,觉得体内那情欲的汪洋仿 佛是火油汇成一般,被撞击的火花迅速的点燃了,焚烧了理智,焚烧了羞怯,焚 烧了耻辱,也焚烧了自己。她的娇躯瘫软如泥,四肢有如面条一般,只靠张无忌 的双手和插入她体内的肉茎维持着没有倒下。   「嗯……啊……不……啊……嗯……太……深了……啊……」花心不断被袭, 让朱九真发出哀哀的鸣叫。   「吼……吼……」张无忌俊脸扭曲,紧抓着朱九真的细腰,臀部快速的挺动, 大力的肏入着……   「太……啊……深了……啊……不行了……死了……」   朱九真忽然感到小腹蓦地酥麻无比,接着一空,一股股阴水急速的喷涌而出, 灵魂再次出窍,慢慢的离开娇躯,飞向夜空,带着无尽的畅美和舒爽。   一股股温湿的阴精的喷洒在张无忌的龙首上,让他的情欲高炽的无以复加。 然而他却忽然勉力停了下来,看着身前朱九真妖娆美丽的瘫软胴体,销魂的感受 着蜜穴内无比的紧致爽滑和娇嫩膣肉强烈的蠕动吮吸。   「嗯……嗯……唔……呃……」泄身过后的朱九真颤栗了良久,最后终于无 力的软了下去,趴在了大石上,从口中发出阵阵娇吟,娇躯玉肌上泛起妖艳的粉 色。   见朱九真慢慢平息下来,张无忌拔出了阴茎,顿时一股阴水从朱九真蜜穴内 涌出,顺着颀长的玉腿流了下来。   张无忌喘了口气,坐在了大石上,然后将朱九真抱了起来,让她跨坐在自己 腿间,蜜穴紧贴着挺拔坚硬的大阴茎。   清醒过来的朱九真猛然发觉自己赤裸的面对张无忌,连忙低下头去,睫毛剧 烈的颤抖着,低声哀求道:「不要……不要……」   尽管残存的理智不断告诉自己不能这样,可现在还沉浸在高潮余韵的朱九真 是那么的娇慵无力,兼之娇体内依然荡漾不已的快感让她很难阻止张无忌的动作。 犹豫中,虽然娇羞不已,口中说着不要,朱九真却柔顺的依从张无忌的引导,先 是赤着纤美的天足蹲在张无忌胯上,两只皓臂扶着张无忌的肩膀,然后颤颤的抬 起翘臀,用犹自一张一合的玉蛤对准了胯下狰狞巨大的阴茎。   「对,真姐,就这样,坐下来……」张无忌扶着朱九真丰盈的美臀,颤抖着 声音说道。   看着蹲跨在身上却迟疑不敢沉下臀丘的胴体,张无忌的欲火「噌」的又熊熊 燃烧起来,内心激荡不已。他猛地往上一挺臀部,整条阴茎便溯源而上,再一次 全根没入桃源。   「啊……」朱九真猛地仰起臻首,对着皓月发出了一声绵长清脆的吟叫。泄 身后敏感的花径遇到那熟悉的粗长蓦地收紧,层层叠叠的娇嫩膣肉又蠕动起来, 紧紧地裹住肏入的阴茎吮吸着……   「喔……」张无忌也舒爽的低吼一声,他看着蹲坐在己身上的朱九真,娇体 玲珑丰盈,脖颈玉润颀长,俏脸嫣红妖娆,,一对玉乳硕大浑圆挺翘在眼前不停 跳跃,不由喘息着说道:「真姐,你好美……」   下体被肉茎又一次深深的肏入,滚烫和粗壮再一次撑开了紧致的蜜穴,激荡 着朱九真还未冷却的欲潮,迷乱中她不由将一对皓臂紧紧缠绕在张无忌的脖颈上。   张无忌把粗壮的双臂后撑在石台上,半抬上躯,开始上下挺动臀部。一改之 前又快又猛的抽插,张无忌一边注视着坐在身上的妖娆胴体,一边缓缓的抽送着 阴茎,感受着阴茎茎身和龙首与朱九真蜜穴内膣肉摩擦带来的绵绵畅美。   花径被阴茎撑得再次充实起来,轻慢的抽送让朱九真感受到迥异于之前的快 感,没有酸麻,只有舒爽。那快感有如涓涓溪流,缓慢却连绵,让朱九真的蜜穴 很快又生出许多水来。   「真姐,舒服吗?」张无忌边说着边将头探到了那酥胸间幽深细窄的乳沟里, 贪婪的嗅着已然成熟却依旧青春无比的肉体香。   「哟……」朱九真围在张无忌肩头的皓臂一紧,发出一声失神的清脆娇吟。 原来一颗坚挺嫣红的乳蒂已被张无忌擒入口中,粗燥的舌头卷过带来快感如电流 般瞬间窜过乳房,直击心扉,朱九真的娇躯不能自抑的颤栗起来。   虽然很想克制住自己,但随着张无忌的阴茎肏入和唇齿舔舐,朱九真体内的 快感很快又荡起涟漪,如同雨后洪水般慢慢高涨。为了减轻双腿的酸麻和肉茎每 次肏入对心灵的撞击,朱九真不自觉的把双臂环搂的更紧了。   「真姐,你的乳房好香,好大……」张无忌口中含着一颗蓓蕾,含糊的说道。 他感觉近在眼前的一对沉甸甸的美乳变得更加紧实、弹跳,厚重,在月下如同美 玉,温润盈白,忍不住大力的吮吸,不时牙齿轻噬乳头,鼻腔贪婪的闻着玉体的 馨香。   乳儿被口齿舔吮带来微微的痛楚,然而更强烈的酥痒快感却一波波地涌遍全 身,让朱九真连续的颤栗着娇躯,花径也剧烈的蠕动起来。   「真姐,你舒服吗?」张无忌感受到蜜穴的蠕动,不禁销魂不已,他抬起头 看向朱九真,喘息着问道。   「不要……」朱九真答非所问,迷离地美目瞟了一眼张无忌,连忙羞怯的把 头偏向一边。   如水的月光将朱九真的侧脸照映的半明半暗,勾勒出一条完美的曲线,让皓 如白玉的俏脸更增丽色。张无忌看着如此明艳的丽人,一时有些失神,竟停住了 抽插。   朱九真这时感觉张无忌停止了肏入,只是把阴茎深深插在自己的蜜穴内,不 禁有些疑惑,微微转头,睇了张无忌一眼,却见他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顿时心 中微微一慌,连忙又把头偏了回去。   张无忌见朱九真转头,这才回过神来,感觉到阴茎正被热烫紧致的蜜穴包裹, 小腹却是湿腻不堪,又凉又粘,于是伸出手在两人交合处摸了一把,挑起了一抹 粘液,顿时心中荡漾了一下,促狭的把手凑到朱九真的眼前。   朱九真抬眼一看,只见自己流出的阴液拉出一条透明的丝线,仿若蛛丝一般 正缠绕在张无忌手指间,不禁「嘤」的一声,害羞的闭上眼睛。   看着朱九真青春明艳的脸颊,羞怯中带着无尽的娇憨和妖娆,哪里还有以前 的嚣张和狠毒,张无忌不禁欲火大起,猛地挺动胯部,阴茎又极深地肏入了朱九 真的蜜穴。   「啊……」阴茎穿过层层叠叠的紧致膣肉,龙首撞在娇嫩柔软的花径尽头, 带来强烈的舒爽快感让朱九真忍不住呻吟出声,娇躯蓦地一软,臻首伏在了张无 忌的肩膀上。   两团弹力无限的丰盈软肉抵压在胸膛,舒爽的触感张无忌感觉快乐无限,继 续挺动臀部,却发觉被朱九真压着无法畅快的抽插。他抱住朱九真,侧身把她放 在大石上。臀肉触上冰凉的大石,朱九真不禁打了一个激灵,松开了环抱在张无 忌脖颈间的双手,撑住了石面。   「真姐,我们这样弄……」说着,张无忌把朱九真有些僵硬的双腿分开,自 己跪在她的胯间,然后挺动起一直还插在蜜穴内的肉茎又快速地肏干起来。   「嗯……嗯……不要……哟……啊……」卷复而来的如潮快感让朱九真又发 出婉转的娇吟。在张无忌的撞击下,她渐渐觉得双臂酸麻起来,便慢慢的躺倒在 石头上,闭上了美目。   张无忌看着朱九真瘫躺在石台上,俏脸潮红,秀眉微蹙,一根玉指咬在贝齿 间,也不知是难过还是快乐,一双乳房随着自己的抽插在纤秀的酥胸上如夜露般 不停的颤悠,不禁更加卖力的肏入起来。   「这小鬼……他到什么时候才能好哟?!」朱九真被张无忌连续的抽插,体 内的快感又迅速的汇集起来,她偏着臻首,双目紧闭,把一根葱指咬在丰唇间压 抑着不断冲击心房的畅美引发的娇吟,长长的睫毛随着张无忌的冲撞忽闪的颤动 着。   娇嫩的美穴迎合着粗长的阴茎,其内的湿滑嫩肉地将阴茎紧紧包裹,温柔的 蠕动吮吸。朱九真感到体内那无比粗胀坚挺的肉茎狂猛冲击所带来的畅美正一寸 寸地侵蚀和摧毁着自己的心扉。胯间传来的快感越来越强烈,把她心神冲击成一 团乱麻,朱九真终于忍耐不住,忽然摇晃着臻首,吟叫起来:「不要……用力… …」她迷离的挣开美目,无助又哀怨的瞧向张无忌,像是在乞求他停下来,又像 是希望他更加用力。   看着石台上瘫躺的朱九真,在月光的照映下玉体横陈,妖娆迷离,一股强烈 的欲望顿时冲向了张无忌的大脑,他只觉阴茎涨的发痛,再也把持不住,两手牢 牢圈着朱九真窄细的柳腰,急速的挺动起臀部,癫狂的开始了最后冲刺。粗长的 阴茎翻卷着湿腻肿胀的嫣红肉唇,每次抽插都带出一股阴水。   张无忌疯狂抽插带来的撞击让朱九真失魂落魄,整个娇躯都痉挛起来。青春 娇嫩的胴体、丰盈紧致的臀部、颀长笔直的大腿以及硕圆的美乳都剧烈地颤栗着, 快感如决堤的洪水,瞬间将朱九真淹没。   「啊……嗯……不要……哟……不行了呀……呃……要到了……」朱九真忽 然抬起两条颀长的玉腿,紧紧箍在了张无忌的臀上,又猛力的拉向自己的股间, 接着纤美的上躯也剧烈的拱起,俏脸后仰,双目翻白,嘶哑的吟叫起来。   「吼……吼……真姐……喔……我也来了……啊……」张无忌急促地喘息着 呻吟道。当他正癫狂的肏入,销魂的享受快要决堤的高潮时,忽然被朱九真美腿 圈住,大力的拉向股间,阴茎便死死抵入朱九真的美穴内,一时花径膣肉疯狂的 蠕动,尽头那嫩肉强烈的收缩吮吸让他再也忍受不住,只觉小腹一个痉挛,接着 龙首一麻,一波波的阳水便喷薄而出,一股、一股又一股……   「呀……不要……死了呀……」朱九真也歇斯底里的失声尖叫起来,只觉张 无忌喷射出的滚热液体仿佛要把她烫化了一般,娇躯电击般的扭曲起来,猛地又 抬起上躯,双臂挥舞仿佛要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捞住了张无忌的胳膊,葱葱十指便 深深的掐入了张无忌的肌肉里,一双瞪大的美目直盯着张无忌,里面满是欲潮和 迷惘。   喷射出憋了多日的欲望,张无忌失魂落魄的僵跪在那里,肉茎已然插在朱九 真蜜穴里。良久,张无忌才从泄身的极乐中转醒,急促的喘着粗气,又销魂的贪 享起朱九真蜜穴依然没有停歇的收缩蠕动,对掐入肩膀中的葱指带来的疼痛毫无 知觉……   直到一阵凉风吹过,张无忌才完全回过神来,感觉浑身湿津津的,于是擦拭 了额头的汗水,慢慢地从臀上取下朱九真的玉腿,然后将阴茎从朱九真蜜穴里拔 了出来。那肉茎虽然已经有些疲软,却依然粗长半翘,上面布满了阴液,在月下 微微泛着湿光。   朱九真瘫躺在石台上,白花花的玉体横陈,不时会抽搐一下,带动酥胸上两 只美乳颤悠悠的晃动。   平坦的小腹间,那丛茂盛的油黑芳草已被阴液打个尽湿,仿若凋零之冬草。 一双浑圆的长腿软绵的支在张无忌臀侧,其间的蜜穴布满湿液,泥泞的一塌糊涂, 浊白的精水混着阴精从蜜穴的玉蛤口缓缓往外泌出,在月下显得艳靡无比。   快感如潮水般慢慢退却,两次高潮让朱九真感到娇躯酸软不堪,然而意识却 逐渐空灵起来,往事一幕幕清晰的浮现在朱九真脑海,从第一次被张无忌抱住, 被他侵袭乳房,被迫为他手渎,被张无忌玩弄牝户,酒醉失身于表哥,到被张无 忌奸污,再到如今……然而被他奸污的滋味竟比在小屋内被表哥……还要畅美上 十倍……   「我该怎么办?难道真要屈从于他?以后出了山谷如何见人……」朱九真想 着,依然能感受到娇体里快感的余韵,一颗芳心又逐渐的迷惘起来。   月儿洒下如水光华与斑斓,却被徐来清风吹的摇曳不已。中秋的山谷,夜已 不再燥热。   「啊……」正茫然不已的朱九真忽然感到下体又被塞进了一个粗长的物事, 感觉却是那么的熟悉。   突如其来的肏入让朱九真瞬间茫然失措,她抬起头,有些惊慌又有些不能置 信的看着张无忌,怎么可能?刚刚他才射过的。怎么现在又那么坚硬了?却见张 无忌微笑的跪在自己的腿间,正一下一下的挺动臀股……   「不要……快拔出来……啊……嗯……嗯……不要……嗯……呃……」强忍 着下体被阴茎肏入摩擦带来的电击感和微微的擦痛感,朱九真勉力的说道。   「真姐,你太美了,我……」张无忌忽然俯身趴在了朱九真的娇躯上,阴茎 却依然连续抽插着。   两次泄身后的花径异常地敏感,很快又变得滚烫起来,仿佛要把朱九真牝户 都融化掉一般。   「我……唔……不要……啊……唔……你太重了……嗯……你……」朱九真 强忍着花径内的不适,开口抗议,却被张无忌插的语不连声,接着又被张无忌覆 身而上压的闷哼一声。   张无忌趴在朱九真娇嫩丰盈的玉体上,胸膛下垫着的两团乳峰柔软却弹性十 足以及阴茎上传来的快感很快又让他情欲激昂起来,翘着臀骨缓慢的一下一下肏 弄,却每次都将阴茎耸到蜜穴的最深处,泥泞的花径让他的肏入如鱼得水,没有 任何阻碍。   「我……嗯……不要……嗯……不要……哟……」朱九真浑身敏感不堪,很 快就被凶狠的抽插刺激的失魂落魄,好不容易筑起的心防又分崩离散,她不由闭 紧了双目,不再去看张无忌。   「真姐,你喜欢我这样……肏你么?」看着近在眼前的妖娆面孔,张无忌心 中涌起了强烈的征服感。   「嗯……嗯……不……喜欢……哟……」朱九真听了张无忌如此赤裸的问话, 心中大羞,檀口刚要否认。然而那阴茎蓦地再次凶狠的全根肏入,撞击在花径尽 头的嫩肉上,巨大龙首撞击产生的强烈刺激让朱九真的回答变得支离破碎。   「真姐喜欢?」张无忌一边用力地抽送着,一边灼灼盯着朱九真明艳的俏脸 说道。   朱九真本能的想再次否认,可是蜜穴被肉茎凶横的抽插已让她失魂落魄,只 能发出「嗯……嗯……」地呻吟,臻首也无助的摇晃着。   「喔,真姐……你的蜜穴儿好爽,我好喜欢……」张无忌看着朱九真,无视 了她的摇头,心神摇曳地说着。   「不……不是……」朱九真无助地摇晃着头,在内心里软弱的叫着,然而在 张无忌快速的肏弄之下,她的心神又慢慢的迷乱起来。   随着张无忌的肏入,空寂的树林内又响起悦耳的肉体撞击声。   朱九真蜜穴分泌的阴水和张无忌残留在其内的精水随着阴茎的抽插往外带了 出来,把两人的交媾处濡的泥泞不堪。朱九真青春腴美的娇体仿佛在可以滋生无 尽的津液,顺着浑圆粉嫩的股沟流到身下的石台上。   「啪…啪…啪…啪…」张无忌奋力的抽插着,给朱九真一浪高过一浪的刺激。 她已经被肏得说不出话,最后的理智也破碎开去,只是本能的发出呻吟。声音从 朱九真丰唇间迸出,娇脆婉转,荡气回肠,却被响亮艳靡的交媾声扰的断断续续。   蜜穴中接踵而来的畅美快感把朱九真淹没,她开始无意识地扭动起细腰去迎 合着张无忌的抽插。   见到朱九真主动的迎合自己,兴奋不已的张无忌把阴茎从花径里拔了出来, 然后坐在石台上,把朱九真抱入怀中,让她坐在自己胯上。   肉茎随着朱九真的蹲坐顺滑地没入了蜜穴中,由于全身酸软无力,娇躯的重 量不由都压在肏入体内的阴茎上,朱九真只觉刹那间整个人都被那长长的物事给 捅穿了,不禁倒抽一口冷气,哑着嗓子嘶叫一声。她猛地抬起翘臀,皓臂如溺水 之人抓住救命浮木般圈吊在张无忌的脖子上,双腿虚蹲,娇躯不停的颤抖着。   「啊哟……」娇媚的呻吟婉转曲折,慵软悦耳,只听的张无忌心荡神迷,身 子都酥麻半边。他喘着粗气圈着朱九真的粉臀,轻轻往下按去,待朱九真的牝户 完全吞没了阴茎,才复把圆臀托起。   随着肉茎不断在粉腻股间的花径里进出,朱九真感觉一股股销魂的畅美被肉 茎送入蜜穴,她心神荡漾,不由得跟随着张无忌双手的动作主动颠动起翘臀来。   一双雪白圆硕的双乳随着娇躯的上下起伏在张无忌眼前不断的飞舞跳跃,他 搂着纤秀的细腰,一头扎进了乳沟间,伸出舌头舔舐着朱九真流出的细密汗水。   朱九真只觉娇躯不听使唤一般,不由暗暗想道:「为什么我这么顺从于他? 为什么我竟主动……做这不堪的动作?」想着,芳心内涌起强烈的羞愧感。然而 想归想,青春活力的胴体却一刻也没有停止起伏,反而被蜜穴内源源不断滋生的 销魂快感鞭挞的越来越快,后仰着臻首微微晃动,似乎想摇去体内的刺激,如云 的青丝在脑后甩来甩去。   朱九真感觉快感在娇躯内汇集的越来越多,似乎又要泄身了。敏感的身体以 及她的主动操控都让这一次来的比之前两次要快得多。她颠骑的越来越快,每次 蹲下也都一坐到底,让阴茎深深的肏到自己的蜜穴尽头,贪念的享受着龙头和花 心抵压带来无尽的酸爽和销魂。   「咿咿……弟弟……我要被……入死了……」朱九真蓦地感到小腹剧烈的痉 挛起来,欲仙欲死般的销魂极乐伴随着一股股阴水从小腹深处大量的涌出,流溢, 瞬间澎湃的将她淹没,熟悉的窒息感又蜂拥而至。   她不停的颤栗着娇躯,忽然用皓臂捧起张无忌的脸,低下臻首,雀舌钻进张 无忌口中,追逐起张无忌的舌头来。在月光的照映下,朱九真胴体汗津津的,雪 玉的嫩肤下泛起妖艳的粉色。   张无忌口中被朱九真侵入,先是一怔,接着便激动莫名,与朱九真口舌交缠 起来。他的心中忽然生了一股淡淡的柔情,便怀抱着朱九真坐在那里,一边吞噬 着朱九真小嘴分泌的香津,一边贪享着着阴茎被朱九真蜜穴包裹吮吸带来的极致 乐感。   直到朱九真渐渐力尽瘫软在怀,张无忌才下了石台,把朱九真颀长双腿环在 自己的腰上,托着她向窝棚走去。   随着张无忌的走动,阴茎依旧在朱九真的蜜穴里缓慢的进出,一股股的阴水 从那交合处细细泌出,流下,滴到地上……   ……   朱九真被乳房上传来的异感惊醒,只觉浑身酸软难当。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睛,发现一只手掌正从身后探过,在自己的右乳上轻轻的抚弄揉捏,带来阵阵的 酥痒和舒爽。   「呀」朱九真一声惊叫,瞪大了眼睛回转臻首,只见一张英俊的笑脸映在眼 前,犹带着淡淡的稚气……   张无忌醒来时,太阳已经快爬到头顶,他感到腹中一阵饥饿,于是走到窝棚 门口忙活了一会又回到了窝棚里。   朱九真依然在沉睡着,裸露着玲珑修长的玉体,洁白细嫩的肌肤洋溢着无限 的春春娇美。一双硕丰却紧致的美乳随着均匀的呼吸上下起伏着,明艳的脸庞显 得格外恬静,紧闭着双目,长长的睫毛偶尔会颤动一下。   虽然身体有些酸软,然而看到朱九真的玉体,张无忌的阴茎不受控制的再次 挺翘起来。他侧躺到朱九真的背后,然后把手伸向了朱九真的美乳,鼻息微微加 重。   随着张无忌的抚摸,朱九真感到自己的乳蒂迅速的坚硬起来。蓦地一股强烈 的畅美快感窜过心扉,朱九真不由发出「唔」的一声低鸣,连忙拨开了张无忌的 手,然后坐了起来,才发觉浑身软绵绵的,聚不起一丝力气。她猛然想起昨夜的 情景,脸上不由起了两酡红晕。昨夜她不断在欲仙欲死间徘徊,也不知道自己泄 身了多少次,只记得在失去知觉前,张无忌依旧趴在她的娇体上不停地把阴茎肏 入她的花径……   张无忌连忙关切的问:「真姐,怎么了?」   感受到张无忌灼灼的目光,朱九真害羞的低下头,不敢看他的眼睛,低声说 道:「没事。」   匍料一低头,却发现张无忌的阴茎正在赤裸的胯间昂首挺矗,弯弯曲曲的青 筋蜿蜒在粗壮的棒身上环绕,那硕大嫣红的龙首正在向自己微微点头,端个怒目 狰狞,朱九真看的不禁一个失神,赶紧偏开头去说道:「你走吧……」   张无忌一愣,说道:「真姐,你不跟我走么?」   朱九真闻言一愣,片刻后又有些凄然笑道:「跟你走?让你好像这样日日侮 辱我么?」   张无忌心中涌起强烈的愧疚,连忙将朱九真搂进怀里说道:「真姐……对不 起……」   朱九真用力挣脱张无忌的怀抱,垂首低声道:「之前……我对你不起……上 一次被你污辱,就当是我还你的债了……这一次,便当是我替表哥还你的吧…… 从此我们两不相欠,你走吧。」   张无忌听的怔住,一时无言。半晌他又拽住朱九真雪嫩的皓臂,急切的说道: 「真姐,我喜欢你……你跟我走吧,我……我不会再鲁莽了……会对你好的……」   朱九真冷冷的说道:「松手,你若再这般逼我,我便自杀。」说着,一手抓 起窝棚边的断剑,横在玉颈上,又道:「你若不想我死,便不要再来找我,而且 你不可向他二人寻仇,不然我知了一样自尽……」然而话还未说完,朱九真眼前 忽然一花,接着臂肘一麻,断剑顿时把持不住掉落下去。   张无忌屈指弹中朱九真的麻穴,一把将断剑捞在手中,有些惶急的说道: 「真姐,你不要这样。」   朱九真低着臻首,娇躯颤抖了两下,忽然仰起脖颈,瞧着张无忌满含期待的 眼神,定定的道:「假如……你的白猿是被我害死,你还要我跟你走么?」   张无忌身子闻言身躯蓦地一僵,本来热切的眼神迅速的冷却,忽然大声吼道: 「我不相信。」   「你不信?那我便说与你听……」朱九真双手用力互握,指甲掐在了肉中。 她缓慢的叙述起来,只不过把主谋说成了自己。在她的心里,自己既然已经是残 花败柳之身,此生与卫璧已是无缘。武青婴终要嫁给表哥,不若自己便替她多承 担一些吧……   张无忌听罢,身躯不断的颤抖着,忽然抬起手臂,在朱九真的娇靥上狠狠的 扇了一掌,然后冷冷的站了起来。   朱九真捂住红肿的脸颊,有些哽咽的看着张无忌道:「你若想报仇,便来吧。」 说着,低下臻首,两行清泪从美目中夺眶而出。   张无忌只是盯着朱九真一言不发,俊脸扭曲着,眼神阴晴不定。   朱九真却逐渐的平静下来,想道:「他若杀了我也好,这或许就是报应吧, 我便也不用再受这煎熬了。」对她来说,人生虽然还很漫长,却已是灰暗无比, 或生或死已无甚区别。她静静的等待着,却忽然感觉窝棚光线一亮,再抬头看去, 张无忌已大步走出了窝棚,只留给她一个背影。   朱九真坐到了窝棚前,看着眼前堆积的食物,心中五味杂陈,一会想虽然他 对我不轨,可是只有他还关念着我。一会又想刚刚若是追去找他,又会怎么样。   想着想着,朱九真的心中又现出张无忌听罢的背影,一低头,两行珠泪落入 了身前咕咚冒泡的鸡汤中……   张无忌奔走在树林间,这半年多与白猿相处的情景不断涌现在脑海,替它医 治创伤,被它救下性命,被它揽入怀中,被它抛上枝头……   一景一幕宛在眼前,让张无忌越想越心痛,一股怒气几欲炸出胸膛。他忽然 跪倒在地,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痛苦嚎叫:「嗷……」声音高昂凄厉,在谷间久 久回荡。与此同时,他鼻子一酸,潸然泪下。   张无忌趴伏在地,身体剧烈的颤抖着,满脸的泪涕。他向西北看去,眼中射 出仇恨的目光,忽然弹跳而起,便欲去杀卫璧和武青婴替白猿报仇。   他飞速的奔跑着,看着逐渐出现在眼前的潭边小屋,心中仇意更甚。   卫璧端着酒碗坐在屋前,已喝的满脸通红,他听到脚步声,抬起醉眼,看到 已经奔近的人影,不由吓得站了起来,浑身的酒意也随着冒出的冷汗消散了大半。   「无忌兄弟,你……有何贵干?」卫璧微躬着身躯,看着一步步向自己走近 的张无忌,心中暗道:「完了,青妹也不在,这该怎么办?」张无忌俊脸扭曲, 咬牙切齿,吓得他语不连声。   张无忌见到卫璧,顿时杀意大起,然而看着卫璧已不复往日挺拔倜傥的瑟缩 身躯,心中无来由的想起了朱九真的话:「你不可向他二人寻仇,不然我知了一 样自尽……」   想起朱九真的言语,张无忌的眼神数变,忽然咬了咬牙,一顿脚,狠狠的瞪 了卫璧一眼说道:「以后最好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们」说罢,他向西边奔去。   张无忌的瞬来即走让卫璧有些瞠目结舌,恍如梦中。他看着张无忌渐远的背 影,不由有些郁闷的想道:「若你像这般来找寻我,我该怎么不让你看见……」 然而,劫后余生终还是让他欣喜不已。   等武青婴找食物回来,卫璧连忙将此事告诉了武青婴。武青婴横了卫璧一眼, 说道:「你确定不是醉酒做梦?」待卫璧赌咒发誓说不是后,武青婴蹙紧娥眉, 半晌不语。   数日间,张无忌几番想去寻隙卫璧和武青婴,心道这肯定是他二人的主意。 然而每当涌起这冲动时,朱九真以自杀威胁的话语又立时响起在耳边。直到过了 半月,他才渐渐从白猿被卫璧三人害死的愤怒中解脱出来。白猿活得年岁已经非 常长久,到了寿近之时,即使没有三人的挑衅撩拨,张无忌寻回的药物只能吊住 它一时之性命,或许快速的死去比苟延残喘会更好一些。   或许半年前白猿就自知命不长久,所以才会用它的方法去锤炼张无忌,希望 张无忌能靠着在树上跳跃腾挪躲避三人的迫害。   颠沛流离,连逢大劫的童年经历让张无忌更加的看开世事无常与生命无可挽 回的离去。这一日,白猿离去已经整整一个月了,他又来到白猿的墓前拜祭。站 在墓前,四野静寂,天高云远,张无忌忽然生出了一种强烈的孤独感,他向东南 看去,心中又升起了一股不可遏制的冲动。   虽然已是金秋,山谷的午间还是微微显得燥热。   朱九真拭了一把脸上的汗珠,看着窝棚前一大堆金黄的麦穗,娇靥上露出满 足的笑容。   自中秋之后,朱九真忽然觉得自己犹如醍醐灌顶了一般。这半月来,朱九真 开始为自己收集储备粮食,她出生富贵之家,不识五谷,只能不断的尝试与寻找, 最后终于把目标锁定在一大片金黄的高草上。朱九真记忆起往时打马经过自家的 庄园时,地里正是种着这些金黄的谷物。她拔起一根麦子,拨开麦穗,待看到了 一颗颗饱满的麦粒,不禁欣喜若狂,于是每日开始采摘麦穗运回窝棚。   看着面前的这堆麦穗,朱九真心中盘算着如何把麦粒做成麦饼。之前她已经 煮食过麦粒,终究不如张无忌给的麦饼好吃。   身后突然传来沙沙的脚步声,朱九真警觉的一回头,只见张无忌已经来到了 三丈开外,正定定的看着自己。   慌乱,悸动,酸楚,委屈和甜蜜蓦地一起涌上朱九真的心头,她嗓子眼仿佛 突然被堵住了一般,也呆呆的回望着张无忌,半晌才如梦惊醒,慌乱的说道: 「你来干什么?」   张无忌上前两步,呐呐的说道:「真姐……没事……我来看看你……」   朱九真心中更慌,后退了一步,把那柄断剑抓在手中,急道:「你走吧…… 我不想见你……」   张无忌又向前走了两步,灼灼的盯着朱九真说道:「真姐,我喜欢你……」   朱九真见张无忌还在靠近,一颗心突突的剧烈跳动起来,把手一举,断剑横 在了玉颈上,说道:「你若是想羞辱我,我便自牋;若是你想寻仇,只需说一声 ……我自己来!」   张无忌心中一急,忙又抢前两步,慌道:「不要!」   朱九真大声叫道:「你站住!」说着,皓腕一动,白玉般的脖颈间顿时出了 一道细细的血痕。   张无忌赶紧停了脚步,呆呆站住,有些怅然的说道:「真姐,我只是想来看 看你,你若不想见我……我便走吧。」说罢,把手中的物事放在地上,转身离去。   看着张无忌远去的背影和地上的食物,朱九真无力的垂下手臂,心间忽然涌 起了一阵强烈的茫然和失落。   ……   皓月当空,山谷间又变的清凉起来。   月光下的清潭宛如一片平坦的银镜,水面上泛着鳞鳞的波光,静谧而优雅。   「哗啦」,武青婴犹如一朵出水的芙蓉,俏盈盈地钻出了水面,花唇间发出 一声满足的叹息。   潭水清凉,武青婴红扑扑的脸蛋儿上还挂着晶莹的水珠,一头如墨的青丝披 散开来,半遮着稚真却柔媚的五官和纤秀颀长的玉颈;一对含苞欲放的椒乳宛如 玉碗,倒扣在纤秀的酥胸上,傲然挺立。   月光照射在武青婴玲珑紧致的胴体上,泛起无限的青春活力。欺霜赛雪的嫩 肤上点缀着颗颗晶莹的水珠,宛若珍珠。娇躯细巧,皓臂纤秀,柳枝般纤细的蜂 腰,动人的翘臀半掩水中,随波荡漾。   武青婴小手抚上了纤秀雪嫩的酥胸,然后轻柔地将双乳握住,只觉两颗乳蒂 飞快的在手心内挺翘起来起来,檀口中不由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柔媚地呻吟。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1-2) 下一篇:【九阳谷之雪岭双姝与少年张无忌】21-22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小说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
小说更新
热门小说